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伦·斯金纳:一个留着黑人血液的文明冲突制造者

风清扬斈 3周前 (08-04) 网络资料 83 0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最近语出惊人,臆言美中之间的冲突是“一场与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识形态的斗争”。此言一出,美国国内和国际舆论场一片哗然。许多有识之士认为,斯金纳耸人听闻之语是哗众取宠,玷污了“文明”,不仅让美国政界和学界下不来台,也让美国国务院在国际上贻笑大方。

image.png

(基伦·斯金纳。图自网络)

斯金纳声称,美国和中国的这种竞争代表着一种巨大的“文明的冲突”。敢发出这样的言论,只能说是无知者无畏了。斯金纳的依据是哈佛大学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理论。冷战结束后,亨廷顿1993年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题为《文明的冲突?》的文章,首次提出了轰动世界的“文明冲突”理论,1996年出版了专著《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标志着这套理论体系的形成。

亨廷顿的理论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它有宣扬“文化霸权”的意味,在国际学术界遭到不少批评。即便如此,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也不是在鼓励文明间的冲突,他试图解释文明间的冲突这一事实,告诫西方不要试图用西方文明去改造非西方文明。他赞同的是文明间的对话、理解与合作,是建立在多元文明之上而不是单一文明之上的世界秩序。而斯金纳居心叵测的断章取义,如果不是出于无知,就是无耻的偏见了。

image.pn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学术之外,斯金纳对美国政治和中美关系则是更加无知。她说,中美之间文明和意识形态的斗争“是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果真如此吗?“9·11”之后,美国在中东发动两场战争,并出台对穆斯林的歧视政策,但也从来没提过“文明的冲突”,因为亨廷顿的理论对宣扬普世价值的美国来说是政治不正确。美国政府很清楚,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否则它就无法继续扮演“照亮世界文明的灯塔”。

让美国精英派更加骇然的是,斯金纳还指出,“这是我们第一次有了一个非白种人的大国竞争对手”,以此作为美中与冷战时期美苏对抗的另一个区别。说白了,她的意思是,美苏之间是白人之间的对抗,美中之间则是白人与非白人之间的斗争。种族歧视是美国政治的雷区,这番言论更是让政治精英们惊慌失措,美国政界学界人士纷纷第一时间站出来划清界限,对这种“相当可怕的、基于种族主义的分析”表达不齿。

种族歧视言论在美国被人讳莫如深,斯金纳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可以说丢光了文明人的体面。这哪里是“文明的冲突”,更像是“野蛮”对“文明”的突袭!更令人遗憾的是,如此狂言居然出自一位据说有学识的美国女性之口!斯金纳女士的粗鲁无知,让人们对善良美好的女性形象大打了折扣。

其实,斯金纳说出来的是一部分美国人难以启齿的真实想法,那就是“冷战思维”和“文化霸权”的老调重弹,披上“文明”的外衣,让“文明”背锅。“不同意识形态的斗争”,这是赤裸裸的冷战思维,这些人想用意识形态来划分阵营,让一个无形的“铁幕”再次笼罩世界。美国一直以西方文明正统自居,但在文明领域却推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历史的脚步都走到了21世纪,斯金纳之流的思维还停留在40年前,这种落后思想与时代发展的严重脱节阻挡不了前进者的步伐,只会导致他们自身的极度撕裂。据称,美国国务院正基于“与一个完全不同的文明作战”的理念制定对华战略,这种大开历史倒车的行为只能让这些逆潮流而动者被无情碾压。

文明是没有唯一和普世的,一个文明百花齐放的世界才是美好的世界。任何有生命力的文明都是历史的积淀、人类的瑰宝。2000多年前,世界上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启迪人类思想的智者。在中国,先后出现了老子、孔子、孟子等思想圣人,几乎同时期,在希腊半岛也出现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西方哲学奠基者。数千年来,东西方文明和其他人类优秀文明,都怀着对对方的尊重、仰慕和包容,在互学互鉴中一直没有中断过。

