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儒学派

风清扬斈 1个月前 (08-17) 写作文摘 39 0

 

犬儒学派因其创始人安提斯泰(Antisthenes)在一个名叫居诺萨格(Kunosarges)的体育场中讲学而得名。因为Kuno就是希腊语“狗”的意思。“犬儒学派”这个名字的由来有两种解释,或说该学派创始人安提西尼曾经在一个称为“快犬”(Cynosarges)的运动场演讲,或说该学派的人生活简朴,像狗一样地存在,被当时其他学派的人称为“犬”。犬儒学派也是对世界的不信任和对任何事物抱消极态度的学派。

  犬儒主义是古希腊的一个哲学流派,其创始人安提斯泰,其代表人物是西诺普的狄奥根尼(安提斯泰尼的弟子)。安提斯泰是苏格拉底的弟子,约长于柏拉图二十岁。这派哲学主张清心寡欲,鄙弃俗世的荣华富贵,力倡回归自然。  

  关于狄奥根尼,有段故事很著名,一天,亚历山大御驾亲临,前来探望正躺在地上晒太阳的狄奥根尼,问他想要什么恩赐;狄奥根尼回答说:“只要你别挡住我的太阳。”

  犬儒学派的主要教条是,人要摆脱世俗的利益而追求唯一值得拥有的善。犬儒学者相信,真正的幸福并不是建立在稍纵即逝的外部环境的优势。每人都可以获得幸福,而且一旦拥有,就绝对不会再失去。人毋须担心自己的健康,也不必担心别人的痛苦。犬儒学派对之后的斯多葛学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随着犬儒理念的流行,犬儒主义的内涵发生了微妙的根本变化。早期的犬儒主义者是根据自身的道德原则去蔑视世俗的观念;后期的犬儒主义者依旧蔑视世俗的观念,但是却丧失赖为准绳的道德原则。

