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甄

风清扬斈 4个月前 (02-13) 历史札记 2477 0

 清初“蜀中三杰”唐甄:敢把帝王称盗贼 


“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杀一人而取其匹布斗粟,犹谓之贼;杀天下之人而尽其布粟之富,而反不谓之贼乎?”敢把至高无上的封建君主,称作掠夺天下人财富的最大盗贼,而且是惨杀天下人生命的罪恶凶手。如此血性直爽男人,就是唐甄,中国历史有重大影响的“杰出思想家”。唐甄与遂宁吕潜、新都费密,合称“清初蜀中三杰”,与王夫之、黄宗羲、顾炎武并称明末清初“四大著名启蒙思想家”。四川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李亚宁,早在50年前便开始关注唐甄,对其思想成果潜心研究后,书成17万字的文本。“恩格斯有句话说,这是一个需要巨人并产生巨人的时代。”4月7日,谈及唐甄,李亚宁斩钉截铁,“唐甄就是那个时代的巨人”。

民主思想先锋完成启蒙思想读物《潜书》

明末清初百余年间,战乱此起彼伏,封建专制压榨,民不聊生。这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的时代,的确,这个时代产生了唐甄。明崇祯三年(1630年),唐甄出生于四川达州,幼年一直在此度过。8岁时,因为父亲唐阶泰考中进士,上任吴江县令,唐甄从此跟随父亲宦游,先后在江苏、江西、北京、南京等地待过。唐甄从小展露才华,“十四五岁,即嗜古学,精进淬砺,不拘拘于师说,落笔卓有端绪。善为歌诗,集中如《散病》、《独饮》、《春游》诸诗,皆少作也。附居舅氏李研斋(抗清英雄李长祥)家。太夫人督课甚严,故先生有‘昼当课其文,夜当课其诗’之句。”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28岁的唐甄回四川阆中参加乡试,中举人。第二年他还赴北京参加过进士考试,未中,旋即参加吏部考试。清康熙十年(1671年),42岁的唐甄任山西省潞安府长子县知县。上任之初,唐甄意气风发,体恤民情,看见民不聊生,便首先发动百姓栽桑养蚕。他“以身率之,日省于乡,三旬而树桑八十万本,民业利焉。”他看见当地官吏采用酷刑,欺压百姓,过于残忍,纷乱不断,便整顿吏治,废除酷刑,“夹棍非刑,废置不用。民化其德,狱讼衰息。”深得百姓好评。正当唐甄大刀阔斧实施自己政治理想抱负的时刻,却因为逃犯的事情被牵连,被免职,唐甄只当了10个月县令。彼时,因张献忠率部进川战乱后,四川山河破败,唐甄难以归乡,于是客居江苏潜心苦读笔耕。在这里,他当过家庭教师,卖过字画,做过小生意。但经商赔本,晚年的唐甄越发穷困潦倒,甚至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萧然四壁,炊烟尝绝。日采废圃中枸杞叶为饭。衣服典尽,败絮蓝缕”,处境十分凄凉。物质生活败落的唐甄,并没有走上封建社会落魄文士的老路,反而整日“陶陶焉振笔著书不辍”。他坚持信念,用毕生的力量实现理想,并把力量贡献给社会,哪怕自己是一个穷困书生,“岂可求诸外而忘其内,顾其小而遗其大哉!”最终,这个读书人的社会良知,经三十多年呕心沥血,锻造成一部精神财富--《潜书》。《潜书》共97篇论文,分为上下两篇。上篇论学术,重在阐发“尽性”与“事功”相互统一的心性之学;下篇论政治,旨在讲求实治实功抑尊富民的治世之术。他以激励的言辞、犀利的笔锋猛烈抨击封建专制制度,提出自己的社会主张、政治革新、治学思想、军事谋略等,被后来的学者推为中国民主思想的先锋。

