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留学生配女性学伴,这是中国高等教育异化的一个侧影

风清扬斈 1个月前 (07-12) 网络资料 860 0

 博主语:中国的留学生制度,本来是扩大中国的影响力,强化中国和世界的交流和合作,特别是加强文化交流教育交流,更直白点来说是搞利益互换,换取某些中国需要的显性或隐性的资源或利益。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们的留学生制度越来越变味了,变成了献媚留学生,给留学生超国民待遇,相当于变相搞不平等。普通民众越来越发现,外国人,无论白人黑人黄种人,无论是美洲人欧洲人还是亚洲人,只要是外国人、外籍人、甚至是韩国朝鲜香港人,来中国大陆都高人一等,享受各种优惠,比如学费减免、住宿特殊化、办事高速化、课题特批、课程可修可不修、答辩做做样子,留学生成了清政府时期的不平等条约中的受益者。反观很多留学生和外国人,来中国不遵守中国法律,不尊重中国习俗,甚至外国人约炮,传播艾滋病性病,破坏大学生价值观,引起民族仇视,激化宗教问题,等等影响恶劣,问题之多,甚至某些事件让普通民众怨声载道,恶劣到令人发指。这是值得我们政府、教育部、高校深刻反思的问题,大家可能不要求搞特殊化,只希望平等而已,如果这点做不到,中国何来民主和现代化。

下来看看几篇文章,代表了一些人的看法。


为留学生配女性学伴 这是给新时代的中国抹黑

郑庆军 

最近有两则外籍留学生,在中国享受超国民待遇的问题,引发了中国社会的广泛讨论。

一则是山东大学发公文推学伴制度——1个留学生配3个学伴,学伴以女生为主,再次引发关于留学生特权的争论。很多人质问,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可有这样的待遇?为什么外国留学生在中国就可以享有“超国民”待遇?!

另一则,发生在福州,一名外籍留学生骑电动车载人违法交通规则,不仅不接受处罚还恶意推搡交警,暴力抗法,涉嫌妨碍司法、袭警,但最后得到的却是“法外施恩”,仅仅批评教育了事,甚至都没有拘留,成为反面的司法案例。

相比而言,如果实施上述行为的不是外籍留学生,等待他的至少是5天行政拘留。

对此,就连一向政治正确的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公号“侠客岛”都看不过眼了,发出了“因为是外国留学生,妨碍公务就可以‘批评教育’了事?”的质问。

其实,这种外国人在中国享受超国民待遇的现象,早已不是新闻,笔者一年前的一篇文章——从超国民待遇现象看中国的崛起和现代化——就曾对此有过讨论。

现在看来,当时笔者的论断:

——一个国家和文明的吸引力,显然不应该通过给予一些人超国民待遇而获得的;一个国家和文明的影响力,也不可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得到巩固和提升。

——一个国家的崛起和现代化,任何超国民待遇现象的存在,都将与之格格不入。

——什么时候,中国社会不再有这样的新闻发生,那么,中国可能才真正意义上实现崛起和进入现代化。

依然值得思考。上述现象,不仅与中国崛起和现代化格格不入,更是在为新时代的中国抹黑。中国走向现代化,不仅仅是物质层面,更体现在意识形态层面。

 

以下为笔者1年前的文章,摘发如下,供诸君一哂。

————————————————————————————————————————————————————————————

从超国民待遇现象看中国的崛起和现代化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最近,一中国公民通过支付平台误转账给陌生人9万元,公安机关、法院不予立案,平台方面则强调协商联系退回,遭各方推诿之下,损失钱款暂时无法追讨。

但更早的一则新闻则显示,一名外国人同样通过支付平台误转账给他人,通过警方介入,很短时间内追回的钱款。

同样的遭遇,不同的待遇,不同的结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样的示例举不胜举,此前有很多外国人在中国丢失自行车,丢失钱包被迅速找到和追回的案例。

中国司法体制在处理涉外案件,依据中国外交原则——“外事无小事”,涉外案件无小案。因此日常生活中,外籍人士获得警方优待的新闻屡见不鲜,由此产生“外国人代报案”的都市传说,宣称“老外报案能够百分百破案”。

另外,出于维护国家统一的需要,港澳台人士亦属于享受超国民待遇。

这让很多人开始诟病,已经进入新时代了,中国给予“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何时休?

