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北极是野心 美国在南海是上帝的关怀吗 ?

风清扬斈 1周前 (05-09) 网络资料 18 0

中美在贸易战、5G上的较量正酣,谁会想到遥远的北极竟然也会成为新的博弈场。

当地时间5月7日的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以无联合公报结束,是23年来的首次。原因在于美国不接受公报内容中有“气候变化”。让人倍感错愕的还有出席此次会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5月6日开幕式的演讲。

蓬佩奥宣告现在是美国加强在北极存在的时候了。话锋一转,蓬佩奥就谈到了中国是威胁,有“野心”。

蓬佩奥在多边外交场合频频提到中国(图源:Reuters)

“中国自称是近北极国家。中国与北极之间的最短距离是900英里(约合1,450公里)。世界上只有北极和非北极国家,不存在第三类别。”

“我们希望北冰洋变成另一个南海,用于军事化和领土争端吗?”

蓬佩奥指责中国“有野心”可以用两点来总结:一是从地理上来看中国不是北极国家,中国出现在这里有目的;二是中国正在让北极军事化,“军事化”这个带有浓厚地缘政治色彩的词很容易让人认为中国是要将北极变成自己的地盘。

贴标签容易,可细想一下,这些话站得住脚吗?

蓬佩奥是在拿地理位置来说中国和北极的关系。我们不妨也拿这个标准来问问美国:从夏威夷到南沙群岛的直线距离大约有5,000海里(1海里约合1.852公里),折合起来将近9,000公里。美国军舰、航母不远万里跑到南海来是什么意思?南海的航行自由与否,与美国何干?

中东到美国西海岸有12,432公里,按理说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美国轰炸机、航母、军舰时不时就现身,美国又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

很显然,距离并不是决定某一国行动的因素。说中国与北极的距离无非是美国炒作中国“威胁”的一个借口罢了。

再来说说“军事化”的说法。美国担心北极变成第二个南海。的确,过去几年里,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并在岛礁上有导弹等军事部署。固然中国说是为了“防御”,但南海出现了这样的军事武器,中美在南海“军事化”上各执一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近水楼台先得月,俄罗斯在北极的军事存在感更强(图源:VCG)

如果美国要拿南海的那套标准来说中国军事化北极就说不过去了。中国没有派过军舰赴北极。2018年1月中国官方发布的《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提出了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的想法,强调的依然是互联互通和社会经济发展。中俄的合作项目也集中于能源、科研等内容。

倒是俄罗斯和美国在北极的军事化行动一直在上演,比如,俄罗斯成立了北极战略司令部、部署了“堡垒”岸基导弹系统等。

美国的军事行动也在加速。2018年9月到10月,“杜鲁门”号航母打击大队前往北极圈。这是美国航母自1991年来首次越过北极圈进入北极。进入2019年,4月底,美国海军和海岸警卫队宣布签订美国40年来第一艘大吨位极地巡逻船的建造合同,另外两艘破冰船也将在未来10年中陆续建成。美国海岸警卫队于4月22日发布新版《北极战略展望》。美国国防部还将于6月1日前公布新的北极圈防御策略。 

照这么看,北极正在被军事化的锅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中国来背吧!

蓬佩奥认为中国有野心是混淆了“野心”和“存在感”的关系。如果说稍稍有点影响力就可以称之为野心的话,那么美国如何解释自己在中东、拉美或者亚太地区的行动呢?如果这不是野心的话,是神圣的关怀还是上帝的要求?


再者,中俄在北极活动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中国对自己的定位也很清楚:不缺位、不越位。这是基于自身力量而给出的参与策略。美国插手拉美、中东、亚太事务同样也是因为自己有这个实力。有多大力量办多大事,放到各国身上,这一点都说得通,可怎么就不见美国说自己在这些地区有野心?

说到底,美国这一套套的说辞都是以不同的标准来看待自己和他国。他国占据优势、做得好,而美国做不好,美国便认为他国不对,是“威胁”。而换个角度,美国自己一家独大了,他国比不过美国了,美国就不会说自己是“威胁”,而是认为这是自己的正当利益。美国难道不觉得自己很双重标准吗?



