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为什么应该感谢香港和香港人民

风清扬斈 6天前 网络资料 21 0

风清扬语:

为什么说大陆应该感谢香港?

1937年,香港支援抗战,捐钱捐物。

1949年,香港接纳了无数逃亡的大陆难民。

1962年,香港接纳30万饥民。

1978年,香港率先投资大陆。

2008年,香港捐助汶川超200亿港元。

香港是中国通向资本主义的重要缺口。香港是独立的资本和外贸交易区域。香港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出口。香港是中国制造重要转口市场。香港是国际资本进入和流出的重要通道。香港是大陆最大的外资来源地区。

法治是香港保持现有国际地位的唯一保障和屏障。法治亡,香港亡。

d009b3de9c82d1580e47b7fc8b0a19d8bd3e42b2.jpg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凌德】 “香港会失去‘中国门户’地位吗?”英国《金融时报》8月1日刊文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异常直接,出于历史上英国与香港的复杂关系,英国媒体对香港有一种“割舍不下”的心结。总面积只有千余平方公里的香港可谓“弹丸之地”,但过去150年间,它长时间充当着西方进入中国的通道,也是一座商品与服务交换、思想交流的港口。事实上,类似于《金融时报》对香港角色的讨论近年来在香港媒体上也时而出现,一方面是因为内地的迅猛发展使得香港历史上扮演的特殊角色被分流、淡化,另一方面也与香港政局、社会的复杂变动有关,这种变化给内地与香港的关系带来了负面影响。如何看待香港的角色,尤其是未来将扮演的角色,这需要从一个大的格局出发,审视历史,从百年跨度中纵观香港的发展及其对内地的贡献,循着历史的惯性,明确香港的角色以及内地与香港的关系。

从“霍英东的秘密”说起

 从新中国成立后到内地改革开放前,香港在内地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主要是承担内地的大部分进出口贸易。这一时期,自由港属性使得香港成为内地与世界进行经济文化往来的窗口和桥梁,帮助中国打破西方封锁。而在这方面,不得不提起已故香港商人霍英东。

 笔者早年曾任职香港《大公报》。该报副总编辑叶中敏是霍英东的干女儿。据她回忆,霍英东在80岁生日时,曾和她分享过当年的一些往事。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在美国操控下,联合国对新中国实施封锁制裁禁运。英国殖民管治下的香港,跟随英国政府加入禁运。禁运给抗美援朝战争带来的打击是重大的。前线十万火急,中国政府在海外组织抗美援朝物资的采购工作。物资方面,香港有爱国商人采购到,却无法运到内地。在这种情形下,有人想到了霍英东。

 当时的霍英东拥有十多条船和一家修船厂。霍英东向叶中敏回忆说:“当时全香港大概只有我有这么多船。所以他们找上了我,要求我用船把那些物资运到内地。我只是负责运输。”就这样,霍英东开始了运送抗美援朝物资的工作。运送物资的工作是十万火急和充满危险的,霍英东清楚地记得:“从1950年到 1953年的3年间,我们几乎晚晚开工,没有一天停止过,白天要联络、落货,晚上开船,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叶中敏表示,当时的霍英东直接参与及指挥,每天晚上都要先出海巡察情况。“当时,我们运的物资有黑铁皮、橡胶、轮胎、西药、棉花、纱布……可以说什么都运,但从没运过军火枪械。”

 霍英东的故事,只是当年香港协助内地突破西方国家封锁的冰山一角。当年,大量海外物资通过香港进入内地。而这个独特的角色也推动香港繁荣,为香港带来前所未有的转机。

中国有香港,苏联没有

 到上世纪70年纪末,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一开始,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改革开放,唯有摸着石头过河。而当时最容易接触的海外地区就是香港。因此,在改革开放后,香港对内地的影响不减反增,不仅承担着大量的转口贸易,而且在市场经济运作和相关的概念方面,让内地感受到一波又一波冲击。

 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金宝国际集团董事长李秀恒对此深有体会。1981年,李秀恒开始回内地设厂,第一间钟表厂设于深圳,继而在广州、北京、南宁等大城市设立写字楼,创建起个人的“钟表王国”。

