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董事长的女儿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7-07-16) 写作文摘 3351 0

爱上董事长的女儿(初稿)   文/葵花小子(学生)


1.我只想向大家讲述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身上.  
    现在,我变的不同了,故事后的十年我有出息了,当我穿着笔挺的西装走在豪华大厅里的时候,所有人都对我点头哈腰,他们会叫我钟总,再也不会有人忽视我的存在了.我已经成了一个老板,经营了一家中国名牌服装公司,我不再为钱发愁了.我可以很潇洒地挥霍MONEY,可以在五星际宾馆连住半年,可以对任何人说不,当然也可以和任何年龄,身份的漂亮女孩子上床,并且不负责任.我从一个不被人看起的穷小子,成了一个事业成功的男人.
    可是当我和那些女人做完,独自坐在床上抽烟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那个女孩子,她的身影总是在我的眼前飘荡,像一个鬼魂一样折磨着我的大脑,多少年来,我一再让自己把她忘记,可是记忆这东西老是让我去见她,也许,我真该去见她了,她在哪呢!
    我只想向大家讲述一个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身上.
    故事开始的时候,我25岁,刚从大学毕业两年,因为我的大学是一所三流院校,再加上我是从穷山沟里爬出来的穷小子,在南方的城市没有任何关系,因此毕业后的两年,我一事无成,落魄的像只疯狗.那些日子,我只能靠每天十几元钱的生活费来维持生活,而这十块钱中还包括了我的烟钱,加之我是个烟鬼,所以吃饭的钱所剩无几,那个时候方便面几乎是我的主粮,偶尔去小饭馆吃顿好的,那是十天半月才有的事.
    她家里很有钱,爸爸是本地一家服装公司的老板,手下经营了五家服装公司.大学毕业后,我就进了她爸爸手下的其中的一家公司,在市场部做一个跑腿的,说白了,就是去给公司推销产品,如果我是去拉大客户,也许经济会好点,可我偏偏上去一些小服装店跑生意的那种,基本没什么油水.
    在公司里,几乎没人能看起我,分公司的老板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人,他叫李凯,听说他的爸爸是一个老军人,当过官,在本市和有些声望,和我们公司的总老板是老朋友,并且那个时候,他也即将成为总老板的女婿,也就是小熙的未婚夫.
    小熙是一个娇小,可爱,迷人的丫头,算不上多么的漂亮,但清纯可人,身上散发着大户千金的高贵气质.让我这样的男人有着天生的畏惧,第一次见到她时,我几乎没怎么说出话来.
    她来公司找老板李凯,在电梯口遇到了我,她和同时进了电梯,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我望了望她,心想公司里怎么会来一个陌生的,而且如此可爱的丫头,男人见到这样的女人,难免会心动一翻.她一直都没抬头,低头似乎在想着心事,在出电梯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我.
    她抿了抿嘴问我,请问,你们公司李总在哪边?她似乎也是第一次来.我没说话,向她指了下李总的办公室,她说了声谢谢,冲我微笑了下,走了过去.她的那句话以及她的眼神像是沾染了魔法一样,留在我的心中,让我一天都没法好好工作,我已经猜想到了她会是李总的女朋友或者老婆,而我并不知道她更重要的身份是董事长的女儿.
2.
   第二次见到她是在公司的五一庆祝舞会上.那晚,她也来参加了,李凯--我们的老总主持了舞会,在舞会上他受到了公司女人的一致青睐.
   在公司里,女人似乎只对有权有钱的男人献媚,而从不会考虑到我这种人.
   就是那晚,我才知道,原来我见过一面的丫头竟然是董事长的女儿,李凯在上面光荣地介绍了小熙.他感觉这是一种荣耀,能把董事长的女儿搞到手是一种荣耀.他们还没结婚,李凯说小熙是他的女友,小熙的脸上露出了一些羞涩的表情.
   下面公司的女同事大多都在那里假开心,鼓掌拍手叫好,做足了小丑的姿态,其实谁不知道,有些女人对这个丫头恨之入骨,工作了的女人圆滑世故,再丑的男人也会成为追捧的对象,只因为他是老总.
   李凯长的不好看,人有两种,一种是不好看,但心地善良的,从外表可以看出,而他就是从内到外都让人不舒服的,说实话,他配不上小熙,他比小熙大五岁,当年他二十八,小熙二十三,还在上大四,而我当年,二十五,介于他们中间.
