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哄抢国家财产,为何无人制止?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7-12-29) 网络资料 4497 0
 

上百人疯抢铁路物资

上百人疯抢铁路物资

    核心提示

    10月23日清晨6时30分,位于永登县苦水镇的兰武二线原大路车站正式停止了使用。上午9时30分,当距离车站南侧百余米的新兰武二线大路车站正式投入使用后,原车站弃用的660余米长的铁路顿时成了当地沿线百余村民哄抢、偷窃的目标。

   村民哄抢铁路配件

    10月23日晚6时许,记者闻讯驱车赶到已经停止使用的永登县苦水镇旧的兰武二线大路车站。在车站上,记者看到两边沿线的铁路上中铁电话分公司和兰州电务段拆卸铁路网线及信号设备的工作已经展开。而手拿镐头、撬杠在铁路上穿行的村民随处可见,见到记者一行,有的村民慌忙提着编织袋匆匆离开铁路,而有的村民则手持大锤、撬杠旁若无人地在铁路上撬卸铁轨上的螺栓、夹板、垫板和扣件。记者在现场看到,660余米长的铁轨暂时还未遭到破坏,但大部分配件已被上百村民拆卸并不断运走。

上百人疯抢铁路物资

铁路工人熟视无睹

    铁路工人熟视无睹

    “为什么现场作业的铁路工人不去阻止偷窃铁轨配件的村民呢?”兰州电务段几名正在拆除铁路信号设备的工作人员在解答记者的疑问时说,现场干活的工人各有分工,铁路拆除不关他们的事,因此也没有责任去制止这些村民。而一名拆卸铁路网线的工作人员却说,由于铁路上的工人都忙着干自己的活,因此无暇顾及这些村民,有时见到村民撬卸铁轨配件,他们也曾制止过,但不一会儿,村民们又重新窜上了铁路。

上百人疯抢铁路物资

上百人疯抢铁路物资

上百人疯抢铁路物资

    车站搬迁疏于防护

    铁路上几名手持大锤、撬杠正在拆卸铁轨配件的男子对记者说,他们是大路村的村民,见村上的人大都来铁路上撬取铁轨配件,他们也就拿着工具跟上来了。记者随后来到新的大路车站行车室,一名负责人对记者说,保护铁路设施,铁路职工人人有责。但自当日早晨6时30分旧的车站停止使用,到当日上午9时30分新的车站投入使用以后,车站的工作人员都忙于车站的搬迁工作,因此疏忽了老车站沿线铁路上铁轨配件防盗的保护工作。

    现场执勤的永登派出所张燕翔警官告诉记者,由于哄抢、偷窃的村民太多,给保护工作带来很大难度。目前警方已经抓获了几名偷窃铁轨配件的村民,张警官表示,他们将根据线索展开进一步的调查,对偷窃者予以严厉处罚。(新华网)

(178,221楼有伤者家属提供的新情况,让我们祝福伤者早日恢复健康!不要再如此冷漠,大家真心的祝福相信会有奇迹的!)
突然失灵,翻下数十米陡坡。就在上3人血流满身不能动弹之时,数十名闻讯赶来的村民对他们熟视无睹,却“目标一致”地哄抢撒满一地的桔子……这是昨日上午发生在贵新公路32公里处的一幕。 
    据货驾驶员冉师傅介绍,上午9点过,他开的渝B40936大货行至贵新路32公里处时,突然刹“没反应”了。他不由得喊了声“糟了”,连忙将方向盘往护栏方向打,但护栏被撞开了,他又连忙全力回打方向盘,子随即追尾撞上了前面的一辆汽,随后就熄了火,方向盘被锁死,子冲下了40余米高的山坡…… 
    货在空中翻滚了三四圈,桔子满天乱飞———那是货主从广西买来的,共有6吨———原先坐在副驾驶座的杨世忠被甩出外,头重重地撞在高坎下的石头上。而开的冉师傅,也当场昏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就看到有人正抬着一箱箱的桔子走,有的还用麻袋装。还有20多人,在旁边拆内的钢管,捡装桔子的纸箱……就是没人管我们。”冉师傅寒心地说。 
    据一直清醒的货主说,子掉下约5分钟后,附近村民就过来了。而他们的举动,竟是迫不及待回家拿来麻袋、篮子等“工具”,开始哄抢桔子,“怎么喊都喊不住”。 
    就在村民抢桔子的时候,随同子掉下来的3人都因伤无法动弹,而其中的杨世忠更是满头鲜血地摔在散落的桔子中。但这些并没有“妨碍”村民的哄抢。他们只是避开带血的桔子而已。 
    目击此事的一位过路司机拨打了急救电话。不久,武警贵州总队医院的急救到达现场。因为医护人员都是女性,难以将头部严重受伤的伤者抬上山坡,只能向现场人员求助,“但他们只顾拼命拿东西,根本不理我们”。直到报警的那位司机开出50元钱的报酬,几经恳求,才有几人将伤者抬上公路,送上了救护。 
    经医生检查,杨某颅内骨折并出血,截至记者发稿时仍在做手术,而冉师傅和货主腰部受重伤。 
   “我开了10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冷漠的人。”采访的最后,冉师傅感叹道。 

