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的复仇:韩国政坛大戏

风清扬斈 3个月前 (06-19) 网络资料 96 0

作者:卢克文

壹  张紫妍

张紫妍出生于1982年12月。

在她16岁的时候,父母因车祸去世,从此和姐姐相依为命。

失去家庭保护的女生独自步入社会时,很容易沦为被狩猎的对象,从朝鲜大学休学后,她选择的又是灯红酒绿、龙蛇混杂的韩国娱乐圈。

她出道较晚,23岁才拍了第一部乐天公司(注意这家公司名)的乐高饼干广告片,反响还不错,随后能拍拍MV,演点勉强算重要的配角,最有名的角色也只是《花样男子》里负责欺凌女主角的三恶女之一的sunny。

这样的三流演员,随后的人生轨迹,该当是28岁后发现自己永远连二线演员都混不进去时,在某次酒会或者EMBA培训班上套到一位圈外富商(这种培训班套富商的机率最高),或者找一个有远大前程的中产阶级,抹掉过去娱乐圈或黑或灰的回忆,安安分分相夫教子。

张紫妍没有机会走到这一步,她签下的公司名叫The Contents,老板叫金承勋。

金承勋是一个恶棍。

她签了一份十分苛刻的合同,违约金高达10亿韩元(约600万人民币),很多年后,韩国新闻节目《Newsroom》报导说,张紫妍生前曾透露:

|因为不愿意一天接待十几位男客户,被金承勋关在公司殴打了几小时

在张紫妍之前,签过The Contents这家公司的,有两名女艺人自杀过,一位是李恩珠,一位是郑多彬(崔真实也签过The Contents,她的自杀也被怀疑跟The Contents也有一定关系)。

李恩珠2005年自杀,时年25岁。郑多彬2007年自杀,时年27岁。

张紫妍签下合同时,并不知道自己走向了地狱。

她很快就体会到,那些据说是“抑郁症”而自杀的前辈们都经历了什么(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抑郁)。

为了方便“客户”,金承勋直接将公司改造成酒店,一楼是酒吧,三楼是VIP套房,张紫妍和公司其他女艺人,在三楼的VIP套房里,被安排向无数男客人陪酒陪睡。

在这里,2008年8月她被逼跳上酒桌跳舞,被某报社的赵熙千一把拽下来当众猥亵(此为张紫妍同事尹智吾所述细节,后赵熙千因其妻是检察官而躲过调查),还被安排同时陪睡乐天集团董事长86岁的辛格浩和其子56岁的辛东彬,并被父子二人用酒瓶性虐待(禽兽),最多时她曾经被迫同时与4位男客陪睡,为了更好的服务客人,还被要求吃下各种不同的兴奋剂与毒品,以满足客人的特殊癖好。如果不从,就有可能被金承勋殴打。

据十年后韩国KBS电视台以及MBC的《PD手册》等其他韩国媒体的报道,除了上面一段提到的名字,参予张紫妍陪睡的其他重要男客有:《朝鲜日报》社长弟弟方勇勋、《朝鲜体育报》副社长、KOLON会长、《中央日报》弘报本部长、PD郑世浩、酒企真露会长朴文德、韩国某报社方正五(及此报社社长二儿子)、某国会议员、法务部高官权宰镇(至少有参予陪酒)、KBS及MBC的部分导演等,另外,三星集团女婿任佑宰(其前妻是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女李富真,任佑宰最早是李富真的保镖),在张紫妍去世前一年有过35次通话记录,两人关系也不清不楚。

