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 又一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时代'

风清扬斈 12年前 (2007-12-18) 时事观察 3732 0

  【搜狐IT消息】(文/林丰蕾)12月14日,搜狐IT从某法律界人士处得知,珊瑚虫与腾讯QQ侵权案将于12月19日在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开庭审理。

    就此消息,搜狐IT致电深圳市南山区法院,法院相关人士并未就12月19日开庭审理这一消息予以确认。

    同时,搜狐IT在南山区法院官方网站12月的“开庭预告”中,只查到了另外两起腾讯作为被告的“知识产权纠纷案”,却并没有发现对珊瑚虫作者陈寿福的审判案件。

    上述法律界人士同时透露,如果腾讯公司指控珊瑚虫作者陈寿福通过捆绑制作珊瑚虫QQ非法获利罪名成立,陈寿福可能会被判处1到7年有期徒刑。不过也有上海律师游云庭在博客中称,陈寿福的行为不构成侵犯著作权罪。

    据悉,腾讯公司在2006年初对陈寿福提出了起诉,2006年12月,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珊瑚虫QQ侵权,赔偿腾讯经济损失10万元。今年9月29日,珊瑚虫QQ作者陈寿福在深圳被拘的视频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当时有消息称,腾讯公司曾要求深圳市政府、深圳市公安局到北京抓捕珊瑚虫作者陈寿福。

    而腾讯总裁刘炽平曾向搜狐IT表示,珊瑚虫作者被抓完全与腾讯无关。
擒贼擒王:歼灭珊瑚虫,为利益QQ千里擒“贼王”

【原文】 摧其坚,夺其魁,以解其体。龙战于野,其道穷也。
【译文】 摧毁敌人的中坚力量,消灭敌人的核心、魁首,瓦解敌人的部队。群龙无首,在不适应的旷野作战,只有死路一条。

“加我QQ吧!”已经成为人们在互留联系方式时必说的一句话。的确,QQ号已经成为继手机号后人们第二个沟通代号,如今没有QQ号一定会被人看成老古董。QQ自1999年出世以来,截至2007年6月底,QQ注册账户数近6.5亿,其中活跃账户超过2.7亿。如此庞大的用户群,自然为腾讯带来“钱”程似锦的未来,弹出广告、QQ秀、QQ商城、内嵌广告令腾讯成为互联网界发展最快的公司之一。



随着QQ软件的名声大噪,自然吸引来一大批技术人员的关注。大家争相模仿和更改QQ程序,其中也出现不少名作。除了已经退隐江湖的木子版QQ外,珊瑚虫QQ和飘云QQ可谓是其中的佼佼者,它们的每日活跃用户数都以百万为数量级计算。这些改版QQ被大众用户广泛接受的主要原因是,它们都具备好友IP显示功能和屏蔽广告功能。明确好友所在地使一些很“功利”的用户可以提高网友搜索速度,避免了时间上的“浪费”,此项功能的缺失只能说是腾讯QQ对“人性急功近利”特点的一点小疏漏。但让腾讯QQ最为头疼的是改版QQ们对于各种形式的广告的屏蔽,这就令腾讯公司开始在广告费上产生的损失。从2001年开始腾讯公司就开始不断以律师函的形式警告过国内几家著名的改版QQ工作室,更在2003年通过法律手段对珊瑚虫QQ、飘云QQ进行了各10万元的索赔。但随着这并没有阻挡改版QQ的发展壮大,到2007年珊瑚虫QQ用户数量已达4060万,成为国内改版QQ的龙头老大。这时腾讯终于坐不住了,对珊瑚虫QQ的实际开发者陈寿福,进行了一场“擒贼擒王”的行动……

