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计划经济时代,供销社来了,凭证购买

风清扬斈 3个月前 (08-26) 网络资料 249 0

民以食为天。猪价越来越贵,“无肉不欢”的老百姓(603883)快要吃不起猪肉了。

 数据显示,全国500个集贸市场2019年8月第3周每公斤活猪22.72元,环比涨8.6%,同比涨67.6%;猪肉35.12元,环比涨8.3%,同比涨57.3%;仔猪47.95元,环比涨4.1%,同比涨87.0%。

 或为保障生猪供应,或为调节猪价,缓解当地居民的“吃肉”压力,不少地方政府绞尽脑汁,出台一些调控政策。

 凭身份证买肉每公斤猪肉补贴4元

 近日,福建莆田市荔城区政府宣布,该区启动农副产品平价商店销售政策:自9月6日起,每公斤猪肉补贴4元,凭身份证每人限购2公斤。

 根据荔城区平价商店备案名单,经审核并征得商店同意后,确定本次参加平价商店商品销售活动的平价商店有东胜汇购超市国货店、莆田市荔城区新天意百货商行2家超市,并由莆田市荔城区发展和改革局与相关平价超市签订农副产品平价销售协议。

 具体来看,平价商品销售时间为2019年9月6日,结束时间视食品价格走势而定。销售品种为腿肉、条肉、精瘦肉、排骨。凭身份证每人限购合计2公斤。政府补贴标准为,肉类每公斤补贴4元。

 价格方面,按正常销售价格扣减政府补贴标准后作为零售价格。正常销售价格指平价商店启动前5天实际销售平均价格。

 此事在网上引发热议。有网友表示,这是一件利民、惠民的政策。也有人认为,这种做法只增加需求、没增加供给,治标不治本。

u=3235402374,705889683&fm=26&gp=0.jpg

 四川、江苏等多地打响“生猪保卫战”

 今年以来,猪价高企已经成为全国性普遍存在的问题。莆田的调控政策只是冰山一角,最近一段时间,为增加生猪供给,全国各地政府纷纷出台措施,打响“生猪保卫战”。

 比如,8月19日,由四川省农业农村厅牵头,全省16个部门联合起草了《关于印发全省促进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九条措施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九大措施来促进生猪生产和保障市场供给,确定年出栏4009万头的基本保障任务,除甘孜和阿坝藏区不纳入考核外,全部分解到其他19个市(州)。

 通知提出,大力推进生猪标准化养殖,同时又不放弃养猪小农户,加大对中小养殖户的政策扶持和技术支持力度; 在资金保障方面,将统筹财政金融保险扶持政策,强化生猪生产资金保障; 在基层动物防疫队伍建设方面,纠正机构改革中畜牧兽医机构队伍被削弱的现象,采取返聘退休畜牧兽医技术人员或购买社会服务等多种形式,强化基层防控力量; 同时落实动物防疫责任,严厉打击“炒猪、洗猪、走私”等违规违法行为。

 无独有偶。当日,江苏省也出台恢复生猪生产扶持政策。江苏省农业农村厅、省财政厅、省农业保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国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生猪生产恢复发展有关扶持政策的通知》,对恢复生猪生产提出扶持政策意见。

 通知表示,省级财政已于7月底下达2.61亿元补助资金。将能繁母猪、育肥猪保险金额分别从1000元/头、600元/头提高到1200元/头和800元/头,降低生猪养殖风险。加大信贷担保支持,缓解贷款难、贷款贵问题。统筹利用省以上现代农业发展专项资金,对具有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的种猪场(含地方猪保种场)和年出栏5000头以上的规模猪场给予短期贷款贴息支持,贴息时间从2018年8月1日至2019年7月31日,并减免一定时期的担保费用。

新华社北京1月15日电(记者高敬)供销合作社是为农服务的合作经济组织,主阵地在乡村。5年来,我国恢复重建基层供销社1万多家,总数超过3万家,乡镇覆盖率从2012年的56%提高到目前的95%。

