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贵阳师范学院博士发文《黔省某学院博士遭遇记》的相关事件新闻

风清扬斈 3个月前 (02-22) My Articles 253 0

   事件很简单,先是贵阳师范学院胡志方博士在微信公众号上发了一篇《黔省某学院博士遭遇记》的文章,引来大量的媒体关注和报道,给贵阳师范学院领导带来巨大压力,于是学校在官网发出声明,并责令几个涉及此事的博士发声明来澄清,后续事件因各方压力和博弈,最后胡志方删除了微信文章。
   这里要说几点:
   第一,贵州地处西南,经济发展落后,如果对落后地区没有感情,就不要去,去了肯定是坑多利少。
   第二,一个地方落后,最大的还是观念落后,尤其是地方院校,基本是裙带关系把持,有本事的要么甘愿为奴,要么攀龙附凤,要么赶紧走人,不要寄希望于恩赐。
   第三,像胡志方这种情况,如果对学校有意见,在考上博士以后就应该拿走档案,和学校脱离关系,既然在职,就应该遵守相关约定和规定,也不算学校刁难。
   第四,贵州高校在全国排名都很靠后,有一个基本因素是没有造血能力,人才流失严重,包括企业在内,国家给了诸多优惠,但是还是扶不起的刘阿斗,上世纪八十年代大量的企业搬迁贵州,还不是折戟沉沙,无非就是唐僧肉,贵州高校引进你博士,肯定是让你干活,不可能供着你,相比之下可能你要比本科和硕士毕业的老师付出更多,但回报估计还不如他们。
   第五,贵阳尚且如此,你让贵州那么多地方高校情何以堪,贵州地方高校都是市财政,那么多博士是怎么生存的,不是一个人的问题。
   第六,贵阳师范学院领导确实有问题,只顾自己声誉,其实贵州高校声誉早没了,是不是事实,高校之间稍微打听一下就非常清楚,不应该诋毁一个离职老师,更多应该反省,加强自身的建设,不应该甩锅,这是领导无能和无知的表现。
   第七,自证材料还是有问题,胡志方虽然言辞过激,但是还有那么多博士在贵州生存,他们最有话语权,据很多同学反映,贵州博士确实生存状态不佳,受排挤严重,虽然不是100%,但是应该八九不离十,我们从网友的回复,论坛的留言也可以印证。
   第八,贵州对于人才受制于经济,为什么博士都去北上广,因为那里经济好,供养的起,贵州经济不行,但是又想引进博士,最后只能是噱头,加上很多本科院校原来的领导本身素质不高,管理水平有限,鼠目寸光,博士的待遇和付出不成正比应该是客观事实。贵州的领导认为,好的博士去北上广,差的博士来贵州,基本否定了所有来贵州的博士,这是事实。
   第九,应聘到贵州的很多博士,包括胡志方,不见得就是安心做科研的材料,如果对贵州不满意,大可走人,不必讨伐,说明自身实力确实不行,自己的资源也有限,一个湖南人不去长沙和广州,来贵州,本身就是一种逃避,说明当时找工作找到了贵州,饮水思源,不必对原东家大放厥词。
   第十,贵阳师范学院和胡志方两方都是输家,以后贵州还有谁敢去,除了本地人,外地人吓都吓破胆了。胡志方给官方的印象就是闹事,以后工作也不好找。所以,两方都是双输。
   希望通过此事件,贵州方面能重视博士,信守承诺,博士能够安于现状,兢兢业业,同时,应该遵守法律,遵守人才流动规则,不要靠打压,扣押档案等低级手段扼杀人才。否则,贵州面对全国各地的人才争夺,必然是全盘皆输,不可能实现后发赶超。  
 


   以下为事件的相关材料

黔省某学院博士遭遇记

我自 2012 年为黔省某学院所引进, 至今六年有余, 其中所见所闻怪异之事甚多, 而此间博士之遭遇, 尤怪之甚, 姑记之, 以为世鉴。

黔省某学院乃原黔省教育学院升格而来, 原教职工中, 高学历人员有限, 而博士尤缺。 升本以后, 为应付教育部评估之所需, 学校开始大量引进博士。

自 2012 年之后三年之中, 百余博士应声前来。 文史哲理工, 海内海外, 南北西东, 各种学术背景者, 齐会于此。 然学校原来层次太低, 底子太差, 尤其干部队伍见识浅陋, 心胸鄙狭, 终究不能包容涵化如此盛大的人才群落, 至于近日, 势成水火。 期间怪事, 层出不穷。

