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灵魂——赖宁

风清扬斈 8年前 (2011-08-16) 网络资料 2462 0

赖宁雕像“沦落”于偏僻山村 西门庆故里被争头破血流


为什么要掏空我们的精神粮仓?  

近日,多家媒体披露,屹立于山西太原东仓巷20年的赖宁烈士雕像突然从公共视野中消失,只留下一滩水泥。消息甫出,立即引起众议,甚至引发部分热心居民开始在网上发布寻“人”启事,四处找寻雕像下落,终得水落石出:原来是太原市环境整治需要,将赖宁雕像移除,由于找不到愿意接收赖宁雕像的单位和场所,最后将之放置于偏僻山村。

被尊为“英雄少年”的赖宁年仅14岁时,为扑灭突发山火,挽救山村,保护电视地面卫星接收站的安全,在烈火中奋战四五个小时后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然而,在这个可以为曹操墓地、赵云故里、悟空家乡,甚至是西门庆、潘金莲之辈的所在争得头破血流,可以斥资千万为众多娱乐界偶像打造“明星公园”的时代里,这样一个曾经感动无数人的少年英雄却无处安放,听来、想来,心中怎不一阵悲凉!

“赖宁”的失踪表明,在物质主义时代的消费精神统摄下,作为构成民族精神审美维度重要一维的传统英雄主义再次遭遇了被瓦解。在许多人那里,崇高的价值理想与神圣的道德典范似乎也一并随之坍塌。即便对传统价值曾经认同的70年代以及之前的几代人,亦不同程度地在物质主义扩张下不断膨胀的利益诉求中放逐精神,而“80后”、“90后”等新的社会价值群体则是多以明星偶像崇拜的方式轻而易举地置换了传统的英雄主义追求。如此,传统社会意义上的英雄价值榜样在大众生活中渐行渐远,神圣与崇高的文化价值理想正在没落淡化。这个时候,尚能存于世间或不断创作出的几尊英雄雕塑、几部英雄文艺作品,无疑是这个时代可以凭吊正在逝去的那些崇高精神的重要依托,它们又怎经得起再度被奚落!

文明是人类进步和社会发展的根本表征,而环境是文明发展不可或缺的终端仪表。但是,如果整治改善物理环境不以精神内涵为支撑,甚至要以消解其精神价值为代价,这便成为最具讽刺意味的文明隐喻。当我们在“整治”环境的同时,将沉淀着人类价值理想和精神寄托的物质对象一并清除时,我们就将亲手掏空精神的粮仓,我们就将在自己一手打造的美丽的物理环境中承受着精神的苍白、文化的贫穷与文明的鄙陋……

赖宁在一些人的漠视中开始流浪,他离开的岂止是自己的旧里,他远离的是时代精神的家乡。而就此我们是否需要自问:无处安放的何止是赖宁?文明的羞愧何处躲藏?我们的精神何以归乡?

英雄少年
    
赖宁,英雄少年,1974--1988。14岁(指被评为“十佳少先队员”时,下同),四川石棉县人。他胸怀大志,品学兼优,全面发展,从上小学开始,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和优秀少先队员。曾获省红领巾读书读报奖章活动一等奖,地区少年儿童绘画比赛二等奖和县儿童书法比赛一等奖。小学毕业后,他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重点中学——石棉县一中。[1]
向赖宁学习
  1988年3月13日一位14岁的优秀少年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中牺牲了,他的名字就叫赖宁。那天下午3点左右,因八级大风,把县城附近一家工厂的电线杆吹倒,造成电线短路,引起了大火。风助火威,火越来越大、烧得越来越远。此时,森林、电视卫星接收站和附近的油库都面临着巨大的危险。赖宁看见后立刻赶到火灾现场。他找到了一棵松枝奋不顾身地冲向前奋力扑火。虽然,消防队员曾劝阻大家别往火中硬闯,但赖宁不忍心看到国家财产遭到严重损失就去扑火。最后大火终于扑灭了,但赖宁却牺牲了。
  
