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71年祭

风清扬斈 11年前 (2008-07-06) 网络资料 2010 0

71年前的今天,河北有个小城叫宛平、这里有一群英雄的人,他们吼出了中华民族最韧性的吼声!发生在这里的这个事件叫“卢沟桥事变”,我们叫它“七七”!那时驻守在这里的军队叫国民革命军二十九军,这支军队有后来名垂青史的宋哲元和佟麟阁、有张自忠和赵登禹,还有那个打响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第一枪的团长叫吉星文。
    
  71年过去了!人生71古来稀,一代人的时间过去了!早已远去了的炮声,早已远去了的血与火的场景甚至回忆!可真得就能轻易地忘记吗?能忘记芦沟桥的枪声?能忘记南京城里的屠杀?能忘记那日本两个畜牲腰里别着中国人的脑袋的“杀人比赛”的图片吗?能忘记那中国军人和老百姓被日本鬼子虐死的时刻?更能忘记那些中国妇女不管幼长被畜牲践踏的事实?不能忘记!我们不应该忘记!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能忘记吗?在我们的土地上,强盗是那么样的张狂!
    
  71年前那个自称“太阳升起来的地方”来的畜牲,带着满嘴的血腥,见人就杀、不想杀的就奸!见物就抢、抢不了的就毁、毁不了的就烧!直到把他们口中的“曾经的老师”杀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这些畜牲们却是骄狂地站在这浑身伤痕的曾经无偿传授他们文明的躯体前放肆的喧哗鬼唱!就是这样他们终还是不放过!东西不放过!家畜不放过!房子不放过!男人不放过!女人不放过!连小孩子和老人他们也不放过!能吃的吃了、能抢的抢了、能杀的杀了、能奸的奸了。能做到的它们似是全做到了!什么王法?什么文明?什么公约?什么人道?统统的滚一边去!“大日本就是王法!大日本就是文明!大日本就是公约!大日本就是人道!”!用邪恶喧嚣着自己的丑恶力量!用张狂来对着这曾经的文明叫嚷!
    
  如果说希特勒的纳粹还“人道”的记录下了600万死难犹太人的名字的话!可怜的我们的同胞却是连留下名字的“权利”都被畜牲们剥夺了!是不屑还是为了以后狡赖的早有预谋?谁都说不清楚。可到得今天那些全部西装革履了的那些畜牲和它们的后代的矢口否认,我们就不难看出畜牲们的狡猾和无情!证据?证据早已经被他们自己毁了!那些本来掌握了些许零散证据的人也早被它们杀掉了!剩下来的能有几个?证据能有多少?
    
  积贫积弱的我们似是早已没了力气!可没力不代表着不反抗!没力气不代表着就等死!即使死也要死得有尊严!中国民众在这国破家亡之际也许才真正懂得了国家的尊严其实是每个老百姓的尊严!沉睡了两百多年的民族魂呀在这一刻虽是孱弱却是坚定的附体了!8年艰苦卓绝的奋战、近3000个日夜的血雨腥风、数百万战士、近3000万手无寸铁含恨而死的中国人!终于让我们的民族屹立不倒,我们挺住了!武器是落后的、装备也是落后的、士兵的单兵作战能力是落后的,但我们又不屈的精神!我们有着千百年来虽被满州和蒙古数度试图完全割断但却一息尚存顽强保留下来的大汉魂!
      
  汉武帝笑了,他们的子孙终于复国!不仅在“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声中推翻了试图完全阉割中国过着让汉民族供奉过着寄生虫生活的满清!更是在几近完全劣势的情况下打败了那只对我泱泱中华数度鬼窥的狗日的小日本!是的,这就是我们的汉魂:和为贵,但当战争来临时不是退缩而是勇敢的面对迎上去!我们的杨靖宇、张自忠们;我们的宋立人、张灵甫们!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党不分国共!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是炎黄的子孙!每一位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中华英灵们都是我们不屈的民族魂!
      