 他回忆起30多年前的情景,仍然相当感慨。上世纪80年代,香港是内地最主要的外商投资者,因为人缘、地缘的便利,香港比台湾、欧美更了解内地的情况,同时又拥有内地缺乏的生产技术、国际关系,港商在内地投资获得贵宾式欢迎和待遇。

 李秀恒对当时良好的投资环境记忆犹新。“虽然当时水电、交通等基础建设落后,机器甚至要靠单车来运输,但是,人工(成本)只是香港的1/10,光是大陆和香港的人工差距,就足以让港商赚取到丰厚的利润”“以前的工人很可爱,逢年过节老板拿一百多块钱为员工加餐,员工们开心得敲锣打鼓”。今时今日,内地不断进步,交通大大完善,货柜车可以直接开到货仓,“但员工却永远觉得福利不够,老板不够体贴员工”。

 李秀恒总结说,内地改革开放前,大批港商前往内地设厂投资,把资金和先进的科学技术都带进内地,为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了很大的助力作用。

 事实上,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以来,香港一直扮演着无可代替的角色。上世纪90年代前,香港基本上垄断了整个中国的对外贸易,因而是中国内地最最重要的外汇收入来源。那时的外资,几乎清一色是港资,而香港工业的集体北移,奠定了今天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香港这方面的贡献,完全可以清楚地加以量化,并无任何争议。

 有说法称,苏联计划经济规矩地搞了半个多世纪,形成独立的体系和实力,一旦要市场化,不仅没有资金,更缺乏懂市场经济尤其是国际贸易的人才和经验。相比之下,中国却大不同,有香港、海外华侨,就有了非常成熟的资金、人才、经验。

 值得注意的是,从1978年至1997年,香港除了是内地市场经济的指路灯,也为内地引进了不少崭新观念和事物。比如,西方流行音乐的引进,基本是从如邓丽君等人的国粤语流行曲开始。

 说到现代流行文化,不能不提港产电影。香港的电影产业,世界闻名,在内地也大受欢迎,直至最近与内地合流。在武打电影方面,香港更是推陈出新,不单好莱坞的制作需要用香港的武术指导,北京奥运和残奥开幕式、闭幕式,都大量采用内地也叫“吊威亚”的钢缆技术和香港的技术员。

 香港媒体对内地媒体生态的影响也很大。有种说法称,今天大家习以为常的新闻发布会和发言人等制度,都是中英谈判期间被香港记者们逼出来的。内地不少报刊,毫不讳言称要模仿香港某些同行。广东的报刊受香港的影响尤其显著,其风格和敢言度与其他省市大不一样。

 2008年12月18日,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在隆重纪念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的历史时刻说:“在我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广大香港同胞、澳门同胞发挥了重要作用,做出了突出贡献。”

香港的“专业主义”

 1997年香港回归后,随着内地经济的强势崛起,香港的相对优势越来越少,占国家GDP的比重逐渐下降,优越感日渐丧失,不少港人随之产生挫折感。然而,香港作为内地直接投资的最大来源地的角色,一直没变。

 国家商务部的统计数字显示,2009年,香港在内地投资460亿美元,占全国吸收外商直接投资总额的一半,至2015年这个数字已上升到 926.7亿美元。在贸易方面,香港仍然是世界和中国内地往来的主要管道。据香港特区政府统计,2015年,61%的转口货物原产地为内地,54%则以内地为目的地。

 近年香港一直尝试进行新一轮产业结构调整,而中央政府也大力推动诸如《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等政策,予以扶持。香港继续充当着内地最大进出口商品转口地、最主要资金筹集地、国有企业海外上市首选地和境外中资企业投资集中地等角色。这些都令香港成为内地改革开放红利的最大分享者之一。

 笔者认为,香港回归后,对内地的另一个贡献是在教育方面为内地培训人才。过去19年,陆港两地从经济融合渐渐走向教育融合。香港九大高校循不同方式提升内地教育的水平,包括:院校北上设立教育基地、为内地高校开设现代化课程、香港的教授北上教学、内地学人在港教书、内地学子纷纷来港读书及合作科研等,反映内地教育渐渐受惠于香港的帮助。

 在这方面,笔者可以举两个例子。其一是内地“海归派”绕道来港任教,其二是内地学生南下香港求学成趋势。再者,香港可作为升学的跳板,具国际学术水平的香港教授,能推荐有潜质的内地生到欧美名校深造。

