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的“爱情观”

风清扬斈 5年前 (2014-09-03) 国学散记 2481 0

儒家的“爱情观”
王者归来
传统文化对国人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特别是作为历朝历代传延不断的影响极深的儒家文化。不夸张的说,至今人们的社会生活中以及个人生活中,都离不开传统儒家文化的影响。笔者在此介绍儒家思的“爱情观”,与读者一同分享那经典思想领域的闪烁智慧。
我们首先来看《论语·公冶长》第一节:“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第二节:“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论语·先进》第六节:“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这几段意思是这样:孔子在谈到公冶长的时候说:“可以把女儿嫁给他做妻子。虽然他曾经坐过监狱,但那不是他自取的罪过。”于是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孔子在谈到南容时说:“国家政治清明的时候,他的才能不会被废置不用。国家政治黑暗的时候,他就会免遭刑罚及死刑。”于是就把自己的侄女儿嫁给他。南容反复多次朗诵诗经中关于白圭的句子,来告诫自己要谨慎,孔子就把哥哥的女儿嫁给了他。我们看到,孔夫子显然不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否则,怎么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那个曾经坐过监狱的公冶长呢?既然把女儿嫁给曾坐过监狱的公冶长,也就说明孔子在与人相互亲爱的关系上看重的不是人的富贵名利,而是人的学问品行。我们现代人,在看待犯过错误的人时,总有一种歧视心理,而不会用“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眼光来看人,这其实是很不对的。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每时每刻都在运动,所以,凡是在这个地球上居住的动物、植物也都会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一个人,不可能不变,从出生到幼年到少年到青年到中年到老年都在变,虽然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都分有几个阶段的个性性格差异。小时候顽皮捣蛋,长大了很可能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人,小时候文静沉默,长大了却会变成泼辣活泼的人。因此,看人、待人一定要看其内在的心性,方能达到“仁”的境界。南容的才智学识看来是很高的,在太平盛世,不会被废弃,因为可以用于治理国家。而在社会混乱的时候,才能越高的人,其艰难困苦就越多,甚至有生命危险。但南容却不会,因为他的才智学识高,就懂得如何自处自守,所以就能免于刑戮。孔子就认为,能够做到这样是非常不容易的。俗话说:“创业难,守业更难”,而有的人喜欢创业,有的人却只能守业,很多善于创业的人,往往守不住业,原因是他总想干点什么,而东干一下西干一下,局面拉得很大,创下的基业就很难保存住。而南容就是一个既能创业又能守业的人,孔子看重的也就是他的这种内在的学问品行。
我们再来看《论语·宪问》第七节:“子曰:‘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勿诲乎?’”这句话的意思是:孔子说:“对人有爱心,能够不辛苦费力吗?为人尽心尽力,能够不教育帮助他吗?”人与人建立起相互亲爱的关系,就是“爱之”,那么在与人建立相互亲爱的关系时,能够不有所动作吗?能够不辛苦费力吗?能够毫不辛苦费力的就建立起与人相互亲爱的关系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男女爱情问题上。在与人建立相互亲爱的关系时,就要“先之劳之”而“无倦”,也就是要付出,要辛勤劳作,别人才会由相信而信任而敬佩而建立起相互亲爱的关系。同样,尽心尽力地为人,也是建立与人相互亲爱的关系的必要条件,那么,如果建立起与人相互亲爱的关系后,对别人的言行也就要进行教育帮助,如果不帮助,任由其人犯错误,那么这人犯了错误后会后悔,也会埋怨你在一开始不提醒不帮助他。因此,要想得到对方的爱,就要先去爱对方,就要“先之劳之”而“无倦”,就要付出,才能得到对方的爱。倘若是只想对方来爱我,我一点都不付出,这种爱是没有的。
这只是儒家思想中对爱情阐释的一部分,由于篇幅问题,笔者不能全部介绍,希望读者感兴趣的话,多多参阅国学经典,体味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的精髓,相信这会是一剂真正的“精神良药”。
(责任编辑:邢立腾)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