  到现代,“犬儒主义”这一词在西方则带有贬义,意指对人类真诚的不信任,对他人的痛苦无动于衷的态度和行为。

在近代中国提起古希腊的犬儒学派,人们并不陌生。随着清末西学东渐,有关古希腊犬儒学派的信息即在中国流传,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出版的中文刊物中即有介绍。由来华传教士创办的中文刊物《万国公报》454卷(1877年9月8日出版)上刊登的《续希利尼贤哲记略》一文(执笔人韦廉臣,约1200字,详见《清末民初报刊丛编之四·万国公报》第4035~4036页,台湾华文书局影印本)曾记述了地傲皆内士(即第欧根尼)的生平、家庭出身、从学的经过、怪异的生活、90岁才死的情况等。文章也记述了第欧根尼的思想观点,介绍了他对知识界和商界的批评指责,如他认为一些读书人所讲者亦非不善;令人遵书而行,而自己却背道而驰。第欧根尼认为商贾利令智昏,只知拥资居奇,而不思行善事,尤可悲也。文中还介绍了当时社会上对第欧根尼言行的反映,有惊怪者、有责备者、有嘲笑者,但也有仿效者,有人“见其道德行善,虽不愿学其所衣所食、所居之行为,而多仿其讥人、笑人、刺人焉。”另外也介绍了第欧根尼会见柏拉图、亚历山大以及白昼持灯寻好人的逸事。文章末尾交待了其讲学的“皆纳刹”即(Cynosarges体育场)被称为“狗”的来历。在谈到安的兑内士(即安提斯泰尼)时指出,安氏所讲者“苦练身体,淡泊衣食,坚受困苦,乃至大之德行。”韦廉臣的这些记述大致反映了犬儒学派两个代表人物言行的概貌。 
  清末记述犬儒学派的国人,首推清廷出使英法的使节郭嵩焘,他在光绪三年(1877年)一则日记中说,谛窝奢尔斯(即第欧根尼)隐居一岩穴中,敝衣草履,负暄以为温,也记述了他会见亚历山大和白昼提灯寻好人的逸事。(郭嵩焘:《伦敦巴黎日记》,岳麓书社《走向世界丛书》1984年版,第373~374页) 
  光绪五年(1879年)郭氏在另一则记述古希腊圣贤的日记中写道: 
  耶苏前三百二十年,有安夫子(即安提斯泰尼),言福气不在加,在减;常减除心里所要的,就是德行。所以常轻视学问知识,荣华富贵。其学生杜知尼(即第欧根尼)名尤著,常住木桶中,刻苦自励,讥弹一世。(郭嵩焘:《伦敦巴黎日记》,第946~947页) 
  郭氏的记述,大体上反映了犬儒学派的思想观点。 
  继郭嵩焘之后,严复与国粹派人士邓实也评述过犬儒学派。值得一提的是1904年出版的革命刊物《江苏》上也介绍过犬儒学派。该刊第8期《英雄逸话》栏中的《亚历山大礼士》一文介绍了“大哲学家”代屋改士(即第欧根尼)独特生活方式及其与亚历山大相晤的逸事。作者在描述第欧根尼不畏权势,傲世独立的性格时写道:“亚历山大征服希腊,自为希腊之大元帅时,诸府之将校、官吏学者皆来贺。车马塞途,独西恼布(即西诺普)之代屋改士不来”,“代屋改士见车马纷纭,冠盖接触,徐起出其身于桶外,熟视良久无一语”,接着就发生了亚历山大与他交谈的故事。(详见《江苏》第8期第141~142页。辑入罗家伦主编《中华民国史料丛编》,台湾国际印刷厂版)到二十世纪上半期,中国出版的古希腊哲学史的著作中都提到了犬儒学派,黄方刚著《苏格拉底》一书(1931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称之为“傲世派”;罗忠恕译的《希腊哲学》(梯利著,1944年重庆商务印书馆出版)译为“犬園学派”。 
  虽然从十九世纪末以来,中国出版的著作不断对犬儒学派有所评述,但始终没有出现研究性的专著。在西方哲学史著作中,犬儒派仅仅作为小苏格拉底学派之一加以评介。代表性著作有杨适著《哲学的童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版,汪子嵩等著《希腊哲学史》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在中国发表的有关犬儒学派的论文也极为罕见。笔者只见到一篇,即徐立新著的《重评犬儒学派》(见《台州师专学报》1999年第5期)全文只有五千字,仅对学派产生的时代背景和社会内涵作了评价,并未见到针对性的重评。 
  杨巨平教授著《古希腊罗马犬儒现象研究》一书的出版,可以说是一部填补了国内深入系统研究犬儒学派的空白。 
  古希腊的犬儒学派历来被列入“小苏格拉底学派”。“小苏格拉底学派”之“小”不是这些学派自己采用的称呼,显然是来自主流范式的贬称,以显其“非主流”也。这些“非主流”的使命正是在于对主流社会及其“正统哲学”进行激烈地批评。犬儒学派在小苏格拉底学派中,较之其他两个学派——麦加拉学派、享乐学派——在伦理学上的独创性和影响方面要大些,因此必须重视对这一学派的研究。重视对犬儒学派这一非主流学派的研究,还在于从整个希腊伦理史中,非主流与主流学派是并存的两股思潮,它们并存的张力与斗争影响了整个希腊伦理精神的推演与变化。有的学者在强调研究古希腊伦理学史中非主流派的重要性时提出:“希腊伦理的丰富多样和经久不衰的魅力,正是由于主流与反主流两种潮流的共生与张力,希腊没有出现汉朝独尊儒术和中世纪独尊基督教的真正范式霸权局面,所以两种潮流都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和发展。总体说来,在雅典上升时期,主流伦理学影响大一些,在希腊国运衰颓时,反主流伦理学更为社会所认同。研究历史的人容易重‘主流’而轻‘支流’,这实际上没有很大道理。”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证明,随着人的生存境遇,面临主要问题的改变,相应的‘解题方式’也必须改变,从而主流、反主流各有其时代有效性,而没有绝对正确性。”(包利民:“《生命与逻各斯——希腊伦理思想史论》,东方出版社1996年版,第26页)这也如刘家和教授指出的那样,犬儒学派虽然不是希腊、罗马学术主流,但与主流密切相关。不了解它,就很难了解古代希腊、罗马文化整体。”(杨巨平:《古希腊罗马犬儒现象研究》第1页) 
  犬儒学派作为非主流学派对主流学派、主流社会的反抗,主要表现在对城邦伦理的抗议;对文明价值观的抗议。关于犬儒学派这些表现,杨巨平教授从政治观、社会价值观、社会理想、人生理想等方面做了很好的评述,这是《古希腊罗马犬儒现象研究》一书的重要成果。在研究犬儒派的起源与流变这些问题方面,该书也取得了新的进展,对犬儒派的起源做了多层次的探讨,既指出犬儒主义与社会制度的关系,又理清了犬儒主义的文化思想渊源,对犬儒个人的经历和异域的影响也没有忽视。 
  关于犬儒学派的创立与演变分期问题,杨教授也提出了独到的见解:过去在西方哲学史著作中一般是把犬儒学派的演变分为两个阶段即早期与晚期,这样的分期法以黑格尔为代表。(详见黑格尔著,贺麟、王太庆译《哲学史讲演录》第2卷,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第142~150页)有的学者如德国学者策勒尔则划分为三个阶段:创立期;希腊化时期;罗马帝国时期。(详见E·策勒尔著,翁绍军译《古希腊哲学史纲》,山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224、292页)而杨巨平教授认为犬儒派前后经历了创立、转型、复兴、衰落四个阶段。这四个阶段的划分科学真实地反映了犬儒学派的曲折发展过程,尤其是提出了犬儒学派经历过转型期(适应环境转向与现实妥协是其特点),复兴期(经历过公元前二世纪至公元前一世纪暂时的沉寂后进入这一时期,人数大为增加,但成分复杂是这一阶段的特点)。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徐水良

