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关闭了平民进入美国大学深造和学习的大门

风清扬斈 3个月前 (05-26) 网络资料 118 0

 美国高校今年已经不再招收中国大陆的学生,美国此举既有违美国自由民主和平等的国家理念,也是一种不明智的举措。众所周知,招生丑闻和贸易战得利的是中国的贵族阶层,富豪阶层,特权阶层,美国对中国学生的一律封杀,实际上是堵死了中国平民通过努力进入美国深造的机会,美国的优秀文化和价值观无法传递给普通大众,这是西方文明不自信,是一种历史的悲哀,更是一种社会的倒退,毋庸置疑美国正在改变以前开放和普世的国家传统,是政策颠倒的错误之举。中国国内早已经封杀了平民进入好高校的机会,普通工薪阶层,农民子弟从出生就已经输在起跑线,在众多的学习和机会中落伍,基本没有考入好大学的可能,好的大学,在国内基本已经被权贵垄断,偶尔有一两个平民子弟进入清北等名校,也非常少见。可以说,寒门难出贵子。

美国对中国平民的封杀,可以说是世界文明的悲哀,是世界进步的倒退。或许由于一个人丧失了这样的机会,本来应该很有建树的孩子,可能只能被扼杀在体制内或者国内的教条式教育圈子内,也很有可能缺少了这么一个人,人类在探索科学、文明、进步的道路上可能要多走那么几百年。

与此同时,强大的美国将迎来新的冷战思维,特别是科技和文明冷战,美国民粹主义泛滥,必将自食恶果,尤其是那些跟随美国的欧美小弟们,中国的今天就是大家的明天,世界将没有未来。

timg.gif

美国大学招生丑闻最新进展:权贵们从平民手里偷走了机会!

这两天美国名校招生丑闻有了新的进展:

十三名家长和一名大学教练已同意就自己在大学招生舞弊丑闻中的行为认罪,成为这起案件的一个转折点,也预示着至少一部分家长将因为企图确保自己的子女被名校录取而锒铛入狱。

 

 

图一

换言之,绝大多数美国上层阶级子女具有大学以上学位,而下层阶级子女完成大学本科教育的还不到一成。这一教育水平差距与贫富两极分化和固化的因果关系,在于高等教育日益成为中产阶级地位的先决条件。或者借用1960年代初期曾经流行中国的说法,美国人面临的社会现实是“进得了大学的穿皮鞋,进不了大学的穿草鞋。”这可以见于美国个人收入与教育水平的关系演变(图二)。

 

图二

 

图二

图二反映的历史趋势,是在高科技革命和经济全球化大势之下,美国蓝领中产阶级的挤压和衰落:没有大学学位的工薪收入日渐停滞,逐渐跌落到大学和专业学位拥有者的一半甚至更低。美国联储局前主席格林斯潘早就看到了美国蓝领职位衰落的趋向,他在国会作证时曾经提到“劳力者”职业将被薪水更高的“劳心者”职业取代。但是对这一转变过程中的重要环节,也即大量失去蓝领工作的“劳力者”如何获得“劳心者”的知识技能,格林斯潘却顾左右而言他。《纽约时报》的保守派专栏作家布鲁克斯替格林斯潘做出了部分回答:美国正在退休的劳工的教育水平,高于目前进入就业年龄的新一代,这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的现象。高薪劳力者职位的流失加上劳工教育水平的同时下降,是美国中产阶级和藏富于民的社会基础面临的重大危机。这一社会危机的关键动因,除了中小学公共教育质量退化,便是下层阶级日益丧失高等教育机会。

更糟糕的是整个教育体系从历史上的社会上升通道,变成了从父母到子女保持同样社会经济地位的机器。《纽约时报》引用的乔治城大学教育专家Anthony Carnevale说得好:“(美国)教育体系越来越成为一个世代复制特权的有力机制。”

寒门子弟:距离名牌大学和社会上层越来越远

常春藤大学代表的精英教育是这一世袭特权的最好例子,通过这一“入场券”上升到精英阶层的寒门子弟实在微乎其微。过去几十年来,虽然贫富教育机会的差距加大,美国高等教育还是有显著的普及,总人口中有大学毕业生的比例不断增长。一般人忽视的是在大学普及的同时,它们的教育质量和“产出”两极分化,名牌大学越来越把普通大学落在后面。图三是按照入学竞争性排名(竞争性越高的大学越有名)的美国大学花费在每个学生头上的教育经费历史演变,引自斯丹福大学著名经济学家霍克斯比(Caroline Hoxby)的专题论文。排名最顶尖1%的大学,2006年在每个学生上的年度花费是9.2万美元,而排名再下两个百分点(96%-98%)的大学,人均年度花费就不到5万美元,至于普通大学则只有1.2万美元。这样显著的教育投资区别,自然造成十余所名牌大学与绝大部分普通大学在教育质量和毕业后社会机会和地位的巨大差距。图四是毕业生收入与大学排名之间的非线性关系,即便是排名第25名次级名牌大学,其毕业生还是比哈佛、耶鲁毕业生几乎少40%。

 

图三

 

图三

 

图四

 

图四

寒门子弟缺乏进入常春藤名校机会的最明显证据,来自所谓“平权政策(Affirmative action)”的扭曲,这一政策由美国政府在1969年引入,并且为精英教育界实施,旨在补偿奴隶制和长期种族歧视的恶果,照顾黑人等少数民族入学就业。普林斯顿大学前校长William Bowen和哈佛大学前校长Derek Bok于1998年出版一项研究,回顾这一照顾政策。结果发现在包括耶鲁、普林斯顿、哥伦比亚、斯丹福、宾州大学在内的28所美国顶尖大学中,黑人学生的绝大多数(86%)来自中上阶级,尤其是上层阶级黑人学生的比例,是校外美国社会的5倍(15%比3%)!2009年夏季被白人警察逮捕引起执法争议风波、最后牵动到奥巴马总统出面调停的哈佛大学著名黑人教授亨利·盖兹,则首先指出:三分之二的哈佛黑人学生是中产阶级新移民后代,与平权政策补偿黑奴后裔和提拔贫穷黑人的本意毫不相干。

观察一下经由精英教育而攀登到美国上层的少数民族精英,也可以发现:如麻州州长帕特里克那样真正贫民窟出身的,实在凤毛麟角。例如第一任女黑人国务卿赖斯,父母是家境殷实的知识分子(父亲后来出任丹佛大学副院长);新近被迫放弃国务卿提名的女黑人驻联合国[微博]大使苏珊·赖斯(斯坦福大学本科、牛津大学博士),父亲是康奈尔大学经济学教授、联储局第二位黑人理事;政治前景被看好的新泽西州当红纽瓦克市长布克尔(Cory Booker;斯坦福大学本科、耶鲁大学法学博士),父母是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微博])的第一批黑人高管。就是奥巴马总统本人,除了母亲是女博士,实际抚养他的外祖父母分别是成功的家具商和夏威夷本地银行副总裁。这一情况延伸到在精英教育中一同受到优先照顾的拉美裔子弟,例如有未来第一位拉美裔总统呼声的德州圣安东尼奥市长胡利安·卡斯特罗及其国会议员孪生兄弟(双双从斯坦福大学本科加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来自德州有名的第一代拉美裔政治领袖家庭。

美国寒门子弟距离名牌大学和社会上层为什么越来越远?这是一个需要从物质和非物质角度分析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