佤邦、果敢、小勐拉——藏在缅甸里的“中国”

风清扬斈 5个月前 (02-22) 网络资料 334 0

 

 

 

缅甸与中国的关系可追溯到两千年以前,据说大约2000年前,来自中国的两支部落先后沿着大江从云南迁徙到缅甸,其中一支在伊洛瓦底江河谷安家,另一个则在沿海地区扎下根来。在河谷地区安家的骠族老家在青海、甘肃一带,是缅甸有文字记载的最早居住。

 

null

 

 

null

 

地处中南半岛的缅甸面积略小于中国青海省,地势北高南低,整体呈菱形状,就在缅甸北部的掸邦高原与中国云贵高原相接处,生活着一群熟悉而神秘的人群,他们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却不是中国人,他们用着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教材却不是中国九年义务教育的人群,他们使用人民币、中国三大通信公司的电话卡等等……

 

null

 

一、佤邦

佤邦,又叫缅甸第二特区,位于缅甸东北部,佤邦与中国云南的普洱市接壤,曾作为缅甸共产党的根据地,佤邦在历史上曾为中国的领土,唐代属于南诏国,宋代属于大理国。英殖民时期,英国压迫中国将阿佤山地区划给缅甸。佤邦顾名思义就是佤族聚集区,是缅甸佤族居住最密集的地方,生活在佤邦的佤族与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的佤族是同宗同族的,后来的划分使这个民族成为了中缅两国的跨境民族。

 

null

 

邦康是佤邦自治区的首府,是佤邦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佤邦各大机关所在地,也是原缅甸共产党的总部所在,佤邦地区使用最多的语言是汉语和佤语,缅语很少使用,文字则以汉子为主,佤邦甚至有着使用汉语播报的“佤邦电视台”,我相信这个神似CCTV的佤邦电视台能惊艳到每个中原地区的国人。因为与中国接壤且又深受中国影响,佤邦地区没有规定只使用某种法定货币,于是人民币成了佤邦主要的流通货币,除此之外,佤邦地区的教育机构所使用的教材也是与中国国内同步,清一色的“人民教育出版社”等国内机构所出版的教材,除此之外佤邦使用的也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的通信卡。

 

null

 

二、果敢

果敢曾为“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后改为“缅甸果敢自治区”,与中国云南临沧市接壤,果敢与佤邦一样,在历史上曾属于中国的领土,唐代属于南诏国,宋代属于大理国,同样在英殖民缅甸时期被划入缅甸领土,1989年~2009年这段期间,果敢曾拥有高度自治权,到2015年3月,缅甸军方宣布已控制整个果敢地区,对果敢地区采取了融入缅甸的政策。

 

null

 

果敢首府叫老街,果敢地区点电力都由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输送,使用的货币以人民币为主,语言也是以汉语为主,但教育体系在2015年以后就实行“缅汉”双语制度,老街是一座以汉族聚居为主的城市,和佤邦不同的是,果敢地区是汉族,早期留下来的汉文化保留得较完好。

 

null

 

三、四特

“四特”是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的简称,四特位于缅甸掸邦东部,与中国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接壤,现为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控制,拥有高度的自治权,四特生活着爱伲族、傣族、佤族、布朗族等13个民族。流通货币也是人民币,语言和教育也是汉语为主,与佤邦和果敢无异,值得注意的是,在果敢战后,大量果敢人和其他地方的青年人都奔赴四特,大量外来人口促使四特房地产业发展突飞猛进,四特的房价曾经一度超缅甸第一大城市“仰光”等房价,高房价又带动了物价的上涨,说四特是缅北消费水平最高的地区一点也不为过。

 

null

 

四特首府小勐拉同样深受中国的影响,至今发展成了一座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因外来人口众多,小勐拉可谓是一座丰富多彩的城市。小勐拉经济支柱以博彩业为主,号称“缅甸小澳门”的小勐拉,通往中国的口岸叫打洛口岸,目前已开放边境游。小勐拉面积不大,城区呈条状,一条小河只穿其中,夜幕降临,这里没有没有邦康的寂静,没有老街的宵禁,更多的是繁华与喧嚣,在这里,你能找到属于年轻人的夜场。

 

null

 

这些藏匿于大山深处打国中之国,这些藏在缅甸里的“小中国”,若要于任何一个国家的唐人街比一比谁更有“中国味”,我想他们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null

 

 

null

 

谢谢您的支持,希望将此文章转发

 

缅甸的“山寨小中国”佤邦,用中国货币,说中国话!