市民经济家提倡商品经济自由贸易

经商失败,是唐甄学术生涯的一笔财富。因为这次经历,唐甄深刻体会到统治阶级利用封建特权,扼杀工商业资本的暴行,是阻碍商品经济发展的根源。在他看来,这是“穷其宝而攘其命”的“虐取”。唐甄认为,如果“官不扰民”,工商业者“因自然之利无以扰之,则财不可胜用矣。”官府应该允许自由经营。他强调的是“天地之道故平,平则万物各得其所。”也就是说,“自然之利”不该是皇帝私人的产业,而是天下所共享的。改革货币是唐甄最有特点的想法之一,是其推崇的促进流通的商业措施。他指出,以白银作为货币,限制了财物的交换,阻碍了商业的发展。“夫财之害在聚。银者,易聚之物也。”要促进商业的繁荣发展,实现民众的生活富裕,“救今之民,当废银而用钱”。因此,唐甄认为,用铜钱取代白银,商品交换才能更好地得以进行,并可消除白银易聚之弊,发挥货币的流通作用。经济上主张自由经营,政治上也要求平等。披着古代圣贤的外衣,唐甄却提出了近代人的要求,有社会平等的渴求。他说人不应该分贫贱、尊卑,当然也就无分等级,无分族类。这是从“圣众同道”,“得志于所生”推论出人人都可以成为“治世”圣贤的政治平等结论。如此一看,唐甄提出了同时代最彻底的民主思想。

平民政论家主张老百姓富起来才是真正的富

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唐甄真真切切认识到普通老百姓的历史作用。比如有了老百姓,土地才有人耕种;土地有人耕种,社会财富才能创造出来;有了社会财富,才能保证消费。“立国之道,唯在于富,富在编民,不在府库。”唐甄主张的富民政策,让人眼前一亮。“国无民,岂有四政!封建,民固之;府库,民充之;朝廷,民尊之;官职,民养之。”意思就是,只有民众丰衣足食,国家才能兴旺发达;如果民众贫穷困苦,必将导致国家灭亡。最重要的,立国之富不在国库财富充盈,而在民众生活富裕。唐甄说,“古之贤君,举贤以图治,论功以举贤,养民以论功,足食以养民。官有百职,职有百务,要归于养民。”也就是说,从足食到养民,从养民到论功,从论功到举贤,从举贤到图治,一切都要从保障老百姓的物质利益出发。他深刻地认识到,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对人民的意识、观点、道德面貌、社会风尚有决定性的影响。一切围绕富民,“财者,国之宝也,民之命也,宝不可窃,命不可攘。”国家要有“其举事任职虽多,不过使不困穷而已”的认识。

兵学军事家独创军事辩证法思想

唐甄的军事思想独树一帜,表现在他从政治、军事、天时、地利等客观具体情况去分析“知兵”的“自然之理”,而不是靠天命迷信,特别是对于战争的胜负,唐甄主张正确地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力除以谈论鬼神来代替谈论人事之兵。他认为,战之必胜除了客观因素之外,还取决于主观指挥正确与否,而主观能动性是建立在客观规律之上的。在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础上,唐甄提出了朴素的军事辩证法思想。《潜书》中反复申述战争切忌带主观性、片面性,不仅要了解矛盾着的敌我双方,而且对矛盾着的任何一方都要一分为二,胜利才能有完全的把握。这是唐甄军事辩证法思想最有价值的内容。李自成、张献忠和吴三桂的故事,唐甄畅谈。他认为李自成、张献忠起义失败,都是因为没能先“自固”,也就是没有可靠的根据地所致。而吴三桂“身为王者,其军多宿将战卒,蓄积数十年,金钱之富,甲兵之多,等于京师”,但是,一朝覆灭,为何?“不好计策,不下谋士,恃其强围之势,适以这其灭亡也。”也就是说,吴三桂忽略了攻守之计。此外,唐甄提出了“图危在安,定乱在暇”,“以战去战”,“不知兵,则仁义无用”等等诸多军事思想。相较于同时代的进步思想家如王夫之、黄宗羲、顾炎武等,唐甄是唯一人进行了系统的军事思想思考的。

率直四川人批判封建专制,敢骂君主“贼”

