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氢发动机:骗补贴就骗补贴,非要搞得高大上,捉急的领导还点赞

风清扬斈 3个月前 (05-25) 网络资料 155 0
据南阳日报报道,水氢发动机在河南南阳下线,“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上海交通大学管斌副教授表示:“那不行”,“是假的”。所谓“水氢发动机”就是常说的“氢燃料电池”,这么叫只是个噱头。“氢燃料电池”以氢气作为动力,并不是加水就可以行驶,其中还涉及到一系列物理化学复杂反应,目前此项技术日本应用较好,中国还未进入实用阶段。(中国之声)
发明水氢发动机这“青年”是大忽悠?

    5月23日,《南阳日报》在头版刊发文章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据文章中介绍,这一项目是青年汽车集团和南阳的合作项目,涉事公司曾获得过当地补贴。昨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向当地多个部门求证,得到的说法不一。高新区、交通局相关工作人员均表示以市委宣传部口径为准。截至记者发稿时,市委宣传部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北青报记者搜索看到,该公司曾因债务纠纷多次被起诉,但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偿还义务,4年内30次被纳入信用黑名单。

    事件

    水氢发动机“加水即可行驶”

    5月23日,《南阳日报》在头版刊发文章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文中提及,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5月22日上午,相关领导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体验的感觉很好,舒适、平稳。”大家连连称赞。

    回应

    目前仍未有明确答复

    就在文章发表后,水氢发动机因“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引发热议,不少网友质疑技术上是否可行。24日,北青报记者就此向当地多个部门求证。

    南阳市发改委工业科相关负责人:

    “有人负责与青年汽车集团就‘氢能源汽车项目’进行对接。这不是加水,是水加添加剂/催化剂,然后产生氢气。”

    南阳市发改委工作人员:

    “这个项目是高新区的项目,我们这边跟这个项目的业务往来不是太多,(跟青年汽车集团)关系不是特别密切。”

    “他(此前相关负责人)可能只接触到其中很小一部分,或者说只是参与过、跟着领导去过,在这种情况下,记忆不一定准确,理解也不一定到位。(他的解释)不具备权威性,可能会误导大家。”

    南阳市高新区和交通局工作人员:

    此事由市委宣传部统一处理,并不了解具体情况。

    工信局办公室工作人员:

    (此事)由装备科负责。

    装备科:

    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南阳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

    已经关注到网上的讨论,相关部门已经到现场处理此事。但具体情况要询问新闻科。

    南阳市委宣传部新闻科:

    截至发稿时,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

    青年汽车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

    “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

    “(质疑)是人家的事,一个全新科技,大家不理解是正常的,我年轻时,看到铁树开花、铁牛(拖拉机)耕田都是新闻,哪能想到现在都无人(驾驶)了。”

    谈及研发团队,庞青年说,是一些博士生导师带着很多博士一起研发的,从2006年即开始了。但他不便透露具体团队。

    5月24日,对于水氢发动机引发争议一事,北青报记者多次联系庞青年及其助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明确答复。

    调查

    涉事汽车企业曾骗取新能源补贴

    两年前已研发“水氢发动机”

    北青报记者通过企查查查询发现,“水氢发动机”的研发方——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的法人为庞青年。而其也是该公司控股公司青年汽车集团的法人、董事局主席以及实际控制人。

    事实上,在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之前,庞青年早在2017年8月就对外高调宣布:生产出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状态下,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

    当年,庞青年将多家媒体请到浙江金华总部,为媒体现场演示了这套技术,并宣布了上述情况。根据当时的报道,工作人员用水管接在自来水龙头上,对车顶的两个水箱进行加注,注满后驾驶员发动车辆,水箱与氢燃料电池间相连的透明软管内的水珠被气体冲下引擎发动,车辆被开出车间。

    庞青年还在现场介绍了原理,车内特殊的转换设置可以将水转换成为氢气,再输入氢燃料反应堆,即氢燃料电池,产生电能,然后驱动车载电机和引擎,从而使车辆行驶。其表示,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就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其称这种催化剂可以近乎零成本地将水转化成氢气,并通过氢燃料电池发电。

