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南北朝读书笔记

风清扬斈 12年前 (2008-01-08) 历史札记 5400 0
魏晋南北朝读书笔记
陈寅恪先生曾指出:魏晋统治者的社会阶级是不同的。不同处是:河内司马氏为地方上的豪族,儒家的信徒;魏皇室谯县曹氏则出身于非儒家的寒族。魏、晋的兴亡替嬗,不是司马、曹两姓的胜败问题,而是儒家豪族与非儒家的寒族的胜败问题。(注:万绳楠整理《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第1、13页,黄山书社1987年版)

在西汉前期, 国家的政枢是丞相府与作为丞相“副贰”的御史大夫府。武帝以后, 由于尚书台的出现及将军地位的提高, 丞相与御史大夫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较之于汉前期有所下降。尤其是诸将军常为中朝官首领, 且领录尚书事, 为辅政大臣, 更为权势所系。诸将军地位比肩丞相, 将军又领京师之军队, 皆是金印紫绶。诸将军领尚书事则参与国家大政之决策, 权势更是超越丞相。
      司马炎称帝后,在中央最高领导阶层,设置了八公,即太宰(避司马师讳,改太师为太宰)、太傅、太保、太尉、司徒、司空、大司马、大将军。古代的三公加上汉时的三公,再加上与太尉职权相同,以往不同时并置的大司马、大将军,混在一起,并称八公,是历史上鲜见的因人设官的典型。
      掌管中央政事的有尚书令、尚书仆射,吏部、三公、客曹、驾部、屯田、度支六曹(太康时为吏部、殿中、五兵、田曹、度支、左民六曹,六曹时有变更)。中书监、中书令并掌机要,承曹魏制度。还有太常、光禄、卫尉、太仆、廷尉、宗正、大司农、少府、将作九卿。武职方面有,汉代的骠骑、车骑大将军和四征(东西南北)大将军,曹魏时又置四安将军。西晋则四征、四镇、四安、四平将军具备,还有许多杂号将军。骠骑大将军以下诸大将军又有持节、都督之号。西晋规定都督诸军为上,监都军次之,督诸军为下;使持节为上,持节次之,假节为下。晋初又设中军将军,总领左右二卫,前后左右四军和骁卫等诸营禁军。以后或称中领军、领军将军,又有护军将军。
      西晋平吴后,分天下为司、冀、兖、豫、荆、徐、青、扬、幽、平、并、雍、凉、秦、梁、益、宁、交、广十九州。共有郡国一百七十三。州设刺史,僚属有别驾、治中、从事等。郡置太守,诸王国以内史掌太守守之职,僚属有主薄、记室、录事等。县大者置令,小者置长。另外,荆州有专置的监佃督一人。
      晋律于泰始四年(268)修成。依汉《九章》,增十一篇,共二十篇,六百二十条,二万七千六百五十七言。其二十篇目为:刑名、法例、盗律、贼律、诈伪、请赇、告 、捕律、系讯、断狱、杂律、户律、擅兴律、毁亡、卫宫、水火、厩律、关市、违制、诸侯等。晋刑名的死刑分枭、斩、弃世三种。有 刑,分 钳五岁刑加笞二百、四岁刑、三岁刑、二岁刑四种。有赎刑,分赎死刑、赎五岁刑、赎四岁刑、赎三岁刑、赎二岁刑五种。赎用金,可兼用绢。还有杂抵罪、罚金、 边、禁锢、除名、夺爵、没为奚奴。最残酷的是夷三族。
      魏晋以来,就有八议,即皇室的亲、故、贤、能、功、贵、勤、宾八种人,有罪可以议减甚至免罪。
      五等分封制,实为九等,即王、公、大国侯、次国侯、大国伯、次国伯、大国子、次国子、男。
      西汉地方分郡(国)、县两级,地方兵由太守、都尉统领,边境地区还设有校尉、都护等军政官职,西域等边境地区还有将兵长史,但调兵权在中央,郡国要调动军队,必须有中央颁给的虎符或是节,如擅自调兵,要受斩首或免官处罚,对“擅兴”罪特别重视。东汉地方兵仍是国家军队,调兵原则上必须有中央的诏书为凭证,由于东汉后期地方势力逐渐膨胀,虎符调兵的制度已经无法严格执行,节发兵较虎符随意得多,节的使用不受地域限制,一节可以调动多个地方的军队,虎符则一地一符,而且节发兵事先可不经过中央,因为节随时都掌握在地方官手里,它本身又是一种发兵的信物,虎符则只有左半部分在地方官手里,发兵时必须两半部分会合才能进行,因此,节的使用不断流行。东汉后期,原来作为地方监察机关的州逐渐发展成为地方一级行政机构。东汉末期,地方还形成了都督制度,都督区也逐渐形成。魏晋南朝地方形成了都督、州、郡、县四级机构,府以统州、州以监郡、郡以莅县。

