黄奇帆关于对香港地位的认识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09-19) 网络资料 1107 0

 

随着内地的不断开放,香港与内地的联系也愈加紧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就香港地位的可替代性、内地的开放对香港的冲击等方面发表看法,他表示香港是一国两制下实施资本主义市场体系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经济中心、航运中心和国际人才交互中心,香港的地位不可取代。

香港是我们国家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也是重要的经济中心,这是它的经济地位。这个中心的地位跟同为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和港口航运中心的北京、上海、深圳有什么不同?就是一国两制。在这个意义上,即使再过20年、30年,上海、深圳、青岛或者其他城市的经济总量哪怕是香港的2倍、3倍,甚至5倍,香港的地位照样是不可替代的。所以,不要因GDP超过了香港,就觉得好像香港可以被替代。

一国两制对香港发展有利,对中国的发展也极其有利。中国再开放,也不会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但是,香港就是资本主义制度。在一国两制下,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经济中心、航运中心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深圳、上海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经济中心、航运中心就开放的角度而言,二者既有相通之处,又有基础性制度不同的地方。这也就是香港存在的意义,而不在于GDP。

再过10年、20年,中国国内的经济体量大,经济规模自然会超越香港。而香港只有700多万人,自然无法和1亿人口的省份或者几千万人口的中心城市相比。但是香港的主要功能不在于它的GDP本身有多大,它的意义就在于一国两制下的金融、贸易、经济中心,在于它是实施资本主义市场体系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经济中心、航运中心,以及各种国际人才交互的中心。

40年来,香港引进外资的比例从来没变过,每年中国引进外资的54%-55%来自于香港。中国从一开始的每年引进几十亿、几百亿美元,到后来基本稳定在每年一千多亿美元。比如过去5年,我们引进了6500亿美元的外资。2006年,上海的经济规模就开始超过香港;2016-2017年,深圳的经济规模也超过了香港。在这种情况下,香港的外资比重是否会下降?去年,香港的比例还是54%。为什么以前我们国家经济规模很小的时候,香港占外资的百分之五十几,现在经济规模已经大到100万亿了,香港占外资的比例仍然没太大变动?香港就是一个资本主义的金融中心、资本市场中心、经济中心,全球资本可以利用香港这个跳板间接地进入了中国,所以这五十几的外资可以说是香港的,也可以说是全球的。

作为贸易中心的香港,这么小的一个弹丸之地去年跟内地做了7000亿美元的贸易,超过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贸易总和。这个贸易需求并不是香港700万人本身的内在需求,而是世界性质的转口贸易、离岸贸易的一个中心。为什么全世界都和香港做转口、离岸贸易?因为全世界大部分是资本主义国家,是资本主义经济体。我们国家看到了体制不同中的潜在优势互补,而不是用深圳去取代它。


在有些传言,北京、上海、深圳GDP已经超过香港,所以香港用处不大了,中央要用深圳取缔香港,这个说法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1

最懂金融的市长

超级IP黄奇帆,曾任重庆市市长,现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他是上海浦东开发的功臣,也建设了一个全新的重庆,被誉为“最懂金融的市长”。

近日来香港社会动荡,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黄奇帆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一国两制下,香港的地位是无法被替代的」

以下节选自黄奇帆演讲:

当前香港问题如何看待?

内地不断开放,对香港的冲击有多大?

1、香港的定位

香港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也是一个重要的经济中心。这个中心的地位,又跟上海、北京、深圳同样也是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或者港口航运中心有什么不同呢?就是一国两制

2、不要用GDP来衡量香港

即使再过20年、30年,上海、深圳或者其他城市,它的经济总量,哪怕是香港的2倍、3倍,甚至5倍,香港的地位照样是不可替代的。所以,不要用GDP超过了香港,就好像香港可以替代,没这回事

3、香港存在的意义

中国再开放,也不会搞资本主义制度,100年、1000年也不会,但是,香港就是一个资本主义制度。香港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经济中心、航运中心,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深圳上海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经济中心、航运中心,在开放的角度上有相通之处,但又有基础性制度不同的地方,这也就是香港存在的意义

4、中国的经济体量大

香港的GDP再过10年、20年,中国的经济体量大,所有自然经济规模会超越香港,但是它的主要功能不在于GDP本身有多大,它就那么700多万人,怎么能跟你1亿人口的一个省,或者几千万人口的一个中心城市,来做这种比较呢?

