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季

风清扬斈 12年前 (2008-02-05) 写作文摘 4444 0

伤感的冬季  
 
  我又一次彻夜无眠,睡在床上盖了两床被子还是感到瑟缩地冷。风并没有从门的缝隙里钻进来,原来是心冷……

   这个冬季我常常彻夜无眠,今夜无眠,反正是冷,还是爬了起来,打开电脑,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听着《寂寞如花》这首歌,心好痛,但是我已无力也不想关掉它,痛吧,痛到麻木了也许就不痛了。

一个人在这清冷的早晨发呆,心里痛得蜷缩起来,是有点不正常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寂寞而麻木的嘴里还是让烟接着烧。听到寂寞的花,我忽然想起阳台上那些花,她带着孩子回娘家不少天了,一直没给花浇水,她们在这连续的、冰冷的雨天也许不缺水,可我怕她们和我一样的寂寞。还是拿起花洒给她们浇了点水继续回屋里听这首《寂寞如花》。

这个冬天我很不顺,一切的一切都不顺。天是灰的,心是凉的。

如果命运有劫数的话,这个冬天就是我劫数的到来。母亲的絮语,妻的无语,连孩子都似乎有些淡漠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心一直痛,喝着浓浓的茶,想让心温暖一些,可还是痛。多舛的日子,很久了,持续着和我对抗着,我用尽全力,我知道我稍一松懈就会倒下,我残喘着,努力地不让自己倒下,我怕倒下了就再也起不来。过了年我就十了,四十不惑,我知道自己不惑,可这不惑竟让我觉得可怕,可怕是我什么都知道,什么却又难去把它做好。我不是懦夫,但我觉得自己忽然就好比那堂吉诃德,拿着长矛和风车做着无谓的斗争……

堂姐这两天做化疗反应得厉害,差点就没醒过来,生命就在死亡的边缘挣扎。是不是死亡了就真的不寂寞了?天堂寂寞么?我不知道,谁又知道?

我在家蜷缩着无所事事快三个月了,我不想走出去,我不喜欢外面的浑浊。之前我到处奔波,觉得好累好累。我在镜子里看自己的笑容,苦涩得很。我一直不愿意笑,我知道自己笑起来不好看,不灿烂,嘴角从来没有成功的喜悦。我也没什么值得自己去笑的。

都说文人无病呻吟,我无病却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无声地呻吟。我因为心痛呻吟了,我听不到呻吟的声音。

一切属于你的据说你不想要都撵着给你,反之,一切你想得到的你就是碰得头破血流也别想如愿。世界很公平,那该是一种残酷的公平。失落赶不走,如期而来,就如这个倒霉透顶的阴冷的冬季。就要过年了,过什么年呢?迎新祈福?祈求五谷丰登还是自己在新年里一切都顺起来?朋友会给你一句祝福,复制的祝福--祝你新年万事如意!祝福张嘴就出来了,万事能如意么?平衡的世界,有我的如意就有别人的失落。我失落了也许别人就如意了,我还是积善了。

烟抽麻木了,心还没麻木起来。我胡乱敲了这么多低调的文字,因我此刻非常的低调。我不需要任何的劝慰,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他的不如意,都有他内心哭泣的时候。你我都不是心灵医生,该痛就让它去痛,该哭就哭出来。是每个人的心灵起伏,也是每个人的权利。

天大亮了,雨停了,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晴。爱情、事业、家庭,无法如这四季一样理顺。哪里有快刀,借我一把,斩破了,该怎样就怎样。这歌我听到现在都听不出完整的词,胡乱就这么听了,我又能怎样呢。这个伤感的冬季,在我身上,我知道它还会延续…… 
 
 我又一次彻夜无眠,睡在床上盖了两床被子还是感到瑟缩地冷。风并没有从门的缝隙里钻进来,原来是心冷……
  
  这个冬季我常常彻夜无眠,今夜无眠,反正是冷,还是爬了起来,打开电脑,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听着《寂寞如花》这首歌,心好痛,但是我已无力也不想关掉它,痛吧,痛到麻木了也许就不痛了。
  
