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最可怕的不是重男轻女,是权力饥渴

风清扬斈 4周前 (03-26) 网络资料 135 0

这两天,姚晨主演的热播剧《都挺好》占据了很多眼球和讨论。

重男轻女、啃老、阴盛阳衰的夫妻关系、畸形的亲子关系。

这些中国家庭讳莫如深、难以启齿的阴影,都被这部剧撬开了牙关,扎中了每一个人的心窝。

01

故事的中心是一户普通的市井家庭——苏家。

母亲原是医院的护士长,一辈子雷厉风行,在家里说一不二。

父亲苏大强是退休的图书馆校工,一辈子谨小慎微,对老婆唯唯诺诺。

夫妻二人育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故事的开始,是一场葬礼。

母亲因为连夜打麻将骤然去世,苏家一辈子靠母亲约束丈夫、拉拔子女,突然这棵大树一倒,家便起了震荡。

大学毕业后便远赴美国求学定居的大儿子苏明哲回国奔丧,恰好赶上了裁员的大潮,不幸丢了工作。

然而背井离乡多年的苏明哲,因为母亲的骤然去世,催发了他对父母没有尽孝的遗憾,不顾目前失业的经济压力和美国妻女的生活状况,执意要把父亲接去美国居住。

二儿子苏明诚在父母的庇佑下,留在本地工作,买房娶妻。因为他嘴甜、会哄父母高兴,所以从小就是家里最得宠的儿子。

母亲去世后,父亲掏出账本,发现这个嘴甜手狠的儿子,“啃老”啃了父母20多万的养老钱,却从未想过归还。

小女儿明玉是家里最小的孩子,高考那年,明玉想考清华,母亲擅自做主,让她保送本省的免费师范。

明玉一气之下与家中决裂,自己养活自己,十年再也没回过家。

十年后,明玉事业有成,却对父母再无感情。她为母亲的丧礼出了全部的费用,却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母亲去世后她还发现,苏家迂腐又好面子的大哥,啃老上瘾的二哥,还有那个自私唯诺的父亲,都让她心力交瘁。

她想与苏家、与自己不快乐的过去决裂,却发现一家人终究打断骨头连着筋;她想与家里的一地鸡毛决裂,却因为良心不安,始终无法置身事外。

明玉的纠缠与痛苦贯穿了全剧,达到了让人心疼的高潮。

而另一边,备受母亲偏爱、事事交给母亲包办的两个儿子,在精神上从未断奶,在母亲去世后犹如天塌。

生活从未遗忘,命运终将交汇,全剧最深刻的一个话题在苏家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身上,谁也无法逃避的爆发:我们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原生家庭?

02

原生家庭是性格与命运的来处,但不是归途。

《都挺好》的小说原著里有一个段落,让我印象很深刻。

大哥为了弄清为什么苏家会发展如今这般局面,决定修著家史。

在整理历史物件和父亲的口述中,他了解到:父亲和母亲的结合并不是因为爱,而是外婆为了舅舅能迁入城市户口,让母亲嫁给了有户口的父亲。

母亲的婚姻是为了舅舅的户口,后来赚的钱也大多补贴给了舅舅,母亲从小就被外婆当作了舅舅出人头地的工具。

于是,当明玉出生后,母亲自然延续了外婆的想法:

明玉,你是女孩,你怎么能跟你两个哥哥比。

你将来是要嫁人的,嫁人了就是别人家的人,我们只有义务养你到十八岁,同样的,将来你也没有义务为我们养老送终。

这也是为什么,明玉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却从小不受母亲的待见。

放学回来要打扫家务、帮哥哥们洗衣服不说。

大哥要留学,母亲就卖了她的房间给大哥凑学费;二哥要旅游,母亲二话不说掏出两千块;而她想上补习班,母亲一分钱都不肯出。

原生家庭,是一场代代传承的背负,我们最深刻的模样,都来源于此。

当明玉想接父亲到自己家里养老时,父亲却强力拒绝。

理由很简单:女儿的眼光,和生前管束他、压迫他的妻子一模一样。

因此,明玉自己也不断地怀疑,自己以后是否也会成为像母亲一样的人,偏激、充满控制欲;也担心自己的婚姻是否也会走入阴盛阳衰的死胡同;担心自己是否在骨子里也是一个自私自利、冷漠刻薄的人。

