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危机要来了吗?

风清扬斈 2周前 (09-01) 网络资料 59 0

当前中国所面临的不是政治危机,不是经济发展,而是严重的粮食危机。这个危机主要变现在,第一,粮食安全问题日益严重,通货膨胀根源就在于粮食短缺。第二,粮食需要大量的进口,中国以制造闻名,但是中国在高端的高科技领域并不占优势,在低端的粮食上日益匮乏。第三,粮食统计和粮食管理存在巨大漏洞,没有引起领导人的重视。第四,大量农民放弃种植粮食,而改种经济和其他作物。第五,粮食种植中国没有种子,种子不掌握在农民和中国政府手里,是非常危险的。美国利用高科技、粮食、军事、石油卡中国脖子。中国政府必须引起重视。


处于危机中的国家名单

洲(21国)

粮食总产量/供应量严重缺口


莱索托

连年干旱

索马里

冲突,恶劣天气

斯威士兰

连年干旱

津巴布韦

经济危机加剧,干旱,近期洪涝

大范围粮食获取困难


厄立特里亚

内部流离失所者,经济制约

利比里亚

冲突后恢复期

毛里塔尼亚

连年干旱

塞拉利昂

冲突后恢复期

局部严重粮食不安全


布隆迪

内乱,内部流离失所者和返乡者

中非共和国

难民

乍得

难民,冲突

刚果共和国

内部流离失所者

科特迪瓦

内乱

刚果民主共和国

内乱

埃塞俄比亚

部分地区动荡,局部作物歉收

加纳

干旱和洪涝

几内亚

难民

几内亚比绍

局部动荡

肯尼亚

内乱,恶劣天气

苏丹

内乱

乌干达

北方内乱

洲(10国)

粮食总产量/供应量严重缺口


伊拉克

冲突和动荡

大范围粮食获取困难


阿富汗

冲突和动荡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经济制约和近期洪涝的影响

局部严重粮食不安全


孟加拉国

洪涝和旋风

中国南方雪灾

尼泊尔

市场渠道不畅,冲突和洪涝

斯里兰卡

冲突

塔吉克斯坦

严寒,洪涝/泥石流,市场渠道不畅

东帝汶

内部流离失所者,前期干旱和洪涝

越南

北方严寒

拉丁美洲(5国)

局部严重粮食不安全


玻利维亚

洪涝

多米尼克

前期洪涝

厄瓜多尔洪涝

海地

前期洪涝

尼加拉瓜

前期洪涝

洲(1国)

粮食总产量/供应量严重缺口


摩尔多瓦

干旱及冬季作物生资供应不畅

当季作物前景不佳的国家

埃塞俄比亚

降雨不足

肯尼亚

降雨不足

索马里

恶劣天气和降雨不足

津巴布韦局部地区前期洪涝和后期干旱,进口不足

术语表

1处于危机需要外部援助的国家系指缺乏资源应对现有的严峻的粮食安全问题的国家。粮食危机通常是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引发的,但为筹划应对措施的目的,需要确认粮食危机的性质是否主要是由于粮食供应不足、获得粮食的渠道不畅或属严重的局部问题。因此需要外部援助的国家划分为三个互不排斥的大类(相互之间):

    由于作物歉收、自然灾害、进口中断、分配受到干扰、收获后损失畸大或其它供应障碍而面临粮食总产量/供应量严重缺口的国家。

    出现大范围粮食获取困难的国家,由于收入极低、粮价畸高或国内流通不畅而使大部分人口被认定为无力从当地市场购买粮食。

    由于难民涌入、内部流离失所者聚集或某些地区作物歉收和严重贫困交加而出现局部严重粮食不安全情况的国家。

2当季作物收成前景不佳的国家系指当前的作物产量,因种植面积减少和(或)天气条件不利、植物病虫害及其它灾害而可能减产的国家。这表明需要在生长季节余下的时间中密切监视作物的生长情况。

