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女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7-12-22) 医药生命 4912 0

纷繁复杂的大千世界生存着不同的个体,有人群居而住,有人孤单独行。每种选择都有它的理由,我们无可厚非。就象我,一个自命清高的女子在茫茫网海中,也会在浊浪淘天中找一种另类的感觉。
  偶然间被一位朋友引进E聊,夜里面对一个两三百人集聚的聊天室,我感到恍然和陌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天地里可以容纳那么多失眠的人,不知道其间有几个象我一样无目地乱窜,他们应该是有目的而来,为寻求一份心灵的慰藉,为寻求一份情感的释放,为寻找一个红颜蓝颜知已……
  而我仅仅是观望者、好奇者而已。发烫的言语烧得脸绯红,大胆的举止引得我的心狂奔乱跳。我象刚刚溺水的孩子,摇着双手拼命地向岸上爬,终于爬出来了,岸上是我心灵的憩园,岸上是我梦中的芳草地。
  一次被带入的激情世界差不多已经淡忘了,我游戏于简简单单的文字中,游戏于纯净洁美舒展的心灵世界里。
  但当久违的朋友再次打开这个大门时,我宁静的心也打破了,我象所有喜欢探秘的人一样,一次次敲开这个聊天室的大门,听主持大胆地演示生命的感觉。
  夜为什么这样沸腾,是因为有这么一群男男女女渴望着生命中最原始的爆发。
  那天刚刚过主持瘾的我脱下红衣,象小猫一样安静地坐在下面听。一个叫风的人打开了我的小窗,“嗨,你的声音特别好听。”
  “是吗?”每次淡淡的回答都未能让人如意。
  “进来,我试试麦吧。”风垦求着。
  身后的绿电话很快就变成了黑色。这个房间黑色的电话往往带着神秘的色彩,让人猜测,让人打探。
  果然有朋友给我打来字,“一下来就黑上了。”
  我嘿嘿一笑,“找我有点事。”
  对方心照不暄地对我呵呵一笑。
  听着风的话,我一直保持沉默。他的声音很象很象女孩的。
  “喂,总觉得你不是男性,我的猜测不会失真吧。”
  “我是T。”
  对聊天室的专业术语了解甚少,“T是什么?”
  “热爱美丽的女性,同志。”
  我脑袋马上一团糟,正欲离开。
  “别,别丢下我,我给你看视频。”
  好奇心永远象个恶魔,让我义无返顾地走悬崖之路。
  视频打开,不仔细看她真的象英俊的小生,一袭白色的西装,清丽的面容,摆出一个很酷的表情。
  只要她不开口,扮个反串角色真的没有问题。她的声音还是带着女孩气。
  “嗯,还比较漂亮。”我赞美她。
  “不是漂亮,是英俊。”她继续更正。
  “好了,英俊的小伙子,愿你的追求者越来越多。”
  她呵呵露出洁白的牙齿,笑起来很稚气。她开始给我唱歌,象男人一样叨一根烟,但没点燃火,她说她只想找做男人的感觉。
  我突然间为她悲哀起来,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现实生活中应该有好的未来,应该有好的男友陪伴,为何要走一条自我毁灭之路呢?
  她的话匣子打开,画面上的人眼睛噙满了泪水,好象有说不出的苦楚。巨大的忧伤在述说中引出一滴滴眼泪,更显得她楚楚动人。
  如果我是个男子,我想我一定不让她伤心落泪,让她靠在我的肩膀上卸下她心中的痛苦。然而她非要做一个不寻常的男人。
  她说她与一般的女子不同,从小到大都不同,她是个石女。石女你听说过吗?