据后面警方统计,这些男性一共向张紫妍支付了60万人民币的支票。

据张紫妍生前向朋友哭诉说,她平均每天要陪4次客人,活得还不如一个妓女。

因为长期陪客,为防止张紫妍意外怀孕,也为了方便客人不用戴套,在临死前几天,她还被公司安排去做了结扎手术(我相信这是一个女性不想活下去的重要理由之一)。

张紫妍的人生终于崩溃。

在2009年3月7日中午,她还被方正五拉去陪酒,下午16时30分,不堪一次次受辱的张紫妍在京畿道盆唐家中上吊自杀身亡。

张紫妍在临死前写下了一份遗书,记录下了她陪睡过的30多名韩国重要政经界人士的名字。

但这份遗书很快被“证明”是伪造,金承勋被控“性招待”证据不足,只因施暴罪名罚款700万韩元,其他所有参予此事的韩国政经人士,没有一个人承担任何责任。

韩国这个国家经济结构非常特殊,是一个被财阀统治的国家(我在《朴正熙:改变韩国国运的人》里讲过朴正熙扶植各个财团成长的往事,造成了韩国今天财团的尾大不掉),三星、乐天、SK、 CJ、现代、LG在内的前十大财阀占据了韩国75%的GDP,前文提到的乐天集团父子、三星女婿等,就是韩国顶尖的一线人物,韩国的部分政坛、警察、媒体、法院等都是财阀的附庸,都靠着财阀发财,平凡的三线小演员张紫妍的死,跟过去李恩珠、郑多彬的死一样,在2009年被曝光过后,很快被抹平消失。

在财阀的眼里,这些小女星不过是陪酒时的玩物,死再多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后面李美淑的证据更像是为了替金承勋找理由减罪,本文不采纳)

张紫妍在遗书里说,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然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恶人们各自安好,张紫妍的冤魂只能在京畿道的上空漂荡,无人安抚。

一直到历史,等来了文在寅。

贰  卢武铉

张紫妍并不是第一个面对韩国财阀碾压的人。

前总统卢武铉经历的一切,比她要早得多。

我在《韩国总统为何都不能善终》这篇旧文里,曾将韩国总统历史分成三个阶段,李承晚到卢泰愚是一个阶段,金泳三与金大中是第二个阶段,卢武铉到文在寅是第三个阶段(我已经写了两篇关于韩国的长文,这里只讨论第三个阶段的政治大戏),在第三个阶段里,总统与财阀的斗争,是贯穿这段历史的主线。

卢武铉第一个登场。

卢武铉1946年出生于庆尚南道的贫农家庭,祖籍中国浙江金华东阳卢宅,据说按族谱算,是卢植的后人(族谱简直是中国人的野史,爱怎么写就怎么写,我家也有一本破破烂烂的族谱,上面也写着我是卢植的后人,不过打死我也不信的,我一直认为是祖宗们在吹牛)。

卢武铉家里有多穷呢?他在初中时就去勤工俭学(童工),才有机会读到高中,1963年他靠奖学生的身份考入釜山商业高等学校,白天上学,晚上又兼职打工,饥一顿饱一顿,连像样的衣服都没两件,勉勉强强读完了高中。

以致于他是韩国历史上,唯一仅有高中学历的总统。

家里穷得跟鬼一样,大学实在是没钱读了,高中毕业后他跑去一家渔网公司打工,那里工资实在低得可怜,只做了一个半月他就跑回家务农,在自家山坡上动手盖了一间破茅屋,一边四处打零工,一边自学司法知识,准备参加司法考试。

韩国历任总统没有比他起点更低的了,卢武铉20岁开始在人生的道路上起步时,只是一个靠打零工为生,才勉强活下来的农民。

卢武铉天赋一般,但非常非常有韧性,他一共参加了7次司法考试,从1966年一直考到1975年,中间当过兵,结了婚,考试连败6次,换谁这时候都得精神崩溃,以为自己就没这个命,但卢武铉同志毫不气馁,一鼓作用,终于在第7次拿下通过率仅为3%的司法职业考试。

他媳妇权良淑以为自己要陪着他做一辈子农妇了,每次想起这段往事,她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通过司法考试改变了我们全家的命运。

1977年,卢武铉终于成为一名公务员,任大田地方法院裁判官,但国家粮他只吃了一年,第二年就转职做了律师,办了一个私人律师所。

4年后,在这间破破烂烂的律师事务所里,他等来了一生的知己、好兄弟、好战友文在寅同志。

那年是1982年,张紫妍刚刚出生。

文在寅比卢武铉小7岁,他跟卢武铉一样,童年时家里穷得鬼都呆不下去,他爸在战俘营做劳工,他妈推着小车在港口卖鸡蛋、送蜂窝煤,是社会底层的底层,他也去做过童工,靠兼职一路读过来,但比起考7次才通过司法考试的卢武铉,他显得聪明得多,也十分生猛,读高中时就抽烟喝酒,跟同学打架,还因此被停学过一段时间,18岁尝试考汉城大学失败,19岁顺利考上庆熙大学攻读法律(和卢武铉同专业),并拿的是全额奖学金。