    然而从其首次披露至今约两年的时间,没有任何一辆“青年水氢燃料车”交付的披露。

    获得当地政府大量资金

    而根据北青报记者的查询,在2017年宣布“生产出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的同时,青年汽车集团还与光大金控财金资本有限公司签约。后者设立50亿基金支持青年新能源汽车发展。不过,根据北青报记者查询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其成立以后共有16笔投资,涉及行业有污水处理、建筑等,并未涉及新能源汽车的项目。

    而其大股东——光大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在2013年为青年汽车提供数额不明的战略投资。在获得此笔50亿元巨额资金支持前,青年汽车旗下的三家公司已破产清算。

    除了这笔基金支持,水氢发动机项目落户南阳,也取得了政府的大笔资金。

    此前《南阳日报》曾报道了该项目引进的情况:去年12月28日,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宣布落户南阳市高新区,该项目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该项目首期投资81.63亿元,用地1000亩,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项目达产后预计销售收入达300亿元,利税超百亿,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

    而和一般的政府招商引资不同的是,青年汽车的南阳项目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30次

    除了备受质疑的“黑科技”,庞青年本人和其控制的青年集团及旗下多家子公司更是官司缠身。其中,还有一份骗取国家新能源补贴的处罚。

    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骗补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包括撤销这7家汽车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取消其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暂停这7家公司申报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的资质,并责成上述企业进行为期2个月的整改。

    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金华青年汽车被处罚的原因是其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的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

    但青年汽车仍向政府申请巨额补贴。2018年5月12日,浙江省科技厅公示了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申报资料车辆信息,其中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017年的申请数量为343辆,申请补助资金7417.98万元。

    此外,北青报记者查询企查查了解到,庞青年本人20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法院限制消费241次。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30次。在与青年汽车集团有关的197份裁判文书中,纠纷以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占到了半数以上。

    此外,北青报记者搜索发现,青年汽车集团公司以往申请的专利总共162项,大多是庞青年自己参与的外观设计专利。目前,该公司申请的专利几乎都已经终止专利权,且多数专利的专利权终止时未满法定专利权期限,仅有2项专利目前属于有效专利,但均显示“避免重复授权放弃专利权”。

    科普

    “加水就能跑的汽车”能实现吗?

    质疑一

    加水就能跑,能量从哪里来?

    2017年8月,青年汽车曾在其网站上发布《加水就能跑!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在中国诞生》的文章,文中称,“青年汽车发明制造的水氢燃料汽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结合氢燃料电池,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

    专门从事汽车动力研究的北京北方化创新能源锂电装备技术有限公司的刘女士表示,汽车开动是需要能量的,传统汽车是靠燃烧汽油柴油产生能量,电动车则是靠电力驱动汽车,“而如果仅仅加水,那能量从哪里来?现在主要的水制氢的方式是电解,那电也是能量,不给车辆充电是没办法实现的,况且能量转换率还比较低,那我为什么不直接在车上拉上氢气,而要走一个弯路加水呢?”

    质疑二

    “催化剂”实现制氢现实吗?

    对于通过水制氢气的方式,青年汽车方面曾表示,“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也就是科技成果就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才能将水转换成氢气。”

    按照青年汽车方面的说法,他们产生氢气并不是通过电解的方式,而是通过这种带有神秘色彩的“催化剂”。

    上海一家世界著名汽车企业做研发的工程师殷程程表示,这种所谓的“催化剂”是“加水就能跑”的汽车最大的疑点,“催化剂定义是不参与化学反应的,也就是说假设加了10公斤催化剂和10升水,产生出氢气和氧气了,然后这些氢气和氧气又发生反应放出能量,又生成回10升水,而催化剂的质量不会改变还是10公斤,那么多出来让车动的能量是哪来的?这就是悖论,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就成永动机了,但永动机是不可能的。”

    质疑三

    氢气在车上如何储存?

