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学府的堕落,献媚于权贵,翟天临的北大博士后

风清扬斈 4个月前 (02-11) 网络资料 6877 0

 

作为最高学府的清华北大,本来是中国高等教育乃至中国教育的风向标,无奈丑闻不断,不仅招生出丑闻,毕业培训滥发文凭丑闻也是不断,实在搞不懂,以这样的事态发展下去,中国的高等教育还有希望,学术献媚权贵,甚至不要脸到卖身娱乐圈了,这样的中国教育,路在何方,想到本世界中叶达到世界一流,岂不是笑话中的笑话?以下为转载:

万万没想到,猪年新气象,“学术打假”的风刮到了娱乐圈。

万万没想到,一个明星人设的崩塌,是因为一群想去拜读他学术成果的硕士博士生查不到他公开发表的正经论文。

翟天临的春节一定过得很不愉快。

翟天临,演员,代表作《白鹿原》《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大当家》《心术》等

他前不久刚刚晒过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博士后录用通知书。这位拥有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博士学位的演员,已经站在了整个娱乐圈的学历之巅。

连吃瓜群众,都会叫他一声“翟博士”。

结果,因为博士学位似乎拿得名不正言不顺,他这两天挂在热搜榜上就没下来过。

翟博士是个好演员。但既然做了博士,就要接受学术圈的“同行评议”。

微博账号@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在大年初三转发了一个知乎问答:为什么翟天临博士毕业了,但是却没有公开发表的论文。

抡起了学术打假的第一锤。

关注这账号的,大多是在论文苦海中挣扎或者挣扎过的硕士博士生,深知论文秃头之苦。翟天临的演艺圈学霸人设,早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毕竟,翟博士边拍戏边读博,还在四年内就毕了业,简直是可以被供奉起来膜拜的存在。

按照娱乐圈的套路,自然是有人质疑,就有粉丝维护——你是营销号,你是黑粉,你是对家!

但是按照学术圈的套路,文献检索是基本技能。各路吃瓜网友群策群力,有分工有合作,短短一两天,翟天临的学术成果就被扒了个彻彻底底。

到了今天,战火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同届同学和导师身上。

目前核心质疑是——翟博士,你的期刊论文在哪里?

根据北京电影学院的规定,按照能够检索到的2013年博士学位授予细则,需要公开发表至少两篇学术论文,其中一篇在国内核心刊物上发表。

而北京电影学院《关于做好2018届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工作的通知》中也明确指出,博士生须交上个人独立或与导师联合已在期刊上正式公开发表的至少两篇学术论文,不接受用稿通知。

不接受用稿通知的意思就是,论文必须已经发表,而不是已录用待发表。

而@ 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的粉丝们在整个中文知识库中一顿搜刮,也只找到了翟博士署名的两篇文章,其中一篇发在《综艺报》上,实在算不上期刊论文。唯一一篇勉强可能算得上的,是翟博士发表在《广电时评》上的《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不到3000字。

但是,《广电时评》也实在不是学术期刊啊,更别说算什么北大核心南大核心了。而且,整篇文章没有一篇参考文献,你说它是论文,学术圈接受起来也是有点膈应的。

本着“到锅里的都是菜”的原则,吃瓜的硕士博士们顺手就来了一次查重检测。

@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在微博放出了一张知网查重检测单。结果有点尴尬——除去本人已发表文献重复比40.4%。

也就是说,即使这篇小作文真的算是论文,原创性也不太足,也站不住脚,还有学术不端之嫌。

锤到这里,其实已经差不多了。

但也许是春节期间太寂寞,硕士博士们只想解解闷,他们的扒皮热情高涨,完全停不下来。

有人又找出了和翟博士同届的北电其他博士的名单,并且,一个个查询人家的论文发表情况,还做出了表格……

其中有个别人确实也没发核心期刊论文……但是,这19个同届博士还都正儿八经地发过了论文。

甚至,有网友拿着翟博士那些同学的论文去做查重检测了,要看看这一届毕业学生整体水平如何。

还有人支招,上下五届都可以查一查,看看水分几成……

翟博士同学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有人调侃,这比被教育部查重抽中了还狠。

这几天,翟博士上上下下了好多次微博。可能想说些什么,终究没说。

翟博士的工作室发了个很复杂的声明。总而言之,就是说他完全符合北京电影学院2014级博士学位授予细则的各项要求。

然而,网友只有一个问题——论文呢?论文呢?论文呢?

