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质女

风清扬斈 9年前 (2010-06-14) 网络资料 2238 0

 

  刘新至今还对过去的一些选择后悔不已,比如当初听妈妈的话选了艺校而不是自己喜欢的体校,她总喜欢想象,如果当初做的是另一个选择,如今的她是不是要更好一些?

和“拜金女”、“现实女”接近。通常是指在婚姻和恋爱中只注重金钱和物质,而相对轻视对人品、性格、修养等内在条件的女孩,多出现在电视征婚中。
 相关事件
  “物质女”赤裸裸拒绝男生:你将来拿什么来养我? 不久前,大三一个男生(该男生的经济实力并不怎么样)追求同班女孩子,那女孩拒绝的言辞赤裸裸:“你将来拿什么养我啊?”   这个“物质女”赤裸裸的拒绝理由不仅让当事男生受伤,想必不少闻说此事的局外人也必定忿忿不平的谴责这个所谓“物质女”吧?如果这种拒绝台词出自一个“步入社会的女人”口中,我们应该都能够表示理解。尽管社会上的婚姻和所谓“爱情”几乎都是要建立在物质条件的基础上,但我们通常总认为大学校园里的爱情应该是绝对纯洁的,校园里女生与男生恋爱时很少考虑到对方“将来拿什么养我”这类问题。即使说女生会在长辈的熏陶下有这种考虑,也绝少会明目张胆的把男生的经济状况不佳作为拒绝他的理由。所以,当“你将来拿什么养我啊?”这样赤裸裸的拒绝台词出自校园女孩的口中时,让我们感到非常的震惊。

拜金女,就是花钱无节制,贪慕虚荣,爱权贵的女人们。对于她们,物质就是人生的理想。拜金女和物质女的最大区别是:物质女是靠自己追求物质,通过物质为自己创造精神,而不是依靠他人,人人需要物质,物质于每个人的功能不同,俗语说:钱可以使人变坏,物质女与拜金女也仅仅是一线之隔,那么,物质可以让你更接近理想还是更靠近糜烂的生活呢??

你问我女人们是否天生具有物质性?这真是个诱人的话题,但我无法回答你,我想,不仅仅是女人吧。我们每个人,都是天生具有物质性的,承认自己物质,这又有什么关心呢?我们又不是哲学家,关键是就在今天,你所过的生活是否是精神与物质相并行的?要知道,这两者缺一不可,物质是生活与梦想的基础,它可以让你的生活更快乐,那么就不要苦了自己的青春与年华,让物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女人一定要对自己好,爱自己,每天都要开心快乐,没有爱情也没关系,自己同样可以为自己创造好的物质与精神享受

“拜金女”、“物质女”≈“现实女”? 
 
  最近一位网名“大炮”的网友,在一家知名论坛发帖称:“看了近3个月征婚帖,几乎每个帖子都出现类似这样的语句‘希望我的另一半有房子’。”该网友表示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以前也有女性发帖称,男方要有房有车。每次这样的帖子总是被网友们批评,指责为“拜金女”、“物质女”,但最近论坛上征婚的女性一如既往,但网上回帖却不再有人批其“拜金”“物质”了。“这就说明了男性已经‘与时俱进’地被灌输并接受了这些要求。” 

  于是有记者“积极”回应,说自己在网上调查发现,征婚帖中女方要求有婚房的条件已经扎根市民心中,网友们也不再对女性征婚要房口诛笔伐。在走向婚姻的道路上,物质的因素越来越多,情感的因素越来越少。 

