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挺住” 谁在亢奋?

风清扬斈 6年前 (2014-02-11) 网络资料 4255 0

东莞性业繁荣,估计是个地球人私底下都知道的事。但东莞的市长不知道。近一年前,东莞市长袁宝成说,东莞曾经有一些赌毒现象,很多城市都曾经有过,作为政府,我们从来没有认为要依靠这些来发展城市,我心目中不存在(性都)这些名字。
央视前天揭秘“莞式服务”,是偶然或是另有缘由,人们不得而知。但客观效果上,等于将袁市长这句话养大了,再扇过去一记耳光。于是东莞挂不住了,当晚10点就采取抓捕和查封行动,中堂镇公安分局局长和涉黄酒店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长,全部被先停职再调查。
与史上所有扫黄打非报道及行动不同的是,报道程序以及正义感几乎无可挑剔的央视报道,遭遇了另一记反击的耳光。“东莞挺住”的声音,以公民下半身性福权、娼妓血泪生存际遇、性业权力庇护等另一种正义理由,将东莞弄成了需要全民支援的地震灾区。
“东莞挺住”,这种就地撒泼的姿态,之所以能够收到一些灾区般就地洒泪的戏剧效果,不是主张性业自由、卖淫合法化者在中国一夜之间队伍壮大了,也不是全民的三观凌乱到这般地步了,而是积蓄已久的、对包括央视在内的、权力化了的社会评价姿态及社会管理方式的不满与抵抗。
这是一种几近拧巴的声音。是一群叛逆者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却屡屡失望之后的习惯性抵触。他们能在几无挑剔的个案中,感受到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权力人为化、随意化了的运作现象。他们用几乎病态的心理审视这个社会,以不合作姿态宣泄自己的不满。比如抓大V大谣,比如问你幸福吗,比如这次的揭莞式服务。
“东莞挺住”是一种典型的悖论。东莞性业繁荣,他们骂法治之乱;法治棒打性交易,他们又喊东莞你给我挺住了。这种为反对而反对、对于权力的拧巴式抵触,有对社会良性秩序的向往,有内心人文关怀的体恤,更有着愤青式的激进情绪。他们放弃构建式的理性表达,转向破坏式的逢权必抵,其实是一种破碗砸破罐的情绪表达方式。他们看上去很坚强,很坚挺,内心却充满着失望和失落的柔弱。
东莞性业泛滥至今,警方视而不见,他们不满意。央视一报道,警方闻风而动,他们不满意。抓买性卖春,他们不满意。弄几个派出所所长停职调查,他们同样不满意。他们亢奋地抵触,正是不满意权力曾经否认莞式服务的存在,不满意有些媒体挟着道德与法治的棍棒。在他们眼里,这都只是一个权力亢奋的过程。

东莞扫黄为什么是3个月?

法制晚报—— 昨日,广东省公安厅召开全省电视电话会议,宣布全省公安机关集中组织开展为期3个月的扫除娱乐场所涉黄问题专项行动,要求“主要犯罪嫌疑人不抓获不放过、团伙骨干和利益链不打掉不放过、保护伞不挖出不放过”。对清查不力的地区,省公安厅将采取异地用警的方式进行查处,并由纪检、监察部门介入调查,倒查追责。

东莞“黄流”,经央视报道后引起轩然大波,自新闻播出起,当地警方出动6000余警力进行检查,记者暗访时不出警的责任人受到处理。此事现在已被省一级公安机关重视,3个月“专项行动”后,相信东莞的风气也会为之一变。

但为什么是3个月呢?是依据以往的经验定的吗?还是经过科学地论证而定的?3个月之后,又该如何保证“黄流”不会死灰复燃,重新回来?这是个必须考虑的问题。

东莞的“性都”标签,可谓“历史悠久”。以前也曾经被新闻媒介报道过,也曾经历过“整治”。但现在看来,问题依旧,甚至愈演愈烈。恐怕这和两个因素相关:一是存在着保护伞、利益链,扫黄变成了复杂的事情;二是东莞经济开始依赖上了“黄流”,靠这样的手段拉动消费,吸引客流。有人甚至说,色情业是该地的“名片”。这样一来,“黄流”成了民不举官不究的事情,最后要依靠外来的媒介进行暗访和曝光,才把事情“做大”,才能引起足够的重视。

这次专项行动,特别强调了要打掉保护伞、利益链,相信当地政府和警方的决心,第一个因素应该能够消除。但第二个因素,可能更为突出。如果不能改变,回潮的可能性依旧存在。3个月的专项行动,包括异地用警,会消耗大量的资源,警察也不可能整天都盯在酒店、桑拿房。所以,要变被动为主动,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思想上的转变最为重要。