 总的来看,过去多年,香港先是为内地提供资金、人才及技术。之后,内地拓展金融市场,香港同样扮演举足轻重角色。不难想象,随着国力愈益增大增强,国家全方位对外开放,香港贡献的比重并不会减少,关键在于香港居民能否理解和把握。香港是一个融合东西方文化的国际都市,港人既有扎根深厚的传统中华文化,亦具有国际化视野。

 笔者举一个例子,内地经济历经30多年飞速发展,不少一线大城市在硬件建设上与香港相比不遑多让,甚或过之。但在软件建设,包括法治等方面,香港给予投资者和国际社会的信心,相信大多内地城市在可见的未来难以追上。现在一些企业到内地的投资,都要经过香港,就是对香港有信心。

 其实类似软件只不过是香港系统优势最容易见到的子系统之一。更重要的是,在香港比较普遍的专业主义是内地短期之内难以追上的。因为专业各有其国际公认标准,有频密的国际交流。内地经常说要与国际接轨,大可通过香港,通过民间自定义的严密行业管理而达到这一目标,直接与国际最规范和最先进的标准接轨。这是最切实可行、有径可循且十分有效的方法。

 有学者称,以中国内地市场之大,发展之快,若能以香港为总部,设立与国际专业接轨的各种专业资格评审和管理机制,不但能使内地专业能更健康地发展,同时也不会完全被外国的专业利益牵着鼻子走。▲  


从6月9日反送中大游行开始,“香港给了我什么?”——这个问题一直盘踞在心头。

6月12日,我坐在搬家公司的车上,一路拖上笨重行李从北五环到东六环。或许是头天下了场夜雨,第二天的北京湿湿凉凉的,有一丝秋天的味道。但在2300公里外的香港,那是被烈火灼伤的夏日,我坐在车上,刷着Facebook里有关「反送中」的一切消息:烈日下的队伍,激烈的口号,街头密集如蚁的人群,飘散在屏幕上的催泪弹烟雾,滥用警权对市民施以过度暴力的香港警察,还有戴着口罩的绝望的香港市民......

一个香港记者朋友给我发来RTHK的简讯——「立法会外有警员向示威者发射布袋弹」。

我回复,「香港是不是要完蛋了.....」

「完蛋」是随后的几个月我经常与朋友聊到香港境况时提到的词。而这样悲哀的结局并非来自对政府不满的示威者的一次次冲击,也不在人们群情激愤呼喊的口号中,而在林郑月娥无能的管治下,在警察一次次过度使用的暴力里,在越来越封闭、禁锢的代表小圈子和中央政府利益的香港政制形成之后。它们合力将香港推向一个「反面」:一个威权的、自由逐渐丧失的、司法威严不再的香港。好在香港的人现在誓死抵抗。

有那么一瞬,我忽然想起自己去香港的开始。

2015年,我22岁,刚刚大学毕业,收到来自香港浸会大学和其他几所港校的录取通知书。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接近香港。事实上,在那之前的15年,通过看港剧,我已对香港建立起一个相对熟悉的认知:法治至上的、商战气息的、强调专业的、菜市场里充满人情味的、还有,强调「自由」和「人权」的,以至于我后来去香港读书,在每堂课的self-introduction环节,几乎都会给自己贴上一个标签:「I am a big fan of TVB」。

而第一次关注娱乐以外的香港也是因为一套电视剧。

2014年中,中国大陆视频网站优酷播放着金融时装剧「点金胜手」。熟悉黄宗泽的人应该看过这部剧,也知道它后来遭遇停播的命运。

相比其他香港剧目,此剧尺度颇大,剧情环环相扣。它讲述了一个贪婪进取的小人物黄宗泽如果一步步在金融圈里打滚,爬成上市公司主席身份,其间,人设也在一集集里越发丑恶、扭曲。而由徐子珊饰演的女二为了替父报仇,一度想方设法接近害死其父亲的黄宗泽,她假装成同性恋获得黄宗泽妻子胡定欣的信任。最激烈的部分,徐子珊和胡定欣更在女厕上演激吻。但是,上述的所有不是它遭到封杀的根本原因。致命的一击出现在17集——黄宗泽把车停在马路上,而在驾驶座四十五度方向的铁栏上,一张黑白横幅拉开,上书:「爱国、爱港,不爱共产党。」就是这个镜头,这部剧立刻遭遇了在中国大陆全网下架的命运,而追踪此剧的数以千万计的网民都无法知悉其消失的原因。