“前一天我们还在一起玩电脑游戏,本来说好第二天还一起玩的,可是接下来几天他一直都没在网上出现,他的手机也变成了小秘书状态。后来问了学校一个跟陈寿福较接近的老师,才知道陈寿福出事了。当时听了这个消息后一下子懵了,感觉陈寿福是毫无征兆地被深圳警方带走的。”陈寿福的好友、珊瑚虫论坛的另一名管理员李寒(化名)说。2007年8月16日,腾讯公司注册地所在的深圳南山公安分局出动警力飞赴千里之外的北京理工大学将该校计算机中心工作人员既珊瑚虫QQ的开发者——陈寿福。随后9月8日,深圳电视台播出《扑火的珊瑚虫》对此事进行报道。节目讲述了陈寿福研发的珊瑚虫对腾讯QQ进行著作权侵犯的过程,还列出三个网友的观点:珊瑚虫版本捆绑流氓插件,显示IP侵犯个人隐私,不能及时更新。中间还插播了“法律意识淡薄,知识分子葬送前程;珊瑚虫自掘坟墓,网络空间警钟长鸣”的片花。

虽然在事后腾讯公司多次声明,深圳警方的行动他们并不知情。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其中的厉害关系,作为深圳当地纳税大户的腾讯公司的疾苦,深圳警方自然会高度重视。对腾讯公司而言,第三方改版QQ的盛行使得原版QQ的用户越来越少,而各种改版的QQ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会去除广告显示IP。虽说QQ客户端广告不一定是腾讯公司的主营项目,但无疑还是损害了腾讯及其广告客户的利益。另一方面,部分改版QQ擅自捆绑其他软件,给不知情的用户带来困扰,这些用户自然也会把账算在腾讯头上。因此拿人气最旺、技术最好的珊瑚虫开刀实在是有理有据。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第三方”热衷于开发改版QQ呢?除开对技术研究的执着,大多还是为一个“利”字。据称,珊瑚虫QQ为第三方软件提供捆绑下载,每月收入都在10万元以上,而相对令腾讯的损失就无法考量了。

在陈寿福被逮捕后,国内众多改版QQ工作室纷纷发表声明,中止改版QQ的开发,并停止提供现有版本的改版QQ。10月16日上午,媒体获得一份飘云QQ核心研发者的声明,该声明称原飘云QQ的核心研发人员“RunJin”和“疯狂绅士”已经退出飘云QQ的开发,但同时,这份声明也透露,飘云QQ并没有停止研发。腾讯如此一招可谓是真正的擒贼擒王,打压国内改版QQ的龙头老大,并且让其他改版QQ停止开发,取得了绝对的震慑作用。

资料

2003年木子QQ用户数量:1800万

2007年珊瑚虫QQ用户数量:4060万

2007年飘云QQ用户数量:2230万

2007年其他修改版QQ用户数量:5220万。
腾讯企鹅的沉沦:痛斥QQ四宗罪

一个高校的人民教师就这样被抓啦,前面抓捕过程被删除了,如果你看到那场面简直和抓杀人犯一个场面,中国PC,好强啊,腾讯的软件照样捆绑插件,比如下载工具广告服务什么的,还到处是广告,他们赚钱也不少吧,至于说是软件牟取利益,才100多万而且这些钱是广告公司支付的报酬,这对于任何一个个人网站,个人软件都是正常的,有没有人算过他的开支,服务器,软件制作费时费力。还有珊瑚虫只是外挂,并非对腾讯软件的直接修改,这点可以通过先下载腾讯的软件在安装珊瑚虫可以看出来,如果有人说后下载也可以修改啊我就无语了,珊瑚虫应该内存和封包拦截,另外说到恶意软件,难道某某大型公司提供的都是恶意软件,可他们还到处投放啊?反正这个家伙败了,作为一类人的牺牲品失败了,也被别人玩弄了,哈哈,没什么背景就别去掰大腿,笑过之后感到中国互联网真的很悲哀,悲哀,难道做软件的就是传说中妓女?只是个人看法

我有几个问题?
腾讯的QQ是免费的吗?
腾讯的QQ没有捆绑插件吗?比如广告,第三方软件,腾讯的其他产品?
难道不允许开发插件吗?
陈得到的广告费是网站的还是软件的,是腾讯软件的还是插件软件的?
到底陈有没有对腾讯软件文件做过修改?
陈的“非法获利”用来做什么呢?挥霍,犯罪,对社会构成危害?
珊瑚虫的外挂插件到底是不是“恶意”插件,谁定义的,公安局吗?他们什么标准?