东莞是改革开放最早的地区,南邻深圳、香港,西接广州,也是珠三角最为富裕的地区之一。在经济发展上,拥有着许多内地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优越性。长期以来,制造业就十分发达。下一步发展的路在何方?靠色情业显然是不行的,根本就走不通。作为决策者,当地政府就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让东莞的经济转型升级,从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化出来。把更多的心思用在吸引人才上,而不是吸引游客、富商、猎艳者与公款消费者。只有做到了这一点,对色情业的依赖才能消除,“黄流”的根源才能肃清。所以,这3个月不能仅仅用来扫黄,还应该做深层的思考,重新明确方向。

央视断言,“法治中国,没有扫不完的黄”。但必须意识到,扫黄不是器宇轩昂喊口号就能实现的。运动式的思维和理念要改变,找到发展的出路,给劳动者更多的机会和尊重,才是净化社会空气最需要的前提。不仅东莞如此,其他地方也一样。否则,3个月就不够,而且也不会彻底。 本报评论员 程赤兵


一座叫“东莞”的城市2014年02月11日02:39 新京报
2014年2月9日,广东东莞高档酒店被曝上演“色情秀”,警方全力出动扫黄。图为涉黄国安酒店。
  “东莞下了场不小的雨。”
  2014年2月9日下午,东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微“莞香花开”发布了一条信息,配图是雨中黄色的柑橘,仅一天时间,转发量已突破2万,远超它曾发布的多数官方资讯。
  这天上午,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曝光了东莞市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让有“性都”之称的东莞成为风暴中心。
  部分网友觉得这条微博意味深长,他们半是调侃地将其解读为对央视新闻的“无声抗议”。
  在当今中国的城市中,可能再找不到比东莞更能引起争议的城市了。它充满朝气、经济活力和机遇;但它也是一些人眼中的血汗工厂、暴力中心和欲望之都。而后一种印象更甚前者。
  尽管这座城市的执政者并不承认东莞“性都”的名号,但仍试图扭转东莞的负面形象。一场为东莞“正名”的运动,早已开始。
  新京报记者 朱柳笛 实习生李珂 北京报道
  莞式“ISO”服务
  2001年,从四川到东莞打工的郑小琼就能时时感受到东莞的特殊气息:这里遍布着几百家酒店,灯红酒绿;手机经常接收到来自桑拿和夜总会的宣传信息,信息甚至有个特定称谓,叫做“东莞简讯”。
  2013年,“东莞简讯”以新的方式出现。30岁的宋飞(化名)订阅了一位“东莞妈咪”的微信公号,每天下午4点这个账号会图片直播一场“大秀”——几十上百位“技师”穿着性感内衣走秀。
  尽管宋飞从未去过东莞,但这并不阻挡他以此对这座被冠以“性都”城市的向往。他津津乐道于东莞的色情行业催生的“莞式标准”,坊间称之为“ISO”。
  这座城市是猎艳客的“森林”。每天,大量猎艳客在此寻找着“莞式服务”。哪怕东莞色情业近年来屡受扫黄严打,仍客源不断。在过去的十几年间,东莞“性都”之名越传越响。
  但很少有人关注这背后的数据:1000万的常住人口,5100多亿的GDP,以及全国排名第四的进出口贸易额。2013年,东莞再次登上中国最富20城市的榜单,位居首位。
  因生长莞草而得名的东莞,也是凭着野草一般的生命力,在广州和深圳两大城市的缝隙中悄然生长,并在改革开放后迎来黄金30年。
  这里是中国制造的发源地,是一座世界工厂:密集的廉价劳动力,生产同样价格低廉的商品。
  但相比官方语境里的世界工厂、首富城市、机遇之都,民众口中的东莞,似乎并不光鲜。
  除了“性都”,“血汗工厂”、“治安极差”、“冰冷城市”、“文化荒漠”,东莞的传奇光环密致交叠着狼藉声名。
  时任东莞市委书记的刘志庚于2011年接受微博的微访谈时,一位网友提问则更加直接:如果有人当面向你提出“东莞是性都”、“东莞是文化沙漠”,你怎么回应?
  刘避开了“性都”一词,只说这是“外界的误解”。
  “性都”由来
  东莞成为“性都”的真正原因,经济发展说,酒店催生说,不一而足。被提及最多的是珠三角金融危机的到来,导致诸多工厂倒闭,打工者不得不谋求新的出路。
  在南都周刊曾经的报道中,很多“东莞简讯”对旗下小姐的来源都有类似表述:“工厂关门,厂妹成灾。”
  人口的涌入无疑是重要的因素。一篇名为《东莞进行时——一份城市经济社会转型的调查报告》的文章曾指出,在东莞发展的鼎盛时期,常规就业吞吐量保持在800万人左右。这使东莞城市人口剧增,本地户籍只有170万,但东莞近年容纳的实际人口至少在1200万以上。
