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阅读王财贵教授文化教育资料的体会

风清扬斈 8年前 (2011-11-05) My Articles 2912 0

关于阅读王财贵教授文化教育资料的体会

早年有听说王财贵教授推广私塾教育,但却知之甚少,大概也只是好奇和围观,并无实质性接触。何老师发来资料,我非常粗的读了一下,另外循其指点在网上搜索了一些关于王教授讲解读经教育的一些视频,尽管用了近一周的时间来吸收这些东西,但仍然是粗读、初学,到目前为止还是没能仔细领会着看完。下面就我消化的资料做一些总结,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我把看过的内容,印象比较深的方面做了一点总结:

一、关于教育的理念

教育理念方面我知道的也只是书本上或培训教师讲过的东西,看了王教授的一些解释,非常认同他的说法。中国现代教育理念受到了西方教育思潮的巨大冲击,教育目的本末倒置,因而出现了许多不良的后果,唯利是图,贪得无厌,良知泯灭。可见,现行的教育需要反思,有必要回归“本”的教育。现在的学生接触的东西非常多,功课多,负担重,都是先行教育理念惹的祸。教育其实很简单,只要把握教育的基本原则,即把握好时机、内容和方法,就能抓好教育,搞好教学。这种教育理念认为,教育是终生的,启蒙教育越早越好,内容越精越好,方法注重人性和挖掘智慧合乎自然,只有从头开始,才能给教育以希望,中国人的未来才有新的前途。古人几千年的精华,现代教育弃而不用或不重视,是一种可惜,真的是舍“本”逐末。

这种重视“本”的教育目的就是开发人性,培养人才。这点很对,王教授给出的解决之道就是从小读经,耳濡目染,用经典文化提升人性,铸就人才。我是老师,算是一个教育工作者,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感觉自己就是帮学生应付考试的一帮凶罢了,从来还未达到开发人性的教育至高境界。从教育的本源这块,我就必须要好好学习。

我感觉在传统教育方面,台湾在诸多方面是优于大陆的,一个国文老师在大陆与在台湾受到的尊重和礼遇就有很大悬殊,因为五四和文革的关系,加上改革开放崇尚海归,受过西方教育的学者回来后就很排斥中国的传统教育。比如,打假斗士方舟子,就非常不尊重中医文化,他们认为中医解释不通治疗原理,就应该废弃,处处讨伐。宇宙之大,总有解释不通的东西,非要披着科学的外衣来说明一切,反而陷入唯心,摒弃传统,只会得不偿失。传统的东西虽并不臻于完美,毕竟先贤的生活环境和认识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并不能因为白璧有瑕而毁之,古人的思维和思辨绝对值得后人吸收和汲取。

二、关于读经教育

在读经教育方面,王教授在很多演讲和谈话采访中都有透露,我总结出来几个方面:

1,读经教育应该越早越好,读得越早,领悟的就越多,启智作用就越大,越符合教育的目的。

2.,读经重在“读”,让经文由外在变成内在的东西加以储藏。多读,大量读,重复读,读经典,不读白话。

3,儿童读经应该循序渐进,成人读经不宜忙于解经。这点和我早先的看法并不一致,我单纯的认为,如果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所以然就是是白读。因为我看书的习惯是,一定要搞懂,知道怎么回事,如果读过去啥也不明白,我就不会读。可能我的阅历和知识还是有限,对教育理解并不透彻。我的认识也是很多家长的疑惑和顾虑,王教授的百答千问刚好做了回答,使我茅塞顿开。

4,读经教育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过程,是一种对心灵的催化和感染,更是一种人性教育,对智慧的启迪和酝酿。读经是一种学习的心态,符合教育的最终目的。这个过程不是理性的1+1等于2的传递教学,应该是从识字到深层次的文化素质培养。

5,读经只是基础,是学习的源头。各种学问,哲学、经济、历史、天文、地理等人类学问都可以从经典起步。不是说读经就排斥科学,排斥新的知识,相反它能提高领悟其它知识能力。

6,读经教育不是开历史倒车,八股文不好,现在也没几个人能够写得出了。文化西化,也引来了教育模式的西化,教学内容的西化,教育有些急功近利了。中国人不能静下心来读中国文化的典籍,优秀文化得不到传承和沉淀,社会失去重心,人性错位。人生价值难以实现,基本的道德文化被扭曲,这都是忽视传统,盲目崇外地恶果。老人跌倒,如果以普通人的本性,绝对会给予援助,但是如今的社会摒弃传统美德,人人自危,社会伦理道德低下得让人不敢想象。

读经的目的,其实就是挖掘人性价值,培养人才,规范文化思维理念。至于读经者能不能成才,能不能领悟,能不能学到东西,并不是读经本身的职责,读经没什么特殊要求,一切都需要靠自己去领悟和吸收。人有差别,有的学生读了一千遍,长大了还是忘了,有些学生只读了一两遍,就能够对以后的读书学习做人产生巨大的影响。不能说读经没有效果,人天生有资质差异,不能因为读书让某些人读成了书呆子,就说读经有问题。腹有诗书气自华,读经是启迪智慧,开发人性。资质低的读了没有成才,但也有知识,能做好一个普通人,资质高的读了,受到启发,有了知识,能做一个对社会贡献更大的人,开卷有益,何而不读?