文在寅是一位富有正义感的大好青年,他读大学时是朴瑾惠的父亲朴正熙当政,朴正熙当时在国内实行高压统治,1975年,22岁的热血青年文在寅搞了个反对朴正熙的学生运动,被学校直接开除,并被判入狱8个月。

刚刚被释,又被强征入伍,去当了两年特种兵,训练世常艰苦,接受跳伞训练时战友就摔死在他身边,他在军营表现非常优秀,1978年,文在寅以特战司令部第1空挺部队特战旅团陆军兵长身份退伍。当完兵回来的文在寅奔向司法考试(选择的人生道路跟卢武铉相同),那时在韩国,成为一名法官或者检查官就意味着一生衣食无忧,而他当时穷极了,只能住在免费的大兴寺里学习,考试很顺利,第一轮轻松秒过,考完第二轮,热血青年的毛病又犯了,又去参加各种针对朴正熙的运动,1980年再次入狱,他在拘留所里听到了司法第二轮通过的消息,但无法再继续参加考试,从此和梦想中的法官职位错过。

到1982年,文在寅已经受尽了挫折,不再是过去那个勃勃好斗的热血青年,他现在谦和隐忍的性格相必是在这时候开始形成,他坐过两次牢,当过两年兵,做不成法官,成为律师后也没人找他打官司,连吃饭都成了问题,人生一度低落到了谷底,29岁的文在寅由燥动变成了平静,在一场维权案中,他遇到了一个叫卢武铉的老实人,这个刚刚受到金泳三提拔参政,看起来前途无量的人,和他聊天时,居然说:

|我决心要当一个实实在在的律师,为人民发声。

文在寅已经过了热血沸腾的年纪了,但以前这位36岁的大叔,好像比自己还要热血。

经过几番长谈接触,文在寅发现这人是发自内心地想做一名好律师,是一位理想高远的憨厚汉子,文在寅的灵魂感受到了共鸣,他决定追随卢武铉。

就好像孙悟空,找到了领路的唐僧。

两人在釜山成立了“律师卢武铉、文在寅法律事务所”,一起约好做“干干净净的律师”,专为势弱群体发声。由于专注服务于势弱群体,两个人的名声在釜山越来越大,打了无数劳动与RQ官司,在民间获得了极高的声望。(韩国电影《辨护人》就是根据两人的故事改编)两人在不断战斗的岁月里,友谊日深。

1988年4月,卢武铉参加第13届议会选举,步入政坛。文在寅则留在釜山,继续做劳动相关案件的律师并积极支援劳动运动。

卢武铉从政之路无比顺利,到2002年,在文在寅的辅佐下,竟当选上了韩国总统,2003年他安排文在寅担任民政首席秘书官,第一次从政的文在寅起点太高,他也认为自己不适合从政---“一年内胖了十公斤,拔了十颗牙,拔牙的时候,居然累得睡着了”(见文在寅自传)

文在寅在担任民政首席秘书官不到一年后便辞职,一个月后,朴瑾惠领导了一场国会对卢武铉的弹劾议案,卢武铉停职受查。

朴瑾惠给卢武铉弹劾的罪名是“非法竞选资金”,事实上,是卢武铉追求正义、公平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居然开始挑战韩国的财阀集团(他还不知道这是找死,而后继两位总统李明博、朴瑾惠则是各财阀的代言人)。

卢武铉任内,南韩第三大财团SK集团总裁、前总统卢泰愚的女婿崔泰源,因为涉嫌侵吞公司资产400多亿韩元被判刑三年。韩国现代企业第二代、现代峨山公司负责人郑梦宪因被调查自杀。

同时,卢武铉还对韩奸和韩奸后代进行政治清算,2005年12月29日,韩国《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归属特别法》公布,2006年8月,亲日反民族行为者财产调查委员会成立,金昌国担任委员长。委员会编列亲日派3090人名单,其中包括朴正熙(朴瑾惠和卢武铉、文在寅的梁子是解不开了)。