超国民待遇,指一国政府给予外籍人士或特定人士、以及外资机构超过国民待遇的特权,常被认为是对本国公民的一种逆向歧视。

除了这些突发情形外,还有很多制度上的待遇差别。

以北京为例:

首先是买房。外地人需要在北京缴纳五年社保,或有五年个税完税证明,才能取得一个购房资格。并且如果中间有一个月的间断,五年必须从头起算。但对外国人来说,要求只在北京工作满一年。

第二,工作。在北京工作,月薪超过3500元就得纳税(目前正在商讨提高到5000),而外国人,这个数字则需要再增加1300元,达到4800元才需要纳税。

如果要创业,外国人则可以不断享受减税、免税再减税。按照政策,经营期十年以上的外资企业第一年和第二年不用缴企业所得税,接下来的三年按照一半税率缴企业所得税。如果是进出口和高新技术企业,五年后,还可以继续减税。

第三,孩子上学。如果是外国人且拿到中国绿卡,正式名称为《外国人永久居留证》,就可以享受跟本地居民子女一样的上学待遇。外国人拿到了《外国人永久居留证》和《外侨居留证》,孩子能在北京参加高考。

不过需要加个时间而已只要他的外国护照是四年以上,并且最近四年,有两年是住在国外的,有了这个记录,即能在北京高考,而且考试内容及其简单,限制条件极低。

因此有很多有条件的中国家庭选择让子女移民,获得上述条件后再在北京参加高考,这样就很容易以外籍学生身份考上清华北大等国内一流大学。

中国社会甚至有一句顺口溜: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便是形容的这种极不公平的社会待遇差异。

近期,还有一则类似的新闻,江苏省教育厅日前发布《留学江苏行动计划》,外国留学生来江苏学习每年可获5-9万元政府资助。

计划的目标是,到2020年,江苏要成为外籍人士来华学习的主要目标省份,每年各类外国留学生达到5万人。国内网友不解:这让国内贫困生怎么想?

 

虽然这些资助的名义是奖学金。但问题来了,中国国内的学生有多少人能够获得类似这样政府资助,资助的金额又是多少呢?中国政府对国内贫困生的资助,还是助学贷款而不是资助,甚至很多贫困生无法获得助学贷款。要知道,贷款是需要还的,而资助是不需要还的。

 

还有一则新闻是——人民日报还当做正面例子宣传的,学生点歌要空调,校长回应马上给装。结果,空调进来了,却是给留学生换新的。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笔者不排斥予以外国留学生一定的照顾,但这应该是在中国学生获得平等对待的前提下。据笔者了解,中国很多学校给予国内学生的奖学金,并没有如此高的额度和如此之高的比例。

“每年九万的奖学金,他们三万生活、三万学习、三万泡妞,泡中国妞!”网络上流传着这样的段子,虽然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也不能无视出现这样现象的可能和机会。不能让中国陷入“钱多,人傻,速来”的境地,更不能被人当做冤大头。

一个国家和文明的吸引力,显然不应该通过给予一些人超国民待遇而获得的;一个国家和文明的影响力,也不可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得到巩固和提升。

一个国家的崛起和现代化,任何超国民待遇现象的存在,都将与之格格不入。什么时候,中国社会不再有这样的新闻发生,那么,中国可能才真正意义上实现崛起和进入现代化。

 

近日,中国山东大学出现一个外国留学生配三个异性学伴项目引发争议,对此,该学校进行了回应。

北京时间7月12日,据山东大学官方微博发文回应称,关于举办中外学生“学伴”项目,在实施过程中,由于审核把关不严,在相关报名表格中出现“结交外国异性友人”不当选项等问题,引发不良影响,对此深表歉意。