俄属北极地区是重要的能源储备库,天然气开采量占全俄80%,石油开采量占全俄60%。

根据俄罗斯科学家的调查研究,目前北极地区已探明油气资源60%位于俄罗斯境内,已探明矿产资源价值约为1.5万亿至2万亿美元,蕴藏的矿产资源总价值可能达到3万亿美元。

在美俄冲突常态化和西方对俄持续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将北极开发作为战略破局的抓手,正加速推进北极开发的国际合作进程。

第五届“北极—对话区域”国际北极论坛上个月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开幕。俄总统普京不但连续第五次出席大会并发表演讲,还邀请了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冰岛总统约翰内松、挪威首相索尔贝格、瑞典首相勒文共同参会,围绕地区形势、北方海航道开发、油气及矿产资源开发、环境保护等问题进行探讨。

首先,将北极开发视为缓和俄与西方关系的重要渠道。

普京在此次论坛的发言中特别强调,虽然美对俄制裁并未松动,但北极最大的天然气项目“亚马尔液化天然气”产出的首船天然气仍销往美国,俄美的北极能源开发合作不但未受制裁影响,在符合双方利益的前提下还可进一步扩大。

另一方面,欧洲向来是俄对外战略布局中的争取对象。虽然欧盟坚持跟随美国对俄制裁,但美欧在伊核、贸易问题上的症结,却可能成为俄欧关系改善的突破口,而“北溪—2”天然气管线、“北极液化天然气二号”等能源合作项目是俄牵制德国、法国、荷兰等国的重要筹码。俄在此次论坛上邀请了除丹麦外的所有北欧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既凸显俄与北欧国家关系的特殊性,也试图利用欧洲国家对俄立场“两面性”分化其对俄立场。

其次,将航道作为推动北极国际合作的引领性议题。

普京提出,“2018年北方海航道的年货运量已达2000万吨,是苏联时期该航道高峰运量的3倍多”,“航道的全年常态化运行是俄北极开发的重中之重”。

根据俄自然资源部的最新报告,为实现普京提出的“2025年前将北方海航道的年货运量提升至8000万吨”目标,俄需要在北极地区开展118个矿产基地和物流基础设施优先项目,其中近11万亿卢布将借助预算外融资。

目前,北方海航道开发的商业化进程已明显提速,俄对《俄联邦内水、领海和毗连区法》《俄联邦海商法典》《北方海航道水域航行规则》等联邦法中的相关条文进行修订,赋予俄罗斯原子能公司与北方海航道管理局共管航道的权力,并推动审批和商业运营的职能合并,使其成为联邦预算的间接制定方和直接执行方。

第三,通过机构改革,扩大国际合作的制度基础。

近期,俄首先对北极发展国家委员会进行架构调整,大幅削减企业和学术界代表,并吸纳所有北极地方政府首脑,巩固政府对北极开发的垂直权力管理体系。其次,将俄联邦远东发展部更名为“俄联邦远东和北极发展部”,使副总理特鲁特涅夫身兼总统驻远东联邦区全权代表、北极发展国家委员会主席、俄参与斯匹茨卑尔根群岛活动国家委员会主席等数职,为监督总统相关决策有效落地提供制度保障。

这一系列改革既可以把北极开发的政策、规划和管理职能纳入“大远东”范畴,又可借助远东发展基金和投资、税收、土地等一系列政策和制度工具,吸引北极开发的国内外投资,为更大规模和更高水平的北极国际合作打下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俄在谋求国际合作的同时,并未放松军事安全投入。

近6年来,俄在北极地区共新建475处军事设施,总面积超过71万平方米,用于部署相关部队、武器和军事机械,并重建了北极地区19个空军基地。

去年,北约在挪威北极地区举行了冷战结束以来规模最大的“三叉戟接点”联合军演,美国“杜鲁门”号航母自苏联解体以来首次进入北极海域。为应对美加等国提出的北极“航行自由论”,俄计划在年内出台北方海航道新规,要求外国军舰至少提前45天提交航行申请,在程序上限制外国军舰进入北方海航道及其邻近海域,并进一步巩固对北方海航道的主权主张。