  一个人在这清冷的早晨发呆,心里痛得蜷缩起来,是有点不正常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寂寞而麻木的嘴里还是让烟接着烧。听到寂寞的花,我忽然想起阳台上那些花,她带着孩子回娘家不少天了,一直没给花浇水,她们在这连续的、冰冷的雨天也许不缺水,可我怕她们和我一样的寂寞。还是拿起花洒给她们浇了点水继续回屋里听这首《寂寞如花》。
  
  这个冬天我很不顺,一切的一切都不顺。天是灰的,心是凉的。
  
  如果命运有劫数的话,这个冬天就是我劫数的到来。母亲的絮语,妻的无语,连孩子都似乎有些淡漠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心一直痛,喝着浓浓的茶,想让心温暖一些,可还是痛。多舛的日子,很久了,持续着和我对抗着,我用尽全力,我知道我稍一松懈就会倒下,我残喘着,努力地不让自己倒下,我怕倒下了就再也起不来。过了年我就四十了,四十不惑,我知道自己不惑,可这不惑竟让我觉得可怕,可怕是我什么都知道,什么却又难去把它做好。我不是懦夫,但我觉得自己忽然就好比那堂吉诃德,拿着长矛和风车做着无谓的斗争……
  
  堂姐这两天做化疗反应得厉害,差点就没醒过来,生命就在死亡的边缘挣扎。是不是死亡了就真的不寂寞了?天堂寂寞么?我不知道,谁又知道?
  
  我在家蜷缩着无所事事快三个月了,我不想走出去,我不喜欢外面的浑浊。之前我到处奔波,觉得好累好累。我在镜子里看自己的笑容,苦涩得很。我一直不愿意笑,我知道自己笑起来不好看,不灿烂,嘴角从来没有成功的喜悦。我也没什么值得自己去笑的。
  
  都说文人无病呻吟,我无病却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无声地呻吟。我因为心痛呻吟了,我听不到呻吟的声音。
  
  一切属于你的据说你不想要都撵着给你,反之,一切你想得到的你就是碰得头破血流也别想如愿。世界很公平,那该是一种残酷的公平。失落赶不走,如期而来,就如这个倒霉透顶的阴冷的冬季。就要过年了,过什么年呢?迎新祈福?祈求五谷丰登还是自己在新年里一切都顺起来?朋友会给你一句祝福,复制的祝福--祝你新年万事如意!祝福张嘴就出来了,万事能如意么?平衡的世界,有我的如意就有别人的失落。我失落了也许别人就如意了,我还是积善了。
  
  烟抽麻木了,心还没麻木起来。我胡乱敲了这么多低调的文字,因我此刻非常的低调。我不需要任何的劝慰,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他的不如意,都有他内心哭泣的时候。你我都不是心灵医生,该痛就让它去痛,该哭就哭出来。是每个人的心灵起伏,也是每个人的权利。
  
  天大亮了,雨停了,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晴。爱情、事业、家庭,无法如这四季一样理顺。哪里有快刀,借我一把,斩破了,该怎样就怎样。这歌我听到现在都听不出完整的词,胡乱就这么听了,我又能怎样呢。这个伤感的冬季,在我身上,我知道它还会延续……  

 又是这样萧瑟的夜,一个人戴着随身听,和人流逆向游荡在街上。望着陌生城市路边的霓

虹灯,玄丽多彩,用15度倾角数落着这熟悉街道的车水马龙,枯黄的梧桐叶凄凉地在风中微

颤。寒风刮落一片孤零零的落叶,飘落在我面前,我惊诧地盯着这片饱经苍桑的落叶,叶上的

纹路就像老人的掌文纵横交错,让我感到一丝痛楚的酸涩,我才猛然地惊醒,这是我情有独钟

的冬季。我轻轻地拾起这片微薄的叶,左手小心翼翼地托着它,右手慢慢地向左手靠近,我仿

佛看见它微笑的脸,我轻轻地呵出一口二氧化碳,虔诚地为它生命的终结做最后一次祷告。最

后双手合十,不小心稍一用力,一阵脆的声音,我知道,叶碎了,我的心也碎了。颤抖地展开

双手,它的残体随着风走了,在它飘走的那一瞬,一丝心酸的浪漫从我的心头流过,泪从唇边

滑落。我知道,它已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不见。我想,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么?

