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嘉之乱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7-11-19) 历史札记 3473 0

中国古代西晋晋惠帝时,朝廷腐败,发生八王之乱。永兴元年(304年),匈奴贵族刘渊起兵于离石(今属山西),国号汉。晋怀帝永嘉四年(310年),刘渊死,其子刘聪继立。次年聪遣石勒歼晋军十余万人于苦县宁平城(在今河南鹿邑),并俘杀太尉王衍等人。又遣刘曜破兵洛阳,俘虏怀帝,杀士兵百姓三万余。史称“永嘉之乱”。大量人口为避战乱从中原迁往长江中下游,史称“衣冠南渡”。这为东晋偏安一隅作了预备,大量的侨州侨郡的设立,深刻地影响了东晋的政治面貌。同时,客观上促进了长江中下游经济的发展,中国古代经济中心进一步迁往南方。 

中国西晋时期的政治动乱。晋惠帝在位期间,政治腐败,八王战乱相继。永兴元年(304),匈奴贵族刘渊乘机在左国城(今山西离石)起兵,逐步控制并州大部分土地,称汉王。光熙元年(306),晋惠帝死,皇太弟司马炽嗣位,改元永嘉。刘渊遣石勒等大举南侵,屡破晋军,招纳人马,势力强大。永嘉二年,刘渊正式称帝。四年刘渊死,子刘聪继位。次年,刘聪遣石勒、刘曜、王弥等率军攻晋,在苦县宁平城(今河南鹿邑西南)歼灭晋军10余万人,杀太尉王衍及诸王公。旋攻入京师洛阳,俘获怀帝,纵兵烧掠,杀王公士民3万余人。

永嘉之乱与西晋覆亡  
 

 从古至今,很多国家都受到民族问题的困扰,中国的西晋王朝(公元265年-316年)更因内部的民族纠纷而走上覆亡之路。 

 自西汉以后,西、北边境的一些胡人逐渐内徙,与汉族杂居。这些胡人包括匈奴、羯、鲜卑、氐、羌等族,史称「五胡」。西晋初年,有一些人主张把内徙胡人加以分割、遣回故土或另徙他处,以使「戎晋不杂」,但都未能实现。此外,边吏又百般虐待胡人,使他们「怨恨之气,毒于骨髓」,再加上东汉、魏、晋以来统治者多以胡人为兵,遂令其势渐盛。由于晋室内部腐败至极,地方防务不修,连年天灾为祸,遇上强悍的胡人遂一推即倒。 

 当八王之乱尚未结束时,匈奴族刘渊即自称汉王,不久又进一步称帝。刘渊死后,其子刘聪派兵攻陷西晋首都洛阳,俘虏了晋怀帝。因为此事发生在怀帝永嘉五年(公元311年),所以历史上称为「永嘉之乱」。 

 永嘉之乱后不久,怀帝被匈奴人所杀,其侄愍帝被拥立于长安。但这时皇室、世族已纷纷迁至江南,西晋王朝名存实亡。到了公元316年,匈奴兵攻入长安,俘虏了愍帝,西晋至此宣告灭亡。而实际上,永嘉之乱早已决定了西晋覆灭的命运。从武帝篡魏,到愍帝出降,西晋国祚仅历五十一年。 