   舞会开始以后,我躲在台下的某个角落静静地窥视着小熙,她看起来似乎有些开心,但你无法确定她心里是否真正的开心,而我总认为她是装出来的,她的心里必定有着某种心事.
   公司里的一些男女也开始跳舞,他们都是在公司里工作好几年的,收入自然比我高,也有体面的西装行头做资本,而我只能蜷缩在某个角落.并且,我不会跳舞,也没人来找我.端着酒杯,看着喧嚣浮华的一切,心里免不了生出一些悲意来.但是我又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一个普通小职员,看上了总经理的女友,这是可笑的事情.
   中途,我去了洗手间,我要躲在那里抽根烟,毕竟公司里有规定,禁止在公司大堂吸烟的.
   男女卫生间同用冲洗,当我在洗手的时候,她走到了我的旁边,也开始洗手.她的身上有很好闻的气息,我偷偷地瞟了她一眼,她的皮肤很白,头发乌黑,大大眸子上有着长长的睫毛,很健康的样子.
   并且她的胸脯是那么的迷人,微微显露的乳房,让我一阵激动,荷尔蒙迅速冲击大脑.
   哎,她说,怎么么见你跳舞啊!她突然说,似乎发现我在看她了.
   我紧张的慌忙转头一笑说,我不会!
   哦!似乎她意识到她不该这样问,但接着又说,我找个人教你吧!
   我擦了擦手,一笑说,不用了,我玩会就行!
   她跟我走了出来,本来两个人可以一同进大堂的,可是我放慢了脚步,她似乎也意识到了,先走了进去.我在外面转悠了一会,才进去!
   我进去后,舞会似乎停了,总经理和小熙站在一起.总经理便对我说,哎,你过来!那时,我刚进公司一个月,总经理似乎还不认识我.他这样的根本没时间留意我这种职员,若是有机会见到他,跟他打招呼,他连头都不抬!
   我乖乖地走了过去,问了句,李总,什么事?
   他从口袋里拿出钱说,你去附近的商店--,说着,他拿起小熙的一只高跟凉鞋说,你就拿着吧,到那去买个号码差不多的鞋来!
   我似乎愣了,但马上明白了,原来小熙扭了脚,鞋跟坏了.小熙似乎对李总的突发奇想感到不能接受,她的脸立刻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事,我穿着行,马上就要走了!
   李总很体贴地说,没事,去外面买,公司旁边就有,夜店,先穿着,我扶你下去坐会!接着,李总对我说,你怎么还不去啊,没听清还是怎么的!他的口气中夹杂着烦躁,他很希望我马上去,他不想让小熙多说话,他要做足了男人的体贴!
   我心里有些气,临走的时候,我望了眼小熙,她抿了抿嘴,皱了下眉头,我转身,提着那只凉鞋,走了出去!
3.
   我拎着鞋来到了夜店,里面站着一些漂亮的服务员.对于这种高档次的鞋店,我从未来过,更别说给自己的女朋友买这种高档次的鞋了.
   在进去之前,我犹豫了下,最后一笑,迈了进去!
   "先生,欢迎光临!"
   我面无表情,一个服务员走上来说:"先生,要买鞋子吗?"
   我把鞋子递给她说:"有没有和这样式一样的鞋子?"
   她看了看,一笑说:"哦,明白了,你女朋友把鞋子弄坏了,不方便过来是吗?"
   我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点头吧,小熙不是我的女朋友,摇头吧,我怎么向她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笑了笑.
   她也笑了,说:"这种事经常有的!别的店里未必有我们这质量好的鞋子哦!",她肯定是以为我不好意思了,而后说:"这里没有一模一样的,但有个样式和这差不多!",她把我领了过去.
   我看了看,样式是差不多,但似乎不太好看,我又问她:"有和这颜色相近的吗?",我从小熙的样子中猜测到,也许她会喜欢一种黄绿色,一种很鲜,很亮的颜色.我似乎真的进入了一种为自己女朋友挑选鞋子的境地。
   服务员找到了一双这样颜色的鞋子,而且样式也要好看的多,我感觉很满意,于是一笑说:"就这个吧!",我说完这句,突然又想到:"我这是干嘛呢,我真的把她当作女朋友了吗,多可笑!",我收起了微笑,让她把鞋子包起来,快速离开了.