  笔者不得不承认,“大炮”与记者说的现象属实。联系最近所谓“白毛女应嫁黄世仁”的言论,有的女大学生为此辩解。她们认为“白毛女”也可以好好规划人生,“现在找工作这么难,嫁给‘黄世仁’,等手里有了钱,可以再自我奋斗,实现自己的理想”,于是引来大量批判。其实,此论与上述要房要车的征婚女性的“思路”没什么两样。“征婚女”已公开求“富”,迫不及待见诸行动,女大学生还在耍嘴皮子功夫。人们之所以批判要嫁“黄世仁”的女大学生,实在因为“黄世仁”的名字太难听,与“南霸天”之类都是恶霸地主的代名词。国家、人民、家庭培养了多年的女大学生为了钱,居然不惜嫁给恶霸地主,这还了得?不批你才怪!其实,她们只要把“黄世仁”换成“豪门”、“大款”便立即安然无恙。不但安然无恙,还可能出尽风头!君不见乒坛“大姐大”×××嫁入豪门,尽管已很“低调”,仍引得国内外媒体与互联网的奋起“追星”;还有跳坛“大姐大”,尚未嫁入豪门,跟随的摄像录音者就如影随形了,更不必算众多女明星的“婚闻”(“结”+“离”)了。这些“大姐大”、女明星本身“不差钱”,却仍以嫁入豪门为荣,更何况还在为“就业”、找“饭碗”犯愁的女大学生呢?反过来说,“黄世仁”算老几?他岂能与一顿午餐吃掉1千多万美元的当今亿万富豪相提并论?盖因“黄世仁”早就被斗倒斗臭,而亿万富豪正“香”着呢?如果你“一不小心”鸿运当头,嫁入亿万富豪之门,很多人就不会再来批你,艳羡还来不及哩! 

  对此,有的专家学者评论道,人们对群众疾苦的同情如今演变成了对权钱的膜拜。如果这是针对上述“征富”与“应嫁黄世仁”现象而言,无疑是“有的放矢”。但不能“覆盖”全部处在婚恋阶段的人们。实话实说,上述“大姐大”也好,“女明星”也罢,在适婚大部队里只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如不是娱乐媒体追捧她们,走在大街上你也未必认识。所以大队人马还得面对现实。购买彩票,中大奖的只是“太阳”“月亮”,连稀疏的“晨星”都没有中奖的机会。现在什么都讲“多元”,摒弃“单元”,那么多元婚恋观,谁都有一席之地。有的青年幽了一默:“……老生常谈‘有情饮水饱’,只怕台下观众都跑掉。” 

  所以,批评当然可以,高屋建瓴式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教育仍然亟需,但倘脱离社会财富公正、公平的分配,收效就不会显著。如果绝大多数人们都到了居者有其屋,生活达小康的境地,那么要房要车的征婚就不会那样迫切,“应嫁黄世仁”式的言论也会随风而逝。  
 
看到论坛的很多男单都在抱怨现在的女孩物质,好高骛远,甚至有女要找条件相当的也有人很不满,说要求多。
真的是这样吗?这样的女孩真的就该被鄙视?
究竟追求物质的女孩和追求精神满足的女孩谁更可恨,谁更容易剩下?

首先,我是一个彻底的精神至上主义者,至少这之前一直都是。
一直在坚持等待遇见一种意想不到的感动,遗憾的是现在也没遇见。
我曾认为金钱,外貌,学历甚至才华和学识修养都是认识一个人真实的障碍。
但我现在已经不这么认为,一个人的理想追求和精神层面的东西是由家庭、学识以及成长经历所决定的,甚至包括金钱和外貌。
我并不是说这些是正比的,我只是说所有的外在条件时刻都在影响着内在因素,好的或坏的,或者并不能以好坏区分。

我们人类伟大文明的一部分作用就是从各个层面不断的告诉我们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以备在需要的时候战胜你偶尔出现的心魔。
我不知道物质女是什么时候开始被鄙视的。
也许是我们经常在传说里,在影视剧里看见肥头肥脑道德败坏的有钱人,霸占多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让我们觉得有钱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虽然我们明白,有钱人也有帅的,有钱人也不全是坏人,或者也忽略了有钱人也需要真爱。
也许是我们经常看见为了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放弃那个对她真心的穷小子奔向这个讨厌的有钱人,所以,我们厌恶嫁给有钱人的女人。
也许是女人的不劳而获,所以也忽略了有可能那个有钱人更爱那个女人,有可能有钱人更真诚,我们常常在此刻忘记了灰姑娘的童话是那样的美丽并令人感动。
说到水晶鞋,我想很多人都会想到透明和光芒,纯洁和美丽,其实并无发现自己内心的水晶鞋的样子是那样的让人厌恶。

而事实上,我感觉大多数的物质女并没有做那灰姑娘的美梦,相反却是一些现实主义者。
她们也许认为结婚就是顺其自然的人生过程,或者明白那所谓的爱情只是可遇不可求,而结婚是需要筹划的人生。
那么到这里,男士们,你认为她该找个什么样的人?
没有任何要求,无所谓工作好坏,无所谓房子不房子,无所谓什么学历,随便的任何一个人?
那你估计又要嘲笑了,这女的肯定是白痴。
就算你认为这是合理的,那么接下来呢?
如果此男有进步的自觉还好,而如果没有呢?
所以,也许,现实女对男人的这些要求,其实也是一种责任要求。