节选自: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网站

 过去五年都是粮食丰收,但是今年不一样,我们迎来一次粮食减产。

几个全球主要小麦出口国--阿根廷、澳洲、加拿大、欧盟、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乌克兰和美国--有多国小麦产量今年会大幅减产。

俄罗斯和乌克兰小麦主产区春季遭遇旱情,接着是欧盟的夏季热浪。另一大出口国--澳洲小麦作物现在也面临干旱天气影响。

根据美国农业部估计,2018/19谷物销售年度年初全球库存料将达到2.73亿吨的纪录高位,但问题是其中近半数库存位于中国,而中国不太可能释出任何库存到国际市场。 
专家预测,到2018/19销售年度结束时,八个主要出口国将仅持有20%的全球库存,只够供应26天需求,而10年前的比例为33.33%。
路透伦敦8月22日 - 今年夏季的酷热干旱气候,结束了许多小麦生产国持续五年的丰收,主要小麦出口国库存降至2007/08年以来最低,榖粮库存偏低问题在非洲及亚洲多地引发缺粮暴动。
粮农组织指出,全球多个地区面临粮食供应不足的严峻形势。阿富汗、苏丹和叙利亚目前正在遭受旱灾;孟加拉国正在遭受暴雨侵袭;海地的飓风季节即将来临,可能引发新的自然灾害;伊拉克、缅甸和西非萨赫勒地区面临粮食歉收。


粮农组织谷物供需情况简介 | 世界粮食形势 | 联合国粮食及 农业组织www.fao.org图标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日,德国北部勃兰登堡州的Ziesar饱受干旱之苦。长达数月的干旱天气,导致当地粮食收成严重减少,旱地里产出的玉米穗仅有铅笔大小


file:///C:/Users/WX/Desktop/123.pdf

粮食这东西的需求是刚性的,最后一个馒头可以是天价,所以怕短缺预计导致恐慌性护盘限售,国际市场的价格会飙升,而且来不及立刻生产出来,人的肚皮可等不得的。

不过亮点还是有的,美国就是走了狗屎运,别人减产他增收:

上海市粮食网www.shgrain.gov.cn图标

2018-08-16今年正值拉尼娜-厄尔尼诺转换之年,全球极端天气频发,谷物市场也遭遇重创,南美、欧洲、澳大利亚、中国东北相继发生干旱,不仅导致全球大麦小麦减产,各主要玉米生产国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减产,唯独美国玉米一枝独秀,单产预计达到178.4美分/蒲式耳,刷新历史。

对于中国来说幸好前几年是产量高,进口量高,库存量高,要不然今年也面临极端高温干旱下多地减产甚至绝收就会很被动了。这次危机来了一定是穷国倒霉,欧洲减产他们买得起高价的。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

这几乎发生于一夜之间。当时,特尔博尼亚(Rešad Trbonja)还是一名普通的青少年,他在一座蓬勃发展的现代化城市长大,这座城市在几年前还举办了冬季奥运会。接下来,在1992年4月5日这一天,这个被他称为家园的地方突然间与外界隔绝了。

他和大约40万居民,被波斯尼亚塞族军队(Bosnian Serb Army)困在了萨拉热窝(Sarajevo),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而这场噩梦持续近4年的时间。在萨拉热窝被围期间,困在城里的老百姓每日都要忍受炮声和狙击手步枪的噼啪声。即使是过马路或排队领面包都会有生命危险,因为城市周围山岗上的士兵会对着平民乱射。

不仅有射进城里的子弹和炮弹的长期威胁,而且特尔博尼亚和邻居们还面临另一个来自内部安静的敌人:饥饿。

特尔博尼亚那时19岁。现在的他在学校里当老师,教授波斯尼亚战争史。他回忆说:“粮食几乎立刻就耗尽了。商店里的一点点食物很快就被抢光了,很多商店都被洗劫一空。家里面的橱柜和冰箱装不下多少食物,所以没过多长时间,东西就都吃光了。”