 

法律说话

哄抢岂能“法不责众”

  哄抢外地客商芦柑一事,究竟属于什么性质,其内在动因如何?昨日,记者采访了法律界人士。

  陕西克利律师事务所的毛家兴律师指出,“法不责众”是一种认识误区。从法律角度讲,只要

存在违法犯罪行为,不管人多人少,都会按事实依法处理。对于这次芦柑哄抢事件,既要对违法者进行治安处罚,也要根据法律规定对触犯刑律的人员给予严惩。“哄抢本身就是法律意识淡薄的表现,必须以法律的公正、严明,去掉一些村民头脑中‘法不责众’的错误观念。”

  西安市公安干部学校法律教研室主任陈学科介绍,新《刑法》中,有一条是聚众哄抢罪。从媒体报道看,这次哄抢事件中的首要分子、积极参与者,实际上已经触犯了刑法,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聚集多人,哄抢公私财物。由于有多人参与,因此在罪与非罪方面,主要衡量标准就是看抢的数额是否较大,情节是否严重。对于捡拾数额不大,情节不太严重的参与者,可依《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相关规定,给予拘留、警告或罚款的处罚。

大洋网讯  一个由美方控股和管理,尚在建设中的合作煤矿的近千吨原煤日前被当地村民哄抢一空,煤矿3名管理人员和当地派出所的1名民警上前制止时被打伤。 

  事件发生在阳城县町店镇大宁村。8日中午12时30分,记者接到举报后驱车赶抵现场时看到:煤矿位于晋(城)侯(马)干线公路八(甲口)芹(池)商品公路边,距町店镇政府不足3公里。矿区的进出口处虽已用石灰画上了警戒线,但白线内外仍聚集着数百名村民和上百辆机动车,矿区内虽停有6辆警车。十余名民警面对哄抢显得无奈。500多人的哄抢“队伍”浩浩荡荡,公路上车水马龙,小三轮、小四轮、平板车川流不息。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前来“拉”煤的人员不仅有町店镇的,还有其它乡镇的。问及原因,他神秘地说“领导不吭声,谁管得住?”记者见当地媒体的摄影人员遭围攻后被迫关机,便见机爬上了20米高的选煤楼观察拍照。 

  新华网消息,煤矿中方管理人员苗安土矿长告诉记者,哄抢事件是从12月6日上午10时45分开始的,当时只有100多名当地村民挑着箩筐,拿着尼龙袋进矿区哄抢,在制止中有3名煤矿管理人员被打伤,1名派出所民警的手指被掰折。无奈,苗矿长驱车赶到距煤矿3公里的町店镇政府所在地的一个酒楼找到正在推杯换盏的町店镇党委书记司国兵讲明事态的严重性。司书记不屑一顾:“出这事不要埋怨我们,你们矿二期工程开工典礼时主席台上都不给我们留座位?”说完继续喝酒。由于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导致事态进一步扩大。12月7日到矿区哄抢的不仅有当地村民,还有其他村的村民,人数多达300多人。警方让村民提条件,村民指责矿方不应把煤矿让美国人管理并要求矿方无条件向当地供煤。6日、7日两天,美方人员在摄像时也遭到围攻。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大宁煤矿是原国家总体规划晋城新区四矿六井之一,建设规模为300万吨/年,并作为市营煤矿接替井划予晋城市地方开发,一期工程于1996年8月开工建设。2000年5月山西省政府批准和美国亚美大陆煤炭有限公司以合作形式经营,美方投资56%,中方投资44%,由美方管理,董事长由中方出任,总经理由美方出任。该矿二期工程是在今年11月2日奠基开始的,因尚在建设阶段,煤矿所出原煤统统上站销售后弥补建设资金。 

