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历代的床和席

风清扬斈 10年前 (2009-11-21) 历史札记 3231 0
 浅谈历代的床和席

我国家具制作历史悠久,且有不少传说。据说神农氏发明床、席和裀褥;轩辕氏发明帷帐和几;尧始作毯;夏禹作屏、案;少昊作箦;伊尹制承尘;吕望作书匣和榻;后夔作衣架;周公作簟、帘和筵坫;召公作椅;秦始皇作镜台;汉武帝始效北蕃作交椅;曹操作懒架,等等。

在历史的长河中,家具制作技艺是随着生产的发展而发展的,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特点和文化传统。

汉代以前,没有高足家具,人们习惯于席地而坐,所用坐卧之具主要是席和床。

席和床产生的先后次序无法确定。席多用蒲草和竹、藤编织而成,它虽没有具备家具的基本形态,但从古至今,由席地而坐到高足床榻以及暖炕上,却始终沿用不衰,并随着床榻的广泛使用而逐渐转变成为床榻的附属物。它的特点是可舒可卷,轻巧灵便,随意而设,经济实用。

在床榻还未普及的时代,席的使用经常和“筵”结合在一起,故名“筵席”。当时的“筵席”,并非如今所指的“酒馔”。《周礼·春官·司几筵》注曰:“筵,亦席也,铺陈曰筵,藉之曰席。”由于筵和席通常总是同时使用,为了有所区别,便把铺在大席上面的小席称为筵。古代,筵席的使用是和礼节相关的。先秦时期,各诸侯国以及周天子皆设有专门官吏掌管祭祀和铺陈之事,名曰“司几筵”。《礼乐记》说:“铺筵席,陈遵俎,列笾豆”。使用时,先在地上铺席,再在席上根据需要另设小席,即筵,人就坐在筵上。筵席之上的桌、几等,亦由“司几筵”根据需要负责陈设。

制席的原料很多,如苇、草、麦秸、竹、藤等。原料不同,席的名称也不一样。如初生之苇编席曰“葭席”;未秀之苇编席曰“芦席”;长成之苇编席曰“苇席”;稻草、麦秸编席曰“稿”;蒲草编席曰“蒲”;蒲草之小者(蒲草的一种)编席曰“小蒲”,亦曰“莞”;蒲草之少者(即初生之蒲草)编席曰“蒻”;竹、藤编席曰“簟”等。故书上还有“象牙细簟”的记载,可知象牙席也称“簟”。簟,多在夏月使用,取其凉爽。草编诸席则多在冬月使用,取其柔软温暖。总的来说,不管筵也好,簟也好,笼统说来都叫席,只是名称不同罢了。

席一般呈长方形或正方形,大小不一。大的可坐四人,小的可坐二人。小方席称为“独坐”,只供一人使用,多为尊者、长者而设。四川成都东汉墓出土的宴饮画像砖上,刻有两人或三人同做一席、席前摆放着食案的图像,它是当时人们宴饮情形的真实写照。这种坐席的习惯,一直延续到南北朝乃至隋唐时期。古时坐席有一定的规矩,如果坐席的人数较多,其中的长者或尊者须另设一席单坐;即使有时与其他人同做一席,长者、尊者亦必须坐在首端;而且同席的人还要尊卑相当,不得悬殊过大。否则,长者、尊者就认为是对自己的侮辱。故书中就有不少因坐席不当而拔剑割席分而坐之的描述。《礼记》又载:“有忧者侧席而坐,有丧者专席而坐。”“父母姑舅将坐,奉席请何向;将衽,长者奉席请何趾。”可见,古时对坐席的位置方向亦很讲究。

古代坐的姿式和现在不同,略如跪状。嘉峪关东汉墓画像石、徐州十里铺东汉墓画像石、大同北魏司马金龙墓木板漆画中的人物都取这种坐式。最形象的要算东汉武梁祠画像石上的邢渠哺父图了。邢渠与其父皆两膝向前,屈足向后,臀部坐在小腿上。坐时若两足前盘屈则称“箕踞”,这种坐式虽然舒适些,但却被认为对别人的不尊重和不礼貌。

古时有一个时期床和地面都使用席,人们依然席地而坐,并基本保持着原来的坐式。我国现存最早的床当推河南信阳长台关出土的战国彩漆木床。该床长218、宽139厘米,六足,足高19厘米。床面为活铺屉板,四面装配围栏,前后各留一缺口以便上下。床通体髹漆彩绘花纹,工艺精湛,装饰华美,是一件可贵的实物资料。

史书中关于床的记载很多,如《战国策·齐策》说:“孟尝君出行国,至楚,献象牙床”。《西京杂记》云:“武帝为七宝床,设于桂宫”等。《周礼》、《尔雅》、《春秋左传》、《商子》、《列仙传》、《汉武帝内传》、《燕书》等都由对床的描绘。

汉代刘熙,《释名》“床篇”云:“床,装也,所以自装载也”;又说:“人所坐卧曰床”。《说文》曰;“床,身之安也”。《诗·小雅·斯干》有;“载寝之床”。《商君书》言:“人君处匡床之上而天下治”。这时的“床”包括两个含义,既是卧具,又是坐具。“载寝之床”,说的是卧具;“人君处匡床之上而天下治”,则说的是坐具。可卧的床当然也可用于坐,而专为坐的床大都较小,不能用于卧。匡床,就是指仅供一人坐用的方形小床,即“独坐床”。五代时所绘《洛神赋图》和宋代李公麟《圣贤图石刻》孔子像中所描绘的就是这种匡床。古文献中对匡床的记载很多,如庄子《齐物论》载:“与王同匡床,食刍豢。”《淮南子·诠言》载:“必有犹者,匡席衽席,弗能安也”等。可见匡床作为一种专门的坐具,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普遍使用。

到了汉代,“床”这个名称使用范围更广。不仅卧具、坐具称床,其它用具也多有称床的 ,如梳洗床、火炉床、居床、欹床、册床等。还有人把自己所骑的马也称为床,名曰“肉胡床”。

西汉后期,又出现了“榻”这个名称。它是专指坐具的。《释名》云:“长狭而卑者曰榻”。“榻,言其体,榻然近地也。小者曰独坐,主人无二,独所坐也。”《通俗文》说:“三尺五曰榻,独坐曰枰,八尺曰床。”榻是床的一种,除了比一般的卧具床矮小外,别无大的差别,所以人们习惯上总是床榻并称。考古发掘为我们提供了不少关于榻的形象资料。如河北望都县汉墓壁画上主记史和主簿所坐的榻;辽阳棒台子汉魏墓壁画上的独坐小榻;徐州矛村汉墓画像上的坐榻;大同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的木板漆画上鲁师春姜所坐的小榻等。出土的实物也不乏其例,如河北望都二号汉墓出土的石榻;南京大学北园晋墓出土的小榻,南京象山七号出土的陶榻等。它们有正方形和长方形两种,按形象和尺寸分,它们都是仅供一人使用的独坐榻。汉代以后,“床”一般专指睡觉用的卧具,而 “榻”也就成为供休息和待客所用坐具的特定名称了。

汉代还有一种叫“胡床”的坐具,它和普通床榻的形制截然不同,可谓别具一格。它是当时唯一的一种高形坐具,可知当时已出现了垂足坐的形式。它的做法是前后两腿交叉,交接点做轴,以利翻转折叠,上横粱穿绳以容坐。胡床为北方少数民族所创,古代多称北方少数民族为胡人,因名“胡床”。《演繁露》说:“今之交床,制本自虏来,始名‘胡床’”。隋朝时,名为交床。唐代穆宗以后又称“绳床”。胡床原来并无靠背,形如今天的马札。宋代《清异录》卷下说;“胡床施转关以交足,穿绳带以容坐,转宿须臾,重不数斤。相传明皇行幸频多,从臣或侍朝野顿,扈驾登山,不能跋立,欲息则无所寄身,遂创意如此,当时称‘逍遥坐’。”这时的胡床,有可能是带靠背的了。古文献中有关胡床的描述很多。如《搜神记》说:“胡床,戎翟之器也。”《风俗通》说:“汉灵帝好胡服,景师作胡床,此盖其始也”。唐代欧阳询《艺文类聚·曹瞒传》:曰“操与马超战,将过河,前队适渡,超等掩至,操急,犹坐胡床不起。张郃等见事急,引操人舡,得渡”。南朝粱庚肩吾咏胡床诗云:

