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圣诞时

风清扬斈 12年前 (2007-12-23) 写作文摘 3309 0


想起了下雪的夜晚,可惜广东无雪,想起了阿干和她女朋友散步的夜晚,难忘的英语启蒙电影,或许是我最后一个在这里度过的圣诞夜晚了
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记忆却堆满冷的感觉/思念到忘记/霓虹扫过喧哗的街/把快乐赶得好远 
  落单的恋人最怕过节/只能独自庆祝尽量喝醉/我爱过的人没有一个留在身边/寂寞他陪我过夜 
  Merry Merry Christmas,Lonely Lonely Christmas想祝福不知该给谁/爱被我们打了死结 
  Lonely Lonely Christmas,Merry Merry christmas写了卡片能寄给谁/心碎的象街上的纸屑 
  电话不接不要被人发现我整夜都关在房间/缓缓的响声听来象哀悼的音乐/眼眶的泪/温热冻结 
  望着电视里的无聊节目/躺在沙发上变成没知觉的植物/谁来陪我过这圣诞节 
  (圣诞结 歌手:陈弈讯) 

  一直都觉得节日只是一种形式,我并不会执拗地去奉承它。 
  今年的12月25日,依然是带着寒气袭人随来的圣诞节,街上都挂满了耀眼的灯盏,照亮了整个夜市,点缀了寂寞的心灵。放完学后,天色已暗淡沉郁,我依然座在电脑前,用手敲着冰冷的键盘,看着一行行滚动的文字落幕。“网络对那些自卑的人尤其危险,他们总是在聊天室里为自己设计一个理想化的形象”——西班牙《时代》周报评说网络十大阴暗面时援引心理学家的说法,我亦不觉得自己是个自卑的人,我只是在网络中追求一份满足,超脱现实而无法实现的。有一群同学叫我晚上去滑冰,有一个同学叫我去散步,“此刻还有谁比我们俩更寂寞呢?”就冲着这就话,我选择了和她去散步,她是我的一个同类,婷。我想如果我和那一群同学去滑冰的话,那一定会让我疯狂地凋零,此刻,我需要的只是听自己最内心的声音,犹如一股香烟旋而直至自空,那是一种如此安定的状态,一种空缺的状态。心里寂静得想哭,我离开聊天室与婷一起走出了网吧,网吧内的空调暖气与网吧外的自然寒气让我们感觉到了天与地之间的轮廓。 
  我们上了一辆公车,当硬币滚落到钱箱底的那一刻,我听到了时光段裂的声音,如此颠沛流离,我们走到了右排最尾的女孩两个位子座下了,彼此都没有说话,前排的一对情侣亲密地依偎在一起,帅气的小伙子在漂亮的耳旁说着玎玲的甜言蜜语,女孩带着幸福的笑靥嗑嗑人睡。我们竟不知自己要去哪里,从上车的那一刹那,我们就把全部的旅程都交给了这辆公车,公车越行越远,亦不知道下一站要到哪里去,停停走走,走走停停,如此空前轮回,车上的人已寥寥无己,走到国道的末端,车上的人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发动机发出沉闷的呜呜声,满载着一车的空虚缓慢地行使在比直的公路上,灯光装饰着城市的树木和房屋,夜空中亦没有月光,恍惚看见两颗孤星悬挂在夜空中,静静地成为心中的一种点缀,我们都有一种空荡荡的恐惧感,我们唯一拥有彼此。“我觉得这繁芒的灯光更会让我觉得城市的虚伪,所以我更想远离城市,去僻静的郊区生活”婷颤抖的声音让我分明感觉到她含泪咽呜的声音,我没有说话,许是与她的内心交融在一起了。亦不知道这辆班车要开往何处,亦不知道我们的归宿寄托在哪?公车就这样围着城市肆意地转了一圈,我看见一丝微弱的灯光在她脸上反射和出晶莹的光芒,有点刺眼,然后滑落,成为两行冰冷的泪痕。“你们要去哪儿?”司机先生问我们,于是我们起身,摇摇晃晃地下了车。 
  仿佛穿越了时空般,觉得眼前的这个城市异常陌生,亦不知道路该怎么走,我们手牵手,握得很紧,惧怕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走失掉,找不到回家的路。凭着自己的感觉走,一对对的情侣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那幸福的气息掩盖了浓雾的天,隔着浓雾看他们,就像是雾里看花般的意境,在这样静谧的夜晚,一种断肠天涯的莫名惆怅,伴着依然寒气袭人的西南风慢慢地扩散来了。圣诞音乐悠悠而来,驰骋于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灯光异常的刺眼,一束束圣诞花环悬于梁顶,两个圣诞老人立于街道边,蓦然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再也熟悉不过了,揉揉朦胧的眸子,几个大字映入眼帘,原来是本地的一个地方超市,我们自觉地走了进去,闪光般的眨了一下眼睛,营业员都戴着圣诞帽站在柜台前,亦觉得我们不属于这似天堂般的境界,于是我们走出了暖气环绕的超市,还是觉得大自然的气息更让人心旷神怡。 
  我们手牵手走在沿河路上,一阵阵寒气袭来,嘶咬着我们的衣服,满地的落叶落在盆中的土壤里,它们会冷吗?“落红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亦感到十分寒冷,但却都执拗地不肯回家,我想我们是爱上了这种自然的流露,大自然沦落成一幅稀稀疏疏错错落落的国画。 
  “我们去吃东西吧?”婷蜿蜒地说,于是我们买了好多薯片,热狗,巧克力,炸翅,面包,凉粉,炒饭,这种足以让人吃了伤胃的食物。我们不说话,便不断地吃,我们吃东西并不斯文,大口大口地吃让人觉得毅然地舒服,吃完就离开了,只留下一桌凌乱的垃圾。 
  后来,我们还是回到了内心的最真实处,依然回到了电脑前,敲着冰冷的键盘,流露出空洞的文字,看着一行行滚动的文字落幕,释放出内心的温度,做回真实的自我。 
  谁来陪我过这圣诞节??  