《潜书》所代表的唐甄思想,实则基于他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批判,由此提出具有进步意义的政治主张等。不得不提,唐甄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批判深刻、尖锐、大胆。他直言,“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杀一人而取其匹布斗粟,犹谓之贼;杀天下之人而尽其布粟之富,而反不谓之贼乎?”他批判封建君主至尊权势的取得和专制极权的统治,是建立在杀天下之人、掠天下之财的残暴野蛮行为上的。他犀利指出,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社会,就是一部“杀人如麻”、“血流漂杵”的悲惨历史。对于这些祸国殃民、恶贯满盈的封建君主,唐甄慰藉则厉言,“其上帝使我治杀人之狱,我则有以处之矣。匹夫无故而杀人,以其一身抵一人之死,斯足矣;有天下者无故而杀人,虽百其身不足以抵其杀一人之罪。”他觉得即使以极刑去处死暴君昏主,亦难以抵其屠戮祸害天下人之罪。如此大胆的作风,有人曾怀疑是因为唐甄在政治上失意,家庭经济败落,宣泄的个人情绪。事实上,唐甄基于探索救民治国的真理这一强烈的思想动力,以其艰苦卓越的从事学术研究活动,已经做了最好的回答。并不是为了“卖文为生”,他也不怕“触时忌”,不为“应酬之文”,也不管别人“诋湮”。有学者说,《潜书》所表现的唐甄的进步人生观,具有民主主义的战争风骨。正如唐甄在《潜书》中曾经提到,他之所以有着直率朴实的性格,和生养他的四川这片土地有关。



唐甄的主要观点 怎么评价唐甄


 

唐甄作为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政论家,他批判封建专制,提倡社会平等;大胆批判专制君主,是清初经世致用之学的积极倡导者;他甚至说出“自秦以来,凡帝王皆贼也”这样的话。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唐甄的主要观点都有哪些。

唐甄的主要观点

政治主张

第一,封建君主没有推行富民政策,而实行的是忘民、虐发、害民之政,因而“四海之内,日益困穷,农空、工空、市空、仕空”(《潜书·存言》)。

第二,封建官吏横行掠夺民众财产,他们坐视民众疾苦不救,贪婪谋取一己私利。

第三,沉重繁多的赋税,加重了民众生活的困苦。

第四,财源枯竭,贷币量少,导致了财贷无法流通,“当今之世,无人不穷,非穷于财,穷于银也”。

他的社会政治启蒙思想,集中反映在他历30年而成的《潜书》中。是书不仅奠定了唐甄在清初启蒙思潮中的历史地位,而且对当时的儒学思想发展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心性学说

他继承发扬了从孟子到王守仁的尽性事功的心学思想,尖锐批判了程朱理学末流只谈心性、不重事功的空疏陋习。 唐甄最为推崇孟子的思想,孟子的思想具体地涵盖了“圣人之治天下”的理论。他又认为,自孟子以后,最能领悟圣人之学的人,当推陆九渊、王守仁二人。因此,他在继承了孟子的“尽心知性”和王守仁的“致良知”的心性思想上,又进一步阐发了他的心性理论。

经济思想

唐甄在经济生活方面,原有土地七十亩,可收租四十一石,江南税重,要纳赋税二十石,去其收入一半,不足维持家计。遂卖去土地,以所入款项六十多两银,从事商贩,遂得粗安。同时,由于其祖父唐自踩“居官廉,多惠政,尤振兴文教”,父亲唐阶泰,刚毅明达,“当是时,朋党附势相倾”,而“参议(阶泰)独立无所与”,唐甄出身于这样的家庭环境的教养下,他的做人,出处进退,如凤皇芝草,他的为文,提出了许多进步的经济政治观点和主张,这当然不是偶然的了。

怎么评价唐甄

唐甄对君主专制制度进行大胆的揭露和批判。他认为皇帝也是人,没有什么神秘,并指出皇帝是一切罪恶的根源,他认为“自秦以来,凡帝王者皆贼也”,“杀一人而取其匹布斗粟,尤谓之贼,杀天下之人,而尽有其不布粟之富,而反不谓之贼乎?”,他们为了夺取皇位常常无故杀人,残害百姓。提出了“抑尊”,即限制君权的主张,要求提高大臣的地位,使他们具有同皇帝及其他权贵作斗争的权力,以 “攻君之过”,“攻宫闱之过”,“攻帝族、攻后族、攻宠贵”之过,使皇帝有所顾忌。唐甄还发展了产生于先秦的民本思想,强调民是国家的根本,离开了民,便没有国家的政治。他认为儒学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能定乱、除暴、安百姓。如果儒者不言功,只顾自己,那就同一个匹夫匹妇没有什么区别。 唐甄的民本思想对后世有较大影响。