  泪眼朦胧中我们找寻着我们祖先的英魂,我们听到的是陈汤将军的“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听到的是我们的英年早逝的冠军候“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更听到的是班超将军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和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们英武的先辈们啊,你们愿意“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你们更愿意“封候非我愿,但愿海波平!”。
      
  国难当头时你是岳飞、你是史可法、袁崇涣!你是文天祥和陆放翁!你更是卫青、霍去病!有人说我们的最后一丝魂魄已经随着史可法死去!是这样吗?是的,满清的奸计在三百年里几乎让我们的魂魄完全找不到我们的躯体!但她没有死!一息尚存悠悠而活!我们奔走我们庆幸,中国没有死、中国没有死!我们的民族精神一直在传承,即使他现在是那么的弱、哪怕是又经过了“文革”的荼灵!我们的魂魄还是坚强的活了下来了!在大陆、在台湾、在香港、在海外华人总有我们灵魂的忠实守护者在企盼着汉魂的重见光明!
      
  汉魂不死,他永远不死!我们可以亡国,但我们一样可以复生!蒙古人让我们亡国我们可以建明!满清让我们亡国,我们也艰难的让故国重生!小日本也想让我们亡国,我们就赶走那些杂种!以后他还会来的,因为它是狼、它是不懂人情伦理忘恩负义的畜生!
      
  一手握紧枪、一手建和平,中国早日复兴、让倭寇永泯它那肮脏的心灵!我们尽力守护、我们要重振我们中华的雄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汉魂一定会让世界听到我们雄浑的汉声!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第29军严辞拒绝。日军遂向中国守军开枪射击,又炮轰宛平城。第29军奋起抗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日本自明治维新后,逐渐走上对外扩张的道路。自1874年出兵台湾开始,日本发动了一系列侵略中国的战争。(1879年,侵占本属中国领土的琉球;1894到1895年通过甲午战争,逼迫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霸占中国台湾省;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日本出兵最多,随后,它通过《辛丑条约》取得了在北京和天津的驻兵权;1914年,出兵中国山东。)1927年6月27日,日本外务省在东京召开东方会议,通过了《对华政策纲要》。会后,内阁首相兼外相田中义一根据会议内容起草了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内称:“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

 
 

1931年9月18日,日军挑起九一八事变,占领中国东北,并一手炮制了伪“满洲国”。日军占领东北后,将魔爪伸向华北,阴谋策动“华北自治”。1936年6月,日本天皇批准了新的《帝国国防方针》及《用兵纲领》,公然宣称要实现控制东亚大陆和西太平洋,最后称霸世界的野心。8月7日,日本五相会议通过了《国策基准》,具体地规定了侵略中国,进犯苏联,待机南进的战略方案。同时,还根据1936年度侵华计划,制定了1937年侵华计划。从1936年5月起,日本陆续增兵华北,不断制造事端,频繁进行军事演习,华北局势日益严峻。当时,守卫平津地区的中国守军为第29军,军长宋哲元兼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

1936年,日本华北驻屯军以卑鄙的手段占领丰台,将下一个目标定在了卢沟桥。七七事变爆发前夕,北平的北、东、南三面已经被日军控制:北面,是部署于热河和察东的关东军一部;西北面,有关东军控制的伪蒙军8个师约4万人;东面,是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及其所统辖的约17100人的伪保安队;南面,日军已强占丰台,逼迫中国军队撤走。这样,卢沟桥就成为北平对外的唯一通道,其战略地位更加重要。为了占领这一战略要地,截断北平与南方各地的来往,进而控制冀察当局,使华北完全脱离中国中央政府,日军不断在卢沟桥附近进行挑衅性军事演习,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1937年7月7日下午,日本华北驻屯军第1联队第3大队第8中队由大队长清水节郎率领,荷枪实弹开往紧靠卢沟桥中国守军驻地的回龙庙到大瓦窑之间的地区。晚7时30分,日军开始演习。22时40分,日军声称演习地带传来枪声,并有一士兵(志村菊次郎)“失踪”,立即强行要求进入中国守军驻地宛平城搜查,中国第29军第37师第110旅第219团严词拒绝。日军一面部署战斗,一面借口“枪声”和士兵“失踪”,假意与中国方面交涉。24时左右,冀察当局接到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的电话。松井称:日军昨在卢沟桥郊外演习,突闻枪声,当即收队点名,发现缺少一兵,疑放枪者系中国驻卢沟桥的军队,并认为该放枪之兵已经入城,要求立即入城搜查。中方以时值深夜日兵入城恐引起地方不安,且中方官兵正在熟睡,枪声非中方所发,予以拒绝。不久,松井又打电话给冀察当局称,若中方不允许,日军将以武力强行进城搜查。同时,冀察当局接到卢沟桥中国守军的报告,说日军已对宛平城形成了包围进攻态势。冀察当局为了防止事态扩大,经与日方商议,双方同意协同派员前往卢沟桥调查。此时,日方声称的“失踪”士兵已归队,但隐而不报。7月8日晨5时左右,日军突然发动炮击,中国第29军司令部立即命令前线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第219团第3营在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的指挥下奋起抗战。

