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江:大学老师应该怎样讲中国

风清扬斈 5年前 (2014-11-16) 网络资料 1609 0

【背景】11月14日,《辽宁日报》用整版刊发该报编辑部致全国高校老师的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文章针对中国高校老师,特别是哲学社会科学老师,在课堂上“说中国坏话”、“骂社会”、在案例教学中以中国作为反例等行为,指出此类言论与爱国主义相悖,对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形成价值观上的误导,呼吁全国高校老师勿抹黑中国。

  据称,此事起源为该报官方微信以《大学课堂上的中国应该是什么样的》为题征集故事,一位大学生关于老师在课堂上批评中国的留言引起编辑部注意。报社遂派记者到辽宁、北京、上海等地的高校,进行了为期两个多月的调查、听课,最后概括出中国大学课堂存在缺乏理论、政治和情感认同三大问题。

  一石激起千层浪。《辽宁日报》公开信言论甫出,即引起教育、新闻界及广大网友的关注和讨论。14日晚,中国青年网刊登署名“国平”的文章,力挺《辽宁日报》公开信。门户网站上也不乏赞同留言。但是,公开信也激起广泛质疑,15日,《新闻系学子致辽宁日报的一封公开信》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文中认为《辽宁日报》的该项调查违背新闻真实客观性原则,批评该报记者缺乏对教育的认同感。还有网友留言,提醒“文革”中对教育的“两个估计”的惨痛教训应该记取。

 
AD

  如何看待高校教师课堂上存在的“批评言论”?《辽宁日报》的此番调查和批评又应该注意什么?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表示,高校老师特别是文史哲社会科学的老师,理应具有批判性思维,其批判社会现实的权利应当受到保护,才能为推动社会进步做出思想贡献。当然,批判应当是理性的,表达方式应当是恰当的,不能情绪化发泄。

  展江认为,作为媒体《辽宁日报》拥有调查社会现象和舆论监督的资格。但是,受众更有权利详尽知晓其调查的取样方法和调查过程,以证明结论的严谨性。否则,不能简单给高校文科老师“扣帽子”。该文未能清晰界定何为理性地批评,何为牢骚、情绪宣泄,更没有令人信报地说明他们认定的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

  展江表示, “高校文史哲和社会科学的老师,特别需要批判性思维才能搞研究,要改造社会、要让这个社会更好,首先要找到社会的不足和问题。”而作为知识分子,更要针砭时弊。鲁迅作为“中华民族的脊梁”受到历史尊重,就是因为其爱之深责之切,批判社会丑陋现象以唤醒国人的抗争意识。

  但是,对于表达批判的方式,展江表示应倡导“理性的批判”,老师在课堂上要用一种恰当、温和、平衡的方式表达,不能做情绪化宣泄。正如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所言,理性与批判并重才是最好的方式。具体到公开信中所举情形,主要看高校教师所讲依据的是不是事实,论据能否支持论点,论证过程符合逻辑。而不是以所谓“正面”“负面”作简单的二分法。

  对于公开信中提出的,大学老师在大学课堂上批评社会和国家,将对未踏上社会的大学生形成错误的价值观引导,让他们对社会失望,展江认为不然。他表示,大学生业已成年,思想活跃,不再像改革发放前封闭环境下的学生那样听凭灌输。当今信息流动速度很快,学生可以通过网络接触到各类信息和资源,他们能够在接受各类信息过程中形成自己对社会的认知和了解。老师的观点只是其中一种意见。学生有能力作出自己的思考和评论。根据英国政治家约翰·弥尔顿“意见的自由市场”理论,各类不同的言论形成了一个观点市场,真知也正是在不同观点的辩论中得以显现。

  展江最后指出,作为媒体,《辽宁日报》拥有对社会现象调查研究及批评高校老师的资格。但是,无论是从记者调查还是从社会科学研究上说,调查方法应当科学严谨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因此,他希望媒体能够把调查对象、取样方法和调查过程公开。“这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大帽子’不能轻易扣到别人身上。”■