饥荒和面包果的传说 让舰队哗变的海岛果实

将剩余食物变废为宝的丹麦

如何应对世界末日,重建文明?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为排队领人道主义救援机构和联合国送进萨拉热窝的微薄粮食配给,往往要在轰炸期间冒着危险去户外(Credit: Getty Images)

到1996年1月围攻结束时,萨拉热窝有11500人丧生。很多人死于弹片、炸药和子弹,但还有一些人死于寒冷(天然气和电的供应被切断了)和饥饿。

特尔博尼亚记得,尽管遭遇了死亡和持久性破坏,但萨拉热窝人迅速振作起来。

他说:“郊区那些有菜园子的人们开始种蔬菜,并和大家分享。人们常常把种子送给邻居们,这样人们就可以在阳台上种植一些蔬菜。在自家阳台上种出的番茄味道很好。”

尽管国际社会在如何干预波斯尼亚不断升级的战争这件事上犹豫不决,但加拿大军队——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一部分,设法重新开放了萨拉热窝机场。这是重要的一步。在围困期间,有12000架联合国人道主义救援航班,送来了16万吨左右的粮食、药品和其他物品。

特尔博尼亚说:“如果没有人道主义援助,萨拉热窝将不复存在。90%的人口依靠联合国发放的粮食来生活。那些当地非常富有的人还用珠宝、绘画和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来换取黑市上的额外食物。”

“超级植物”能为人类带来什么好处?

气温升高会导致某些农作物灭绝吗?

地球上的淡水是否会有用完的一天?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在与外界隔绝的47个月中,萨拉热窝人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可以种植粮食的土地(Credit: Getty Images)

对于那些没有东西可以拿来交换的人们,则需要用其它方式来补充微薄的粮食配给。特尔博尼亚和许多萨拉热窝的年轻人一样,拿起枪竭尽全力地守护着家园。战事过后回到家中的他常去市医院献血。作为回报,他会得到一罐牛肉。

他说:“我们也在想其它的办法。那时经常查阅书籍看有没有能食用的植物,这样我们就可以用鲜花来做沙拉。有时一天中只有一片面包和一杯茶,有些日子则什么都没有。这就是真实的生存状况。”

在特尔博尼亚的讲述中,很难相信这一幕发生在不到30年前的欧洲中心地带。像他讲述的故事并没有载入历史。

由于冲突、政治动荡和干旱的原因,全世界正遭遇着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饥荒。据预测人道主义紧急情况的美国饥荒预警系统(Famine Early Warning System)的数据显示,2019年有46个国家的8500万人需要紧急粮食援助,这相当于英国、希腊和葡萄牙人口的总和。据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UN's World Food Programme)估计,有1.24亿人面临粮食危机。

承受饥荒风险的人数自2015年来增加了80%,而南苏丹、也门、尼日利亚西北部地区和阿富汗的情况则更为严重。

尽管上世纪80年代在埃塞俄比亚粮食危机中,儿童因饥饿而浮肿的景象在西方意识中烙下印记,但是这些当代饥荒危机仍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当代索马里等非洲国家发生的饥荒,在发达国家里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Credit: Getty Images)

部分原因在于,全世界已经确信饥荒不会再发生。确实,饥荒导致的人口死亡已减少。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塔夫茨大学世界和平基金会(World Peace Foundation)执行理事瓦尔(Alex de Waal)表示,在上世纪80年代前的100年里,每年有100万人死于饥荒。

瓦尔说:“从那以后,死亡率下降到了5-10%。没有完全挨饿的国家了。全球市场的增长、更好的基础设施以及人道主义救助体系,已经消灭了饥荒。直到过去几年,情况一直如此。”

饥荒如今卷土重来成为一种威胁。原因在于战争以及糟糕的政治。

瓦尔说:“想让人们挨饿是不容易办到的,因为人的生存适应能力非常强。这要有一个极其糟糕的政府,这个政府大力推行剥夺人们所需和破坏环境的政策。这也就是我们在叙利亚、南苏丹和也门所看到的饥荒原因所在。”