也许,走出原生家庭阴影最好的方法,不是像哪吒一样割肉还血。

而是冷静地回望深渊,了解自己性格与命运的来处,正视它,牢记它,然后用独立的新生来与它和解。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但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

愿每个被原生家庭辜负的孩子,可以放下仇恨与负担,去组建属于自己的家庭,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过往种种,只不过是人生的一课:我们不要再成为这样的人,我们不要再重演这样的悲剧。

03

对原生家庭最大的负责,就是把悲剧终结在自己身上。

原生家庭,是人生的来处;而靠你自己,才能走出人生的归途。

我们在原生家庭里为人子女,在新生的家庭里,却是要与人为夫妻、为父母。

所以,原生家庭存在的意义,也是在教会你:该如何更好地做父母、做夫妻。

当你看到苏家母亲的溺爱养出了两个不知感恩、不懂成长的孩子,你就该知道:为孩子计深远,才是健康的父母之爱。

当你看到明玉在家里的委屈和心酸,就该知道:多孩家庭的纷争根源不是兄弟姐妹的分爱,而是父母的不公正。

当你看到一辈子活在妻子阴影下的苏大强,是多么的胆小和自私,就该知道:父母不相爱的家庭,才是一切不幸的源泉。夫妻若不能相互成全,便是相互祸害。

当我们看到那些我们厌恶、我们抵触的景象,我们应该在心里更加清晰:我们不要做这样的父母,我们不要做这样的夫妻。

将原生家庭的悲剧终结在自己的身上,才是对所有人最大的负责。

愿所有的不公与偏见,在你这里能变成宽容与公正。

愿所有的争吵和埋怨,在你这能变成冷静与温和。

愿岁月的裂痕与伤痛,在你这里能照进温暖的阳光。

04

人格的独立自由,才是一辈子的功课。

很多人说,如何与原生家庭和解,是一辈子的功课。

然而,一辈子太长了,这件事并没有重要到占据你一辈子的时间,不断反思,不断回望。

苏明玉和樊胜美,两个同样都是被原生家庭辜负的女孩,苏明玉却比樊胜美强很多。

樊胜美自始至终想要考嫁个好人,才弥补原生家庭的伤害。

以至她在事业上不肯拼尽全力,在爱里委屈求全,最后依然没有获得内心的安宁。

而苏明玉,事业有成,财务自由,在爱情里理性又平等。不知不觉间,曾经那个备受欺压的女孩已然成为命运的强者。

所以,人格的独立和自由,才是一辈子的功课。

与其沉溺在过去不可自拔,不如让自己强大。

当你内心被其他美好的事情丰富,当你的工作被切实的工作丰富,当你不依赖任何人、不指望任何人,你才能不被任何人绑架,才能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

真正的强大,不是原谅别人,而是懂得放过自己。

没有人逼你原谅痛苦,原谅苦难,但你要懂得原谅自己。

原谅自己在曾经无法选择的人生中,所作出的种种挣扎,不要拿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不要拿自己的生活来铭记别人的过错。

生活的糊涂账,到最后能算清的,只有属于自己的因果得失。

如果你这几天在看《都挺好》,

你肯定要被剧中父亲“苏大强”气死了。

“气死了气死了,有你这么当爸的吗?”

“做父母做成苏大强这样,真的是还不如去死。”

“我真的想一巴掌拍死他。”

“苏大强什么时候咽气啊,我要被他气死了。”

2

观看《都挺好》,

很多观众都气炸了。

这部剧叫做《都挺好》,

实际上个个都不好。

所有的不好,全部都始于一个“好爹”——苏大强。

“明知道儿子刚换工作,

他却要买房子,

还抬手就要500万,

而且没有商量的余地,

但凡儿女让他有点不顺心,

他就瞬间倒地,

两腿一软,寻死觅活。”

他日常最喜欢干的事情,

就是整事、整事、整事,

一个人,把三兄妹的日子搅得鸡飞狗跳。

气得观众们牙根痒痒:

“那个爹我真的看不下去了,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3

观众为什么气得要吐血呢?

因为这样为老不尊、为老无耻的父母,

在现实生活中其实并不少。

随便翻翻微博,

你就可以看到这样的留言:

“看着苏大强就想到我爸,自私自利真的是一模一样。”

“我爸简直就是苏大强本人,我妈就跟苏明玉她妈一模一样!”