 


圣诞树上的愿望  


  圣诞节又来了。 
  商场在宽宽的广场上树起一棵三层楼高的圣诞树。树上钸着各种各样的彩灯,洁白的雪球和各式各样的圣诞老人;树下铺了好几层洁白的纱布,那是雪;树前的雪地摆放了几只和圣诞节有关的传说中的动物。夜色降临,彩灯闪烁,雪球、树上的小东西都变得忽明忽暗,色彩变幻莫测。美丽神秘的圣诞树,古老漂泊的圣诞树,给我们单调无味的生活注入了一股活力,打破了原来的沉闷,一切鲜活起来,因为有了话题:圣诞树,圣诞老人,中国人过洋节,一下子把日子说得热热闹闹。有滋有味。而在我心目中最有趣的莫过于把自已的愿望写在许愿卡上,郑重的挂圣诞树上,然后一个一个的去读别人的愿望,每一个感动或无聊,细细的漫过苍白的心灵。 
  我的第一张许愿卡是这么写的:“愿我的父母、家人、亲友身体健康,平安快东!”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爹妈,家人,亲友,在我成长过程中付出了多少心血、关怀和爱。父母更是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我却流浪漂泊,一事无成,离他们的期望相去甚远!我没有办法在此时此地报答我的父母,我的家人,我的亲友,近乡总是情怯,电话相对又是无言,请允许我用这种方式来献上我微薄的祝福。 
  我的第二张许愿卡是这么写的:“愿意我和我爱的人平安快乐,相伴永远!” 
  自从遇到了全,我的心安定了下来。我不再每个月换一次工作,开始存钱,和全一起计划营建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在绝望的时候又找到新的期待。全在别人的眼中,甚至于在我心目中,都不是什么优秀的伴侣,没钱,没房,没才,也没身材,我的眼光真的好差!可重要的是只有他给了我别人给不了的安全感、真诚感和相爱的感觉。一种可以地老天荒的感觉。我们在一起,就好像有了一切,总好过别人什么都有,却感觉自己一无所有吧,而未来,是用双手创造出来的,我们正每天努力而又快乐的生活着。 
  我不贪心,只要这两个愿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相信我的努力可以让我的梦想成真。 
  我细读每个许愿卡:愿家人健康,快乐,幸福! 
  愿明年发大财! 
  愿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相伴到老! 
                  