魏甘露五年 260 5月7日 中护军贾充 太子舍人成济 曹髦

泰始元年(265)分封宗室27王:一个叔祖父,六个叔叔,3个兄弟,17个同族的叔伯和兄弟。后又陆续增封,共57王。规定:大国民户2万,置上中下三军,5000人;次国民户1万,置上下二军,3000人;小国民户5000以下,置一军,1500人。外加公侯,形成一个庞大的贵族阶层。法定封邑有100多万户,占全国2/7;赋税租调,占全国1/3。

太康之治280-290 

占田制与课田制是西晋主要的土地制度,它是在曹魏屯田制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建安元年(196),曹操采纳枣祗、韩浩的建议,在许都(今河南许昌)附近进行屯田,把汉朝在边境地区实行的屯田制在中原地区大规模推行开来。“是岁(建安元年),用枣祗、韩浩等议,始兴屯田。(《三国志》)”,“公曰:夫定国之术,在于强兵足食,秦人以急农兼天下;孝武以屯田定西域,此先代之良式也。是岁,乃募民屯田许下,得谷百万斛。于是州郡例置田官。(《魏书》)”。屯田上的农户称屯田客,实际上是国家的佃农,这是民屯,实行士兵屯田的,称为军屯。从时间来看,民屯始于建安元年(196年),军屯始于建安之末,民屯每 50人为1屯,屯置司马,其上置典农都尉、典农校尉、典农中郎将,不隶郡县。军屯60人为1营,用十二分休制,十人中,八人耕佃,二人巡守。屯田事物主要由各郡国典农官主持。大的郡国设典农中郎将,小郡设典农校尉。典农官独立于郡县之外,是专为供应军粮而设的机构。政府向屯田客征收租税的办法,是枣祗倡导的“分田之术”,即官府提供土地,收获的谷物按比例分成。用官牛者,官六私四;不用官牛者,官私对分。屯田制的剥削较重,屯田农民被束缚在土地上,身分不自由,屯田士兵则更加艰苦。曹魏后期,屯田剥削日益加重,分配比例竟达官8民2的程度,引起了屯田民的逃亡和反抗。屯田土地又不断被门阀豪族所侵占,于是屯田制逐渐破坏了。咸熙元年(264)司马氏宣布废除民屯,“罢屯田官,以均政役,诸典农皆为太守,都尉皆为令长”,兵屯虽然继续存在,但作用已经不大了。晋武帝上台后,重申前令,“罢农官为郡县”。

 太康元年(280),晋政府正式颁布了占田,课田和户调的法令。所谓占,即汉时习称的自占或占著,有办理登记之意,土地办理登记后表示占有使用权。

 永嘉之乱 永嘉(307-313),主要指永嘉五年(311)。永兴元年(304年),刘渊回到左国城(今山西孝义),随即在离石(山西离山)起兵,逐步控制并州部分地区,自称大单于,又称汉王。光熙元年(306年),晋惠帝死,司马炽嗣位,是为怀帝,改元永嘉。永嘉二年,刘渊在平阳(山西临汾)正式称帝。四年刘渊死,子刘聪继位。五年,刘聪遣石勒、王弥、刘曜等率军攻晋,在平城(今河南鹿邑西南)歼灭十余万晋军,又杀太尉王衍及诸王公。同年,刘曜攻入洛阳,俘获怀帝,杀王公士民三万余人。是乱之后,大量人口为避免战乱从中原迁往长江中下游,史称衣冠南渡。