 西晋表面上虽是亡于胡人之手,其实自西晋建立以来,其施政缺失甚多,使政局混乱,内战不休,速亡乃自然不过的事。  
  
 
八王之乱
    西晋统治集团内部历时十六年(291~306)之久的战乱。战乱参与者主要有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长沙王司马■、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东海王司马越等八王,史称“八王之乱”。
    晋武帝司马炎认为曹魏未分封同姓诸侯王,缺乏屏藩,于泰始元年(265)封宗室二十七人为王,有领地和军队,分润租调。大国封地不过一郡,军队不超过五千。他还陆续用宗室诸王在中央与地方充当重要官职,几处军事重镇都用他们为长官,如武帝末年,用楚王玮都督荆州,汝南王亮出镇许昌。惠帝即位,用梁王肜、赵王伦、河间王■等先后出镇关中,成都王颖镇邺。出镇的亲王既握军符,复综民事。因此,可以凭借其势力发动战乱。
    太熙元年(290)晋武帝临终时命弘农大姓出身的车骑将军、杨皇后的父亲杨骏为太傅、大都督,掌管朝政。惠帝即位后,皇后贾南风(即贾后)于元康元年(291)与楚王玮合谋,发动禁卫军政变,杀死杨骏,而政权却落在汝南王亮和元老卫■手中。贾后政治野心未能实现,当年六月,又使楚王玮杀汝南王亮,然后反诬楚王玮假诏擅杀大臣,将玮处死。贾后遂执政,于元康九年废太子■,次年杀之。统领禁军的赵王伦联合齐王■起兵杀贾后。永宁元年(301),赵王伦废惠帝自立。至此,政变局限在宫廷;此后方镇军参加内战, 战乱规模扩大,战场从洛阳、长安延展到黄河南北的广大地区。
    赵王伦篡位后,镇许昌的齐王■起兵讨伦,镇邺的成都王颖与镇守关中的河间王■举兵响应。洛阳城中的禁军将领王舆也起兵反伦,迎惠帝复位,杀死赵王伦。齐王■以大司马入京辅政。太安元年(302)底,河间王■又从关中起兵讨■,洛阳城中的长沙王■也举兵入宫杀齐王■,政权落入■手。太安二年,河间王■、成都王颖合兵讨长沙王■。司马■命都督张方率精兵七万,自函谷关向洛阳推进,司马■调动大军二十余万,也渡河南向洛阳。司马■所能指挥的洛阳军队不下数万人,这是八王之乱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集结。二王的联军屡次为长沙王■所败。但由于双方兵力悬殊,洛阳陷于包围之中。城内的统治集团发生分裂。次年正月,洛阳城里的东海王越与部分禁军合谋,擒长沙王■,将其交给河间王■的部将张方,被张方烧死。成都王颖入洛阳为丞相,但仍回根据地邺城,以皇太弟身分专政,政治中心一时移到邺城。东海王越对成都王颖的专政不满,率领禁军挟惠帝北上进攻邺城。荡阴(今河南汤阴)一战,被成都王颖大败,惠帝被俘入邺,东海王越逃往自己的封国(今山东郯城北)。与此同时,河间王■派张方率军占领洛阳,接着并州刺史司马腾(司马越弟)与幽州刺史王浚联兵攻破邺城,成都王颖与惠帝投奔洛阳,转赴长安。永兴二年(305),东海王越又从山东起兵进攻关中,击败河间王■。光熙元年(306),东海王越迎惠帝回洛阳,成都王颖、河间王■相继为其所杀,大权落入越手中,八王之乱到此终结。
    自贾后杀杨骏(291年)到惠帝回洛阳(306年),十六年中参战诸王多相继败亡,人民被杀害的动辄以万计,京城洛阳和长安反复遭到烧杀劫掠,社会经济严重破坏,而且诸王在混战中利用少数族的贵族参加内战,使匈奴、鲜卑等少数族长驱直入中原,西晋统治集团的力量消耗殆尽,隐伏着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便迅速爆发。


西晋之建立与「八王之乱」及「永嘉之乱」
  晋武帝鉴于曹魏王室孤立而亡,便恢复封建,又裁撤州郡兵,以防州牧割据,
    以巩固王室。但其死后即有八王之乱及永嘉之乱,引致西晋灭亡。 
一.「八王之乱」及其影响:
武帝死后,惠帝痴呆,不能处理政务,外戚专权,宗室强盛,争夺兵权,引发「八王之乱」。其影响有:
1.历时十六年,经此乱后,中原地区残破,很多北方居民南迁;
2.晋室骨肉相残,国家元气大伤;
3.动乱期间,诸王用胡人军队助战,引狼入室,北方少数民族纷纷南下。 
二.「永嘉之乱」及其影响
  「八王之乱」后,地方严重破坏,国势衰弱。
    晋武帝撤州郡之兵,令边防薄弱,无抵御能力。杂居在北方的胡人,乃乘机入侵,终让成「永嘉之乱」。  
西晋士人俑,其影响:
1.西晋灭亡:晋惠帝时,匈奴刘渊首先叛晋自立,其后匈奴分别掳怀、愍二帝北去,史称「永嘉之乱」。西晋亡,国祚52年。
2.南北分裂:南方东晋偏安,东晋亡后,有宋、齐、梁、陈更替,史称「南朝」;北方历五胡十六国,演变成北朝格局。
3.江南开发:北方汉族为避乱,相率南迁,为南方带来先进的生产技术及及劳动力,经济乃逐渐繁荣起来。
4.民族融和:南迁之汉族与南方部族通婚,而留在北方之汉族则与胡族通婚,使民族得以融和,扩大中华民族。 
永嘉之乱即五胡乱华.  公元311年即永嘉五年,匈奴攻陷洛阳、掳走怀帝的乱事。西晋初重行分封,终致历时16年之久华族内部相互践踏,晋元康元年(291年)至光熙元年(306),晋皇室诸王争夺中央朝权的作战。其代表人物为汝南王司马亮、楚王司马玮、赵王司马伦、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乂、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东海王司马越等八王,史称“八王之乱”。又连年天灾,社会动荡,胡人遂乘时入侵。永兴元年(304年),匈奴贵族刘渊在左国城(今山西离石)起兵,逐步控制并州部分地区,自称汉王。