  我好象看过有关石女的故事,我不忍心刺痛她的心,违心地说:“不知道。”
  石女的生殖系统与一般女性不同,她没有一般女性柔滑的阴道,也不可能完成女性最终的结婚生儿育女的骄傲,它是除男女二性外的另一个特殊的群体。
  “你知道吗?我渴望爱情,渴望拥有一个完美的家,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但是这一切我都不可能拥有,我只能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寻找爱的慰藉。我喜欢女人的温柔、雅致,女人的善良与痴情,我不愿意男人渥浊的手触摸我的身体后,而后厌恶地将我抛弃。所以我加入了T一族。在虚幻的网络里寻找我的挚爱,在你是不是天方夜潭,而我却寄托了所有的感情和精力。”
  呜咽的叙述,象一根根刺扎在我心中,这种痛我说不出,但是我无力让她摆脱苦海,因为我只是网络的边缘过客,不可能允诺什么,更不可能让自己的爱情在网络上开花结果。一直坚信爱情的花要开得美开得艳,必须是在现实里真实地拥有,真切地感觉来自灵与肉结合的完美。
  她确实美丽的象一朵花,但是却是一个无法结果的花,是一朵自生自灭的花。无人能够走进她的真实世界,她只能在虚无的空间里释放着自己的美丽,散放着诱人的幽香。
  我很感谢她的坦诚,却无法牵起她的手一起设想美好的未来。我无法擦拭她的眼泪,无法抚慰她的伤痛,只能任她在茫茫网海中一次次挣扎。
  很难想象一个没有爱情的人生如何度过,很难想象这么一位可爱的女孩竟要以一个反串的角色在网络里寻找那点可怜的爱的慰藉。
  谁能给她真正的爱?
  真的希望人世间有她的另一半向她轻轻地招手,不在乎她的这一切,只在乎她有一颗温柔而善良的心,能够与她携手共谱一首人间新曲。 
  “别丢下我。”她象个溺水的孩子哀求我。
  我觉得自己也掉在深水里挣扎,被一个巨大的漩涡卷住,马上就有沉下去的可能。但是我看见了岸上的救命草。我大声地喊着“不能够,我有他,我爱他。”
  画面泪水涟涟的她从视频上走了下来,屏幕变得漆黑。我再也看不见她的眼泪,只听见她颤栗的声音。
  “亲爱的,你走吧,我会默默地喜欢你的。”
  我关闭了语音,从沉重的氛围里走了出来,象经历了一场美丽的恶梦。我不忍风在一旁悄然地注视着我的一切,跑进我的青草园里释放我澎湃奔涌的眼泪。
  与石女的一次邂逅让我一周未敢进聊天室。朋友一次次在QQ上呼唤,我终于按捺不住前往。一进去,我首先观察有没有风这个名字。从上至下看了两遍,两百多人,没见她的名字在上面。我松了口气。
  “佳佳来了,抱抱,上来说话题。”
  一进去我就得到了麦,对敏感的话题我总是避重就轻,以优美的模糊文字一带而过。尽管聊友不满足,但声音的甜美,语言的流畅,加上飞扬的文采,也能博到一阵阵掌声和数不清的鲜花。
  在众多聊友的打字中,有一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不,应该是他优美的文字让我打探。
  “是你自己写的吗?”
  “当然。我随意来一首:《星约~情冢~诗棵》:繁星点点缀星辰,佳人有约月下行,情意绵绵夜丝语,野外荒冢鬼羡仙,诗词书画逸怡情,棵棵树上结相思,烟花飞絮情依在,喜笑人间结良缘。”
  网上文字最易吸引我的注意,尤其是灵气的文字。在这样的环境里,读到这样的文字,还是第一次,我友好地向他打招呼。
  他又发出了一贴:“菊花~古剑~酒:九月秋风百花残,独有菊花傲笑开,檀香古剑断情长,唯有杜康解心愁。”
  他心中有痛?怜惜由文字起,我有种想当抚慰天使的渴望。回了一句:“一张笑脸醉春风,桃花点点染红尘,莫道花期短无情,瞬间美丽亦永恒。”
  他紧跟一句:“佳佳逸心人欲醉,掬口花香听风月。”,
   “风月?”我最忌讳这个字眼,又接一句:“人生短暂伤情迷,不谈风月只念诗。”
  他又跟一句,“风花雪月人难免,一首情歌传至今。”
  以前总以为自己文思反应快,没想到他比我还快。更让我惊奇的是,我知道的他都知道,我不知道的他也懂。
  在你来我往的文字切磋中,我们都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二人惺惺相惜。
  日后每上聊天室,我第一个搜寻他的身影,打招呼后,我们直到奔主题,以文会友。我们谈人生、谈理想、谈爱情、谈古今历史、谈当今社会现实……无不引起共鸣。我俩成了这个聊天室特殊的聊友。
  友谊在文字的交谈中增进,我很奇怪他竟不象其它聊友那样向我打探什么。我的心充满了好奇与疑问。他就象一首朦朦胧胧的诗,一遍遍读,越读越有韵味。
  我第一次放下矜持,主动邀请他进行双工对话。没想到却遭到他的拒绝,我的脸面挂不住。一个劲地问自己:“为什么他要拒绝我双工,难道我们的友谊还没达到靠近他的程度?”