俄军方还计划在北极地区建立多业务传输网络系统,确保各类军事单位间的监测、通信、信息管理与服务方面的高速联通。

总的来看,在普京本人的大力推动下,俄北极开发国际合作已驶入“快车道”。俄希望通过北极环境、科研、资源、航道等方面的开放性合作,加强与北欧国家、部分欧洲国家甚至美国的局部利益联系,从而缓解俄美对抗常态化带来的全局性压力。

但也需要看到,北极的军事安全和主权原则是俄战略破局坚持的底线。俄在提出制定《2035年前俄北极地区发展战略规划》的同时,还将出台新版《北极地区国家安全保障战略规划》,继续加强在北极地区的战略军事部署,并加紧促成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在年内表决俄罗斯划定的新北极大陆架外部边界的申请,上述举动可能再次引发各方对俄加强北极军事化的指责。


作者:赵隆(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所长助理)


5月7日,“第11届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在芬兰北部城市罗瓦涅米闭幕。由于美国的反对,本届会议没能发表共同宣言,这是北极理事会23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北极理事会成立于1996年,拥有8个成员国,中国是正式观察员国。理事会的成立是迫于气候变化背景下,北极所面临的严峻形势。

不过,美国似乎不打算正视现实。在5月6日的开幕演讲中,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分钟的发言只字不提“气候变化”。他还将矛头指向其他国家,声称中国不应该算作“近北极国家”、俄罗斯在北极的举动“咄咄逼人”、而加拿大对西北航道的主权是非法的。

对此,中国外交部北极事务特别代表高风表示,蓬佩奥的言论违反外交常规,既不明智,也不会有任何积极效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则表示,北极问题具有全球意义和国际影响,中国不会越位但也不会缺位。

《今晚60分》特约评论员杜文龙认为,美国并不在乎北极自然温度的上升,而是要把战略温度拉到极致。美国认为北极在未来五十年内无熊,一百年内无冰,杜文龙表示美国正在为温度上升后的北极战略作准备,今后在整个寒区将会爆发一场“热战”。

3月12日,俄罗斯海军总司令弗拉基米尔·科罗廖夫上将在庆祝俄罗斯潜艇部队建军60周年的盛大晚会上称,俄罗斯海军一直存在于北极地区,从未离开也不打算离开此地。

此语掷地有声,却也道出了一个事实。俄罗斯拥有漫长的海岸线,面对的就是广阔的北极。俄罗斯曾凭借“扇形原则”意欲将大半个北极划为自己领土,但这一主张未获其他国家支持。

1994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后,其开始不断向联合国申请对北极地区行使“外大陆架”权利。在合法申请外,俄罗斯还通过增兵北极地区、组织军演、海底插旗等方式“秀肌肉”,希望以强硬态度达成对北极地区的实际控制。

根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俄罗斯军队开始在北极地区建造和改进基础设施,甚至还计划增加一到两个机场,该计划进行至今已经升级完成了三个机场和2个空中指挥中心,全套计划包括12到13个机场和数个空中指挥中心,在升级完成以后,俄罗斯对北极方向的防御能力就能得到极大增强。

俄罗斯前任海军总司令曾表示,俄罗斯将为捍卫北极而斗争,并且不会拱手相让哪怕是一分一毫的利益。

2018年3月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2017年度国情咨文。普京强大,我们的北极舰队一直是全球最强,将来仍将保持领先。2025年前,其货运量将是现在的10倍,达到8000万吨。我们的任务是将其打造成具有竞争力的国际交通干线。

那么,俄罗斯究竟靠什么称霸北极呢?