     风吹起我零乱的头发,肆意地吹着,我继续寻找着一个让我留恋屹足的地方。

     这样的路,我没有地图,我在想,到了下一个路口,应该向左还是向右。

     我,悄悄地躲进一个黑暗的街角,凝视着人们频乏的脚步,却无助地不知往哪走,雨丝淋落在发梢间,浸透了大地,也渗透了我的心。

  (这样的路,我没有地图,我在想,到了下一个路口,应该向左还是向右)------啊默

已经在冬季(原创散文一) 天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却已经飞过。。。
-------题记
初东的季节,是最浪漫的,曾几何时,我爱上了冬天,围上我只有一条的黑色围巾,穿上不厚的裙子,然后披上自己久违的风衣----那是我喜欢的装扮。
以前喜欢夏天,那没有束缚的感觉,然而,现在却讨厌那佯装的性感,仿佛,一切都是上个世纪。
今天,下雪了。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雪了。不顾自己的感冒,我跑出去,感受期待中的冬季。
-----------------------------------------------
法国的冬天是最浪漫的,我喜欢法国的女人,她们散发着的自由的浪漫,还有那迷人的微笑,以及随风飘起的头发。仿佛在她们身上,感觉不到温度。我迷恋着她们,然后对自己笑笑。我无法做到的优雅,只能瞻仰!
那年,我在法国。是我第一次在法国过冬天---和那个已经离开我的人。
------------------------------
今年的冬天已经来了,圣诞的临近,给这个原本死气沉沉的国度带来了一点光明。街道上,商店里,都已经开始了浪漫的布置,那漂亮的,我喜欢的圣诞老人。仿佛是回到了童话的世界里,那样的安详和宁静。
昨天是感恩节---下雪。
我匆匆赶去学校复印文件,看到了他,我喜欢他,我知道。可是,他不是我的。
(每一个我想要的男人,都不是我的---对他微笑,他对我说:I will meet you tomorrow,we can have the class,I can wait for you here. 他给了我很美的微笑,很纯真,很善良的微笑。)
我故意和别人聊得很投机,只对他笑笑。却把余光都给了他---呵呵,这就是女人!我知道他也看着我,我是敏感的,感觉得很清楚,我喜欢他的注视,他那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的温暖!
-------------------------------------------------------
走出大厦,雪花落在我的身上,一片又一片,飘洒着凌乱的芬芳。我冲着飘落着的雪花微笑---很久没有的微笑。白茫茫的一片,却是这样的稀薄。但不管怎么样,它引起了我的诗意,我看着那有点阴暗的天空,似乎想说点什么,却找不到,符合我心情和这个季节的诗句。
我只有这样抬着头看着,看着,一不小心,让一片雪落进了自己的脖子里,那一份凉意,顿时不禁让我打了个寒颤:
我知道,这片雪,看出了我是在故做潇洒。
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而我,却在用它寻找光明,于是,我瞎了,失明!
我忘记了一个真理:没有爱的眼睛,我们看不到风景!--------我给自己的迷茫,找到了最好的借口!
--------------------------------------------
募地感到鼻尖上有点微凉---下雨了。一滴迟到的雨,落在了我敏感的鼻子上。
我闻到了雨的味道-----那是,和我一样的味道,渗透着孤独与寂寞!雨不大,我也没有要赶路的意思,任由自己徘徊在街口,也许,我只是迷失方向,而已。
仅此而已。
继而迎面的风,带来了一片树页,完全不假思索地停在我旁边---我专注地看着它,那是鲜绿的颜色,很脆,很美好。它绿得发颤的颜色,牢牢地记在了我的心里!
-----------------------------------------
我开始走动,走回家。 脑海里却开始浮现往事,我不想回忆的往事。它那样的淡,那样的清。心在不停地跳动,我似乎都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而我却在闹市!
我看不到别人的笑容,也看不到别人的光点,只看到行人的背影,一个个,都在对我说再见!
随即心中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那是我熟悉的吗?
BEN,楼畅飞,邱剑---那个少年时代很让我向往的男孩子!甚至,还有那个几面之缘的KRIS。
坦然一笑,摇摇头,不,那些都是过客,不该出现的人而已。
在轰轰烈烈的悲喜中,我感到那些岁月无倦流逝以及生命跳动的脉搏,突然一惊,这些,莫非是成长的滋味?-----------但愿,如此!
----------------------------------------------
我在路上买了一个甜筒,用舌尖舔着那股凉意。我喜欢,真的喜欢。这样寒冷的冬季,我

