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人渐行渐远的最后权利:交配权

风清扬斈 2个月前 (09-16) 网络资料 500 0

很多处于社会底层的人,特别是男人,因为家境贫困,娶不起老婆,导致丧失了动物所拥有的交配权。激烈的社会竞争,底层相互斗争,男多女少,拜金主义,大量的男人娶不到老婆,或者娶到了以为收入低,离婚的比比皆是。为了获得或者保证交配权,大量的男人终日劳作,努力且无奈的做着房奴,996,白加黑,没日没夜,为了换取仅有的一点工资,只能以自己的自由、隐私、尊严、公权做抵押,忍辱负重,艰难的生活着。悲哀不是中国的男人,而是明知这种悲哀,却依然不得不悲哀的活着,装聋作哑。


男性的辛苦源于交配权

  男性面临的挑战和女性不同。从雄性哺乳类动物的角度说,首要的挑战就是要繁衍你的后代,你必须要变成强者。哺乳动物交配权的竞争是自然的竞争,像是有肌肉、力量,通过这样的竞争,胜者获取交配权,这是一种本能的自然力量。

  在人类刚脱离猿人的时候,女性选男性也是首先选有力量的。到了父系社会,有了权力,权力也象征着力量;当社会有了金钱,大家开始觉得金钱是一种虚拟的力量;有了名誉的时候,说明他影响力大或者知识发达,也是一种虚拟力量。人类就这样把本能的自然力量扩充为权力、金钱和名誉,拥有这三样东西的人和拥有自然力量的动物是一样的,拥有优先交配、优先拥有后代的权利。这是哺乳动物竞争的逻辑,也是雄性哺乳动物没法回避的责任。所以,一个男性要获得女性的青睐,要想有家庭孩子,你要在这三个方面上胜出,这当然比较辛苦,比女性辛苦。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人类才优选出一些好的基因。

  不过人还有社会性,这样,他获胜的过程就跟动物有所不同。动物获得交配权大多是单练,你看大象、狮子、老虎都是一打一,干完了自己快活一下。其实它们也不快活,因为动物是没有高潮的,它们交配时间不超过20秒,人是唯一有高潮的哺乳动物。人比动物聪明,他可以和同事、朋友、合伙人,甚至女性伙伴一起去完成使你拥有金钱、名誉、地位的使命,这叫相互合作。或者有时说个谎话,编个学历也可以获得阶段性的交配自由。


人的交配权在哪里?

——写在《人权和公民权宣言》发表225周年

提要:交配权作为人权,它是天赋的吗?如果它是天赋的,上苍为什么要给予人类以如此多的无法解决的困惑,特别是对于女性永远存在的不公平。所以,解放人类终究还是人类自己的事情,与老天爷无关,只要我们自己有主张、有目标,能掌握住此间的平衡。

郭向东

2014年826

各国宪法中规定了公民的各种权利,例如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发展权和政治权利,其外延包括工作及获得报酬的权利、居住的权利、受教育的权利、选举的权利,等等。虽然人们往往羞于提起,但是,有一个权利很重要,就是交配权。在古代,作为剥夺交配权的宫刑,其严厉程度是仅次于死刑的,比囚禁、劳役和剥夺财产严厉得多。而且,在文明发展过程中,所废除不人道的刑罚里,宫刑也是最早被废除的。可见,交配权有多重要。

在动物界,动物行使交配权有一个自然选择的过程。哺乳动物交配选择的机制是雄性动物通过残酷的决斗获得交配权,只有胜利者才拥有交配权并持续独占雌性动物,失败者则失去交配权。为什么呢?因为生物进化到哺乳动物的阶段,胎儿必须在母体中孕育。胎儿识得母亲但不识得父亲,因此,雄性动物必须确保自己的基因传递的绝对可靠,只能通过对雌性动物的绝对独占。雄性动物可以通过决斗获得交配权,那么雌性动物的交配权在哪里呢?对不起,没有!雌性动物没有权利选择,牠只能与决斗胜利的雄性动物进行交配。

在人类历史上,交配权也是历来不平等的,获得更多财富、更高的地位的男人,有更广泛的交配权,被别人支配的人根据受支配的程度则没有交配权或者只有微弱的交配权。从法律上限制人的交配权的主要在蒙昧时代,例如对于不同民族、不同种族和不同阶级之间通婚限制。甚至在古代中国,形成为宫廷里皇阿玛、后妃服务的太监这样一个特殊群体,这个群体被永久剥夺了交配权,比宫女更为悲惨。

哺乳类动物和人类,对于交配权,有一个共同特点,即由一部分强势雄性拥有更广泛的交配权,另一部分弱势雄性则全部或部分被剥夺交配权,而雌性则为强势雄性的交配对象。交配权的大小取决于经济力量和政治权利。

从蒙昧到文明,唯一的改变是这种选择机制,由法律或政治的强制力转化为交易契约。也就是说,弱势男性放弃交配权,是在强力逼使下自愿进行的,例如泰国的人妖。

人类的婚姻,是男权社会为强化对交配对象的绝对独占,而形成的。无论是一妻制还是多妻制,只是强势男性垄断交配对象多寡而已。而婚姻提供了这样一种交易:男性供养女性,女性作为男性的交配对象而存在。

婚姻制度所赋予的交配权还是比较狭隘的,因为不可能每个人都可以结婚,特别是没有长期对交配对象提供供养能力的弱势男性。那么这些人的交配权怎么办?

因此,作为婚姻制度的补充形式,娼妓制度应运而生了。一次性的供养和一次性的交配的交换,弥补了婚姻制度无法保证每个人都享有交配权的瑕疵。

在妇女解放过程中,妇女具有了对自己交配权的主张,即愿不愿意交配,愿意同谁交配。与此同时,妇女获得这种权利的前提是,她开始自己供养自己。当妇女真正完全获得解放的时候,交配对于男女双方,才是一个完全平等面对的事情。当然,这个时候,男权社会的产物——婚姻制度也会最终分崩离析,与婚姻制度相伴生的娼妓制度同时灰飞烟灭。交配才能成为人所真正自行支配的事情。

交配权的另一个尴尬,是与生育权的关系。动物和早期人类,交配时屈从于生育的,否则就不会有雄性对雌性的独占以及“处女”情结这种现象的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交配权是扭曲的,不自在的。后来发展了优生学,条件好的可以生育,但是你就不能剥夺条件不好的人的交配权,所以交配权与生育权的概念就需要分离,交配不完全是为了生育。康帕内拉写了一本书,叫《太阳城》,他认为共妻制是人类获得解放特别是交配权充分得到解放的最好制度,然而他也规定身体、精神条件不好的人不能生育,必须避孕。但事实上,由于造物主给予女性以独特的身体生理构造,女性对交配权利的充分行使不可能不影响其生殖功能。我们希望妇科技术更发达一些才好。

人类的解放是使自己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过程。然而,即使在人的自由王国,交配依然是一种社会关系,因为你可以选择或不选择别人,别人也可以选择或不选择你。缺乏吸引力的人还是比有吸引力的人失去更多交配的机会。

因此,交配权作为人权,它是天赋的吗?如果它是天赋的,上苍为什么要给予人类以如此多的无法解决的困惑,特别是对于女性永远存在的不公平。所以,解放人类终究还是人类自己的事情,与老天爷无关,只要我们自己有主张、有目标,能掌握住此间的平衡。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