  好奇、探寻的心一天天叠加,我真的按捺不住情绪,第一次面对他飞扬的文字,发出一串连自己也弄不明白的符号。他很奇怪向我打出了问号。我回敬:“我太郁闷了,人累得要命,连打字都没心情了。哎,如果你不想语音的话,我就保持沉默。”
  我这招象逼他,话发过去,他半天没有回音。沉默,沉默,不在沉默为爆发,就在沉默中消失。我期待着。
  “我……”
     我知道他还在犹豫,但我不想松口。沉默无疑在给他增加压力。终于他忍不住了,发了话:“别这样待我,好吗?非要语音的话,你得答应我,无论你感觉好不好,都不要离开我。”
  他孩子气的话引逗得我笑起来。“说什么话呀,咱们都是好朋友了,怎么说离开就离开,我答应你好了。”
  他递来一张开心的笑脸。他开始邀请我进行双工对话。一进去,我就迫不及待地问他:“喂,你听见了吗?”他发出一串串“1111111,并补一句,非常清晰,象一只百灵鸟在唱歌。”我脸一红,一个劲地追问:“我怎么听不见你说话,真急死人。”他卟哧一笑,我知道他麦是好的。
  “快说,快说,再让我自言自语,我就退出了。”威胁对他总能起效。
  “好妹妹,别离开我,我很喜欢你的声音你的文字还有你那颗灵动飞扬的心。”
  “啊,怎么会是你呀!”我话语夹杂着惊讶和深深地失望。
  “是我,你答应过我,可不能反悔。君子一言,四马难追。”
  我脑袋轰隆一声象要爆炸。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种尴尬。
  “别离开我,我知道你一周没上聊天室是为了躲避我。”
  难道他一直在关注我的行踪,打探我的消息?我无语。
  “别离开我。”他哀求的声音让我想起第一次与他相遇。他的声音渐渐有了哽咽,听起来让人痛。
  “别这样,好吗?我明白你的苦你的痛你的无奈和你破碎的心,我想在这样医术发达的今天,你完全可以实现做一个真实女人的梦。”
  “别说了,我找过进行变性手术的专家,他说我是特例,当今无人能够将我从生理困惑中解脱出来,我的生理结构怪异的让他难以理解。”
  我还能说什么,在他越来越迷恋我的同时,我也爱上了他的博学与飞扬的文字。离开他,无疑让他受伤的心再添一刀。心与身的疼痛会吞吃掉一个充满生机的生命,我不想这样。
  “别离开我!别离开!!别离开我!!!”他一遍遍地恳求我。我连逃出去的勇气都没有了。我发出一句:“如果我做你的朋友,就要象以前一样以文会友,我就答应你。”
他沉默半天,打出:“只能这样,但允许我默默爱你,你可以不爱我。”我的心又一阵揪心的痛。上天为何要这样惩罚他,他可是世间一个奇女子呀。
  揭开他的真面目,我为他是石女一次次伤心落泪。我多么希望他能够摆脱现在的生活,找一条通往幸福的人生之路。
  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不知道会不会永远地走下去。但我期盼着医学技术快速地发展,让他真正回归自己,做一回真女人,享受一下真女人的快乐。
  为他祈祷吧,我的朋友。