   出去的时候,外面刮起了一些风,看着那双鞋子,我想到了<灰姑娘>的童话故事.手里一双崭新的,是给李总的小熙新买的,另外一只旧的,是在寻找那个公主.她的名字也叫小熙,不过是属于我的。
   这样想着,不免有些伤感.我恋爱过一次,平生只有那一次,大学里,一个挺可爱的丫头,我以为她会对我天长地久,可是我们的爱情没过一个月,她便提出了分手,情人节那天,她说她受不了了,我无法给她带来普通女孩子都有的幸福,我没法给她送任何让她开心的礼物,情人节联一束鲜花都没买,她说,分手吧!并说她是好女孩,换了任何一个女孩子也不会容忍没钱的男人的.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想到了这些,最后还是一笑.
   回去后,李总和小熙正坐在台下说话,舞会还在继续.
   见我出现,李总马上说:"你小子,去干嘛了,买双鞋要那么久!"
   我低头说:"不好意思!",她对他说:"没关系,我的鞋最不好买了!"
   我把鞋递给了他,他拿出来一看说:"怎么是这种颜色,难看死了,不让你买和这颜色一样的吗?"
   我说:"店里没有!"
   "没有?",他一笑说:"也是,这也难怪你!"
   小熙说:"还不错,挺好看的!"
   李总关切地说:"也就你最会体谅人了,不好看,也说好看!"
   我把找零递给他说:"这是找零"
   他几乎连看都没看说:"拿着吧,小费!"
   我想说我不要,却又怕他不高兴,于是没说话,独自走到了一边.
   在远处,我看到李总给小熙穿上了鞋子,小熙在李总低头的时候向我瞟了一眼,我冷冷地看着她,似乎要哭了,而她也只看了一眼,便躲开了.
   那天的舞会,我永世难忘,在舞会上,我似乎爱上了小熙,而我同时也知道,没钱的男人不过是一条被人吆喝的动物.而爱情,似乎就是这样,它总是让人好奇,谁也不会喜欢平淡的生活,刺激的人生才有意思.
   因此,命运让我第三次见到了小熙!
 4.
   我被公司开除了,这是一件很容易理解的事,原因很简单,主任对我说:你小子该的,谁叫你给小熙买那双李总不喜欢的颜色的鞋子的.一定是他不高兴了.主任看起来人还不错,看着我灰丢丢的样子,叹了口气说:给人家打工,你就得悠着点,只能自认倒霉了.我当时没说半句话,收拾东西,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当初我大学毕业,拿着文凭,必恭必敬面视到的一家公司,而今却被撵滚蛋了.
   从那离开后,我躲在住的地方,几天都没出去,心里一直在恼火,感觉这事真荒唐透了,跟旧社会有什么区别.而我同时也想到了那个小熙,她真不应该被这样的男人搞到手,我甚至幻想到那个男人把小熙抱在怀里一次次猛烈进入的时候,会有多么的让人难过.
   三天后,我重新开始找工作,五天后,我工作还没找到,却碰到了小熙,她还认识我.
   没想到她竟然坐公交车.而那天晚会结束的时候,她是坐着李总的奔驰离开的.
   我先坐在公交车里,她后上来的,坐到了我的后面,这一切我并没有察觉,因为我一直都望着窗外发呆。过了不多会,有人拍我的肩,我一回头,竟然看到了她,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似的,就是今天,当我想起那个下午,阳光从车窗照进来,她对着我笑的时候,依然还是那么的清晰,依然那么的迷人.
   我扭捏着表情对她笑了笑,"是你啊!"
   她说:"你在公司工作的还好吧?",她说话的声音明显的有些不自然.
   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她还不知道,我已经被炒鱿鱼了.
   过了会,我说:"我不在那工作了"
   "哦",她笑了下,"是感觉工作不好吗?如果可以--",她抿了抿嘴说:"我跟他说说,帮你调个好点的位置"
   我摇了摇头说:"不了,我已经找到别的工作了"
   这样几句,我们似乎没什么话说了,下车的时候,她说:"我就在前面的学校上学,今年大四,快毕业了,如果我能帮上你什么的,可以跟我说",她拿了一张纸条,写了她的号码递给了我,说着就急匆匆地下了车.
   我似乎能看到她的脸红了,在她脸转开的一瞬.