影响不止于此。此后相当长时间,所有在香港新上演的港剧均未能登陆大陆视频平台。我忽然感到自己的精神粮食一夜之间没了,而那也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生活遭遇了政治的打扰,为后来了解香港的政治埋下了种子。

2015年9月,我前往浸会大学攻读国际新闻专业。因为修读的专业,我得以拥有更多时间了解这个城市的生态,市民,以及当时充斥在这个城市各种社会运动。经历占中后,当时的香港只剩下街头一些零星的抗议,愤怒而无望的人群,气氛持续低迷,仿佛八九后的北京。但我也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本能地就接受了这些会令大部分大陆人不适的抗争。

后来回想,或许这与我的家庭环境有关——我出生在一个还相对富裕的中产家庭里,听过太多「为了钱而听话」的劝诫。为了钱,你需要听从那个掌握更多权力的,禁止表达一切你看不惯的,合理化一切你曾经质疑的,压制自己的本能,甚至作为一个人应有的基本自由,然后默默地活下去。这不正是八九之后中国社会达成的最大公约数吗?我二十年活在这样的社会,成长在这样的家庭里,对这些太过熟悉了,但一直以来都感到相当恶心。

为了寻找作业素材,当时,我每个星期都会去旺角观望呐喊的「鸠呜团」,采访包括钱姨(钱宝芬)在内的激进民主派人士。本以为,这些对大陆客讨伐的民主派人士会对我排斥,但这一切显然没有发生,当你认真地了解这个城市正在经历什么时,是可以获得相对的尊重的。前提是,你真的去了解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切了吗?去了解它是如何从一个昔日被大陆媒体推崇为「自由繁荣」的东方之珠沦落为如今被口诛笔伐的暴动样本的吗?不过,真诚地了解基本事实从来不是绝大部分大陆人评价香港事务的基础,「站队」压倒一切。

香港为我的成长提供了反思的土壤,我非常感谢它。毕业后,我进入端传媒中国组实习,它迄今是我人生的重要转折点。当时端传媒几乎2013年大陆媒体满地凋零后华文媒体里的一颗耀眼的新星。在那里,我窥见到从来没见过的中国大陆,看到那些为了一些个人权利拼命抗争而遭遇打压人群(公民社会的衰落),因相信了不良信息而丧命的病例(魏则西事件),为了权力和金钱,身居高位的高官却滥用公权力(十八大反腐)。在香港,你拥有一个机会,一片土壤让你冷静地思考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这显然比任何的情绪宣泄、网络谩骂、自媒体叫嚣,来得真实,本质,高级,纵深。

这正是香港给我带来的,它的法治、自由、社会对前两者的重要性的普遍认同保障了这一切。

所以,当这些因素正在眼前轰然落幕时,作为一个曾经受过她恩惠的人是会心痛。你知道很多曾经发生在大陆的丑恶事件有朝一日也可能在香港上演了,很多曾经相信的事你无法相信了,社会信任开始撕裂,人与人之间越来越不互信.....这不就是当下香港上演的现实吗?所以当612爆发大游行时,我真心觉得爱香港的人就要继续抗争下去,不退缩、不妥协。这是「意志」之间的决斗,带我入行的老师李永峰告诉我,历史上所有革命都是这样的,香港人很牛逼,很悲壮,为了未来的几十年他们没有退路了。

当我接受了这套价值观后,我常常觉得有时候大陆的发展带有原罪。但我不觉得所有大陆人有原罪,而是大陆政府、社会有原罪,或者一切自愿服从这套规制的人有原罪,这也是我和很多去了香港的大陆同胞在观点上不一样的地方。带着这种自价值观,我再观察、报道很多大陆光怪陆离的事件,一切就不足为奇了。为什么?因为大部分大陆人、政府都没有一个社会普遍接受底线的,一个底线价值观,所以永远有更光怪陆离的事件在这片土地上演。而当香港人在争取政制发展时,大陆人还在感叹一个家庭因上访维权,遭遇了警察的殴打和禁锢;还没办法发现,外地人遭到政策的驱离,自己周边的物价莫名其妙地上涨了;还在担心自己的孩子有没有可能吃了不合格的奶粉而得肾结石,打了不合格的疫苗而抽搐、癫痫,然后一窝蜂地去香港抢购,打疫苗。