文明本无冲突,想以文明的名义制造冲突,必将被崇尚文明、热爱和平的人们所唾弃。

(国际锐评评论员)

美媒昨天(2日)曝出,带领美国务院计划一场与中国的“文明冲突”,并宣称“这是我们第一次面临一个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的美国黑人女高官斯金纳(Kiron Skinner),被炒了。
不过,斯金纳失业的原因是“滥用职权”,并导致手下数名员工发出“有她没我,有我没她”的辞职威胁。她还被曝为报复员工,把他们踢出了办公室,甚至声称他人有外遇……
当地时间8月2日,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援引特朗普政府一名官员称,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周四被告知,她将被解雇。


“美国国务院高级顾问因滥用职权而被解雇” 报道截图


美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根据国务院官员的描述,斯金纳管理水平差劲,在她领导的20多名员工中,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辞职或转岗。最近还有5人威胁称,如果不开除她,他们就辞职。
另外两名国务院官员则表示,斯金纳在很多方面都表现不专业,例如在公共场合大喊大叫和使用恐同语言。她为了报复员工,把他们踢出了办公室,甚至声称一些人有外遇。
“这是滥用职权,”其中一名官员说。
与此同时,斯金纳长期以“手辣”(having sharp elbows)著称——她过去的许多同事、尤其是学术界的同事,都断然拒绝谈论她。


斯金纳  视频截图


不过,斯金纳周五没有立即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美媒指出,毕业于哈佛大学的斯金纳是特朗普政府中少数几位突出的非裔成员之一,她与许多保守派名人关系密切,其中就包括前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
大约一年前,蓬佩奥聘请斯金纳担任政策规划部门的负责人,帮助国务院从长远战略角度考虑外交政策。
在给《华尔街日报》的一份声明中,他将斯金纳描述为“国家安全的强大力量”,并相信“她将增强我们在海外的影响力,保护美国人民,促进我们的繁荣”。
另一位了解斯金纳的特朗普政府官员今年早些时候向Politico表示,斯金纳“非常信奉(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即对世界采取资源受限的现实主义态度。”
而在3个月前,斯金纳在谈到中美关系时声称,“这是与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
她还下结论称,“这是我们第一次面临一个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



视频截图


被开除前,斯金纳受命协调这一工作。
而该委员刚成立即遭众多国会山政客及民间质疑,被批只会削弱人权,更涉嫌将人权政治化及“模糊了教会和政府之间的界限”。

美国想跟中国打“文明的冲突”?