这是对我们当今世界的一个讽刺。现代的全球粮食链和国际间贸易,我们只需短短数日就可以将农产品运送到世界各地。我们的超市货架上堆放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农产品,甚至有那些正遭受饥荒的国家相邻国的农产品。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冲突、干旱以及政治动荡,导致8500万人口处于亟需紧急粮食救援的状态(Credit: FEWS NET)

然而,即使在发达国家,发生粮食短缺的可能性也不像我们所认为的那样遥远。为我们提供最钟爱食品的国际粮食链的平衡性并不稳定。

能扰乱国际粮食链的并不只有战争、干旱等灾难。在石油储量丰富的委内瑞拉,因急速加剧的通货膨胀所导致的政治危机已引发粮食和医药的短缺,迫使一个又一个的家庭靠食腐肉来生活,并导致数百万人离开这个国家。把希腊经济推到了崩溃边缘的欧元区危机,也给这个苦苦挣扎的国家带来了粮食短缺。

与此同时,近几年来,疾病、恶劣天气以及物价上涨,导致了许多大众农作物短缺。2008年,飞涨的米价引起菲律宾和其他亚洲国家出现恐慌性抢购,出现大米供应危机。2017年欧洲恶劣的天气使许多蔬菜价格上涨,而在数个国家遭受歉收打击后,导致世界范围内出现牛油果的短缺。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政治不稳定以及日益加剧的通货膨胀,已导致委内瑞拉首都的商店货架上空空如也(Credit: Getty Images)

2000年,英国爆发了燃料抗议活动,农民和运输工人封锁了炼油厂和燃料仓库,造成超市实行食品定量供应,因为它们难以获得配送来补充货架上的食品。学校、护理中心、医院和悲观的购物者在脱欧前大量贮备食品,这显示出即便是食品短缺的谣言,也能产生不小的影响。

要澄清食品短缺不会导致饥荒,大多数饥荒不是食品短缺造成的,食品短缺可能是运输食品的途径发生了问题。只有当饥饿成为一种大规模的现实时,才会变成饥荒。

但粮食安全问题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联合国粮农组织(UN's Food and Agricultural Organization)估计,世界上有将近8.21亿人营养不良。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粮食出口国之一,该国有将近12%的家庭被评定为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并有约650万儿童没有充足的食物。

饥饿的痛苦

饥饿对人有什么影响?由于在这方面进行实验的伦理困境,科学家只能依赖于那些经历过饥饿和在饥荒年代幸存者的体验。

威斯敏斯特大学的生理学家埃利奥特(Bradley Elliott)说:短期来看,体重会下降,因为代谢分解了备用脂肪和肌肉组织。人体有应付严重体重下降的能力:人体减重20%则消耗的能量减少50%。体温下降,倦怠和冷漠明显出现,因为机体对仅有的能量要省着用。最终除了大脑外,所有器官都开始停止运转,这是一种保护机体免受饥荒侵袭的适应方式。

埃利奥特说:“肝脏和肾脏也会出现问题,血压调节会受损,很容易昏厥。”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营养不良的埃塞俄比亚儿童的照片1980年代频频出现在新闻中,但也门饥荒的受害者却被人们忽略了(Credit: Getty Images)

供职于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巴蒂亚(Rita Bhatia)曾报道过上世纪90年代朝鲜严重的粮食短缺,据她当时表述,由于缺乏矿物质和维生素,坏血病和糙皮病等疾病开始出现。而儿童比成人更容易受到伤害,他们会很快出现病症——机体活动停滞,并死于传染病。

没有食物要幸存的话,取决于一个人的体重和脂肪中的热量储备,以及其他健康状况。女性的适应能力往往比男性更强。但一般来说,体重如果下降到正常体重的一半,大多数人会死亡,通常出现在不进食的第45至61天。对幸存下来的人,也会造成持久的影响。