   后来,我联系了她.这也许算不上是报复,但是当我想到我找她出来的时候,我是在报复什么,也许只有这样,我的心里才舒服点,我这个人算不上什么好人.我也需要女人,我也想和女人上床,我想搞到她.
   几天后,我打了她的电话,她接电话的声音很好听:"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我紧张了下,但马上说:"我是钟颜"
   "钟颜?",我忘了,她并不知道我的名字.
   "就那个人!",我又说了句摸不到头脑的话.
   她突然说:"哦,是你啊!"
   "恩"
   "你还好吧!",她问我.
   "还好!你呢!"
   "恩,好!",她的声音变的有些不流畅了,似乎她有些紧张,难道是怕我这个人吗?
   那边是沉默,我咬了下牙说:"你有时间吗?"
   "有啊!",她说的很快.
   "你能出来吗?"
   "恩,可以!",她说:"在哪?"
   我告诉了她我的地址,但我没让她来我这,而是说,你来这附近的一个路口吧!
   "恩,好的!"
   半个小时后,我在那个路口见到了她.她穿着一身米色的衣服,手里拎着一个小包,双手拿着放在腿间摇晃,站在那里,抿着嘴,不停地向四周张望.
   我在远处看了会,感觉跟网友见面似的,我走了上去.
   她化了妆,很明显就可以看出来,她不化妆已经很漂亮了,现在是更加的迷人.见到我,她没有说话,而是睁大眼睛望着我,抿嘴笑,她是个喜欢笑的丫头.
   我走到她身边说:"其实也没什么事!"
   "哦",她的脸马上变了,是羞涩,她皱了下眉头说:"我感觉跟网友见面似的,怪不好意思的"
   我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她见我一直这样看她,便说:"你别这样看我,我有些紧张!",她的脸真的似乎红了,这一刻,我的下面不知怎么的就硬了起来.说不清楚的原因.
   我说:"你吃过了吗?"
   "没",她说:"你呢?"
   "也没"
   她马上说:"那我请你吃饭吧!"
   我说:"不用!我请你吧"
   "恩,好!",她说:"去那个面馆吧!",她说的很快,似乎是怕我多花钱或者因为没钱而窘迫的样子.
   "恩",我没有多说,因为我的确是个花不起那钱的人.
   我们走进了面馆.
   两个人,两碗面,一起吃了起来,她吃的很猛,似乎真是饿了,或者她怕我看出她不喜欢这东西,故意装出来的,她的身份告诉我,她也许都是出入那种豪华酒店的,也许来这是第一次.
   我说:"你很少来这种地方吧?"
   "不啊,我经常在学校附近吃的"
   "你们家那么有钱--"
   她一笑说:"跟那没关系的,我喜欢这种感觉,挺温馨的"
   吃着吃着,她突然说:"对了,忘了告诉你,那鞋子很漂亮,我很喜欢!"
   "是吗?",她的话不知怎么的让我有些伤感了.
   "恩,谢谢你了,那天的事,不好意思!",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一直没抬头,只是在吃面,似乎怕我看到她的脸.
   "不用谢,算不上什么!你喜欢就好!"
   "你女朋友一定很开心吧!",她呵呵地说:"你的眼光不错呢!"
   "我没女朋友",我的话让她感觉自己不该这样说了,于是她说:"对不起啊!"
   "没什么!"
    那天吃饭的时候,我们的话很少,从面馆出来后,天已经黑了,她和我并肩走在街道上.
5.
   外面十分凉爽,她走在我的身边,我点了根烟,她叫道:"你抽烟啊?",她的话让我好奇,难道她从来没见过人家抽烟吗?
   "恩",我点了点头.
   "抽烟对身体不好的!",她突然拉着我的手说:"告诉我,什么牌子的?"
   "五元一包的,算不上牌子",我望着她拉我的手,很是意外.
   "哦",她抿了抿嘴又说:"那可不可以给我一根?"
   "你?"
   "恩",她说:"我挺喜欢闻烟味的"
   我看了她一会,递了根烟给她.
   她把烟拿在眼前看了会,就放进了嘴里说:"看,帅不帅?",她跟醉酒一般,而那不过是一碗面.
   我被她逗笑了,她说:"啊,你终于笑了,很好看的",是的,我长的不错,我自认为我长的不错,自恋的男人都有犹豫的特质.
   "我不一直在笑吗?",我说.
