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石村罢免事件被炒作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5-11-21) 网络资料 16936 0

 本來一個簡簡單單地民罷官的事件,卻被海外媒體炒作,引起極大反響,我個人認爲,中國民主是需要加強乃至徹底改變,但是急不得,否則就急火攻心,對誰都沒好處!
易维基,关注传统文化、神秘文化以及高新科技的自由百科全书 
 这篇文章的准确性有争议,请到对话页参看相关的讨论。 
太石村罢免事件是指2005年7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鱼窝头镇太石村村民对在任村主任进行罢免时,番禺区政府采取暴力手段,最后失败的事件。许多村民认为当时村民委员会存在较严重的腐败,故而产生不信任,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组织提请罢免程序,但出乎意料的是,区政府面对村民的合法要求,采取了致使事态严重升级的暴力手段,动用上千警力,拘捕了几十名村民,以及几位帮助村民的维权人士。虽然村民选举出了自己的村委会成员,但这些成员不久都被迫辞职,村主任罢免遂告失败。此次事件,虽然在大陆媒体报道有限,特别是到了后期,但在海外媒体大量报道下,使得人们看到,中国政府虽然声称要实施民主,但前景实在不容乐观。 

目录 [隐藏]
1 事件记录 
1.1 起因 
1.2 第一次提起罢免失败 
1.3 第二次提起罢免失败 
1.4 事件最新进展 
1.4.1 卫报风波 
2 被拘捕的人士 
3 学者与法律人士的参与 
4 各方态度与评论 
4.1 太石村村民 
4.2 政府 
4.3 民间第三方 
5 外部链接 
5.1 个人网志及BBS 
5.2 大陆媒体 
5.3 海外媒体 
5.3.1 德国之声 
5.3.2 联合早报 
5.3.3 BBC中文网 
5.3.4 自由亚洲电台 
5.3.5 其他 
 


[编辑]事件记录 
[编辑]起因 
2005年7月,太石村生产队一队的成员冯健诚发现在该村保留农地上出现了五块用于工厂建设的空地。在村民与该空地开发商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当地13个生产队对这个事件进行了全面的调查。并整理出了17个疑点。村民们认为截至2005年6月,太石村的财务负债合计达到一千多万元人民币,大量村民进而对村主任陈进生的管理能力产生质疑。 