 十六国,即二赵,三秦,四燕,五凉,成汉,夏。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主要是汉,前后赵的对立。二,前燕与前秦的对立。三,淝水之战后更大的分裂。                  

淝水 今安徽瓦埠湖一带,源出安徽省合肥市西北。分为二支:一支东南流,注入巢湖;一支西流至寿县,又西北经八公山南入淮河。When the armies lined up on opposite banks of the Feishui River, Hsieh Hsuan, taking advantage of the overconfidence and conceit of the enemy troops, requested Fu Chien to move his troops back so as to leave room for the Eastern Tsin troops to cross the river and fight it out. Hsieh Hsuan, a general of Eastern Tsin Dynasty, defeated Fu Chien, ruler of the state of Chin, in A.D. 383 at the Feishui River in Anhwei Province. 

     

 东晋时期土断主要有四次:一,东晋成帝咸和(326-334)中期 二,东晋成帝咸康七年(341) 三,东晋哀帝兴宁二年(364) 四,东晋安帝义熙八年九年(412,413)。最著名的是兴宁二年“庚戌”那天颁布的,即三月初一,因而史称“庚戌土断”。这次土断是由大司马桓(huán)温主持,大阅户人,严法禁,侨人悉令著籍,收效显著。此后东晋财阜国丰,实由于此。东晋后,南朝也屡次实行土断,主要有六次:一,宋文帝元嘉八年(431)二,宋孝武帝大明元年(457) 三,宋后废帝苍梧王元徽元年(473) 四,齐萧道成时期(479-482) 五,梁武帝天监元年(502) 六,陈文帝天嘉元年(560) 

 寒人掌机要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寒人担任中书舍人,中书通事舍人。东汉以来尚书台权重。魏晋南北朝,尚书台是行政执行机关,而比它更接近皇帝的中书监令专管机密,成为实际的宰相,到宋孝武帝时,中书监令的大权又旁落到中书舍人或中书通事舍人手中。中书舍人本是中书省下属官吏,地位并不高,晋时位居九品,由于它能递入奏文,出宣诏命,参预决策,权力越来越大。齐明帝时,中书舍人制度进一步发展,出现了舍人省,中书舍人四人,各任一省,称为四户。陈时中书舍人建立庞大的办事机构,分为21局,作为尚书省21曹直接顶头上司。二,寒人掌握军事。北府兵在孙恩杀了谢琰后大权落人寒人受中。掌控禁军的制局监制监由寒人担任,原来掌管禁卫军的领军将军成了虚位。边镇历来为武力所集中,世家大族都不愿去,做镇守,领大军的都是寒人。三,用寒人为典签。

  北魏前期征收租调的办法-九品混通 其所谓品就是户等,按家产多少划定,每年政府给地方官规定按户征调的定额,地方官根据这个定额,由县宰召集乡邑三老 ,计赀、划等、定课,做到富户多纳,贫户少纳或不纳。但州县上交的实物,须达到当地每户平均定额的总和。还按不同等第将赋税送到不同地区。即"上三品送京师,中三品入他州,下三品入本州"。这种按户计赀定课的户调制到南北朝中期后,逐步改变成为按丁征收,九品混通的办法也随着失去了原来的意义。孝文帝改革时被废除。国家规定的平均定额很高,每户帛2匹,絮2斤,丝1斤,栗20石,外加地方政府征收的调外之费帛1匹2丈。