 记者从15日举行的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第六届理事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了解到,供销合作社系统加大基层社改造建设扶持力度。5年来,全国恢复重建基层社1万多家,各地还积极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村综合服务社等,基本形成了形式多元、覆盖广泛的基层服务组织体系,越来越多的农民不出村就能享受到便利服务。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王侠说,供销合作社系统综合实力实现跨越式提升,销售总额由2012年的2.5万亿元增长到5.4万亿元,年均增长15.7%。

 她表示,供销合作社系统要在基层社恢复重建的基础上,着力完善经营服务功能,提升服务能力,密切与农民的利益联结。多种方式充实基层社服务功能,把基层社建设与乡村产业发展结合起来,围绕地方特色产业,发展农产品市场和初加工等,在促进乡村产业振兴中壮大基层社;同时把基层社建设与供销社业务发展结合起来,依托基层社建设农资经营网点、电商服务站、庄稼医院等,在拓展经营服务阵地中做强基层社。

 在农村流通领域,供销合作社一直是主力军。构建现代流通体系,有助于解决制约农村流通发展的瓶颈问题。王侠表示,供销合作社系统一方面要加强农产品市场体系建设,推动农产品批发市场、连锁超市和专业合作社开展各种形式的产销对接,建立健全联结机制,形成长期稳定的产销关系。

 另一方面,要加强农村电商平台建设,除发展全国平台外,要因地制宜发展区域电商,重点发展满足本地居民消费需求的电商业务,努力打造供销电商“本地生活品牌”。同时,加强县域物流配送网络建设,建设县域物流配送中心、乡镇物流配送站、村物流配送点,打通农村电商“最后一公里”。

是前段时间财迷一直忙于年终盘点,好久没有关注最新经济消息了。最近一看,信息量密集到爆。首先是众多看官关心的供销社恢复了95%:

QQ截图20180121073136.jpg

其次是阁部大臣们提倡返乡创业:

QQ截图20180121073208.jpg

再次,还有一些信息也成功地引起了财迷注意。第一是过去被送进去捡了肥皂的奸商顾雏军案被重审:

QQ截图20180121073224.jpg

第二是各地数据挤水分:

QQ截图20180121073237.jpg

第三是鑫茂大厦揸fit人户部郭侍郎怒斥不法分子违规制造大型韭菜联合收割机:

QQ截图20180121073247.jpg

下面财迷就为大家做个解毒:

先立论:供销社恢复95%恐怕很难说得上是计划经济“妖雾重来”,毕竟“统购统销”这个大杀器杀伤力太强。供销社的恢复倒更像是庙堂中人做为即将到来的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可能的涨价潮做的一个准备。庙堂中人还是希望约束住在韭菜地里涸泽而渔胡天胡地的联合收割机们,好好过日子的。列位看官暂不用过多担心,也不必煞费心机地想进入供销系统揩油,倒是囤一点物资,应对某些领域可能的涨价潮顺便乘点春风是可以的。

最近不少看官想要财迷解毒供销社恢复的事,还表达了计划经济或重来的担心。对此财迷笑而不语。知乎流行语:不先谈是不是就再谈为什么那就是耍流氓。不知各位可曾想过:或许其实神州本来就不存在神马计划经济。

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计划经济基本是需要严格的精英官僚体系和精密的计算的。不论是红色罗刹时期还是东欧一众小弟,都有一个巨大的委员会,各种情报汇总分析,然后制定出庞大周密的计划,再把这些计划单分发到各地工厂里面。各个工厂再开足马力照计划生产,造出来的产品再送到各地商店销售。

红色罗刹因为这种计算精密的计划经济甚至还培养出了列.康托罗维奇(1912-1986)这样的著名数学家、经济学家和现代计算数学理论的创始人:

QQ截图20180121073256.jpg

此君从上世纪30年代初从事函数构造和近似分析方法的研究,以后将泛函数分析观点用于计算方法,创立近似计算理论“牛顿—康托罗维奇方法”。1939年发表《组织和计划生产的数学方法》,为线性规划理论奠定了基础。1975年因资源配置理论研究与美国经济学家库普曼共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神州从来就没有经历过这样组织庞大计算严密的计划经济,早年就是德胜诺夫做诗人拍拍脑袋,下面大嗡大哄各种崇拜。某人雄心勃勃要和老大哥争霸天下,提出要鞍钢宪法来代替马钢宪法,就如同神州要代替红色罗刹。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工人群众、领导干部和技术员三结合”这种所谓的“两参一改三结合”代替了红色罗刹的委员会统筹计算,层层传达的精密计划经济。钱伟长的亩产万斤顶替了康托罗维奇的《组织和计划生产的数学方法》:

QQ截图20180121073325.jpg

至于后来的事情,诸如浮夸盛行、饿殍遍地等等,大家都知道,这里不多讲。单讲七千人英雄会,本来修养斯基和两猫斯基是想拨乱反正。但是因为干犯天威,几年后就被打倒并踏上一万只脚。一个在开封府卫皇而终,一个去了南昌府修拖拉机。

看官或问:既然神州是大轰大嗡的经济,那为何还能坚持很久?

被剪刀差割了三十年韭菜的农民伯伯乡下妹笑而不语。

剪刀差的关键大棋就是供销社:农民伯伯乡下妹想卖东西买点柴米油盐补贴家用,如果是自由市场上,就可以讨价还价:猪肉粮食多少钱一斤,少了不卖。但供销社来了,号称要为工业做积累。那你就不能讨价还价,无论是粮食还是猪肉,都只能是由供销社低价强制收购,然后拿去卖。俗称统购统销。那时交售给国家的毛猪(活猪)是0.38元/斤,永久牌自行车150元左右,一个一般工人工资一个月20元左右。一辆凭票供应的永久牌自行车差不多要一头380斤的超级肥猪才等值,上海牌手表也差不多要这么大一头肥猪。可惜除种猪谁也不会把肉猪养到380斤,正常的一般也就一百来斤左右。这样一辆永久自行车基本能顶两头肥猪了。甚至在改开之初,卖(bei)粮(ge)万(jiu)斤(cai)只求一辆永久自行车,也是有的:

QQ截图20180121073351.jpg

生猪销售方式统得死。农民自宰自销绝对不允许,个体屠工私自贩卖生猪也会被视为投机倒把,会被送进局子捡肥皂。那时候唯一销售渠道就是统一经营的食品公司。农民不敢养猪,那就只好养羊养鸡。然而有一段时间连养鸡卖鸡蛋都是要被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所以财迷我听家里老人讲其中故事,颇能感到心酸。至于供销社本身,由于手握渠道大权,自然是呼风唤雨,要啥得啥,是个羡杀旁人的职位。

所以说神州前三十年是计划经济那就有点扯,但如果说是大嗡大哄的大茶饭经济,那就还算比较靠谱。(此处有删节)七十年代不知道多少标致的乡下妹子为了一个城市户口委身于城市无赖青年,让无数农村大好青年咬碎口中牙。至于后来农村出现包产到户陌上花开,城市出现大下岗霓虹失色,当初农村标致妹子委身城市无赖后又下岗要去三产失身,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大茶饭经济是不可持续的。经济学原因就是没激励就没有劳动积极性:农民伯伯乡下妹一看老子辛苦一年养头猪,结果连猪肉都没混上一两。如果还给你好好干,那就是比猪猡还蠢了。“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其结果就是养蚕人看不到希望就懈怠了,最后大家一起没得穿。七十年代的出栏猪普遍都是百来斤。瘦小得一腿,和八九十年代没得比。供给减少,自然带来紧缺。所以那时候就连城里人也需要用肉票买肉,一年也吃不上几回好肉。这样久了,就连高级干部过年也只有两斤肉和几盒杂糖,神州经济进入了负帕累托之中。最后搞到天怒人怨,大家跟着两猫斯基一齐拱翻了事。