[编辑]第一次提起罢免失败 
7月29日,当地村民冯秋盛等依照调查整理的疑点为依据,以“非法倒卖集体土地”、“征地补偿款不能落实到位”和“村级财务不够透明”等为由,发起了针对村委会主任陈进生的《罢免动议》,并将该复印件递交给番禺区民政局、鱼窝头镇政府和太石村村委会。《罢免动议》得到了400余名当地村民(超过该村1/5的人口)签名或手印支持。 
7月30日村民代表冯秋盛等人公开《致太石村父老乡亲的公开信》,罗列了陈进生为代表的村委涉嫌私分、贪污各类款项,包括:侵吞征地款、公款私借,不回收租金,大小工程不公开招标,私自发包给自家亲戚,强行向村民转嫁经营亏损,大吃大喝耗费公款等等。 
7月31日村民冯秋盛等组织村民在进行了第一次普法宣传,有多位记者学者参观。80多岁的女村民冯珍在村民们的搀扶下,光着脚丫吃力地站到了一堆碎石上,拿着高音喇叭谴责村主任陈进生自上任以来给该村带来的种种“不幸”。 
8月2日 
中国一家报刊媒体《南方农村报》在首版以《太石村欲罢免村官》报道了当地情况,将事件影响进一步扩大。 
当晚,村民指控太石村治保主任和派出所干警在村部威胁恫吓几名签名的村民,强迫他们退出签名,村民发觉后上前评理,使这一退出签名的努力流产。 
8月3日深夜,太石村会计等二人在村财会室碰响警报器,几百村民闻讯赶来,立即报警,但不了了之。由于村民认为有人企图偷改帐目,出于保护证据,村民接管了财务室。 
8月4日镇委某副书记率领公安和纪委干部前来,要求接管太石村帐目,村民闻讯后怀疑他们试图对村内账目进行恶意修改,数百人赶来护卫财会室,双方对峙。村民向番禺区公安分局报警,对方不予受理,又向广州市党的纪委和政府监察局紧急举报,请求帮助。广州市纪委上午答应派人前来处理后下午又撤回承诺。 
在村民阻止政府对财会室的调查后,番禺区公安分局贴出告示,告示称太石村民的行为扰乱了当地公共秩序,是非法行为。而村民则称这个告示的目的是在帮助将牵连到贪官污吏的帐目交到他们自己的手上,由贪官将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加以销毁,并且村民认为:按照中央17号文件村财务审计应在换届选举前进行,现在不在期间;且按照村委会组织法,村内大小事务应由村民会议决定,因此村财务审计不审计,由谁审计,应由村民会议决定;村财务室帐目是村里的集体财产,应由村民掌握。村民认为区政府无权也没有法律支持他们审查该村账目。 
8月4日至8月16日每日几乎都有警察与政府官员企图进入财务室,村民则通过年迈老人日夜守护财务室。这期间,邻村小乌村在这期间也向民政局递交了罢免村主任动议,签名的村民超过了50%。 
8月14日村民组织了第二次普法宣传,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广东省村务公开条例》等相关法律展开说明与讨论。从广州赶来参观学习的几名学者在回去时,租用的车辆被当地警方扣留。 
8月15日鱼窝头镇新书记上任。镇委开会。 
8月16日,鱼窝头镇政府党委副书记、番禺区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带领便衣警察来到该村,在没有出具任何文书和证件的情况下,将村民冯伟南强行带走。冯伟南被一辆车载走后,村民围堵了没来得及走的三辆车要求放人,但被一个多小时后政府出动的400余名(一说600)余名防暴警察和武装警察所驱逐与殴打。警察暴力对待试图阻拦政府方面行为的村民,几十名村民受伤,一位80多岁的女性村民冯珍被打成骨折,一名16岁的男孩当场被打昏。自由亚洲的记者再起报道这次事件警察打伤50人,重伤2人,并将7名积极推行罢免程序的村民予以15天治安拘留。 
8月17日被追捕而流落在外的村民冯秋盛在广州见到了郭飞雄先生,请他做被抓捕和受到抓捕威胁的村民的法律代理人。郭飞雄接受,并联系到广州珠江律师事务所郭艳律师和广州华之杰律师事务所唐荆陵律师接受委托。 
8月22日郭艳律师和唐荆陵律师前往番禺区沙湾公安基地,到治安拘留所会见被关押的7位太石村民,并作笔录。 
8月23日 
下午,村民吴志雄、梁景华、冯结明、杜柏荣被释放。据四人讲受到了鱼窝头镇派出所干警的不得出现在村财会室、不得行政复议的警告。四人都提起了行政复议。 
晚上9点多,湖北枝江市人大代表、宝月寺村村委会主任吕邦列陪同美国记者美国奈特里德报系社长、记者姜杰先生到达太石村进行采访。 
8月24日下午,番禺区司法局律师管理科吕科长和鱼窝头镇委张副书记前往村民律师的单位珠江律师事务所、华之杰律师事务所,声称律师到太石村煽动群众闹事,但遭到律师事务所的反驳。律师郭艳和唐荆陵寄出写给公安部的申控报告。 
8月26日律师郭艳和唐荆陵寄出写给广州市公安局的行政复议。 