  读每一个愿望,或一笑,或一叹,或祝福——人们仿佛一直不知疲倦地追赶着自己的梦想。 
  我忽然领悟到:圣诞树上愿望,无非是让每一个许愿望和读愿望的人知道,你现在拥有的东西,也许正是别人梦寐以求的东西;无非是想让每一个追梦的人珍惜身边的人事。人生不能十全十美,在追梦的同时,别忘了享受已拥有的一切:健康、亲情、友情、爱情,别忘了在清新的空气中深呼吸,别忘了欣赏沿途迷人的风景! 

美丽的圣诞 美丽的女人    


   
  每年要过圣诞节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个白胡子的圣诞老人和那五彩缤纷的圣诞树,而今年圣诞之际,我的脑海里又多了一个和圣诞老人一样和蔼可亲的女人,这就是我们家诊所雇佣的钟点工——我的刘姐。 
                  
  刘姐是一个朴实善良的女人。她今年四十多岁,个子不高,身材很瘦,但是干起活来却是地地道道,无人能比。多年来她一直都和她的婆婆生活在一起,也许人老了就爱絮叨吧,每天刘姐早中晚都要来诊所工作,她的婆婆在她每次临走之前都要问她你去哪里?每次问完刘姐都会回答老人我去诊所干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天婆婆问三遍,她就回答她三遍,算一算一年下来她就要回答婆婆一千多遍,面对这样的婆婆,她不但没有烦,而且对婆婆照顾的百般周到,她孝敬老人的品格在我们这一片是远近闻名的。 
                  
  刘姐是一个对工作负责任的女人。自从她来到我诊所工作以来,我们这里的环境马上焕然一新,每个角落都是一尘不染,每每来这里就诊的患者无不夸奖我们这里的卫生条件是一流的。患者高兴,我也高兴,我知道这些赞誉都来自于刘姐的辛勤劳动。我的一日三餐也由刘姐负责,她说油腻的食物应该与清爽食物搭配,米饭应该与面食换样吃,夏天多吃点素食凉快,冬天多吃点能量高的食物抗寒。我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她会对饮食文化这么讲究,不得不从心里佩服这个貌不惊人,语却惊人的女人。自从我吃了她做的饭以后我的体重与日俱增,只怪她做的饭太好吃。那天我和她开玩笑说一定要扣掉下个月的工资,我好去减减肥。 
                  
  刘姐是一个快乐的女人。自从我认识她以后我就知道她是一个忠诚的耶稣教徒,每个双休日她都要抽出一点时间去教堂听听课,学习学习圣经。回来后她一边做饭一边唱歌,有时我隔着厨房的门都能听到她哼唱出的悠悠小曲。想想她那并不富裕的家庭,上有八十多岁的婆婆,下有正在读高三的女儿,丈夫的工资也是屈指可数,这样的家境要是换成了别人早愁成个神精衰弱不可,可是我的刘姐却把她的家庭财政开资安排的绰绰的余,她们一家人生活的快快乐乐。 
                  
  圣诞节是她最盼望的节日,每年当节日来临之际,她都会和她的众多姐妹们一起去排练节目,大家唱歌跳舞,无限欢乐。可是今年由于诊所的工作繁忙,她没有去排练,也没有和我提出请假的要求。她越是这样,我反到觉得很不好意思,像是我剥削了她的人生快乐。 
                  