“苏大强简直就是我翻版的外婆,她住我家后,我家就没太平过,离间我爸妈的感情,害得我爸妈差点离婚。”

“这个苏大强和我奶奶一模一样,满口谎话,给自己大儿子,就是我爸,泼脏水,我爸妈对她那么好都没有用。”

一个观众说得特别好:

“一个家庭最可怕的事情,

就是出现一个苏大强这样的老人。

这种老鼠屎式的老人,

是一切家庭矛盾的最大根源,

这种老人的存在,

会将一个家庭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4

家里出现了这种老人怎么办?

我觉得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孝而不顺。

中国人最喜欢讲“孝顺”,

以至于出现了两大问题。

第一:很多父母把孝顺妖魔化了,把孝顺变成了控制孩子的工具。

就像苏大强一样:

“你不听我的,就是不孝。”

“你不顺我意,就是不孝。”

第二:很多子女把孝顺简单化了,认为孝顺就是事事顺从父母。

“她是我妈,我得听她的。”

“再怎么错,他也是我爸。”

很多家庭都是这样走向破裂的。

我以前有一个同事,

他爸特别好赌,

每次输了都找他借钱,

他每一次都给了,

他老婆气得不得了:“你不能这么惯着他。”

他就说:“他是我爸,我不管他谁管他。”

结果他老爸越赌越大,

有天晚上输了20万,

被人押着来找他。

老婆就跟他离婚了:

“你要惯着你爸,你就一个人负责吧。”

有时候,盲目孝顺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5

孔子的弟子曾参,

是历史上著名的孝子,

他的事迹还上了《二十四孝》图。

曾参有一次锄地时,

不小心误除了瓜苗,

结果遭到了父亲的暴打。

父亲暴打他时,他不闪不躲,

最后被打得晕死过去了。

但他醒来后的第一件事,

就是跑去给父亲下跪:

“孩儿不孝,做错了事情,害得父亲生气。”

孔子知道这件事情后,

给曾参讲述了一个故事:

“舜的父亲瞽叟,受后母的挑唆,

对舜一点都不好,

动辄不是打就是骂。

你知道舜是怎么处理的吗?

父亲骂他时,他就听着,不跑。

父亲若要使用大棒打,他就跑。

舜孝顺父亲的方式是:

想要使唤我时,我会出现在身边。

但想要杀我时,我就让你找不到。

舜为什么要采用这种方式尽孝呢?

因为如果他被打死了,

那就没法尽孝了,

没法尽孝就是最大的不孝。

而且,父亲打死了他,

就会让父亲落下‘不仁’之名,

置父亲于不义就是最大的不孝。”

孔子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最好的孝顺,就是孝而不顺。

孝,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但“顺”却未必,

因为父母不一定都是对的,

所以我们要择其善者而从之,

其不善者而弃之。

6

“Autumn QT”写过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叫《像管理客户一样管理父母》,

文中有个观点挺有意思的:

“有时候,我们对父母,

要像对‘甲方’一样。

甲方的意见,我都同意吗?

并不是。

年轻的时候,客户说我做得不对,我都诚惶诚恐;

实在觉得不该改、不会改,

我就颤颤巍巍地求助老板。

现在客户让我改什么,我成长了呀:

1、接受——大家有不同想法,正常。甲方(父母)当爸爸习惯了,就会自以为是,说话不客气。

2、判断——是否有道理,是否可调整。

3、顺应——能改的就爽爽气气改了;不能改的,解释理由不改。

4、拖延——不改的,也不会断然拒绝,后续可以研究研究。

一方面,有礼貌、有回应,

在可能的情况下,

尽量建立友善的关系。

另一方面,

不放弃自己的专业性与独立性,

划出界限,能改的我就改,

不能改的我就说服,

说服不了的我就赖皮。”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我们还可以选择不做这笔“生意”嘛。

你过你的,我过我的。

7

在知乎上看过这样一个故事,

说的就是“管理父母”这件事,

作者的奶奶不喜欢作者妈妈,

作者爸爸采取的方式就是“孝而不顺”,

用“孝而不顺”去管理父母:

有一天,我爸借着喝了酒,

当着奶奶的面儿,

说了一番很强悍的话:

“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

就是娶了这么个有文化又漂亮的老婆,

当年想娶她的多了去了,

全比我官大,她单单跟了我,

我就是掉了脑袋也不能让她不痛快,

谁要让她受委屈,我就跟谁翻脸。”

乡下亲戚到我家,

按照我奶奶的规矩,

我妈是不能上桌吃饭的,

我爸就把我妈拉上了桌,

奶奶的脸色就不好看起来,

于是姑姑就帮奶奶说话:你怎么能让她上桌?