8月29日,即法律规定的最后一天答复日期,番禺区民政局正式拒绝了太石村的罢免动议,拒绝理由是村民没有提供《罢免动议》的原件。村民对此反映是,这与法无据,并且在答复期限内,番禺区民政局却没有告知村民程序需要这一原件 
[编辑]第二次提起罢免失败 
8月30日太石村村民发表《太石民绝食声明》, 
8月31日 
6点30分,80余名村民在区民政局门口绝食抗议,拉出横幅《绝食抗议番禺区民政局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违法行为》,一些村民向路人广泛散发他们印制的《绝食声明》; 
9点30分,数十名警察前来抓走了冯秋盛、梁树生、冯惠标三人; 
11点,警察强行夺走了村民的横幅。 
9月1日 
5:40左右,睡在区民政局门口绝食的16名女村民被抓走,当日中午被释放,同时16日被抓的村民中有三名也释放。 
12:30左右,《南华早报》女记者刘欣赶到村民家中采访,途中她乘坐的轿车玻璃被两个骑摩托车的人用大石块砸破。 
9月2日 
早上,数十名名村民赶到番禺区政府门前绝食。政府又出动警方,抓捕了16名绝食的女村民,并与晚间释放。 
番禺区民政局要求太石村村民交出《罢免动议》原件,说交了就给予答复。村民认为这一要求无理。 
此期间村民们商议决定上交原件。 
9月5日 
上午9时,太石村冯伟南等5位村民再次来到番禺区民政局接待室,将重新签名的《罢免动议》原件递交给民政局,上有800余名村民的签名。 
番禺区民政局马炳全局长到太石村与村民做交流,讨论在9月7日来村中确认罢免动议签名的真实性程序。马炳全坚持必须出示身份证,并且必须当天到场,才认可签名有效,而村民认为这没有法律依据,并且有一部分村民只有户口薄。双方对立严重,最终村民让步。 
9月6日,区民政局在该村贴出通告,正式声明,该局定于9月7-8日来太石核实《罢免动议》上签名的人数,要求村民携带身份证来村委会办公室门口登记。 
9月7日、8日 
番禺区民政局来太石村对签名进行核实,村民积极参加签名核实工作。最终确定有584人签名,超过太石村合法选民的1/5,达到了罢免所需要的法定人数。凡是工作组不予登记的村民,在村民冯伟南那里登记姓名和不予登记的原因,据村民冯伟南的记录,有户口簿而无身份证因而不予登记的村民有三十余名,村民自己不会签字由别人代写自己按手印但却写了同音不同形的名字而不予登记的有十名。 
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带着两个助手到核实现场拍了录像。 
9月9日上午9时,广州市番禺区鱼窝头镇政府进行公告,宣告太石村村民罢免动议已获通过。 
9月10日上午,陈进生和番禺区鱼窝头镇党委副书记张冬梅召开部分村民会议,张冬梅肯定了陈进生的成绩,而陈进生则表示,对于村民罢免自己,感到“落寞、悲哀”,同时其向村民解释了部分疑点,并一再承诺,自己绝没有贪污。 
9月11日上午,番禺区鱼窝头镇人民政府正式在太石村村部贴出的政府公告,宣告太石村村民罢免动议已获通过,开始进入罢免程序。并答应组成审计小组审查账目。 
9月12日 
《南方都市报》发表文章报道太石村罢免事件始末《太石罢官调查》。 
上午9时,番禺区鱼窝头镇政府出动63辆警车、近千名特警和治安队员,进入太石村。政府用防暴警察封住所有通往村部的道路,并动用消防车的高压水枪对守护财会室的数十名高龄女村民喷射,当场有数十人被水龙头击倒在地,警察随后将她们救护车上,运往拘留所的卫生所去治疗,同时并拘捕48名村民(大多为女性)。政府强行接管了村财务室,拿走财会帐目。这次的情况现场的所有媒体回去后都没有发表报道。 
9月13日 
凌晨释放了年龄较大的24位村民,还有24人被关押,。 
下午,帮助太石村民并给给予法律援助的郭飞雄(北京晟智律师所特别顾问,作家)被警方拘留,由于在秘密状态下进行,所有的亲友只知道他失踪。 
协助太石村民的一名维权活动者何锦潮(太石村邻村小乌村村民)被刑事拘留。 
9月14日 
“番禺区在鱼窝头镇政府会议室召开太石村近期情况通报会,通报鱼窝头镇太石村少部分村民非法集结、围堵村委会的情况。”(见《番禺日报》) 
下午5点在8月31号警民冲突时被捕的冯秋盛、梁树生、冯惠标三人的家人收到广州市司法局的电话通知:三人转为刑事拘留,不设释放期限。 
晚间的番禺电视新闻里称太石村罢免事件为“非法集会活动,严重影响村工作开展,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不知情村民”。 
9月15日 
