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的思维速度比较快?——得益于汉语及汉字的优势!

风清扬斈 11年前 (2008-05-27) 网络资料 3216 0
为什么中国人的思维速度比较快?——得益于汉语及汉字的优势!


长乐居士


我读到过这样的论点:以汉语为母语的人平均思维比较快,但是,没有看到过比较严格的论证,所以,这样的论点是不是确实,不敢很肯定。

不过,我相信这种说法。在国外生活了不少时间,听到说中国人坏话也不少,不过从来没听说过有外国人说过中国人不聪明。当然这个聪明并不一定是指睿智,也可能是指小聪明,或精明过度,这就不是什么好话。即使如此,没有较快速的思维和反应,耍小聪明也难,更何况精明过度。我相信,和持其它语言为母语的人群相比,至少,中国人的思维反应速度应该是平均较高的。

但是,没有证据可以能说中国人的智商明显的比较高。四五百以来的历史,根本不能证明中国人的智商明显高于别的民族,否则不至于被别人拉下这么远,拼命撵也还和人差不少,特别在高科技方面。所以,就得为中国人平均思维比较快另找原因。

怎么解释中国人思维比较快?这可能和汉语和汉字的优越性有关。

一,汉字的词是由字按意义组成

汉字的词是由字组成的,在多数情况下,是按字的意义的组合为词的。欧美语文中的词是由字母组成,而字母本身并不具有什么意义,即使有意义(例如A有时表示第一或最好)也不表现在组词中。在阅读及交谈时,汉字的这种组词原则和习惯可能会增加人们理解和联想的速度,因而也就增加思维和反应的速度。

例如,在英语中,对牛的称谓有多个字,如ox, cattle, bull, cow, calf,scalper,buffalo间几乎没有什么关系,使用这些字母及其所代表的音,实看出来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而汉字中与牛相关的词,如牛群、公牛、母牛、小牛、黄牛、水牛等和牛字都有着极简明的关联,其组词的原则都是一眼就可看出。这种反差是很明显的,很容易想像,这种简明的关联是会减少联想过程所需要时间,因而会使思维和反应加快。

在汉语中提到牦牛时,即使是对于这种动物没有多少知识的人,也会立刻会想到是一种牛,可能是长着长毛的牛,如果在上下文中有西藏,大概就会联想到西藏那边的牛。而在英文中,对此方知识不足的人,yak大概会让他联想起yack (侃大山或胡扯淡)。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许多。

在中国古代,大量使用单音词,如与牛有关的牡,牝,犊等字,这和英文中用互不相干的词表达各种牛类似,虽然其偏旁显示与牛有关,但是,和公牛、母牛、小牛、牛犊等直接表述所能引起人们的联想速度会差很多。还有,按说文解字,指明不同颜色的马的字就有二十多个,现在人们还能看到的只有骠,骓,骝,骊等少量几个,而且也只是在古诗文或戏曲中才会看到.用白马,黄马,黑马等代替那些字,从应用的角度讲,显然是进步。

汉语大量使用双音词,且按字义来组词,是几千年来进步的结果,其优越之处甚多,其一就是使思维及反应速度加快。

人们可能会问,既然如此,为什么西方文字,不用类似的方法组词?事实上,西文中没有能和汉字中起“字”(character)的作用的成分,而是直接由字母组成词(word)。如果他们以意组词,则只能以多个词连成一个词,这常常会使一个词有过多的字母和音节,这和汉语中以少量字组成一个词是不同的。在德文中,常以多个词连在一起形成一个词,可能使一个词很长,可能达20,甚至30个字母,达到十个甚至更多音节,很不方便。当然这样的词一般只出现在专业文章及书籍中,比如在我读过的物理学专业文章中就有。

不论是把词连在一起成一个词,或用好几个词来表达本来可以用一个词表达的意思,都有可能很长或很罗嗦。于是不得不简化,或用几个大写字母成缩写字,如TV、DVD等,或形成一个新词,如Laser(激光),就是新创的词。如新词大量出现,就有可能造成新的文盲,至少,会使人们在使用这些不熟悉的新缩写词或新词时,增加理解和联想所需要的时间。

汉语中,虽然出现了新词,如激光,但这两个字大家都认识的,且容易想到是一种光,应该是一种特殊的光,这对于一般人也就够了。要求人人都明白粒子数反转或共振腔之类的激光原理,是不可能的,也是没有道理的。所以,汉语新词的出现,只要组词合理,是不会出现新文盲的,在现代知识以极快速度增长的时代,这是一个极大优势。

原则上讲,我们不应该提倡音译外来语,除非不得已。当然,优秀的意译是很难的。Laser最早被音译为“莱塞”,经过一段时间后才被找到一个非常合适的词“激光”,现在还有用“镭射”这个极恶的译法,其水平只适合于盗版光碟。大量的使用缩写字也只能是暂时不得已而为之,特别是那些可能不久就会人们忘掉的技术术语。

二,汉字的偏旁增加了联想速度

在阅读时,汉字的偏旁可能会增加人们理解和联想的速度,因而也就增加思维的速度.例如,当我们看见"钴"字时,即使对化学了解甚少的人,也会想到这可能代表一种金属,而在英文中,当听到说cobalt,一个化学知识甚少的人会联想什么呢?会不会想起和秃子(bald)在一起(co作为词头,有在一起的意思)?

在国外时,记忆不同的鱼的称呼,实在是个让人发烦的事。鲭鱼不贵,且易去内脏,很受我们这些单身男性欢迎,其名为mackerel,很难找到这个词和鱼(fish)有什么关联,不过它和当时在电视新闻中反复出镜的英国首相撒其尔夫人的名字玛格丽特(Margaret)发音有点像,只好这样去记忆这个字了。当在阅读中遇见mackerel时,要和一种鱼联想在一起,显然不如看见鲭或鲭鱼时快,除非你是鱼类专家或鱼贩子。

大多数汉字以偏旁表其类别,而以其余部分表音,我们的先人实在是高明之极。

三,汉字的不足

按意以字给词、字具有偏旁,属汉字的特点,也是先人的伟大创造。这是两大优势,是很突出的,是以汉语为母语的人群思维快的重要原因。以此,有人认为汉字将因其优势而成为世界通用语。

但是,汉字不是没有不足,而且是很突出的不足,这就是不能根据字形直接确定其读音。虽然汉字中绝大多数字都是形声字,但是,读半个字是很容易出错的,因而,不得不死记硬背读音。这样,对于以汉语为母语的人,学习和掌握汉字所要花的力气就会因此而比较大;在非汉语为母语的人群中推广汉字,即使有前面所讲的优越性,也是件十分困难的事,不大可能成为世界通用语言。

不过,既然汉字中绝大多数是形声音,那就是说,从原则上来说,汉字不是不可能通过改革,进化成为可以见形即可读出的文字。如果那样,汉字成为世界通用语言就不是不可能的了。

能不能成为通用语言倒是其次,若通过改革,能使学习汉字的青少年,不必记忆几千或更多汉字的读音,只需记忆不多于一百个的符号及规则,就可以确定一个字的读音(包括四声),这样就可以省出大量的时间去学习和研究更为重要的知识,这对于民族的发展的功劳不可估量。

当然,这样的改革会是十分困难的,而且也不是现在就可以立即着手的,最低限度也要在全世界华人因政治或其它外在因素而分成若干群体的现象消失之后。现在只能当“君子”,动口不动手,从大原则上进行研究。

怎样改,鄙人有些想法,网友们如有兴趣,可共同讨论。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