  外来人口的涌入增加城市管理的难度,治安变差;同时也加剧了对消费的欲望,比如性。
  在这个面积仅为2645平方公里的城市里,有90多家星级酒店,其中五星级酒店20多家,东莞已经成为全球星级酒店密度最大的城市。
  酒店、会所等娱乐场所林立,为色情行业提供了场所;围绕着性行业的上下游,例如摩的、首饰、服装、性用品等行业已形成了一整套产业链。
  曾有媒体报道,据业内人士估算,东莞色情业以及直接或间接相关联的行业每年产生的经济效益可能高达500亿元。
  显然,东莞眼下的经济增长,与色情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东莞的“污名”就这样环环相扣,交织起来。
  东莞前市委书记刘志庚强调扫黄工作时的一番话,可以发现一些端倪。据南都周刊的报道,刘曾说,“扫黄要高调进行”,但他又认为“不能矫枉过正,各镇不能太过分、扫荡式搜查每间娱乐场所”。
  为东莞“正名”
  作为全国首位参加“微访谈”的市委书记,2011年时刘志庚遭遇网友关于“性都”问话,并不是东莞的主政者第一次面临舆论的困境,东莞不得不开始着手应对。
  “这个城市有着与生俱来的魅力,文化的融合,热情洋溢,令人温暖,每天,这个城市都在制造激情。”这段特别的解说词来自东莞的形象宣传片。
  片中选用的演员要么是土生土长的东莞本地人,要么就是在莞生活的“新莞人”,如莞籍中国工程院院士何镜堂,篮球运动员易建联等。
  自2013年新年伊始,北京、南京、广州等主要城市高铁大站开始滚动播放东莞形象宣传片。
  当年的2月14日至27日,广告短片又出现在北京、广州的50个影院共计379个影厅大银幕上,声势浩大。
  在微博上,网友们纷纷称赞短片“拍得很有诗情画意”、“很有国际大都市范儿”。但更多的评论倾向批评,有网友讽刺:“看这些干什么?让他们看东莞的治安。”还有评论称,如果不采取彻底打击措施,光是形象宣传,恐怕很难消除东莞的“性都”城市形象。
  尽管东莞一位市领导当时在接受采访谈到“正名”话题坦然面对,称黄赌毒现象在城市发展中确实有过,东莞不需要为自己正名,但一场自上而下的正名运动多年来一直在进行。
  2006年刘志庚担任东莞市委书记后,就曾为改善城市环境禁止养猪,接着又为打击飞车抢夺、改善治安状况而“禁摩”,以及时不时兴起的“扫黄”行动。
  2010年,被定义为东莞城市形象整体推介年;2011年,与清华大学城市品牌研究室合作,东莞有了自己的宣传口号“每天绽放新精彩”。
  打击和改变都在进行,但东莞“性都”的名声仍然在外。关于这座城市色情业的文字和影视作品一直半公开地传播着。
  “东莞就是东莞”
  自东莞的各种污名出现时,网络上争论或辩护的声音就从未停止。
  文化专家吴祚来先生就曾撰文建议引进法国“红磨坊”发展模式,将其改造成有中国地方特色的情色之都。他认为东莞应该发展的不是色情产业,而是情色文化。
  已经成为诗人的郑小琼,更愿意将东莞看作一个模糊的、说不清楚的城市,复杂而多元。
  东莞理工学院文学院院长田根胜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东莞根本没有必要去理非议,他觉得这是商品经济冲击的必然结果。
  这些争论也并不影响官方的重拳,2月9日的统一清查过后,涉及处警的8名领导和警员被停职。而公安部也已经远赴广东,坚决打击卖淫嫖娼背后的“保护伞”。
  这也是郑小琼和关注东莞印象的人们,更关注的问题。
  2月9日上午,中央电视台关于东莞卖淫的新闻播出,当天宋飞订阅的“东莞妈咪”微信号就停止了更新,并删除了之前所有内容。
  央视新闻报道后,网民们翻出了2013年3月东莞市委副书记、市长袁宝成在回应“性都”这一问题的话:“东莞曾经有一些黄赌毒现象,很多城市都曾经有过。作为政府,我们从来没有认为要依靠这些来发展城市,我心目当中不存在这些名字,东莞也不需要用新的名字去取代,东莞就是东莞,东莞就是一个厚德、务实、包容、开放的城市。”
  (综合本报采访及网络资料)
  ■ 东莞涉黄业发展史
  上世纪80年代
  东莞地下色情业兴起,主要形式是夜总会,为一些在东莞投资的香港商人提供服务
  上世纪90年代
  台湾电子产业向东莞转移,大批台商奔赴东莞,东莞色情服务业进一步发展
  1995年前后
  东莞色情服务业逐渐出名,吸引香港和广东人士前往
  1996年起
  当地民间资本开始投资酒店业,东莞酒店业在随后七八年间迅速发展,色情业渐与之结合
  1997年
  金融危机,东莞大量工厂破产,部分失业女工因生活所迫从事性服务,壮大了东莞色情行业。“性都”渐成东莞标签
  2004年起
  东莞的周期性扫黄一直没停过
  2009年
  东莞掀起严厉的扫黄“风暴”
  2014年
  东莞再次拉网清查娱乐场所