   晋光熙元年(306年),晋惠帝死,司马炽嗣位,即怀帝,改元永嘉。刘渊遣石勒等大举南侵,屡破晋军,势力日益强大。永嘉二年,刘渊正式称帝,四年刘渊死,子刘聪继位。次年,刘聪遣石勒、王弥、刘曜等率军攻晋,在平城(今河南鹿邑西南)歼灭十万晋军,又杀太尉王衍及诸王公。旋攻入京师洛阳,俘获怀帝,纵兵烧掠,杀王公士民三万余人。从晋武帝篡曹魏,到晋愍帝出降,西晋国祚仅历五十一年。

   晋建武年间,晋元帝率中原汉族衣冠仕族臣民南渡,史称“永嘉之乱,衣冠南渡”,这是中原汉人第一次大规模南迁,主要有主要有林、陈、黄、郑、詹、邱、何、胡八姓。“衣冠”是文明的意思,衣冠南渡即是中原文明南迁,晋朝迁都至江东建康(今南京),自此史称东晋.

以下是华族第一个灾难史"五胡乱华"的相关资料:

中国由此进入了华族历史上的第一次大灾难!---五胡乱华!  入塞胡族中,羯、白匈奴、丁零、铁弗、卢水胡、鲜卑、九大石胡等部落主体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这些来自蛮荒之域的野蛮胡族还保留着原始的食人兽性,其中以羯族,白种匈奴,鲜卑族三族最为凶恶。

 

    公元304年,慕容鲜卑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奸淫,同时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了,慕容鲜卑一时吃不掉,又不想放掉,于是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于,易水为之断流。

 

    至于羯族就简直可以称之为“食人恶魔”了。史书记载羯族军队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之为“双脚羊”,意思是用两只脚走路像绵羊一样驱赶的性奴隶和牲畜,夜间供士兵奸淫,白天则宰杀烹食。在羯族建立的羯赵政权统治下,曾经建立了雄秦盛汉的汉民族已经到了灭族的边缘。

 

    到冉闵灭羯赵的时候,中原汉人大概只剩下400万左右(西晋人口2000万),冉闵解放邺都后一次解救被掳掠的汉族女子就达二十万。这些汉族女子是被羯族人当作“双脚羊”来饲养的家畜,随时随地被奸淫,也可能随时随地被宰杀烹食。有五万多少女这时虽被解放,但也无家可归,被冉闵收留。后来冉闵被慕容鲜卑击败,邺城被占。这五万名少女又全部落入食人恶魔慕容鲜卑的手中。慕容鲜卑奸淫污辱,又把这五万名刚刚脱离羯族魔爪的可怜少女充作军粮。一个冬天就吃了个干净。邺城城外这五万名少女的碎骨残骸堆成了小山.....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之一----五胡乱华时代的冉闵皇帝。出现在历史中,为北方汉民带来了一丝希望!!!请各位汉民记住,特别是北方的汉民,中国历史中有一个冉闵,是他为我们这个民族解难的.

 

    在五胡乱华,胡族大肆屠杀汉人的纷乱年代,老百姓为了活命,迁徙的流民潮几乎席卷了整个中国。冉闵的父亲冉瞻就出身于当时名震天下的乞活义军。乞活义军是西晋末至东普活跃于黄河南北的流民武装集团的一支,抗击胡族,为生存而战。冉瞻在一次作战时为羯赵俘虏,因伤势过重没几天就去世了,羯赵国主石勒欣赏勇冠三军的冉谵,见当时十一二岁的冉闵聪明伶俐,石勒就将小冉闵认作干孙子,为他改名叫石闵,并一手将他带大。仇人的强大使冉闵只有将仇恨深埋心底,强忍内心悲痛讨石勒欢心。成年后的冉闵骁勇善战,在羯赵与鲜卑的战斗中屡立战功,逐渐成为羯赵帝国的高级将领。

 

公元349年,羯赵皇帝石虎死后其子十余人互相残杀。公元350年正月,石闵宣布复姓冉闵,杀死羯赵皇帝石鉴,同时杀死石虎的38个孙子,尽灭石氏,一举灭掉了残暴不可一世的羯赵帝国。其后冉闵即皇帝位,年号永兴,国号大魏,史称冉魏。(国家应民族政策需要在史书中没有记载)

 