当初, 学校令新进博士参与“入职培训”, 而培训授课之人, 多系本校“名师”, 其中不乏坐井观天, 夜郎自大之辈, 自高身份, 贬抑、 呵斥博士。

其中一人, 公然声称:“人才凡优秀者, 首选北上广、 次往中部诸省, 尔等无处可去, 遂至黔省; 既至黔省, 首选黔大、 师大, 黔大师大所不齿者, 方来此地。” 彼贱视博士如此, 众皆不平, 中有激烈者, 挺身与之辩论, 斯人理屈词穷。 又有夸夸其谈, 自我陶醉于讲坛之上者, 见一博士启门欲出如厕, 厉声呵斥, 该博士夹于门缝中, 尴尬至极。 又有自吹自擂者, 公然声称: 我之写作水平和古文功底, 尔等博士之中, 无人能及。 如此等等, 丑态百出, 而其目的, 均为矮化新进博士。 故有人曰: 此乃入门第一顿杀威棒。

既入校, 各部门负责人即恣意使唤博士。 尤其各种艰巨之事, 更以博士为前驱。 博士或拘于所学专业, 或所任非其所长, 或所事期限过于紧迫, 或所得资金人力支持不足, 颇有难胜其任者。 各种针对博士的嘲笑讥讽, 纷至沓来。 其犹甚者, 一部门领导居然于席间笑谈:“这群傻博士! 我听说有博士在一家店铺吃完早餐, 居然问老板: 你的店名为‘遵义虾子羊肉粉’, 为何碗内不见虾子? ——他居然不知道, 虾子是一个地名! 这群傻博士!”

后学校教职工选房, 原教院人多欲将博士置于处级干部之后, 当时的学校党委书记韩卉女士反问: 我们到底是办学校呢, 还是办衙门? 办学校应当以人才为先, 当然博士先选。可惜韩书记一年后调离,黔省某学院也终于办成了“衙门”。

当初引进之时, 学校承诺, 教工家属楼在三年内可以入住, 学校给每位博士提供六百元一月的租房补贴。 可是, 博士们到附近的新添寨租房时发现, 非常普通的两居室, 房租都在千元以上, 略好一点的三居室, 租金达一千八百元。 学校的补贴, 远远不够租房。 三年以后,学校的房子仍然不能入住, 但学校却不再发放租房补贴。 博士每年所付房租在一万二千以上, 相当于两个月以上的工资。 但学校对此漠然视之, 拒不补偿。

2017 年底, 终于等到学校家属房可以交房, 学校却要求博士们签署与实际价格不符的合同, 才准许拿房。 本来购房价为 2000 元一平, 但博士所签合同是 3460 元一平。 撇开后续的不良影响不说, 光是当时所交维修基金和將交的契税, 博士们就要比其他职工多交七八千元。 当时二十多位博士去找李存雄校长、 汪羿副校长理论, 李、 汪二人理屈词穷, 现在博士手中还有当时的会议录音为证。

近两年来, 尤其是最近的干部大调整之后, 由于学校管理不善,博士们的日子日益艰难, 职称评聘更是彻底绝望。 许多人选择离开。

而学校却借此对他们进行大肆掠夺盘剥。 本来就业协议上规定, 服务期每缺一年, 赔付两万, 但学校却借种种理由, 索取十多万至二十万不等的巨额赔偿。 其中最不合理的是: 学校以当时强迫博士们签署的假合同及伙同房开商开具的假收据为依据, 迫使辞职的博士们赔偿所谓的购房款。 这是严重的经济犯罪行为!

有博士借用《水浒传》 中的桥段, 凄惨地黑色幽默道: 禀告提辖大人: 那郑屠虚钱实契, 要了奴家的身体, 未及三月, 他家大娘子好生厉害, 将奴赶打出来。 着落店主追要原典身钱三千贯。 当初不曾得它一文, 如今那讨钱来还他! 这个郑屠欺压良善的故事, 居然与学校当局欺压博士的情节完全吻合!