  途经哄抢现场的外地车辆司机苦笑着告诉记者:“这样的投资环境谁还敢来?”截至8日傍晚,煤矿约1000吨原煤被哄抢一空。 

  9日,记者从阳城警方获悉,目前,警方已将煽动哄抢的5名主要人员抓获。

数百村民哄抢水库万斤活鱼 承包人下跪哀求

数百村民哄抢水库万斤活鱼 承包人下跪哀求

六合一水库万斤活鱼被抢光

六合一水库万斤活鱼被抢光

昨天上午,南京市六合一水库内万斤活鱼遭到附近数百村民哄抢,让水库承包人损失惨重,初步估计损失在十万元左右。

浩荡队伍赶去捞鱼

“快点啊!去晚了就捞不到鱼了哦。”下午2时,记者闻讯赶往位于六合区新篁镇东方红水库,在临近水库的路上,发现有许多村民骑着摩托车,开着拖拉机携带着各种鱼具,正浩浩荡荡地朝水库赶去。有的人表情焦急,不断催促自己的同伴加快车速。

“我来迟了,也没鱼网,就弄这半蛇皮袋,大概十多斤鱼吧。早上我3个邻居一上午就网了200多斤呢!”一捞鱼老汉说。

在水库堤坝上,只见数百亩偌大水库只有一半存水,浑浊的水面上,黑压压全是捕鱼的人,小木船、铁驳船,拉网、丝网、电捕鱼等捕鱼工具,应有尽有。水库岸边、堤坝上,到处是捕鱼的人,他们有的在水库合伙拉网,有的在岸边接应,有的开着车将捞上来的鱼迅速贩运储藏起来。在水库的堤坝上,仅轿车就有数十辆,摩托车、电瓶车大约有300多辆。

四承包人急得要下跪

“求求你们,不要再捞鱼了,这水库里的鱼是我们个人承包的。”“求你上来,行不行?我给你们跪下行不行?”与众多捞鱼人欢天喜地表情不同的是,另外三个中年男子和一名妇女面容沮丧,站在水库四个方向的岸边,带着哭腔,拚命地朝水库里正在拚命捕鱼的人喊话。

喊话的四人都是水库承包人。水库承包人张某眼里噙满了泪水说,水库有800亩面积,是他和另外三人合伙承包的,承包期到2011年。来哄抢鱼的人,都是附近六个村的村民。“哄抢是从上午8时开始的。当时,我们发现水库南拐角有50多人下水开始逮鱼,等我们跑了1000多米,赶到水库南拐角欲制止时,却又发现水库东西北角又出现几拨捕鱼的人,而且大都带着专业捕鱼工具。”

三民警满身泥水徒呼奈何

“因为水浅,水库里的鱼儿密度大,近一段时间以来,频频跳出水面伸嘴吸氧。”张某无奈地说,看到浅水里有很多鱼,又方便捕捞,于是就有人动了歪心,一呼百应地前来哄抢。

眼看捕鱼人不听劝阻,张某便赶紧拨打电话报警。

大约10分钟后,当地派出所三名民警赶到现场。此时,水库里已有200多名村民下水逮鱼。为控制事态,三名民警立即将鞋袜脱掉,挽起裤角,到水库里制止逮鱼的村民。

“你们全部上岸,不要再逮鱼了!”由于水库面积太大,民警刚把这边逮鱼的人劝上岸,那边的人又下水了。等绕到对岸去,那边刚上岸的村民又趁机溜下水,跟民警玩起了“游戏”。

1小时过去了,三名民警折腾得满身泥水,也无济于事,水库下面逮鱼的村民依然我行我素。

“上午10点多,连离水库8公里外的村民也闻讯赶来了。”张某说,来抢鱼的人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大约有600多人。

临近12点,眼看事态难以控制,满身泥水的三名民警只得返回。

万斤鱼被数百人哄抢

另一个水库承包人忧伤地告诉记者,造成水库水浅有两方面原因:其一是,有关部门年后对库堤进行加固加险,因施工需要,工程队将水库内的积水排放了许多,工程施工拖的时间长,没有及时补充水源;其二是,上半年久旱少雨,造成水库积水渐渐变少,有一半面积开始见底,没见底的水面深度才一米多一点。