   胡平兄把犬儒这个词搞错了,导致中国学者纷纷误解,全都跟着骂犬儒。这个错误必须纠正。

   犬儒学派是有学问、桀骜不驯、蔑视权贵和旧俗的一个古希腊学派。中国奴才却是相反,媚权贵、媚旧俗。

   把奴才说成犬儒,其实是对犬儒学派的侮辱,是对中国奴才的赞扬。

 

   我近四十年前读希腊哲学时读过犬儒学派,一直很不赞成胡平兄的说法,但因为没时间找详细材料,一直没有谈这个问题。只在互联网一个跟帖上以一二句话谈过这个事情,指出是误解犬儒学派。今天也只是简单讲几句。

   但无论如何,希望朋友们不要再用犬儒这个词来称呼中国奴才。这实际上是对奴才们的赞扬。犬儒学派是桀骜不驯的很有学问的一群古希腊学者,中国的奴才与他们根本不能比。

   有人说:中国知识分子,从来没有“断”什么脊梁。

   但是,中国知识分子如果脊梁没有断,没有成奴才,中国会经历那么大的劫难吗?

   如果他们是桀骜不驯的犬儒而不是空前驯服的奴才,中共早就完蛋了!

   中国奴才是奴才绝不是犬儒;希腊犬儒是犬儒绝不是奴才。

   (原发《独立评论》)

 

安提斯泰尼,雅典人,古希腊犬儒学派的缔造者。因为母亲是同一位色雷斯女奴,所以他不是全权之老百姓。青年时已跟随智者高尔吉亚,并传智者的学说,后来直接跟苏格拉底深造,自视为老师的神气传人,曾目睹苏格拉底饮鸩而充分。

timg.jpg

哲人安提斯泰尼


安提斯泰尼约长于柏拉图20岁,是一个深引人注意的人物,在好几方面,他小像后来之托尔斯泰。直到苏格拉底死后,他还存在苏格拉底贵族弟子们的圈子里,并没显现有另非正统的征兆来。但是生某种东西——或者是雅典的失败,也许是苏格拉底的很刺激了外,也许是外不欣赏哲学的诡辩——却使他以已不复年轻的时刻,鄙弃了他往所强调的东西。