为什么说香港令我成为一个正常人?因为只有当你在这样教育下成长、在这样的社会中生活,你才知道作为一个公民,是对这个社会有责任,才能体会到在这样的公民社会中,虽然人和人每天忙忙碌碌地在街上赶路,但每一个人都遵守着一套价值底线,它们构成了这个城市的底线,而现在,由《逃犯条例》引发的一切正吞噬掉它们。

但大部分大陆人体会不到的。在《逃犯条例》风波延烧后的几个月里,身边大部分大陆人提到香港乱局时,一个最常见的说法,就是出兵镇压香港,而他们教育程度不高。不过,如果你问及这些人强拆、小孩子因政策原因被迫退学、打进了毒疫苗的时候,他们大部分人给出的答案,就是听政府的话,让政府帮他们维权。

而我向来把对这些事件的评判当成衡量一个人low不low的标准,听到那些答案后,我对他们如何看待这个社会,如何看待香港的说辞也就不奇怪了,low人自有贱命,希望这些风险发生在他们身上。



还记得当年的香港之夜吗?邓丽君的歌声从那个渔村飘来,很快就风靡大陆。 


曾几何时,粤语的流行歌曲风靡大江南北,任何聚会的场合,任何歌舞联欢,登台献艺者如果不会几句蹩脚的粤语,都不好意思标榜时尚。当年的上海滩、万水千山总是情、万里长城永不倒、孩子这是你的家,等等,无不脍炙人口。那些熟悉的旋律,回荡在校园,回荡在繁华的都市,也回荡在偏远的乡村。港台文化,深刻影响着那个时代,东方之珠令人神往。当年内地有个东北女歌手叫艾敬,其一举成名的代表作就是渴望1997早日来到,一夜间红遍全国。歌词大意是:我的那个他在香港,他可以来沈阳,我不能去香港,香港香港怎么那么香?……
广东是当年改革开放的前沿,就因为那里与香港接壤。不光方便各种家电和汽车走私,还近水楼台沐浴着现代的价值观念,包括公民意识。记得大约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老夫第一次到广东。建成不久的洛溪大桥,连接着广州和番禺,是最繁忙的黄金通道,但几乎每时每刻都高度拥堵。有一天在当地媒体看到,两会代表和委员连续抨击过费政策,质疑其合法性。因为这是香港富商霍英东先生出资捐建,本意造福家乡,岂能用于敛财?那个时候,内地哪里有人敢这样监督政府?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不过是鼓掌机器,唯官方之马首是瞻。而与香港相隔咫尺的珠三角,却已经具有了公民意识,知道了该怎样维护自己的权利。
当年的港资以及中港合资企业,是内地年轻人的求职首选。而香港的影视明星,尤其是四大天王,成了少男少女的青春偶像。就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会哼一曲新白娘子传奇。但是,香港给我们的,绝不仅仅这些。甚至现代的管理、先进的技术,以及源源不断的资金,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通过香港看到了世界,也感受到耳目一新社会文明。原来警察不可以随便动粗,就算是黑社会,只要没有被抓到把柄,都可以大摇大摆出入衙门,叫板有司;原来草根百姓遇到官员不需要让路回避,也不用毕恭毕敬,诚惶诚恐,反倒是想当公仆必须要讨好主人,老老实实摆正自己的位置;原来走在街头不小心踩翻了下水道的井盖,或者被吹落的树枝砸中了脑袋,竟然可以向当局索赔……
大陆到底从香港学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这个话题十分宽泛,甚至灰常专业,非老夫所能一一罗列。当我们仅有八个样板戏的时候,香港早已经群星璀璨;当我们在看上甘岭和英雄儿女的时候,香港人已经开始欣赏金庸的武侠故事。邓丽君虽然来自台湾,其歌声却通过香港传入内地,摧枯拉朽一般无法阻挡,让传统的卫道士们丢盔卸甲,徒唤奈何。有趣的是,就连牛逼哄哄要冲出亚洲的中国足球,都在区区数百万人选拔的业余队面前,被打得满地找牙。这些同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去年的QS高校排名榜中,尽管中国占据了亚洲前10位的6席,但其中竟有4所来自香港,分别是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大学、香港城市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