两猫斯基咸鱼翻身后管理经济的大佬无论是会计还是雄鸡诺夫,其实是相对来说都是计划经济的高手,相当专业的。本来也想搞一点红色罗刹的计划经济。但是当时罗刹经济明显开始萎靡,年老色衰,不值得神州对着撸了。神州与罗刹更渐行渐远,而与美帝眉来眼去,所以直接扭腰跨步,把农民伯伯乡下妹和老大哥都送进了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工厂,搞起了外贸经济。城市杀马特和乡村洗剪吹再度聚首,哎哟,那画面好美。

所以现在财迷不少看官一看到供销社恢复了95%,估计就是勾起了对旧时代的回忆。生怕又回到买斤食用油要油票,买布要布票,买斤冰糖要医生开营养品证明,买个自行车要走后门,请吃饭,托关系的境地。故而心里惴惴得紧。

然而时代不同了,大茶饭经济也不至于吃相难看的。“统购统销”是大杀器,永州产的异蛇的节奏:渠道一统,关门放狗。统购一出,寸草不留。这种大杀器一出,首先亿万商家店铺那都要关门,就连淘宝顺丰也恐怕也不能幸免,要被合营。且不说这么大的商业巨头的说倒就倒,不但在鬼佬前的面子不会好看,还动了鬼佬的蛋糕,搞不好会遭到报应。单单讲市面上众多店铺都是老爷自己友囤的,市值4000亿美刀的阿里,2000多亿港纸的顺丰里面也少不了老爷自己友的股份。要真的出动这大杀器,不等鬼佬们发话,恐怕姥爷自己友就第一个不答应。

更何况,真要再来一次“统购统销”。那基本上就是和鑫胖一样撕破脸要做泼皮破落户了。即使不谈国内,以后在国际上的路子也会越走越窄。这个道理连我等小民都懂,上面自然也门清。目测庙堂上还是想打击各种涸泽而渔的山大王,好好过日子的。不然也不会一方面要重审顾雏军案(主要也是郎教授实在声名狼藉了)。顾当初是典型的国进民退的受害者,和健力宝的李经纬一样备受折磨。李经纬已经作古,而顾雏军还能坚持到现在,也算是同类不同命吧。

除了重审顾雏军,正如前面提到的,庙堂中还在打击涸泽而渔的大型韭菜联合收割机制造者,同时要求各地挤出数据水分,并再三强调保护物权:

这些信息都表明庙堂中人还是希望放水养鱼,大家一起好好过日子的。

当然,庙堂中人保护物权,叫“老板们别跑”,也不完全是顿悟了要立地成佛,目测还有更深一层考虑:经济凋敝后或出现汹汹群氓。所以中堂大人才要号召更多人搞返乡创业当老板。这其中筋节,恐怕是和当初上山下乡一样,要稳住待业青年。只是当初需要稳住的是知识青年,而今却需要稳住三类人:失业杀马特,待业四只眼和退伍丘八:

QQ截图20180121073442.jpg

这三类人一向喜欢搞搞震。最近波斯国闹得欢,主要就是失业杀马特和待业四只眼搞到了一起。很多信息财迷虽然在香江看得到,但不能多说。总之这三类人比较伤脑筋的说。

就神州现在情况,东北还没到统购统销那地步,就已经神人共愤,何况整体到那地步。所以,大家一看到返乡创业,就联想到上山下乡;一看到供销社,就联想到布票肉票,暂时还算是过度想象。

但是,各位也不可小觑其中传递的一些信号:

(1)鉴于现在神州积累了亘古未有的货币泡沫,而楼市又逐渐在被冻住。各种热钱必然会激荡奔流,做猪突状在各个经济领域左冲右突。当初“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就是这么来的:

QQ截图20180121073451.jpg

姥爷们怕的就是这些热钱进入基本生活必须品领域,导致柴米油盐暴涨,搞到群氓汹汹要上街暴力不合作。所以建立供销社目测可以做伏笔,以备不时之需,万一需要可以调动资源平抑物价。这是会计传人的经典玩法,此处不用多讲。

(2)恢复供销系统也可以做一个“移山填海”的探索,一旦货运、物流被垄断,那垄断系统完全可以坐地起价,把一些成本转嫁到产品销售者身上。搞不好就又探索出了一个发财之道。

既然对形势已经了然,那么我等小民又当如何应对?