  文章写到这里,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美丽的圣诞之夜里,有一棵美丽的圣诞大树,美丽的圣诞树下有一个美丽的女人,美丽的女人胸怀里装着一颗美丽而又芬芳的心灵。 


圣诞节快乐,快乐圣诞节    


  那一年,鲜花在本城还属于昂贵的奢侈品,那个男孩子,在我的花店订了几乎整整一年的花给那个女孩子,一直到那一年圣诞节的夜晚。我还记得,那个圣诞节广州玫瑰的价格是15块钱一枝,他订的是九十九枝酒红色的玫瑰。 
                  
  那个不知名的男孩子,黑黑的皮肤,总是一身仔衣,显出几分帅气,现在回想起来,倒有几分古天乐的神采,只可惜那时候,小女生们都在为小虎队尖叫,刘青云被认为配不上郭蔼明。 
                  
  那个不知名的男孩子,我们背地里都叫他“罗嗦”。因为每一束他定的花,他都会亲自前来挑选每一朵花的颜色和质地,然后按照他的要求细细的配好花纸和彩带,包扎的造型也是要仔细的审查的,所以每每为了使他满意得反复好几次,末了,他会露出歉意的笑容,对抱着那束花出去的小妹说:“麻烦你了——”那样子就象一个谦恭的日本人。小妹回来了,他又会细细的盘问那个收花的女孩子今日的发型、气色、衣着以及收花时候的表情,有的问题问了一遍又一遍,一直到小妹露出敷衍的态度,他方作罢。 
                  
  店里的顾客是形形色色的,几乎每一个送花的顾客都会有一个比较离奇的故事,而对于我来说,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罗嗦最后还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难得的是他坚持亲自来挑花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而且他始终不肯向那个女孩子透露是他送的,也难得他对每一次送花的结果都是那么在意。我对那个女孩子的好奇心提到了极点,是个怎样的女孩儿啊,竟然可以吸引到一个男孩子紧张如斯? 
                  
  终于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了:“你送花的那个女孩,她长的什么样子?” 
                  
  罗嗦两眼放光,颇有几分自豪的说:“她很漂亮,不对,是很美丽,很清纯,你见过林青霞年轻时候的样子吗?她和林青霞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当然记得林青霞年轻时候的样子:长发中分,修长挺拔的身段,涟漪一样的笑容,古琴一样的哀怨,轻灵如水,优美如梦。 
                  
  “有那么美吗?”我怀疑的望着他。 
                  
  “真的”罗嗦回答的斩钉截铁,也许怕我不相信那女孩的美丽,他还讲起了他们相识的过程。罗嗦说,他是在玫瑰大厦下第一次见到“林青霞”的,当时就惊为天人,只可惜不敢上去问她的地址。后来,他每天都会想念她的样子,于是,他在玫瑰大厦下摆了个地摊,其实是想再看见她从这里经过。他坚持不懈的盯着每一个从他面前经过的女孩子,终于有一天,她来了,不过这一次她中分的长发剪成了秀丽的短发。罗嗦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他当时就连地摊也不要了,他对她说他们是一个幼儿园的,就这样认识了。 
                  
  “她剪短发的样子也很有气质”罗嗦陶醉的对我说“对了,你可千万别对别人说出她的地址啊,我怕别人都去追她” 
                  
  送花回来的苏苏刚好听见了他的话,背着他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那样子说:哪里有那么神奇? 
                  
  “那个小姐今天收到花说什么了吗?”罗嗦又开始问同样的问题了。 
                  
  “还不是问是谁送的?我没有说。”苏苏漫不经心的回答。 
                  
  “哦,是吗?做的对,不说是对的。”罗嗦看似高兴其实有点失望的说。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是你送的呢?”我奇怪的问他。 
                  
  “这个是不需要说出口的,如果有感应,她自然会知道就是我送的了”罗嗦说。 
                  
  罗嗦没有说真话,我感觉他是有点不敢说,是怕那女孩不接受,他似乎已经将她神话了。我忽然有了点隐隐约约的印象,玫瑰大厦下曾经是有个摆地摊的,每次只顾着盯着人的脸看,有一次我想买他摆的一只竹编的小鸟,叫了他好几遍他才答应,原来那个人,就是这个罗嗦呀! 
                  