赖宁对祖国、对家乡、对人民、对生活无比热爱,他三次救火而不留姓名;他有着远大志向,要做像李四光那样的科学家;他坚持几年为家乡探险寻宝,利用节假日采集矿石标本,进行无线电实验。他求知若渴的进行学习,好追根寻底,有积极探求的进取精神。1988年3月13日,石棉县海子山突然发生山林火灾,为了扑灭山火,挽救山村,保护电视地面卫星接收站的安全,赖宁主动加入了扑火队伍,他不顾个人安危,在烈火中奋战四五个小时,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了表彰赖宁的崇高精神,1988年5月,共青团中央,国家教委做出决定,授予赖宁“英雄少年”的光荣称号。号召全国各族少年向赖宁学习。
3次上山灭火
  赖宁的家乡石棉山区是火险区。 赖宁读小学的时候曾3次上山灭火。他做了这些事,既不写出来,更不告诉别人,直到林业部门把表扬信寄到学校,老师们才知道。1988年3月13日是个星期天。下午3点半,县城附近的山林因电线短路引起大火。火借风势,刹那间山上一片火海。大片森林、卫星电视转播台和石油公司油库,都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赖宁写完作业,和有病卧床休息的妈妈说了声:"我下楼走一走。"妈妈特意嘱咐:"外面风大,别走远了!" 下了楼,赖宁一眼便瞧见了冲天的火焰。他连告诉妈妈一声都来不及,就飞快地直奔火场。 赖宁跑到山上,挥动松枝奋力灭火。高达二三十米的火焰,狂烧猛窜,赖宁和他的伙伴英勇顽强,一次次地冲向火海。 这时天色已晚,现场指挥救火的县领导,命令用汽车将参加救火的学生强行送下山。赖宁、周伟、王海等同学也被拉上了车。在车上,有个同学遗憾地说:"唉,今晚看不成电视剧《再向虎山行》了。"赖宁却风趣地说:"那我们就再向火山行!"一车人都笑了。山间的火势越来越猛,烧焦的枯枝败叶在火焰的冲腾下漫天飞舞,发出噼啪的爆响。天黑了,山陡路滑,风助火势,野火更猖獗了。"我要下去,我要下去!"赖宁跳下了车,王海和周伟也跟着跳了下去。三个人手拿松枝,又一次去迎战烈火。山上的狂风左一股,右一股,撩拨得火焰东奔西窜。9点钟左右,天全黑了。赖宁、王海和周伟三个同学被大火截住了退路。忽然一阵狂风刮来,把离他们10多米的一片大火呼地吹到他们身边。风向一变,赖宁就和同学们失散了。 赖宁独自在火中向山上攀登。他的双脚迈开弓步,他的双手紧紧地抱着一棵小树……  赖宁
壮烈牺牲
  大火终于扑灭了。3500余亩森林保住了,卫星电视转播台和石油公司库都平安无事了。14日上午,人们在海子山南坡的过火林带中,发现了赖宁的遗体。他的右臂紧紧挽着一棵小松树,额头靠着山坡,眼镜丢失了,左手撑着地,右腿还保持着向上攀登的姿势。
 传记《英雄少年赖宁》
  主编:中国少年先锋队全国工作委员会
题词:邓小平 ”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绘画:陈玉先