“传名乃外域,入用信中京。

足欹形已正,文斜体自平。

临堂对远客,命旅誓初征。

何如淄馆下,淹留奉盛明。”

唐宋时期胡床已经很盛行,不过自宋代开始已不叫胡床,而叫交椅或太师椅了。

魏晋时期的床榻,形式无多大变化,只是较以前应用更普遍,已成为很普遍的坐具了。

东晋到南北朝时期,逐渐打破传统习惯,开始出现高足卧具。洛阳出土的北魏棺床;北齐《校书图》中的坐榻,从人物和家具的比例关系看,都已具备了高足家具高、宽、大的特点。

这时期人们坐的姿势也有所变化,更多的不是采用跪坐形式,而是两腿朝前向里交叉盘屈的箕踞坐了。随着高足坐具的逐渐普及,人们的坐姿也必然会逐渐向垂足而坐转化。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中有二人坐在床架上对语,其中一人就取垂足而坐之势。

六朝至五代时期的床榻,形体都较宽大。如近年在江苏邗江县杨庙公社段湖大队蔡庄出土的四件五代时期的木榻,长1.8米,宽0.92米,高0.5米,与现代单人床的尺寸相仿。从其它形象资料中,也能看出这时期的榻比前代宽大的特点。如洛阳龙门宾阳洞北魏《病维摩像》中的榻,虽是一人使用的独坐榻,但人可在榻上侧坐斜倚;北齐《校书图》中的坐榻可坐五六人,并可在榻上品茶、饮酒及作各种游戏;山东嘉祥英山一号隋墓壁画《徐侍郎夫妇宴享行乐图》中的坐榻,二人坐在榻上,身边辅以条几、隐枕,前面还放着盛满果品的豆。

最值得一提的是五代顾宏中《韩熙载夜宴图》中的两件床榻。其中一床五人共坐仍绰绰有余,形体之大可以想见。两件床的形体的大致一样,左、右、后三面安装有较高的围板,正面两侧各安一独板扶手,中间留门以容上下。画面上,在床榻旁还绘有寝室的卧床。

五代以前的榻,大多无围,只有供睡觉的床才多带围子。战国彩漆木床、洛阳出土的北魏棺床、东晋《女史箴图》中的架床等,都属于卧具床。《韩熙载夜宴图》中所描绘的卧床,使我们了解到五代时的卧床也是带围子的。

两宋时期的床榻大体还保留着唐、五代时的遗风,变化不大,大多无围子,所以又有“四面床”的称呼。如南宋《白描罗汉册》中第一幅所绘禅床;宋·李公麟《高会学琴图》和《维摩像》中的坐榻;《槐荫消夏图》、《宫沼纳凉图》以及宋人《白描大士图》中所绘的床榻,均无围栏。使用这种无围的床榻,一般须使用凭几或腋下几作为辅助家具。如《梧荫清暇图》中使用直形腋下几,宋人《白描大士图》中使用天然树根三足曲几等。

辽与北宋、金与南宋,同处一个时代,然而辽、金的家具生产却比中原地区有所发展。从出土的实物和墓葬壁画看,家具的品种齐全。单就床榻而言,就有内蒙古翁牛特旗解放营子出土的辽代木床;山西大同金代阎德源墓出土的木床等。这些家具,因是作为明器随葬入墓的,所以制作较为粗糙。但值得注意的是,上面都装有栏杆和围板。从历史上看,汉代胡床由北国胡人所创;欹床(一种带活动靠背的坐具)为三国时曹操所创;栏杆榻以北方辽、金为多,由此看来,高足家具的演变和发展是从北向南传播,而后在中原地区得到技艺的提高和普及使用。

辽、金元时期发展的三面或四面围栏床榻,发展到明代更为盛行。无论做工和用材都较前代更好。不但装饰手法具有很高的工艺水平,同时其结构也更具科学性。现在保存在故宫博物院的大批明代家具,为我们研究、总结和借鉴传统家具的制作经验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明代床榻大体可分为三种:

一.  架子床

架子床的做法通常是四角安立柱,床顶起盖,俗谓“承尘”。顶盖四围装楣板和倒挂牙子。床面的两侧和后面装有围栏,多用小木料做榫拼接成各种几何纹样。因为床上有顶架,故名“架子床”。也有的在床的正面自床面起多加两根立柱,以便在床正面的两边各安方形栏板一块,即“门围子”,正中无围处便是上床的门户。更有巧手在床的正面用小木块加工成如意头,每四个一组,外加“十”字形木件,拼接成大面积的棂子板,中间留出椭圆形的月洞门。围栏和楣板也用同样方法做成。四周床牙还浮雕有螭虎龙等花纹。整个床做工精美,清雅别致。床体多用棕绳编成,有的上面还敷以藤席。棕屉的做法是在大边的里沿起槽打眼,把棕绳头用竹楔镶入眼内,然后用木条盖住边槽。这种床屉使用起来比较舒适,在南方直到现在还很受欢迎。北方因气候条件的关系,人们喜欢用厚而软的铺垫,床屉大多用木板制作。

二.  罗汉床

罗汉床是指左右和后面装有围栏但不带床架的一种床。围栏多用小木做榫接而成,最简单者用三块板做成。围栏两端作出阶梯型软圆角,既朴实又典雅。罗汉床的形制有大有小,通常把较大的床称床,较小的称榻。如所谓“弥勒榻”,便是指一种专门用于坐的较小的罗汉床,在明清两代皇宫和各王府的殿堂里都有陈设。这种榻一般都是单独陈设在正殿明间,近代人们多称它为“宝座”,和屏风、香几、角端、宫扇等组合陈设,显得异常庄严肃穆。

大罗汉创既可供卧,亦可供坐。床上正中放一炕几,两边铺设坐褥、隐枕,放在厅堂待客,作用相当于现代的沙发。床上的炕几,既可依凭,又可放置杯盘茶具,作用犹如现代的茶几。罗汉床是一种坐卧两用的家具,一般在寝室供卧曰“床”,在客厅待客则曰“榻”,是厅堂中十分讲究的家具。

另外,在明清两代也有少数文人、学者使用无围榻,意在仿古,以示高雅。

清代床榻;

清代家具在康熙朝以前大体保留着明代的风格和特点。随着清初手工艺技术的发展和统治阶级的生活日趋奢靡腐化,到乾隆时期,清代家具发生了很大变化,形成了独特的清式风格。清式家具的特点是用材厚重,装饰华丽,与明式家具的“用料合理、朴素大方、坚固耐用”形成鲜明的对比。为了体现清王朝的鼎盛和安定,家具制作力求繁缛多致,不惜耗费工时和剖用大材。如故宫收藏的一件清代紫檀木架床,不仅用料粗壮、形体高大,且四足及牙板、床柱、围栏、上楣板等全部镂雕云龙花纹,床顶还安装有近四十厘米高的紫檀木雕云龙纹毗卢帽,工艺相当复杂、精湛。从整体来看,既玲珑剔透,又恢宏壮观,给人以一种庄严华丽之感。清代平常的架子床也和前代不同,除左、右、后三面装围栏外,还多在正面作垂花门,用厚一寸许的木板镂雕成“松竹梅”或“葫芦万代”等寓意富贵、长寿、多子多孙的吉祥图案。还有的床不用四足,而用两个较矮的长条木棍支撑床屉,以便充分利用床下空间存贮日用什物。

还有一种床柜,做法是先做成相当于床面长、宽、高度的上开盖柜,然后在左、右、后三面装上床围子,就成为罗汉床的形式了。柜内可以存放毡毯被褥。床柜白天可以当榻待客,晚上即是卧具床,是清代床榻中较为新奇的一种。