    按照青年汽车此前的说法,他们是靠给汽车加水,然后将水转化为氢气再带动车辆前行的。而工程师殷程程表示,通过氢气带动汽车,以目前的技术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直接燃烧氢气产生动力,二是通过氢燃料电池。

    “直接燃烧氢气带动发动机的话,在实验室阶段做个样品没有什么难度,但是要做成产品就很难了。在十几年前,某汽车企业就尝试过用现在的汽油发动机经过改装直接燃烧氢气,但是在技术上存在诸多难点。以现有的技术,储存氢气的安全性也不高。”殷程程说,“储存氢气要超高压,氢瓶不好弄,放出氢气要多级减压,阀门不好弄,而且现在的发动机气密性肯定也达不到要求,会漏氢气产生危险。”

    殷程程表示,即使以上的技术都已经被攻破,靠燃烧氢气带动汽车最大的难点,是以上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有车载电脑进行控制。

    “氢燃料电池,是氢气和氧气通过质子交换膜生成水同时产生电,用电能带动汽车,过程中不燃烧。这种技术在日本已经有量产车型,其余各大汽车厂商有概念车推出,国内也有研发,但是还没有到量产的阶段。如果青年汽车是使用了氢燃料电池技术,那就并不能说他们的汽车是‘加水就能跑’,因为氢燃料电池其实是利用了化学能转化为了电能,合成了氢气和氧气,但是生成氢气,同样需要消耗能量。” 本组文/本报记者 郭琳琳 戴幼卿 付垚 张雅 张鑫

    统筹/池海波 余美英   供图/视觉中国

    延展

    南阳已采购“水氢发动机项目”运营方72辆公交车

    虽然此次“水氢发动机”研发的背后是青春汽车集团,但是在南阳市经营的却是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洛特斯公司”)。5月22日上午,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正是到此现场办公,对下线的水氢发动机当场点赞,此事经《南阳日报》报道后,最终引发争议。

    北青报记者查询企查查信息显示,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由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南阳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两家共同投资组建,前者占比51%,认缴出资1.02亿元,后者认缴出资9800万元,占比49%。而在南阳洛特斯占比49%的南阳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则由南阳高新区管委会100%控股。

    洛特斯公司位于南阳市卧龙区的南阳二机石油装备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二机公司”)院内。二机公司曾是当地知名的国有企业,但近年来由于效益下滑严重,陷入经营不善境地。后来,当地政府经招商引资成立洛特斯公司后,便把空余厂房租给了洛特斯公司。

    而5月24日下午,有媒体再度探访该公司车间,已经有专门人员把守,禁止记者入内。而稍早进入该车间的媒体称,目前该车间只有一台搭载了“水氢发动机”的样车。

    除了研发“水氢发动机”外,相关采购公示显示,2019年3月底,南阳市政府采购中心以单一来源方式向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采购“氢能公交客车”72辆,每辆单价120万元,总价达8000万元。

    洛特斯公司则强调,本次供应的青年牌氢能源公交车具有全国领先的氢氧堆系统技术专利。该发明其实是氢能源电池的工作原理,与“水氢发动机”无关。

    对于此前有消息称,南阳在“水氢发动机”项目上投资了40亿元,南阳高新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解释称,虽此前称将投资40亿,但因为青年集团的设备等未到位,目前只有部分前期投入。青年集团在南阳的分公司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零件在别处生产,在南阳完成组装。截至目前,公司也并没有太大的进展和生产量。

    案例

    “虚夸发明”触犯刑律

    35年前,一位名叫王洪成的哈尔滨普通司机,宣布自己发明了“水变油”技术,将引领能源领域的变革。

    王洪成的理论是,在四分之三的水中加进四分之一的汽油,再加进少量配置的“洪成基液”,就可以变成“水基燃料”,一点即燃。

    不过,这个“伟大的发明”在全国巡演后还是被戳穿。因为以虚夸发明并触犯刑律,王洪成被黑龙江法院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从“巴铁”到水氢发动机,又一个哗众取宠的骗局?