  本期编译:陈映潼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本期校对:饶丹扬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文章信息
  原标题:State Department Preparing for Clash of Civilizations with China
  来源:Washington Examiner
  作者信息
  乔尔·格尔克(Joel Gehrke),华盛顿观察家报的国际时事记者。
编译摘选
  内容摘要: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团队正在为中国制定一项基于“与一个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战”这个理念的战略。而这是一场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的,面对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的战争。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团队正在为中国制定一项首次出现在美国历史中、基于“与一个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战”这一理念的战略。
  用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基伦斯金纳(Kiron Skinner)周一在华盛顿特区一个安全论坛上的话来说,“这是一场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的,面对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的战争。”
  斯金纳正在领先发展一个关于中美关系的新概念。她将这个概念称为《X文章》(Letter X)。这篇发表于1947年,未著名并被称作《X文章》的文章的作者——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评估了“苏联行为的根源“并且概述了在冷战中持续引导了美国策略家的遏制战略。基于马克思对西方政治理论的熟悉程度,斯金纳说到:“与苏联的那种竞争,在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家族的内部斗争。而这是我们第一次面对一个强大的非白人竞争对手。”
  斯金纳认为,美国意识到需要基于即将卷土重来的大国竞争制定围绕中国与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战略,主要归功于从2017年3月到2018年3月担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退役陆军上将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 。但她表示,这两个竞争对手并不相同。她认为俄罗斯只是一个“全球幸存者”,与中国相比相形见绌。
  斯金纳曾对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首席执行官安妮·玛丽·斯洛特 (Anne Marie Slaughter) 表示:“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更为根本的长期威胁。中国是我们的一个经济竞争对手,一个意识形态上的竞争对手,以及一个真正寻求全球影响力的竞争对手。而这是我们大多数人几十年前都没有预料到的。”
  曾在2009年至2011年间担任国务院政策规划负责人的斯洛特表示斯金纳其实是在将中美关系描绘成一场文明的冲突。而另一篇关于苏联解体后地缘政治将如何变化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章也早就提及了这个概念。斯金纳表示了认同。
  “有一些原则是相符的,但也有一些细微的区别。”斯金纳回答到。她认为“我们必须放下有色眼镜,认清威胁的实质。而同时我们还必须尊重中国人所希望达成的成就。”
  为了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并且重新平衡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关系,特朗普将对华贸易战列为了政府的主要任务之一。而美国官员将亚太地区重新命名为印度-太平洋地区的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承认中国在非洲的崛起以及印度作为制衡共产主义力量的潜力。
  但蓬佩奥(Pompeo)依然对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尤其是针对欧洲和北极圈的安全威胁以及对西半球的掠夺性贷款作出了提醒和警告。
  斯金纳表示:“与中国的贸易不是唯一的问题,从长远来看,或许甚至不是最大的问题。但我们现在正在更深入、更广泛地观察中国。而且,我认为美国在这个更广泛的探索中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在尝试为中国制定一个《X文章》,就像凯南所写的那种。你不能在缺少主题的情况下推行一个政策。”
  蓬佩奥的团队曾多次在人权领域指责中国,但斯金纳认为这个论点对中国可能不会像当时对苏联一样有用。 根据美国国务院提供的信息,1975年签署的一个关于允许苏联中拥有不同政见的人间接与西方势力合作从而推广宗教自由以及移民权利的协议成功的削弱了苏联的势力。
  用斯金纳的话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西方概念。它打开了一扇门,在人权原则上真正削弱了苏联这个极权主义国家。”“但这在中国情况不一样。”

(一)

一觉醒来,看到有朋友提醒:那个最仇视中国的女人,刚刚被炒鱿鱼了!

真的吗?

看了一下美国媒体的新闻,还真是的,据说就在8月1日。有媒体标题直接就用了“Fired”(炒鱿鱼了)这个词,行文间感觉也是大快人心。

这个人,就是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基伦·斯金纳。

她最出名的一则言论,就是今年4月在美国一个论坛上宣称:美国正在做准备,与中国进行一场“文明与种族的较量”。而且,美苏“冷战”在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家庭内部的斗争”,中国“是我们第一次面临一个非白人/非高加索人种的强大竞争对手。”

这种公开鼓吹中美“文明冲突”,一出炉,整个世界都震惊了。

这大妈到底是路数啊?感觉和我们完全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时代。

要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人,她可是美国国务院首席政策规划师,帮美国制定外交政策的,居然公开抛出这种明显种族主义的言论。

另外,美苏的“冷战”,居然是“家庭内部斗争”,美国人的历史知识都不够用了。

更让人意外的是,斯金纳还是黑人,应该算是国务院职位最高的黑人女性,按道理对种族歧视肯定有更深刻了解,但现在,居然公开鼓吹“种族优越”。

反正,世界舆论一致抨击。记得当时彭博社一篇评论的标题就是:“文明冲突论”在美国外交政策中没有容身之地。

各种抨击下,斯金纳沉默了许多。

直到8月1日,她正式被特朗普政府扫地出门。

按照媒体透露的消息:她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她管理水平太恶劣。

媒体披露了这样一个细节:斯金纳很多时候管理水平太低下,她会在公众场合失控咆哮,还发表恐同言论,她对不服从的下属进行报复,还诬告他们存在问题……

按照媒体的说法,斯金纳手下总共20多人,在过去一年,有三分之一忍受不了走了;最近五名手下也威胁:如果斯金纳还不走,那他们就集体离职。

搞得天怒人怨!哪怕蓬佩奥再欣赏,也不能庇护了。

最终,斯金纳被炒了鱿鱼。

(二)