当然, 一百多个博士的境况, 难以一笔述尽, 但有几个特例, 却不得不提。

第一, 苟昕, 博士。 2012 年进入地理旅游学院之后, 一直默默的工作, 拼命的教学科研, 直到出事之前, 学校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两个月前, 苟博士因心衰竭住院抢救, 全校教职工为之捐款,但终究未能挽回他的生命。 39 岁, 家贫, 未婚。

第二, 张兆军, 博士。 2012 年引进。 后任评建办副主任。 学校迎接并通过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合格评估, 他是出力最多的人之一。评估过后, 调入科研处任副处长, 负责学科建设方面的工作, 后遭排挤辞职。 这是典型的卸磨杀驴的做法。 离异、 弃官, 张博士遭遇人生的低谷, 随后突发的脑溢血, 差点让他丧生。 劫后余生, 学院又给他极其苛刻的待遇: 评聘工作量清零, 聘为讲师。

第三, 苗丽, 博士。 2012 年进入黔省某学院工作。 她有一对双胞胎孩子。 但在十余年前, 孩子一岁多时, 她丈夫因病去世, 作为寡母, 苗丽一心想要创造更好的条件抚养孩子。 为此, 她从原检察机关出来考博, 心想将来在高校工作, 会有更多的时间精力照顾孩子。但事与愿违, 进入学校以后, 她先是被委派从事“法人治理”、 制作“绩效方案” 等各种行政工作, 无暇顾及孩子, 遂把孩子托付给她的父母照看。 后进入经政学院, 被领导百般刁难。 她曾找同事哭诉: 早知道如此, 我宁愿去卖蔬菜养孩子, 也比现在要好些, 至少是有尊严的。 一年前她辞职返乡, 学校向她索取赔偿近二十万元。 在中华传统文化里, 孤儿寡母, 人所共悯, 为何学校当局忍心至此! 不仁不义,何以服众, 何以教育学生!

第四, 胡江华, 博士。 作为数量经济学博士后, 本来是经政学院、地旅学院、 数计学院等都急需的师资。 但当时仅因为“第一学历不符合”一个理由, 被分到马列部, 教“黔省省情”课。 这是最典型的“学非所用, 用非所长。” 后经友人呼吁, 引起张承鹄副校长重视, 才转至经政学院, 教授本专业课程。 几年以来, 对学院的学科建设、 专业建设等都做出了重大贡献, 成为无可非议的带头人。 而此前的荒唐遭遇, 恐为一切高校所罕见。

一百多个博士, 各种离奇遭遇, 不可一一描述。 用同事 QQ 群中一位博士的话, 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总结。 他说:“我只知道, 2012年来的博士, 至今走的走, 死的死, 残的残, 没剩下多少了, 走了的也都是带着恨意走的, 留下的你说心里能安稳吗? ”

欲兴教育, 先兴人才。 欲强学校, 先强师资。 现在学校人心已散,博士想辞职他就的过半。 而学校当局者不知改过, 仍在实行苛政, 对博士极尽排斥打击、 敲诈勒索之能事。 难道我共产党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就选不出几个有德行, 有学识, 有能力, 得民心的好官来治理这个学校吗! 忧心忡忡, 特以此文警示。 希望引起社会重视, 如能有上级领导明察, 彻纠其弊, 则学校幸甚, 万千学子幸甚!

胡志方

2018 年 12 月 20 日 

 timg (1).jpg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12月20日起,微信号“社科志”刊发一篇题为《黔省某学院博士遭遇记》的文章,作者胡志方以半文半白的方式记叙了自己作为博士生从2012年被“黔省某学院”引进后所碰到的遭遇,如学校官僚衙门化,学校干部见识浅陋,住房问题上校方要求博士签署与比实际价格更高的合同方可入住等。文章还例举了几位同为引进博士的教职员工遭遇,有人已因病去世,也有人因排挤而离职。

文章在网络热传引发广泛讨论后,文中所提到的“黔县某学院”即贵州师范学院于21日发布声明,否认了胡志方的控诉,强调他发表的不实言论已严重损害了学校的声誉,并附上文章中所提到的几位博士的声明信。

 

 

