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裕若归来,落后的国美还有多少筹码拿来复兴?

风清扬斈 3年前 (2016-06-15) 网络资料 1049 0

 

黄光裕若归来,落后的国美还有多少筹码拿来复兴?

 

腾讯科技 韩依民 6月13日报道

已入狱八年的黄光裕在上个月迎来了牢狱生涯的第二次减刑。这次减刑意味着,这位一手缔造了国美(微博)商业王国的前中国首富,距离出狱的日子又近了一步。

此时的国美失去创始人已达八年时间,在经历了创始人入狱、控制权争夺战、电商崛起等大事件后,曾经的家电连锁零售帝国,如今正面临着多重挑战。

商业能力卓著的黄光裕若归来,能把国美带回巅峰吗?而如今已经落后行业的国美,又给黄光裕留了哪些底牌?

不复当年风光

作为国内家电零售连锁企业的开创者,成立于1987年的国美至今已有近30年的历史,作为当年中国家电零售巨头的缔造者,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在缺席的长达8年时间里,错过了互联网和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平台的崛起,错过了老对手苏宁的激进转型,如今的国美,尽管业绩尚未遭遇断崖式下滑,但也不复当年风光。

5月26日,国美电器(微博)发布2016年首季未经审核业绩,其中毛利率和净利润数据均有下降。

业绩报表显示,首季国美集团权益股东应占利润约为1.34亿元,比去年第一季度的2.93亿元下跌了54.27%。如不包含非经营性的股本投资损失,经调整后的利润与去年首季相比将减少31.35%。

对于下降原因,国美电器在4月26日的盈警公告中解释,因为电商业务持续高速增长以及一级市场的主力门店在闭店改造,造成整体毛利率被拉低。

事实上,国美电器今年一季度利润下滑只是其主营业务遭遇挑战的一个缩影,近几年来,以家电零售为主要业务的国美电器始终承受着来自竞争对手以及电商的压力。

传统零售行业当前普遍面临业绩下滑的压力,国美同样遭遇了门店营收、利润下滑的窘境。为了提升线下门店效益,国美启动了线下门店改造计划,改造对改善线下门店效益的效果仍需检验,但短时间内闭店改造必然给国美电器的业务带来消极影响。

而在电商业务上,尽管国美在线在过去一段时间取得了高速增长,却仍旧面临京东、天猫、苏宁在线等大电商平台的严重挑战,短期内难以对利润做出贡献,反而仍需线下业务持续输血。

因此,尽管国美业绩尚未遭遇断崖式下滑,但在未来的几年时间,黄光裕这位国美背后的掌舵人急需为公司找到困境中的前行方向。

庆幸的是,在国美灵魂人物缺席的数年里,这个曾经的庞大零售帝国在黄光裕母亲曾婵珍、妻子杜鹃、妹妹黄秀虹等人的苦心经营下,还是保持住了在国内零售市场的一方版图。

而不久前,黄光裕刚刚完成手上最值钱的资产与国美电器的交割—578间门店注入了国美电器,交易完成后,他在国美电器的持股比例将由目前的32.43%跃升至55.34%。至此,黄光裕家族对国美上市公司的绝对控制更加名副其实。这意味着尽管黄光裕归期仍需时日,但掌控力进一步加强,国美有望更统一地推进公司变革和整体战略。

杜鹃布下六个局

在苦心经营国美的同时,黄光裕的妻子杜鹃已在悄然为国美谋划更大的版图,对黄光裕而言,这将成为其回归国美后翻盘的底牌。

2015年8月,杜鹃对外宣称,国美将转型成为全零售生态,并以强化家电零售板块专业能力为核心。国美控股集团将原来的业务体系重构为线下零售、互联网、智能家居/家电、智能手机、金融投资、地产六大业务板块,通过对各业务板块的重构,实现了六大业务板块联动与协调。

从国美过去一段时间的动作来看,零售、互联网以及金融是其发展重点:零售业务是国美的立身之本,互联网寄托了国美转型的期望,布局金融则几乎成大企业的标配,未来为国美贡献可观的利润。

去年8月初,国美在线新管理团队亮相北京国美集团总部,此次新管理团队以老将为主,新任CEO李俊涛、COO何阳青、副总裁宋林林都曾跟随公司创始人黄光裕多年。

此前,外界普遍认为国美对在线业务的重视程度并不够,此次高管调整被视作国美在线将在国美体系中扮演更重要角色的风向标。“国美在线是国美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国美在线才会提出2017年的时候达成销售600亿的目标。”国美电器CFO方巍此前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