清代罗汉床和榻的围栏大多采用雕花式或装板镶嵌式,用小木件攒接的不多。常见的还有金漆彩画等式。镶嵌的多以玉石、玛瑙、瓷片、大理石、螺钿、珐琅、竹木牙雕等为材料。装饰题材也很广泛,有各种山水风景、树石花卉、鸟兽、各种人物故事及龙凤、海水江崖等,可谓琳琅满目。这些经过精心雕饰的家具,大多比较娇嫩,在使用上不及明式家具实惠。清式家具为追求豪华、艳丽的效果,注重装饰,往往显得雕饰太繁;加之多采用镂雕和深雕的手法,又必然造成积尘难拭的弊病,而且日久天长嵌件脱落,又会进一步影响外观。因此,在学习和借鉴传统家具制作的经验时,应该扬长避短,有所选择。



明式家具风格特点 ( Thu, 15 Oct 2009 02:16:48 +0800 ) 
Description:
 

                   明式家具风格特点          

    

明式家具是我国明代匠师们在总结前人经验和智慧,并加以发明创造,在传统艺术方面

取得的一项辉煌成就。它除了在结构上使用了复杂的榫铆外,造型工艺术也充分满足人们的

生活需要。因而它是一种集艺术性,科学性,实用性于一身的传统艺术品. 明式家具大体具备两种风格,简练形和浓华形。简练形所占比重较大。简练形家具以线脚为主。浓华形家具 大多都有精美繁缛的雕刻花纹或用小构件攒接成大面积的棂门和围子等。属于装饰性较强的类型。浓华的效果是雕刻虽多,但作工极精;攒接虽繁,但极富规律性,整体效果气韵生动,给人以豪华浓丽的富贵气象,而没有丝毫繁琐的感觉。

   1、 侧脚收分明显,在视觉上给人以稳重感。一件长条凳,从正面看,形如飞奔的马,俗称跑马叉。从侧面看,两腿也向外叉出,形如人骑马时两腿叉开的样子,俗称“骑马叉”。每条腿无论从正面还是侧面都向外叉出,又统称四劈八叉。这种情况在圆材家具中尤为突出。方材家具也都有这些特点,但叉度略小。有的凭眼力可辨,有的则不明显。

   2、 轮廓简练舒展,是指其构件简单,每一个构件都功能明确,分析起来都有一定意义,没有多余的造作之举。简练舒展的格调,收到了朴素,文雅的艺术效果。

3、材质优良。它多用黄花梨木、紫檀木、铁梨木、鸡翅木、据木、楠木等珍贵木材制成。这些木材硬度高,木性稳定,可以加工出较小的构件,并做出精密的榫铆,做出的成器都异常坚实牢固。

4、注重家具的色彩效果,尽可能把材质优良、色彩美丽的部位用在表面或正面明显位置。不经过深思熟虑,决不轻易下手。因此,优美的造形和木材本身独具的天然纹理和色泽,给明式家具增添了无究的艺术魅力。

    5、金属饰件式样玲珑,色泽柔和,起到很好的装饰和实用功能。由于这些金属饰件大都有着各自的艺术造型,因而又是一种独特的装饰手法。不仅对家具起到进一步的加固作用,同时也为家具增色生辉。 

明式家具论地方特色以苏州、北京、山西为代表。时称明式家具三大名作。苏式家具起源较早,这是由于以苏州为中心的长江中下游地区在宋代以来一直是我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各项民族手工业也相对集中在这一地区。到了明代,随着经济的繁荣,城市建设和造园艺术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众多文人画家的参与,给家具艺术注入了丰富的文化内函。

京作家具较其它地区又独具风格,它从全国各地招收优秀工匠到皇宫服役。在紫禁城外西南角曾设有专为皇家制作漆家具的果园厂,所制漆家具无论造型还是艺术风格,代表了全国最高水平。及至后来的硬木家具,在明式家具中占有重要的声誉和地位。

晋作家具。 明代晋作家具也以漆家具为主,尤以大漆螺钿家具最为著名。其特点是漆灰较厚,螺钿亦较厚。造型沉稳、凝重,富丽堂煌。除漆家具外,也有一定数量的硬木家具。民间则以核桃木和榆木最为常见。装饰花纹以类似西洋卷草的忍冬纹为主。 

 

 

 

 

 

 

 

 

 

 

清式家具风格特点

清代家具大体分为三个时段,清代家具在康熙前期基本保留着明代风格特点。尽管和明式相比有些微妙变化,还应属于明式家具。自雍正至乾隆晚期,已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形成了独特的清式风格。嘉、道以后至清末民国时期,由于国力衰败,加上帝国主义的侵略,国内战乱频繁,各项民族手工艺均遭到严重破坏,在这种社会环境中,根本无法造就技艺高超的匠师。再加上珍贵木材来源枯竭,家具艺术每况愈下,而进入衰落时期。

清式家具风格特点主要以广州、苏州、北京最为著名。 

1、 广式家具风格特点

①、用料粗大充裕,广式家具的腿足、立柱等主要构件不论弯曲度有多大,一般不用拼接作法,而习惯用一块木料挖成。通常所见广式家具,或紫檀、或酸枝,皆为清一色的同一木质。决不掺杂其它木材、 

②、装饰花纹雕刻深浚,刀法圆熟、磨工精细。它的雕刻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受西方建筑雕刻的影响,雕刻花纹隆起较高,个别部位近似圆雕。加上磨工精细,使花纹表面莹滑如玉,丝豪不露刀凿痕迹。 

③、广式家具的装饰题材和纹饰,受西方文化艺术影响。 以西洋花纹居多。这种西洋花纹,亦称“西蕃莲”。通常以一朵或几朵花为中心,向四外伸展,且大都上下左右对称。如果装饰在圆形器物上,其枝叶多作循环式,各面纹饰衔接巧妙,很难分辨它们的首尾。

 2、苏式家具风格特点

①、用料节俭,能拼接处尽量拼接,喜用碎料攒棂作法,充分利用材料。 

②、暗处掺假,苏式家具的暗处构件还常以杂木代替,这种情况,多表现在器物里面的穿带上。从明清两代的苏式家具看,十有八九都有这种现象  苏式家具里侧都油漆里,目的在于避免穿带受潮变形,同时也有遮丑的作用。

③清代苏式家具的镶嵌和雕刻主要表现在箱柜和屏联上,镶嵌材料也大多用小碎料堆嵌而成,整板大面积雕刻成器的不多。  

④、苏式家具的装饰题材多取自历代名人画稿。以松、竹、梅、山石、花鸟、风景以及各种神话故事为主。常见纹饰多借其谐音寓意一句吉祥语。局部装饰花纹多以缠枝莲或缠枝牡丹为主。西洋花纹较为少见 

3、京式家具风格特点:

京式家具一般以清宫造办处所制家具为主。造办处中设有单独的木作,从全国各地招募优秀工匠。由于广州工匠技艺高超,又在木作中单设广木作,全部由广州工匠充任。所制家具带有浓厚的广式风格。但在用料方面较广式家具要小。在普通木作中,多由江南地区招募 工匠,其作工趋向苏式。不同的是,他们在清宫造办处制作的家具较江南地区用料要大。而且没有掺假的现象。



明清家具的种类与风格 ( Thu, 15 Oct 2009 02:15:01 +0800 ) 
Description:
                                           明清家具的种类与风格

                        胡德生

我国家具艺术历史悠久,有文字可考和形象可证的已有三千多年。至于有关家具的传说那就更早了。自从有了家具,它就和人们朝夕相处,在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成为社会物质文化生活的一部分。随着人们起居形式的变化和历代匠师们的逐步改进,到明清时期,已发展为高度科学性,艺术性及实用性的优秀生活用具。不但为国人所珍视,在世界家具体系中也独树一帜,享有盛名。被誉为东方艺术的一颗明珠。它象征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经济、文化的发展,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一个国家、民族的历史特点和文化传统。