  北魏各种依附户 拓跋部贵族把战俘和被征服各族的一部分人民(主要是汉人),作为封建依附户控制在自己的手里,让他们从事各种不同的劳役,这些人统称为杂户或隶户。许多人被发配军镇世代当兵服役,称为军户、营户、府户。平城和各地的手工业者则被编为伎作户,由职司工役的政府部门管理,为官府制造手工业品。此外还有太常寺的乐户、屠户,并州的盐户,汉中的金户等。初年,还曾允许逃户自占为绫罗、细茧、罗縠等户,专门向国家交纳丝织品。州郡有屯田户,国家牧场上还有牧户。所有这些户口,都和杂户相近。罪犯和他们的家属,有时也配充杂户。国家依附户中还有一类叫新户。他们有一点土地和私有经济,是属于国家的依附农。各种依附户服役种类不同,但是身分都差不多,大体上都低于自耕衣而略高于奴隶。他们都是子孙相袭,不能迁徙、改业,而且一般都不能与庶民通婚,不得读书、作官。他们又都自立门户,有独立的但却是很薄弱的家庭经济,在轮值的时间以外,或上交定量的封建贡纳以后,他们可以经营家庭生计。此外,佛教寺院也合法地占有封建依附农民,叫作僧祗户。每年向僧曹交纳60斛的定额地租,称僧祗粟。僧祗粟原本是用来赈济饥民的,后来变成寺院的高利贷资本。还有一种佛图户,由重罪犯及官奴充当,这是寺院的奴隶。中原汉族大地主控制的劳动力统称为萌户,隐户,也称苞萌户,堡户。

北魏 社会中奴隶数量相当多,奴隶劳动相当普遍。奴隶多数是从战俘转化而来,几乎每次大战之后,都有“赐生口”、“赐军实”的记载。由于犯罪而籍没为奴的人也不少。魏律虽然严禁卖子及卖亲属,也严禁“掠人、掠卖人、和卖人为奴婢”,但是实际上抑良为奴的事还是大量存在。奴婢生活特别悲惨,他们终年麻鞋敝衣,以桑枣果腹,而且还经常受到残杀。由于奴隶经常被使用于农业生产,所以以后孝文帝颁布的均田令中,规定奴婢受田同于良人。王公贵族家设有奴隶总管叫典帅。

北魏广平(河北曲周县北)李波 《李波小妹歌》

李波小妹字雍容,褰裙逐马如卷蓬。左射右射必叠双。妇女尚如此,男子安可逢。

冯太后和孝文帝前期改革的主要内容:1,班行俸禄。鲜卑拓跋氏建立北魏后,百官没有俸禄,收入主要依靠掳掠与赏赐。赏赐的对象除了出征将士,还有文武百官。北方统一,战争与掠夺的机会就少了。官员没有俸禄,只有通过搜括、贪污、经商等手段自己想办法解决。“时官无禄力,唯取给于民”。太和八年(484),孝文帝下诏实行俸禄制。俸禄每三个月发放一次,以每年十月为起始。同时,对贪污行为制定了更为严厉的惩罚措施:“禄行之后,赃满一匹者死。”。2,均田制。太和九年(485)颁行。3,三长制。太和十年颁行,规定5家立一邻长,5邻立一里长,4里立一党长,三长负责检查户口,推行均田制,催督租赋,征发徭役和兵役。4,新的租调制。新制规定:一夫一妇帛一匹,粟二石,年15未娶妻者4人,或奴婢8口,或牛20头,同一份额。所交帛中,10匹中5匹为公调,2匹为调外运输费,3匹为官俸。

 北魏孝明帝时,胡太后曾让公卿百官进库取绢,谁背得动多少就赏多少。尚书令李崇,章武王元融皆因背得过重,跌倒受伤,被人嗤笑。只有侍中崔光只取两匹。

  悲平城,驱马入云中,阴山常晦雪,荒松无罢风。《魏书卷82,祖莹传》

 《魏书·宗室晖传》:“侍中卢昶,亦蒙恩眄,故时人号曰:‘饿虎将军,饥鹰侍中。’”。元晖,字景袭,素孙。宣武初,拜尚书主客郎,迁给事黄门侍郎,再迁侍中,领右卫将军,出为冀州刺史。孝明初,徵拜尚书左仆射,摄吏部选事。神龟元年卒,赠司空,谥曰文宪。卢昶,字叔达,小字师颜。渊第三弟。大和初,为太子中舍人,兼员外散骑常侍。免。复除彭城王友,转秘书丞。景明初,除中书侍郎。历给事黄门侍郎、本州大中正。迁散骑常侍。兼尚书,转侍中、吏部尚书。出为镇东将军、徐州刺史。延昌初,兵败,免。复拜太常卿,除安西将军、雍州刺史,进号镇西将军。熙平元年卒,赠征北将军、冀州刺史,谥曰穆。

