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我的职业

风清扬斈 15年前 (2007-07-15) My Articles 6845 0

文/郭雪

我是一个女孩,父亲是广西人,母亲是哈尔滨人,86年我出生在北京,父母在工矿上班见面很少,小时候我的周围有很多哥们,18岁那年我以普通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专,20岁毕业,今年已经工作两年了。我是一个妓女,其实我也并非想做这行,我也渴望有个比较体面的工作,可是因为我的好吃懒做,因为我的懦弱和无知,因为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钱,所以我选择了这个工作。可能你瞧不起我,可是这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份不能丢掉的“工作”。我是一个网吧的前台接待,可这份工作工资太低,没法应付我的开销所需,所以我以为自己没这份工作。
我自我感觉还不算丑陋但也不漂亮,不是什么标致的美女,大一的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样子挺帅的,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想理睬他,可是经不起他的诱惑和死缠,最后还是做了他的女朋友,可是好景不长,他太花心,得到我之后很快就去追比我漂亮的女孩子了。我的第二任男朋友人很好,也很大方善良,样子也挺英俊,蛮以为可以在一起生活了,可惜那次聚会我喝得有点多,经不起他的甜言蜜语,我们在租的房子过了一夜,他也喝了酒,所以我们上床了,做了很久,我把自己再次给了一个男人。不过我们还是分手了,我忘不了那个晚上,我以为他很值得信任,所以在和他谈心的时候无意间说出了我不是处女,他一下子就变了,给了我一个耳光,扔下一句话“不要脸”,就这样,我的第二次恋爱就结束了。我很痛苦,难道这都是我的错,不是处女很重要吗?记得我16岁那年,和附近的哥们瞎混,就我一个女孩子,比我稍大一点的一个哥哥说有很好玩的事情,问我要不要试一试,结果我带到他家看VCD,看到片子里的镜头,他就花言巧语让我和他做,不能算是强奸,因为也是我自愿,我就这样把第一次给了那个男孩,我恨他,也恨我自己,为什么自己当时就那么贱呢?可能命中注定我要做妓女吧。
快毕业的时候,我在网上聊天,发现很多交友网站都有人在找女朋友,所以索性就和几个人聊了起来,其中一个我影响很深,他说他是某企业的主管,没有女朋友,问我要不要做朋友,他也很直接,问我做不做那事,我想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了,就和他交往吧,自己也已是不洁之身了。和他交往几次后,他带我去舞厅,去宾馆,每次做完后都能给我近一千块钱。因为我给他说了我是学生,所以他对我很放心,他包了我近半年,半年后他就消失了,我还没毕业就再也没见到他,我的二奶生涯就这样结束了。因为每次和他做爱都没有什么措施,所以半年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立即找来相关的资料,最后花了一千多为这个男人打了第一次胎,算是对我这段时光的一个了结。
大学毕业后,同学都忙着找工作,我的专业不怎么好,加上北京高校很多,没法找到合适和轻松的工作,我没有办法在北京呆下去,这里熟人太多,所以我在网上结识了几个同行姐妹,她们把我介绍到了杭州。在杭州人生地不熟,我一边找工作,一边在上网找那些想“交女朋友”的男人,很快,我有了生意,还租了房子,因为有陌生客人来,所以我租的是独立的单身公寓,不过我很少带一般的客人来这里。老实说,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男孩的,不过太少了,我在网上认识阿华的时候就发现他和别人不同,他以为我是很清纯的女孩子,约我吃饭逛公园,当我给她说了我的经历和职业后他很痛苦,不过他并没有离开我,我很喜欢这个男孩子,因为他是处男,我教他如何做爱,如何了解女孩子的心思,他还向我问很多有关性方面的问题,俨然我成了他的性启蒙老师。