  罗嗦订的花,只有一个品种,那就是玫瑰,一枝代表一心一意,两枝代表成双成对,三枝代表我爱你,四枝代表死心塌地,五枝代表我心只有你,六枝代表我们的爱情多顺利,七枝代表我们的爱情与天齐,八枝代表我们的爱情是发芽的种子新鲜无比,九枝代表我们的爱情天长地久永不分离。我在想,幸好现在有了温室玫瑰,可以替罗嗦在每一个季节的每一天传达爱的讯号,这么多的爱的表达,我想,那个女孩就是神圣的仙女也应该明白他的意思了。 
                  
  “她现在对我挺好的”罗嗦有一天对我说“她这一段时间特别开心,还给我讲笑话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由衷的替他感到高兴。 
                  
  苏苏说,那女孩很久没有问是谁送的花了。 
                  
  圣诞节到了,其实这是个与大多数中国人无关的节日,但是因为商家大肆渲染的浪漫的气氛,这个耶酥诞生的日子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变成了和情人节差不多的意义。那一天花店的生意特别的火爆,我们七八个人平安夜前一晚扎了一夜的花没有合眼,其中就包括罗嗦的九十九朵玫瑰,我特地给他挑选了印有雪花图案的花纸,包扎起来十分的美丽,因为罗嗦说,他这一次要亲自给“林青霞”送花了。 
                  
  平安夜的街道分外的喧闹和多彩,浪漫的年轻人纷纷奔向教堂去听唱诗班唱诗,很多人的手中拿着坠满小礼包的圣诞棒,孩子们头上戴着大红的圣诞帽,所有的酒吧都会爆满,这可真是一个情人约会的好节日。 
                  
  “你怎么还不去送花呀?”我催在我店里帮了半天忙的罗嗦“再晚小心她被别人约走了” 
                  
  “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罗嗦不好意思的说“我想请你陪我一块去” 
                  
  奇怪的男孩子,哪里有约会还请人陪同的?我看了看也忙的差不多了,就答应了他,我也想去看看那个“林青霞”真面目。 
                  
  和罗嗦一起穿过了好多摸样一样的楼房,他终于停下了脚“还是请你帮我送上去吧” 
                  
  我明白了他要我来的意思,原来他一路都在和自己做斗争,最后还是没有勇气上去,就象一个高考完的学生没有勇气看自己的考试结果一样。 
                  
  我开始上楼了,我决定,我要自作主张的告诉“林青霞”,下面有个给她送了一年花的男孩子在楼下等她。 
                  
  门开了,是个象秦汉一样白皙的男孩子,我问: 
                  
  “**小姐是住这里吗?有人送花给她” 
                  
  “*儿,快来有人送花给你”“秦汉”高声叫道。 
                  
  一个女孩儿欢快的答应着出来了,清清秀秀的样子,未见特别,她一定就是“林青霞”了,她望着“秦汉”甜蜜的说:“又送这么多花——” 
                  
  “不是我送的,我从没送过你花——” 
                  
  “那,那些花是谁送的?真的不是你吗?”“林青霞”还在撒娇,我拿回签收本:“小姐,送花的人就在楼下” 
                  
  我飞快的下楼了,不知道该怎样将这个结果告诉罗嗦:“林青霞”已经有了“秦汉”。 
                  
  我没有和罗嗦说话,他也没有问,我们就这样往来时的路往回走,我回了回头,那个阳台上站着两个人在往下望,是“林青霞”和“秦汉”。 
                  
  我对着罗嗦说了一句话:“我已经告诉她那些花是你送的了” 
                  