《英雄少年赖宁》 题词 邓小平 绘画 陈玉先(9张)
 赖宁的报道
  第195期:学习赖宁
如果赖宁还活着
  赖宁,36岁,如果他还活着。  赖宁
他离开黄和榕20年了。
20年,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不过是把尖锐的痛苦包裹成另外一种形式。像远处传来的鼓声,闷闷的,却无处不在。
黄和榕常常梦到赖宁。
梦里,赖宁是14岁的模样,拉着妈妈的手,不停地说。每次醒来,她都想不起赖宁说些什么。只记得,她一直点头,赖宁咧着嘴笑。
她对赖宁不再受关注毫不在意。她说,赖宁退出历史舞台是早晚的事情。家里,永远有赖宁的位置。
赖宁的父母1992年从四川石棉县搬到了绵阳。今年,他们经历了地震和唐家山堰塞湖的疏散。两位老人已经退休,赖宁的妹妹赖彬上完大学,在绵阳一家中学教书。
生活过得很平静,一家人很有默契地很少谈到赖宁。8月27日,在赖宁家中,黄和榕说起赖宁,一提话头,眼角就有点湿。
她说最遗憾的是,没有把这么好的孩子抚养成人。
14岁少年调皮又爱作怪
  这个孩子身体不好,经常流鼻血。爬山时,一流鼻血,赖宁就会把左手举得老高,样子看起来有点滑稽。好友李林洲的母亲管他很严,赖宁找他玩,需要打暗号。有时候是模仿猫头鹰叫,有时候把石头往瓦房上扔。  赖宁
他爱读书。除了科幻,还喜欢读玉娇龙传奇。李林洲记得,玉娇龙在《古今传奇》上连载,书一到,赖宁把他拉到家里,两个人趴在阳台上,赖宁眉飞色舞地给他讲。赖宁平时话不多,讲故事水平却很高。讲到高兴处,就在阳台上比划起来。
赖宁胆子大。在坟地里,有的坟露出棺材,棺材也破了个洞。赖宁非要进棺材里看看,手伸进去乱抓,结果抓到了骷髅头,几个孩子吓得四处逃窜。走悬崖,进山洞,赖宁从来不胆怯。但是,这也只是在山旁长大的孩子的寻常举动。
几个和赖宁一起玩的孩子都叫赖宁“头儿”,很多事情都是他发起的,探险队,找水晶等等。赖宁认定了的事情一定要做,有时候他的计划没人响应,赖宁会“哦”一声,然后闷声不响地自己去做。
对朋友,他也出了不少歪主意。李林洲每次晚回家,都要找借口。在他回家前,赖宁总是已经为他想好了借口,告诉他今天要用哪个理由了。一个朋友被一家人欺负了,他们几个就去偷那家人的葡萄。
“我们记忆里的赖宁更加有血有肉”,李林洲说,宣传里的赖宁的事迹大多实有其事,但在同学脑子里的赖宁更真切。
和赖宁一起救过火的周伟说,他很少看关于赖宁的报道,觉得那种集中和拔高,让他们感觉不像自己的同学了,“太正了,太完整了”。他尤其记得当时宣传赖宁时说,他用太阳光在木板上烧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这句诗。在周伟看来,大家都会这样烧着玩,诗可能是随便选了一句。但赖宁死后,这句诗似乎就别有意味了。
李林洲记得,当初也有同学觉得奇怪,和大家一起朝夕相处的人,突然成了英雄,会觉得很不适应。提到赖宁,有人会说,“好调皮哦,又爱作怪”。
孙云晓在《赖宁的世界》这本书里,写了这样一段话,“创作这部作品是为了实现我的一个梦:淋漓尽致地表现一个中国男孩子的世界,一个充满雄性气息的世界,一个具有高气质、高追求的世界。”赖宁在他眼里,不是一个正统的小英雄。他有些出格,不是一个样板英雄。  赖宁
但是在大规模的宣传下,这个有些出格的小英雄,给更多人的印象是一个救火的好孩子。
如果不救火牺牲没有人会注意他
  在赖宁牺牲前半个小时,他留下了一张照片。大卡车拉着一群救火的孩子准备下山,赖宁在卡车上,架着一副大眼镜,微微地笑。
之后,他和两个伙伴跳车,“再向火山行”。
石棉,川西的一个县城,气候干燥,每年都会有山火。
上山扑火,当时是县里的传统。那时候,小学生去扑火,林业局会派人到学校,学校会在大会上表扬。赖宁小学时曾经被表扬过多次。
1988年3月13日,那场大火非比寻常。当天风很大,火就在离县城最近的山上。整个县城笼罩在一片黑烟中,没有什么犹豫,县里的人都自发到山上扑火。周伟去找赖宁时,赖宁已经上山很久了。
扑了几个小时后,县里开始组织学生下山。周伟和赖宁还有另外一名同学都上了车,赖宁来得早,有些疲惫。后来停车时,他们看到下山的地方有条火线又烧起来了。赖宁提议边灭火边下山,三个人跳下了车。
后来的事情在周伟的脑海里有些模糊了。风向一转,火冲他们卷过来。火光一闪,他只记得绝望和恐惧,“就像这次地震”。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滚下了山,而赖宁,被火裹住,没有逃出来。
周伟知道赖宁死后,更多地被这种生死的问题缠绕着。
每次想起一块儿生活的小伙伴没有了,而他也是从生死一线中跑了出来,他就会思考很多,关于人生和死亡。
成为时代的榜样
  而死后的赖宁,被推上了一个时代榜样的位置。
1989年初,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少工委看到赖宁的消息后,认为赖宁品学兼优,为保护国家财产英勇牺牲,安排人赴当地考察。作家孙云晓承担了这个任务。