佤邦,缅甸政府称缅甸掸邦第二特区。曾为缅甸共产党根据地。佤邦北面与中国云南省接壤,南面与泰国接壤,首府为邦康市。佤邦下辖勐冒县、温高县、勐波县、勐元县、邦康特区、南邓特区。佤邦的总人口约55.8万人。

佤邦联合军,简称:佤联军。正规部队总数约4万人左右,总部设在邦康。佤邦联合军是从缅共领导下的缅共人民军中分离出来的民族地方武装,现已成为缅甸最大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

佤邦联合军在继承缅共人民军武器的基础上,装备有81-1式自动步枪,64式半自动步枪,03式5.8口径的突击步枪,M99狙击步枪,4管高射机枪,53式轻重机枪,56式自动步枪,56式半自动步枪,56式轻机枪和M-16步枪等等。

佤邦联合军近年来,各型轻重型武器也陆续装备,如地空导弹,120毫米,100毫米,82毫米迫击炮,75毫米无后坐力炮。

佤邦联合军配备少数的重型武器,包括重型运兵装甲车、警用装甲车等。

佤邦联合军有一定的武器生产和维修能力,多仿制中国武器与苏制武器。

缅甸的“山寨小中国”佤邦,用中国货币,说中国话! 

今天我们来聊一聊世界上被称之为“小中国"的地区-佤邦,大家都知道,中国文化在世界的影响力在逐渐增强,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中国文化的印记,就如我们今天要说的佤邦,它是缅甸的一个自治区,并不属于我国,然而,它却被外界称为"小中国”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佤邦之所以被称为“小中国"是因为这里的中国元素太多,虽然是缅甸的领土,然而生活在这里的人民竟然说汉语、讲普通话,汉语是这里的官方语言之一他们用人民币作为主要的流通货币,佤邦的学生上课用的都是中文课本,老师也大多聘自中国,这里的人们通信使用的是中国移动提供的移动网络服务。

 

佤邦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这里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中国印记?这还要从佤邦的历史说起,佤邦与中国的云南省接壤,在历史上,它是属于我国的领土,一唐代属于南诏国管辖、宋代属大理国管辖,其后经元代和明朝时,一直是傣族傣族世袭土官封地。

 

到上世纪英国殖民缅甸时期发生的“104年线“事件中,国民政府被迫将阿佤山的部分地区划归缅甸管辖,1947年,缅甸宪法明确了对佤邦地区的主权,1960年,在《中缅边界条约》中,我国政府确定猛卵三角地归属缅甸,多在很长的一段历史进程中,佤邦和我国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

 

直到现在,两国人民仍旧保持着传统情谊,佤邦和我国云南地区日常的贸易和文化交流也很频繁,在佤邦的发展过程中,在佤邦的大街小巷,你会发现当地的吃穿住行各个方面,都有着太多的中国元素,恍若来到了另外一个中国,这就是被称为小中国的缅甸佤邦。

 