事实上,对于美好爱情的向往存在于每个人心中,包括物质女。
只可惜,因为我们心中早就有了好坏的标准,大多数人都能分辨出大多数人认为的美与丑。
所以那种让人感动的爱情,或者一见钟情,80%以上在那些相貌可观的人之间发生。
加上爱情的偶然性,加上还有些没有判断谁是自己真爱的能力,加上害羞胆怯的那些。
很多人并不能在有生之年就遇见真爱。
所以物质女更大程度上说是能够认清现实的一类。
我想为了真爱而去追求物质的人并不是很多。

而另一方面,男士们,难道你们就对女的没有要求吗?
更加那些所谓条件好的,哪个不也是要求多多?
当然手心有真爱的除外。

我的观点就是:
大多数的剩男剩女其实并非很多人想象的眼光高,要求多。
只是他们都不愿意向现实低头,都在坚持等待那不知道会不会来的美丽爱情。

我被“物质女”耍的团团转 却无法自拔   


    我想要保护她 

    我和菲儿是从网上认识的,虽然我在上海、她在杭州,但这丝毫不能阻挡我们的关系神速发展。 

    起初的那段日子里,网络是维系我们感情的唯一途径。我俩几乎每天傍晚都准时在网上“见面”———我打着加班的幌子猫在办公室里,神经紧绷了一整天,我很需要与人絮絮叨叨地聊会儿天让自己松弛下来;而她通常已经下班回到了家,边看电视边上网是她最大的乐趣。 

    姚眩是那时菲儿经常挂在嘴边的名字———那是菲儿的另外一个异性网友,关系似乎相当密切。菲儿总是有意无意地提到他,说他买了昂贵的首饰作为圣诞礼物;说他每周都会买一大堆零食送到菲儿的公司;还说他在情人节那天买了99朵玫瑰…… 

    每次听到这些的时候,我就会莫名地紧张起来。有天当菲儿又说到姚眩时,我就试探地问她:“既然他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不接受呢?”菲儿的回答让我欣喜若狂,她说:“我知道他对我很好,也是个值得交往的好男人,可我一直把他当成哥哥,不像你……”      

    买电脑,不能“小男人” 

    正犹豫着该如何与菲儿“见光”,老天突然就给了我一个特别的机会———菲儿要来上海看病! 

    菲儿独自住在医院接受各项检查,她每天都要给我发好多短信,说自己孤单害怕。可她却执意不肯让我见她———她说,她不愿意让我看到一个处在病态当中的菲儿。拗不过她,我只好尽量多地给她打电话,算是安慰。 

    一周后传来好消息,菲儿不用手术,第二天就可以出院了。那天菲儿显得格外兴奋,主动打电话问我:“我回家前,你要不要见我一面?” 

    这当然是我期盼已久的机会,我恨不能立刻飞到菲儿面前。就在医院附近的KFC里,我俩一直聊到深夜。虽然没有说破,但是在送菲儿回病房的路上,我的手牵到了她的手。 

    短暂的见面之后,我和菲儿又回到了“分居”的状态。一个月后是菲儿生日,之前菲儿曾经好几次提起,她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但是遭到爸妈反对,为此她还与家里人闹了一场。她郁郁寡欢的样子让我心疼,于是我一口答应买台笔记本电脑当作生日礼物。她虽然连连说不要,语气却并不坚决。 

    不等我作出任何反应,菲儿又说,她总担心自己会被骗,毕竟网络中有太多虚幻的东西———听了这话,一种要保护她的冲动在我心里迅速膨胀。      

    可是挂断电话我隐隐有些后悔———我们毕竟刚刚开始交往,此时就送昂贵的笔记本电脑给她,会不会给她太大压力呢?如果她并不喜欢我,会不会因为电脑而勉强接受我呢?或者说万一将来我们分手了,那么电脑又该怎么处置呢? 