他下令邺都城门大开,凡”六夷” (匈奴、鲜卑、羯、氐、羌、巴氐)“与官同心者住,不同心者任所之”。 一夜之间,方圆几百里的汉人,扶老携幼,全往邺城里面涌;而一直以邺城为老窝的羯胡及六夷外族,推车挑担,拼命往外跑。冉闵意识到这些胡族终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始终是中原战乱不绝的祸根,便颁下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杀胡令》:“凡内外六夷胡人,敢持兵仗者斩,汉人斩一胡人首级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职悉拜东门”。一时间,邺都城内汉人纷纷拿起武器追杀胡族,冉闵亲自带兵击杀邺城周围的胡人,三日内斩首二十余万,尸横遍野,同时冉闵还扬言要六胡退出中原, “各还本土”,否则就将其统统杀绝。

 

各胡深惧其下场将如同羯族与白奴人,组成联军连番围攻冉魏政权。面对胡族联军的疯狂反扑冉闵沉着应战 :首战以汉骑三千夜破凶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凶奴首三万;再战以五千汉骑大破胡骑七万; 三战以汉军七万加四万乞活义军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五战以汉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六战于邺城以一二千刚组织的汉骑将远至而来的胡军七万打的溃不成军。各地汉人纷纷起义响应,开始对入塞中原的数百万胡族展开大屠杀,史载“无月不战,互为相攻”,一举光复山东、山西、河南、河北、陕西、甘肃、宁夏。

 

迫于冉闵和诸路中原汉军的武力威胁,氐,羌,匈奴,鲜卑数百万人退出中土,各自返还陇西或河套草原一带原来生活的地方,一些胡族甚至从此迁回万里之外的中亚老家。北方汉人被屠杀的只留下四五百万,最主要的凶手是凶奴人和源于东欧高加索山到黑海草原地区的白种羯族。(这个民族有拿人头祭祀的习惯) 冉闵灭羯赵,歼灭三十多万羯族与凶奴为主的胡兵。冉闵后来在邺城对羯族屠杀了二十几万,加上全国各省各地的复仇屠杀。 羯族与凶奴在血腥的民族报复中被基本杀绝。

   五胡中的四胡在种族仇杀中都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统治今天外蒙内蒙和中国北部的鲜卑却进入极盛时期。 公元352年,冉闵将城中的军粮分给百姓,独自带领1万人马去今天的河北定州征粮。鲜卑族得到这一消息,急调二十万鲜卑骑兵南下,想乘机消灭因刚扫清中原而元气未复的冉魏政权。冉闵被鲜卑的十四万先头骑兵部队在常山包围,在拼死突围的冉魏士兵掩护下,冉闵连杀三百余人,最终被俘.慕容俊怒斩冉闵于遏陉山。史书记载,冉闵死后:“山左右七里草木悉枯,蝗虫大起,从五月到十二月,天上滴雨未降。慕容俊大惊,派人前往祭祀,追封冉闵为武悼天王,当日天降大雪,过人双膝”。

   冉魏国的臣子纷纷守节自缢,少部分逃往东晋,无一投降前燕者。冉魏几十万汉人不甘受辱,纷纷逃向江南,投奔东晋。东晋军因未能及时接应,使得几十万百姓中途受到鲜卑大军追击、屠杀,死亡殆尽。晋将自杀谢罪.同为汉人的东晋将领也如此义举!

  他虽然是皇帝,却一直奉江南的晋为汉之正塑,立志恢复汉家天下。

他号称项羽转世一生无敌,自灭胡令颁布后,遭北方胡人围攻而屡战屡胜!群胡连番围攻:

 

其首战以汉骑三千夜破匈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匈奴首三万;

再战以五千汉骑大破胡骑七万;

三战以汉军七万加四万乞活义军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

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

五战以汉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

六战于邺城以一二千刚组织的汉骑将远至而来的胡军七万打的溃不成军;

七战又有以步卒不足万人敌慕容鲜卑铁骑十四万不退反进竟十战十捷。

五胡乱华,汉人传奇英雄冉闵,却没有得到历史应有的评价。当时正如古书所描绘“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汉人冉闵忍辱二十年得机起兵造反,力图匡复华夏,灭胡无数,血洗亲人之仇,亡国之恨!及至群胡围攻。 

 

 

时过一千六百多年,冉闵的豪壮语任激动人心: 
 

“诸胡乱我中国,也已数十年,今我与诸君尽诛天下胡族,共雪我中原百姓血海深仇。” ——大会群英,致书各地。

闵遣使临江告晋曰:“胡逆乱中原,今已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东晋朝廷不答。

“天下大乱,你们这些凶禽一样,人面兽心的蛮夷尚且可以称王称帝,何况我乃是堂堂中华英雄!”——被俘拒降鲜卑国主慕容俊。

冉闵死,遏陉山草木悉枯,蝗虫大起,天以不雨以示大哀无泪。天地大恸无非屈圣贤辱,千年不得昭雪。连上苍都知道冉闵的冤屈,上天都感动了。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