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的機智全集

风清扬斈 12年前 (2007-10-22) 网络资料 2570 0
真实的纪晓岚非常潦倒,到死也没捞个“正大学士”的头衔,乾隆只把它当作一个腐朽儒生罢了,只是被民间演绎,电视炒做混淆视听了  

         一天紀曉嵐進宮要面聖,被一位太監攔著。那太監素知紀曉嵐饒富機智奇才,便央求他說個故事否則不讓他過去。紀曉嵐沒辦法只好說道:「從前有一個太監」,說到這裡頓了一下卻不說了。太監等了半晌忍不住問道:「下面呢?」這時紀曉嵐笑了笑說: 「下面沒有了。」太監紅了臉訕訕的讓紀曉嵐過了去。
 

         話說紀曉嵐當禮部侍郎的時候,一天尚書和御史連袂來訪。聊著聊著,突然外頭跑來一隻狗。尚書心中突生一計要取笑紀曉嵐,便道:「咦,你們瞧那是狼是狗?」(侍郎是狗)紀曉嵐知道尚書在捉弄他,當下也不動聲色的說:「要分辨狗或狼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看牠的尾巴,尾巴下垂的是狼,上豎是狗。」(尚書是狗)一旁的御史大笑道:「哈哈,我還道那是狼是狗呢,原來上豎是狗,哈哈,哈。」此時紀曉嵐不慌不忙的接著又說道:「另一種分辨的方法就是看牠吃什麼。狼是非肉不食,狗則遇肉吃肉,遇屎吃屎。」(御史吃屎)這下子連御史也噤聲無言了)
 

         有位自命不凡的青年文人拿著自己的大作去請紀先生批閱紀公提筆在篇後批著:『此文有雙錘擂鼓之聲』那位青年作家洋洋得意,以這批語逢人便告有人詢問紀公:『為何要將一篇不通的文章加上這麼好的評語呢?』紀公大笑道:『你們根本不懂得這評語的意思,一個錘擊鼓,所發出的聲音是:通!通!通!雙錘擊鼓時,鼓聲是不通!不通!不通!.... 』
 

          話說紀曉嵐考上狀元的時年紀還很輕於是便有個太監想戲弄他出了個上聯要他對: 「小翰林  穿冬服  持夏扇  一部春秋曾讀否?」紀曉嵐不甘示弱便回道:「老總管  生南方  長北地  那個東西還在嘛?」
 

         清乾隆時,大學士紀曉嵐為人幽默,不受世俗思想朿縛。某年初一,朝拜了皇帝之後,回到家中。一班趨炎附勢之徒充斥門庭,要為「老師」拜年。紀曉嵐不勝其擾,但又不得不勉強應酬。忽然,紀曉嵐不覺大笑。徒子徒孫以為做了什麼令老師高興之事,紛紛查問究竟。紀曉嵐不慌不忙說: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個貼切的對聯罷了。徒子徒孫當然不會放過機會讓老師過過發表慾,一定要老師說出來。紀曉嵐說:「大家不怪我,就說吧,今早學生頭搶地,昨夜師母腳朝天。」
 

          紀曉嵐某次陪乾隆到杭州,路過一家雜貨店。乾隆指著門前一塊招牌,佯裝不知地問:「這是什麼?」紀曉嵐抬頭一看,那招牌寫的是「黃楊木梳」,他回答說:「這是對聯!」「既是對聯哪有成單之理?」皇帝說。「杭州乃文物之鄉,街頭巷尾到處暗藏各種巧對,有上句也有下句,全靠細心觀察,心領神會。」紀曉嵐解釋給皇上聽,走過幾家店,紀曉嵐指著另一個招牌請皇帝看:「白蓮藕粉」,紀說:「這是下聯呢!與『黃楊木梳』剛好配成對!」兩人正好走到一家裱畫鋪乾隆指著這家的招牌「精裱唐宋元明名人書畫」對紀曉嵐說:「難不成這也算上聯?」紀笑道:「不錯!它的下聯就在剛剛走過的那家藥材店,你瞧,它不是寫著:採辦川廣雲貴各省道地藥材。」乾隆一聽,哈哈大笑:「果然是巧對!」
 

