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逃

风清扬斈 11年前 (2009-11-15) 网络资料 2020 0
梦、逃
    (一)

    1983年7月31晚,安康。

    四周漆黑一片,十一岁的我睁着惊恐的双眼,木然的注视这一切,我不知道,危险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只记住了亲的一句话:“今天晚不能睡觉,背这个小包袱,你要当个大了。”五岁的伏在亲的肩睡的很香甜。

    父亲没有在我们的边,他是一个军,军的职责使得他在这个时候,只能舍小家而全大义,军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这是谁都无法抗拒的现实,何况,他此时还在距离我们百公里的郊县。我女三的命,全靠自己了。

    可是,那时的我,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们就在死亡的边缘徘徊,是的,我完全没有这个意识,死神已贴近我们的边,生与死,只是眨眼间的事。

    我想起,白天去汉江堤岸边看洪,那些在房顶焦急的转磨的,和架在树杈哀号的,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他们随时都会被兽一般的洪吞噬,为屈死的冤魂。

    我们刚刚回到军分区大院,就听说,洪进城了,那如脱缰的马一般,汹涌而至的洪,刹那间就漫了街道,远楼房也只能看到一个黑点,柔的汉江将它最无,最残忍的一面,表现给世看。滞留在城中的们拼命的奔跑,他们挣扎着与洪赛跑,与死神赛跑。可是的双哪里能跑的过湍急的洪流呢?他们在中扑打着,渐渐沉了下去……

    幸运的是,我们所的环境是部队,心中虽然恐慌,但即便是逃命,也是井然有序的,一切都要听从命令,服从指挥。

    “位在下降,”负责观察的战士报告。听到这个消息时,天已经大亮了。1983年8月1,这个建军节,军分区的战士全都是在饥饿与疲劳中度过的。

    面一点点退下去,浸泡在中的建筑物,慢慢的露了出来。我们都以为,危险已经过去了,可是,谁也没想到,另一场灾难悄然袭来。

    (二)

    油库的油泄露出来,至于是汽油、煤油、还是柴油,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江面一片火光,滚滚浓烟遮天避,我的眼中,除了红,就是黑。

    “快跑啊!火烧过来了,分区的弹库要爆炸了!……”这突如其来的喊声,象一颗重型炸弹,在慌的群中爆炸了,们刚刚从劫后余生的恐惧中,还没有喘过来,这喊声,不亚于那肆虐的洪带给们的恐慌,们象疯了一般,向后山涌去,局面混不堪。哭爹喊娘的,呼儿唤女的,谁也不知道,这其实只是一场虚惊。

    可是,逃生的望已经迫使他们没有了别的选择。事发生时,亲正在军服务社发放救灾物资,我和在院子里面玩,这突然而来的事件,把我惊呆了,我已经无暇哭泣着去找亲。只是紧紧的抓住的手,随着群拼命的逃,鞋子跑掉了,已经顾不得去拣,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抓紧的手,不要松开,不要松开!我们不能失散了,我更不能丢掉。在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的心中,没有太多的是非观念,只是出于一种本能,一种天生的手足亲。

    漂浮在面的油已经顺着流飘走了,火势也渐渐熄灭了,亲在一所中学的操场,找到了已经狼狈不堪的我和。我光着脚丫,满脸是汗,满是泥,还好,我们都平安无事,这时,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声音,我仰起,看见一架飞机从我的顶飞过。我们被疏散开来,原来这是空投救援物资的飞机。而这个操场,是城市中没有被淹的,唯一开阔的地方,所以,被选中作为投放救灾物资的目标。

    那是们活下去的希望,但在我的记忆中,没有去哄抢,们都遵守着一种规则,默默的注视着,然后慢慢的散去离开。

    (三)

    比较而言,我们是幸运的,至少我们平安的度过了那场灾难,还有个栖息之所。而多少不但失去了财物,房屋,还失去了亲。

    根据经验,为了防止灾之后产生的瘟疫,所有在城中的活着的都被疏散。政府号召,外地有亲友的,尽快离开这座城市,以免再有悲剧发生。

    我和被送回了老家,所以,下面这些事,是后来我听亲讲的。

    我们俩走后,家中只剩下亲一。当时我们住的房子还是很宽敞的,共有三间平房,房前有亲耕种的一点点蔬菜。亲每天的工作就是发放救灾物资,帮助安置灾民。

    一次,偶然遇到一位和父亲只是点之的朋友,他们已经无家可归了,一家住在一所破旧的房子里,靠政府发的救济金,勉强度。

    亲立即将他们请到家中,住了下来,直到他们彻底将房屋修缮好。那位伯伯感之余,定要与亲拜为干亲,要他的孩子将亲称为“姑姑”,以后,两家逢年过节,总会聚一聚。一直到我们离开那座城市。

    讲完这些,亲很平静,象是在讲述别的事,亲经常说:“与方便,就是与己方便。”这也没有什么好炫耀的。

    与之间的互助友,使死神也望而却步,在灾难面前,这些自然流露的真,更显得弥足珍贵,这绝对不是虚伪的做作,也不掺杂任何功利彩在里面。这是一个的本。

    (四)

    过去了,一切都为过去,但是,我后来才知道,这场灾,与其说是天灾,不如说是祸。

    当时正值雨季,那段时间,天象被捅了个窟窿,雨出奇的充沛。而山树木的滥砍滥伐,使土大量流失,直接导致山洪爆发。家领导高瞻远瞩,为了保护武汉,命令陕西省政府关汉江的闸门,牺牲游的安康。陕西省政府接到命令后,马通知安康地委,命令他们紧急撤离群众,问题就出在当时的安康地委,这一级领导的。牛群在相声中的一句“官僚主义害死啊!”的笑谈,在这里却是一个残酷的玩笑。这是以多少的生命为代价的玩笑啊!

    官僚主义害死,省政府将通知发到地委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那些官老爷们麻痹大意,不以为然。后来看到局面不可收拾时,又抱鼠窜,仓皇逃命。不要说官德,连最起码的做的良知都丧失了。不知,那些后来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五)

    一年以后,我从老家又回到了这里,它又恢复了往的祥和。

    噩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那斑驳的锈迹,深深的刻下了一个城市经历过的创伤。军分区大门那红的位线,表明这里曾经历了怎样的洗劫。灾发生后,多少个屈死的冤魂,因无法辨认,被埋在山后面的一个大坑中。没有墓碑,没有姓名,只剩下一堆白骨。这也是没有办法,当时为了避免灾后发生大面积瘟疫,只有采取那种措施。

    的生命,就是那么脆弱与低践。

    但后山,那随溪而动的花,开的更加灿烂了。那茂密的草丛,更是有一种令逼视的绿。

    二十三年过去了,我不知那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也不知,还有多少,能记得那些陈年往事。但,我自己,不能忘记,那梦里的奔逃,白花花的面和红彤彤的火光……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