按照美国媒体的报道,斯金纳被炒鱿鱼,和她鼓吹中美间“文明冲突”无关。

倒是和她手下的“文明冲突”有关,以至于大家再也无法忍受,揭竿而起,将她赶出了国务院。

但作为背景材料,不少媒体还是都提到了她的中美“文明冲突”,认为她这种言论太不明智。

确实太无知太荒唐!

即便斯金纳想强调文化差异,那她也不应该用人种来区别。现在,不仅中国人很生气,日本、印度和韩国等亚洲国家都感到被冒犯。

中国人在提倡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国却有人在鼓吹“文明冲突”,高下立现吧!

今天周末,也不想长篇累牍。最后,三点粗浅看法吧:

1,发表这种种族言论,十之八九有性格缺陷,果然,最终她搞得天怒人怨,自己也被炒鱿鱼了。

2,倒是美国一些人,还对她颇多同情,赞美她学识渊博。这种人还学识渊博?也说明在这个国家,类似种族主义观点的人,也真不是一个两个。

3,还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难道不是吗?

这个人,就是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基伦·斯金纳。

(一)

一觉醒来,看到有朋友提醒:那个最仇视中国的女人,刚刚被炒鱿鱼了!

真的吗?

看了一下美国媒体的新闻,还真是的,据说就在8月1日。有媒体标题直接就用了“Fired”(炒鱿鱼了)这个词,行文间感觉也是大快人心。

这个人,就是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基伦·斯金纳。

她最出名的一则言论,就是今年4月在美国一个论坛上宣称:美国正在做准备,与中国进行一场“文明与种族的较量”。而且,美苏“冷战”在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家庭内部的斗争”,中国“是我们第一次面临一个非白人/非高加索人种的强大竞争对手。”

这种公开鼓吹中美“文明冲突”,一出炉,整个世界都震惊了。

这大妈到底是路数啊?

感觉和我们完全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时代。

要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人,她可是美国国务院首席政策规划师,帮美国制定外交政策的,居然公开抛出这种明显种族主义的言论。

另外,美苏的“冷战”,居然是“家庭内部斗争”,美国人的历史知识都不够用了。

更让人意外的是,斯金纳还是黑人,应该算是国务院职位最高的黑人女性,按道理对种族歧视肯定有更深刻了解,但现在,居然公开鼓吹“种族优越”。

反正,世界舆论一致抨击。记得当时彭博社一篇评论的标题就是:“文明冲突论”在美国外交政策中没有容身之地。

各种抨击下,斯金纳沉默了许多。

直到8月1日,她正式被特朗普政府扫地出门。

按照媒体透露的消息:她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她管理水平太恶劣。

媒体披露了这样一个细节:斯金纳很多时候管理水平太低下,她会在公众场合失控咆哮,还发表恐同言论,她对不服从的下属进行报复,还诬告他们存在问题……

按照媒体的说法,斯金纳手下总共20多人,在过去一年,有三分之一忍受不了走了;最近五名手下也威胁:如果斯金纳还不走,那他们就集体离职。

搞得天怒人怨!哪怕蓬佩奥再欣赏,也不能庇护了。

最终,斯金纳被炒了鱿鱼。

(二)

按照美国媒体的报道,斯金纳被炒鱿鱼,和她鼓吹中美间“文明冲突”无关。

倒是和她手下的“文明冲突”有关,以至于大家再也无法忍受,揭竿而起,将她赶出了国务院。

但作为背景材料,不少媒体还是都提到了她的中美“文明冲突”,认为她这种言论太不明智。

确实太无知太荒唐!