在韩国各财阀中,许多老人跟当年的日本殖民统治者有剪不断的关系(乐天那对父子就是韩裔日本人),壮大韩国经济的朴正熙也叫高木正雄,在那种特殊的历史情况下,现在已成富豪或军政老手的部分韩国人,当时也不得不依靠日本殖民者,并不是说亲日派就不爱现在的韩国,但他们过去的财富带有原罪,而有部分亲日派的后代炫武扬武,而部分抗日英雄则陷入贫困,卢武铉因此开启的清算计划使亲日派感受到了杀气。

卢武铉同时还得罪了美国,对美国要求“平等韩美同盟关系”,“要求美军撤离韩国,交还战时指挥权”,这使得他的总统之位岌岌可危。文在寅获知被弹劾的消息便火速回到卢武铉身边,亲自组建律师团并担任总指挥。在文在寅的努力下,卢武铉重新恢复总统权力。2004到2007年,文在寅三出三进青瓦台,最后被任命为青瓦台秘书室长。

2008年2月,卢武铉总统任期结束。

他并不知道,自己死期将至。

叁  李明博

卢武铉之后,下一任总统是李明博。

李明博看着卢武铉离开青瓦台远去的背影,扶了扶他的细框眼镜。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杀机。

李明博1941年在大阪出生,家里极度贫寒,他父亲最早在日本牧场打工,1945年日本战败后回到韩国,5岁时李明博就要开始做紫菜包饭、到街头卖水果维生,上学期间连中饭都吃不起,只能喝水充饥。李明博说自己20岁前:

|贫穷像石花壳一样紧紧贴在我们家身上。

他读书时成绩优秀(我写过的韩国人出人头地的故事里,没有一个人读书不优秀的),全额奖学金读完职高后,考上高丽大学商学院,在这里,他“靠捡垃圾赚取生活费和学费”。

这么励志的吊丝人生故事,底层出身的痛苦经历,本应该和卢武铉成为好伙伴才对(他从政也是金泳三提拔的)。

但命运在他24岁这一年拐了个弯,那年他大学毕业,加入了现代集团。

一干就是27年。

他的生命完全融入到现代集团里,从政后,从汉城市长到总统,他慢慢成为了韩国大财阀的代言人。

卢武铉是第一个公开向财阀挑战的总统,大财阀们绝不能容许卢武铉全身而退,到家乡“做一个快乐的农夫”。

由于卢武铉本身十分清廉,根本找不到扳倒他的借口,李明博等人从卢武铉身边人下手,终于找到其家人收受泰光实业朴渊次好处费的证据,李明博指使手下先收押了朴渊次,在威逼利诱之下(有可能有动刑),朴渊次透露了自己在卢武铉担任总统任内的2005年和2006年间,用行李箱装了100万美元到总统府面交秘书长郑相文,而且还到釜山百货购买了总值3亿韩元的礼券,将其中部分送给当时的总统府官员。

还说卢武铉之子卢建昊和卢武铉侄女婿延哲浩曾在2007年12月,一起找他要钱。卢建昊2007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攻读MBA时,受贿受朴渊次赠与的100万美元,以及位于高级住宅区的室内面积250平方米、庭院面积300平方米的二层楼房。延哲浩在2008年2月受贿受朴渊次500万美元。

卢武铉在2009年4月承认妻子权良淑收受了朴渊次100万美元(卢武铉曾经营“长寿泉”矿泉水公司欠下20亿韩元债务,权良淑想用这笔钱还债),卢武铉正式向国民道歉,称自己“无颜面对国民”。

财阀们控制的媒体,以《朝鲜日报》为主,对卢武铉发动了疯狂的舆论攻击,财阀们还调动一批人上街游行示威,抗议卢武铉政府贪腐行为(呵,区区600万美金),穷追猛打,卢武铉心理渐渐承受不住重压,他是一个爱惜名誉的人,而且终身以为民请命为荣,想不到自己退休后会遇到这么大的名誉伤害,他曾经三天没怎么吃饭,神情恍惚,5月23日早上5点,卢武铉用电脑写下遗书,5点45分和一名警卫去爬后山,到达猫头鹰岩时,他停下来,问警卫“有没有烟?”,警卫说没有,要不要回去拿,卢武铉说“不要特意去拿。”,为了引开警卫的注意,他望着山下的行人,平静地说:“那边有人在走动。”