         傳說紀曉嵐是個怕熱的人,而他也是清乾隆在位時,負責『四庫全書』的總篹,也就是現在俗稱的總編;『四庫全書』分為經、史、子、集四部,全是用蠅頭小楷寫成,據說計有七萬萬七千七百七十七個字, 這書絕非一人一日可成。話說這天正是又悶又熱 的天氣,紀曉嵐與眾編輯正在書院趕編『四庫全書』,但天氣實在太熱了,別人了不起用手巾擦擦汗,而紀曉嵐卻怎麼擦也擦不完,於是乾脆脫光衣服,免得汗水將所編給展卷了。以往皇帝前往一處必先通報,以使下屬準備整理,但這日乾隆提早退朝,突然心 血來潮便往紀曉嵐所在的書院前來。眼看已來不及通報,而紀曉嵐卻光著上身,這在帝 制時期乃失儀之罪,按律當斬,於是紀曉嵐靈機一動便往桌下躲去。乾隆老遠便看到紀曉嵐,心想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於是一屁股便往紀曉嵐座位坐了下去。那座位乃三 面不透風,一面開通的桌台,乾隆這一坐唯一通氣的那面也堵死,紀曉嵐坐在外面還熱呢,何況是躲在桌下,心想是誰這麼缺德,但念頭一轉又想到,也許是有人怕他被乾隆瞧見,故意這麼做,也算是好意。但過了好久,乾隆也故意不出聲,並用手示意大家也不可出聲,紀曉嵐在桌下心中又想,再不出聲也不用等午門斬首,就是悶也要悶死了! 於是小聲問道:「老頭子走了沒?」乾隆一聽,說道:「朕恭在此!」喲呵!還是沒躲過去!於是紀曉嵐出來叩見乾隆。乾隆一見紀曉嵐那副模樣心裡也樂了,但表面上還是板著臉說:「紀昀,你為何叫朕老頭子,你倒說說看,有理則生,無理則死!」紀曉嵐理了理衣裳,不慌不忙的說:「老乃長壽之義;天下萬物之首領曰頭;子乃對聖賢之尊稱,孔丘、孟軻皆稱子;因此,三者合起來便稱老頭子。」乾隆本來就只是要尋紀曉嵐開心,更何況『四庫全書』還指望著他;而對紀曉嵐的機智也相當疼惜。看到紀曉嵐熱的滿身大汗,不禁憐惜,叫道:「來人!賜茶一盞。」紀曉嵐剛要端起茶碗,乾隆突然靈機一動,說道:「紀愛卿,朕這裡有一把扇子,還未題字,你就替朕寫一首詩詞吧! 」紀曉嵐接過扇子,想起剛才那股熱勁,便題了一首王之渙的出塞,原詩是這樣寫的:「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這詩是好詩,字是好字,乾隆接過紀曉嵐一揮而就的扇子,心裡很是高興,順口便唸道:「黃河遠上白雲...」喲!這中間怎麼少了一個『間』字,乾隆一生寫了九百多首詩詞,對唐詩也不陌生,一瞧這詩中間少了個字,這存心是要考考寡人;這在那年頭便犯了欺君之罪,乾隆把臉一橫,說道:「紀昀,你好大的膽子,為何欺瞞寡人!」紀曉嵐本來得意洋洋的正要端起茶杯,一聽連忙接過扇子一看,從容的說道:「啟稟陛下!臣題的不是出塞詩,而是出塞詞。」接著便唸道:「黃河遠上 白雲一片 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 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乾隆一聽也不得不讚嘆紀曉嵐的機智與文才。還好那年頭題詩寫字全不用標點符號,否則紀曉嵐的腦袋非搬了家不可。紀曉嵐剛要端起茶杯喝茶,乾隆突然喝道:「別動!」這下把群臣的心差點從嗓子眼裡蹦了出來!乾隆繼說道:「紀愛卿,人都說你有急智與文才,朕要考考你,看看是否浪得虛名;朕每講一句話,你來給朕對一句詩,對得上則重重有賞,對不上則二罪俱罰!」乾隆說道:「昨天夜裡娘娘生了個娃兒!」紀曉嵐不加思索的對道:「昨夜後宮降真龍。」乾隆又說:「是 個女娃兒。」紀曉嵐又對:「月裡嫦娥下九重。」乾隆說:「可惜剛生下來就夭折了!」紀曉嵐張口就來:「天上人間留不住!」乾隆說:「你知道是怎麼死的嗎?是掉尿盆裡淹死的!」他一邊說一邊心想:「看你怎麼對上來!」這下乾隆滿以為可以難倒紀曉嵐,群臣也都為紀曉嵐擔足了心;沒想到紀曉嵐略加思索後,說道:「昨夜後宮降真龍 ,月裡嫦娥下九重;天上人間留不住...」乾隆接口:「掉尿盆裡淹死怎麼對!」紀曉嵐說:「翻身跳入水晶宮!」
 