即便斯金纳想强调文化差异,那她也不应该用人种来区别。现在,不仅中国人很生气,日本、印度和韩国等亚洲国家都感到被冒犯。

中国人在提倡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国却有人在鼓吹“文明冲突”,高下立现吧!

今天周末,也不想长篇累牍。最后,三点粗浅看法吧:

1,发表这种种族言论,十之八九有性格缺陷,果然,最终她搞得天怒人怨,自己也被炒鱿鱼了。

2,倒是美国一些人,还对她颇多同情,赞美她学识渊博。这种人还学识渊博?也说明在这个国家,类似种族主义观点的人,也真不是一个两个。

3,还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难道不是吗?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最近语出惊人,臆言美中之间的冲突是“一场与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识形态的斗争”。此言一出,美国国内和国际舆论场一片哗然。许多有识之士认为,斯金纳耸人听闻之语是哗众取宠,玷污了“文明”,不仅让美国政界和学界下不来台,也让美国国务院在国际上贻笑大方。

(基伦·斯金纳。图自网络)

斯金纳声称,美国和中国的这种竞争代表着一种巨大的“文明的冲突”。敢发出这样的言论,只能说是无知者无畏了。斯金纳的依据是哈佛大学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理论。冷战结束后,亨廷顿1993年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题为《文明的冲突?》的文章,首次提出了轰动世界的“文明冲突”理论,1996年出版了专著《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标志着这套理论体系的形成。

亨廷顿的理论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它有宣扬“文化霸权”的意味,在国际学术界遭到不少批评。即便如此,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也不是在鼓励文明间的冲突,他试图解释文明间的冲突这一事实,告诫西方不要试图用西方文明去改造非西方文明。他赞同的是文明间的对话、理解与合作,是建立在多元文明之上而不是单一文明之上的世界秩序。而斯金纳居心叵测的断章取义,如果不是出于无知,就是无耻的偏见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学术之外,斯金纳对美国政治和中美关系则是更加无知。她说,中美之间文明和意识形态的斗争“是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果真如此吗?“9·11”之后,美国在中东发动两场战争,并出台对穆斯林的歧视政策,但也从来没提过“文明的冲突”,因为亨廷顿的理论对宣扬普世价值的美国来说是政治不正确。美国政府很清楚,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否则它就无法继续扮演“照亮世界文明的灯塔”。

让美国精英派更加骇然的是,斯金纳还指出,“这是我们第一次有了一个非白种人的大国竞争对手”,以此作为美中与冷战时期美苏对抗的另一个区别。说白了,她的意思是,美苏之间是白人之间的对抗,美中之间则是白人与非白人之间的斗争。种族歧视是美国政治的雷区,这番言论更是让政治精英们惊慌失措,美国政界学界人士纷纷第一时间站出来划清界限,对这种“相当可怕的、基于种族主义的分析”表达不齿。

种族歧视言论在美国被人讳莫如深,斯金纳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可以说丢光了文明人的体面。这哪里是“文明的冲突”,更像是“野蛮”对“文明”的突袭!更令人遗憾的是,如此狂言居然出自一位据说有学识的美国女性之口!斯金纳女士的粗鲁无知,让人们对善良美好的女性形象大打了折扣。

其实,斯金纳说出来的是一部分美国人难以启齿的真实想法,那就是“冷战思维”和“文化霸权”的老调重弹,披上“文明”的外衣,让“文明”背锅。“不同意识形态的斗争”,这是赤裸裸的冷战思维,这些人想用意识形态来划分阵营,让一个无形的“铁幕”再次笼罩世界。美国一直以西方文明正统自居,但在文明领域却推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历史的脚步都走到了21世纪,斯金纳之流的思维还停留在40年前,这种落后思想与时代发展的严重脱节阻挡不了前进者的步伐,只会导致他们自身的极度撕裂。据称,美国国务院正基于“与一个完全不同的文明作战”的理念制定对华战略,这种大开历史倒车的行为只能让这些逆潮流而动者被无情碾压。