为什么果敢会被吞并, 而佤邦却能保持独立

 

yyyf9

2018.11.26 16:59 转帖发表在 猫眼看人

居于缅北的少数民族中,各个少数民族能自治均与其拥有独立武装有关,无外乎强弱,若谈及佤邦,果敢是个很好的比照对象。
果敢同盟军在2009年8月缅甸中央政府的强硬整编中瓦解,而同样生存了近二十年、与果敢同盟军各方面都极为相似的佤邦联合军面对中央政府的强硬整编计划则公开表示拒绝并且实质上生存下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截然不同的结局?学术界和公共媒体关于果敢同盟军瓦解原因的各种零散分析和推测,大体可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
果敢同盟军高层内讧,果敢同盟军总司令彭家声和其副司令白所成发生内讧给缅甸中央政府提供了武力解决果敢同盟军的机会,进而直接导致其瓦解。事实上,果敢同盟军历史上两次大的内讧并没有导致其瓦解。
领导人大权独揽、任人唯亲的家族治理模式。
果敢同盟军军事实力弱并且与缅甸中央政府军实力悬殊,果敢同盟军瓦解时其正规军事编制为3000人。
地理上的不利因素,缅甸中央政府在1995年彭家声重新控制果敢的过程中,趁机控制了老街至清水河42公里处几乎所有的军事制高点,在2000年勐古保卫军内讧过程中,勐古又落入了缅甸中央政府之手。缅甸中央政府军队驻扎在果敢,对当地地形非常熟悉,并且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和军事要地,使果敢同盟军处于地理上的不利地位。从1995年到2009年,缅甸中央政府军驻扎果敢近15年。
然而对比双方:
外部条件 (对外关系与他国是否干涉)
果敢同盟军:与中央政府关系-敌对 (强),对外关系是否友好-友好
佤邦联合军:与中央政府关系-敌对 (强),对外关系是否友好-友好
内部条件 (经济实力)比较
果敢同盟军:控制区粮食不能自给,经济实力弱, 结果-瓦解
佤邦联合军:控制区粮食不能自给,经济实力弱 ,结果-未瓦解
内部条件 (军事实力)比较
果敢同盟军:军事实力较弱
佤邦联合军:军事实力最强
内部条件 (政治实力)比较
果敢同盟军:缺失 (国家认同缺失,民族认同缺失,政治信念瓦解)
佤邦联合军:不缺失 (国家认同缺失,民族认同强,政治信念坚定)
所以政治身份认同的缺失才是果敢同盟军瓦解的支撑性、必要性原因,民族国家兴起前,领土范围由一国中央权力大小和实际控制能力决定,现代国家则以法律条文形式严格和精确地划分和勘定国界,法律条文的签订使出生或长期生活在该国境内的社会成员自然获得所属国的法律身份,取得国籍,这造成了跨界民族文化身份认同与政治身份认同相互分离。在中国西南边疆地区的跨界民族群体属同一文化区,拥有共同的民族文化身份,与中国古代中央政府的朝贡关系和与汉民族的往来使他们形成了对中央政府和中原文化的认同感。
虽然果敢族人在客观上具有共同的渊源(世系、血统和体质)和文化(中国),保持着相同的语言 (汉语)和习俗,但在果敢族人的内部,其构成和来源复杂,在过去一百多年的不断争斗中,敌友没有严格的界限,被称为“九反之地”,犹如一个带有裂缝的拼盘,在主观上对果敢族的认同尚未建立起来,果敢族族群认同缺失。
1989年原果敢同盟军脱离缅共,与缅甸中央政府签署和平协议,建立了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开始其自治历程。在20年的自治中,彭家声不断排除异己,除自己任特区主席外,其六位兄弟和五个儿子中,除其二弟夭折及四子彭德福痴呆外,其余九人均在特区政府和同盟军内身居要职 。彭氏家族牢牢掌握了军事、政治和经济大权,政治信念逐渐泯灭。
总体而论,果敢人的主体是汉族,对中国有认同但无法律身份,对缅甸有法律身份但无认同。果敢人自身没有形成有效的民族 (族群)认同,民族认同缺失。果敢同盟军在脱离缅甸共产党后,成为自治特区政府,政治信念和自治理想濒临瓦解,而新的政治信念尚未建构。这三方面的因素使得果敢同盟军政治身份认同彻底缺失 。