三、如何做一个读经教师

首先要有对读经事业有充分的认识,对读经本身有很高的热诚,不管文化层次高低,都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读经老师。当然,如果要解经,还是需要深厚的文化功底,比如说,我们现在使用的四书五经,都有很多版本,每个版本都有细微差别,如果知识文化积累不够,根本不择优劣,那样就会枉读书,读错书,教错人,害人害己反而不好。因为经典的东西现代人感觉很难读,所以就有了讲经的人,我感觉,讲经再怎么讲都是一家之言,至于经典的精髓,还是要靠学生自己去体会。如果讲不好,反而形成误导,不如不讲,所以,做一个读经老师,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

学问高低与教育能力高低是不成正比的。我是感同身受的,一些男生,特别是理工科的男生喜欢找文科老师谈对象,其中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对以后的孩子教育有很大帮助。一般人还是非常重视后代教育的,但是果真学问高就能把子女教育好吗,也不尽然。我这里有一个真实经历的故事,某大学历史系主任学识渊博,才高八斗,偶一天,我们在学校门口发现了一个卖糖葫芦的女孩(声明:我这里并不鄙视卖糖葫芦这个职业),据知情的同学说,这个女子是历史系主任的女儿,让我大跌眼镜,由此我想,这位教授对子女的教育一定出了问题,不然怎么培养出来了一个这么“不学无术”的女儿。学问高,并不等于教育水平高。所以,读经教育不管老师水平如何,学问高低,只要我们读对了书,读的是经典,就能教出好学生。

网上充斥了大量的反对读经,反对私塾教育的言论,甚至有对王教授个人进行攻击的恶劣人士,让我不由得感叹,固守传统文化的阵地是多么得不容易。

关于反对读经的一些观点,我认为大概有以下几种情况:

1,对读经理念不了解。我之前也不了解,虽然我之前认为读经典是有益的,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王教授的解释让我内心明晰了不少。或许很多家长认为读书就是以后有个好工作,能赚钱,能当官,扭曲教育理念的人当然反对读经。

2,读经的内容不深入。很多家长其实根本就没读过论语,或者只是中学课本上学过的几句有了解,然后就感觉四书五经很难,易经更难,其实他们都没认真看过,至少一遍都没读过。还有一些朋友因为外国的东西看得多了,中国的就不那么习惯,不习惯了就厌烦,甚至不喜欢方块字,不尊重儒释道,认为都是糟粕,这些人自己中毒太深不说,还要让下一代继续吸毒。

3,读经效果不清楚。片面认为孩子不喜欢读枯燥的东西,怕抹杀的孩子的创造力和天赋。根本就没读过,就反对读经的人,是把自己的思维强加给孩子,耽误了孩子学习的天赋。

4,儿童教育学和心理学不熟悉。小时候读诗,基本都是不懂的,读“白日依山尽”,我根本不清楚什么意思,只是当做字词来记忆的,只是后来经历多了,感觉多了,才体会到了那种登楼的感觉。儿童的兴趣不是一层不变的,我外甥女喜欢吃面条,我母亲就连做了三天的面条,她就说不喜欢吃了。有时候我们不能根据孩子的兴趣来确定他是不是“喜欢”读经,只有他读了,才知道他喜不喜欢。

5,教育学是一门实践很强的学问,尤其是儿童教育,更需要教育工作者不厌其烦地引导和循循善诱,不能一味批评资质差的学生,不能一味强迫学生该如何去读。现代新生事物纷繁,孩子心性各异,有些学生悟性差,对文字不敏感,可能是孩子在启蒙教育时就走错了方向,我们不能总是责怪孩子,教育者应该多做自我反省。

就我自身而言,我一直在思考国学文化到底如何推广和实践,我感觉不应该是网上炒一炒,或是参加两个高级国学培训班的演讲,就能把传统文化推广开去的。很多朋友都是凑热闹,一旦人群散了,也就没了兴趣,正如尹小林老师说的一样,这是一种“虚热”,一旦褪去,传统文化传播还是任重道远的。采用私塾教育,从娃娃抓起,的确是传播传统文化的一种好的方式。我的目的就是想了解一下这种读经教育到底能不能传承文化,固守经典。听说北京在谦学堂按照王教授的理念开办下来还办的不错,我就想去看看北京那边是怎么进行读经教育的,同时也想实地考证一下读经的效果到底如何,总是听别人说,不如自己看一看比较好。

最初是打算去惠州何老师那做老师的,但是她非常热忱地推荐我先了解一下读经教育。至此,不管能不能去学习,我感觉自己还是有所收获的。真心感谢何美阳老师的帮助和推荐,她说的很对,如果一个老师本身对读经教育一无所知,不一定适合做读经老师。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