       家具作为一种器物,不仅仅是单纯的日用品和陈设品,它除了满足人们的起居生活外,还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如:家具与建筑的关系,家具与人体自然形态的关系、彩绘艺术、雕刻艺术在家具上的体现,表明家具是多项艺术的综合载体。家具的装饰题材,生动形象地反映了人们的审美情趣、思想观念以及思维方式和风俗习惯。在家具的组合与使用方面,几千年来,它始终与严格的传统礼制风俗和尊卑等级观念紧密结合。家具的使用最初主要是祭祀神灵和祖先。后来逐渐普及到日常使用。家具的造型、质地、装饰题材,也有着严格的等级、名分界限。概括起来说,中国古代家具的组合与使用,是与优待老人和区分尊卑贵贱的礼节联系在一起的,浓厚的反映了儒家礼教思想。我们今天保护古家具,了解古代人们日常生活及家具使用情况。又通过古代家具的种类,造型,纹饰的变化,深刻认识家具的发展过程、使用习俗始终和社会的意识形态(如:思想观念、伦理道德观念、等级观念、审美观念以及各种风俗习惯等)紧密地联系。形成系统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这些古代文化传统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后人。有的被作为中华优秀传统美德而流传至今。

明清家具分硬木家具和漆家具两个品种,若按其使用功能大体可分为卧具类(床榻)、坐具类(椅凳)、起居用具类(桌案)、存贮用具类(箱柜)、屏蔽用具类(屏风)、悬挂及承托用具(台架)六个门类。

一、硬木家具类

1、 床榻类

明代床榻又分架子床、拔步床、罗汉床三种。

架子床:因床上有顶架而得名,一般四角安立柱,床面两侧和后面装有围栏。上端四面装横楣板,顶上有盖,俗名“承尘”。围栏常用小木块作榫拼接成各式几何图样。也有的在正面床沿上多安两根立柱,两边各装方形栏板一块,名曰:“门围子”。正中是上床的门户。更有巧手把正面用小木块拼成四合如意,中间夹十字,组成大面积的棂子板,中间留出椭圆形的月洞门,两边和后面以及上架横楣也用同样做法做成。床屉分两层,用棕绳和藤皮编织而成,下层为棕屉,上层为藤席,棕屉起保护藤席和辅助藤席承重的作用。藤席统编为胡椒眼形。四面床牙浮雕璃虎龙等图案。牙板之上,采用高束腰的做法,用矮柱分为数格,中间镶安绦环板,浮雕鸟兽,花卉等纹饰。而且每块与每块之间无一相同。足见做工之精。这种架子床也有单用棕屉的,做法是在四道大边里沿起槽打眼,把屉面四边的棕绳的绳头用竹楔镶入眼里,然后在用木条盖住边槽。这种床屉因有弹性,使用起来比较舒适。在我国南方各地,直到现在还很受欢迎。北方因气候条件的关系,喜欢用厚而柔软的铺垫,床屉的做法大多是木板加藤席。

拔步床:是一种造型奇特的床,好象把架子床安放在一个木制平台上,平台前沿长出床的前沿两三尺。平台四角立柱,镶安木制围栏。还有的在两边安上窗户,使床前形成一个廊子。床前的两侧还可以放置桌,凳等小家具,用以放置杂物。这种带顶架的床多在南方使用,南方温暖而多蚊蝇,床架的作用是为了挂帐。北方天气寒冷,一般多睡暖炕,即使用床为达到室内宽敞明亮,只需在左右和后面装上较矮的床围子就行了。

罗汉床: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榻。他是由汉代的榻逐渐演变而来的。榻,本是专门的坐具,经过五代和宋元时期的发展,形体由小变大,成为可供数人同坐大榻。已经具备了坐和卧两种功能。后来又在坐面上加了围子,成为罗汉床。罗汉床,是专指左,右及后面装有围栏的一种床。围栏多用小木块做榫拼接成各式几何纹样。最素雅者用三块整板做成,后背稍高,两头做出阶梯形曲边,拐角处做出软弯圆角。既典雅又朴素。这类床形制有大有小,通常把较大的叫“罗汉床”,较小的叫“榻”,又称“弥勒榻”。这种罗汉床不仅可以做卧具,也可以用为坐具。一般正中放一炕几,两边铺设坐垫,隐枕,放在厅堂待客,作用相当于现代的沙发。而罗汉床当中所设的炕几,作用相当于现代两个沙发之间的茶几。这种炕几在罗汉床上使用,既可依凭,又可陈放器物。可以说罗汉床是一种坐卧两用的家具。或者说,在寝室供卧曰“床”,在厅堂供坐曰“榻”。按其主流来讲,则大多用在厅堂待客,是一种十分讲究的家具。

还有一种更小的床,除形体较多小外,论造型、结构与大形床榻没什么区别,它只能供坐,不能供卧。俗称“床式椅。明清皇宫中称其为“宝座”。在皇室和各王宫大臣的殿堂里都陈设这种宝座。这种宝座都是单独陈设,很少成对,且都摆在殿堂中的重要位置。宫廷中多摆在正殿中间,和屏风、香几、宫扇、香筒、甪端等组合陈设,显得异常庄重,严肃。

2,椅凳类

明清时期的椅凳形式很多,名称也很多。如: 交椅,圈椅,官帽椅,靠背椅,玫瑰椅等;登类则有大方登,小方凳,长条凳,长方登,圆登,五方,六方,梅花,海棠等式;还有各种形式的秀墩。

交椅:交椅的结构是前后两腿交叉,交接点作轴,上横梁穿绳代坐,可以折合。上面安一栲栳圈儿。因其两腿交叉的特点,遂称“交椅”。明清两代通常把带靠背椅圈的称交椅,不带椅圈的称“交杌”。也称“马闸儿”。它们不仅可在室内使用,外出时还可携带。宋、元、明至清代,皇室貴族或官绅大户外出巡游、狩猎,都带着这种椅子。如《明宣宗行乐图》中就描绘着这种椅子。为我们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圈椅:圈椅是由交椅发展和演化而来的,交椅的椅圈后背与扶手一顺而下,就坐时,肘部、臂部一并得到支撑,很舒适,颇受人们喜爱,逐渐发展成为专门在室内使用的圈椅。它和交椅的不同之处是不用交叉腿,而采用四足,以木板作面,和平常椅子的底盘无大区别。只是椅面以上部分还保留着交椅的形态。这种椅子大多成对陈设,单独使用的不多。

圈椅的椅圈因是狐形,所以用圆材较为协调。圈椅大多采用光素手法,只在背板正中浮雕一组简单的纹饰。但都很浮浅。背板都作成“S”形曲线,它是根据人体脊背的自然曲线设计的。是明式家具科学性的一全典型例证。明代后期,有的椅圈在扶手尽端的卷云纹外侧保留一块本应去掉的木材,透雕一组巻草纹。既美化了家具,又起到格外加固作用。明代对这训椅式极为推崇,因此,当时人们多把它称为“太师椅”。更有一种圈椅的靠背板高出椅圈并稍向后卷,可以搭脑。也有的圈椅椅圈从背板两侧延伸通过边柱后,但不延伸下来。这样就成了没有扶手的半圈椅了。造型奇特,可谓新鲜别致。

官帽椅:官帽椅是依其造型酷似古代官员的帽子而得名。又分南官帽椅和四出头官帽椅。南官帽椅的造型特点是在椅背立柱与搭脑的衔接处做出软圆角。作法是将立柱作榫头,搭脑两端的接合面作榫窝,俗称“挖烟袋锅”。将搭脑横压在立柱上。椅面两侧的扶手也采用相同作法。正中靠背板用厚材开出“S”形,它是依据人体脊椎的自然曲线设计而成的。这种椅型在南方使用较多,常见多为花梨木制,且大多用圆材,给人以圆浑.优美的感觉。