加大对互联网业务的倾斜颇有成效,从2015年年报给出的成绩单来看,国美在线的增长态势比较乐观。

也是在去年,国美开始发力金融业务。2015年9月,国美宣布进军互联网金融领域,构建包括支付金融、数据云、资产交易、创新金融和创投金融的五大平台,通过对这五大平台的精细化打磨,国美预期打造出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理财、保险、基金以及跨界创新六大产品体系。

财报显示,2015财年,国美金融服务GMV同比提升518%。

另外,今年1月份成立的天津国美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证券投资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申请刚于日前获得天津证监局批复。2016年3月底,国美控股已经当选为正式挂牌成立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仅有的48家常务理事单位中的一员。

金融业务之外,国美也涉足了智能制造和智能手机板块。

2015年9月,国美与18家智能制造企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与智能芯片厂商合作,自主研发智能设备,布局智能家电生态圈。

2016年1月,国美系旗下的三联商社对重大资产重组进行了全面解读,提出未来三联商社将专注于自主可控、信息安全、智能移动终端三者融合发展的规划,并宣布了打造移动信息安全产业圈的战略部署。这意味着三联商社将成为一家安全智能手机的制造商,并可能延伸成为国美系智能业务的运作平台。

与老对手苏宁一样,国美在体育产业也有布局。在5月3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刑事裁定书之后的第三天,6月3日,杜鹃出现在国美控股集团与中国现代五项队签署战略协作协议的会场,国美宣传未来将整合旗下优势资源,推动现代五项运动在中国的普及和发展,支持中国现代五项队征战即将到来的里约热内卢奥运会。

国美能翻盘吗

杜鹃曾对外表示,“等黄光裕出来时,要给他一个更好的国美。”

从去年开始,国美加大了拓展版图的步伐,如今随着黄光裕出狱的日子越来越近,杜鹃布下的这盘棋,将决定着归来后的黄光裕,能调动多少资本。

根据杜鹃的设想,转型后的国美将由六大业务板块组成,除了立身之本的零售业,互联网、金融、智能制造、智能手机以及地产,一方面兼顾了转型的需要,一方面兼顾了盈利的需要。

互联网业务承担了集团主力业务转型的重任,互联网业务能否成功,将决定着国美的主营业务在电商冲击下能否幸存;智能制造布局智能家电,与主营业务相关联,属于围绕主营业务的提前布局;金融业务可以提升国美的盈利能力;地产业务则可以让国美在实业上有做沉淀。

唯一风险较大的板块在智能手机,当前智能手机市场已结束告诉增长的阶段,无论是大厂商还是小厂商,都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国美此前并无智能手机制造的技术和品牌积累,若想在智能手机攻得一席之地,难度非常高。贸然进入智能手机业的格力或许是个前车之鉴。

不过整体来看,杜鹃布下的这个棋局兼顾了主营业务、盈利引擎、实业支撑几个方面,尽管当前的国美已经不复当年风光,但在各个关键节点上做好提前布局,能够为黄光裕的归来,提供不错的基础。

尽管黄光裕面临的商业环境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但这位有着超强商业能力的商人依然能给人足够大的想象。而在其妻子杜鹃的苦心布局下,至少黄光裕还握有可以翻盘的底牌。

 5月31日,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再次获得减刑11个月。至此,服刑后的黄光裕共前后两次获得减刑21个月,14年刑期的刑满日由2022年11月16日提前到2021年2月16日。黄光裕服刑期间为何能两次成功减刑?为此,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揭秘黄光裕减刑细节。

  非京籍为何在北京服刑

  黄光裕是香港永久居民,并非北京籍人士。2010年8月30日,黄光裕因犯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被北京市高级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刑期从2008年11月17日起,至2022年11月16日止,并处罚金人民币6亿元,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亿元。

  记者了解到,黄光裕先后在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又称天河监狱)、北京市监狱和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三处监狱均隶属于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其中,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曾经既负责遣送外地罪犯,又负责新入监罪犯教育,目前主要负责遣送外地罪犯,新入监罪犯教育由北京市第二监狱负责。北京市第二监狱目前主要关押入监教育罪犯、外国籍罪犯和港澳台入境罪犯等。黄光裕两次减刑,第一次由北京市监狱提出建议,第二次由北京市第二监狱提出建议。