  停年格 北魏自孝明帝后实行的选官制度。北魏自孝文帝迁都洛阳以后,随着封建化的加深,原为北魏军队骨干的拓跋鲜卑羽林、虎贲地位日益低下,受到鲜卑贵族和汉族大官僚排斥。孝明帝神龟二年(519)汉族大官僚、征西将军张彝之子张仲瑀上封事,请重订铨别选格,武人不得选为清显官职。洛阳拓跋鲜卑武士聚集千余人,焚张彝宅,烧杀其子张始均。张彝重伤,不几日死。事后,灵太后令武官得依年资入选。为了解决官职少,应选者多的矛盾,吏部尚书崔亮奏请为停年格制,即不问才能,授官一律依年资分先后。凡有空缺职位,不问贤愚,择停解年月日久的优先叙用。

  交聘即南北双方互相派遣使臣。负责接待使臣的官员叫主客令或典客令。

  淮禁,南北朝时南北往来孔道主要在淮上,故禁止南北往来的办法称为淮禁。南北经济上的交流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由朝廷主持的互市,一是走私。南北商业交通的线路主要有以下几条:1,从邺到广陵。2,从洛阳到寿春。3,从洛阳到江陵。4,从汉中到巴郡。    

 澄获徐州刺史兰钦子京,以为膳奴,钦请赎之,不许;京屡自诉,澄杖之,曰:“更诉,当杀汝!”京与其党六人谋作乱。澄在鄴,居北城东柏堂,嬖琅邪公主,欲其往来无间,侍卫者常遣出外。辛卯,澄与散骑常侍陈元康、吏部尚书侍中杨愔、黄门侍郎崔季舒屏左右,谋受魏禅,署拟百官。兰京进食,澄却之,谓诸人曰:“昨夜梦此奴斫我,当急杀之。”京闻之,置刀盘下,冒言进食。澄怒曰:“我未索食,何为遽来!”京挥刀曰:“来杀汝!”澄自投伤足,入于床下,贼去床,弑之。愔狼狈走出,遗一靴;季舒匿于厕中;元康以身蔽澄,与贼争刀被伤,肠出;库直王纮冒刃御贼;纥奚舍乐斗死。时变起仓猝,内外震骇。太原公洋在城东双堂,闻之,神色不变,指挥部分,入讨群贼,斩而脔之,徐出,言曰:“奴反,大将军被伤,无大苦也。”内外莫不惊异。洋秘不发丧。陈元康手书辞母,口占使功曹参军祖珽作书陈便宜,至夜而卒;洋殡之第中,诈云出使,虚除元康中书令。以王纮为领左右都督。纮,基之子也。《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二》