《番禺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依法办事 从我做起》,指责“非法集结、围堵村委会的事情”是由于“不法分子的介入”,要求村民“依法办事”,政府有权“依法打击和处罚,才能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权威”。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发出番公通【2005】3号通告,坚决打击违法犯罪分子。 
太石村党支部发布公告,定于9月16日上午9时至中午12时进行太石村罢免第三届村委会主任选举委员会成员的选举,釆用户代表(即每户只一票)会议投票的方式进行。并向村民推荐了7名人选,同时也说明村民可以另选他人。 
村民冯森泉(冯伟南之父)于18时左右被拘捕。村民冯伟南于21点多被拘捕。 
9月15日郭飞熊在狱中拟就亲笔信及辩护授权书,说自己于2005年9月13日晚被广州番禺公安局刑事拘留,委托郭艳律师、唐荆陵律师前来会见。 
9月16日 
《人民日报》在华南新闻栏目发表评论事件的文章《碎石堆上的民主——论太石村村民“罢”村官》。文章正面评价村民罢村官,认为:“普通农民懂得通过合法手段罢免不合民意的村官的现象,表明了在广东的某些农村地区,建立在理性基础上,受合法程序控制的民主生态已经初现端倪。” 
太石村村民选举太石村罢免第三届村委会主任选举委员会成员。 
人大代表吕邦列在观看选举时被警方抓走。警方未出示任何证件,引起了村民与警方的冲突。 
18点45分主持人公布票数最多的前7位候选人分别是:吴志雄(270票)冯志权(267票)陈银萍(265票)冯建明(262票)冼勇光(256票)冯健城(254票)冯桂根(251票)。原村党委推荐的7名人选全部落选。 
9月17日吕邦列被释放。 
9月18日,艾晓明、吕邦列与太石村村民一起过中秋节。 
9月19日《番禺日报》发表文章“番禺日报:期盼太石在稳定中发展 ——来自鱼窝头镇太石村的声音》。 
9月20日 
在16日选举中胜出的7名选举筹备委员会成员中,选委会主任陈银萍和五人突然辞职,退出罢免行动。陈银萍是以「身体不适」为由请辞,其职已由上周选举中官方候选名单中的村民接替。这样民选委员中只有冯建明一人。 
郭飞雄的姐姐在网上贴出寻人启事,称“家弟杨茂东,男,现年 39 岁, 笔名郭飞雄、郭飞熊, 于本月13日突然和家人失去联系。 ” 
9月21日下午,太石村500多位户代表,在该村听取了区派驻鱼窝头镇太石村工作组公布的调查审查报告。报告认为各专项审计的问题情况清晰,涉及的财务收支帐目登记比较规范,调查核实的问题情况明朗,没有发现任何个人损害集体、谋取私利。从这开始,镇政府人员去所有当初签署罢免动议的村民家,要求他们签名撤回罢免村主任的申请,村委村开始请村民吃饭。 
同时,过半数的村民已签署官方提供的“取消罢免声明”,“取消罢免动议”的第一条就是承认自己被人煽动,据村民讲政府当初承诺有21个在 “取消罢免动议”上的签名可以释放一位村民。 
9月23日最后一位民选成员冯建明签署官方提供的辞职通知,至此所有民选委员都被官方人选入替。据村民认为,他们都受到了某种压力。 
9月25日 
5位被行政拘留的村民获释。有两位在狱中看到过郭飞雄,郭裹着毯子,眼睛闭着,村民猜测他绝食。 
艾晓明教授、郭艳律师、唐荆陵律师和一位记者到太石,会见委托人和证人,下午5点左右在村里被一带着两名不明身份的男子的村民滋扰。 
9月26日 
早上,唐荆陵律师接到郭飞雄15日写的信。 
下午,郭艳律师、唐荆陵律师下午向番禺警方提交了会见手续,随后艾晓明教授、律师及及一位凤凰周刊记者前往太石村取证;却遭到驻守在村里的不明身份的人围攻,被泼水、棍打及乘车被砸,后紧急向外界求救,一行人才冒险逃出太石。 
艾晓明安全后,给多个媒体人员说明情况,但无一家肯刊发。 
国内的高智晟、唐荆陵、郭艳、张星水、滕彪、李和平、许志永等多名律师学者作家志愿组成援助“太石村法律顾问团”,并发布声明。 
中山大学保卫处通知:禁止在校内BBS讨论艾晓明事件(见“燕南网”贴出的帖子)。 
9月26日27日两天,由官方人员接替的罢免选举委员会完成“参与连署取消罢免动议”的村民签名核实工作。 
9月29日太石村罢免村委会主任选举委员会发表公告,宣布由于原584名曾签名提出罢免村委会主任动议的村民中,有396名村民不再支持这项罢免动议,使得提出罢免动议的村民人数没有达到有关法律所规定的必须占全村1502名有选举权村民五分之一以上的人数,原罢免动议自然失效。(见《番禺日报》9月30日报道《太石村396名村民撤回原罢免村委会主任动议》) 
[编辑]事件最新进展
2005年9月末多家国内网站(如燕南社区在21日)撤下对这一事件的讨论。同时,由于多起外部人士被警告逮捕追杀,太石村消息难以为获取。村民指称:村党委雇请人对进入太石村的记者与观察人员实施打出村外。 