二、战力强大的核潜艇部队

苏联时期,海军的绝大多数战略核潜艇都部署在摩尔曼斯克或者波罗的海,在执行打击任务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前往北极执行打击任务,这也是俄罗斯绝大多数战略核武器射程只有8000千米的原因,因为8000千米的射程从北极发射就足以覆盖整个美国了。

“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是“德尔塔”级核潜艇和“台风”级核潜艇的后继型,由俄罗斯红宝石设计局设计,属于俄罗斯第五代弹道导弹潜艇。

经十六年推迟,“北风之神”级首艇“尤里多尔戈鲁基”号于2012年于12月30日正式服役至北方舰队。其后,又先后有两艘同型号核潜艇服役至俄海军太平洋舰队。按计划,俄罗斯打算在2020年装备至少8艘“北风之神”级战略核潜艇。

艇上装有16个导弹发射筒、16枚RSM-56弹道导弹,射程8000公里以上,命中精度为60米,导弹舱设在指挥台围壳之后。

为了有效应对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该导弹加装了防辐射及电磁干扰的防护罩,增加诱饵装置,增强导弹外壳强度,使其能承受500米距离上核爆炸的冲击。

同时导弹飞行主动段速度远超过其他同型导弹,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在发射初始的上升阶段被反导系统摧毁。并且弹头段安装有末端助推系统,弹头在最后飞行中可以自行机动以调整攻击方向,弹上安装有惯性导航和卫星定位接收机,可确保打击精确度。

亚森级核潜艇是苏联/俄罗斯研制的第四代核潜艇,该级核潜艇于1993年立项,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因研制经费不足等原因,直到2005年才开始加大亚森级核潜艇的研制力度。

这款潜艇是俄罗斯在奥斯卡级巡航导弹核潜艇和阿库拉级攻击核潜艇的基础上研制而来,集成二者先进的作战性能于一身,其水上排量约8600吨,水下排量约13800吨。

与苏联/俄罗斯其他的攻击型核潜艇相比,该核潜艇火力更强、机动性能更好、隐蔽性更高。其水下噪音比美国的海狼级核潜艇还低10分贝,下潜深度可达600米,被西方军事专家称为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攻击型核潜艇。

亚森级核潜艇可以携带包括潜射对陆攻击巡航导弹、潜射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反潜导弹、超空泡导弹、重型鱼雷等俄罗斯海军现役武器库中的多种导弹。

二、打造强大的北极部队

俄军在北极周边部署多个海军基地和空军机场,近年来又重点打造了北极作战部队。

以驻扎在俄罗斯西北部摩尔曼斯克州佩琴加的陆军第 200 独立摩托化步兵旅为基础,俄罗斯的首支北极作战旅已于 2014 年 12 月 31日在靠近芬兰边境的摩尔曼斯克州阿拉库尔季镇正式组建,2020 年前还将完成对海军和空军力量的吸收。

三、性能强劲的北极特种作战装备

2017年2月,俄负责武器装备保障事务的副防长透露,俄在北极地区测试了一批新型武器装备。这些武器装备在超过2000千米的行军中接受测试,要求在气温低于零下60摄氏度的条件下,能正常运转不少于3天,无惧极夜和暴风雪。

接受测试的有军用雪地车、履带式运输车、特种车辆、运输机、军用帐篷、海水淡化设备和医疗设备等。从测试结果看,参测装备基本满足了极地低温和风雪气候条件下的工作要求。

俄为北极环境改进的米-8AMTSH-VA军用直升机,配备有隔热设备、加热系统,其发动机可在零下60摄氏度条件下工作。

北极地区的作战行动必须依托一定数量的中轻型装备,而且大部分时候都需要长途机动部署。

北极地区地形复杂,坦克没有用武之地,最合适的装备是轻装浮动设备,因此俄军北极部队没有配备152毫米“姆斯塔S”重型自行火炮,而是配备了120毫米“霍斯塔”轻型机动式自行火炮,而且对“道尔-M2DT”和“铠甲-S1”防空系统、T-72B3坦克都进行了轻型化改装,以适应长途机动部署。