文明是没有唯一和普世的,一个文明百花齐放的世界才是美好的世界。任何有生命力的文明都是历史的积淀、人类的瑰宝。2000多年前,世界上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启迪人类思想的智者。在中国,先后出现了老子、孔子、孟子等思想圣人,几乎同时期,在希腊半岛也出现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西方哲学奠基者。数千年来,东西方文明和其他人类优秀文明,都怀着对对方的尊重、仰慕和包容,在互学互鉴中一直没有中断过。

文明本无冲突,想以文明的名义制造冲突,必将被崇尚文明、热爱和平的人们所唾弃。

(国际锐评评论员)

美国想跟中国打“文明的冲突”?

作者: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911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期编译:陈映潼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本期校对:饶丹扬 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文章信息
  原标题:State Department Preparing for Clash of Civilizations with China
  来源:Washington Examiner
  作者信息
  乔尔·格尔克(Joel Gehrke),华盛顿观察家报的国际时事记者。

编译摘选

  内容摘要: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团队正在为中国制定一项基于“与一个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战”这个理念的战略。而这是一场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的,面对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的战争。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的团队正在为中国制定一项首次出现在美国历史中、基于“与一个真正不同的文明作战”这一理念的战略。
  用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基伦斯金纳(Kiron Skinner)周一在华盛顿特区一个安全论坛上的话来说,“这是一场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的,面对一种完全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的战争。”
  斯金纳正在领先发展一个关于中美关系的新概念。她将这个概念称为《X文章》(Letter X)。这篇发表于1947年,未著名并被称作《X文章》的文章的作者——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评估了“苏联行为的根源“并且概述了在冷战中持续引导了美国策略家的遏制战略。基于马克思对西方政治理论的熟悉程度,斯金纳说到:“与苏联的那种竞争,在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家族的内部斗争。而这是我们第一次面对一个强大的非白人竞争对手。”
  斯金纳认为,美国意识到需要基于即将卷土重来的大国竞争制定围绕中国与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战略,主要归功于从2017年3月到2018年3月担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退役陆军上将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 。但她表示,这两个竞争对手并不相同。她认为俄罗斯只是一个“全球幸存者”,与中国相比相形见绌。
  斯金纳曾对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首席执行官安妮·玛丽·斯洛特 (Anne Marie Slaughter) 表示:“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更为根本的长期威胁。中国是我们的一个经济竞争对手,一个意识形态上的竞争对手,以及一个真正寻求全球影响力的竞争对手。而这是我们大多数人几十年前都没有预料到的。”
  曾在2009年至2011年间担任国务院政策规划负责人的斯洛特表示斯金纳其实是在将中美关系描绘成一场文明的冲突。而另一篇关于苏联解体后地缘政治将如何变化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文章也早就提及了这个概念。斯金纳表示了认同。
  “有一些原则是相符的,但也有一些细微的区别。”斯金纳回答到。她认为“我们必须放下有色眼镜,认清威胁的实质。而同时我们还必须尊重中国人所希望达成的成就。”
  为了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并且重新平衡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关系,特朗普将对华贸易战列为了政府的主要任务之一。而美国官员将亚太地区重新命名为印度-太平洋地区的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承认中国在非洲的崛起以及印度作为制衡共产主义力量的潜力。
  但蓬佩奥(Pompeo)依然对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尤其是针对欧洲和北极圈的安全威胁以及对西半球的掠夺性贷款作出了提醒和警告。
  斯金纳表示:“与中国的贸易不是唯一的问题,从长远来看,或许甚至不是最大的问题。但我们现在正在更深入、更广泛地观察中国。而且,我认为美国在这个更广泛的探索中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在尝试为中国制定一个《X文章》,就像凯南所写的那种。你不能在缺少主题的情况下推行一个政策。”
  蓬佩奥的团队曾多次在人权领域指责中国,但斯金纳认为这个论点对中国可能不会像当时对苏联一样有用。 根据美国国务院提供的信息,1975年签署的一个关于允许苏联中拥有不同政见的人间接与西方势力合作从而推广宗教自由以及移民权利的协议成功的削弱了苏联的势力。
  用斯金纳的话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西方概念。它打开了一扇门,在人权原则上真正削弱了苏联这个极权主义国家。”“但这在中国情况不一样。”