我比较奇怪的问题:
还没有宣判,深圳公安就认定人家侵权,这个问题是不是需要我们来深思?
很多人说珊瑚虫集成了恶意软件(插件),请把恶意插件的名字说清楚,不要用模糊概念,所谓的“恶意”由谁来定义?
很多人一口咬定珊瑚虫窜改了腾讯软件,但是我以前下载过珊瑚虫发现它只是个外挂,其原程序并未被修改。
还有,我非常奇怪,陈某怎么在深圳被逮捕了,他难道在深圳实施犯罪呢?他好像在北京工作吧?

http://www.56.com/n_v166_/c25_/10_/11_/phoenixbear_/zhajm_119289918752x_/462000_/0_/21067892.swf

以下内容为转载,不代表本人的观点和看法

珊瑚虫与腾讯QQ侵权案昨天上午如期在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方宣读完起诉书后,陈寿福当庭表示认罪。

  这是发生在一位电脑教师与网络巨头腾讯之间的侵权案。今年8月,被控侵权的北京理工大学教师陈寿福被拘捕。事件的起因是他对中国流行的聊天软件QQ做了修改,并制作出名为“珊瑚虫QQ”的外挂程序,并通过捆绑广告插件的方式非法牟利。

  庭上公诉方指出,经依法审查查明: 2005年底至2007年1月间,陈寿福从腾讯公司的网站下载腾讯QQ软件后,未经腾讯公司许可对腾讯QQ软件进行修改,将腾讯QQ软件的广告、搜索功能进行删除,加上显示好友IP地址的功能,而这一功能在正版QQ上是要收费的。珊瑚虫还安装了北京智通无限科技有限公司、265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Google(中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商业插件,为这三家公司做广告。

  之后,陈寿福将腾迅QQ、珊瑚虫外挂和其他公司的商业广告及垃圾软件捆绑在一起后放在自己的网站上供人下载。当使用者下载并安装珊瑚虫版QQ后,这些广告和垃圾软件就会自动安装在用户电脑上,而陈寿福则可以从这些做广告的公司那里得到报酬。

  据公安部门查证,陈寿福自2003年开始非法复制QQ软件后修改发行、传播,几乎是针对每一个正版的QQ软件都进行了修改发行。仅2006年至2007年,就非法修改并发行了5个版本的QQ软件。陈寿福利用在以其名义发布的QQ软件珊瑚虫版中捆绑商业广告,从北京智通无限科技有限公司收取15笔广告费共计人民币105万元。在著名的网络插件广告中间商265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代理下,非法牟利人民币122822元。公安部门还查获陈寿福放置在265公司的服务器硬盘,该硬盘存有多种捆绑了商业插件的侵权QQ软件。

  2007年8月16日陈寿福被刑事拘留,8月24日被逮捕,逮捕的罪名是:犯罪嫌疑人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修改、复制发行著作权人的计算机软件,违法所得数额巨大,触犯了我国刑法第217条,犯罪事实清楚,涉嫌构成侵犯著作权罪。

  陈寿福被拘后,评论沸沸扬扬。有律师认为,陈应该是触犯了民法而不是刑法;但多数专家认为,无视QQ版权,任意修改、复制、商业利用并传播著作权人软件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同时还引发了一场关于使用拦截网络广告的外挂程序是否正当的讨论。

  目前,网民对此案审理的结构充满期待,因为如果刑事犯罪事实成立,陈将被处于1至7年的牢刑。也有网民认为,如此判罚或许过狠,“不就是盗版侵权吗?不就是外挂吗?”针对此,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林华律师林华表示,追究刑事责任的确严厉,但并不为过。国外企业管理知识产权经验成熟,对保护知识产权采取更加咄咄逼人的姿态。国际唱片协会追究违法下载把16岁孩子都诉至法庭,并通过刑事途径追究很多自然人的责任。中国互联网市场规模在全球仅次于美国,上网人数高达1.6亿,此类外挂软件非常盛行。正因为此案,一些类似的软件修改者开始终止侵权行为。

  其实,腾讯在维权的过程中始终很有耐心。

  腾迅早在2002年就警告陈寿福侵犯其软件著作权,并要求后者停止传播珊瑚虫QQ。陈寿福随后设计出一种非侵入性的软件补丁让自己的程序成为独立的软件,并能够在同一台电脑上与腾迅QQ并列运行。但到了2003年,他又开始对外提供珊瑚虫QQ。