回应指出,学校实施中外学生“学伴”项目,意在通过促进中外学生学业进步及文化交流,该项目是对自愿报名的中外学生进行选拔,要求参与项目的学生严格遵守相关规定。还称参与学生以小组制方式开展学习交流活动,不存在1名男留学生对应3名女生学伴的情况。项目开展以来,受到中外学生欢迎。

最后还表示,学校将对“学伴”项目进行全面评估,认真总结反思,不断改进工作。

在7月6日,中国社交平台微博上有网友发文称山东大学一个留学生配三个女学伴,从2017年的一对一配对,改革为2018年的每个留学生配三个健康学伴,形成三人学伴小组。

此消息一经曝光后,引起网友质疑,有网友表示,“把不谙世事的女生介绍给外国男性留学生当学伴,意欲何为?”

据悉,2016年10月山东大学国际事务部就曾发表《山东大学“学伴项目”管理暂行规定》(简称《规定》),《规定》中表明,“学伴项目”是为增加中国学生与留学生的理解与交流,促进山东大学学生国际化的一项活动。

《规定》中表明,如与学伴外出活动,须报相关负责人同意。超过一天的外出活动,须书面提出申请,获得批准后方可实施。

另据陆媒澎湃新闻7月12日消息,在山东大学交换留学生“学伴”报名表上,报名参加的学生除填写姓名、性别、民族等基本信息之外,还需填写饮食禁忌、兴趣爱好及特长,学伴的学生可以自由填写“希望学伴的性别”。

另外,据陆媒观察者网7月12日的微博消息,山东大学2018年的一份通知显示,一名留学生因车祸住院,学校为其招募了25名志愿者陪护。

据了解,为尽快提升来华留学生数量,中国教育部采取了多种有力措施,如高额奖学金、强化对留学生数量的考核、灵活的录取标准等,从而实现教育国际化飞速跃进。

但这也引起巨大争议,很多舆论表示在华的留学生待遇比中国本土学生明显要优越很多。

因此,有评论指出,留学生配学伴引发的争论,早已超出问题本身,而升级为对留学生特权的质疑。在各种不满情绪堆积的背景下,群众对学伴问题言辞激烈,是一种很自然的情绪宣泄,它反映了群众对留学生政策的不理解与强烈质疑。

此外,在7月9日,中国福建农林大学2018级埃及籍留学生YOUNES因在市区骑电动车载人与当地警方发生推搡冲突。福建农林大学最新回应表示,给予该名留学生留校察看处分。

7月11日,有网友在微博爆料称,中国山东财经大学为留学生腾宿舍。该校7月12日回应称,深刻反思,已停止宿舍搬迁。


六神磊磊 | 山大宝器

六神磊磊读金庸

文/六神磊磊

谈谈关于山大“学伴”事件的看法。

山大,这所咪氏蒙和王氏五四两大魔头的共同母校,因为给留学生配“学伴”一事,最近趴上了热点榜,连续几天没下来。

我不知道上述那两位校友会不会护校。万一他们也信“母校自己可以骂但绝不允许别人骂”,那我势必会被左右夹攻,左挡天山童姥右拼任我行老魔,寒热相交,这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

大学是国家重器,但山大最近关于留学生“学伴”的一连串操作,不大像重器,有点宝器。我家现在重庆,“宝器”是这里的方言。

最初看到“学伴”这事,还有申请表里把“结交外国异性友人”也列进去,我第一反应是这不会是学校层面干的,校方不会这么孟浪,可能是学生会或者其它团体干的事。年轻人可能为了迎合校方政策,急于刷存在感,一不小心玩脱。