  (财新记者 孙文婧 采写)

章文:奴性党报发出的怪音
2014-11-15 一人
审核一个小时,上一篇文章还是因“违反规定”没有推送出去,无奈改换这篇。那篇所谓的敏感文章,明天改头换面继续推送,请关注。

11月13日,《辽宁日报》推出大型策划《大学课堂上的中国》,第一期的题目是「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致高校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的一封公开信」。该报编辑部自承,为了完成这一策划,曾派多名记者奔赴东西南北中20多所高校,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听了近百堂专业课。

 

根据整理后长达13万字的听课笔记,该报编辑部对「大学课堂上的中国」总结归纳出来三大现象:第一是缺乏理论认同;第二是缺乏政治认同;第三是缺乏情感认同。

 

基于以上三点,《辽宁日报》提出了自己的三点建议:大学课堂上的中国,应该有清晰的来路;大学课堂上的中国,应该有整体的模样;大学课堂上的中国,应该有光明的未来。

 

一个地方党报对全国高校老师授课提出批评、建议,不是不可以,或者说这也是它的自由。只是自己连报道自由权都没有,却对人家的授课权指手划脚,并且将一些老师批评政府的言论视为「抹黑中国」,这种奴隶的认真实在令人好笑!

 

高校是教书育人之地,尊崇的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优秀的老师不是马列理论的传声筒,他们应当享有自行解说的权利。如果独尊马列,课堂上一个声音,学生岂能兼听则明?


学问是在质疑与碰撞中长进,理论也是在比较中才知优劣。从这个意义上讲,高校老师如果全盘接受当局的理论而不是批判的借鉴,其实是失职的表现。

 

《辽宁日报》还应当反问自己:为何「缺乏理论认同」?如果当局的理论真得雄辩有力,何愁别人不认同?现实却是:一方面当局号称「理论自信」,一方面社会却「缺乏理论认同」。

 

至於「缺乏政治认同」,在我看来辽报是说反了,因为中国高校已经非常高度的认同了。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以出了许多高官和国家领导人为荣,就是明证。


在课堂上肯定西方「三@权分@立」的老师,比起在课堂上大肆吹捧中国模式的老师,前者有风险,後者受奖励,後者不多才怪!就是这麽一点杂音,都被《辽宁日报》捕捉并放大,冠以「缺乏政治认同」的大帽子,这是非常不客观的结论。是在为当局的整肃递材料麽?

 

所谓「缺乏情感认同」就更是无稽之谈。感情上的好恶,完全是个人私事,更是不能追求统一的。老师们在课堂上对社会的阴暗面发些牢骚,对政府的不当行政提些批评,天经地义。

 

就辽报的三点建议,我也有不同的意见。其一,要让学生清楚中国的来路,就得允许老师触碰一些敏感的历史题材,例如土@改、反右、文@革以及8@9。可是现实中这些被允许公开讨论麽?


其二,要让学生了解中国的整体模样,就不能缺少对中国缺陷的指出。现在的问题是唱赞歌太多,而批评者太少,才导致中国的整体模样失真。


其三,要让学生对中国的未来有信心,也不能单靠正面宣讲,那是不负责任的做法。负责任的做法应该是既讲中国的优势,也讲中国的潜在危机以及应对之道。

 

我不清楚《辽宁日报》推出针对高校老师授课情况的大型策划报道,背後有无主使。


但令人担心的是:该报无视中国高校学术和思想自由严重缺乏的现状,不去为此鼓与呼,反而揪住一些老师的少数「出格」言论,并定性为「抹黑中国」,会否是继整肃公知大V、维权律师之後向高校老师下手的前奏?

------------------------------------

近日,辽宁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大学老师别抹黑中国》的文章,中青网署名国平发表了《“呲必中国”不能成为课堂必备课》一文。

虽不是哲社的大学老师,对此,我仍旧唏嘘感慨——怎么还有人容不得半点“不同声音”。

略谈几点:

第一,大学教育“自由度”最高,谈点有理有据的“不同看法”,未尝不可,目的在于拓宽学生眼界,提高认识。“比较”少不了,如果没有比较,我们怎么能把马克思主义这个西方的理论拿来被我们中国使用呢?