  那个平安夜之后,罗嗦再也没有来花店订花送给“林青霞”,我想,这只有两种可能性,一个是罗嗦放弃了,独自去品尝失恋的痛苦去了,一个是“林青霞”被他所感动,离开了“秦汉”,他再也不需要每天用玫瑰对着她说:一枝代表一心一意,两枝代表成双成对,三枝代表我爱你,四枝代表死心塌地,五枝代表我心只有你,六枝代表我们的爱情多顺利,七枝代表我们的爱情与天齐,八枝代表我们的爱情是发芽的种子新鲜无比,九枝代表我们的爱情天长地久永不分离。他可以对着她大声的说一千遍一万遍:我——爱——你 
                  
  我喜欢后一种可能。 
                  
  孟庭苇在圣诞节唱歌:圣诞节快乐,快乐圣诞节,美丽的天空下起了雪—— 
                  
  我喜欢她这样唱。

  圣诞夜的想念    


  在冰冷的夜里,独坐电脑前,惊讶地发现自己内心的渴望:寻觅已久的灵魂,渴盼一个永恒的归宿。 
  朋友都说只有工作、生活无忧的人才会被不尽地忧伤缠绕,我基本同意这个说法。现在忧伤的人很多,那是因为我们已经“小康”了,有更多的时“忧伤”了。于是,城市里有大堆大堆的忧伤的人――这是一座忧伤的城市。 
  但近来,这城市的每个空间都弥漫着无尽的圣诞气氛,两步路就站着一棵圣诞树,三步路就遇到一个圣诞老人,街道俨然也成了一片圣诞的森林。五彩的灯光,让它们炫灿无比。再加上那些从商店里传出来的各类音乐搅在一起,让我眩晕,失重。 
  逃回小屋。 
  这小屋便是可以让自己暂时栖息的地方,关上门,便拒绝了一切,“自成小楼成一统”了。 
  这宁静,简直就是一种境界。 
  其实,不是不喜欢圣诞,而是因为害怕被那种到处张扬着的快乐刺伤。街上要么是匆匆赶路的行人,他们都有自己的方向;要么是牵着手悠闲散步的爱侣,他们都是有爱情的人――谁也不会独自在节日热闹的街头漫步,除非他们足够坚强,或足够无聊。如我之辈,只能过街老鼠,逃命一般把自己拒绝在节日的热闹之外:家,在远方;爱,也在远方。远得温暖不了冰冷的双手,所以只能戴上手套后不断地搓动双手,才不会僵硬得连敲打文字都变得艰难。节日,我如同无数个夜晚一样,独坐电脑前,倍感凄冷。 
  无聊地看着论坛里的帖,什么奇怪就发什么帖……真怪。 
  不知什么时候,咖啡喝光了,零食也吃光了,只好动身去趟商场了――安慰不了自己的灵魂时,我便常常安慰自己的胃口。 
  节日的商场,人叠着人,为了付钱,我足足等了二十分钟。二十分钟里,和他相处的情景便电影镜头一般在眼前连续放映。和他在一起,被安慰的绝不是胃口,也不是肉体,而是彼此的灵魂。所以,当灵魂温暖着灵魂的时候,已足以抵御北方城市的刺骨之寒――原来,自己已提前透支了圣诞的快乐!——对于相爱的人,距离让人忧伤,然后绝望。 
  终于付完了钱。我又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电脑前,狠狠搁下心中的想念。 
  聊天室里塞满彩色的头像、泛滥的祝福和花花绿绿的不断跳动的文字,让我再次眩晕。 
  端着咖啡杯温暖自己的双手,看那热气袅娜成一幅抽象画,在五彩的聊天室屏幕前弥漫开来……。 
  咖啡加了糖,还是很苦。如同今夜这浓得化不开的对你想念。 
  “圣诞快乐!” 轻声说给自己。咖啡渐渐变冷,双手的紧握依然无法挽留咖啡的温度。就像我伸出双手,也挽不住你的手臂……… 
  就在此时,铃声响起,是你的祝福。温暖从你的声音里蔓延开来。其实,只要你牵念着我,我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虽然有时难免感伤。 
  “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梁静茹的《勇气》又在耳畔响起。让我们也勇气一回,不要让爱你的我总是如此忧伤。让我把爱的喜悦和幸福张扬出来,压倒忧伤。 
  明年的圣诞节,我们不要分得这么遥远,要你抱着我,哪怕也是这样坐在小屋里,我便不会遭受节日的袭击,不再过 “寒冷”的圣诞。“狗狗”我们能做到吗? 
  在这圣诞之夜,和每个平常的夜晚一样,无限想你。 