 西魏北周府兵制,是西魏大统年间宇文泰开始创立,有特殊的组织系统,不是边防军而是禁军,兵士地位比较高。其核心是,1,入关的六镇鲜卑,即贺拔岳武川集团,2,宇文泰攻杀侯莫陈悦后,原贺拔岳部下李弼军团,3,北魏宿卫禁军。共3万人,由12个将军统领称为12军。大统八年(542),宇文泰仿周礼6军之制,改为6军。后泰招募关陇豪族,委任豪族为都督,帅都督。府兵系统中最高统帅称八柱国,这是模仿北魏早期鲜卑部落兵的八部之制。宇文泰自任柱国大将军,位在其他柱国之上,任广陵王元欣为柱国大将军,虚职。其他六个柱国大将军为赵贵,李虎,李弼,于谨,独孤信,侯莫陈崇。实际是六柱国各主一军。六柱国各督两个大将军,每一大将军督两个开府将军,每一开府将军统一军,共24军,这一级比较重要,出征时,大将军统领开府将军出战。开府将军下为仪同将军,48员,领军约1000人,其下还有,团的大都督,旅的帅都督,对的都督。府兵军士另立户籍,与民户有别,不承担赋役。“府兵,,,十五日上,则门栏陛戟,警昼巡夜;十五日下,则教旗习战。无他赋役”。周武帝建德三年(574)把府兵改称侍官,意思是侍卫皇帝,表明府兵是皇帝的亲军,不隶柱国。为扩大兵源,均田户中六等户以上,家有三丁,选一人充当府兵,加入军籍后,免除赋役。因而府兵中汉人几乎占了一半。一人充当府兵,全家即编入军籍,不属州县。军人及其家属居城者置军坊,居乡者为乡团,置坊主、团主以领之。这种军民异籍的制度直到隋代才改变。隋文帝杨坚开皇十年(590)下诏:“凡是军人可悉属州县,垦田籍帐,一与民同,军府统领,宜依旧式。”这是个划时代的改变,标志着兵农合一的完成,但府兵本身归军府统领的组织系统不变。隋代军府有内府、外府(也就是内军、外军)之分,以骠骑将军、车骑将军为长、贰,有时也设置与骠骑府并行的车骑府。炀帝大业三年(607)改称鹰扬府,长官为鹰扬郎将,副为鹰扬副郎将(后改鹰击郎将)。唐初一度恢复骠骑、车骑府旧称。贞观十年(636)外府更号折冲府,内府更号中郎将府。折冲府置折冲都尉、左右果毅都尉、别将(后置),作为府一级的将领。武后垂拱时府分三等。早自北周武帝时,府兵番上宿卫,分隶于中央的司卫、司武、武候三府。隋初,左右卫、左右武卫、左右武候六个府各领军坊、乡团,统率府兵,继承周制。炀帝统治时,原先不领府兵的卫或府也都加领,这样领府兵的就有翊卫(左右卫所改)、骁卫(备身府所改)、武卫、屯卫(领军府所改)、御卫(加置)、候卫(武候府所改),各分左右,共十二卫。唐代因袭隋制,只是改屯卫为威卫,候卫为金吾卫,别置领军卫,废御卫,也是十二卫分领府兵宿卫(见十六卫)。此外,自北周、隋以来,领府兵的还有侍卫东宫的率府,唐代为左右卫率、左右司御率和左右清道率,称为东宫六率,但领府很少。内府置中郎将,副为左右郎将,以下团、旅、队的设置略同外府。内府有亲、勋、翊的区分,兵士分别号为亲卫、勋卫、翊卫,合称三卫。统领内府三卫兵的是:左右卫,统亲府一、勋府二、翊府二,共五府;左右卫率,统亲、勋、翊府各一;其余卫、率,各统翊府一。内府卫士取二品至五品官的子孙充当,外府卫士取六品以下官的子孙及白丁无职役者。在此范围内,征发原则是先富后贫,先强后弱,先多丁后少丁。府兵虽然包括官僚子弟和一般地主,但仍以均田农民为主体。府兵制创立以后,规定三年一拣点以补充缺额(玄宗时改为六年),其服役期限为二十一岁至五十九岁(玄宗时曾有缩减)。服役期间,府兵本身免除课役,但军资、衣装、轻武器(弓箭、横刀)和上番赴役途中的粮食,均须自备。每一火(一火十人)还得共备供运输的马六匹(或用驴),即所谓“六驮马”。自备资装对于农民是沉重的负担。重要武器如槊,甲,弩由政府供给。军府所在有地团,兵士不能随便迁徙出界;平时务农,农闲练武,有事出征,其主要任务是番上宿卫和征防。番上宿卫,即轮流到京师宿卫,按照距离长安的远近分别给番。法令规定:百里外五番(即各府内兵士以五人为一组,此五人轮流上长安宿卫,以下类推,但七番、九番分组不尽,当有剩员),五百里外七番,一千里外八番,每番一个月;二千里外九番,每番两个月。内府卫士(三卫)除两京及其附近诸州必须番上宿卫以外,余州都纳资代役。府兵到长安宿卫,由十二卫将军分领。出兵征防则由朝廷命将统率,调遣时必须持兵部所下鱼符,经州刺史和折冲府将领勘合后,才得发兵。战争结束则兵散于府,将归于朝。这样,将帅就不能拥兵自重。府兵制自西魏建立,到唐代天宝八年(749)折冲府无兵可交,存在了200多年。