在唐甄思想深处,仍把国泰民安的希望寄托在贤明君主身上。他说:“天下之主在君,君之主在心。”唐甄提出的为君之道仍然没有跳出儒家的思想圈子。

timg (1).jpg

 大  命
    岁饥,唐子之妻曰:“食无粟矣,如之何?”唐子曰:“以粞灯,碎米。”他日,不能具粞,曰:“三糠而七粞。”他日,犹不能具。其妻曰:“三糠七粞而犹不足,子则奚以为生也?”曰:“然则七糠而三粞。”邻有见之者,蹙额台,鼻梁而吊哀之日:“子非仕者欤,何其贫若此也?”意者其无资身之能乎?唐子曰:“不然。鱼在江河,则忘其所为生;其在涸,枯泽之中,则不得其所为生,以江河之水广、涸泽之水浅也。今吾与子在涸泽之中,故无所资以为生也;子曷(he,何不)以吊我者吊天下乎!”
    唐子行於野,见妇人祭於墓而哭者。比待其反也,犹哭。问“何哭之哀也?”曰:“是吾夫之墓也。昔也吾舅公公织席,终身有馀帛;今也吾夫织帛,终身无完席。业过其父,命则不如,是以哭之哀也。”唐子慨然而叹日:是天下之大命也!夫昔之时,人无寝敝席者也;今之时,人鲜衣新帛者也。
    唐子曰:天地之道故平,平则万物各得其所。及其不平也,此厚则彼薄,此乐则彼忧。为高台者,必有洿(hu),深池;为安乘者,必有茧足。王公之家,一宴之味,费上农一岁之获,犹食之而不甘。吴西之民,非凶岁为麸fj粥,杂以荞秆之灰;无食者见之,以为是天下之美味也。人之生也,无不同也;今若此,不平甚矣。提衡者,权重於物则坠;负担者,前重于後则倾:不平故也。是以舜禹之有天下也,恶衣菲食,不敢自恣。岂所嗜之异于人哉?惧其不平以倾天下也。
    唐子之父死三十一年而不能葬,母死五年而不能葬,姊死三十年而不能葬,弟死二十九年而不能葬。乃游於江西,乞於故人之宦者。家有一石一斗三升粟,惧妻及女子之饿死也。至於走到绣谷之山而病眩,童子问疾,不答。登楼而望,慨然而叹日:容容其山,旅旅其石,与地终也!吁嗟人乎!病之蚀气也,如水浸火。吾闻老聃dan多寿,尝读其书日:“吾惟无身,是以无患。”盖欲窃之而未能也。
    ——选自《潜书》

唐甄,字铸万,号圃亭。四川达县人。其一生“困于远游,厄于人事”,历三十年而成《潜书》,“上观天道,下察人事,远正古迹,近度今宜,根於心而致於行,如在其位而谋其政。”有论者谓:《潜书》不浅。

 唐甄,清初思想家。初名大陶,字铸万,号  唐甄圃亭。四川达州(今达县)人。从小随父居住吴江。曾短期做过知县,去官后,着“僦居吴市”,书不辍,度过了一生。著有《潜书》。
    唐甄是清初经世致用之学的积极倡导者,他认为儒家不应只讲心性,不谈事功。他认为“天地万物在我性中”,主张充分发挥性的作用,去建立事功。他还提出“道贵通,通由于明。道贵变,变由于通”的朴素辩证思想。
    唐甄的社会政治思想具有某些近代民主思想的因素,他对封建专制君主进行猛烈的抨击,说:“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他提倡“破祟”,指出必须废除愚忠愚孝这种“祟”的精神枷锁。他反对把儒家经典神圣化,视《诗》与《春秋》为“家人之言,阊巷之语”。唐甄揭露了封建专制下的社会严重不平等现象,提出了“天地之道故平”的平等思想。唐甄还主张富民,认为“财者,国之宝也,民之命也;宝不可窃,命不可攘”。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