圣诞泣雪(散文)
   
  圣诞节,在这个充满欢笑、感动、浪漫和爱的节日里,人们忘记疲劳,尽情的享受这个节日带来的欢快和幸福。可对于我的却是难过——-八九年的圣诞节让我充满伤痛,我亲爱的父亲就在那时永远的离开了我,离开了恋恋不舍的妻儿和他的儿女,到了冰冷的天国,从此天人永隔,剩下的只是无边的哀思和永远的遗憾。 
                  
  八九年是不平凡的一年,那一年发生了许多的事,对我来说更是难忘。那年的二月除夕下午,正要吃团圆饭的时候,父亲突然不可抑制的牙痛,团圆饭基本没吃上,这似乎预示着这一年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四月,父亲因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发现有糖尿病、冠心病,还在肝部发现了水泡样的东西,却一直没有确诊,只是隐隐的感觉不安。七月,父亲到了北京301医院检查,怀疑是阿米巴肝囊肿,回来后父亲的体力急剧下降,多数时间就是躺到床上了。十月,父亲到长春医大三院就诊,作了肝穿,抽出了许多褐色的液体,陪同父亲做手术的同事马上赶回来高兴的告诉我说,是阿米巴肝囊肿,这回没事了,我心里的隐约不安被这喜讯完全的冲走了。第二天,我兴致勃勃的来到父亲身边,去做陪护,看到父亲开心的样子真是高兴,母亲把我拉到一旁,满脸阴郁,要我和她到租住的旅店取点东西。到了旅店,母亲把我拉到房间,对我说:“有一件事得告诉你,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得挺住,你已经18岁了……”我满不在乎的问:“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都是大人了,嘻嘻……”母亲低下头,眼泪流了下来,说:“你爸的病已经确诊了,做病理检验,是肝癌,属于其中的一种很罕见的病型。”我一下子就懵了,脑子一片空白,仿佛天就要踏下来一样……在无边的地狱里,家里的人忍受着痛苦的煎熬,默默的吞咽着苦涩的泪,敏感的父亲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闲暇的时间里,他把自己43年的经历还有做人的道理都告诉了我,我一直记得父亲的话:做人要真实,对工作要真心,处朋友要真诚。…… 
                  
  十二月以后,父亲病情恶化,经常持续高烧,偶尔神志不清,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胡话。十二月二十四日,是西方的平安夜,父亲突然精神起来,还破天荒地喝了一小碗粥,烧也退了,主治的刘大夫偷偷地对我说:“恐怕不是好事,家里人要有心理准备。”父亲很清醒地和刘大夫说话:“刘大夫,我知道自己得的不是好病,我求求您,能否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只要三个月的时间,我的儿女还都没有安排,我放心不下啊……”看着那绝望的带着祈求的眼神,久经生死的刘大夫眼泪也汩汩而下,说:“放心吧,我会尽力的,不过,你有什么未了的事还是尽早安排一下吧,省着遗憾……”父亲说:“我要见一下单位的领导,还有我的母亲。”下午,父亲单位的监狱长来到病床前(父亲是在监狱工作的),这对多年的好搭档彼此拉着手久久的凝视,眼圈红红的,父亲说:“以前我在单位干了一些工作,组织也给了我许多荣誉,我感觉没干够啊,如果有来生,我还到监狱干,争取多做贡献……”监狱长静静的流着眼泪说:“你为单位作了许多的工作,组织和同志们都记在心里,咱不说来生,好好养病,大家都在等着你呢……”说完别过头去,只是紧紧地闭着双眼,任眼泪飞扬…… 
                  