第二,极个别学生不赞同老师“批评中国”的权利,我们应给予尊重,《辽宁日报》记者去深入大学听课,精神可嘉,我们且不问几位记者听了课、记者是否带了偏见去听课,我们也予以高度尊重其听课权利。在我看来,记者完全可以把那些老师在课堂教学上严重伤了学生爱国心的话和事情反映给所在学校主管部门,听一听他们的看法,而不是急于把一个编辑部的观点刊登在一份大党报上用以批评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老师。如果不知道是谁,也没有证据亮出,《辽宁日报》,一个网友说的好,请别用个案调查抹黑全中国大学老师。

第三,大学生不同于中学生,大学生成熟度高,有思想,会思考。针对老师的表述,谁对谁错,同学们不知道吗?同学们不会当着老师的面质问吗?敢问,《辽宁日报》编辑部,你们的记者和组成人员,您们读大学时,是哪个年代?有没有老师们说了在那个时代“不该说的话”,多少年后,你们茶余饭后,也“嘲笑”您们的老师了吗?

第四,中国改革开放36年来,发展的成果之和绝对大于发展中的问题之和,国力提升显著,众人皆知。大学在培养高层次人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是大学老师热爱自己的祖国,才会冒着所谓的“风险”痛下心来,揭露自己的母亲(祖国)不足之处,比如课堂上批评那个正在调查的“你懂得”大贪官。所有的这些,都寄希望走向各行业的学子们避免和克服这些问题,强大祖国。“瞧瞧人家国外”这句话就像我们的母亲在小时候批评我们说的“瞧瞧人家邻居家小李”一样,目的不是贬低我们,而是希望我们成才。我们都是祖国的孩子,老师也是,在你们编辑部眼中,老师“污蔑”了祖国,而我们看来,我们是绞痛告诉自己的孩子,人无完人,母亲有病也要治疗。

第五,《辽宁日报》公开信中指出“呲必中国”的现象也一定程度存在,有的还很过分。我想说,《辽宁日报》,您说的多好,改革开放前,我们“呲必国外”,改革开放后,让我们羞愧于之前的观念,党中央告诉我们,解放思想,迈开步子、大胆尝试。事实证明,“呲必国外”我们错了。现在,给大学老师套上一个“呲必中国”的帽子,我想说,这在于部分老师使用了过于激进的措辞批评中国社会中存在的社会现象,问题不在于他们的立场,而在于教学方法,例子里面老带着口头禅“中国”。

第六,国评也说“从一个侧面让我们看到了网络上、社会上诬蔑辱骂祖国等负面情绪的一个源头”。难道说,大学老师成了网络、社会上不文明、不爱国的培养人吗。这种观点,不像大国的观点,与大国之气度不匹配。据说,署名“国平”就是代表国家的声音,只能说,这个国平可能并非代表国家的声音。

第七,如果说,大学老师尤其是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真如《辽宁日报》编辑部所述那样,“呲必中国”的现象也一定程度存在,有的还很过分,必须引起教育界的警觉和重视。那么,我们也想说,党报,尤其是某报,“扣帽子”的旧风格如今还存在,解放思想的要求在党报这里还没有彻底落实,必须引起党中央的重视。

第八,中国社会发展,各行行业的人士都有贡献,大学老师也是普通的职业人,但职业要求很高,国家要求高,人民要求也高,社会、媒体对大学老师要求更高,我们自己要求同样更高。

我们培育的学生理性,理性到“和谐”之典范,请您们看看国外(境外)的大学生,再看看我们的。

一个腾讯网友说的好,“作为大学这样的自由的地方,还是根本不够自由,只是老师讲一讲,媒体突然就举着正义的大旗,一旦涉及政治的黑暗面,你们某些媒体的骨气哪里去了?不如人家发达国家,有问题就要指出来,然后改正。而不是封杀,扣帽子。
(原载政治家网微信)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