四出头式官帽椅:是椅背搭脑和扶手的拐角处不是做成软圆角,而是搭脑和扶手在通过立柱后继续向前探出,尽端微向外撇,并磨成光润的圆头。除此之外,其它均与南官帽椅相同。

玫瑰式椅:这种椅子在宋代名画中曾有所见,明代更为常见,是一种造型别致 的椅子。玫瑰椅实际上属于南官帽椅的一种。它的椅背通常低于其它各式椅子。与扶手高度相差无几。在室内临窗陈设,椅背不高过窗台,配合桌案使用又不高过桌沿,由于这些与众不同的特点,使并不十分实用的玫瑰椅倍受人们喜爱。并广为流行。玫瑰椅的名称在北京匠师们的口语中流行较广,南方无此名,而称这种椅子为“文椅”。

玫瑰椅及文椅,目前还未见史书记载,只有《鲁班经》一书中有“瑰子式椅”的条目。但是否指的玫瑰椅,还不能确定。

“玫瑰”二字一般指很美的玉石,司马相如《子虚赋》:“其石则赤玉玫瑰”。《急就篇》:“璧碧珠玑玫瑰瓮”。都指的是美玉。单就“瑰”字讲,一曰“美石”,一曰“奇伟”,即珍貴的意思。《后汉书﹒班固﹒西都赋》:“因瑰奢而究奇,搞应龙之虹梁”。都以“瑰”谓奇异之物。从风格、特点和造型来看,玫瑰椅的确独具匠心,这种椅子的四腿及靠背扶手全部采用圆形直材,确实较其它椅式新颖、别致,达到了珍奇美丽的效果。用“玫瑰”二字称呼椅子,当是对这种椅子的高度赞美。

靠背椅:是指光有靠背没有扶手的椅子。有一统碑式和灯挂式两种。一统碑式的椅背搭脑与南官帽椅相同。灯挂式椅的靠背与四出头式相同。因其横梁长出两侧立柱,又微向上翘,犹如挑灯的灯杆。因此名其为“灯挂椅”。这种椅型较官帽椅略小,特点是轻巧灵活,使用方便。

杌凳和绣墩:杌凳和绣墩都是不带靠背的坐具,明式杌凳大体可分为方.长方和圆形几种。杌和凳属同一器物,没有截然不同的定义。

杌凳又分有束腰和无束腰两种形式,有束腰的都用方材,很少用圆材。而无束腰杌凳用材上方材.圆材都有。有束腰者可用曲腿,如鼓腿澎牙方凳;而无束腰者都用直腿。有束腰者足端都作出内翻或外翻马蹄,而无束腰者的腿足无论是方是圆,足端都很少作装饰。

凳类中有长方和长条两种,长方凳的长、宽之比差距不大,一般统称方凳。长宽之比在 2比1至 3比1左右,可供二人或三人同坐的多称为条凳,坐面较宽的称为春凳。古代绘画中描绘男女交欢多有此凳,故名“春凳”。由于坐面较宽,还可作矮桌使用。是一种既可供坐又可放置器物的多用家具。条凳坐面细长,可供二人并坐。腿足与牙板用夹头榫结构,一张八仙桌,四面各放一长条凳,是城市店铺.茶馆中常见的使用摸式。

明式圆凳造型墩实凝重。三足.四足.五足.六足均有。以带束腰的占多数。三腿者大多无束腰,四腿以上者多数有束腰。圆凳与方凳的不同之处在于方凳因受角的限制,面下都用四足。而圆凳不受角的限制。最少三足,最多可达八足。

绣墩:也是一种无靠背坐具,它的特点是面下不用四足,而采用攒鼓的作法。形成两端小中间大的腰鼓型。上下两边各雕弦纹一道和象征固定鼓皮的乳钉。为便于提携,在中间开出四个海棠式鱼门洞。因其造型似鼓,而名其为“花鼓墩”。

绣墩除木制外,还有草编.竹编.藤编.彩漆.雕漆.陶瓷等多种质地。造型多样,色彩纷呈,陈设厅堂,绚丽多彩。

 

3、桌案类:(附香几.炕桌.炕几)

桌子大体可分为有束腰和无束腰两种类型,有束腰家具是在面下装饰一道缩进面沿的线条。有高束腰和低束腰。低束腰的牙板下一般还要安罗锅枨或霸王枨,否则须在足下装托泥,起额外加固作用。高束腰家具面下装矮佬分为数格,四角露出四腿上节,与矮佬融为一体。矮佬间装绦环板,下装托腮。绦环板板心浮雕各种图案或镂空花纹。高束腰不仅是一种装饰手法,更重要的是拉大了牙板与桌面的距离,有效地固定了四足。因而牙板下不必再有过多的辅助构件。有束腰桌子无论低束腰还是高束腰,它们的四足都削出内翻或外翻马蹄。有的还在腿的中部雕出云纹翅,这已成为有束腰家具的一个基本特征。

案的造型有别于桌子,突出表现为案的腿足不在面沿四角,而在案面两侧向里缩进一些的位置上。案面两端有翘头和平头两种形式。两侧腿间大都镶有雕刻各种图案的板心或各式圈口。案足有两种作法,一种是案足不直接接地,而是落在长条形托泥上。另一种不带托泥,腿足直接接地,并微向外撇。案腿上端开出夹头榫或插肩榫。前后各用一块通长的牙板把两侧案腿贯通起来。共同支撑着案面。两侧的案腿都有明显的叉脚。

还有一种与案稍有不同的形式,其两侧腿足下不带托泥,也无圈口及雕  花档板,而是在两侧腿间平装两道横枨。这类家具,如果案面两端带翘头,那么无论大小都称为案;如果不带翘头,人们习惯把较大的称为案,较小的则称为桌。其实,严格说来还应称案。因其在造型和结构上具备案的特点较多。王世襄先生经过多年研究,归纳出腿足在板面四角的属“桌形结体”,四足不在板面四角而在两端缩进一些位置的称“案形结体”。

香几,是专门用来置炉焚香的家具,一般成组或成对。佛堂中有时五个一组用于陈设五供,个别时也可单独使用。古代书室中常置香几,用于陈放美石花尊,或单置一炉焚香。形制多为三弯腿,整体外观似花瓶。

炕桌.炕案.炕几,都属低形家具,它们因为多在炕上和床上使用,故都冠以炕字。属于床榻之上的附属家具。通常在床榻正中放一炕桌,两边坐人。作用相当于现代的茶几。

橱.柜类:橱柜类是居室中用于存放衣物的家具。除了橱.柜外,还有箱子.架格等也归属在这一类里。

 

  4、橱柜类

橱的形体与案相仿,有案形和桌形两种。面下装抽屉,二屉称连二橱,三屉称连三橱,有的还在抽屉下加闷仓。上平面保持了桌案的形式,但在使用功能上较桌案发展了一步。

柜,是指正面开门,内中装屉板,可以存放多件物品的家具。门上有铜饰件,可以上锁。

橱柜,是将橱和柜两种功能结合在一起的家具。等于在橱的下面装上柜门,具有橱.柜.桌案三种功能。橱柜也分桌形和案形两种,案形中又分平头和翘头两种形式。

顶竖柜,是明代较常见的一种形式。由底柜和顶柜组成。一般成对陈设,又称四件柜。这种柜因有时并排陈设,为避免两柜之间出现缝隙,  因而做成方正平直的框架。

圆角柜又可写作圆脚柜。圆角柜的侧脚收分明显,对开两门,板心通常以纹理美观的整块板镶成,两门中间有活动立栓,配置条形面叶,北京人俗称“面条柜”。这类柜子两门与柜框之间不用合页,而采用门轴的作法。

书格,即存放书籍的架格,正面大多不装门,只在每层屉板的两端和后沿装上较矮的栏板,目的是把书挡齐。正面中间装抽屉两具。是为加强整体柜架的牢固性,同时也增加了使用功能。

亮格柜,是集柜,橱,格三种形式于一器的家具。下层对开两门,内装堂板分为上下两层。柜门之上平设抽屉两至三枚。再上为一层或二层空格,正面和两侧装一道矮栏,下部存放什物,上部陈放几件古器,则使居室倍觉生辉。