《感动》





   
      我们都是一块为别人感动的晴雨石。在冬季还没有到达以前,成为枫叶中飘落的休止符。





   
      我不知道来年的春天是否还会维持一种尊严。。。。。。





   
      这个世界不能没有故事。





   
      于是,多数时候我细心的倾听别人的故事,为别人的生离死别,为孤单和悲痛,把闲置的情感溶解在见不得人的泪中,这样,无缘由的把自己的眼泪都送给了别人了。。。。。。





   
      他们不是我的魂牵梦萦,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让自己感动自己,只要坚持住沉默,坚持用爱让自己变得更瘦。





   
      生活,不是在别处!





   
      我回家,整理满屋子的情绪,等候另一个故事把我引领到窗前,这样,我又不缺少营养了。。。。。。





 





《晚餐》





   
      这一顿晚餐是等候谁的呢?





   
      我用清水洗过双眉之后,风从东边的窗台拍打我的思念,一直这样,直到很远。





   
      门外,脚步音乐一样流过。我不能忍受黑夜,于是就把所有的灯点亮,原来,黑夜也有如此的美好!





   
      如果有一支迷人的萨克斯,或者一枝玫瑰,或者一瓶干红葡萄酒。。。。。。





   
      我把诗歌放在中间,四周围上你的心情,我从斟满红酒的杯沿想你,遥想你从我的文字里走出,让那一滴醉人的泪优雅的掉进碗里......

      这一顿晚餐我是在等候谁呢!





   
      我举起杯,我又举起杯,这样,又无约的错过了许多日子。。。。。





 





《蝴蝶》





   
      这个故事是奶奶传下来的。





   
      我,虽不曾见过吴桥镇外的蝴蝶,可我一次次的从凤凰山上走过,始终没见到一座长亭可以让我回避。





   
      那位乔装的书生哪儿去了?





   
      家住凤凰山下是幸福的,只是那座同窗的书院里只有些许回忆,而回忆的一半我将他写进了诗里。





   
      那位让人心动的女子,如今该出落的更加鲜花怒放了吧!





   
      我苦苦的守着。不敢惊动那些留在心笺上的细语,直到梦深处,自己泪流满面,那些梦中飞扬的蝴蝶全成了奶奶故事以后里的故事了。。。。。。


大约在冬季
阴霾了一天的天空,终于用漫天的飞雪证明了自己的纯洁。
雪天比阴天更让人透骨地寒冷,却让人感到心里敞开了一扇门的舒适。
一朵雪花,从云彩妈妈那里出发,一点一点地地飘落到大地上,嫁给了这个胸怀博大的小伙子,她在这个过程中,她是怎样的一种心情,经历了怎么样的人生蜕变?

下雪了。早点铺上被子。早点离开电脑。多喝点开水。睡前要烫脚。坐在床上把枕头倚在背后看书,不要躺着看,躺着看书到老的时候眼睛会花掉。睡觉时要右侧卧……这些,都是你的叮嘱,我可能有时会记不起来你的原话,却都会照着做。

你那里下雪了吗?
你冷吗?
你的世界下雪吧,下了雪,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就能把我们的世界连接在一起。我的美丽就会美丽着你的美丽,我的洁白也会洁白着你的洁白。
你的世界也下雪吧,看到这雪,你玲珑的心就更会思念晶莹如玉的我。
你那里也下雪吧。下了雪,你就要想着我会不会咳嗽,会把我放在你心中的小房子里温暖着。
你那里下雪吧。下了雪,你就会早点休息,就会早一点在梦中见到我。
你那里下雪了吗?
你的世界还是不要下雪吧,下了雪,路会特别滑,你就出不了门,你会感到很郁闷。
你那里不要下雪,你怕冷,我不想让你生病。
你那里不要下雪啊,你那里不下雪,你也就不会想到我这里在下雪,也就没有那么惦记我了。
不不不,你那里还是下雪吧,下了雪,你惦记我,就会早回……
对,你那里下雪,不冷,你多穿衣服,多惦记我一些。

夜里醒来,看了看窗外,已经晴了天,一轮白白的月亮挂在天空中,照着这白白的雪地。好美啊!月亮爱上了雪地,它把自己的所有光辉都给了它的心上人,让它的心上人变成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然后它看着她微笑……
亲爱的,你看到这个美景了吗?你知道月亮和雪地在相爱吗?
关爱的,看着眼前的景色,我哭了。天知道我为什么。
我的泪珠没有你说的那样晶莹,因为有这雪。

我不是为你而哭,因为我答应过你:“漫漫长夜里,不为你哭泣。”
可是我又是为什么而哭?