还有人给北京大学发私信和邮件,询问说翟天临没有代表性学术成果,怎么就成了北大光华的博士后了呢?

这几天,翟博士的热度居高不下。

粉丝觉得委屈,说翟天临是个好演员,用心钻研演技,比只知道炒作的小鲜肉要好得多。

当然,如果翟天临只是个演员,就我们就用演员的标准去评价他——他确实不错,他在《军师联盟》里塑造的杨修、在《白鹿原》里饰演的白孝文,都让人念念不忘,都经典,都精彩。

可是,翟天临也是个博士,是个正儿八经的博士。

既然他的另一重身份是学者,是研究人员,就同样适用于学术圈的标准。

别人没有论文不能毕业,他怎么就毕业了?别人没有足够丰富的学术成果够不着北大的门,他为什么就可以?

你说翟天临冤不冤,也冤。学位是北电给的,通知书是北大发的。这两所著名学府开了方便之门。只需要他们出来走两步,解释一下翟博士的特殊之处,或许大家还是能够充分理解。

又或许,翟博士确实有科研成果,只是没有发表在中文期刊,或者数据库中暂时检索不到——他根本就是蒙冤了。

但这一通“吃瓜大戏”,也是一种提醒——做学术并非儿戏。学术成果摆在那里,就算深藏在数据库中,引用量为零,但它也随时有可能会被翻出来,被同行审阅。

每一篇不遵守学术规范的论文,每一项不遵守科研诚信的行为,都可能在某个时候,被引爆。

学术成果,理应为人类的知识库添砖加瓦,哪怕只是为恢弘的知识大厦中增添那么一点点属于作者的色彩,或者为后人为同行留下那么一点点启发,也算不白以学术为业。

博士头衔,不是一个轻飘飘的荣誉称号。

翟博士因为身处演艺圈,知名度高了点,引来了这一通“扒皮”。其实,还有多少并不为公众注意的“博士”,靠着看起来并不符合普遍规定的学术成果,水着水着就毕了业。

不管是个人,还是科研机构,多点对学术、对规则的敬畏之心,路,才能走得更稳当吧。

 

翟天临道歉了,但网友表示想知道这件事背后的故事,退出就行?

山东人民广播电台资讯

翟天临写致歉信,退出北大,但网友还有这20问?

1、你的论文是怎么通过的?

大家都知道,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要写一篇论文是比较困难的,能通过有时也是一种奢望。

2、你的博士后录取通知书是怎么弄到的?花钱了吗?

既然已经说论文作假,那为什么在北京大学这种中国顶级学校都能通过?运气好吗?

3、你的这一系列成功背后都有谁帮忙?

网友表示,我们要的不是你的道歉,你还年轻,有点虚荣心没什么,我们想要的是背后的故事。

4、有网友调侃,我知道文凭不好弄到,但是你却能弄到北大博士后文凭,我也想成为北大博士后,可否指条明路?

5、道歉的群体错了?

网友觉得,你最应该道歉的应该是那些一直以来努力学习、刻苦拼搏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博士后,是他们,是那些有实力没背景努力奋斗的人,而不是你的学校、社会媒体和你那些所谓的粉丝。你的不诚信,弄虚作假,已经严重伤害了他们,这是对社会公平正义的严重挑衅。

6、退出就可以了?所获得的那些学位是否符合国家要求?是否也存在学术造假?难道从高中就有问题?