用于存贮什物的还有箱子,一般形体不大,多用于外出时携带,两边装提环。由于搬动较多,极易损坏,为达到坚固目的,各边及棱角拼缝处常用铜  叶包裹。正面装铜质面叶和如意云纹拍子.钮头等,可以上锁。较大一些的箱子,常在室内接地摆放,为避免箱底受潮,多数都配有箱座,也叫“托泥”。

箱类中还有一种称为“官皮箱”的,也是一种外出旅行用的存贮用具。其形体较小,打开箱盖,内有活屉,正面对开两门,门内设抽屉数枚,柜门上沿有仔口,关上柜门,盖好箱盖,即可将四面板墙全部固定起来。两侧有提环,正面有锁匙.是明代家具中特有的品种。

 

5、屏风类:

明代屏风大体可分为座屏风和曲屏风两种。座屏风又分多扇和独扇。多扇座屏风分三、五、七、九扇不等。规律是都用单数。每扇用活榫联接,屏风下的插销插在“/     ”形底座上,屏风上有屏帽连接。

独扇屏风又名插屏,是把一扇屏风插在一个特制的底座上。底座用两条纵向木墩,正中立柱,两柱间用两道横梁连接。正中镶余腮板或绦环板,下部装披水牙。两条立柱前后有站牙抵夹。两立柱里口挖槽,将屏框对准凹槽,插下去落在横梁上,屏框便与屏座连为一体。这类屏风有大有小,大者可以挡门,小者可以摆在案头用以装饰居室。

曲屏风属活动性家具,每扇之间或装钩钮、或裱绫绢,可以随意折合。用时打开,不用时折合收贮起来。其特点是轻巧灵便。基于上述原因,这类屏风多用较轻质的木料作边框,屏心用纸、绢裱糊,并彩绘或刺绣各式图画等,有的用大漆髹饰,上面雕刻各式图画。作工、手法多种多样。由于纸绢难以流传至今,现存明代传世作品以木制和漆制为多,纸绢制屏风极为少见。

 

6、台架类:

是指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悬挂及承托用具。主要包括衣架、盆架、灯架、灯台、镜台、梳妆台等。

衣架,即用于悬挂衣服的架子,一般设在寝室内,外间较少见。古人衣架与现代常用衣架不同,其形式多取横杆式。两侧有立柱,下有墩子木底座。两柱间有横梁,当中镶中牌子,顶上有长出两柱的横梁,尽端圆雕龙头。古人多穿长袍,衣服脱下后就搭在横梁上。

盆架分高低两种,高面盆架是在盆架靠后的两根立柱通过盆沿向上加高,上装横梁及中牌子。可以在上面搭面巾。另一种是不带巾架,几根立柱不高过盆沿。两种都是明代较为流行的形式。

灯台和灯架,灯台属坐灯类,常见为插屏式,较窄较高,上横框有孔,有立杆穿其间,立杆底部与一活动横木相连,可以上下活动。立杆顶端有木盘,用以座灯。为防止灯火被风吹灭,灯盘外都要有用牛角制成的灯罩。

 镜台,指梳妆台。台座两开门,中设抽屉屉数枚,面上四面装围栏,前方留出豁口, 座上安五扇小屏风。中扇最高,两侧渐低,并依次向前兜转。屏风上搭脑均高挑出头,绦环板雕刻各式花纹。正中摆放铜镜。不用时,可将铜镜收起。小屏风也可以随时拆下放倒。它和官皮箱一样,是明代常见的家具形式。

二、漆器家具品种

明代除木制家具外,还有相当数量的漆器家具。也是本文要介绍的主要品种。我国漆工艺术历史悠久,殷商遗址中多次发现有描绘乃至雕嵌的漆器残件。在此之前,肯定还要经历一个发展的过程。这说明,远在原始社会末期,我们的祖先就已认识并使用漆来塗饰日用器物。既保护了器物又收到美化装饰效果。几千年来,经过历代劳动人们的发展創新,到明清时期,漆器艺术已发展到14个门类、87个不同品种。这时期能工巧匠辈出,且有大批传世实物。在明清家具的品类中,是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漆器家具有如下十一个品种。

1、单色漆器家具,又称素漆家具,即以一色漆油饰的家具。常见有黑、红、紫、黄、绿、褐、诸色,以黑漆、朱红漆、紫漆最多。本书举素漆一例,黑漆又名玄漆。黑色本是漆的本色,故古代有“凡漆不言色者皆黑”的说法。因此纯黑色的漆器是漆工艺中最基本的作法。其它颜色皆是经过调配加工而成。

制作漆器家具的作法,首先以较轻质的木料做成骨架,(这是因为软木易着漆,硬木不易着漆)然后塗生漆一道,趁其未干,糊麻布一层,用压子压实,使下面生漆从麻布孔透过来。干后,上漆灰腻子。一般两到三遍,分粗灰、中灰、细灰。每次都须打磨平整。再上所须色漆数遍,最后上一道透明漆,即为成器。其它各类漆器均在素漆家具的基础上进行。

2、雕漆家具,雕漆家具是在上好漆灰腻子的家具上反复上漆,少则八九十道,多则一百几十道,每次待半干或六七成干时油下一道。油完后,在表面描上画稿,以雕刻手法装饰所需花纹。然后阴干,使漆变硬。进行雕刻、磨光而成。雕漆又名“剔漆”,有红、黄、绿、黑几种。以红色最多,又名“剔红”。

3、黑漆描金家具,即在黑素漆家具上用半透明漆调彩漆,在漆地上描画花纹,然后放入温湿室,等漆干时,在花纹上打金胶,用棉球着最细的金粉贴在花纹上。这种作法又称为“黑漆描金”。黑色的漆地与金色的花纹相衬托,形成绚丽华贵的气派。

4、罩金漆家具,是在漆家具上通体贴金,然后在金底上面罩一层透明漆。罩金漆,又名“罩金髹”故宫太和殿金漆龙纹宝座即是罩金漆家具的典型实例。

5堆灰家具。“堆灰”又名“堆起”,是在素漆家具表面用漆灰堆成各式花纹,然后加以雕刻,再经过髹饰或描金等。名曰“堆灰家具”又称“隐起描金”,或“描漆”。其特点是花纹隆起。高低错落,有如浮雕。故宫藏黑漆龙纹柜即是实例。

6、填漆戗金家具,填漆和戗金是两种不同的漆工艺手法。填漆即填彩漆,。是先在做好的素漆地上用刀尖或针刻出低陷的花纹,然后把所需的色漆填进花纹。待干固后,再打磨一遍,使纹地分明,花纹与漆地齐平,并作戗金、戗银。戗金,戗银的作法大体与填漆相同。也是先在素漆或填漆地上用针或刀尖划出纤细的花纹,然后在低陷的花纹内打金胶,再把金泊粘著进去。形成金色的花纹。它与填漆的不同之处,是花纹不是与漆地齐平,而是仍保持阴纹痕迹。(如图   )中的小琴桌采用的是填漆和戗金两种手法,故称其为填漆戗金小琴桌。

7、刻灰家具,刻灰又名“大雕填”,一般以黑漆作地,描画花纹。轮廓以内的漆地用刀挖去,保留花纹轮廓。刻挖的深度一般至漆灰为止。故名“刻灰”。然后在低陷的花纹内根据纹饰需要填以不同颜色的油彩或金银等。特点是花纹低于轮廓平面。在感觉上类似木刻板画。在明代,这种工艺较为常见,传世实物也较多,小至箱匣,大至高过两米多达十二扇的围屏。

8、黑漆嵌罗甸家具,罗甸分厚罗甸和薄罗甸。厚罗甸又称硬罗甸。其工艺是按素漆家具工序制作,在上第二道漆灰之前将罗甸片按花纹要求磨制成形,用漆粘在灰地上,干后,再上漆灰,(要一遍比一遍细),使漆面与花纹齐平。漆灰干后略有收缩,再上大漆数道,漆干后,还须打磨,把花纹磨显出来,再在罗甸上施以必要的毛雕,以增加纹饰效果。即为成器。