  2003年,在陈读书期间,腾讯律师找到学校希望能协助教育,使其停止违法行为,但学校态度强硬。据悉,当主要提供侵权软件下载的珊瑚虫工作室网站荣获265主办的中国站长奖后,其所在学校还特此表彰了陈。

  同时,陈寿福在网络上组织网友修改QQ软件,得到了网络匿名者的拥呼。陈寿福肩扛为网民争取“绿色”软件的“正义”大旗,在网络上有着相当多的支持者。据电脑刊物Pchome称,珊瑚虫QQ的用户多达4060万。在陈寿福2006年因被腾讯民事诉讼而判赔10万元后,陈寿福还在网络上搞起了募捐,让网民赞助。

  荣誉和后来通过捆绑软件获得的巨额利益也许成为陈寿福继续下去的动力。

  据悉,全国可能有几十万个软件作者,插件中介商就负责把200多家公司的插件分配给这几十万个软件作者。每在用户的电脑上装一个插件,中介商获得的报酬通常是1分钱,而与插件捆绑的软件作者则能获得4-7分钱。以一个拥有1000万装机量的插件计算,其付给中介商和软件作者的费用在50万-80万元,而该插件控制用户电脑每天弹一次广告,收入即为5万—8万元;如果是弹出两个不同的广告,收入则翻倍。受利益驱动,一些插件或广告中介代理商瞄上了一些下载量非常大的免费共享软件。而珊瑚虫QQ因为持续时间长,具有知名度和惊人的下载量,理所当然地成为中介代理商的香饽饽。

  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著名互联网律师于国富则认为,这个案子给行业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在此之前,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常常被认为只需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这次珊瑚虫案件的审理使很多人受到了警醒和震动,他提醒我们,法律之剑高悬在著作权侵权责任之上。在符合一定条件后,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可能会受到严厉的刑事处罚。相信经过这次提醒,广大网民和从业人士的法律意识会得到进一步的提高,从而有利于我国互联网和软件事业的健康发展。 

 珊瑚虫QQ事件有了新消息,不过没判,但是笔者不赞同刘兴亮那篇相关文章的取向,刘兴亮说分析的黑金链很不错,但是文章没有正确陈寿福的定位。作为一个从黑客爱好者到站长,再到传媒领域、营销研究,柳华芳对世态炎凉深有感触,以我之经历,我坚决认为:陈寿福是受害者!(腾讯针对陈寿福,只因为陈寿福最弱势!) 

流氓软件时代刚刚过去,大家应该不会忘记吧,在那个年代里,有多少屁股是干净的?周鸿祎在那个年代是热门人物,百度搜霸、3721、cnnic等都有大量网民抱怨流氓行为,从360安全卫士早期的流氓软件长长的列表,难道一个小小的陈寿福能背负黑金流氓软件时代的罪恶吗? 

为什么不是那些大佬们,而是陈寿福呢?因为陈寿福最弱势!法律介入了,背后是什么?是弱势者受欺负,是法制的失败!陈寿福并不是黑金链条的最重要部分,就像那些大公司里决策的并不是程序员,事实上程序员只是大老们的手而已,真正问题的关键是脑,而不是手! 

拿陈寿福作为知识产权保护的案例是失败的!中国互联网的流氓软件时代,流氓软件盛行,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互联网法律的持续滞后,可笑的滞后,可悲的滞后!拿cnnic来说,网民抱怨极多,但是这家和自称中国互联网中心的企业现在不是安然无恙吗?除了周鸿祎的奇虎与之打来拼去,我们的法律跑到哪里去了? 

可悲的中国互联网,可悲的法制,可悲的腾讯!抛弃虚伪,抛弃假面,陈寿福有违法,但不能是替罪羊!一个陈寿福折射世态,一个陈寿福折射企业的悲哀,一个陈寿福折射社会的失位。 

声援SOFF|声援珊瑚虫:如果你是珊瑚虫用户,请坚决力挺声援珊瑚虫!"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