  根据相关规定,外地籍罪犯在北京被判刑,应当遣送回原籍所在地服刑。但是,由于我国港澳台拥有独立司法体系,港澳台人士在内地犯罪,通常按涉外犯罪处理,适用移管服刑罪犯程序,不得直接遣送。

  值得一提的是,启动移管程序的前提,是服刑罪犯自愿提出移管申请。知情人士分析认为,国美电器虽然在香港上市,但是总部在北京,主要门店在内地,选择在北京服刑,既方便家人探视会见,更有利于实现对国美电器的掌控。

  减刑裁定书上透露了哪些信息

  5月3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发布刑事裁定书,认为黄光裕符合法定减刑条件,对其减去有期徒刑11个月。裁定书显示:经审理查明,罪犯黄光裕在刑罚执行期间,能认罪悔罪,认真遵守法律法规及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积极参加思想、文化、技术学习,按时完成劳动任务。该犯自2012年1月至2012年9月末,累计有效积分达到62分,评定奖励时管理级别为二级严管,获监狱改造积极分子奖励;该犯自2012年10月至2013年5月末,累计有效积分达到65分,评定奖励时管理级别为普管,获监狱改造积极分子奖励。之前的生效判决所处财产刑的款项也已经全部执行完毕。

  知情人士表示,这份刑事裁定书透露出四点重要信息。

  ——认罪悔罪,而且是自愿的。这是减刑前提。

  ——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据了解,黄光裕在服刑期间能够积极参加力所能及的劳动,比如曾被派往监狱医院当护理员护理“病犯”。

  ——财产刑执行完毕。近年来,司法机关加大财产刑执行力度,并将财产刑执行状况与减刑假释相挂钩,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的,视为没有悔改表现,并限制减刑假释。这次减刑前,黄光裕已主动缴纳罚金及没收个人部分财产共8亿元,上缴违法所得人民币2366.94万元,生效判决所处财产刑的款项已经全部执行完毕。

  ——两次获得监狱改造积极分子奖励。这是决定减刑幅度的关键因素之一。根据裁定书显示计算,黄光裕在监狱改造一个月,平均能挣到8个考核积分,60分左右评一个改造积极分子,一个积极分子减刑6个月左右。

  服刑7年半减刑21个月是否正常

  黄光裕此次减刑,距离其2012年6月18日第一次减刑,间隔期将近4年。同时,其服刑7年零6个月,减刑1年零9个月。知情人士表示,黄光裕这样的减刑间隔期和减刑幅度,比较正常,甚至比普通罪犯减刑频率更慢一些、幅度更小一些。

  根据规定,罪犯减刑次数在法律上没有限制,但两次减刑之间一般要间隔一年以上。确有悔改表现或者立功表现,一次减刑一般不超过一年有期徒刑,如有重大立功表现,一次减刑最多不超过两年。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央政法委《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对依法可以减刑的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等“三类罪犯”,必须从严把握减刑的起始时间、间隔时间和幅度。其中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执行二年以上方可减刑,一次减刑不超过一年有期徒刑,两次减刑之间应当间隔一年零六个月以上。

  黄光裕所犯罪名为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属于被从严控制减刑的“三类罪犯”,其减刑假释应当依法从严控制。

  知情人士表示,黄光裕目前的减刑幅度和间隔期,体现了司法机关对“三类罪犯”减刑的依法从严控制,也体现了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在减刑假释工作中的贯彻落实。

  对减刑有哪些监督

  此次黄光裕减刑,当北京市第二监狱提出减刑建议后,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进行了公开审理,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开展了同步监督。

  梳理资料不难发现,黄光裕减刑案中,法院受理后先进行了公示,接受举报;后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并将减刑裁定书上网公开。知情人士表示,这些程序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程序的规定》所要求的,也是对中央政法委《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意见》的贯彻落实,目的是以公开促公正。

  黄光裕减刑案开庭审理中,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派刑事执行检察官当庭发表了检察意见,认为黄光裕减刑符合法定条件和程序,同意北京市第二监狱所提减刑意见。

  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审理的黄光裕减刑案件,为什么不由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进行检察监督?据了解,这是因为北京市第二监狱由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负责进行派驻检察,第二监狱服刑罪犯的减刑假释案件,相"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