9、黑漆嵌薄罗甸家具,薄罗甸又称软罗甸,是取另一种极薄的贝壳之内表皮作镶嵌物。常见薄罗甸如同现今使用的新闻纸薄厚。因其薄,故无大料。加工时,在素漆最后一道光漆之上粘贴花纹。在粘贴花纹时,匠师们还根据花纹要求,区分壳色,随类赋彩,因而收到五彩缤纷的效果。

10、洒嵌金、银、罗甸沙家具,是在上最后一遍漆时,趁漆未干,将金泊、银泊碎沫或罗甸沙屑散在漆地上,并使其粘著牢固。干后扫去表面浮屑,稍加打磨即成。表现出绚丽华贵的艺术特点来。

11、综合工艺,明代漆器家具除单一工艺作品外,还有综合几种工艺于一器的代表作。典型实例如黑漆嵌罗甸描金、平脱银片龙纹箱子。在明代传世实物中,是个少有的例子。

 

二、清代家具简介

清代家具大体分为三个时段,清代家具在康熙前期基本保留着明代风格特点。尽管和明式相比有些微妙变化,还应属于明式家具。自雍正至乾隆晚期,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形成了独特的清式风格。嘉、道以后至清末民国时期,由于国力衰败,加上帝国主义的侵略,国内战乱频繁,各项民族手工艺均遭到严重破坏,在这种社会环境中,根本无法造就技艺高超的匠师。再加上珍贵木材来源枯竭,家具艺术每况愈下,而进入衰落时期。

清代初期,由于统治阶级采取重农抑商政策,很快恢复了生产。民族手工业也有了较快的发展。据史料记载,在当时的大中城市中,普遍存在着木作、铜作、铁作、漆作以及纺织、印刷等行业的手工作坊。康、雍、乾三朝盛世的繁荣,为清式家具的形成创造了有利条件。

清式家具与明式家具在造型艺术和风格上存在的差异,首先是用材厚重,家具的总体尺寸较明代宽大,相应局部尺寸也随之加大。其次是装饰华丽,表现手法主要是镶嵌、雕刻及彩绘等。给人的感觉是稳重、精致、豪华、艳丽,和明式家具的朴素大方、优美、舒适形成鲜明的对比。它虽不如明式家具那样具有较高的科学性,而显得厚重有余,俊秀不足,略给人以沉闷笨重之感。但从另一方面说,由于清式家具以富丽、豪华、稳重、威严为准则,为达到设计目的,利用各种手段,采用多种材料、多种形式,巧妙地装饰在家具上,效果也很成功。所以,清式家具仍不失为中国家具艺术中的优秀作品。

清式家具的产地主要有广州、苏州、北京三处。他们各代表一个地区有风格、特点,被称为代表清式家具的三大名作。其中,又以广州家具最为突出,并得到皇家的赏识。

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士大量来华,传播了一些先进的科学技术,促进了中国经济和文化艺术的繁荣。广州由于它特定的地理位置,便成为中国对外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门户。随着对外贸易的进一步发展,各种手工艺行业也都随之恢复和发展起来。加之广东又是贵重木材的主要产地,南洋各国的优质木材也多由广州进口,制作家具的材料比较充裕。这些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赋予广式家具独特的艺术风格。

广式家具的特点之一是用料粗大充裕。家具的各部构件,多用一块大料锼挖出各种曲边。如果是重要的承重部位,不论弯曲度有多大,一般不使用拼接作法,而习惯用一木挖成。广式家具为讲求木性一致,大多用一种木料制成。通常所见的广式家具,或紫檀、或红木、皆为清一色的同一木质。决不掺杂别种木材。而且广式家具不加漆饰,使木质完全裸露,让人一看便有实实在在、一目了然之感。

广式家具特点之二是装饰花纹雕刻深浚、刀法圆熟,磨工精细。它的雕刻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受西方建筑雕刻的影响,雕刻花纹隆起较高,个别部位近乎圆雕。加上磨工精细,使花纹表面莹滑如玉,丝豪不露刀凿痕迹。常见雕刻花纹由于雕刻较深,而富于立体感。在雕刻时,除图案纹饰外,其余则用刀铲平。再经打磨平整,虽有纹脉相隔,但从整个地子看,决无此起彼伏高低不平的现象。在板面纹理复杂,铲刀处处受阻的情况下,能把衬地处理的非常平,在当时手工操作的条件下,是很不容易的。这种雕刻风格在广式家具中是较为突出的。

广式家具的雕刻花纹也受西方文化艺术的影响。明末清初之际,西方的建筑、雕刻、绘画等技艺逐渐为中国所应用,自清代雍正至乾隆、嘉庆时期,摹仿西式建筑的风气大盛。除广州外,其它地区也有这种现象。如:在北京兴建的圆明园,其中就有不少建筑从形式到室  内装修,无一不是西洋风格。为装修这些殿堂,清廷每年除从广州定做、采办大批家具外,还从广州挑选优秀工匠到皇宫,为皇家制作与这些建筑风格相协调的中西结合式家具。即以中国传统方式制成家具后,再用雕刻、镶嵌等工艺装饰花纹。这种西式花纹,通常是一种形似牡丹的花纹,亦称西番莲。这种花纹线条流畅,变化多样,可以根据不同器形而随意伸展枝条。它的特点是多以一朵或几朵花为中心,向四外伸展,且大都上下左右对称,如果装饰在圆形器物上,其枝叶多作循环式,各面纹饰衔接巧妙,很难分辨它们的首尾。广式家具除装饰西式花纹外,也有相当数量的传统花纹。如各种形式的海水云龙、海水江崖、云纹、凤纹、蘷饰、蝙蝠纹、磬纹、缠枝或折枝花卉以及各种花边装饰等。有的广式家具中西两种纹饰兼而有之,也有些广式家具乍看都是中国传统花纹,但细看起来,总或多或少地带有西式痕迹,为我们鉴定是否广式家具提供了依据。当然,我们也不能单凭这一点一滴的痕迹就下结论,还要从用材,做工、造型、纹饰等方面综合考虑。

清代初期,为适应对外贸易的发展,广州的各种官营和私营手工业都相继恢复和发展起来,给家具艺术增添了色彩。形成与明式家具截然不同的艺术风格。这种艺术风格主要表现在雕刻和镶嵌的艺术手法上。镶嵌作品多为插屏、挂屏、屏风、箱子、柜子等,原料以木雕、象牙雕、景泰兰、玻璃画等为主。提到镶嵌,人们多与漆器联系在一起。原因是中国镶嵌艺术多以漆作地,而广式家具的镶嵌却不见漆。是有别于其它地区的一个明显特征。传世作品也较多。内容多以山水风景、树石花卉、鸟兽、神话故事及反映现实生活的风土人情等为题。

广州还有一种以玻璃油画为装饰材料的家具,也以屏类家具最为常见。玻璃油画就是在玻璃上画的油彩画,于明末清初传入中国。首先在广州兴起,曾形成专业生产。中国现存的玻璃油画,除直接由外国进口外大都由广州生产。它与一般绘画方法不同,是用油彩直接在玻璃的背面作画,而画面却在正面。其画法是先画近景,后画远景,用远景压近景,尤其画人的五官,要画的气韵生动,就更不容易了。

苏式家具,是指长江中下游一带所生产的家具。苏式家具形成较早,举世闻名的明式家具即以苏式家具为主。它以造型优美、线条流畅、用料和结构合理、比例尺寸合度等特点和朴素、大方的格调博得了世人的赞赏。进入清代以后,随着社会风气的变化,苏式家具也开始向华而不实的方面转变。这时所讲的苏式家具主要指清代而言。