说交哲学家,基本上还是荣誉的人物,即使是苏格拉底,虽然说话挺透彻,但无胡来,衣着也未见面污染破烂。但世界的好无奇莫产生,哲学家中就起了如此的食指,他被第欧根尼。

除了纯朴的臧而外,他不情愿要任何事物。他相交工人又通过在同工友同等。他开展露天讲演,他所用底措施是没有被过教育的人数啊都能领略的。一切精致的哲学,他还觉得毫无价值;凡是一个口所能清楚的,普通的口呢还能懂。他奉“返于自然”,并把这种迷信贯彻得非常彻底。他力主不要政府,不要私有财产,不要婚姻,不要确定的宗教。他连无是一个严厉的苦行主义者,但是他看不起奢侈与整个人为的对感官快乐的言情。他说“我宁愿疯狂也非情愿人为的喜欢”。

他的产业简单到顶,一彻底棍子(主要是驱狗,因为相互间总会争夺食物),一个食物袋和均等起斗篷(就是同一长破毯子,晚上睡用)。他是一样号小贫至极但仍然坚持哲学事业的励志模范吗?非为!他老爹本是银行家,虽然以做假币而入狱,他吧于放逐,但还过上中产阶级的生存不用困难,只不过他非思了平凡的存,他即使想生得如相同长狗这样。

尽管安提斯泰尼是犬儒学派的创始人,但是拿犬儒学发扬光大的也是第欧根尼,他夜晚可以歇在棺木里,当有人挡他的当在时,他虽见面站出指责他,就算皇帝为别想阻碍他过自然而恬静的生活。后来,第欧根尼被认为是哲学上“犬儒学派”的表示人物。

如此这般说来,他是如出一辙各类行为艺术家啊!

第欧根尼在哲学上主自律,推崇通过简单生活得到德行。在思想以及践行上外拿犬儒派哲学发扬到了无限。

诸如此类做的艺术性(意义)何在?

他晚上即令睡在一个大瓮里,而这底这种瓮是用以埋葬死人所以的,用我们的说话说,是蜷着身睡在棺材里。白天,他为实践乞为生,边行乞,边宣扬友爱,这种爱也时连了总人口及动物之间的容易。他在在在的时光,就发出很多明显的传说。据说,他曾经很白天在雅典街口打着灯笼寻觅诚实的丁,看到村民用手捧水喝就抛掉仅存的活着用具——杯子。还有平等不好,他来看一个大臣显贵正为佣人帮忙他穿鞋,第欧根尼对他说:“他为卿揩鼻涕的时光,你才会真的感觉到幸福,不过当下如果对等及您的双手残废以后。”

亚历山大大帝听说第欧根尼的另类生活很感兴趣,就一直去表现他,很有礼之发问:“Can
I help
you?”(马其顿告诉翻译过来的)亚历山甚则贵也帝国之尊崇,但说到底是亚里士多德的好学生,有甚好之管教。亚历山生本想召这员生震慑之丁在帝国,但没有悟出在晒太阳的第欧根尼没好气的说:“请不要挡住我的太阳!”亚历山雅就非乐意了:“你难道不惮自己吧?”言外之了是免放话我可以非常了你。第欧根尼反问:“你是老实人要坏人?”“当然是好人!”“那我发啊好怕的!”亚历山大一时语塞,深吸了一样丁暴,缓缓的说:“我一旦无是亚历山老大,我吧如开他这么的人!”

第欧根尼说,他发誓像相同漫漫狗一样的存下来,这就算是他的哲学用给称“犬儒”的案由,这个词在希腊语中还蕴藏“玩世不恭”的代表。这等同词的意味和今日所掌握的贬义不仅无关,而且同的相反。犬儒是一律栽“德行”,这同一道能于财富面前无动于衷,是追从欲望之下解放出来的德自由。

第欧根尼是什么样的人?