石女,也称为石芯子,民间一般用这个词来称呼先天无法进行性生活的女性。原因一般是因为男性无法正常将生殖器官进入女性体内 石女一般分为两种,即所谓的“真石(内石)”和“假石(外石)”。真石女属于先天性的阴道缺失或者阴道闭锁,指生殖器官中阴道或者是阴道和子宫的发育不良或缺失;假石女则属于处女膜闭锁(或肥大)或者阴道横膈,指阴道及其他生殖器官发育良好,仅因为阴道或处女膜的异常情况而造成的阴茎无法进入,多用于贬义。 
石女",民间俗称“石芯子”。 即先天性无阴道,但具有女性的一般性征、性欲和正常的女性心理状态。从解剖学角度讲,“石女”主要是月经的通道畸形、堵塞,不来月经或有月经流不出来。 
“石女”又有“外石”和“内石”之分。 
“外石”也称“假石”,是指由于处女膜肥厚或闭锁,结婚后阴茎无法插入阴道。这种“外石女”仅行处女膜切开手术即可矫治,术后能过正常的性生活。“内石女”则指先天性无阴道。这是由于胚胎时期发育成子宫和阴道的苗勒氏管未腔化所致。 
石女”无阴道,多因青春期后无月经来潮或新婚之夜无法性交才被发现。婚前体检,“石女”则可及时发现。通过矫治“再造”阴道,日后可获得美满的性生活。有的女子,虽然无阴道,但有发育正常的子宫,月经初潮后,每月经血来潮,经血无法外流,便积聚在子宫腔里,当宫腔灌满后,经血便顺输卵管开口流入腹腔。由于子宫内经血刺激,导致子宫阵发性痉挛收缩,出现周期性腹痛。无阴道者如果卵巢能分泌一定量的女性激素,则乳房发育,阴毛滋生,仍可具备女性的第二性征。 

  先天性无阴道者,有的还无子宫或子宫呈幼稚型。没有子宫,当然也就不会有子宫内膜,月经也就无从产生。或者说,未婚女青年的子宫像女幼童那样又小又长,子宫内膜非常薄,也不会产生月经。有的“石女”虽隐约有阴道外形,但阴道内有隔膜堵塞者,或阴道部分闭锁,纵然有子宫和子宫内膜,月经也流不出来,更无法性交。 

  处女膜闭锁也是“石女”的一种类型。在正常情况下,处女膜长在阴道外口,是一层薄膜组织,中间有一个开口,月经血或阴道分泌物由此流出。如果发育畸形,处女膜没有开口,称为处女膜闭锁或无孔处女膜。这类女性,子宫和阴道发育多属正常,只是因处女膜闭锁,月经来潮时经血流不出来,起初经血积存于阴道,继而子宫及输卵管内也有经血积聚。其症状表现和无阴道引起的经血潴留一样,也有腹痛和包块。妇科检查时,可看到处女膜向外凸出,呈透紫色,这是由于积血造成的。 

  “石女”能不能结婚、享受夫妻生活呢?回答是肯定的。“石女”是能矫治和结婚的。无阴道而子宫发育正常的,应在月经初潮年龄,进行手术矫治,以防发生经血潴留诱发子宫内膜异位症。如是子宫发育不良、子宫缺少,可用中药和雌激素治疗。如用小剂量乙烯雌酚0.5-1毫克,每日1次口服,连续服用3-4个月经周期;或同时服用甲状腺素片、维生素E来“激惹”子宫发育。有学者主张,可以在子宫内放一个避孕环,利用环的经常刺激来推动子宫长大,在医生指导和监控下,可试用2-3个月。 

  对于先天性无阴道的“石女”可用压迫扩张法和阴道成形术矫治。所谓压迫扩张法,就是在相当于阴道外口的浅窝处,用光滑的钝头木制圆棒施加机械性压力,每日压迫2次,每次20分钟,约经3个月左右,浅窝可达7-8厘米深度。如此压迫扩张出来的阴道,基本可满足性生活的需要。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