清代苏式家具注重装饰,又处处体现节俭意识。床榻椅子等类家具的座围,多用小块木料两端做榫格角攒成拐子纹。既有很强的装饰作用,又达到物尽其用的目的。坐面多用藤心,既使坐面具备弹性,透气性又好,同时也节省了木料。为了节省木料,清代苏式家具的暗处构件还常以杂木代替,这种情况,多表现在器物里面的穿带上。从明清两代的苏式家具看,十有八九都有这种现象  苏式家具里侧都油漆里,目的在于避免穿带受潮变形,同时也有遮丑的作用。清代苏式家具的镶嵌和雕刻主要表现在箱柜和屏联上,以普通柜格为例,通常以硬木做成框架,当中起槽镶一块松木或杉木板,然后按漆工工序做成素漆面。漆面阴干后,先在漆面上描画画稿,再按图案形式用刀挖槽儿,将事先按图作好的嵌件镶进槽内,用腊粘牢。即为成品。苏式家具的镶嵌材料也大多用小碎料堆嵌而成,整板大面积雕刻成器的不多。常见的镶嵌材料多为玉石、象牙、螺甸和各种颜色的彩石。也有相当数量的木雕,在各种木雕当中又有不少是鸡翅木制作的。苏式家具镶嵌手法的优点是可以充分利用材料,哪怕只有黄豆大小的玉石或罗甸碎渣都不会废弃。

苏式家具的装饰题材多取自历代名人画稿,以松、竹、梅、山石、花鸟、风景以及各种神话传说为主。其次是传统纹饰,如:海水江崖、海水云龙、龙戏珠、龙凤呈祥等。折枝花卉亦很普遍,大多借其谐音寓意一句吉祥语。局部装饰花纹多以缠枝莲和缠枝牡丹为主,西洋花纹极为少见。一般情况下,苏式的缠枝莲与广式的西番莲,已成为区别苏式和广式的一个特征。

京作家具,京作家具一般以清宫造办处制作的家具为主。造办处有单独的广木作,由广东征选优秀工匠充任。所制器物较多地体现着广式风格。但由于木料多由广州运来,一车木料辗转数月才能运到北京。沿途人力、物力、花费开销自不必说。皇帝本人也深知这一点。为节省木材,造办处在制作某一件家具前都必须先画样呈览,经皇帝批准后,方可制作。在这些御批中经常记载有这样的事,皇帝看了后觉得某部分用料稍大,及时批示将某部分收小些,久而久之,形成京作家具较广作家具用料小的特点。在造办处普通木作中,多由江南地区招收工匠,作工趋向苏式。不同的是他们在清宫造办处制作的家具较苏州地区用料要大,而且掺假的情况也不多。

从纹饰上看,京作家具较其它地区又独具风格。它从皇家收藏的古代铜  器和石刻艺术上吸取素材,巧妙地装饰在家具上。清代在明代的基础上又发展的更加广泛了。明代多限于装饰翘头案的牙板和案足间的挡板,清代则在桌案、椅凳、箱柜上普遍应用。明代多雕刻夔龙、螭虎龙,(北京匠师多称其为拐子龙或草龙)而清代则是夔龙、夔凤、拐子纹、螭纹、虬纹、饕餮纹、兽面纹、雷纹、蝉纹、勾卷纹等无所不有,根据家具的不同造型特点而施以各种不同形态的纹饰。显示出各式古色古香、文静典雅的艺术形象。

清代自康熙晚期至乾隆初期,曾一度开放宁波和厦门两个口岸,与海外通商贸易。来往最多的是日本商船,贸易品类中有相当数量的东洋漆器家具。这些洋漆家具进入皇宫,深得皇家喜爱。从清代宫中贡档得知,在这一时期内,除从日本进口外,还在浙江宁波、江苏淮安、福建福州、江西九江、长卢等地大批仿制洋漆家具。进贡皇室。尤其是福州,以金漆彩绘山水楼阁著称。装饰花纹则以西洋花纹占多数。在漆器行业中,居全国之首。

 



明清时期的硬木家具从何时开始流行? ( Wed, 14 Oct 2009 19:08:51 +0800 ) 
Description:
 

     明清时期的硬木家具从何时开始流行?

                                                                            胡德生

如今的一些家具爱好者中,常有人说我收藏的紫檀条案是明代中期的;我的黄花梨立柜是明代早期的等语。这些都是毫无根据的。实际上,高档硬木制作的家具是从明代万历时才兴起的。也就是说明代272年的历史,硬木家具只占最后的70年。自明万历年起到如今,硬木家具占据了传统家具的主导地位。万历年以前,中国古典家具主要是漆家具。它可以贯穿中国家具史的始终。证明硬木家具是明万历以后出现的佐证有三点: 

1、据晚明范濂《云间据目抄》一书载:“细木家具如书桌、禅椅之类,予少时曾不一见,民间止用银杏金漆方桌。自莫廷韩与顾宋两家公子,用细木数件,亦从吴门购之。隆万以来,虽奴隶快甲之家皆用细器。而徽之小木匠,争列于郡治中,即嫁妆杂器俱属之矣。纨绔豪奢,又以榉木不足贵,凡床橱几桌皆用花梨、瘿木、乌木、相思木与黄杨木,极其贵巧,动费万钱。亦俗之一靡也。尤可怪者,如皂快偶得居止,即整一小息,以木板装铺,庭蓄盆鱼杂卉,内则细桌拂尘,号称书房,竟不知皂快所读何书也”。这条史料足以说明,嘉靖年间还没有硬木家具,隆庆朝只有三年,至万历年间风尚为之一变,硬木家具开始出现在市场上,富有者争相购买,发生这种变化的原因,除经济发展的因素外,隆庆年间开放海禁后,使南洋及印度洋的各种优质木材大批进入中国市场。

2、就目前而言,还没有人在明代万历年以前的历史资料中发现有关硬木家具的记载。

3、明代嘉靖年抄没大贪官严蒿家产,有一份非常详细的帐单,记载在《天水冰山录》这本书里。在这份清单中,记录有:

一应变价螺钿彩漆等床

螺钿雕漆彩漆大八歩等床   五十二张,每张估价银一十五两。

雕嵌大理石床             八张      每张估价银八两

彩漆雕漆八歩中床   一百四十五张,  每张估价银四两三钱。

椐木刻诗画中床      一张               估价银五两。

描金穿藤雕花凉床   一百三十张,    每张估价银二两五钱。

山字屏风并梳背小凉床 一百三十八张  每张估价银一两五钱。

素漆花黎木等凉床    四十张         每张估价银一两。

各样大小新旧木床   一百二十六张    共估价银八十三两三钱五分。

一应变价桌椅橱柜等项,

桌              三千零五十一张     每张估价银二钱五分。

椅              二千四百九十三把   每张估价银二钱。

橱柜            三百七十六口       每口估价银一钱八分。

櫈杌            八百零三条         每条估价银五分。

几并架          三百六十六件       每件估价银八分。

脚櫈            三百五十五条       每条估价银二分。

漆素木屏风      九十六座。

新旧围屏,      一百八十五座。

木箱            二百零二只。

衣架、盆架、鼓架  一百五个。

乌木筯六千八百九十六双。

以上即严嵩家所有的家具,共计8871件,除了素漆花黎木床四十张和乌木筯六千八百九十六双之外。别无硬木家具的记载。从其价钱看,也并非貴重之物。而螺钿雕漆彩漆家具倒不在少数。再从严嵩的身份和地位看,严嵩在抄没家产之前身为礼部和吏部尚书,后又以栽赃陷害手段排斥异已,进而获得内阁首辅的要职。在他的家里若没有紫檀、黄花梨、铁梨、乌木、鸡翅木等制作的家具,那么民间就更不用提了。再联系到皇宫中,估计也是不会有的。硬木家具没有,柴木家具肯定是有的。只是档次较低,不进史绩而已。而柴木家具是无法保留到现在的。这就给高档硬木家具划出一个明确的时段。不能绝对地说,但可以基本地说,明代隆庆、万历以前没有高档硬木家具。再分析严蒿的身分,严蒿当时任内阁首辅,可谓当时最高的官职。他家中如果没有硬木家具,可以肯定民间也不会有。皇宫中也没有硬木家具的记载。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