  `将近傍晚的时候,我回到家去接奶奶,面对八十高龄还毫不知情奶奶,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爸爸想你了,想看看你。”奶奶的眼神出现一丝慌乱,一边虔诚的给神仙上香一边说“老天保佑,是不是病要好啦,我不会哭的”……看透人世间的奶奶知道是去生离死别,却还是在嘴里忌讳说出其他不吉利的话。我把奶奶背到爸爸的病房门前,奶奶执意自己走了进去,她来到儿子的床前,母子俩都带着恬静的微笑,是那么的安详。奶奶一边拉着父亲的手,一手抚摸着儿子的头发,“孩子,别着急,病好了咱就回家,我想你……”父亲拉着奶奶的手说:“妈,我也想你……”母子俩始终带着微笑,问寒问暖,周围的亲友无不暗自垂泪,唏嘘一片。2 0多分钟后,奶奶要走了,还是叮嘱爱儿好好养病,一步一回头,父亲在床上欠起身,无力的挥着手说:“妈,慢慢走……保重……”奶奶步出房间的瞬间,父亲在笑容后滚下了凄凉的泪…… 
                  
  平安夜,父亲经历了一夜的折磨,已经骨瘦如柴的人在苦苦挣扎,谁也帮不了他。我在心底绝望的呼喊:仁慈的圣诞老人,让我的父亲少些痛苦吧,可是,也许有更需要的人,那个白胡子老头一直没有献身。在痛苦的煎熬中,好不容易迎来了圣诞的曙光。白天,父亲时而说着胡话,清醒的时候就是痛苦的在病榻上辗转反侧,他一遍遍的让我把病床摇起来,说要看看外面的路。我们这流行一种说法:要到天堂的人临走之前要看一下路。对于父亲的请求,我想方设法的推托,终于惹怒了父亲,我毫无办法,就把病床摇了起来,父亲通过窗户遥望着外面的世界,目光里充满着渴望,我不知道他是否在寻找那条不归之路,还是想记住这缤纷的人生之路。父亲看了一会儿,就又躺下了,除了偶尔痛苦的悸动,再没说过什么。 
傍晚的时候,父亲睡着了,是那样的安详,一直没有醒来……午夜的时候,神话中的白胡子老头不知还在哪里驾着神鹿送着圣诞礼物,人们享受着安逸和幸福。我和母亲、姐姐守候在父亲的病榻前,渴望着圣诞老人能够出现,我不希望他送给我什么珍贵的礼物,只是乞求着父亲能睁开双眼……突然,父亲开始大口的喘气,大夫来看了看,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哭着祈求大夫能想想办法,大夫说是重度肝昏迷,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只是等着了。我和姐姐声嘶力竭的喊着父亲:“爸爸,您喘气呀!。”父亲似乎听到了,每喊一声,就听话的使劲吸了几口气,我和姐姐不断的喊着,凄厉的声音在医院的走廊里回荡,久久。,久久。,喊了四个多小时后,父亲似乎不想让儿女太累,奇迹般的呼吸平稳了。天终于亮了,这是第七个不眠之夜了,我看着窗外一片银白,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外边飘起了雪花……八九年冬的第一场雪。中午12点多,在众多亲友的环绕之下,父亲长出了几口气,紧闭的双眼慢慢的睁开了,流下了两行清澈的泪滴,再也没有了声息……在这狂欢的日子,他无奈的永远离开了这个缤纷的世界,他那未了的心愿,一定有许多许多:有爱他的妻儿,有白发的老母亲,有未竟的事业……父亲到了陌生的天堂,不知那里下雪了没有,父亲,你冷吗? 
                  
  十六年了,仿佛就在昨日,父亲的音容时常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那年圣诞的雪花晶莹剔透,把世界变成了银装素裹,白得耀眼,刺痛心扉,那是泪花的凝结啊……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