趁警卫转过头那一刻,卢武铉从山悬边一跃而下,头部受重伤而亡。

在卢武铉隐居老家的这一段时光,文在寅一直陪伴着他,卸去政治生活的两个人,像两个快乐的农夫生活在这里,卢武铉还时常踩着一个改装过的三轮车,带着孙女在乡间道路上快乐飞奔,文在寅时常来看望他,两人一起养点鸡鸭,研究水稻,如果有正式拜访,他一定要亲自做陪,因为“有人陪伴,会显得前总统更有面子。”

听到卢武铉自杀的消息,文在寅迅速赶到了医院,医生告诉他卢武铉到达医院前就已经死亡,没有必要再进行抢救,文在寅“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上午9时30分,在家人的同意下,卢武铉的心脏起博器被撤除,正式宣告死亡。

文在寅在自己的自传里说到这一天:2009年5月23日,这是我一生中最为痛苦,煎熬的一天。

随后,文在寅当着几百名记者的面,宣布了卢武铉去世的消息,他在回忆里写到:

“现场气氛就像马上要爆炸一样,可我对此毫无知觉,即使环境如此嘈杂,我感到的只有可怕的寂静,一切的一切就像静止的画面。”

“有人递了一杯茶过来,我盯着茶杯出神,突然想起与总统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我第一次见他,与他聊天时面前也放着一杯茶。那一天的我们是那么年轻,那么耀眼……”

文在寅痛彻心扉,他失去了人生的挚友、导师、大哥、一生中向光明而行的磊落君子。

但文在寅很快收拾起心中巨大的悲痛,担任起卢武铉治丧委员会负责人,在遗体告别仪式上,现任总统李明博也前来吊唁,热爱卢武铉的暴烈议员白元宇跳起来大骂李明博,叫他在灵前谢罪,还要上前动手打总统,被左右人架住才没有得逞,文在寅在事后以治丧委员长的身份去问李明博鞠躬道歉,文在寅说:

|是我们失礼了,我们对前来吊唁的客人礼数不周。

文在寅深知是李明博及其背后的财阀逼死了卢武铉,但他不会像白元宇这般小不忍而乱大谋,能强忍心中的愤怒和悲痛,向眼前的杀兄仇人鞠躬道歉,必定所谋者大!

到这时候,我们可以判断,文在寅已经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政治家了,他懂得隐忍,了解方寸,明知进退,这时候向仇敌鞠躬,将来一定会血债血偿!

李明博对白元宇的行为表示了理解,并说不用放在心上,但回过头,检方还是以妨碍葬礼罪对白元宇提起了诉讼,但最后还是宣布无罪。

葬礼上,韩国当时最有威望的老人金大中也前来献花,文在寅拜托老人发表悼词,但被李明博政府人员上前表示了反对,文在寅没有说话。

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响亮的声音响起:李明博、朴瑾慧,你们今天欠下的,我一定十倍奉还!

卢武铉去世后两年,文在寅一直没有回到政坛。

但卢武铉身边原先的幕僚们,一直鼓动文在寅重新出山,两年后,幕僚们一起跑到了文在寅在梁山山脚下的家里,恳请文在寅重回政坛,并说:只要不说你不参加大选就行。

于是,文在寅于2012年对决朴瑾慧,争夺李明博之后的下任总统,那一年冰公主朴瑾慧势不可挡,她著名的言论:“我没有家庭、没有丈夫,没有儿女,国民就是我的家人,让大家幸福是我参政的唯一目的。”打动了许多选民,最终,朴瑾慧以3%的优势击败了文在寅。

文在寅毫不气馁,他已经59岁了,非常沉得住气。

谁都没有料到的是,2017年朴瑾慧爆出闺蜜门,震惊韩国,文在寅抓住机会迅速反击,以在野党身份对现任总统进行弹劾(当然他只是导致朴瑾慧下台的一小部分力量,他的弹劾绝不是核心力量,而是顺水推舟),朴瑾慧重重摔落,免去总统职务,被判25年有期徒刑。

韩国随后进行总统选举,文在寅再次参选,这次再也没有劲敌,以44%的支持率当选总统。

复仇正式开始!