日军挑起七七事变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并且提出了“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的响亮口号。蒋介石提出了“不屈服,不扩大”和“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蒋介石曾致电宋哲元、秦德纯(第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等人"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

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指出“卢沟桥事变已到了退让的最后关头”,“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对于在卢沟桥战斗中英勇抗敌的29军,全国各界报以热烈的声援。各地民众纷纷组织团体,送来慰问信、慰劳品;平津学生组织战地服务团,到前线救护伤员、运送弹药;卢沟桥地区的居民为部队送水、送饭,搬运军用物资;长辛店铁路工人迅速在城墙上做好防空洞、挖好枪眼,以协助军队固守宛平城;华侨联合会也致电鼓励第29军再接再厉。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军的进攻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日军见占领卢沟桥的企图实现不了,便玩弄起“现地谈判”的阴谋,一方面想借谈判压中国方面就范,另一方面则借谈判之名,争取调兵遣将的时间。

7月9日、11日、19日,日本华北驻屯军与冀察当局三次达成的协议,都被卢沟桥时断时续的炮声证明是一纸空文。“现地谈判”使日军赢得了增兵华北的时间,但它却蒙蔽了冀察当局的视线,迟缓了第29军部兵应战的准备,给平津抗战带来极大危害。到7月25日,陆续集结平津的日军已达6万人以上。日本华北驻屯军的作战部署基本完成之后,为进一步发动侵华战争寻找新的借口,又在7月25日、26日蓄意制造了廊坊事件和广安门事件。

26日下午,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守军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区,否则将采取行动。宋哲元严词拒绝,并于27日向全国发表自卫守土通电,坚决守土抗战。同日,日军参谋部经天皇批准,命令日本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动攻击,增调国内5个师约20万人到中国,并向华北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下达正式作战任务:“负责讨伐平津地区的中国军队。”血战平津已再所难免。中国军队随之奋起抵抗,血染平津路,壮士报国恨。

7月28日上午,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发动总攻。当时香月清司指挥已云集到北平周围的朝鲜军第20师团,关东军独立混成第1、第11旅团,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约1万人,在100余门大炮和装甲车配合、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驻守在北平四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29军第132、37、38师发起全面攻击。第29军将士在各自驻地奋起抵抗,谱写了一首不屈的战歌。南苑是日军攻击的重点。第29军驻南苑部队约8000余人(其中包括在南苑受训的军事训练团学生1500余人)浴血抵抗,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不少军训团的学生也在战斗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28日夜,宋哲元撤离北平,29日,北平沦陷。29日凌晨,冀东保安队第1总队队长张庆余和第2总队队长张砚田,在通县发动起义,反正抗日,击毙通县特务机关长细木繁中佐等数百人,活捉汉奸殷汝耕(后逃跑)。

7月29日,第29军第38师在副师长李文田的率领下,发起天津保卫战。第38师攻击天津火车站、海光寺等处日军,斩获颇众,但遭日机的猛烈轰炸,伤亡亦大,遂奉命撤退。30日,天津失守。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