侯景之乱(548-552),爆发于梁武帝太清二年八月。(资治通鉴第161卷)

梁武帝萧衍(502-549)。南朝史学家姚思廉评梁武帝“兴文学,修郊祀,治五礼,定六律,四聪既达,万机斯理,治定功成,远安迩肃。”(《梁书》卷3《武帝纪》)。太清三年三月十二日,建康台城被围一百三十余日后,被侯景军攻破,梁武帝被软禁,二月后,即老病饿死,终年86岁。

 梁武帝先膝下无子,萧宏之子萧正德曾过继给萧衍并做皇储,后萧统生,又将正德还,失去继承权,对此萧正德耿耿于怀,“阴养死士,储米积货,幸国家有变”(资治通鉴第161卷)。侯景之乱,受侯景拥戴他做皇帝之煽惑,约为内应。侯景未入建康时,太清二年十一月初一,曾立正德为帝,既入建康(实指台城),废并缢杀之。

 玄学出自《老子》: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玄学就是对《老子》《庄子》《周易》三部书的研究和解释。它是儒家学说和道家学说的结合。魏晋玄学最早的代表人物是何晏和王弼,他们都处于正始年间,被称为正始名士。他们都推崇老子的“天地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认为“天地皆以无为本”,抽象的超感觉的无是万物的本体,一切具体的事物都是由它生成的,因而被称为贵无派。西晋时期的代表人物是向秀和郭象。玄学家早期讨论才与性(操行)的关系,有四种意见,即才性同,才性异,才性合,才性离。成《四本论》。清谈时,采主客问难方式。谈主首先提出一项讨论的内容并叙述自己的见解,称为竖义或立义,然后一客或多客问难。有时不分胜负,由第三者作总结发言。竖义的主必须手持麈尾,以助谈锋。麈尾不是拂尘,只有善于清言的大名士才有资格手持。麈是一种大鹿,与群鹿同行,麈尾摇动,指挥群鹿行向。

  裴秀制图六体:分率,准望,道里,高下,方邪,迂直。分率就是按比例反映地区长宽大小的比例尺。准望是确定各地间彼此的方位。道里就是各地间的路程距离。高下,方邪,迂直三条说明各地间由于地形高低变化和中间物的阻隔,道路有高下方斜曲直的不同,制图时应取两地间的水平直线距离。

   东魏北齐著名冶金家綦毋怀文与灌钢冶炼法。春秋炼铁术,炼出来的铁是海绵状的固体块,等到冷却后再取出铁块,叫块炼法。熟铁含碳量为0.05%以下,生铁为2%以上,钢在0.05%于2%之间。锻打熟铁过程中反复在木炭中加热,使铁吸收碳,提高含碳量,减少杂质,这种钢叫渗碳钢,把它反复折叠锻打,使碳分布均匀,组织更致密,叫百炼钢。西汉中晚期,把生铁加热成半液体半固体,假如铁矿粉,不断搅拌,利用铁矿粉和空气中的氧,烧去生铁中一部分碳,叫炒钢。用生铁炒钢难以控制含碳量,工艺过于复杂,多数先把生铁炼成低碳熟铁,再用固体表面渗碳方法重新增碳而炼成钢。但仍然要经过百炼才能得到纯钢,费时费力。灌钢冶炼法,利用生铁的溶液灌入未经锻炼的熟铁,使碳分较快均匀地渗入,只要配合好生铁和熟铁的比例,就能得到合适的含碳量,然后反复锻打,挤出杂质,就能得到好钢。《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卷四《玉石部》引用陶弘景:钢铁是杂炼生糅作刀镰者。生糅即生熟铁。《北史》卷八十九《艺术列传》,《北齐书》卷四十九《方伎列传》,“烧生铁精,以重柔铤,数宿则成钢”。宿即让生熟铁像雄雌宿在一起交配。《天工开物》,“生钢先化,渗淋熟铁之中,两情投合”。綦毋怀文用这种钢制成的刀,一刀可以砍断30多层的铠甲。綦毋怀文,匈奴人,道教的炼丹师,曾做过东魏北齐的信州(四川奉节县一带)刺史。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