李明博先生,让你久等了。

文在寅2017年5月当选总统,上马后立即启动对李明博的调查,9月,首尔市长朴元淳状告李明博在任时滥用职权,10月,检方调查李明博滥用职权帮助他哥哥追回投资金(你当初不是从卢武铉的亲人开始下手么?),尔后又查清李明博涉嫌贪污大世汽车公司(DAS)349亿韩元(约合2.1亿元人民币)、受贿111亿韩元(约合6756万元人民币),逃税31亿韩元,接受贿赂为三星负责人提供总统赦免(文在寅挑出这条罪名就是跟财阀翻脸),文在寅先将国内外最紧急的事务处理清楚,使韩国的外部环境暂缓平静,到2018年3月22日,才正式腾出手来对付李明博,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当天深夜将李明博批捕。

一个国家的总统,举手投足间就可以影响到天文数字的生意,身在权力中心,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定会有大额说不清楚的资金流与其产生关系,像卢武铉这样查来查去才查出区区600万美元瓜葛的总统,简直是清廉得可怕,任何一任韩国总统只要拿放大镜去看,没有一个能清白离场,何况李明博本身就是大财阀代言人。

文在寅特别选在卢武铉忌日5月23日这天第一次庭审李明博,经过半年多审判,10月5日对李明博涉嫌贪污受贿等罪名作出一审判决,判处77岁的李明博15年有期徒刑,处罚金13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894万元)。李明博16项指控中多项罪名成立。

李明博不服上诉,二审还在进行当中,2019年3月6日,在看守所呆了349天的李明博被暂时保释---李明博是干完了总统任期,拥有前总统待遇,而且他已经78岁,其医生反复说他重病缠身,随时可能猝死,为了不让他真死在看守所(那舆论对文在寅十分不利),检方准允其保释。

但只要文在寅还在任,李明博这次肯定是会将牢底坐穿的。

而朴瑾慧,因为是被弹劾下台,不享受前总统待遇,而且其政治影响力还远大于已过气的李明博,放出来就是放虎归山,无论如何是出不来了,当然,朴小姐还有最有一丝希望可以获得下一任总统的特赦,而下任总统,根据韩国一直很靠谱的民调显示,极有可能是其一手提拔的黄教安。

肆  李胜利

文在寅最后的目标,并不仅仅是扳倒李明博和朴瑾慧。

而是站在李明博和朴瑾慧背后,控制整个韩国的大财阀们。

他在等待着,最后决战的号角。

韩国娱乐圈天团big bang组合李胜利同学,飞快着奔跑过来,一脸蒙逼地递上了号角。

2018年11月24日,一名姓金的男子在Burning Sun夜店遭到殴打,金某说自己是为了保护一名被下药的女生,才被保安群殴,这家夜店是李胜利投资的,因此很快引起了媒体关注,李胜利花了点资源(gei le dian qian),叫女生站出来说她没有被下药,这件事本来不了了之,但D社记者卧底调查,发现夜店确实经常对女性客人下药,或者将喝醉的女生送到VIP包房供特殊客人淫乐,并目睹了性侵录像。

除了涉黄,这家夜店还为客人提供毒品,李胜利旋即被警方调查,2019年2月26日,SBS电视台收到了一份聊天记录,记录显示李胜利长期为各商业大佬(注意!)提供性交易服务,简单点说,李胜利是韩国财阀集团的一名老龟公。警方后来这份聊天记录证实属实。

李胜利的黑料一波接着一波,他还建了个聊天群,专门和其他男艺人一起分享各种见不得人的内容的视频,以及在群里透露,有警方的人在保护他们。

李胜利事件使中国的娱乐圈媒体们兴奋得要死,各种边边角角的小料都挖了出来。

当然,我们不能用这种八卦的无聊心态去看待这件事情,这样看问题的视野实在太小了,也看得太浅,我公众号的读者们一定已经习惯了用宏大叙事看待细节。

李胜利事件影响越来越大,现在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而韩国娱乐圈(尤其是娱乐圈女性)沦为财阀玩物的事实,被媒体端了出来,送到了韩国平民大众的眼前。

大众开始愤怒了,并由此想起了十年前张紫妍被逼自杀的事情,几十万民众签名要求彻查张紫妍和李胜利事件。

向韩国财阀发起总攻的号角,吹响了!