9月29日中午广州市公安局的通知律师领取复议决定。首批7名村民的复议决定书,全部被认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处理适当”,均维持原处罚决定。7名村民是梁景华、冯伟南(目前刑事拘留中)、杜柏荣、吴志雄、冯顺添、冯结明、吴柱辉。 
10月4日番禺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郭飞雄。[1][2] 
10月7日法国国际电台的阿贝尔·塞格雷廷(Abel Segretin)和香港《南华早报》的马来西亚籍记者刘欣,在该村被20多人包围并挨打。[3] 
10月8日该报记者本杰明和人大代表吕邦列等人去广东番禺太石村采访,遭遇暴力围攻殴打。吕邦列被打至昏迷[4][5],受轻伤,当天即被送回家乡湖北。[6] 
[编辑]卫报风波
10月9日本杰明在英国卫报发表的亲历新闻[7]中描述吕可能被殴打致死。10月10日吕邦列被证实只受轻伤[8]。 

卫报消息发出后,这一爆炸性的消息使得大量国内外媒体开始进一步关注事情的发展,虽然误读只持续了一天,但引发国内人士关注这一事件人士的情绪反弹,通过网志等表达对吕的遭遇的强烈不满。[9][10] 

在10月10日,广州市政府答记者问时否认打人发生,只承认吕被拖下车被泼水。番禺區政府作同样的表示外,还指称境外媒体报道打人“完全是造谣”。[11] 

吕邦列自己澄清的消息是:他受到严重的殴打并昏迷,周身疼痛,生命并没有危险。[12] 