张丰

河南南阳官方媒体《南阳日报》的一篇宣传报道,让“水氢发动机”进入公众视野。

据传官方在这个项目上投入几十亿元,当地媒体报道称,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

不过,这件事一出,就引发广泛质疑。有资深专家说,“‘水变氢’这个事绝对不可能,能量守恒定律就不允许,这可能是一个骗补事件”。

这事儿到底是不是骗局?现在还不好说,涉事企业董事长庞青年还回应称“不是瞎编的”。

南阳工信局在回复新京报记者时表示,“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研发人员的验证阶段,并未正式生产,也未经过工信等相关部门的验收,报道用词不当,信息发布不准确导致误解”。

目前,南阳工信局已经要求庞青年“写情况说明”,同时相关部门协调处理此事。

一、永动机式的设想?

庞青年在2017年8月21日就宣布水氢燃料汽车下线,并宣称“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就能行驶。

但是,记者通过启信宝查询青年集团的专利信息发现,其大部分专利为“外观设计”专利,与氢能源相关的一条专利信息为2018年9月11日发布的氢燃料电动客车,其专利类型为“外观设计”。

到现在为止,这项技术都还没有专利。

多名专家在接受采访时就指出,所谓“水氢发动机”,完全是个忽悠人的概念,就和江湖上经常流传的“水变油”一样,在理论上都是不能实现的。

那么,这个水氢发动机,是不是又一个永动机式的设想?

庞青年早前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车上面放一个储备水的水箱,什么水都可以,不管是井水、河水还是海水,通过一个奇妙的装置,都可以变成氢气,然后再通过这个“水氢发动机”转化为动力。

但是,这个笼统的表述,也并没有指出,水是如何转变为氢动力的。甚至,这样的表述也比较业余。

二、“民科”的伟大梦想?

这个真假难辨的水氢发动机与庞青年的表态,让我想起“民科”这个词儿。

现实中,民科不少。他们缺乏足够的科学素养,很多文化程度并不高,但却号称能够做出足以获得诺贝尔奖,甚至改变人类的科学发现。

此前民科爱好者郭英森在某节目上提出“加速系+引力波+物质波”理论,就是这样。虽然 “引力波”的概念被印证,但其理论却是根据UFO、太极八卦与物理科学“生拉硬凑”而成。

前几年,我在一家报纸编辑部工作的时候,也曾见识过很多这样的“成果”,几十页纸上密密麻麻写着自己惊天动地的科研成果——他们连输入电脑并打印出来的工作都没做。

这说明他们本身是和时代脱轨的,这些狂热的“民科”多半让人同情,大多数“成果”都被我这个新闻编辑丢进了垃圾桶。

通常来说,这些人只是自己受到内心煎熬,不会伤害到他人。只有极少数人会对自己的“发明”进行转化和变现。

民科能够成功,需要一个特殊的土壤。他要有一定的资金作为前期投入,也需要用这种“伟大梦想”去打动有资源的人。他们选择的地方,通常是比较封闭的三四线城市。

这些城市在城市竞争中处于劣势,招商引资较困难,对引进这种能改变命运的企业,有着强烈的渴望。

前两年被媒体曝光的“巴铁”项目就是典型,当地政府甚至为此立项做了工业园。

这一次的水氢发动机,我们不能确定这是民科产品,但至少有着民科的嫌疑。

何况,如果真能实现300亿的产值,这就几乎相当于南阳2018年GDP的十分之一,也让人觉得不真实。

“水氢发动机项目”到底进展到何种程度,需要更多的信息披露。

但是如果这是一个骗局,南阳不但应该及时终止它,防止损失,而且应该进一步做出调查,向公众揭示真相,揭露“骗局”是如何运转的。如果不是骗局,那么就应该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

本文首发于新京报“沸腾”栏目

腾讯科技 乔辉/文

近日,河南南阳日报头版刊发的一则消息——《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引发网友热议。

据介绍,其基本原理是:车内特殊的转换设置可以将水转换成为氢气,再输入氢燃料反应堆,即氢燃料电池,产生电能,然后驱动车载电机和引擎,从而使车辆行驶。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就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才能将水转换成氢气,最终实现“青年水氢燃料车”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状态下,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催化剂可以近乎零成本地将水转化成氢气,并通过氢燃料电池发电。

催化剂不能改变能量释放

看到上面这段话,你是否觉得好像有一点点道理呢?这里面提到一个化学名词“催化剂”,我们来看看催化剂的作用:中学化学我们就学过,催化剂只改变化学反应速率而不影响化学反应能量总量。因此,说用某种催化剂能够把水变成可燃烧的氢是可笑的。

图片来源:《南阳日报》

  What?车辆只需加水就能行驶?