中美贸易战:中美较量背后真的是文明冲突吗?

王凡BBC中文记者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5月15日在北京面对数十个国家代表这样说道。

中国正在举办亚洲文明对话大会。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在大会上发表的这番言辞,是针对由贸易战开始急剧恶化的中美关系,尤其是最近引起诸多讨论的“文明冲突论”。

“他指的应该是美国,这个毫无疑问,”当时坐在观众席的马来西亚前首相政治秘书胡逸山向BBC中文表示。

就在上个月末,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Kiron Skinner)公开表示,美中之间的问题,是美国“与一个十分不同的文明的较量”,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有了“非白人的大国竞争对手”。

贸易战尚未结束 中美科技争霸战已开始

中美贸易战:几个你可能没有想过的问题

中美贸易战背后的高科技较量

而习近平在发言时指出,“各种文明本没有冲突,只是要有欣赏所有文明之美的眼睛”。最近两天,中国宣传部门也对“文明冲突论”攻击不断。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5月14日发表评论,“请斯金纳女士别玷污了文明”;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微信公号也在习近平讲话后发表文章,用与会希腊总统的发言指出,“所谓‘文明冲突论’是十分错误的。”

许多中美关系观察者担心,如果中美关系的定位滑向“文明冲突”,两国关系或将不可避免地迎来沉重的后果。

无内容

斯金纳说了什么?

美国时间4月29日,斯金纳在智库“新美国”主办的“未来安全论坛”上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国务院“把中国更多视作是长期的根本性威胁”。

她指出,这种对立关系有历史上、意识形态上、文化上与战略上的因素,很多美国人对此并不理解,即便在外交政策界也是如此。“用我们理解世界的方式去看待他们认识世界的方式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她说。“我们(国务院)正在制定一项全面的中国政策。”

斯金纳同时强调,特朗普政府与之前的美国政府“非常不一样”。她指出,本届政府成立最初,政府内部对中国是长期威胁没有达成共识,白宫内的经济部门比国务院更快掌握了中国话题的主动权,因此贸易问题最先被提出。但国务院认为,贸易既非唯一的问题也不是长期来看最大的问题,贸易是美中间问题的一个表现,但两国关系的问题“更深层、更有历史性、更具战略性”。

她表示,为“特朗普主义”(Trump Doctrine)及“蓬佩奥推论”(Pempeo Corroalary)提供知识架构是她工作的一部分。而她认为,每一项政策背后必须要有论据支撑,美国在本世纪还没有提出一个两国关系间的论据,这也是国务院目前的工作内容之一。

她表示,与中国的较量是“与一个十分不同的文明和不同意识形态间的较量,这是美国此前从未有过的”,也是美国第一次有了“非白人的大国竞争对手”。

“我们需要把握这个威胁的本质,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要尊重中国人想要达到的目标,”她说。

如何解读“文明冲突论”?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斯金纳的发言语惊四座,引起两国分析人士激烈讨论。一些人抨击她强调中国“非白人”的言论有种族主义嫌疑,更有人担忧,她的观点如果被更多人接受,将有严重后果。