         有一天,乾隆微服出巡,走進一家酒樓飲酒,大學士紀曉嵐隨侍在側.酒過三巡,忽然聽到迎親的樂隊聲從樓下經過.乾隆一時詩興大發,就吟道:「樓下鑼鼓響叮咚,新娘羞坐花轎中,今日洞房花燭夜…」乾隆吟到第三句,第四句恐怕作得太俗,有失皇帝身分於是對紀曉嵐說:「你來結尾,作的好朕有賞,作不好罰你。」紀曉嵐不愧為才子,立刻接道:「玉簪剔破海堂紅。」乾隆聽了讚不絕口,兩人痛飲而歸。 
  ======= 下面没有了
一天纪晓岚进宫要面圣,被一位太监拦着。
那太监素知纪晓岚饶富机智奇才,
便央求他说个故事否则不让他过去。
纪晓岚没办法只好说道:「从前有一个太监」,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却不说了。
太监等了半晌忍不住问道:「下面呢?」
这时纪晓岚笑了笑说:「下面没有了。」
太监红了脸讪讪的让纪晓岚过了去。


======= 是狼是狗

话说纪晓岚当礼部侍郎的时候,一天尚书和御史连袂来访。
聊着聊着,突然外头跑来一只狗。
尚书心中突生一计要取笑纪晓岚,
便道:「咦,你们瞧那是狼是狗?」(侍郎是狗)
纪晓岚知道尚书在捉弄他,当下也不动声色的说:
「要分辨狗或狼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看牠的尾巴,
尾巴下垂的是狼,上竖是狗。」(尚书是狗)
一旁的御史大笑道:
「哈哈,我还道那是狼是狗呢,原来上竖是狗,哈哈,哈。」
此时纪晓岚不慌不忙的接着又说道:
「另一种分辨的方法就是看牠吃什麽。
狼是非肉不食,狗则遇肉吃肉,遇屎吃屎。」(御史吃屎)
这下子连御史也噤声无言了

======= 双锤擂鼓

有位自命不凡的青年文人拿着自己的大作去请纪先生批阅
纪公提笔在篇後批着:『此文有双锤擂鼓之声』
那位青年作家洋洋得意,以这批语逢人便告 
有人询问纪公:『为何要将一篇不通的文章加上这麽好的评语呢?』
纪公大笑道:『你们根本不懂得这评语的意思,
一个锤击鼓,所发出的声音是:通!通!通!
双锤击鼓时,鼓声是不通!不通!不通!....』

======= 巧对1

话说纪晓岚考上状元的时年纪还很轻 ,於是便有个太监想戏弄他
出了个上联要他对:
「小翰林 穿冬服 持夏扇 一部春秋曾读否?」
纪晓岚不甘示弱便回道:
「老总管 生南方 长北地 那个东西还在嘛? 」

======= 巧对2

清乾隆时,大学士纪晓岚为人幽默,不受世俗思想朿缚。
某年初一,朝拜了皇帝之後,回到家中。
一班趋炎附势之徒充斥门庭,要为「老师」拜年。 
纪晓岚不胜其扰,但又不得不勉强应酬。
忽然,纪晓岚不觉大笑。
徒子徒孙以为做了什麽令老师高兴之事,纷纷查问究竟。
纪晓岚不慌不忙说:没什麽,只是想到了一个贴切的对联罢了。
徒子徒孙当然不会放过机会让老师过过发表慾,一定要老师说出来。
纪晓岚说:「大家不怪我,就说吧,今早学生头抢地,昨夜师母脚朝天。」

======= 对联招牌

纪晓岚某次陪乾隆到杭州,路过一家杂货店。
乾隆指着门前一块招牌,佯装不知地问:「这是什麽?」
纪晓岚抬头一看,那招牌写的是「黄杨木梳」,
他回答说:「这是对联!」 
「既是对联哪有成单之理?」皇帝说。
「杭州乃文物之乡,街头巷尾到处暗藏各种巧对,有上句也有下句,全靠细心观察,心领神会。」
纪晓岚解释给皇上听,走过几家店,纪晓岚指着另一个招牌请皇帝看:「白莲藕粉」,纪说:「这是下联呢!与『黄杨木梳』刚好配成对!」
两人正好走到一家裱画铺乾隆指着这家的招牌「精裱唐宋元明名人书画」对纪晓岚说:「难不成这也算上联?」
纪笑道:「不错!它的下联就在刚刚走过的那家药材店,你瞧,它不是写着:采办川广云贵各省道地药材。」
乾隆一听,哈哈大笑:「果然是巧对!」


