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底层记忆:精神病患者 抱朴含真 发表于2005-03-13 15:13

风清扬斈 17年前 (2005-08-10) 写作文摘 5718 0
主题:底层记忆:精神病患者 抱朴含真  发表于2005-03-13 15:13
 

--------------------------------------------------------------------------------
 
     
     
    精神病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作为我们的同类,他们和我们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精神世界。我不知道我们比他们更幸福,还是他们比我们更快乐。但是,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他们的痛苦,甚至可以说,我看到的是----人间几乎就是精神病患者的地狱。 
     
    想到这个特殊的群体,是因为在大年三十的下午,在我和家人去看一个亲戚的途中,看到了流浪的一个流浪的精神病人。在寒风中冻得发抖的那个精神病人,蓬头垢面、“肮脏不堪”的他卷缩在一个垃圾堆的旁边,身上盖着一片被人遗弃的“黑心棉”。当我的孩子看到这一幕时对我说:爸爸咱们能帮助他吗?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来帮助他。妻子说,孩子去奶奶家给他拿两个馒头吃吧。孩子一路小跑从奶奶家拿来6个馒头,轻轻的掀开那片“黑心棉”,将馒头递给了那个可怜的人。孩子后来说,在取馒头的路上,想着多给拿几个吧,所以馒头从两个变成三个、四个、五个,到奶奶家取馒头时顺口就说出了要六个馒头。我知道,孩子保有一颗善良的心,他不知道该怎么帮助那个人,只能想出拿更多的馒头的主意。 
     
    在孩子面前,我是委琐的、无力的、自私的。。。。。我没有勇气把这个精神病人带回家,没有勇气给他更多的施舍,没有能力给他更多的帮助。我们这个社会也没有这种能力。在回家的路上,我刻意的绕道回家了,我怕再看到那个我不能给予更多的帮助的可怜的人,而孩子没有理解我内心的软弱,独自从原路返回。回来后他告诉我,那个人已经扔掉黑心棉走了,不过带走了那几个馒头。 
     
    看着飘着雪花的灰蒙蒙的天空,我不知道他会走向哪里?妻子问我,他会不会找一个有火炉的地方,我半天说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生是死,也没有人会关心他的生死。这样的世界对他也就是地狱了,他在癫狂中应该没有找到慰藉和快乐吧?起码在这个年三十凌洌的寒风中,他没有找到。 
     
    孩子在路上告诉我,如果自己将来挣到了很多钱,一定要开办一所慈善收容院。我说那需要很多的钱。孩子沉默片刻又说,再有给社会福利捐款的机会,我就先捐出自己口袋里所有的零花钱。我说,只要有善愿就好。我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将来能不能挣到足以捐助一所慈善收容院的钱,但是我希望他永远保持着那天曾经拥有的善愿。 
     
    我自己无疑是软弱的、无力的、自私的。。。。。可是细细想来,个人的能力总是有限的,救助这些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仅仅靠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只有当一个社会具有了完备的救助机制,那才是底层人们的福音。可我们没有这种完备的机制。社会救济制度、保障机制在他们面前缺失了。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