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不能取代香港金融地位的几个因素

风清扬斈 4周前 (08-22) 网络资料 694 0

第一,信息畅通。深圳的网络和新闻资源是封闭的,很难在信息畅通上与国际接轨,消息的灵通决定金融的动向,这一点深圳比不上香港。

第二,法治保证。如果没有绝对公正、公平的法律体制保证,外国人投资,本地人投资,谁敢轻易把钱洒下去,如果一句话就能改变一个政策,那是不行的,必须要有法律保证。在这一点上,深圳可能永远比不上香港。

第三,经济的流通。外汇管制,经济监督,银行行政化,经济的诸多限制,不利于资本的流入和流出,虽然对于保证经济稳定有好处,但对于资本流动是不利的。这点可以通过改革,但目前香港优于深圳。

第四,文明差异。香港链接西方文化更多一些,深圳的专权更多一些,香港文明更容易和西方对话,是一个天然窗口,深圳在这方面和西方还有隔膜。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这将是深圳的"新头衔"。中国国务院8月9日发布了文件,要在2025年以前让深圳的经济发展"跻身全球城市前列"。

深圳"示范区"的内容包括:

  • 科技方面,比如建设5G、人工智能、网络科技、生命医学等。

  • 金融方面,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金融产品互相认证,以及试行人民币国际化,并推动国际机构落户深圳。

  • 法治方面,允许深圳基于改革需要,对法律法规做变通处理,营造"国际一流法制化营商环境"。

  • 社会管制方面,综合应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对社会智能化管理,此外支持深圳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大数据中心。

  • 此外,还将推进港澳居民在深圳享有"市民待遇"。

文件称,建立深圳"示范区"也有利于"更好实施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丰富'一国两制'事业发展新实践"。

今年2月,北京推出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将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东莞、中山、江门、惠州、肇庆9个城市与港、澳规划为一个城市群。

日前公布的这份支持深圳建设"示范区"的文件已于7月底通过。一些中国专家当时向《南华早报》表示,文件意味着深圳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地位上升,同时显示北京的政策重点从香港转向内地。这些中国专家认为,深圳将获得北京的支持进行经济和管理方面的改革。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向《南华早报》表示,北京希望深圳尝试将科技创新与社会主义相结合,目标是"让社会主义与科技创新发展兼容"。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晓冰则认为,中国特别是在与美国的对立中需要经济与创新的新途径。他还指出,文件中提到法治方面,"我们不希望深圳只是成为一个成功的商务区,也希望司法机构能够与其规模和影响兼容"。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则向《南华早报》表示,未来大湾区的改革开放重点将在内地而不是香港,"香港的传统优势正在消失"。

China Hongkong-Zhuhai-Macau-Brücke (picture alliance/dpa/Blanches/Imaginechina)

珠港澳大桥

香港ACE商务与经济研究中心(ACE Center for Business and Economic Research)负责人Andy Kwan则向香港电台表示,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会很快被深圳取代。

"要建成一个金融中心很困难",Andy Kwan说道。"是的,你可以建成一个国际高科技城市,甚至像是亚洲的硅谷。"但是,由于中国内地有资本管制,很难建成一个金融中心。而香港不单没有资本管制,还有十分优良的法治体系。"内地的体系与西方国家差别很大,特别在法律与秩序方面。所以,我不认为要担心深圳会取代香港。"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Albert Hu也不认为在金融服务领域,深圳能够与香港竞争。“这是一个历经考验的普通法司法体系,一个开放、联通、复杂的金融市场,此外还有一个关键的专业人才群体,这让香港对深圳有明显优势。”

Albert Hu对德国之声表示,“示范区”的文件更多是中国政府深化经济改革的战略的一部分,特别在经济下行、外贸关系恶化的背景下有急迫的意义。“中国需要在广泛的领域内更坚定的改革才能向前。深圳或许会成为这些改革的一个实验室,正如19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之初那样。”

Albert Hu表示,对中国而言,让香港与大湾区其它城市更好的相互补充,这是更有效的做法,而不是为香港创造一个替代城市。

今年早些时候有报道称,2018年深圳GDP首次超过香港。不过,深圳统计局出面否认这一说法,但指出深港之间的GDP差距的确越来越小。

香港政府对2019年香港的经济增长率预测为2-3%。深圳年初公布的全年经济增长率预期目标是7%左右。

苗子/石涛(综合报道)

中央昨天公布了「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下稱意見),值得注意的是,意見所提的深圳定位,除了過往所提「建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外,新增了金融領域的目標。

目前,在香港亂局未了、未來管治難題不斷的大環境下,中央這份對深圳發展的「意見」,很明顯要擴大深圳在金融上的開放,準備在未來一旦香港亂局不止,深圳將可取而代之。如果,香港能回復平靜,仍然是國際金融中心,港深兩地也可同步發展,減少對香港依賴。

昨天公布的「意見」提出,支持深圳開展區域性國資國企綜合改革試驗。高標準高質量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加快構建與國際接軌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支持深圳試點深化外滙管理改革。推動更多國際組織和機構落戶深圳。

深圳新增了金融領域目標

同時,促進與港澳金融市場互聯互通和金融(基金)產品互認。在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上先行先試,探索創新跨境金融監管。

當局提出,按照發展目標,到2025年深圳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到2035年成為國家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範例,至於到本世紀中葉,深圳要成為競爭力、創新力、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桿城市。 

對比於已公布的大灣區規劃綱要,深圳的定位是「主要是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努力建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支持深圳依規發展以深圳證券交易所為核心的資本市場。」

以上深圳的定位,主要在於科技創新方面,及以發展深交所成為本土資本市場,並沒有在金融方面着墨。現在的提法,很明顯是擴闊了深圳的定位與目標,令深圳成為準國際金融中心。

反修例風暴促中央制訂Plan B

中央在此際突對深圳提出新的定位與目標,與目前香港的亂局不無關係。香港自6月由「反修例」風波開始,至今仍未有平息跡象。況且,這場風波的抗爭者以15至30歲的年輕人為主,未來20至30年,這班年輕人將會成為社會的中堅,就算香港政府能壓下目前的抗爭,未來的管治也是舉步維艱。

很明確的是,就是這場風波現在平息,香港經濟也必然受重挫,國際資金也會重新布局。因此,中央有必要兩手準備,提升深圳的位置,短期內未必可取代香港,但要提早布局,以確保國際機構與資金,有另一窗口進入中國。

當然,深圳若要取代香港還有很多難題要克服,例如,內地資本帳尚未開放自由流動、信息傳遞也受到限制。然而,若中央有決心的話,在深圳以自由貿易區方式實行,有如當初深圳初建特區時以一綫二綫區隔,也未嘗不可。

也許,香港人現在要思考一下,「攬炒」是否真的對香港有利?香港若失去國際金融城市地位,有對誰有利呢?

撰文 : 高青

在香港反送中越演越烈之際,昨 (18) 日中國公布支持深圳經濟發展新政策,似乎有意積極提升深圳的金融地位,與香港互別苗頭。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