在这雪夜,明月当空,白雪覆地,我又听到了你在我耳边轻声地唱着《大约在冬季》。
你说冬季回来,你在哪个冬季回来呢?

爱在冬季   文 / 愚妍 
  
——触摸温暖 
 
  
 
 
    有一种喜欢只能储藏于心底。有一种爱只能远距离欣赏。
平第一天上任,我就和他分在了一个组里。查课,站岗,执勤,平平淡淡的问候,似乎没有太多的话题。只感觉平是个对工作一丝不苟的人。
    了解平是在那次放焰火的晚上。我们一行几个在平的倡议下,驱车前往清徐观赏焰火,清徐的架子火是太原地区出了名的,每年的正月十六,,方圆几百里的人群纷纷涌向清徐。一路走来,耳边一直回响着平那的热情而爽朗的笑声,平是当地人,对  清徐放焰火情有独钟,从他那宽厚的男中音里,我读懂了许多当地的民俗文化。那天,天上人间,满是“花”的海洋,鞭炮声声,灯火通明,人头像潮水般的涌动着,平怕我们几个挤丢了,招呼了这个,又拉上了那个,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我几次都被平那写着童真童趣的笑脸感染着,迁动着,透过夜色的缝隙,窥视平,北方汉子的深厚,高大魁梧的体魄,我第一次在心灵深处容纳了平,四十多年的人生阅历,竟然没有冲刷掉平的童孩般的心境。回来的路上,平开着车,坐在平的身后,我又一次默默地观察起平来,宽宽的肩膀,略带卷曲的头发,耳陲很厚。我的潜意识里,涌起了一丝冲动,像触电一样,一闪即逝。
    和平相处的日子是一种淡淡的严肃,淡淡的拥有,从他那里,我时常收获国家大事,解读世界的脚步。平很随和也很风趣,也许正是平的幽默,总让我感到有一种深刻的东西,想去领悟,想去触摸。
    那天,我和平值班。
    那天,是星期六,天下着大雪。
中午,平的爱人打电话叫他回家吃饭,他走时,我说,你下午别来了,有我呢。平走时,对我笑了笑。平的笑凝固在我深埋的记忆里。
那是在初三的联欢晚会上,平邀请我与他跳了一支舞,笨手笨脚的我被他揽入怀中,一直不敢抬头看他的我,知道平在微笑着,宽宽的臂膀,厚实的胸脯,传递着一种力量,我的血液在慢慢升温,在慢慢沸腾,我分明触摸到了平的体温,嗅进了平的呼吸。依偎在他的怀里,随着缠绵的舞曲,我忘记了自己,熔化了自己,在平特有的气息里我的心湿漉漉的。舞曲舒缓而有节奏,平的手臂是有力的,我不敢抬头看平,但我知道,平是在微笑。
    平的微笑从那天起,一直刻在了我的记忆里。
    今天,又是一个值班的日子,整个下午,整个办公楼里空荡荡的,楼道里黑漆漆的。从教学楼里定时传来的铃声,唤醒我的寂寞,孤独。此时,窗外,雪花洋洋洒洒的飘着,校园里已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我坐在办公桌前,心总也静不下来,想写点文章,思绪就像窗外飘飞的雪花,驰骋在旷野的天空。课间十分,不时有几个嬉戏的孩子打着雪仗,欢笑着,消失在清脆的铃声里。
    我在心神不宁中读着余秋雨的散文集,秋雨散文的精美并没有像往日一样吸引着我。我在企盼平的到来,他会来吗?我望着窗外莹白的世界,记忆里平的笑容变成了一张苍白苍白的脸。那是初三第一次模拟考试后,全区统一阅卷,学校招待了所有阅卷的老师,那次,平喝了太多的酒,那天,平的脸是苍白的,白的像大病初愈的人,好久好久,我不敢看他的脸。好久好久了,平那苍白苍白的脸色一直撕咬着我。我知道,尽管我努力拒绝着平闯入我的心灵深处,那挥之不去的是一种无奈的痛。