我爸听了,就杀鸡给奶奶看:

“你爱在厨房吃,

现在就到厨房里蹲着去,没人拦你,

我们家是很自由的,

你要是不去,

就坐在这儿老老实实地吃你的饭,

别没事儿找事儿。”

奶奶一下就被我爸给镇住了。

孝道是中国的传统美德,

孝顺父母并没有错,

但孝顺不意味着事事都要顺从父母。

一味的盲从并不是孝顺,

而是置父母于不义、置自己于不仁、置爱人于不顾。

最好的孝顺,是孝而不顺。

我爱你,我对你很好,

但并不代表你可以控制我的人生。

640.webp.jpg 

电视剧《都挺好》的海报

半夜三更追电视剧《都挺好》,寒气从后背生出,因为它的真实,也因为,这个家庭没有爱的润滑,完全靠权力维持。

苏母是小家庭里的铁腕人物,独断专行,肆意分配资源,让所有的家庭成员,不管是受益者还是受害者都认识到权力的威力。当她去世,整个家庭陷入了混乱。

640.webp (1).jpg

苏母剧照

父亲苏大强倚老卖老,作天作地;二儿子明成和小女儿明玉矛盾激化,彼此视若仇敌;大儿子明哲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原是苏母的骄傲,却卷入家庭困局,一次次充分地暴露了自己的无能……

所以明成老是说:妈要是活着就好了。有时候还会哭出来:我好想妈啊。在他看来,苏母活着的时候,一切都是有序的,可控的,但事实上,苏母自己心里明白,失控,从十年前就开始了。

640.webp (2).jpg

苏明成剧照

苏母本人,是典型的受害者反成加害者的例子。时代的特殊原因,导致她嫁给不喜欢的苏大强,原本打定主意要离婚,但父母为弟弟的事有求于苏大强,她只能自我牺牲。

按说苏母应该比谁都痛恨重男轻女这个事儿,但是,王小波早就在《东宫西宫》里锐利地揭示:“死囚爱刽子手,女贼爱衙役,我们爱你们。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当苏母从小到大一直被提示被告知,女人是低等动物。她愤恨不甘的同时,也会被驯化,将这个概念体现于自己每一选择中。

在最初,她是自洽的。她有两个儿子,又生了一个女儿,很多人质疑,在苏州这样的城市,怎么还会有人在八十年代生上三个孩子。小说原著设置这三个孩子是七零后。又有人质疑,苏母这样不喜欢女孩,为什么非要生出一个女儿来?书里说,这个女儿,是苏母为了弟弟委曲求全的产物。

640.webp (3).jpg

女儿苏明玉剧照

撇开书中的解释不说,一定要生个女儿,也不一定是喜欢女孩。很多人把有个女儿视为人生标配,说女儿知冷知热,是父母的小棉袄。这说法其实挺怪,赡养父母是儿女的职责所在,还要分男女吗?它预设了女性对于家庭的依附、牺牲都比男性更多,把女儿视为一笔积蓄,一份养老保险,一项回报率比较高的投资。

既然是投资,当然要计算成本。直到今天,还有女儿是招商银行儿子是建设银行之说,认为养儿子的投入就该比养女儿更高,里面的歧视再明显不过。

苏母真的就是这么想的。起初,她的算盘打得很好,两个儿子,一个成绩好,可以给自己长脸,一个虽然平庸,但能像宠物一般陪伴在自己身边,再有个女儿,可以帮衬兄弟,照顾父母,很完美。至于这个女儿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重男轻女的本质就是恃强凌弱,苏母从来都知道,只要握有权力,就握有了绝对话语权。

为了压缩成本,她在各方面控制对明玉的投入。明玉吃的比哥哥们差,想要上个强化训练班母亲说没钱,转脸就见明成拿着母亲给的两千块旅游经费嘚瑟。大哥想读一年十五万学费的美国名校,母亲就去卖房,却逼着原本能上清华的明玉读免学费的师范。让明玉最终和母亲决裂,是母亲为了给明成买婚房,又卖了一间房,都没跟明玉打一声招呼。