图片来自微博

《黔省某学院博士遭遇记》一文开头,作者胡志方写道,

“我自 2012 年为黔省某学院所引进,至今六年有余,其中所见所闻怪异之事甚多,而此间博士之遭遇,尤怪之甚,姑记之,以为世鉴。

黔省某学院乃原黔省教育学院升格而来, 原教职工中,高学历人员有限,而博士尤缺。升本以后,为应付教育部评估之所需, 学校开始大量引进博士。

自 2012 年之后三年之中,百余博士应声前来。文史哲理工,海内海外,南北西东, 各种学术背景者,齐会于此。然学校原来层次太低,底子太差,尤其干部队伍见识浅陋,心胸鄙狭,终究不能包容涵化如此盛大的人才群落,至于近日,势成水火。期间怪事,层出不穷。”

上述胡志方所提的 “黔省某学院”指的便是贵州师范学院。据学校官网介绍,贵州师范学院位于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是经国家教育部批准的省属全日制普通本科高等院校。前身是创建于 1978 年的贵州教育学院,2009 年改制为全日制普通本科院校,并更名为贵州师范学院。2012 年获学士学位授予单位资格。2015 年顺利通过教育部本科教学工作合格评估。2016 年增列为贵州省“十三五” 硕士学位授予立项建设单位。2017 年获批省级一流大学建设项目建设单位。

贵州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官网显示,出生于1971年5月胡志方副教授是国际政治学博士、中共党员,2006年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毕业后,曾在在湖南人文科技学院任教至2012年,于2012年8月赴贵州师范学院从事教学工作至今。

文章称,校内教职员工、各部分负责人对博士也颇不尊重,甚至嘲笑讥讽:

一部门领导居然于席间笑谈:“这群傻博士!我听说有博士在一家店铺吃完早餐,居然问老板:你的店名为‘遵义虾子羊肉粉’,为何碗内不见虾子? ——他居然不知道,虾子是一个地名!这群傻博士!”

文章重点提到了贵州师范学院引进博士们遇到的住房问题,当初引进时,学校承诺可在三年内入住教工家属楼,此前向每位博士提供每月600的租房补贴。但附近房租远高于补贴,非常普通的两居室房租也在千元以上,略好一点的三居室,租金要一千八百元。而三年后教工楼无法按时入住,学校却不再发放租房补贴,也不补偿,“博士每年所付房租在一万二千以上,相当于两个月以上的工资。但学校对此漠然视之,拒不补偿。”

等到2017年底,教工楼可以交房,学校突然要求博士们签署高于实际价格的合同,才能拿房,原本每平米2000,博士合同却是每平米3460元,而且光是当时所交的维修基金和即将缴纳契税,博士要比其他职工多交七八千。

此外在选房时,原贵州教育学院的教职工人数多,因此想将博士放在处级干部后再选;当时校党委书记反对,认为学校应以人才为先、博士先选,可是这位书记一年后就被调离了。

近两年来,校领导大幅调整,博士日子日益艰难,职称评聘更是彻底绝望,不少人选择离职。本来按就业协议规定,博士在校服务期每缺一年赔偿两万,而学校却借各种理由索取十几万甚至二十万不等的巨额赔偿,其中包括购房款。

文章最后还专门列举苟昕、张兆军、苗丽、胡江华四名引进博士的经历,他们中有人因病去世,有人遭排挤辞职,有人被安排在行政岗位百般刁难,还有人因“第一学历”不符合而调离专业岗位教“贵州省情课”。“一百多个博士,各种离奇遭遇,不可一一描述。用同事 QQ 群中一位博士的话,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总结。他说:‘我只知道, 2012年来的博士,至今走的走,死的死, 残的残,没剩下多少了,走了的也都是带着恨意走的,留下的你说心里能安稳吗?’”写此文是希望引起社会重视, 如能有上级领导明察,彻纠其弊,对学校和学生都是幸事。

12月21日,针对《黔省某学院博士遭遇记》一文,贵州师范学院立即予以正式回应,在学院官网、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官方平台发布了《贵州师范学院关于胡志方不实言论的严正声明》。

 

 

截图来自贵州师范学院官网

该声明称,“近日,贵州师范学院(以下简称‘我校’)正在办理调动事宜的博士胡志方同志在网上散布不实言论,微博、微信群、QQ群及微信公众号等恶意发布言论并盗用我校校徽,其中关于我校住房、对我校勾昕、张兆军、苗丽、胡江华等博士情况描述与事实严重不符,恶意中伤我校。这对我省及我校高层次人才队伍稳定和学校声誉造成极其恶劣影响。”