长期饥饿会影响人的身高,经历过饥荒和严重食物短缺的人群会生长发育不良。中国大饥荒中,有3000万的人口在1959年至1961年期间因饥饿而死亡,大饥荒初期那些年龄在1-3岁的儿童成年后,平均身高比正常成长的儿童矮2.1厘米,手臂也较瘦,体重轻4.4%,而且平均受教育程度较低,孕妇的流产率也有所上升。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埃塞俄比亚饥荒中幸存下来的婴儿,更有可能在成年后患病,研究则显示会出现一系列的健康问题,如高血压、糖尿病和心脏病,经历过饥饿的儿童在以后生活中患病更为普遍。

饥饿的影响不仅限于身体健康。在中国大饥荒期间,劳动力减少了25%,极大地影响了该国的经济产出。从埃塞俄比亚饥荒中幸存下来的儿童,一生中每年的收入比同龄人低3-8%。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萨拉热窝的一些人在被围困期间非常依赖联合国的食物,他们被迫在垃圾堆中寻找食物(Credit: Getty Images)

这些研究可以提供一些线索,但并没有传达出真正的饥饿所带来的极度痛苦和精神创伤。

沃尔什(Oonagh Walsh)是格拉斯哥喀里多尼亚大学(Caledonian University)的一位性别研究教授,他发现在1845年至1851年爱尔兰饥荒期间及饥荒结束不久,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人数激增。

他说:“饥荒时期人口实际减少了一半,而申请庇护的人数却大幅增长。其中一些人可能是想吃一顿像样的饭,他们知道在精神病院可以吃到,但人们的思维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人们变得听天由命。当时饥荒最严重的是西海岸,那里的人们本来可以出海捕鱼。可是他们卖掉了拥有的一切,包括渔网和渔船。挨饿的人群只能试图捕鸟、吃青草和稻草。”

人们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粮食供给缺失?这里提供了一些线索。

应对机制

1944年到1945年冬季和早春,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荷兰饥荒期间,当时饥饿的民众开始寻找植物和蘑菇来食用。

荷兰莱顿大学的植物史学教授安德尔(Tinde van Andel)表示:“荷兰是一个相对富足、人口稠密且自然植被稀少的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野外觅食在该国并不常见。”由于饥饿人们开始求助于野生植物配制的老旧烹饪书和请教年长亲戚的老食谱,学习如何收集和烹饪可以安全食用的野生植物。他们吃甜菜、郁金香球茎、土豆皮、荨麻和野生真菌。

Image copyrightGETTY IMAGESImage caption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激烈的时期,伦敦皇家公园变成了人们种植粮食的园地(Credit: Getty Images)

安德尔说:“成群的城市居民开始到乡村觅食。任何人只要能拿到一块土地,都会把它变成菜园。人们在城市的天井里养起了兔子。他们还从农场或农业废料中偷取动物饲料。”

许多伦敦著名的皇家公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都变成了菜园和果园,人们要养活自己。如今芝麻菜是沙拉中常见的时尚添加物,但它的食用却源于二战期间意大利人在乡下搜寻食物的经历。

最近,粮食短缺的威胁迫使人们考虑从事传统的职业。在希腊经济危机和随之而来的粮食紧缺之后,农业学校的申请人数,在危机过后飙升。

瓦尔认为,这对他们有好处。农村人口往往比城市人口更容易在饥荒中幸存。

他说:“在传统的饥荒易发地区,人们拥有自己的农场和自己的生存方式。他们有知识储备。在非洲,祖母会知道可以从森林里获得的食物、水果和坚果,这些人往往对饥荒应对得较好。”

对特尔博尼亚来说,这场开始于1992年长达47个月的噩梦,永远不会从记忆中退去。但在所经历的恐惧和痛苦中,他的城市通过另外一种滋养方式,挺过了这场战争和粮食短缺。

他回忆道:“整个萨拉热窝变成了一个大家庭。我们彼此非常友好,互相分享东西。这是我从没见过的。在那段绝望和痛苦的时光里,我非常荣幸地看到萨拉热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美丽。”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