    被这一连串问题折磨了整个晚上,第二天我决定索性开诚布公地与菲儿讲清楚。于是我又打了个电话给她,把自己的真实想法一一道明。 

    谁知菲儿竟立刻生气了,并且指责我太虚伪太现实。我对自己的鲁莽后悔不已,当晚下班就直奔电脑广场,花8000元买下了一台外型漂亮的笔记本电脑。 

    几天后当我坐火车赶到杭州,将电脑亲手交给菲儿的时候,菲儿紧紧抱住我,给了我一个结结实实的吻。  

   她这样做,是让我安心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个周六都会去杭州,当晚再赶回上海。菲儿有时会把最要好的朋友路路也带上,为了能给菲儿更多惊喜,自从与路路交换了手机号码后,我就时常给路路发短信,向她讨教菲儿的生活习惯和兴趣爱好。 

    几乎每周我都会从路路那里得到菲儿的“最新喜好”,浪琴手表、索爱手机、薇姿护肤品……反正价钱都不便宜。也不知是有意无意,路路总在周五下午发这样的短信给我,似乎让我有恰到好处的时间准备礼物;而当我周六带给菲儿时,菲儿虽然很开心,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惊喜”。 

    虽然有些怀疑,可我还是一次又一次不假思索地掏钱,并且不断安慰自己———为了自己喜欢的人,送这些东西很正常。当然,我的诚意也得到了“认可”,当我第七次赶到杭州时,菲儿主动要求我晚上留下…… 

    尽管第二天早上,菲儿的一句话让我至今耿耿于怀———当时我问她:“你爱我吗?”稍稍犹豫后,菲儿回答:“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你安心。” 

    她的沉默让我生气 
    从那以后我和菲儿就算进入了一种稳定阶段,每周六中午我带着礼物去杭州,在宾馆里与菲儿待到傍晚,然后再赶火车回上海。菲儿开始拒绝与我一起逛街聊天甚至吃饭,约会渐渐变得像个简单却无聊的程式。 

    矛盾终于爆发是在两个月以后!那个周六下午,我俩正在聊天,菲儿突然接到了姚眩的电话,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全然不顾身边的我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当菲儿终于挂断电话后,我努力装作丝毫不在意;可还没过10分钟,姚眩的电话又来了! 

    我再也挂不住了,当一小时后菲儿终于煲完电话,我立刻质问她:“你有没有告诉他,你正与男朋友在一起?”菲儿没有回答。 

    这种沉默只会让我更加生气,于是我故意拿话激她:“你们的关系似乎超出了兄妹吧?”我以为菲儿会生气会反击,谁知根本没有,她仍旧沉默着,像是默认了。 

    那次冷战持续了一周,直到下个周末我按照路路的“指示”带了一枚漂亮的戒指前去“赔罪”。但是那天菲儿又提出了新的要求,她说姚眩开了家宠物店,还缺5000元临时周转。并非小气,当时我的信用卡早已赤字,根本没钱可借。 

    回到上海后我想想有些愧疚,便向同事借了钱。深夜给菲儿打电话想把好消息告诉她,谁知她根本不在家;又打她手机,她说正与一群朋友在酒吧。 

    “你是不是和姚眩在一起?”我突然问道。菲儿显然没有准备,下意识地“嗯”了一声。然后她迅速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时,她没接。 

    又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接到菲儿发来的短信,内容都是些侮辱性的骂人话。我立刻打电话过去———竟然是姚眩拿着菲儿的手机! 

    直到几天后菲儿才打电话给我,她解释说自己当时喝醉了,完全不知道。可她又立刻偏袒起姚眩来,责怪我应该体谅他的郁闷。


这段感情我没退路 

    我开始尝试以更加客观冷静的角度去了解菲儿,而不是向以前那样一味盲从。我向她要她家的地址,可是每次都遭到拒绝———要知道认识至今,菲儿从不肯让我送她回家;我按照她给我的公司名字查到电话号码打过去,可是那家公司说根本没有菲儿这么个人;我又借着为她手机充值的名义到电信局查她的手机用户信息,可是查到那个号码的登记人是姚眩…… 

    每次调查结果只会让我更加疑虑重重,每次我都忍不住当面质问菲儿是怎么回事。可菲儿总是用生气来回应我的疑问,她骂我太冲动太敏感,这种做法只会让她觉得压力很大。就这样,我们的矛盾渐渐变得不可调和。 

    可是这段感情已经让我没有退路,前不久,菲儿称要开美容院,我向朋友四处借钱才凑够了5万元,可至今我还不知道那家美容院开在哪条街上。前两天她又向我要5000元,说是添置设备,我还是不忍心拒绝……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