声明还引用一组数据说明校方重视人才,积极为博士等高层次人才组建团队、搭建平台,创设优良科研、教学与生活环境,让来校工作的人才安心教学科研创新。

声明最后强调,“胡志方不顾上述事实,发布不实言论,严重损害了我校的声誉。自本声明发布之时起,上述侵权行为所涉及的相关人员必须立即自行删除所传播与事实相违背的言论,凡有恶意编造事实,毁损我校名誉的行为,我校保留对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根据网络搜索发现,目前微信号“社科志”发表的原文已经删除。

此外,贵州师范学院还在声明中附上了三份由本人签名的《贵州师范学院博士的公开信》,分别来自于胡志方文中举例提到的张兆军、苟昕的“同事、朋友和知己”闫修民以及一名今年6月博士毕业后入职的李明勇,均针对胡志方文部分内容予以反驳。

 

 

 

 

 

 

热门评论 

 http://wap.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15974&do=blog&id=1152791文中所述我没法考证是否真实,但是从我在贵州省高校工作的所见所闻所遇来看,可信度还是很高的。我在遵义某学院(现已升大)工作了接近2年,领导想方设法的打击博士尊严和人格,其目的只不过是想让博士乖乖听话。领导和老家伙虽然见识浅薄,但是他们认为博士是最容易闹情绪和意见的,也最容易说领导的不是。这学校来工作的本科、硕士学历老师,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名校毕业生,一般没有底气去给领导提意见,而且关系户也很多,领导怕整出来的政策伤害到他们,于是所有的考核啥的都压倒了博士头上。我曾经当面问该校人事处处长:“你们为何只考核博士,不管硕士呢?”领导回答说:“没那么多精力,管不过来。”还有个问题就是:这学校的硕士虽然很少听到他们给学校或者领导提出一些“真知灼见”,但是他们一旦觉得他们的待遇受到了伤害,他们会组织起来集体去学校那里闹事。而博士呢,基本上组织不起来,大家都是选择默默离开。就拿我以前所在的医信学院来说,在职的博士基本上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们那几年新来的博士基本上不剩了。只剩下一个本硕博都是双非的博士,当了副院长,还继续留在那里。

文中作者说自己所在的黔省某学院,每个博士走的时候都是骂着走的。我所在的某医学院,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博士离职都是骂着走的,但我肯定我认识的人,每一个都是带着很强的恨意走的。不然也不会在协议期没满,不仅要一分不少的归还安家费,还要另外赔偿学校一笔违约金的情况下,毅然果断走人的。没到协议期离职是亏大了的,但这种学校不会为求职者考虑,更不会考虑博士的难处,反正逼你走,学校还能小挣一笔。

 

广北无

中国的那些小市县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紧密的关系社会,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地方,这从那些政府警察医疗教育系统内部结亲就可窥视全貌了,所以外人想要凭学历能力获得相当于大城市的收获,基本不可能,除非目前的小市县受到根源上的冲击,破除结亲这种潜在最紧密关系的冲击,才有可能释放这些小城市的流动性与活力,另外,如果出现像上世纪上山下乡的情况,这些外来人绝对会像一个猎物一样受到本地利益集团的盘剥。为什么大城市有吸引力,就是他们能提供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环境,而且城市化也不可逆,要是逆向,那整个国家形势已经很危机。

2018-12-22 14:27

 

 

老百姓

只有去过贵州在当地有呆过几年十几年最清楚了。不是黑贵州。z贵州的整体管理意识比起同属于西南的四川云南都差很多。我是基本上跑遍了大半个贵州的。一个简单的故事 某年从毕节到四川。班车晚点一个小时开很正常。路上运煤的货车很多路被压得很烂,路上一堵2-3个小时也看不到一个交警出现。车子进入四川境内 公路很好而且还有清洁工在扫路。那种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体会得到。
国家这些年给了贵州很多资源 除了资金扶持还从江浙沪调了很多干部过去 从教育厅到交通厅到省委 包括贵州大学的领导。
贵州落后的根本原因不是地理问题也不是资金问题。根本问题是人的问题。