5、40年来中国引进外资一半左右来自香港

40年来,中国引进外资,从一年引进几十亿、几百亿,后来到了1000多亿,基本上稳定在每年1000多亿,过去五年,我们引进了6500亿。这40年来,每年引进外资的45%、55%左右,是香港这边投过来的。以前我们经济规模很小的时候,香港占外资的百分之五十几,那么现在经济规模已经大到很大很大100万亿了,上海的经济规模2006年开始超过香港了,深圳的经济规模在2016、2017年也超过香港了,但香港占外资的比重没有下来,去年还是54%。什么道理?它就是全球资本通过香港这个跳板进入了中国,它就是一个资本主义的金融中心、资本市场中心、经济中心。人家可以利用这个跳板,间接进入中国,所以这个五十几的外资,你可以说是香港的,也是全球的。

6、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大家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像因为香港不行了,有点乱,所有用深圳去取代它,不要有这种想法。我觉得网上有这些文字,都是小儿科的一些文字。

2

香港也是投资海外的跳板

40年来,中国引进的外资有一半左右来自香港。香港是国际资金进入中国内地的重要跳板,而2018年内地对海外的投资,58%是通过香港进行的

场上不乏这样的声音,“如果没有移民的打算,就不要买香港保险”、“非香港居民购买的保险纠纷不予受理”,这种想法用黄奇帆的话来说就是“太小儿科了”。

香港保险投保费率低、保障范围广、投资收益高,香港保险之所以在内地受追捧,存在相当的优势:

1、费率

国内平均寿命大概70岁,香港平均寿命85岁,香港人的寿命长,重疾发病率大概是内地的70%,所以同等年龄,同等情况下香港保费会低。

除了和保障本身有关,还和投资回报水平有关。要看投资市场的整体表现、保险公司的可投资范围、也看具体保险公司的投资能力。整体来说,香港保险这几年的投资回报率表现都不错,明显高于内地。

2、产品设计

香港重疾险产品很多具有保额分红性质,保额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提升,可以更好地低于未来通货膨胀风险。虽然内地也有类似的产品,但并不主流,而且定价便贵。

另外,香港保险更注重传承功能的设计,比如香港有的寿险产品,可以保障最长达128岁,可以无限更改受保人到128岁,实现真正的无限传承。

3、保障范围

前几年,内地的重疾险,只保30多种,而香港保险保100多种。而现在,内地重疾险保障的疾病数量也在不断提升。从具体疾病定义的细节看,香港保险在某些疾病的定义上,有一定优势。比如中风,香港重疾险在中风的定义上,神经功能性障碍一般要求持续最少4周,内地一般要求持续180天。时间越短,越容易获得理赔。

4、美元保单

以美元来投保、赔付的,相当于拥有美元资产了,这对于高净值、中产家庭的资产多元化配置非常有用。相对于配置海外房产来说,香港保险是投资海外的最简便方式。

5、海外医疗

香港医疗水平、医治环境整体优于内地,如果有赴港看病需求的就很合适了。

不要用GDP来衡量香港,香港是独一无二的,香港保险也是独一无二的,保险通正在有额度、有通道的逐步放开,波澜壮阔的局面正在展开!



c7d6e313202c4c538c1d990a4749299a.jpeg

黄奇帆称中共无意用深圳取代香港。

香港反修例风波持续,中共8月表态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引发中共欲以深圳取代香港的猜测。中国重庆前市长黄奇帆近日在一个论坛上明言“国家从来没有这个想法”。

综合媒体9月19日消息,对于近期有舆论指香港爆发示威,中央有意用深圳取代香港,黄奇帆说“没这回事”,“大家不要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度我们中央之腹,好像因为香港现在不行了,有点乱,所以用深圳去取代它。不要有这些想法。我看网上有这些文字,都是小儿科的一些文字,没什么意义”。

他说,香港和上海、深圳等同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经济中心,但分别在于香港实行“一国两制”。

他称,“在这个意义上,即使再过二十年,三十年,上海,深圳,青岛,或者其他城市,它的经济总量哪怕是香港的两倍,三倍,甚至是五倍,香港的地位照样是不可替代的,所以不要用GDP超过了香港,就好像香港可以替代,没这回事,我们国家从来没有这个想法。”

黄奇帆表示,中共历任领导人包括现任总书记习近平,都觉得香港这个不同体制中有潜在优势互补。

黄奇帆强调,香港存在的意义不在于它的GDP,“它就那么700多万人,怎么能跟你一亿人口的一个省,或者几千万人口的一个中心城市来做这种比较,它的意义不在这,它的意义就在于一国两制下的金融、贸易、经济中心。”

黄奇帆指出,“一国两制对香港发展有利,对中国的发展也是极其有利的”。四十年来,通过香港引进中国内地的外资比例,一直维持在50%左右。过去五年,中国内地引进了6,500亿美元,差不多一年1,000多亿美元外资。即使上海及深圳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过香港,但这个外资比重还是没有下降,原因是香港是实施资本主义的金融中心,全球资本通过香港这个跳板进入了中国。