文在寅在听取韩国法务部和行政安全部关于李胜利事件的汇报后说:

“若无法查明这些发生在社会特权阶层内的事件真相,那么我们(的社会)也称不上正义的社会。”

他还下令彻查张紫妍事件真相,并说:“愿赌上命运彻查!”

小小的两起娱乐圈事件,另一件更是十年前的旧案了,一国总统犯得着“赌上性命彻查”吗?

因为韩国娱乐圈背后的实际掌控人,就是各路财阀,比如片头只要几个小孩看烟火的LOGO的CJ娱乐,堪称是韩国最具实力的娱乐业巨头,旗下拥有CJ电影制作公司、大型连锁院线CGV、CJ娱乐经纪公司、MENT频道等娱乐产业资源,其母公司CJ集团主要经营食品、百货等,创始人正是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之后由其长孙李在贤接手独立出去。

简单点说,CJ娱乐是三星集团的一部分,而三星,就是“财阀中的财阀”,占韩国整个国家GDP的20%。

文在寅如果要彻查张紫妍与李胜利事件,就是与三星、乐天等大财阀直接宣战。

所以总统先生,都得使用“赌上性命”这种词汇了。

伍  财阀

韩国财阀是在朴正熙手里一手坐大的,也是朴正熙当年为了追赶发达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不得以而培养的经济势力,应该说,财阀为韩国的经济发展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如果不是这些财阀拼命追赶,也不可能在部分领域超越日本,从日本嘴里抢夺到一系列重大产业的高端利润,这是不可抹灭的功绩,但现在的财阀,已经完全不受政府控制。

反而在操控着政府。

随着全球经济格局发生深刻变化,韩国经济对于对财阀的依赖,正在使国家丧失了其在经济活动中的自主性和决定性,扼住了韩国的国运。财阀的子女们在国内都是横着走,经常有富二代富三代逼着员工下跪(韩企到了中国也有逼着中国员工下跪的记录)道歉的嚣张表现。

而要打击财阀,缩减财阀高利率杠杆,确保韩国经济走向健康,于公于私都要赌上性命的文在寅,有没有一点胜算呢?

不好意思,一点胜算也没有。

韩国国情特殊,其执政党根本不像中国一样控制力直达基层,动不动就一个党出来个核心分裂出另一个党出来竞选,每个党的的根基都十分脆弱,韩国总统更没有实际军权(战时指挥权在美国手里),也没有自己的类似于克格勃一类的特务机构可以收拾财阀,不可能像普京那样将寡头们一个一个干掉,而韩国诸多财阀的背后,都有华尔街的投资存在,三星集团55%的股份是外资,其中又以花旗银行和大摩投资最多,动三星就是动美国,以区区韩国总统的实力,华尔街只要愿意,可以将他反复秒杀几十次。

文在寅当然知道自己实力不够,最近,他带着200只炸鸡和200个披萨访向军队,向军方示好,还说“大家不要因为和总统吃饭过分紧张。我儿子当兵的时候,我夫人在街上看到穿军装的军人就觉得是自己的儿子,兄弟,朋友。请大家不要忘记,此时此刻也有很多人想念你们,你们是非常珍贵的存在”---可惜这点东西加演讲是收买不了军方的,财阀随时可以用钱砸。

就连韩国媒体自己都认为,文在寅是在以卵击石,他将或被下狱,或被弹劾,或被暗杀,总之,他这一任韩国总统,依然逃不过或死或牢的噩运。

柒  义士

文在寅早已做好了准备。

为了不留后患,文在寅先将自己的家人都送到了东南亚,准备展开和财阀们的大决战。

尽管所有人都认为,文总统此战必死无疑。他的支持率已经跌破50%,黄教安都在等着他出事好继承他的总统大位。

但为了上吊而死的张紫妍,跳悬自杀的卢武铉,也为了韩国经济的明天,哪怕财阀再强大,他也绝不后退!

暮色苍风里,财阀的阴影笼罩着文在寅。

文在寅同志,你知道前面已经没有路?

我知道。

但你还是决定一战?

是。

如果一去不返?

那便一去不返!

文在寅没有再说话,他拔出了长剑,孤身冲向了财阀。

虽千万人,吾往矣!

---大哥!我来了!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