政治学者、香港博源基金会学术委员丁学良认为,斯金纳并非强调中美是两种不同文明,“这是客观事实,不用她提醒我们”。他认为,她的言论代表了包括特朗普政府在内的美国官方在中美关系上的一个重要迹象。

“总的方向是全面的、历史性的、原则性地看待美中之间的摩擦,”他告诉BBC中文。“如果这种定位被更多官方(人士)接受,便意味着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交手会越来越是全方位的”,“在所有领域里,美国都会一步步按照这样一种定位看待中华人民共和国”。

而在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看来,这种言论反映出了中美两国在一些方面的“重大文化差别”,“而且文化差别也不是单纯的文化,是有政治、意识形态、甚至利益来加固的,”他向BBC中文表示。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他认为,所谓“文明冲突论”并不是中美较量产生的原因,而是中美争斗激烈结果的一种反映,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政治、战略、贸易和意识形态的越来越加剧的紧张和对立”。

为什么会有“文明冲突论”?

美国中国问题专家、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裴敏欣日前撰文指出,斯金纳的说法“既非原创也不准确”。他表示,萨缪尔·亨廷顿早在20多年前便已提出“文明的冲突”这一概念,而现在的中共体制已在“意识形态上破产”。

据丁学良观察,这种认识的形成来自于美国近几年来日趋达成的一种共识,即中国不会完全融入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体系,且想要对此发起挑战。

这可能来自长期积累。在邓小平时代“韬光养晦”的外交方针之下,中美关系的定位更多是“伙伴关系”,美国尚未有足够理由对中国形成警惕。90年代后期,中国政府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作出诸多承诺,让美国人一度乐观认为,美国为主的国际秩序是“被中国拥抱的”,“不会被破坏”,丁学良说。

例如,在WTO谈判中,国家与政府在经济发展中的角色被显著削弱,但之后中国国企、政府在经济中的地位有所回升。2016年12月11日,美国还曾对中国国家主导的经济中存在的严重不平衡表示担忧,且认为中国未按市场原则进行足够改革,对中国获得市场经济地位提出反对。

“美国人认为中国所有当年的表态、姿态、承诺、许诺,都是为了利用这个体系,而不是为了整合进这个体系”,丁学良解释称,“他们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体制在根本上无法与美国为首的国际体系成为一体。”

时殷弘认为,一直以来中国舆论界隐约也有这种论调。“中国人自己写了很多文章,虽然没有用文明这个词,但是说中国人几千年一直很和谐,王道,和平,不欺负人,说西方都是要争斗、争利、不讲道、不讲德,中国这些舆论背后有没有文明冲突的味道?客观来说,争斗的双方以及双方各自内部,都有人认为,文明的冲突(是一个原因),”他表示。

中美关系走向如何?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丁学良认为,斯金纳试图定位的美中关系“不是给一两项政策定位,甚至不仅局限于给一两届政府定位,而是要定一个长期的位”,“定到美中之间的这种冲突以及甚至可能发生的更严重冲突和敌对被解决为止。”

他补充道,如果这种论调被广泛接受,后果将“非常沉重”。“这会导致美国官方甚至民间把跟中国之间的摩擦或者许多小事都看作原则性问题,上纲上线。”

与此同时,对中国态度温和的美国分析人士急剧减少也是不容忽视的一个趋势。中国“至少这几年来,越来越觉得自己有条件、有资源建立新的体系,”丁学良表示。“而这些人也拿不出新的证据继续为中国辩护。”

美国人认为,自己的担忧并非没有依据。近年来,中国高调发起“一带一路”、“亚投行”等项国际间合作倡议,不断在国际舞台宣传自身影响力,“这些证据虽然不是百分之百,但在向这个方向演变,”丁学良说。“中国能接受在局部的领域里,或者有限的时间里来和美国霸主的体系打打交道,甚至是有合作关系,但是根本上不可能被他整合进去。”

时殷弘认为,中美两国最终不会走向“文明冲突”的论调。“双方心里都有数,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说。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