640.webp (4).jpg

重男轻女

有观众质疑这些情节是不是太夸张,是有点,但电视剧通常都比现实夸张那么一点儿,现实中重男轻女的家庭里,资源一定向儿子倾斜的。很多人家儿子结婚时父母买房买车不遗余力,女儿什么也别想,若是发声,就会落个贪财不孝的名声。

在女性被压制的许多年里,这些都是天经地义,但是,苏明玉成长于新时代,已然觉醒,她不愿做母亲的棋子,想读更好的学校,有更精彩的人生,和母亲的冲突一再发生。她们的矛盾,是迷信强权的压迫者,和已经觉醒的被压迫者的矛盾。

明玉离家出走自力更生,十年里,两种力量在对峙,明玉羽翼逐渐丰满,苏母对明玉失去掌控,但还能做那个家庭的君主。当苏母去世,她的王国也轰然倒塌,之后发生的种种,类似于政变后的兵荒马乱。每个家庭成员,都是一股势力,都在争取自己的权力。

明玉以王者之态归来,她有钱了有地位了,花四十万给母亲买块墓地眼睛都不眨,母亲葬礼的一应开销都是她支付,在没有爱的家庭里,真金白银就是权力,她的地位提升了。有人觉得明玉做得有点过,但是,没有三分杀气,如何浴火重生,蜜罐子里才泡得出傻白甜。

明哲和明成不甘心。明哲一直以老大自居,地位越高,责任越大,他偏偏扛不起与这身份匹配的责任,这让他尴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是他的话术,以这句话里的居高临下,震慑弟弟妹妹,同时找回当老大的良好感觉。

老大明哲的“话术”

他的话术却被现实轻易破解,作者狭促地安排他失业,要妹妹帮忙才找到工作,让他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纸老虎。

明成的落差更大。他一方面是个妈宝男,窝囊无用,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在母亲的庇护下,他可以对明玉各种欺辱。母亲去世,他啃老的秘密暴露,对世界的无能为力暴露,他和明玉的位置颠倒过来。明成百般不甘,虽然知道重新上位不易,却也想通过自己的方式,夺回一点权力。

可惜他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他曾经卓有成效屡试不爽的暴力,如今让他自己备受羞辱,他没有任何悬念地跌落到家庭的锅底。

 640.webp (7).jpg

打人

 

640.webp (8).jpg

认错

最后还有苏大强,他装疯卖傻撒娇撒痴,被压制多年之后,终于可以狠狠地刷一下存在感了。当然也有自私的成分,但这自私的根本,也还是他一点都不相信爱,更相信暴力。各种胡搅蛮缠,是他能够动用的暴力。

 

640.webp (9).jpg

苏大强剧照

不免要想,如若苏母九泉有知,她愿意看到这局面吗?就算她不心疼明玉,也心疼明成吧。她也许会恨上明玉,像明成那样咒骂明玉邪恶,她永远不会懂得,正是她对权力的滥用,使得权力像幽灵一般在这个家庭里大行其道,家里的每个人,都患上权力饥渴症。

重男轻女使得这种饥渴症得到明显的呈现,但它不只是重男轻女的家庭里特有的问题,人人都有可能患上权力饥渴症,相对于外界,家庭更容易让这种饥渴获得满足。

日本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松子的妹妹身体不好,被父亲格外怜惜,对于松子,父亲总是很严厉,只有在松子扮丑时,才会难得地露出笑脸。

有人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吾友思呈君说,亲密关系不是人生标配。这话很对,但是,我一直记得某个新闻里那个校长的一句话,他说,家长若是不给他送礼,他有的是办法对付那些孩子,也不用打骂,只要永远不提问那个学生就够了。

冷暴力也是一种暴力,松子的父亲未必有意伤害女儿,但是,他通过脸色的分配,成就了自己的权力,形成了讨好和被讨好的格局。后来,松子的每一段恋爱,都试图用各种方式讨好男人,比如去应聘土耳其浴室女郎,学美容美发,看似爱情大过天,实质却是她和父亲关系的重演,她试图借此修改当初的版本,虐不虐的无所谓,她只想和对方更加亲密一点。