   "不"她说:"你先前的笑都是假笑,而这刻的笑是真的,心里真的快乐!"
   我被她的话说愣了,似乎她很了解我.
   "点上吧!",她指挥我说.
   我给她点上了,她吸了一口,就被呛的扑到了我的身上.难道她不知道男女有别吗?还是她就是这么开放,但是她看起来又不是那种放的开的女孩子,她还上学,而今大学生都是这样吗?还是因为有钱人家的女孩子单纯的想的不如我黑暗呢!
   我碰到了她的腰,她的胸脯抵到了我的胸口,她立刻逃离开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我的眼又多看了眼她的胸,那微微鼓起的胸部必定包着美妙无比的尤物,我这个表面正派,内心狂热的男人,在心里打算着,我一直在预谋,而她全然不知,从把她约出来就在策划了,无奈男人都是虚伪的东西,总是要来一段很长的前奏,才好意思下毒手.
   我们就这样并肩走着,她不说话了.我们也不知道要去哪,谁也不说,似乎都喜欢这样走着.
   在一个拐弯口.,离我住出不远的地方,我突然停了下来,她似乎没立刻发现我停下了,走了一段路,发现没人,转过头来说:"怎么了?"
   我见四周没人,大声说:"你别动,转过身去!"
   "哦",她转过了身,她肯定以为我在和她做什么游戏.
   我慢慢地走到了她的后面,犹豫了会,想到了发生的一切,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抱住了她.
   她被吓坏了,没有挣扎,但喘气的声音很粗重,身子有些抖,僵硬地被我抱在怀里.
   我把她抱的很紧,我以为她顺从了我,并且喜欢这样,也许她是这样的女人,她没什么不同,我对她的爱似乎消失了一些,但这并不防碍什么,我得寸进尺把她转了过来.
   她这时才回过神来.
   "放开我!求你!"
   "不要!",我冷冷地说,:"我就是坏人,别怪我!",我身体内的欲火让我无法对她文明,无法对她体谅,我此刻只想要她,多长时间没接触女人了呢,多少个日夜,我独自对着电脑上的A片自慰了呢,而今这个女人就在我的怀里,并且是个无比漂亮的女人,一个洁白圣洁的尤物.不管她的身体被那个男人怎样的玩弄,她现在只属于我.
   她接着说:"你怎么才能放了我呢?",她傻傻地跟我谈起了条件,但声音是仓促的,是不安的,似乎从夹缝中挤出来的惶恐言语.
   "我爱你!",当我想到如果我这样玩弄了她,也许明天就要被她的父亲或着她的男朋友送进地狱的时候,我用了这句看似恶心的话.
   这句话似乎很有效果,她不挣扎了,最后说了一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相信了我的话,并且她的逻辑很奇妙,她如此容易地相信了一个男人,难道是我的外表的沉默给她造成的假象吗?
   "第一眼见到你!"
   她没再说什么,我把她抱在怀里,用着身体顶住她,抱着她的腰,把她的嘴堵的严实的透不过气来.
  她的身子在抖,她的耳垂很敏感,待我亲吻到那的时候,她叫了出来,在黑暗中压抑着声音叫了声:"别!"
   我再去亲吻的时候,她皱着眉头说:"不要在这!",她的言外之意是什么呢?我明白,于是我把她带到了住处,一路上,她都躲在我的怀里,什么也不说,把头埋的很严,似乎是怕有熟人发现她.
   她的身体滚热,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她的过错,是我挑逗了她,女人也是人,我明白.她还是个学生,比我小两岁,像一个孩子.
   那段路很短,可是我却感觉到很漫长,身体在狂热地燃烧,迫不及待想到床上.
   她像个猫一样的温顺,她的皮肤很光滑,她的头发很香,她穿的是范思哲的衣服,用的是艾佩芝香水,挂的是Georg Jensen坠饰.当然这些东西我先前并不知道,这都是我发达以后才知道的鬼玩意.总之她十分的特别,谁也想不到,这样的女人,会被我搂着在江城的街道上经过,并且她是爱丽美服饰董事长的千金.
   我们好不容易来到了门口.
   我抖着手拿钥匙开门,她低着头,似乎不敢见人.
   门开后,我没开灯,屋里我很熟悉,我把她抱在怀里,一直放到了床上,一切都在黑暗中进行的.
 6.