所以作为弱势一方的果敢同盟军官兵在面对中央政府武力解除的时候,虽然是关乎其核心利益 (即丧失政权和领土),但是战斗意志几乎丧失,百姓四处避难而非揭竿而起,部队战斗意志薄弱,四散而逃而非顽强抵抗,内部不能团结一致对外,战斗仅仅持续三天两夜,前后不到三周,果敢同盟军便土崩瓦解。其关键原因在于政治身份认同的缺失使得果敢同盟军和果敢人民陷入了没有政治身份 (不知道 “我”是谁),没有捍卫本民族或群体生存的使命感 (不知道为谁而战),没有愿意效忠的政治主体 (不知道 “我”应该向谁效忠,“我”想向谁效忠),没有政治信念(我想追求什么 “政治理想”,没有战斗目标)的 “迷茫”状态。
相较于果敢,佤邦方面:
1989年4月16日,鲍有祥领导的佤部队在佤邦北部控制了缅共地方总部,次日于邦桑接管了缅共总部成立了缅甸国家团结党 (军),随后演变为佤邦联合党,武装部队为佤邦联合军。以其为基础,佤邦实行党 (佤邦联合党)、政 (掸邦第二特区政府)、军 (佤邦联合军)三位一体的制度,组织体系和法律制度完备,政治理念和理想明确,政权基础较为牢固。佤邦联合军曾多次拒绝缅甸中央政府的强制整编而生存至今。
佤族同样存在血缘、历史、文化身份与法律身份 “分离”的情况。古代佤邦地区实行部落制度,分为大小几十个部落,由世袭土官、头人统治,历史上属中国土司管辖的领土,明代分属孟定府、孟琏司和孟根府土司疆域,清代部分地区脱离原土司控制,成为瓯脱地。佤邦 (和果敢、勐拉一样)历史上归属中国,其历史认同和文化认同感深受中国影响。英国强迫清政府签定不平等条约将其划归英属缅甸,致使血脉相连的中国人被划分到两个国家。许多佤族人仍把自己看成中国人,而不是缅甸人。因此,佤邦也存在和果敢地区一样的血缘、历史、文化身份与法律身份分裂的情况。
所不同的是,佤族之民族 (族群)认同感强。佤族是佤邦的主体民族,约占总人口的70%。各民族都有自身的民族 (族群)身份,主体民族佤族的民族认同尤其强烈。同时佤邦采取各民族不分大小,都是佤邦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各民族一律平等,团结和睦,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既要反对大民族主义,也要也要反对狭隘的地方民族主义的民族政策。
佤邦政治信念较坚定。与果敢一样,佤邦联合军的政权基本沿袭了缅共时期的做法,建立了各级党组织,制度上依据 《佤邦联合党党章》和 《佤邦基本法》建立完备的党、政、军体制,制定了基本路线和政策,有明确的政治目标。不同的是,佤邦领导人由佤族和其他族人共同担任,多数为佤族人,也有拉祜族、克钦族和汉族等其他少数族群人士,有监督和纠偏能力。在其民族政策和完备的政治体制下较为团结地为共同的政治目标和理想奋斗。其憧憬和追求的政治理想正在付诸行动,老百姓能看到自治的前景和希望,政治信念较坚定。
综上所述,佤邦人内心的中国情结也浓,对缅甸联邦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和果敢一样未能建立起来,也存在血缘、历史、文化身份与法律身份分离的事实。相比较于果敢同盟军的政治身份认同的缺失,佤邦各族人民的民族(族群)认同和政治信念都具备,其政治身份认同通过民族 (族群)认同感和政治信念得到很好的塑造和建构。因此,佤邦联合军在面临缅甸中央政府的威胁和恐吓时,清楚自己的政治身份,有坚定的政治信念,能始终坚持自己的政治目标不动摇,有一致对外的凝聚力量,因而能够使其军事、政治制度等因素较好地发挥作用,从而具备更顽强的生存能力。
结论:政治身份认同是主权国家内非政府武装组织生存的必要条件。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