  这与记者经常接到的“我朋友有一种颠覆性技术,只需在汽油里加一点东西就能实现汽车尾气零排放”很可能是同一款“重大发现”。

  果然,这一届群众不好忽悠了。“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没有收获更多点赞,而是遭到大面积质疑。

该事件在网络上发酵后,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也作出声明

  不加油不充电就能跑不可能

  搞出这个大新闻的是青年汽车集团。

  据媒体报道,2017年8月,青年汽车集团就高调宣布生产出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该公司把多家媒体请到了浙江金华总部,称只要手里有瓶水,汽车就能跑。

  庞青年的下属开始演示这套“全球领先”的技术——用水管接在自来水龙头上,对车顶的两个水箱进行加注,注满后驾驶员发动车辆,水箱与氢燃料电池间相连的透明软管内的水珠被气体冲下引擎发动,车辆被开出车间。

  该集团董事局主席庞青年介绍了原理,车内特殊的转换设置可以将水转换成为氢气,再输入氢燃料反应堆,即氢燃料电池,产生电能,然后驱动车载电机和引擎,从而使车辆行驶。

  据庞青年介绍,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才能将水转换成氢气,最终实现“青年水氢燃料车”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状态下,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他还表示,这种催化剂可以近乎零成本地将水转化成氢气,并通过氢燃料电池发电。

  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在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的场景

  这是种什么催化剂,或者说,仅用催化剂就能使水变成氢气?

  “庞青年所说的特殊的转换装置是什么不太清楚。水可以作为提供氢的原料,所以水氢燃料车作为一个概念也不能说不对,但在我的知识范围内尚无廉价、高效、体积小这种转换装置,零成本更是不太可能,水电解制氢每立方氢气需消耗5.5度电,电费占整个电解制氢生产成本的80%左右。”制氢行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目前光解水或生物分解水等技术都不太成熟,不知这个催化剂指的是什么。

  “这就是个骗局,和当年的‘水变油’一样。”亲历“水变油”事件的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化学常识告诉我们,将水电解成氢和氧需要能量,催化剂能起到加速化学变化提高反应效率的作用,但绝不能提供驱动化学反应的能量。

  “水分解为氢和氧气要输入能量,光有催化剂没有输入能量是不会产生氢气的。”衣宝廉院士也强调。

  但也有氢能源研究有业内人士持审慎态度。“目前燃料电池汽车氢源都是从外部加入,氢的来源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通过水电解制氢,一种是通过化石能源的回收尾气制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专家认为,这次引起争议的“水氢车”有别于现在说的氢燃料电池汽车,类似于氢油车,亮点是给车加上水或者某种有机化合物,在车上自己分解的过程中产生氢气,提供给氢燃料电池。

  这位专家曾去参观过青年汽车的生产线,对于“是否是骗局”,他拒绝回答,“从原理上来说不是说不能实现,但目前还没有成熟的技术。”

  “从目前披露信息看,很容易认为是骗局。” 厦门理工学院新能源材料与器件专业路密教授持则表示,庞青年所说的催化剂很可能是能与水发生反应的金属氢化物如氢化镁之类的化合物,“这种化合物与水反应产生的氢气,要么直接燃烧提供能量(但会受限于材料不能长期承受氢焰的高温),要么需要通过燃料电池装置提供能量,报道里说的只加水就能跑肯定是不可能的。”

  庞青年回应:

  “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

  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

  如果在大部分业内人士看来是“骗局”,为何该技术能成为南阳的重大项目?青年汽车又是什么来头?

  “想想当年的‘水变油’就很好理解了。如今随着氢能热度上升,类似手段就又出来了,至于是为名还是为利,或是骗补贴,就不得而知了。”杜芳慈直言。

  “庞青年在汽车业内还是挺有名的,前些年他们公司扩张的很厉害,还曾一度出海收购瑞典知名汽车公司萨博汽车。”上述汽车业内人士说。

<p style="text-inde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