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善良人,善良的心

风清扬斈 10年前 (2010-02-08) My Diraries 2035 0
善良人,善良的心    
 

 
又是旧事重提,或许这个世间总是缺少一份感动的心,人越来越不仁,懂得去发现,原来世界其实很美,美来自每个人的心底,却从来不曾被撼动过。

今天,终于想起来补鞋来了,到了文昌路口,因为这里有蔬菜市场和家属区,而且巷子比较窄,所以显得人流还是比较大的。脱下鞋子,让补鞋的夫妻俩给修理,记得以前听父亲说过:别小看人家补鞋人,前几年他们夫妻俩靠补鞋都盖了好几层楼房呢?父亲的教导还是有道理的,小生意也能赚大钱,就看你是不是能瞧得起有没有恒心了。我坐定光着脚,等补的鞋子,又来了母子俩要修靴子,女鞋匠说男鞋匠技术好,就把我的鞋子先搁着,他就先给她们补了,我反正也没事,就多等等吧。女鞋匠看我光着脚还让别人先补,很过意不去,就专门给我找来了双拖鞋垫脚,盛情难却,却也有些难为情。

我就这么呆呆地等着,望着过往的人流。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卖东西就是在这,当时为了卖得快些,2毛钱一把的蒜苗我都5分钱一溜烟卖掉了,不敢叫卖不说还没那耐心,我明白自己不是那块料。自从上大学后,在家里待的时间都不是很长,太熟悉县城这块不大的地方了,每个犄角旮旯,一草一木,儿时都溜达过,研究过。小时候,很喜欢和同村的孩子们到铁路上、街道上、家属楼里捡垃圾,可以挖出很多有趣的玩意,甚至二炮医院的垃圾堆我们都没放过,注射器、温度计、玻璃杯这些危险品我们也玩过,庆幸大家没事,都还好好地活着。今天,真得发现这块土地着实陌生起来,20年前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时间,改变了一切没有拥有和曾经用过过的点点滴滴。

突然,街道的巷子口传出来一阵阵音乐和歌声,越来越近了。哦,原来是个双腿残疾的中年人拖着个小车,小车上放着个喇叭和纸盒,他正用胳膊一步一步地挪着走这边来呢。他先拿起垫胳膊的垫子,然后再放上胳膊往前挪一步,然后再拿起垫子,估计他“走”完这条巷子得一个小时吧。因为他走的是路中央,很快就把路堵住了,他停下来,把小平板车子使劲拉到一边,给小车让出路来,行人一下子就顺畅了很多。我一直注视这个特殊的人,从巷子口过来到我这里,大概也就十来米,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给他的盒子扔钱的人倒是不少,很少见。西安、北京、广州我也见过各式各样的要钱的残疾人、抱腿的孩子、骗钱的妇女、没钱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四肢健全的乞丐,他是我见到过在短短十几分钟时间里有十几个人投钱的一个要钱者。我有些惊讶,按道理说越大的地方人流越多,给钱的也应该越多,可是却恰恰相反。西安小寨天桥下经常有人要钱,而且也是残疾人,但是我留意过给钱的人的确不多。广州石牌区华师门口的天桥上见过好几个残疾人,几乎看不到给钱的人的影子。北京人大对面的新七天咖啡厅前,要钱的更是收入微薄了,更别提那些勇闯十字路口的冒险者,肯定是讨不到什么钱财的。

但是,这里的这个双腿全费的残疾人路过后,给钱者却源源不绝。没道理的,我们这里虽有富人,但也不至于络绎不绝吧。给钱的有小孩,大点的学生,老人,男士,女士。这些人里有拿着公文包的,有提着菜篮子的,有的推着单车,有的骑着摩托车,有的拉着孩子,有的是夫妻俩。有的人很体面衣冠整洁,有的人打扮朴素老实巴交,有的人浑身脏兮兮的,有的人还围着做工的围布和护袖。他们表情各异,孩子总是活蹦乱跳笑嘻嘻地去投钱,男士总是脸色凝重急匆匆地临时掏钱放进去,女士总是表情平淡地提前准备好钱路过时顺势丢下,老人总时带着蹒跚着郑重地留下钱去。

皮匠这里生意很好,可能是他们技术精湛,可能是他们为人厚道,也可能是他们和周围的人混熟了,大家都把鞋拿来补,有的放下鞋就走,有的人说个取鞋时间就离开,我是死等的那种。这不,又来个死等的大姐,她放下单车,可能补的简单,不到一分钟就让女鞋匠修好了,付了钱,就离开了。走时,把鞋匠找来的钱全部给了那放歌的喇叭旁的盒子里。她走了,很快就消失在人流里。

这个残疾人越来越近了,他的车上还放着几个核桃饼,估计是卖饼的好心人送的。他的年纪并不大,很长的胡子约莫掩盖了他四十多岁的年纪,每当一个人给他放下钱后,他都用一竖一下手掌施礼道谢并看一下盒子里的钱,就好像农民关心自己地里的收成一样。想想这些游走的人群,那些为这个残疾人放钱人的每一个动作都一直印在我的心里,或许他们并不在乎自己的一元两元钱,或许他们也曾经受过他人的恩惠,或许他们只是偶尔的怜悯和施舍,但是,不管他们处于什么心态,他们放钱的那一瞬间,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内心是善良的,是有同情心的。谁都可以节省1元钱下来,但是又多少人会把这钱投个一个残疾人,又有多少人会做出一点有举手之劳的为人之便。可能,我们这社会已经被污染了,有多少人能容忍自己的良心被欺骗,有多少人能够受得了自己的善念被扭曲,人都变成刺猬,因为受伤而不断蜷缩,彼此都是针锋相对。

当我们面对被大人教唆要钱的孩子,你是否会掏出零钱哄哄他,让他不至于挨骂?当我们在街上看到流落街头孤苦无依的乞丐,你是否和他交流过,哪怕他四肢健全?有些人宁愿花钱买鱼去放生,也不远用钱去救助一些急需用钱的人,将爱心流于形式,将功德挂在嘴边,不如老老实实地去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哪怕知道是被骗。良心已经泯灭,爱心已经枯死,世间浮华,大概都只在谈笑之间吧。愿人人都保存一份感动的芯火,燃在心间。

好不容易等到补完鞋子,我捏着钱,也从他身边走过。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