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频繁遭遇政变 中国外交缘何没有遭遇危机

风清扬斈 1周前 (04-13) 时事观察 53 0

 

 

截至当地时间4月13日早些时候,刚刚发生军事政变,拘捕前总统巴希尔的苏丹再次出现高层变动。现任军政府首脑,前副总统兼防长奥夫宣布下野,陆军总参谋长(即总司令)布尔罕将军接任首脑。

但对外界来说,这种近乎于左手换右手的人事调整的意义是有限的。考虑到北京和喀土穆至今仍未呈现异变。号称“中国人民老朋友”的巴希尔(Omar al-Bashir)总统虽被逮捕,很多西方观察家期待的“中国铁杆被推翻”的场景却没有发生。当欧美人士津津乐道于近期阿尔及利亚、苏丹的民变,并将其强行称为“第二次阿拉伯之春”时,他们写在脸上的失望是一目了然的。

事实上,很多长期观察中国外交的分析人士应该可以得出些有用的结论。环顾巴基斯坦、缅甸、马来西亚乃至马尔代夫等“中国老朋友”,某些中国企业固然卷入了一些政权更替引发的财务问题,但中国与各国之间的双边关系并没有明显生变。这与中国在外交活动中不干涉别国内政,在交往中严守边际,以诚相待的原则是分不开的。这是中国长期以来的外交理念,它也并非习近平执政后独有的东西。

苏丹军事政变之后,在军政力量的配合之下,风头很快就过去了(图源:AFP)

苏丹今日无事

从示威、抗议开始的苏丹政变在大军出动、军政府建立之后就戛然而止。这种雷厉风行的局面无疑让期待看热闹的欧美观察家们大为失望。

此前,西方人士曾铁口直断地将其视为“第二次阿拉伯之春”的一部分。美国有线电视网(CNN)还就曾在政变爆发的第一天尝试推举一位示威中的“努比亚女神”。而今,随着军政府在朝野人士的支持下开始运作,广场上的民众也逐渐散去,西方媒体所有造势的努力都白费了。

不过,比起乏善可陈的政变过程以及除去前总统巴希尔外相对陌生的苏丹人名,西方观察家们还有另一个看点,那就是苏丹新政府会否与北京存在态度的变化。

在苏丹政变爆发48小时后,终于有些欧美媒体人士想到了这一层,然后准备好了几个问题去中国外交部询问。当北京强调自己“相信苏方有能力处理好自己的内部事务,维护国家的和平稳定”,确认自己“同苏丹政府、各阶层和人民都保持着友好往来”之后,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也就可想而知:中国对苏丹的经略,绝非一个巴希尔下野就能改变的。

苏丹南北正规武装势力中,在中国接受过教育的军官不在少数(图源:AFP)

苏丹各界人士对中国的角色一直有一个明晰的认识:中国人对苏丹和非洲内政的不干涉原则也并非说说而已。

 

红遍南北苏丹的南苏丹说唱明星艾曼纽·贾(Emmanuel Jal)曾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在苏丹在商言商、明码标价,各个派系只要和中国正常交易都不会吃亏,中国政府对苏丹政治问题亦绝不干预,只强调各派系应“避免战争”。

截至2019年,中国投资建设的苏丹港项目和红海沿岸地区已经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按计划,该港口甚至将成为乍得、中非和埃塞俄比亚等国的贸易通道。

考虑到苏丹当局已经和中国确立了在苏丹港附近开发自由贸易区的计划,苏丹武装力量也驻守在苏丹港周边地区,参与也门战事的苏丹军队还集结于该地。这就意味着该国军方也许比其他势力更在意这一区域的和平,而未来的苏丹当局在期间能扮演何等角色就可想而知了。

西方为何持续尴尬

必须承认,很多西方中文世界的观察家们仍沉浸在某种刻板成见里,即中国的海外政策及“一带一路”相关活动是“收买贪腐政客”的撒钱活动。因此,很多国家只要出现改选后的政权更替,某种高呼北京“人财两空”的调子就此起彼伏。

必须承认,近些年来缅甸、马来西亚、巴基斯坦、马尔代夫、斯里兰卡等国也算是出现了传统意义上可算是“变天”的行动,但这些国家与北京的关系真的生变了吗?实情无疑是令某些人尴尬的。

对西方尤其是欧美国家来说,“民主化”之后的缅甸无疑是他们最为扼腕懊悔的。昂山素季及其率领的党派固然上台了,可他们却没按西方指定的路线去走。

的确,缅甸的“民主活动”让中国投资的密松大坝流产了,这让西方颇为得意,但当缅甸军、政人士积极加入“一带一路”相关活动,进而在若开邦的边境流民问题(即所谓“罗兴亚人”问题)上得到了中国帮助后,此后的局面就让华盛顿、伦敦的观察家们感到不安,进而批评昂山素季“圣人坠落”、“光环褪色”。

中国资本和产品对苏丹的渗透,也是中国经略非洲的一个缩影(图源:AFP)

同理,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发生过的事情也颇具戏剧性。

在马来西亚,宦海沉浮的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Bin Mohamad)虽然对前政府与中国企业的交易大为不满,也默许了《华尔街日报》等西方媒体编写畅销书《鲸吞亿万》攻击前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的行动。但当西方媒体的言论顺势上升到攻击中国的层面时,马哈蒂尔就及时叫停,进而强调自己对中国“一带一路”的支持以及对止损的渴望。

在巴基斯坦,看似激进“亲西方”的新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上台后的首访国家就是中国,其麾下党派在建立之初也强调了自己的亲中立场。

至于马尔代夫、斯里兰卡等小国,当地政权的更替也难以改变其资本、经济的大势。譬如马尔代夫新总统当选后就借其顾问嘲笑西方媒体,强调该国不会“选边站队”,更不会冒着国家债务违约的危险叫停中国项目,其对前总统的调查也不会牵涉到第三方。

事已至此,发生在苏丹的事情也就很难让北京的观察家们感到意外。中国不干预他国内政的态度,以及其在全球经济活动中的关键角色,正在让北京的外交基本盘变得越发牢靠。而这也许是动辄“偶像化或妖魔化外国领导人”的欧美人士难以想象的。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