2006年,翟天临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本科班毕业;2013年获得北京电影学院硕士研究生学位;2014年成为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专业博士研究生。2019年1月31日,翟天临在微博晒出北京大学博士后录取通知书。道歉内容不够深入,道歉更注重形式,而且道歉有点晚。

7、申请退出是应该的,也很有必要,但是不是应该彻查?翟天临应该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唯一一个。

8、网友说这就是我们的最高学府北大?

9、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为什么让一个电影学院的博士生做博士后,专业对口吗?,是如何审批通过的?

10、网友说这还是原来发起“五四运动”的北大吗?

11、高考308分也能成为北大博士后,叫那些真正的学霸去哪?

12、到底还有多少个这样的翟天临?

13、作为全国最高学府,校方什么时候能给个结果?

14、网友调侃,要不要让翟博士重新参加高考来证明自己?

15、申请退出,是为了保住自己研究生学历?

16、此事伤了那些寒门子弟的心,他们家里没有钱,没有关系,只能在学术上弥补回来,现在事实告诉他们北大的博士学位是能弄虚造假的,他们会不会崩溃?

18、翟天临毕竟是娱乐圈的人,是否应该查一查学校和娱乐圈?

19、北大是你想进就进想退就退的吗?

20、网友真可爱,网友想知道,退出申请是不是他自己写的?

作者:思南


马上评|不能只处置翟天临,学术腐败和懒政的锅他还背不了 

澎湃新闻 

翟天临。视觉中国 资料

翟天临终于为自己的学术造假道歉了。他说:“虚荣心和侥幸心让我迷失了自己。是我的不当行为,让学校声誉被连累、让学术风气被影响、让公众的信任被辜负。我深感自责和内疚。”

然而,如果这一次学术造假丑闻因翟的道歉而偃旗息鼓,那不仅令公众失望,也将令真正踏实做事的学术人才寒心。这件事的关键不在于如何处置翟天临,而是在于,为什么一场并不高明的学术造假会如此“畅通无阻”?

高校本应是严肃治学的场所,学术考核、人才选拔作为保障高校学术质量的关卡,理当依据流程公平遴选。但在翟天临一事中,公众看到的不只是一位演员的虚荣与侥幸,还有一所高校在学术考核上的腐败与懒政。论文数量不足、论文重复率超标、论文质量严重注水等,这些没有受过学术训练的网友都能一查便知的问题,自居严谨的学院和导师,竟能够眼睁睁漏过。翟博士连格式都存在问题的硕士论文,也竟然得到了导师的签名通过。

网友顺藤摸瓜发现,论文注水进入北大博士后科研流动站的不只翟天临一人,在某些高等艺术院校充当伪学霸的也不只翟。当普通学子绞尽脑汁为一篇C刊文章奔走时,与导师关系密切甚至存在亲谊关系、利益往来的学生,却能通过导师的脸面轻松发布C刊论文。C刊论文的发布难度如何,大学生都大致明白,而C刊的审稿员们,也向来标榜严谨、公正,可实际情况是什么?C刊已经成为可以被权钱、关系随意攻破的阵地,C刊内的论文,也挤进了不少学术水平不过关的漏网之鱼。

在艺术类院校,注水论文更加多见。这一方面是由于明星艺人事务缠身,又缺乏学术训练,无论是能力还是精力上都无法顾及科研。另一方面,是院校看中艺人们的明星效应,以及其背后可以置换的资源,所以对明星校友的论文睁一只眼闭一眼眼。翟天临事件就是一个例子,他的导师陈浥、院长张辉,都因为翟天临的明星光环,以及双方私下关系的友好,而无视翟天临的论文抄袭问题。

纵观翟天临事件引出的多方问题,从北大博士后站的“注水”,到北京电影学院的人情生意,再到C刊上质量不达标的论文,我们能看到的不仅是学术伦理的倒塌,还有高校内部学术监管机制的名存实亡。院校有规定,期刊有评审,如果在实际操作中,能够严格依照程序,发挥监督的力量,翟天临以及他背后这些问题很容易就能查出,可实际情况却是,高校内部和学术期刊在评审过程中,存在着大量营私舞弊的空间,在一所高校内享有话语权的官僚、博导,可以轻易通过他们的人脉敲开学术审核之门,而那些只要能跟前者搞好关系的学生,不必花费多少力气,就可以依仗着关系发期刊,评硕士、博士。