我知道这样的男孩子不属于我,他很纯真很朴实也很强壮,每次做爱都很照顾我,我内心在滴血,可我必须坚强,不能让他发现我的懦弱和缺点。和他相处三个多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继续和他享受了最后一晚的甜蜜时光后,我离开了他,我换了地方,换了手机,换了QQ号,我不再是他的我。我不能把自己的痛苦和不幸转嫁给任何一个我喜欢和爱的人。
比我小三岁的妹妹也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高校,不是很好的那种,可是也算不错了,她像我妈妈,纤细而美丽,她向我打来电话,说自己没生活费了,没办法,爸爸刚刚退休,妈妈有心脏病老复发,他们已经搬回了农村,也没什么钱,况且供了我和给她交了很多学费家里根本没什么积蓄,我必须接济她,怕她走我的老路。在北京的消费不低,我怕她学坏,每月最少得给她寄800块钱到卡上。我多次告诫她,离男人远点,可她就是不听,爱你的人可能给你的伤害最深。
我离开阿华后很想生下他的孩子,可是我思量再三,一是生孩子给自己添麻烦,二也怕给他带来不方便,所以我做了第二次堕胎。如果孩子在天有灵,千万不要怪妈妈狠心,都是因为你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我在新的地方休息了近一个多月,我也没什么积蓄了,所以我又去网吧找一些要交朋友或一夜情的帖子,然后用他们的联系方式找他们,因为都不敢怎么伸张,所以很容易谈好价格,和几个舞厅的姐妹了解过行情,一般一次100-200,包一晚一千,不讲价限次,一般是提前给钱,避免客人耍赖。我不像有些姐妹有干妈带,所以必须谨慎。我在杭州的一年时间里遇到了各式各样的男人,年龄最大的近60,最小的只有16岁,一般都带避孕套,有些男人很强,特别是包一夜的,为了划算,一晚上折腾地我根本不能睡好,有些可能有病,不到几分钟就泄了,有的男人很害羞,有的则很老练,因为内心的麻木,我已经感受不到肉体的快感了,只是对于一些性要求很强的男人,偶尔会使我兴奋,很多时候我会误以为自己是少女,可惜这一切都太奢侈了,我只为这份职业而尽心。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谈好了一笔生意,约好在街口见面,然后他说先陪他跳舞,所以就去了舞厅,结果被他用药灌醉,在宾馆醒来后,发现自己被轮奸了,而且包里的手机和几百块钱也被抢了,当时很气氛,但是最后想像,自己是妓女,而且是弱势妓女,无帮无派,又能怎么样了,即使报了案,自己反而会被抓的。自己的痛苦,必须由自己来消化。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前几个月我在网上遇到个男人,他说他是民工,高中毕业到杭州打工,做建筑工人。因为我和他聊天时直接问他要不要小姐,而且报了价格,他考虑了一下就同意见面了。当我们交了钱后我带他到我房子的时候,他看起来很内向,说自己出来3年了没回过家,要供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上学,我很同情他,想起了自己不免怜悯起他来。和他进屋,由于他很害羞所以我就先和他聊起天来,发现他对男女关系基本上是一无所知的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自己上中学见女孩子都脸红的那种,因为年龄相仿,所以我也很不自然,不过我还是主动和他聊天,像个大姐姐,他说和他一起的工友大都结婚了,总是在宿舍谈论性方面的东西,上次还有志愿者到他们这里发避孕套讲爱滋病知识什么的,这让他很窝火尴尬,自己又不能总是手淫,所以终于鼓起勇气决定找我这样的,可她也不敢晚上去街上,怕被骗,所以就发交友广告和我联系上了。我就抓住她说的话题,给她说起性病爱滋病什么的,然后把衣服脱了给她演示,一种从来没有的奇怪感觉油然而生,我居然给一个民工上课,有些荒唐。