卫报本杰明叙述吕被打的情况,但被打严重程度和可能致死的判断显然夸大,这一点引发不少关注者对英国卫报和本杰明的批评,认为他们的失误削弱了维权者的努力[13]。 

这一风波也使得中国政府外交部在例行记者会上被提问,发言人的回答表明中央政府已知晓太石村罢免事件。 

[编辑]被拘捕的人士 
郭飞雄 已被检察院正式批捕,面临刑事指控。 
吕邦列 观察选举时被拘捕,后释放。 
何锦潮 刑事拘留 
村民几十名被拘捕,姓名与人数不详。目前在押村民的主要罢免组织者有: 
冯秋盛 
梁树生 
冯惠标 
冯伟南 
[编辑]学者与法律人士的参与 
郭飞雄,原名杨茂东,最早参与太石村罢免的人士,向村民提供法律服务。他在第一时间向网络读者们提供太石村事件进展信息。现已被拘,他关于此事件动态的网志也已被删除太石村内容,他的被捕引起广泛关注。被捕后,郭飞雄进行了绝食。 
吕邦列,湖北省枝江市人大代表,对太石村事件进行跟踪与监督,在观看选举时受到过番禺区警方逮捕,10月8日进村采访时被打伤。 
艾晓明,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研究方向妇女、性别研究,多次亲身前往太石村观察罢免活动,发表多篇呼吁关注这一事件的文章。9月26日因为参与太石村调查受追杀和殴打。 
何达志南方都市报记者 
陈亮南方都市报编辑 
谭伟山南方都市报摄影记者 
陈壁生中山大学博士生。 
7月31日,何达志,陈亮,谭伟山,陈壁生等一行人首次到太石村,见证了太石村民第一次普法活动。9月12日,在南方都市报头版头条上发表《太石罢官调查》,两个整版,选用了谭伟山拍摄的冯珍在碎石堆上控诉的震撼性图片。当天上午温家宝总理恰好在太石村附近的广州大学城。9月16日,何达志与陈亮奔赴太石罢免筹备委员会选举现场,下午7点半左右离开,当天撰写稿件被否决。 
国内多名律师学者作家在9月26日志愿组成援助“太石村法律顾问团”,至当日中年12时团成员有:高智晟、唐荆陵、郭艳、张星水、滕彪、李和平、许志永、李建强、秦兵、俞梅荪、蔡楚、周鸿陵、张祖桦、杜导斌、范亚峰、楚望台、王怡、蒲志强。 
赵昕、刘荻发出公告为太石村刑拘村民筹集法律援助款项。 
[编辑]各方态度与评论 
[编辑]太石村村民
村民认为,在这次争取合法权利的过程中,地方政府进行了推托阻挠和压制,对村民进行威胁与利诱,并在没事实和法律依据下逮捕多人,村民付出巨大代价。 

[编辑]政府
地方政府认为这是一“少数别有用心”“介入”,村民受到“煽动”导致的非法集结、围堵村委会、干扰政府正常工作的恶性事件。(见《番禺日报》) 

中央政府对这事件从一开始一直保持沉默态度,目前知道的是: 

大多数人认为中央政府已知晓,在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10月11日例行记者会答问中,用了“村民维权事件”一词。 
中国官方主要报刊之一的《人民日报》发表了支持村民合法抗争的评论文章。 
国内的媒体从9月底都不再报道太石村罢免事件(除当地《番禺日报》),国内互联网网站基本都撤下对这一事件的报道与评论,一些人认为这是中央政府禁止的。 
[编辑]民间第三方
这一事件受到了民间的强烈关注,有学者、法律人士、维权者亲自参与维护村民的行动。同时,网络大量实时报道和跟踪这一事件,至少二十多个人网志、BBS就此发表激烈评论。 

国内大多数人认为由于村民采取了非暴力抗争与理性态度,尽量按照法律程序表达自己的意愿。舆论普遍同情支持太石村民的抗争。当地的政府部门,由于出动大批警力武力实施抓捕和维持秩序,受到广泛批评。对最后罢免的流产表示失望。 

国内外媒体对于此次事件也保持了相当大的关注,但国内媒体的报道多截至于当地政府与罢免事件参与者发生冲突前。国内报道的媒体主要有南方都市报、南方农村报、新京报等,境外媒体主要有BBC、联合早报、德国之声、自由亚洲电台等。

外部链接

 

 

个人网志及BBS

 

 

大陆媒体

 

 

海外媒体

德国之声

 

 

联合早报

 

 

BBC中文网

 

 

自由亚洲电台

 

 

其他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