翟天临被查出后,舆论场上有一种声音说:翟博士玷污了中国学术界。其实,不是翟博士玷污了学术界,而是学术界大面积腐败,给了翟博士可趁之机。试想,如果北电的学术审核机制能够一视同仁,北大博士后站的评审人员能仔细看过申请者每一份论文,翟天临还有炫耀自己文凭的机会吗?翟天临把自己的问题归咎在虚荣和侥幸,其实虚荣和侥幸都是人性中,倘若学术的净土有严格公正的审核,纵是虚荣的学子也能安走正道,用实力而不是走后门来为自己赢得掌声。而真正助长虚荣和侥幸膨胀,直到最后吞噬己身的,实是不受约束的权力。

在诸多期刊同行评审造假、用版面换金钱的情况下,渴望用论文、学历给自己镀金的“翟天临们”就有了便捷之道。与此同时,尽管许多高校名义上存在学术审核机构,但机构中的学者大多与同学院其他学者来往甚密,碍于人情或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这些学者也不敢对同行及其学生的论文发表意见。

高校学术不端的问题并不在于缺乏规定。 2016 年 6 月,教育部就在《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中明文规定:“高校对学术不端行为负责人的惩罚措施最严重可达到撤销科研项目、辞退或解聘、甚至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等程度。”而在翟天临事件中,我们也看到无论是北电还是北大,在招生章程中对论文数量和质量是有明文要求的。所以问题在于,为什么这些要求对普通学子有用,对明星、关系户就失效了呢?为什么一个院校的领导、博导可以凌驾于学术公平之上,而其他人员却无能为力?

不从根本上思考、改善这些问题,一个翟博士倒下了,还会有更多个翟博士站起来。而从现在北电与北大的公告中,公众并没有看到它们对这些问题的反思,有的只是迎合舆论,处置翟天临。舆论是健忘的,热点是速朽的,一旦翟天临的道歉迅速消弭舆论,整件事暴露出的其他问题,也就被公众淡忘了。但这不意味着不存在,这种姑息,反可能令有猫腻者更加侥幸。

翟天临之事细思极恐的是,如果他不炫耀文凭,做一个沉默的人,他在通往博士之路的种种问题,包括论文抄袭、论文数量和质量不达标等,就会被掩盖(他炫耀之前,并没有人纠察这些),而鉴定这些的校方,本该在当时就做出纠察。荒唐的却是,这些只要查询知网就能发现的问题,中国最高等学府的学术监察机构却漏过了,这些把学术严谨挂在嘴边的人,却用行动告诉看客什么是言行不一。

这说明在面对权钱或其他诱惑时,即便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大学,它的内部也失去了稳固的纠察能力,翟博士不会是唯一的漏网之鱼,既然学历注水变得如此容易,比翟博士更有权势的人,必定纷纷而至,偷偷给自己镀上一层高学历的金,而他们的沉默、伪装,使得他们如今安然无恙。

荒谬的是,在学历造假已经如此容易的今天,高学历却是社会众多优质岗位的硬标准(尽管这些岗位要做的事,可能跟学院的培养毫无关系)。在这些岗位遴选人才时,学历成为比能力、努力顺位更提前的“硬要求”。于是,有些人可以通过某些方式置换学历,用高学历敲开优质岗位的门,掌握更多资源,巩固自己的位置。而努力的寒门,却可能因为学历问题,或者这个岗位已经被前者占据了,而连努力证明自己的机会也没有。

教育本该是寒门最后的倚靠,学术界也本该是社会的一方公平净土,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从这个角度讲,有必要以此次翟天临事件为契机,彻查高校学术腐败,而绝不能仅站在娱乐八卦的立场,讨论翟天临值不值得被原谅。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