松子终究不像明玉,能够觉醒和抗争,不过,愤然抗争然后走出来才是特例吧,更多时候,受害者像松子这样,成为想要讨好权力的人、被嫌弃和毁灭的人。

说到底,明玉最后还是成功了,跑赢了母亲制造的不公,她的时代终于到来,金钱地位让她在这个时代里呼风唤雨大权在握,她有资本与家人和解。这需要太多机缘,更多人无法获得这种机缘,他们的经历看起来不会像明玉那么爽,但也许更值得关注。

二胎政策放开后,很多人不愿意再生第二个,里面原因很多,窃以为有一条,是当年没有得到过有手足的快乐。孩子成年之后围绕财产的各种纷争,也通常和父母这一路的各种分配不公有关。其实不只是有一个以上孩子的家庭,在任何一个家庭,对于权力的警惕与节制,都应该成为为人父母者的必修课,若是像苏母这样滥用权力,只会害了家中所有人,包括自己。(闫红大家)

2019年,姚晨凭借新剧《都挺好》,再次回归观众视线。

前两天,姚晨在车里的这段哭戏上了热搜,演技被网友吹爆。

一边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原生家庭的捆绑,一边是自己的自尊和骄傲。

从强忍情绪到崩溃,再到悲愤交加止不住眼泪,一个绝望、矛盾的“樊胜美”跃然荧屏。

正午阳光的良心制作班底、全组演员的硬核演技,再加上戳人心窝的剧情设置,让这部剧自开播以来一直维持豆瓣8.5的高分。

从原生家庭引发热议到姚晨杨祐宁甜上热搜,这中间,始终绕不开姚晨这个关键人物。

《武林外传》13年后,这一次,网友对姚晨的评价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会撩、风情万种、气场十足、穿上职业装A爆了......

那个豪爽又泼辣的“郭芙蓉”,也在不知不觉中脱胎换骨了。

姚晨喜欢把所有得到的东西归结为缘分,当然,事业也不例外。

1993年,年仅14岁的姚晨离开家,只身一人去北京学习民间舞。三年之后,她遇上了人生第一个瓶颈期:按照自己的舞蹈水平,根本跳不出什么成绩。

果不其然,毕业回到福州歌舞团的这两年时间里,姚晨除了证明自己不适合跳舞外,似乎一无所获。

她那时并不知道,有时候,选择大于努力,而成功,往往也离不开一个独具慧眼的伯乐。

比很多人幸运的是,解放军艺术学院的牛娜老师发现了她的表演天赋,姚晨称她为“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也正是这位“贵人”,姚晨才在北电表演系里榜上有名。

选对了领域的姚晨,一路高歌猛进,不但排练次次能拿到好成绩,还成了老师眼里的“宠儿”,用老师的一句话就是,“老姚,是走大青衣路线的人”。

2002年,导演尚敬邀请姚晨出演《都市男女》里的一个小秘书,当时的她,特别嗤之以鼻:“我演小秘书,这不开玩笑吗?我是青衣!”

后来想想,为了生计还是去吧,没必要跟片酬过不去。

姚晨不顾“要接主流戏”的告诫,却坐上了一夜成名的火箭。

拍《都市男女》那会,尚敬和宁财神就开始捣鼓《武林外传》了,有一次,大家一起吃盒饭,宁财神说:“戏里有一个“菜鸟侠女”,让姚晨演最合适。”

那时,谁都没想到《武林外传》会这么火,更想不到姚晨会凭借“菜鸟侠女”一举成名。

《武林外传》的爆红,让姚晨彻底打乱了“大青衣”的职业规划,被贴上“女版周星驰”、“内地吴君如”,正式成为喜剧界的扛把子选手。

多年以后,她回忆道:

“其实我很感谢郭芙蓉这个角色,她是我的一个起点,正是通过这个角色,大家认识了我,熟悉了我,知道了有一个叫姚晨的演员。”

也正是“郭芙蓉”这个角色,让她人生从此开了挂。

2010年,主演《潜伏》,红遍大江南北;被任命为“联合国难民署中国区代言人”;

2011年,成为第一代“微博女王”,当之无愧的流量担当。

这大概是一个30+职场女性的最好状态,干着自己热爱的工作,拥有自己赚钱能力,事业顺风顺水,能自由地选择感情,不委曲求全,也不丧失自我。

姚晨曾说:

“后半生我最想努力做到的,是对自己的心完全诚实。

从小到大,我们都在努力地活成社会希望的样子,我们被各种身份标签所定义,却唯独迷失了最真实的自己。”