2018-12-22 14:27

 

 

无巽子

这些破学院要来作甚?又浪费各种资源!教改后都新瓶装旧酒升成了所谓的二本,教学上无任何建树,不过就是多扩充几个文科类“专业”而已。一张黑板,一张寡嘴,就能招收几十百把个学生,白白浪费学子几年青春

 

 

策一肆生

第二篇声明更有意思,仔细看第二段,在老师生病住院期间,是学院的教师和学生积极组织救援,而在送别之时又是上百名教职工和学生组织的送别,全程没提任何官方机构和领导的名啊。真的太有意思了。

2018-12-22 14:47

 

策一肆生

仔细看看这三位老师的回复信,其实是间接证明了开头胡博士的相关论述。

2018-12-22 13:55

 

 

大刘

哈哈,那个张兆军博士的回复申明非常有意思,大家可仔细多读几遍,从中能发现很多让人感慨的东西! 
 2012年博士毕业进这家学院,一进院就开始参与学士学位授予评估工作,后又负责各种评估工作,一直到2017年为学校的硕士学位点建设日夜加班。这是学院学科建设的大功臣呀!日夜加班、累死累活的另一重意思,领导把任务压在你头上,责任心强的人不得不过度劳累,但那些同事、手下不行呀,三军不行累死主帅,还得罪了一大帮人,20多位呀!这个数字真的不少了。
但是他们“没有发生打击报复”,这话说得多违心,哈哈。有谁会特意把没有发生的事罗列出来说没有发生。
太累了,身体累坏受不了了,何况关键的学校大业也基本完成了,想喘口气换个轻松点的活,但学校领导还不让呀,你一调走这学校的大业那帮挤兑你的人完成不了,你是人才,就得工作死累死!特意说明,学校的领导是看重人才,才不让我转岗的。
“感念学校给我一口饭吃,我要给学校出力”,这话从一个博士生口里说出来,是很口语化,但其中的心酸大家可想而知了,都读到博士了,还是为了一口饭吃么?心酸。
2018年7月,终于换到教学岗位后,转折来了,“教学、科研、学院贡献被评为0分”!前面刚说没有打击报复,后面就来个这么奇怪的0分,在学校里老师要怎样才会被评为0分,我的确不是非常明白,但最朴素的想法就是领导觉得“你就是一个蛋”,想让你滚你就得滚!这个0分也是重点呀!
一个拼死拼活好多年的博士,一个从小就拿惯100分的学霸,今年终于第一次拿了个鸭蛋,多大的讽刺呀!博士不服呀,向上申诉,快半年了没人理你,两个字“苦”“憋”!
终于有个不服想走的同事博士在网上爆料抱屈了,今天(12月20日这又是一个重点日子呀)领导重视了,谈话了,还让写一篇公开信,申明学校没有打击报复我、没有不重视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张博士写了这篇命题作文,是学霸博士的水平,让我这学渣都看出来了。

2018-12-22 17:00

 

策一肆生

仔细看看这三位老师的回复信,其实是间接证明了开头胡博士的相关论述。

2018-12-22 13:55

 

广北

中国的那些小市县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紧密的关系社会,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地方,这从那些政府警察医疗教育系统内部结亲就可窥视全貌了,所以外人想要凭学历能力获得相当于大城市的收获,基本不可能,除非目前的小市县受到根源上的冲击,破除结亲这种潜在最紧密关系的冲击,才有可能释放这些小城市的流动性与活力,另外,如果出现像上世纪上山下乡的情况,这些外来人绝对会像一个猎物一样受到本地利益集团的盘剥。为什么大城市有吸引力,就是他们能提供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环境,而且城市化也不可逆,要是逆向,那整个国家形势已经很危机。

2018-12-22 14:27

 

 

上一篇新闻我说过的,是在学校里面,饭堂阿姨,保安大叔,宿管阿姨什么的,别看这些职位微不足道,但是你外人想进去工作,不容易吧。这些都是被领导层的皇亲国戚消化完的。外人想都别想。延伸到你说的小地方,不管是公家系统还是私人企业系统,优先安排的都是身边人,二舅堂哥表弟表妹,三大姑七大姨八大妈。都是靠着这层关系网,层层复制下去。有本事,有学历的人,去到小地方,再怎样,大多数都会被压着,要么就辞职。