   我压在她的身上,从她的嘴一直亲吻到她的小腹,她的眼睛始终紧闭着,身体有些僵硬,嘴里发出细小的哼哼声,她的身上有迷人的香气,十分光滑,亲吻着她犹如玩弄天使.
   她的乳房也十分漂亮,圆润的犹如釉子,当然不会那么的可怕,大小适中,无比柔软.
   我把身体内所有的火都放了出来,如禽兽一般吞噬着这个天使,她没有挣扎,半点没有.这让我十分奇怪,她为什么会如此容易到手,这么漂亮高贵的女人怎么会进入我这脏乱狭小的屋子里,并且还被我脱光着衣服抱在床上.此刻,我不停地问她:痛不痛?她只是摇头,问她还好吧?她点头说"恩",我还问了她,我是坏人吗?她说:"不知道,也许是,也许不是!谁说做爱的时候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其实做爱的时候,比什么时候都清醒,没到高潮那刻,两个人可以平静地聊天.
   在一阵阵地撞击中,她死死地抱着我的后背,在高潮的一瞬,我用力顶着她,她痛了,哭了出来!哭的是那么的迅速,像是有什么不对.
   "怎么了?"
   "没怎么"
   "痛了吗?"
   "有一点!"
   "对不起!"
   "没事"
   她一笑说:"我想我该走了!",她的话再一次让我吃惊,这是没道理的事,一个女孩子都和你做过了,她这么快就后悔了吗?难道做爱还有什么不同吗?她对我的表现失望了吗?
   "为什么?",我抱着她,亲吻着她说:"宝贝,别走!",男人因性而爱,这似乎很有道理,一个男人真的可以在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发生关系后就爱上她,何况这个女人是他喜欢已久的呢!
   "你叫我什么,宝贝吗?"
   "不可以吗?"
   "可以",她缩在我的怀里说:"我是不是坏女孩?"
   "不是!你是个好丫头!"
   "呵呵",她笑了:"一定不是好女孩,我这么快就和你这样了,你肯定把我想成很坏吧!",我亲吻着她的额头说:"不要这样说了,什么是坏女孩呢,是那种阴险毒辣的女人"
   "那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样女人呢,说不定就是的哦!",她像个孩子一样和我说话.我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反正我爱你!"
   "真的是爱吗?"
   "恩",我把自己从见到她第一眼就开始喜欢她的事情告诉了她,她听的很认真,并且问我说:"真的有一见钟情吗?"
   "也许有吧,有种女孩子,你真的看了第一眼就喜欢她,人家说面由心生,这是很有道理的事情"
   "哦",她趴在我的怀里说:"也许,你不该爱我的,很麻烦的!还有---"
   "还有什么?",我一笑说:"也许明天就会被你父亲和男朋友丢进长江吗?",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口气中夹杂着一些愤怒与嫉妒,尤其当我说她男朋友这三个字的时候.
   她不说话了,似乎是赞同.
   我又笑着说:"没事,值得,死都值得!"
   "傻瓜!",她突然亲吻了下我的下巴,这让我很意外,一个女人主动吻你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男人莫非也有被女人强奸的喜好.
   我被她弄的想笑又想哭,我发现我爱上了她,这爱在性中得到了升华,我不想让她离开,把她抱的紧紧的.
   可她还是说:"我真的要走了!学校晚上要查房,不去要记过,严重的还要开除!"
   她这样说,我便没话说了,我放开了她,她起来穿上衣服说:"我走了啊!"
   我趴起来说:"为什么?",我的口气生冷.
   "怎么了?"
   "你没听我说的话吗?"
   "什么?"
   "我说我爱你!"
   "对不起!",她低头在那儿.
   到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似乎是被她玩弄了,当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而女人拒绝了他,他是不甘心的,更何况,这个女人还与你上了床呢!
   "走吧!"
   "哦",她真的走了.
   出门的时候,我对她喊着:"小熙,告诉我为什么还我在一起?"
   "以后告诉你吧!"
   她跑开了,我愣在那里,皱着眉头,感觉一切都像是在做梦,她和快进入我的生活,又如此之快地逃开了.
   小熙与我上床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呢,让人难以想明白,我不敢想她是因为爱我,如我一般一见钟情,可是到底什么原因呢?
   那次离开后,我和小熙失去了一个星期的联系!

爱上董事长的女儿.txt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