作为一个演员,她并不想被“喜剧”的标签所定义,想尝试更多可能性。

《武林外传》和《潜伏》就像电视剧的标杆,“有时候觉得不能超越这两个,只是重复,甚至更糟糕,就没有必要接了。”

4年之后,姚晨终于等来了几个好剧本,正当她雄心勃勃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发现自己怀孕了。

在事业巅峰期生子,不是一个职业女性的明智之举,姚晨却觉得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情:

“人到了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年龄的事。该结婚结婚,该生子生子。”

小豆子三岁那年,她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再次出发准备大干一场时,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怀二胎的整个孕期,姚晨只工作了12天,当年的那个团队也基本走光了。

“演员”姚晨,成了“二胎妈妈”姚晨。

微博里越来越多她和小土豆的亲子时光。

她也跟普通妈妈一样,在育儿这条路上被生活打得满地找牙。

身材走形,一孕傻三年,身上该下垂不该下垂的地方都下垂了,“产生过无数次想“手撕老公”的冲动”,重回职场被边缘化......

有一次,一位观众拉着她的手问:“翠平,你怎么这么多年不演戏了?”,十年过去了,无论她怎么尝试,观众眼里还是只有“郭芙蓉”和“翠平”。

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让她丧到一度想转行。

要认怂吗?当然不。

她说:

“不管是瓶颈也好,还是各方面的压力也好,这些都是人生体验,学会接受它,读懂它,才能成长。”

成功只是偶发事件,失败才是人生常态,最困难的时候,也是将要走到更好的时候。

古人有云:“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已到不惑之年的姚晨却感到从未有过的迷茫和焦虑:

“明明到了一个演员最成熟的状态,但市场上,适合我这个年龄段演员的戏却越来越少。”

五年生俩娃,等到再回到职场时,早已换了翻天地,事业也一度陷入尴尬和停滞不前的境地。

如果良机不来,那就不如亲手创造机会。

姚晨深谙此理。

2016年,制片人陈洁买下《找到你》的韩国版权并着手开始改变中国版,姚晨应邀参与主演并投资。

姚晨饰演的李捷,一边与前夫打官司争夺女儿抚养权,一边在拼命在职场升级打怪。

在发现孩子不见之后,她再也顾不上平时维持的精致优雅,冲进天桥下,疯狂翻着垃圾堆,一切徒劳后,瘫坐在泥泞里崩溃痛苦、嘶声力竭。

将一个心急如焚的母亲演绎得淋漓尽致。

那个阶段,于生活的一地鸡毛和事业的现实困境里的姚晨来说,《找到你》何尝不是在找回自己。

电影里有段台词很经典:

“这个时代对女人要求很高。

如果你选择成为一个职业女性,就会有人说,你不顾家庭,是个糟糕的母亲;

如果选择成为全职妈妈,又有人会说,生儿育女是女人应尽的本分,这不算一份职业。”

这是当代中国所有职场妈妈的困境,也常有人问姚晨:“你是如何兼顾事业与家庭的?”

她给出的答案是:无解。

既然无解,倒不如一心一意投入每一个身份,“在外拍戏我享受创作时的孤独,杀青回家也享受滚回红尘的幸福”。

正如姚晨说过的那样:

“因为努力工作我才有了选择的权利;

因为当妈妈,我才了解了生命的意义,也让我有勇气去面对生活的残酷,这两个身份并不矛盾。”

无法兼顾,却可以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自己舒适的平衡点。

如果说《找到你》是姚晨作为一个职场妈妈,寻找的职业困境的突破口,那《都挺好》则是她跳出瓶颈期的大豁口。

她扮演的苏明玉,因为敢于为自己的人生做主的独立性格,深受观众追捧,当被亲情抛弃、被原生家庭绑架时,她拼上一切选择反抗。

姚晨说:

“这样的女性越来越多的被大众认同,她们才会有更多展示自己的机会,在家庭与事业上都能散发出属于自己独特的光芒。”

她说的,又何尝不是自己呢?

一边温柔地醉心于家庭,一边坚定地在自己热爱的职场里厮杀。

“不盲从不跟随,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有爱自己和爱别人的能力,无论是外表还是精神层面,都能闪闪发光”。

在经历过职场的失意和生活的捶打后,依然独立、温柔、坚定。

中年职场女人的“尬”与“惑”或许还将如影随形,但人生,不就是一个在一地鸡毛的生活中奋力前行的过程吗?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