“乖乖,好大的一条鱼啊!”突然,水库北角传来嘈杂声,有村民逮到一条大青鱼。记者绕道过去,看到几个村民正用绳网将两条大青鱼合力往岸上抬,一名抬着鱼显得很吃力的村民得意地说:“这下没有白来,这一条至少有40斤。”

张某说,由于水库最深处存水仅剩1.5米左右,让许多带着专业网具的村民捕捞起鱼来很轻松。“到中午12点,水库里的鱼就被村民捕捞上来至少1万斤,午饭后,下水库抢鱼的村民更加疯狂。”

晚6时,记者离开水库时,几个上岸的村民正将几十条鱼装袋。听记者询问为何不逮鱼了,其中一人笑称:“这几百号人逮一天了,水库再有多少鱼也经不住弄了,估计差不多了。”

离开水库时,张某和合伙人欲哭无泪地说:“一天被哄抢的鱼至少1.5万斤,损失10万,我们哪敢再续承包了,不知这些损失该找谁要?”

唐山发现15处古文化遗址 遭村民哄抢损失惨重  


 
红珊 蔺玉堂 耿建扩 
 

    河北省唐山市在重点工程迁安至曹妃甸铁路建设中,发现15处古文化遗址,涵盖商周到明清历史时期。一处遗址遭村民哄抢,损失惨重。 

    据唐山市文管处副研究员李子春介绍,为配合迁曹铁路建设,文物部门分别对沿线的迁安、滦县、滦南、乐亭四县市文物遗址进行了调查,共查出孙薛营、侯庄、龙落湾、周夏庄等7处古遗址区和沙河子、望府台、甜井村、刘家坟等8处古墓葬群。其中,滦县孙薛营、侯庄、坨上等古遗址、古墓葬成为文物专家关注的重点。 

    据文献记载,孙薛营的商、周至战国、汉遗址是距今3000年前孤竹国人生活过的重要区域,与遗址相邻的首阳山、夷齐庙旧址、迷谷等更是史籍中多次提及的地方,也是商、周时期位于“荒远之国”的重要标志,而迷谷区域也是“老马识途”典故传说中的重要标志。 

    在迁安沙河子辽、金遗址及清代墓群的调查中,发现了清代墓葬,出土了5个随葬瓷罐,并发现了50余枚宋代至明清钱币。在其他遗址、墓葬区也都发现了陶器残片、瓷器残片、墓砖、建筑构件等文物遗迹。可惜的是,位于滦南县程庄镇段庄村西南的古遗址遭到了当地村民的集体哄抢。文管部门接到举报后迅速赶赴现场,当场予以了制止。这种哄抢现象持续了3天,人数最多时曾达200多人,一些珍贵文物被盗掘。 

    据介绍,此处是战国至辽、金、元、明时期的古战场遗址,面积数千平方米。这一遗址对研究当地的历史和战争情况、民族文化交融情况以及历史延续方面都能提供重要的资料。目前,文管部门已就哄抢事件进行调查取证。 

2年来国有矿山遭非法村民哄抢 盗挖铜矿石700万吨  
 
荆楚网消息(楚天都市报)(首席记者洪丽萍记者肖庆军)8日晚至9日凌晨,位于大冶市陈贵镇境内的国有铜采矿企业----黄石市鑫泰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其排土场上的低品位铜矿石,遭到一些不法村民哄抢。

据东方山分局铜山口派出所教导员盛国华介绍,该公司周边附近不法村民(包括刘仁八镇、陈贵镇等)哄抢矿石严重,仅去年警方联合大规模整治达4次,但屡禁不止。特别是去年底,曾出现了一次有300 余不法村民驾驶100余辆铲车、挖掘机、东风车等开型设备到该矿排土场大肆哄抢矿石。

昨日下午,记者到该公司排土场,看到仍有一些村民在用手捡矿石。一位村民说,他拣回去的矿石每斤可以卖到2元左右。记者看到现场竖有醒目的标志:严禁在排土场滥采滥挖,哄抢国有资源矿石。

据了解,该公司周边有近百家选矿厂,80%的原料来自于鑫泰分司排土场的低品位矿石,多为村民卖给他们的。

嫌人工捡太慢,9日晚,不法村民趁人少之机,开着大型设备进场。东方山分局接到举报做好了出警准备,当晚近12时,两伙抢矿人发生争斗,警方提前动手,现场截获挖掘机9台,东风货车6台。

据了解,该排土场上有铜矿石2000万吨,近两年来,被附近不法村民盗挖了三分之一,也就是近700万吨。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