两款新型的北极作战武器“道尔 -M2DT”和“铠甲 -SA”防空导弹系统及相应的保障车辆据称也已部署北极部队。

道尔-M2DT是道尔-M2系统在北极地区使用的武器版本,主要是将道尔-M2安装在DT-30PM-T1两段式履带全地形车上,具备了强大的极地冰层机动能力。

在俄军编制中,一套道尔-M2系统就是一个营的主战装备,包括1辆营指挥车和最多4辆发射车,定型前的道尔系统每部车只能携带8枚导弹,随着9M338K小型化导弹的出现,其携带数量甚至可增加至16枚。

道尔-M2防空系统履带式底盘重26吨,极限载荷11吨,可爬过35度斜坡,越过2米宽壕沟并轻易涉水1米深。该系统既能用于定点防空,也能安装到履带或轮式底盘上机动作战,可在任何环境下快速转入战斗模式,具备超强的集成作战能力。

四、厚积薄发的破冰船队

俄罗斯拥有一支40艘破冰船组成的舰队,未来数年还将增加12艘新的破冰船。其中大约有27艘是海洋破冰船,有些是核动力破冰船。俄罗斯还计划在2020年之前引进新级别超级核动力破冰船。

自上世纪50年代初,苏联就开始制造核动力破冰船,迄今共建成9艘。1975年起陆续投入使用的“北极”级核动力破冰船,它们的排水量2.3-2.5万吨,破冰厚度为2-3米,俄罗斯目前还有4艘该级破冰船在役,“北极”级的建造工作共持续了30年时间,最后一艘该级破冰船“胜利50周年”号早在1993年12月底就在圣彼得堡下水,但因为资金短缺问题直到2007年4月2日才正式服役。

2010年,在叶卡捷琳堡一次以西伯利亚亚尔马发展为议题的会议中,时任俄罗斯总理的普京提出:“俄罗斯是北极大国,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破冰船队”。在此背景下,俄罗斯开展了新一代核动力破冰船的研制工作。

新一代核动力破冰船的首船仍命名为“北极号”,根据设计指标,新一代北极级将具备更强大的破冰能力,最大破冰厚度达四至五米,可在维持14节航速时连续突破两米厚的冰障,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钢铁巨兽。

同时,俄联邦政府已经拨款170亿卢布开始了设计建造第三代核动力破冰船22220型的计划。这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上最大的破冰船。

该型核动力破冰船已于2010年在圣彼得堡“冰山”中央设计局开始进行设计,并于2013年11月5日在圣彼得堡著名的波罗的海造船厂(曾建造了4艘1144型“基洛夫”级核动力导弹巡洋舰)开工建造了首艘22220型核动力破冰船,并命名为“北极”号,这也是继承了俄罗斯著名的“北极”级破冰船的船名。

22220型核破冰船长173.3米、宽34米、排水量3.35万吨,无论是体积还是动力都独步全球。RITM-200核反应堆拥有独一无二的高能效集成组件,从而极大提升了新破冰船的速度及破冰性能。可调节的双重吃水设计令它在极地海洋以及普通河口通行自如。核燃料每7年补充一次。若是柴油动力破冰船,在此期间需要消耗高达54万吨的极地专用柴油。

此类破冰船不只具有巨大的国防价值,在经济方面也大有可为。它们可以为满载亚马尔、格达半岛、喀拉海大陆架所开采的石油天然气、驶向亚太地区的船只破冰护航。

2015年5月26日,波罗的海造船厂又开工的第二艘22220型核动力破冰船“西伯利亚”号,计划于2019年完工。

2016年6月10日,俄罗斯半个世纪以来试水了第一艘新型军用破冰船。21180型柴电动力破冰船“伊利亚·穆罗梅茨”号由圣彼得堡海军部造船厂建造,排水量6000吨,船长85米,据称可穿破1米厚的冰层,可横穿全程5600公里的北部航道,可以自主运行长达60天,船员有35人。

