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农民

风清扬斈 11年前 (2009-01-22) My Articles 2462 0

有这样一部同名电视剧,请允许我在这里盗用这个题目,纵然我没有电视里主人公的奇遇和经历,但也算一个写照,殊途而同源吧。

原来在学校的时候,总是念叨着我家的一亩三分田,每每总是想着,今年回家一定要回家去挖地,把家里仅剩的那点薄田深翻一下,可惜想了很多年,到这两天才梦想成真,实践了一把。很多时候没有了总是想起,干了,才知道还是不容易,可能人生来就是受苦的这句话是哲理。

有些作家写作到一定的时候就会封笔,因为他自己写的文章自己都不满意,而且毫无新意,该用的故事,改用的词汇,该写的东西,都全部用完了,如果不封,那就是对自己和读者的不负责任,文字虽然是一种堆砌,但是到山穷水尽黔驴技穷的时候也就缺乏味道,对于索然无味东西,没有人会喜欢,舍得也是一种艺术。写论文的时候,老师总是说,写不出来东西,就要多读书,最好读原著,读善本影印,那样才能有新得,才有能写的东西,我不懂文学,大概也是一个道理吧。

上小学的时候,我们语文老师时常骂我们:“离城一丈,是个乡棒”,大概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这些学生缺少城里孩子的灵气和见识,虽然言语中包含一些对自己处境的怨气,但是,话也不无道理,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的未来确实是两条平行线。不过呢,不知道她还是否健在,我想到现在她一定会收回自己的话吧,话是这么说,但多少有些极端。我家的地就在公路边上,以前公路那块刚好是我们莲花小学,小学10年前经搬迁了,老学校也推掉了,老校长也去世了近20年了。小时候同龄的玩伴,男的早都成家立业了,女的早都嫁人了它们的孩子也都开始上小学了,在我们这里,已经没有谁以农业为生了,出去打工一个月的工钱也比在田地里辛苦一年赚得多得多,稍微勤快一点,三四年的时间娶个老婆盖个三四层楼房是不成问题的。

累了,坐在锄把上休息,路上汽车行人如流水般换过,看着行人和车辆,终于懂得人是怎么傻的,麻木不仁下的无动于衷,死灰一般。没有经过修炼,物换星移的风景不让人麻木才怪。

冬天没有雨,地比较硬,和石板一样,只能用头来挖,板锄是吃不动的,反正一个人,慢工出细活,慢慢来吧。小的时候,让我最记忆犹新的就是没完没了的割稻子,收麦子,种土豆,种玉米,我简直怕了,尤其是夏天的时候,即使放假,也要每天早晚搬出搬进那满堂屋的玉米棒,想去玩会,想看动画片,总是因此耽搁时间,哎,我的童年,那噩梦般的美好记忆。

马上要过年了,小的时候很喜欢过年,因为过年能吃到好东西,还能收到很多压岁钱,现在怕过年了,因为没钱买不了年货,怕应付太多的亲戚朋友,去年,天天在宿舍里睡觉,大年初一局长发红包也不起来,今年,算是躲不过了,年还是要过的。

自家的地,自己来耕,挖了一个多小时,尽管还多,没那毅力了,收工走人,回头望望自己翻过的土地,有种感觉叫成就,即使手上起泡也算值得了。

好好工作,好好学习,好好过年,开心就好,盼望来年会更好,祝愿朋友们和孩子们都能过个好年。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