两千几近年后的今日,当众人提起亚历山大大帝,仍会想到第欧根尼,因为他们之间流传在一个大好的故事——亚历山老旅游某地,遇见正躺着晒太阳的第欧根尼,这号世界之王上前面自我介绍:“我是大帝亚历山大,整个社会风气都是自个儿的。”哲学家依然躺着,也自报家门:“我是狗儿第欧根尼。”大帝肃然起敬,问:“我有啊得呢学子效劳的吗?”哲学家的回应是:“有的,就是——不要挡住我的太阳。”据说亚历山大事后感叹道:“如果自身未是亚历山十分,我就愿意做第欧根尼。”

随机的口,无所畏惧的丁,不给很多欲所束缚的食指,无冕之王,世界人民……

自打即虽故事被,你可一目了然感受第欧根尼的犬儒思想及崇尚自然、一切从简的活着理念。

顿时的希腊(当时曾经是罗马之治下),由于战火频繁,各种哲学和教传统杂糅,很多口以规避乱世隐居山野,更多之丁梦想靠哲学爱博体育app与宗教获得救赎。第欧根尼出现了,直接盖略的以简约的在方法向众人兜售生存之道,这吗是本着苏格拉底思想的继续:幸福之生无待那么基本上物质享受。一根棍子一个食物袋和相同块破毛毯就能晒在阳光了甜的存,而且尚未丁能够剥夺你的美满!

第欧根尼不仅身体力行之这么生活起来,还直跟世人对话,力图在思想上重铸人们“思想之圆”(虽然他及父亲关系了制造假币的劣迹,但此时吗无顾忌)。第欧根尼经常找人吵,比如柏拉图(他的师叔)。柏拉图说人口就算没毛的夹底走路的动物。第欧根尼就提着同样只拔了通货膨胀的鸡扔到课堂上:“这就算是你们老师说之丁!”你说站在学员面前的柏拉图多尴尬。对第欧根尼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他尚常常以雅白天打着灯笼,在川流不息的广场上胡乱差,不时的往人的脸上照,嘴里还嚷嚷着:“我看能否找来一个口来。”听到这话,谁能无变色?第欧根尼认为,多数总人口是半不胜不活的,还有有凡半只人。表面上客不同意柏拉图的看法,但自外打着灯笼找不顶人的行为来拘禁,他也相信人的本色是同样种植看法,不以身凡胎中。

外不以为然柏拉图,也许让老师安提斯泰尼(苏格拉底的学生)的影响,安提斯泰尼的身家贫贱,母亲是奴隶,柏拉图开办的学园中学生几乎是咸的贵族,而安提斯泰尼为教,学生大多是日常民众,在一个叫Kunosarges的体育场上进展教学,其中Kuno是希腊语“狗”的意,他的学派也或因此为称之为犬儒学派。主要继承了苏格拉底了简朴生活的思。

必然,第欧根尼所要宣传的想想是发道理的,其方法有些像苏格拉底附体,只是外再次热烈数,所以柏拉图干脆称他也“发疯了的苏格拉底”。这话一半凡是讨厌,另一半尽管是敬爱,毕竟苏格拉底是他向往的先生。

决不以为第欧根尼只见面找人麻烦,他非常擅长管理。他曾吃海盗俘虏而当奴隶卖给了一个身家显赫的人头。据说就是在奴隶买卖市场及,第欧根尼也未鸣金收兵调侃:“把自家打回来吧,我做乃的主人。”也是刚刚了,确实有人信了他的口舌,买掉家举行管家。第欧根尼把这个小治理得蒸蒸日上,几只孩子吧还坐遭遇优质的启蒙要德才兼备。

后来产生对象想花钱赎买他的奴隶身,第欧根尼不允,他历来无以了外在的地位,说好在积极的办事,这就够了。

第欧根尼给希腊全员留下了可贵的考虑财富,以至于他格外后,人们以外的墓碑上刻上了这样的话:“时间还是可以摧毁青铜,但千古不可知毁灭你的好看,因为只有你向凡人指出了极简易的自足生活的志。”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