但后来的声明表明,这还真是学校层面的事儿。这就让人有点惊讶。

首先,“学伴”有没有必要搞?我感觉就没有这个必要。我是土鳖没有留过学,见闻有限,确实还没听说世界上哪所一流大学要给留学生大规模配“学伴”的,还一比三地配置。

至于字里行间往“异性”“一见钟情心相许”上引导,这里不论,后文再说。

留学生可能会在语言上、文化上遇到一点障碍,这没错。但既然你来读书求学,又是成年人,读的又还是大学,这些困难应该自己解决。

大学以自学为主。大学应该默认自己的学生是足够优秀的,能解决语言、文化问题,不用以行政手段、或是准行政手段大张旗鼓搞什么学伴,这没错吧。

我只懂金庸。杨过从桃花岛留学重阳宫,还有推荐人郭靖天大的面子,丘处机也没有给杨过一比三配学伴。否则江湖上一定会议论,重阳宫里其它弟子一定会生气。这是人之常情,你得允许人家生气。

如果留学生自己想要“学伴”,那可以,得自己去积极社交,管他或她找了多少学伴都没问题,校方不该上杆子去“帮扶”“结对子”。我家乡有句俗话叫多管闲事多吃屁,话糙理不糙,这就验证了吧。

再说关于性的联想。“学伴”事情闹出,引发了很多遐想,山大被说成了“非诚勿扰”或者“探探”软件。

有的朋友很痛恨这种联想,觉得网民yy太过。有的朋友就用了鲁迅的那句话:“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我非常理解这话的出发点。但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必须讲清楚:这事上,到底是谁先想到白臂膊、全裸体的?是网民、围观者,还是山大自己?

明明是“学伴”申请表,却把“结识外国异性友人”也放进选项去。这是山大自己从短袖子想到白臂膊对不对。

还有山大各方的种种公开材料,比如研究生会这个推广国际交流的文案,“男帅女美别犹豫”,“一见钟情心相许”,“国际交流开眼界”,末了还怕不够刺激,还弄了一个花痴卡通形象。这是山大自己从白臂膊想到全裸体对不对?

从字里行间,大概人人都能读出这些文案撰作者背后的小心思。大家都是成年人,有没有发骚谁还看不出来吗?

所以,这个节奏真不是网民带的,实在是山大各方自己带的,是自己浮浪在先,率先搞这种恶趣味的暗指和猥琐的影射。那网民当然不干了,和尚摸得我摸不得?你怎么能要求网民有比大学还高尚的情操和道德洁癖呢?

这是我说的学校宝器之二了。

但最让我觉得校方宝器的,还遭到批评之后的第一份校方声明。

这个回应,往小了说,考验学校的处事技巧和情商,往大了说,考验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群体的自省能力、思想境界和水平。

很遗憾,山大说:“现在拿出来炒作是别有用心”、“不排除是有组织和有预谋的炒作,背后有操纵的可能”,字里行间,一派陈词滥调和斗争思维,贡高我慢,辣眼非常。

这纸声明一出,仿佛听见了人们一声叹息,相信很多对大学有所期待的人都会感到失望。

我们想象中,大学是顶级知识分子组成的团体,是智慧荟萃之地,是顶尖头脑云集之地,是人类思想的引领者,是价值观的引领者,要为往圣继绝学,要做文明的瞭望之塔。

但从这一纸让人哭笑不得的声明,我们看到了什么呢?看到了两个字“贫乏”——思想工具之贫乏,理论武器之贫乏,文字本领之贫乏,共情能力之贫乏。

现下反而要我们这些庸人帮助一所名牌大学成长,要我们这些庸人教堂堂一所名牌大学写声明通稿,这不是好笑吗?你指望它引领价值,瞭望文明?

围观和吃瓜的人群里,有民族主义的噪声。这种声音让人厌恶,我很理解。

但想说一句,人人都可以抱怨一些公众颟顸糙蠢,大学不行。你大学干什么的?不就是启迪人的吗?

你灯塔不亮了,人们就穿行于迷雾,这不是一种因果吗?

最后闲叙一句,山大首次回应之前,我特别担心他家会引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还好没用。

被济南大学用了……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