据说,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是否牛逼,不看GDP,也不看市政大楼,而是看那里的大学。另外还有一个指标,就是看民生福利。港人的年均收入是大陆的好几倍,平均寿命更雄冠全球,无人比肩。而持有香港护照可以在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行无阻,享受免签待遇。国人不服,可以试试。这些年,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经济总量超过了香港,有点得意忘形。问题是这样比有意义吗?据此嘲笑和奚落香港,认为东方之珠已经风采不再,足以证明孤陋寡闻,浅薄无知。借用电视连续剧康熙大帝中的一句台词:不管是在上书房,还是在囚车里,明珠还是明珠。
香港,曾以弹丸之地,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口,又以博大的胸襟,接纳了至少上百万来自内地的逃生者,使其免于饥寒困顿,重获新生。其实,这些依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香港的悲悯情怀和人文精神,持之以恒坚持良知,拒绝冷漠和遗忘,从来不会无视他人的苦难,不仅给予道义上声援,还扶危救困,仗义相助,让山穷水尽的人在绝望中看到希望。不妨借用红二代诗人曹植同志的一首古诗,略表万难之意:高树多悲风,海水杨其波。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读不懂这首诗的人,是不是中国人难说,但肯定没有共同语言,老夫也懒毬得多说。
我们的国家每在危难关头,都得到过很多无私帮助。遗憾的是,真心对我们好的国家,几乎都最后翻脸,甚至不共戴天。帮人帮成仇人,这种宿命轮回,也让自己品尝苦果。譬如东北亚半岛和东南亚近邻,都曾经同志加兄弟,还有鲜血凝成的友谊,标榜牢不可破。结果翻脸总比翻书快,背后捅刀的时候,白眼狼比谁都狠。当我们指责别人恩将仇报的时候,亦不妨反躬自问一番。
我们不必感谢美国主动返还庚子赔款,也不必感谢其源源不断的援华物资以及那些献出生命的飞虎队员,甚至不必感谢其关键时刻出手相救,使中国人民免遭北极熊的核打击灾难……
我们不必感谢共产国际和前苏联提供的大量经费支持,尽管对早期的建党、建军以及建国伟业具有无可否认的实质性帮助,但最后兵戎相见,却将一切勾销……
我们不必感谢日本数十年来的无偿援助,包括帮助中国改革开放走向世界,也包括免费提供的儿童疫苗和诸多援建项目,因为中国人民理所当然认为小日本欠我们的,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据说以色列也曾鼎力帮助过我们,让我们在第一时间获得最先进的军事技术。据说加拿大也曾经十分仗义,不仅有白求恩,还为中国抗战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和物资援助,还在我们饿殍遍野的时代赊粮救命……
遗憾的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居然没有一个超过20年的可靠盟友,更多时候就像小孩子过家家,说变就变。好的时候一塌糊涂,难分彼此,稍不如意则你死我活,大打出手。
一个民族不懂得饮水思源,不知道感恩,注定了没有前途。忘恩负义的人,看谁都像人家欠自己,当然也被看不起。不过,我们必须感谢香港,不仅因为那里都是我们的同胞,也不仅因为曾经屡屡雪中送炭,还因为这个当年不起眼的小渔村,给了我们太多的启迪和示范。东方之珠即便蒙尘,依然不失高贵品质,依然有重放异彩的那天……
记得当年读高中的时候,有一首邓丽君演唱的歌曲,名叫香港之夜。这或许是关于香港所能想到的最早的国语流行歌曲,也曾在那个年代,沦为首当其冲的靡靡之音。同龄人都有深刻的记忆,不妨以此结尾,各自玩味一番——
夜幕低垂红灯绿灯霓虹多耀眼
那钟楼轻轻回响迎接好夜晚
避风塘多风光
点点渔火叫人陶醉
在那美丽夜晚
那相爱人儿伴成双……
他们拍拖手拉手情话说不完
卿卿我我情意绵绵
写下一首爱的诗篇
Hong Kong,Hong Kong,
和你在一起
Hong Kong,Hong Kong,
我爱这个美丽晚上
有你在我身旁……
20190619  

独坐沙发,含笑看花!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