第一,我们应该意识到,165万亿M2的天量货币洪水在激荡,为之所筑起的堤坝是有风险的。如今连庙堂中人也坐不住,需要启动“供销社模式”让其进入待机状态。其背后传递的信息就是:一旦洪水不小心从楼市冲出来,90年代那种天马行空的产品价格上涨潮估计也就不远。话说财迷前几天有事去深圳,打车的燃油费从一块涨到两块;复印个证件,价格也涨了50%,细问之下,才知道去年纸张涨价了40%。所以,通胀的黑天鹅已经初露峥嵘。对此我等小民留一点钱或者屯一点东西应对这个上涨,也不失为一种策略。

第二,很多看官提到供销系统如果真的成功上位,将来油水一定很足。如果能进入这些系统,那多半是能乘点春风的。

QQ截图20180121073501.jpg

财迷对此笑而不语。

供销系统就现在看其定位还只是服务三农的载体,估计油水一般:

QQ截图20180121073515.jpg

QQ截图20180121073524.jpg

真要有油水,只能是各地山大王实在没钱,需要启用“统购统销”大杀器,做个泼皮破落户,挖地三尺,搜刮度日。作为“统购统销”抓手的供销社自然也会揩得满手油。财迷前面已经分析过,就目前的形势看,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不大。倒是下列情况出现的可能较大:某些关系老百姓基本生活的产品价格突然暴涨,以至于需要供销社出来平抑物价。如果是这样,供销社基本就和现在的各地仍然存在的粮站起到的功能差不多。就财迷的了解,粮站系统(现在换了个马甲叫做中储粮)油水其实一般,而且现在还一直在被盯着:

QQ截图20180121073533.jpg

所以各位真的花钱费心进了供销系统,结果等了半天没有油水,反而各种钱少事多,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那各种失望失意失落也就免不了。至少就目前的证据推测,供销系统还不算一个好的乘春风去处。

各位真的要乘春风,不如看看还有什么领域既不会惹到出现群氓汹汹,而又可以让超发的货币洪水冲进去炒作以“自然”实现货币回笼,然后囤一点坐等升值并早进早出。

这些领域曾经是比特币(以及相关代币)和茅台酒之类。然而比特币在神州“币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已经玩不下去了:

QQ截图20180121073546.jpg

至于茅台酒则被炒到了一个太高的位置:

QQ截图20180121073557.jpg

所以各位此时进场去囤比特币(或类似代币)or茅台股票似乎确凿不太合适。但财迷以为只要货币的泡沫还在,神州就会还有新的“比特币”或“茅台酒”出现。这些东西可能是贵金属,也有可能是名烟名酒名茶之类的可屯物资。但具体可能是哪些还需要更多观察,财迷已经趁着贵金属低,买了一些纸黄金之类。以后财迷也会持续观察新品种的可屯资产,为大家做一些守望。

当然,财迷还是说,各位配置这些可投(tou)资(ji)标的物的时候,一定是在自己的主要资产已经做了分散配置(比如已经配置了绿纸保险并为以后养老做好了计划),现金流充足之后才去做的事情。进取类投资自然也是要做。毕竟比特币和茅台的涨幅还是很令人眼馋。但是这些都是在各位控制好风险之后才能做的事情,希望各位看官不要本末倒置,动不动赌性大发allin一把梭。否则到时候脱富致贫成了群氓,闹到还要领导费心来“精准扶贫”甚至维稳,那就麻烦了。

最后总结:就现在神州的经济环境来说,供销社恢复目测只是庙堂中人为了备不时之需,可以被看作是一个风险将至的信号,但不至于会搞到让“统购统销”大杀器出场导致民生凋敝的地步。现在庙堂上还是希望严打山大王,保护企业家,好好过日子的。但货币泡沫在此,热钱天生就不安分,会四处奔流,必然会导致一些领域出现可投(tou)资(ji)标的物,之前已经出现了比特币茅台一类,以后或会出现更多,我等也可以适当配置,乘点春风。财迷会持续为大家进行守望。

言尽于此。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