2018-12-22 15:19

 

无巽子

这些破学院要来作甚?又浪费各种资源!教改后都新瓶装旧酒升成了所谓的二本,教学上无任何建树,不过就是多扩充几个文科类“专业”而已。一张黑板,一张寡嘴,就能招收几十百把个学生,白白浪费学子几年青春

2018-12-22 14:14

 

“升格”成了“本科”,却没有本科的能耐,还把原来的大专中专本事丢光了

2018-12-28 13:16

 

 

新向日葵时代

学院组织发布的张兆军博士的回复很有意思,张兆军博士转到地理学院后,教学、科研等评估得了0分后一直没人过问,但到前两天网上实名举报的事发生后,很快就有学院领导找他谈话过问他的事情,张兆军博士应该感谢这篇实名举报文章,张博士也算是这篇实名举报文的受益者,不然张博士在这学校算是废人了,学术、工作生涯完蛋了

2018-12-23 10:15

 

 

新向日葵时代

国家有个硬性规定,专科院校升本科院校,本科学院升大学的,教师队伍中博士学历人员必须得达到一定比例,作为硬性指标的此项若不达标,升级完全没戏。 西部地区的很多地方普通高校,实力较弱,教师队伍中博士以上学历人员占比低,远达不到国家升级硬性标准,所以很多学校为升级,短期内引进了很多博士以上学历人员,最后学校虽然升级成功了,但由于财力弱,教育理念及人的观念落后等原因,原本引进博士时陈诺的很多安顿及教学科研条件都迟迟兑现不了,待遇又跟不上,使得出现了上文中的情况,嫉贤妒能的现象也有,至人心不稳,出现上文要求辞职的情况。这种现象应不是个案。

2018-12-23 09:58

 

青阳太庙

环境和人是相互影响的,这里不是给我们贵州人开脱,的确我在其他省待过几年,贵州这边很多东西不规范我也是很无奈。但是我也有一个例子,贵州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要做什么都难。比如我高中在的学校要修一个足球场和三个篮球场,挖掘机从我高二挖到了大二,上课有时候还能听见在爆破山体,花了几年才挖出一块平地。但是我在北方上学,学校两年就在平地上修好了一个新校区。这种客观条件下你要想和别的省份一样发达就要比别的省努力好几倍。这样的条件是会多多少少影响到一个地区人的心里和行为的。

2018-12-22 17:11

 

评论:(来自http://wap.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15974&do=blog&id=1152791

文中所述我没法考证是否真实,但是从我在贵州省高校工作的所见所闻所遇来看,可信度还是很高的。我在遵义某学院(现已升大)工作了接近2年,领导想方设法的打击博士尊严和人格,其目的只不过是想让博士乖乖听话。领导和老家伙虽然见识浅薄,但是他们认为博士是最容易闹情绪和意见的,也最容易说领导的不是。这学校来工作的本科、硕士学历老师,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名校毕业生,一般没有底气去给领导提意见,而且关系户也很多,领导怕整出来的政策伤害到他们,于是所有的考核啥的都压倒了博士头上。我曾经当面问该校人事处处长:“你们为何只考核博士,不管硕士呢?”领导回答说:“没那么多精力,管不过来。”还有个问题就是:这学校的硕士虽然很少听到他们给学校或者领导提出一些“真知灼见”,但是他们一旦觉得他们的待遇受到了伤害,他们会组织起来集体去学校那里闹事。而博士呢,基本上组织不起来,大家都是选择默默离开。就拿我以前所在的医信学院来说,在职的博士基本上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们那几年新来的博士基本上不剩了。只剩下一个本硕博都是双非的博士,当了副院长,还继续留在那里。

文中作者说自己所在的黔省某学院,每个博士走的时候都是骂着走的。我所在的某医学院,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博士离职都是骂着走的,但我肯定我认识的人,每一个都是带着很强的恨意走的。不然也不会在协议期没满,不仅要一分不少的归还安家费,还要另外赔偿学校一笔违约金的情况下,毅然果断走人的。没到协议期离职是亏大了的,但这种学校不会为求职者考虑,更不会考虑博士的难处,反正逼你走,学校还能小挣一笔。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