据悉,北京时间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公布早前通过的一份国家计划——《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简称《意见》)。在香港因反修例事件陷入乱局的大背景下,北京出台积极政策扶持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引发了各界猜想。

一家香港媒体报道称,在香港乱局未了、未来管治难题不断的大环境下,中共中央这份对深圳发展的“意见”,很明显要扩大深圳在金融上的开放,准备在未来一旦香港乱局不止,深圳将可取而代之。

但多维新闻在《北京准备让深圳取代香港了吗》一文中表示,中共推出这份国家计划,最早可追溯到2017年,彼时,深圳官方根据高层指示提出率先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区,尔后宣称这并不是一个“单项”概念,而是综合性的全程领跑全国。2018年10月,中共十九大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深圳考察时明确提出这一概念。尔后又在当年12月26日——中国改革40周年纪念日,对深圳的新定位作出批示。2019年7月25日《深圳特区报》的一篇报道中提到,习近平“对深圳工作作出重要批示,赋予深圳‘朝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方向前行,努力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新的历史使命。”

由此看出,让深圳取代香港的论断,无疑是对中共决策层意志的严重低估和曲解,中共决策层显然志不在此。

但文章也指出,中共如此重新定位深圳,也会对毗邻的香港产生影响。

文章称,如果深圳能够发展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城市样本,无疑也将对毗邻的香港,以及整个粤港澳大湾区产生辐射作用。这应该也是北京决策层所考量的。但这并不是谁替代谁,或者说谁取代谁的问题。这不是中共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政治逻辑。如何让两座城市,甚至更大的区域优势互补,实现共同发展,才是中共决策的逻辑。


如果说有中国那些官员是笔者比较欣赏的,耿彦波算一个,黄奇帆是另一。

9月18日,笔者看到了黄奇帆的一段针对香港的讲话视频,在视频中黄奇帆谈到“香港存在的意义”以及“为什么香港的的地位如此重要”,可是说把香港的意义讲透了。

讲话中,黄奇帆传递出了4点信息:

1、一国两制对香港的发展有利,对中国内地的发展也极其有利;

2、香港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不要用GDP来衡量香港;

3、一国两制下的资本主义,是香港存在的意义,体制的不同有潜在优势互补;

4、不要用小人之心度中央之腹,不会用深圳取代香港,不会撇开香港;

笔者以为,他把一国两制下香港的重要性,存在的意义都说的非常透彻,而且脉络清晰,深入浅出;也直接驳斥了网络上一些让深圳取代香港不靠谱的说法。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演讲视频。(https://youtu.be/KQgDKpxnYNk,多维这破博客插不了视频)

黄奇帆表示,“香港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也是一个重要的经济中心。香港的这一中心地位,与上海、北京以及深圳等这些同样为贸易中心或者港口航运中心的城市相比,有着明显的区别,即香港有着一国两制的政策。基于这种政策,无论再过20年或者是30年,北京、深圳或者是青岛等城市的经济总量哪怕是香港的2倍或者是3倍,香港的地位照样是不可取代的。”

黄奇帆在谈到香港存在的意义时强调,不要用GDP来衡量香港。 

香港乱局已经持续了3个多月,很多人担忧香港的未来,但笔者对此并不悲观。香港社会一旦恢复平静,以其独特的优势,可能爆发出更大的潜力。大乱之后,必有大治。

现年67岁的黄奇帆有中共“政坛不倒翁”之称,他于2001年开始任重庆市副市长,2009年升任市长。2016年底,黄奇帆卸任重庆市市长职务。在这10年多时间里,他先后经历贺国强、黄镇东、汪洋、薄熙来、张德江、孙政才等6个重庆市委书记。

这些市委书记风格各异,而且政见也各不相同。即便薄熙来的落马,也没有牵连到他。 

有说法称,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在会见新一届中央委员时,与黄奇帆握手时说了一句令其动容的话:“奇帆啊,不容易。”而中共前总理朱镕基也拍着黄奇帆的肩膀说:“不容易,经受了考验”,使得黄奇帆松了一口气。 

这些说法都颇具演绎色彩,但黄奇帆能力还是广受认可的。甚至曾经一度传言他可能进入国务院,辅佐处理中国经济事务。但最终以退休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

在漫长的政治生涯中,黄奇帆主要从事和主管经济工作,展示出了出色的经济治理能力。这一点是很多人的共识。

黄奇帆现在的头衔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活跃于中国经济研究领域,多次出现在聚光灯前。他针对各种经济热点话题的观点,在学界、业界备受推崇,广为流传。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