孙云晓开始并不想去,他写过一篇论文《论树立少年儿童榜样的科学性》。他统计了一下,从新中国成立到1985年,全国树立的省级以上的少年英雄36个,其中90%左右都是上山救  赖宁像
火、下水救人、与坏人搏斗、抢救公共财产等牺牲的。他认为这样的导向有问题,赖宁的上山救火不值得宣传。
但他后来看了材料发现,赖宁有探索精神,又有开阔眼界。他觉得,赖宁值得去学。
但是后来孙云晓也发现,不管赖宁多么优秀,无可回避的就是他救火牺牲的事实。如果不是救火牺牲的话,人们根本不会注意他。有不少人认为赖宁的牺牲是最伟大、最值得学习的。
不提倡学生学习赖宁
  据中新社电曾几何时,中国对于那些积极参加救灾抢险的青少年给予极高的荣誉。十几年前,全国的少年儿童都学习过一个叫赖宁的中学生,他是扑救山火时牺牲的。然而,从本月开始实施的《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学校不得组织学生参加抢险活动。
记者14日从中国教育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新颁布的《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认为,抢险是应当由专业人员或者成人从事的活动,学校不得组织学生参加。另外,学校也不得组织学生参与制作烟花爆竹、有毒化学品等具有危险性的活动,不得组织学生参加商业性活动。
中国人对待“少年英雄”的观念在进步
  有专家认为,从十几年前号召“向赖宁学习”到如今的禁止组织学生参加抢险,这一变化反映了中国人对待“少年英雄”的观念在进步。
更看重一个人的生命权
  中国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巡视员郑增仪说,当前,中国的安全事故处于多发期,学校的安全工作形势也十分严峻,如校园周边网吧、游戏机室等违法违规经营,治安秩序混乱;交通事故不断,伤害青少年的恶性刑事案件急剧增加。
为此,新颁布的《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强调,禁止在中小学校园周围二百米范围内设立网吧,公安机关应当把学校周边地区作为重点治安巡逻区域。
赖宁曾在1990年代作为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学生学习“见义勇为”精神的榜样。在小学《思想与品德》教科书中,有详细的关于赖宁生平事迹的介绍。
然而进入21世纪后,赖宁似乎正逐渐被淡化。赖宁精神中过度宣扬和鼓励未成年人见义勇为被认为与保护未成年人的原则不相符。据报道,一些学校已将赖宁的画像从墙上摘下。围绕赖宁精神是否过时、是否值得提倡,引起教育界争议。 “石棉人都知道” 这句话开始了同事的讲述。 “赖宁就是个近视眼,他是在山上看热闹 你看,小且,就是我们法院对面那座山,他们同学一起去看热闹的。 后来山火大了,人就往山下跑,可是赖宁的眼镜在跑的时候掉了。 结果就在山上迷路被烧死了! 你可能知道赖宁他爸是水电局局长赖正纲,但是你知道副局长是哪个吗? 副局长的老公是县委常委兼宣传部长陈兆全。 当时中央有这样的需要,青少年里缺少这样的英雄, 所以那个副局长就和局长(也就是赖宁的老爸)一商量,就通过她老公把赖宁的事情润了下色 。宣传片里不是有个彝胞抱了鸡公(本来该写公鸡,但是尊重当事人口述材料)送给赖正纲 他是弄死不要,我们认识他也不是两天了,都说他肯定是嫌少了!!” 听完这些,我宁愿相信这样的口述是虚假的,或者说是带了其他调侃的意味的! 如果是真的,那真的就是社会的一个悲哀了!! 也是所有真正英雄的悲哀了! 添油加醋的报到了省委,省委一看有这样的典型,就直接报到了中央。所以全国就掀起了学赖宁的风潮 后来中央领导来到石棉,看到石棉除了县委号召学赖宁以外 居然没有人宣传赖宁,连一个横幅都没有 ,于是把县委书记,宣传部长批了一顿, 接下来赖宁广场开工,满街都开始拉横幅,写标语,各个中小学都开始为他塑像 甚至全县的公务员放下工作去为他的哪个宣传片的一个送葬场景做临时演员!! 就这样,塑造了英雄少年,后来他老爸因为经济上的原因面临被追究刑事责任 ,中央领导指示:不能让英雄的光辉受到玷污! 后来,就被调到雅安市委学赖宁办公室做了个主任!!
一尊赖宁雕像被消失
  屹立山西太原东仓巷20年的赖宁烈士雕像,近日从公共视野中忽然消失。8月10日,东仓巷居民在网上发帖,在现实中打听,自发寻找赖宁雕像。在得知因太原市环境整治,赖宁雕像无单位接收而被放置到偏僻山村。
赖宁真相
“石棉人都知道”
这句话开始了同事的讲述。
“赖宁就是个近视眼,他是在山上看热闹
你看,小且,就是我们法院对面那座山,他们同学一起去看热闹的。
后来山火大了,人就往山下跑,可是赖宁的眼镜在跑的时候掉了。
结果就在山上迷路被烧死了!
你可能知道赖宁他爸是水电局局长赖正纲,但是你知道副局长是哪个吗?
副局长的老公是县委常委兼宣传部长陈兆全。
当时中央有有这样的需要,青少年里缺少这样的英雄,
所以哪个副局长就和局长(也就是赖宁的老爸)一商量,就通过她老公把赖宁的事情润了下色