伊利亚穆罗梅茨级破冰船计划总共建造4艘,是一种多用途的破冰船,号称北极万金油。它可以执行的任务包括:进行破冰作业;拖带俄罗斯海军的作战舰艇;运输货物;油气田设施的救援;水文、海洋和气候调查。

2016年7月25日,俄罗斯原子能国家公司总裁谢尔盖·基里钦科表示,计划开始新一代“领袖”级核动力破冰船的设计。新型破冰船可在北极地区高纬度条件下长期作业,而不只局限于北方航道。

“领袖”核动力破冰船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核动力破冰船,船上将安装两座315兆瓦的RITM-400反应堆。由于使用最新技术,破冰厚度超过4米,可以以10节的速度开辟50米宽的通道。

更为重要的是,这一主要用于北极的强大破冰神器,在需要时还可以改为一艘军舰。未来俄准备在船上安装反潜装置、导弹或火炮。俄专家认为,船上的武器系统将主要用于护航。但俄罗斯更为深层的考虑是,在发生战争时破冰船为俄军在北极活动提供持久的支持,或者直接转化为军舰。

按照计划,首艘“领袖”破冰船将于2030年建造完成,俄一共计划建造2-3艘。

结语:随着全球气温上升,北极圈的内的冰层逐渐融化。之前为国际范围,任何国家不得对其拥有主权。但现在冰层的融化,水路逐渐畅通。北极海域成为了连接亚美、亚欧、欧美的最短航线。

俄罗斯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和强大的军事优势,成为北极争夺战的佼佼者。北极会成为俄罗斯的内海吗?很多人会问这样的问题,从实际占用来看,目前无人能超越其优势。

当喧嚣的马达声充斥冰原,当北极熊和驯鹿不再是唯一的生物,当全球海平面因极地冰川融化而不断上升。是否会有人意识到,占有并不代表成为主人。


道尔2部署进北极,这意味着什么?俄罗斯开启北极“别惹我”模式

思远军事

 

近日,俄罗斯亮相一批道尔防空系统,其涂装为灰白相间,属于典型的雪地涂装,它们极有可能部署于北极地区。那么,对于这批武器的部署,俄罗斯在传达什么信息呢?

近些年来,俄罗斯在不断的加强北极地区的建设与发展,在那里修建了不少基地,部署了很多兵力和先进武器,近期服役的武器基本都有北极地区适用的型号,道尔系统也不例外。北极圈内并不是只有俄罗斯一个国家,但是论兵力,其他国家加起来也不是俄罗斯的对手,尤其是道尔系统加入后,这一差距会变得更大。

资料图

道尔系统的前身是苏联的9K330野战防空体系,1986年开始服役的。这款武器在研发时就将假想的本世纪作战任务列入指标中,因此直到现在它也在不断的升级改进,其潜力还有很大未发掘的部分,也算是一把不老宝刀了。这款武器最早的作战用途是跟随装甲突进部队,为其提供防空,其最大12KM的射程,可以有效反制低空飞机、直升机、制导炸弹等低空目标。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道尔系统都是俄军中中低空防空的主力和中坚,它也是全球最先采用垂发的近程防空系统,同时它也是一款可全天作战、自动化程度高、具备察打一体功能的高性能防空系统。高度集成的系统平台是这款武器最大的特点和优势,其带来的完整作战能力足以为地面部队提供真正意义上的野战伴随防空力量。

资料图

现在的道尔系统多被部署到重要地区,由此也可以见得俄罗斯对于北极的态度和加固建设北极的信心。部署在北极的这款武器,主要是为了应对来自北约的威胁,毕竟整个北极圈只有两个国家:俄罗斯和其他国家,这个“其他国家”还是同一组织的。不过道尔系统部署后,俄罗斯也多了一个应对突发状况的底牌。

近年来,不止俄罗斯,北极圈内诸国都对这一地区有了浓厚的兴趣,也都在此地区加强了兵力上的部署。不过也仅有俄罗斯部署了先进的特殊防空系统,这也不失为一个解决北极问题的最佳方案。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