【数字财经日报】称东莞色情产业链 年经济效益达500亿
1


  【500亿】2014年2月9日下午,东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微“莞香花开”发布了一条信息,配图是雨中黄色的柑橘,仅一天时间,转发量已突破2万,远超它曾发布的多数官方资讯。部分网友觉得这条微博意味深长,他们半是调侃地将其解读为对央视新闻的“无声抗议”。在当今中国的城市中,可能再找不到比东莞更能引起争议的城市了。它充满朝气、经济活力和机遇;但它也是一些人眼中的血汗工厂、暴力中心和欲望之都。而后一种印象更甚前者。尽管这座城市的执政者并不承认东莞“性都”的名号,但仍试图扭转东莞的负面形象。一场为东莞“正名”的运动,早已开始。





  【256批】国家质检总局昨天公布最新一批不合格进口食品、化妆品黑榜单,248批进口食品、8批化妆品被拒国门外。其中,新西兰嘉仕堡巴氏杀菌乳检出质量问题;台湾统一出品的科学面、韩国狮王出品的多特洁丽康牙膏也有批次被曝不合格。在此次公布的黑名单中,共有19批来自新西兰的嘉仕堡巴氏杀菌高钙脱脂乳、调制乳,存在违规使用化学物质胭脂虫红、超过保质期、菌落总数超标等问题。





  【11亿】2月10日晚间,阿里巴巴集团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票21美元的价格,全面收购高德公司股票。交易完成后,高德将成为阿里巴巴100%子公司,此次交易将涉及总现金额约11亿美元。收购价格较高德软件上周五16.54美元的收盘价溢价27%。高德公司方面表示,公司董事会已经收到该要约,计划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对该提议进行评估。阿里巴巴方面表示,通过全资收购,将有助于高德地图和导航业务提升竞争力,从而更能够进一步提升高德软件在地图和导航业务领域服务用户的能力。





  【200万】搜狐公司发布了截止12月31日的2013财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财报显示,该公司第四季度(GAAP)净利润为200万美元,同比下滑91.3%,上年同期为2300万美元,第四季度总营收3.58亿美元,同比增29%。





  【16万】 近日,常州化龙巷一位署名“恒基路桥员工”的网友发帖吐槽称,其所在的江苏恒基路桥有限公司一蔡姓离职总经理去年拿了16万年终奖,而普通员工只有1万出头。据了解,恒基路桥是常州较为知名的企业,也是武进交通局下属国企,这一员工吐槽帖中汇集了“16万年终奖”、“吃空饷”等热词,迅速引起网友关注。而武进交通局回应称,网友所称蔡姓副总目前仍在职,他年末确实拿到16万元,但是其年薪的补足部分,而非年终奖。





  【1200万】中信泰富与澳洲富豪 Clive Palmer 的争拗仍未平息,Clive Palmer 旗下Mineralogy向西澳洲联邦法院入禀,指中信泰富在澳洲的 Sino Iron 拖欠1200万澳元正常行政费用,逾期3-4个月,已发出通知及警告信,但没有回音,故寻求把相关公司清盘。Palmer 更指因中信泰富拖欠费用,令他在过去数周被逼解雇数名员工。中信泰富回应指 Palmer 的指控毫无新意,早前已反驳他的指控,并会继续维护股东利益。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