公民赖宁仍然值得我们纪念 潮白

新近一则消息说,自上世纪90年代便落户在山西太原东仓巷的“英雄少年”赖宁的雕像,今年5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东仓巷部分热心的居民积极寻找乃至网上发帖,当地媒体也加入了“寻人”队伍,终于在较为偏僻的杨家峪街道东沟村找到了。有关人员解释,把雕像移走是因为“道路狭窄,车辆经过时,经常出现与雕像磕碰现象,同时雕像所在地特别脏特别乱,周围全是灰尘和垃圾”,也就是说当地要整治环境;而“联系了很多公园和学校,但都被对方拒绝了,找不到愿意接收的场所”,也就是说雕像成了烫手山芋。

前一个算直接后一个算间接原因吧,但这消息让人读来很不是滋味。离开人世的时候,赖宁诚然只有14岁,但他毕竟已是逝者,“逝者为大”,不是我们老祖宗的训条之一吗?对赖宁的事迹诚然坊间质疑颇多,一些学校也早已将赖宁的画像从墙上摘下,关于赖宁精神是否过时、要不要引导未成年人见义勇为等话题也早就激烈地争论过,即便赖宁的“英雄”光环褪去了,但公民赖宁仍然值得我们尊重。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赖宁是他所成长的那个时代扭曲的价值观的牺牲品,那个时代鼓励未成年人见义勇为。最早采访赖宁事件的作家孙云晓统计过,在赖宁之前,从新中国成立到1985年,全国树立的省级以上的少年英雄36个,其中90%左右都是上山救火、下水救人、与坏人搏斗、抢救公共财产等牺牲的。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才有少年公民赖宁倒在山林大火现场的悲剧发生。后来,关于赖宁形象那种令人反感的完美和拔高,岂止在作为榜样的赖宁身上才见到?

况且,我们不要漠视了赖宁身上的另一种价值。在赖宁身后,1991年,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出台;2006年,有了教育部、公安部、司法部等制定的《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颁布实施,明确规定“学校不得组织学生参加抢险等应当由专业人员或者成人从事的活动”。即便赖宁的行为与这两部法律、法规之间没有直接的逻辑关联,难道我们能否认其所起到的助推作用吗?从号召“向赖宁学习”,到禁止组织学生参加抢险,这一变化反映了国人对待“英雄少年”的观念在进步,虽然推动这一进步的,是赖宁付出了自己14岁的生命作代价,但是仅凭这一点,赖宁就值得我们纪念。如果没有赖宁,我们的少年英雄簿子上,不知还要增添多少过早凋谢的花朵!

不好理解的是,赖宁是四川石棉人,救火殉难也发生在石棉,却为什么在山西太原立了一尊雕像?“很多公园和学校”拒绝了,当地政府呢?当初是谁把“赖宁”迎来的?就算“英雄少年”不再值得宣传,但是,纪念一个不该夭折的生命不是同样具有警示意义吗?赖宁倘若活到今天,不过只有37岁,以他全县第一名考入重点中学的成绩来推断,他早就该大学毕业事业有成了。但是,因为生命的戛然而止,一切只能成为推断。这种人生悲剧超越了赖宁的家庭,理应成为全社会认真吸取的深刻教训。

在一场本该没有赖宁到场的火灾中,赖宁出现了;在一个本该安息之所,“赖宁”又消失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足见我们对待“英雄”但求一时效应的功利性一面。这一点,不知埋头造典型的人们认识到了没有。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