我看他已经兴奋了,所以建议他脱掉衣服,他很害羞地脱光了衣服,天啦,我发现他居然没洗干净身子,肚脐上还有尘土地痕迹。我带这他进了浴室,然后帮他洗澡,他很年青,也就二十出头吧,看到我光着身子自然也就烈火遇干柴,可惜这个处男没任何经验,我再一次教了这个处男。洗完澡后,他后出来,红这脸,我问他要不要再来一次,他没吭声,我就干脆脱了浴袍,再次让他熟悉一边刚才的过程,这次他显然有经验多了。行内有规定,如果遇到处男是要给红包的,她走的时候,我塞给他了个红包,他执意不要,无奈之下我只能骗他,说小妹真的喜欢哥哥,如果喜欢下次可以多来照顾,这次就算我请客了,可能他最后经不起我这位老师的指导,还是拿了红包。我的红包就是和他交易时给我的三百块钱,也是血汗钱啊,或许这些钱可以当他三个弟妹一个多月的生活费了,可恶的城市,可恶的社会,可爱的底层人民。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同情起民工来了,反过来想想,怎么没人同情我们了。
今霄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自古妓女多伤感,我也不例外。我哭了,我又怀孕了,上次洗澡忘了做措施,因为自己每次比较谨慎,还没得病,上次听说一个姐妹死掉了,让我恐惧了很久,感觉做这事情,就好比给自己捆了颗定时炸弹,说不来哪天遇到个报复社会的,有病的,我就不完了。我们这行的危险性很大,除了怕染病,还要违背道德和法律的枷锁,民工至少有作家记者在为他们声讨,他们有社会和舆论的支持,他们可以要工资要血汗钱,而我们因为是违法的,所以,即使被抢没骗没恐吓也只有认栽认倒霉,没有人会同情你。一个40多岁的大姐来到杭州打工,因为不识字,最后在街上站街拉老客,赚钱少的很,只能维持生计,我不想去了解她的身世,我只能用心去体会,她一定很苦。上次cop大清理她被抓了,因为没人没钱赎她出来,她被关了两个多月才被放出来,结果在熟悉的霓虹灯下我又碰到她了。
我没有太多的姐妹,因为我不漂亮,我也没法和别人去比去拼,妓女也是分三流九等的,和这个社会一样,妓女也有高级的,也有成凤凰的,就像美国电影里演的那个风月佳人一样,可是,我知道Pretty Woman那只是个梦想,我想嫁个有钱的老公都是画饼充饥了,我好恐惧,我害怕自己以后会孤独终老,怕自己不能善终。我每天生活在伦理道德社会的指责之中,我感觉,我好累,我好想歇一歇。
我又一次怀孕了,我立即做了决断,很快就打掉了,我不能因此而耽误我的工作和时间,我吃的是青春饭,我租房子每月要两千多,我化妆衣服每月也至少要三千多,虽然是妓女,也不能不化妆,不能穿太差,不然会被客人瞧不起,我不是高级的那种,但也不能做最底层的那种,我有我的工作方式,我在这行是自由的,我可以随意和客人联系,不需要上缴自己的收入,比起那些有工头的姐妹也算高出一个阶层了。我有两部手机,我需要不时地更换卡号,我有许多联系方式,多个QQ,多个MSN,ICQ,UC等等,以及无数的Email,我不停地变换着角色,我从不逛街,我怕阳光和孤单,我买衣服大多也是去地下商场,不怎么转了,我发现我得生活越来越没有光彩。冬天的时候,天气很冷,很多姐妹穿得比较淡薄,大多都是在半夜和清晨接送客人,非常不容易,很多时候我运气比较差,在网上找不到什么联系人,所以在手头紧的时候还是得去夜总会和舞厅的,免不了站街。
今天,我连续工作了两天,我好累,现在还爬在电脑前,在网吧里,已经很少人了,玩通宵的很多,大多都是玩游戏的年青人,看他们好幸福。我是麻木的,心如死水,每天这样的生活,我什么时候才能解脱,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理解,但是我需要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天空,老天,请你施展你博大的爱,给予我一点仁慈和空间,我需要我的工作能有颜色。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