======= 翻身跳入水晶宫 

传说纪晓岚是个怕热的人,而他也是清 乾隆在位时,负责『四库全书』的总篹,也就是现在俗称的总编;
『四库全书』分为经、史、子、集四部,全是用蝇头小楷写成,
据说计有七万万七千七百七十七个字, 这书绝非一人一日可成。
话说这天正是又闷又热的天气,
纪晓岚与众编辑正在书院赶编『四库全书』,
但天气实在太热了,别人了不起用手巾擦擦汗,
而纪晓岚却怎麽擦也擦不完,於是乾脆衣服,
免得汗水将所编给展卷了。
以往皇帝前往一处必先通报,以使下属准备整理,
但这日乾隆提早退朝,突然心血来潮便往纪晓岚所在的书院前来。 
眼看已来不及通报,而纪晓岚却光着上身,
这在帝制时期乃失仪之罪,按律当斩,
於是纪晓岚灵机一动便往桌下躲去。
乾隆老远便看到纪晓岚,心想这家伙到底在搞什麽鬼?
於是一屁股便往纪晓岚的座位坐了下去。
那座位乃三面不透风,一面开通的桌台,
乾隆这一坐把唯一通气的那面也堵死,
纪晓岚坐在外面还热呢,何况是躲在桌下,
心想是谁这麽缺德,但念头一转又想到,
也许是有人怕他被乾隆瞧见,故意这麽做,也算是好意。
但过了好久,乾隆也故意不出声,并用手示意大家也不可出声,
纪晓岚在桌下心中又想,再不出声也不用等午门斩首, 
就是闷也要闷死了!於是小声问道:「老头子走了没?」
乾隆一听,说道:「朕恭在此!」
哟呵!还是没躲过去!於是纪晓岚出来叩见乾隆。
乾隆一见纪晓岚那副模样心里也乐了,但表面上还是板着脸说:
「纪昀,你为何叫朕老头子,你倒说说看,有理则生,无理则死!」
纪晓岚理了理衣裳,不慌不忙的说:
「老乃长寿之义;天下万物之首领曰头;子乃对圣贤之尊称,
孔丘、孟轲皆称子;因此,三者合起来便称老头子。」
乾隆本来就只是要寻纪晓岚开心,
更何况『四库全书』还指望着他;而对纪晓岚的机智也相当疼惜。
看到纪晓岚热的满身大汗,不禁怜惜,叫道:「来人!赐茶一盏。」 
纪晓岚刚要端起茶碗,乾隆突然灵机一动,说道:
「纪爱卿,朕这里有一把扇子,还未题字,你就替朕写一首诗词吧!」
纪晓岚接过扇子,想起刚才那股热劲,
便题了一首王之涣的出塞,原诗是这样写的:
「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这诗是好诗,字是好字,乾隆接过纪晓岚一挥而就的扇子,
心里很是高兴,顺口便念道:「黄河远上白云...」
哟!这中间怎麽少了一个『间』字,乾隆一生写了九百多首诗词,
对唐诗也不陌生,一瞧这诗中间少了个字,这存心是要考考寡人; 
这在那年头便犯了欺君之罪,
乾隆把脸一横,说道:「纪昀,你好大的胆子,为何欺瞒寡人!」
纪晓岚本来得意洋洋的正要端起茶杯,一听连忙接过扇子一看,
从容的说道:「启禀陛下!臣题的不是出塞诗,而是出塞词。」
接着便念道:「黄河远上 白云一片 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 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乾隆一听也不得不赞叹纪晓岚的机智与文才。
还好那年头题诗写字全不用标点符号,否则纪晓岚的脑袋非搬了家不可。
纪晓岚刚要端起茶杯喝茶,乾隆突然喝道:「别动!」
这下把群臣的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
乾隆继说道:「纪爱卿,人都说你有急智与文才,朕要考考你,看看是否浪得虚名;朕每讲一句话,你来给朕对一句诗,对得上则重重有赏,对不上则二罪俱罚!」 
乾隆说道:「昨天夜里娘娘生了个娃儿!」
纪晓岚不加思索的对道:「昨夜後宫降真龙。」
乾隆又说:「是个女娃儿。」
纪晓岚又对:「月里嫦娥下九重。」
乾隆说:「可惜刚生下来就夭折了!」
纪晓岚张口就来:「天上人间留不住!」
乾隆说:「你知道是怎麽死的吗?是掉尿盆里淹死的!」
他一边说一边心想:「看你怎麽对上来!」
这下乾隆满以为可以难倒纪晓岚,群臣也都为纪晓岚担足了心;
没想到纪晓岚略加思索後,说道: 
「昨夜後宫降真龙,月里嫦娥下九重;天上人间留不住...」
乾隆接口:「掉尿盆里淹死怎麽对!」
纪晓岚说:「翻身跳入水晶宫!」

======= 玉簪剔破海棠红

有一天,乾隆微服出巡,
走进一家酒楼饮酒,大学士纪晓风随侍在侧.
酒过三巡,忽然听到迎亲的乐队声从楼下经过.
乾隆一时诗兴大发,就吟道:
「楼下锣鼓响叮咚,新娘羞坐花轿中,今日洞房花烛夜…」
乾隆吟到第三句,第四句恐怕作得太俗,有失皇帝身分
於是对纪晓风说:「你来结尾,作的好朕有赏,作不好罚你。」
纪晓风不愧为才子,立刻接道:「玉簪剔破海棠红。」
乾隆听了赞不绝口,两人痛饮而归。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