    办公室的门插好了吗?潜意识里,我有一种担忧,一种畏惧,有一种说不清的躁动。纷乱的思绪让我回到了星期一,那天,我和平值班,也是这样的多雪的夜晚,我上晚自习,几个调皮的孩子悄悄的打起了扑克,疲劳了的我装作没看见,低着头批改着作文,不知什么时候,一脸严肃的平早已站在了教室的后面,那几个调皮的孩子早已停止了打牌,呆呆的看着平。平的脸是黑黑的,我的眼睛不敢与平的目光撞击,我感觉我的脸在发烫,平的严肃,平的沉默更让我觉得难堪,我就像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不知所措,笔不知什么时候掉在地上,一个女生悄悄的帮我拣了起来,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平一句话也没说走出了教室。他的背影是宽宽的。我不安分的心涌起了一丝愧疚。
    此时,天渐渐黑了下来,整个办公楼里空荡荡的,整个楼道黑漆漆的。我甚至后悔对平说,你下午别来了,有我呢。我频繁的回头,一遍又一遍的检查门插好了吗,我甚至笑我自己的胆小。窗外,雪花满天飞舞着,心就像这漫天的冰雪一样凝固了,冻结了,停滞了。冬天太原的夜晚总是急匆匆的赶来报道,夜的帷幕一点一点拉上了,街道上,行人匆匆,远处的街灯也亮了,大雪在桔黄的陆灯照耀下,有了灵气,她拼命的扭动着腰身,使出浑身的力气,自我陶醉,翩翩起舞。此时,办公楼里更是空荡荡的,整个楼道更是黑漆漆的,从教学楼里又传来了下课上课的铃声之后,平静替代了短暂的喧闹。我想去查课。但我没去查课。我不时地抬头望着窗外,心里怀着不安的希冀。平对我发火的那一幕又萦绕在我纷乱的思绪里,那天,我外出参加区里的评课,学校的课一时找不着代课的老师,我心急如焚的去找了平,也许是我说话的语气不当,也许是请假的老师太多,也许是……平发火了,一脸的怒气,一脸的严肃,语调也比平时高了八度,像打机关枪一样,噼哩啪啦把子弹射向了触不及防的我,我强忍着快要冲出眼眶的泪水,委屈占据了我的脆弱。事后,平给我发来了短信,说我不该把困难挂在嘴上,那意思是说,你还生气吗?我读懂了他的不易。
    思绪又回到了窗外,银白的世界。不经意间,我看见窗前停靠着一辆白色的车,我惊讶了,心跳了,震惊了,平来了,他真的来了,我的眼前立刻浮现出平那宽宽的肩膀,黑黑的脸,我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悸动笼罩着,一秒钟的惊讶之后,是一秒钟的惊喜,一秒钟的惊喜之后,是一秒钟的如失重负,一秒钟的如失重负之后,是一种安全,是一种女人盼望已久的安全,是一种依赖,是一种渴望而不可及的依赖。我想去查课,我真的去查课了,办公楼里空荡荡的,整个楼道黑漆漆的。我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触摸到自己的那份埋藏已久的温暖,窗外的雪花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天地一色,没有一丝尘垢。
    平在三楼,我在二楼,我知道,整个办公楼里,只有我和平。窗外华灯照亮了急匆匆回家的行人,不知道休息的雪花似乎又跳起了舞蹈。
    有一种喜欢只能珍藏于心底,我回味着平不在时的孤独与寂寞,品味着平到来的那一份喜悦和心跳,追忆着和平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知道,我知道我一直在默默的燃烧自己。此时,关闭依旧的情愫冲开了闸门,像洪水猛兽,荡涤着我的思想,撕扯着我的灵魂,吞噬着我的肉体,疯长的爱就像狂奔的野马,冲破荆棘的搅拌,踏伤了我的理智,那夜,我哭了,为了深埋一份爱。真的,就在那夜,我的大脑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我该换到别的组了。
    此时的校园里,朗朗的读书声传来,声声入耳。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