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的尘缘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7-07-13) 写作文摘 3497 0
轮回的尘缘
文/菩提花开终有时

时光应该追溯到800年前的宋朝……

我原本是江南水乡一大户人家的女子,三次与公子的偶然相逢,便决定厮守终生,虽然今世无缘,企求来生再相逢。

第一次相逢:我与表妹还有丫鬟小英一起去看花灯,那天的人非常之多,我们挤上过街桥的时候,一不小心脚滑了下去,就在这关头,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托住了,回头一看,虽然那时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但我们彼此愣了一会儿,那公子好像在哪里见过……曾经,我们饮诗作画,共奏高山流水,是谁?独饮薄酒映消瘦,是谁?泪洒脸边独自愁。又是谁为我而中箭……难道是前世未了的情缘?

第二次相逢:我与小英从街市上买株玉兰,回来时天空下起了雨,当时出门的时候又没有带雨伞,于是,就到一家店铺前避雨。说来也巧,那天公子刚从店里出来,还带着一包宣纸,手中拿了一把油纸伞。公子彬彬有礼,将伞递来,我推脱半天,最后接下伞,谢过他,心里欢喜,如获珍宝。得知公子姓肖,字灵俊。是前堂不远的一户人家。肖公子说,第一次相逢的时候,就感觉我们在哪里见过。我抬头看他一眼,笑而不答。

难道公子以前见过我不成?我问。公子说:如果是前缘我信之。

公子撑伞,把我们送往前庄,我们并肩而行。我告诉公子:家住堂庄,如果有缘还会再见。

第三次相逢:那天,我陪母亲还有丫头小英去福音寺烧香,出来时刚好遇到肖公子,我心中暗喜:莫非佛主是显灵不成,我刚才还祈祷再见到肖公子,没想到在这里再次邂逅肖公子。我告诉母亲:这就是我上次给您提起的那位肖公子。肖公子给母亲问安,母亲打量了一下肖公子,道声好,我们三人便匆匆离去。

肖公子早年丧父,家有一母亲,身体羸弱,为给母亲治病,去山上采一种药材,那天下起了多少年没有下过如此狂的暴雨,不料却染了风寒。肖公子怕自己来日不多,托人前来捎信,希望能再见我一面。我托小英告诉肖公子,我一定前去赴约的,今生认识公子,是前世注定。

父母知道后,命令家人把我关在房间里。我一个人坐在闺房,冥冥中感觉到,福音寺一别,怕是与公子阴阳相隔了。

我紧握那把伞,泪湿衣衫。

泪尽罗中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

肖公子未过头七,我便偷偷溜了出家门,打听到肖公子的坟茔就在前庄西谷坡处。

我来到肖公子的墓前,此时,憔悴多日的我,告诉公子:我们相逢虽然只有三次,可我这20年的光阴的痴痴等待,就是为了与你遇见。在这红尘俗世、动荡不安的年代,有些人选择继续沉沦在如醇酒般微醺的岁月,日覆一日得过且过,而我却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世道中,清醒而且毫无怨尤的为你精雕细琢那块 “一世爱你” 的石刻碑文,肖公子,我爱你,用我三生三世的缘分。

归来时,我心意已绝,像空心人一样徘徊在林子里,夜色渐浓,重露涓滴,远处隐隐闪烁炫蓝宝石一样的光芒。相信我们坚贞的爱也会像涅槃的凤凰,又一次地复生。肖公子,你走慢些,等我一起前去,再续前缘。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我站在光阴的门楣前,来到一个据说能洞穿人的前生、今世、来生的地方——金盘磨。

于是,我迈着艰辛的步子,即将蹋过这道门坎的刹那,那位金盘婆婆说话了:孩子,如果你一旦进来,你再也回不到今生了,如果要回归就意味着灰飞烟灭。在时光的流转中,你虽然能记得今世来生所发生的事及你所爱的人,但他不会记得你,记得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

我坚决地说:只要再见他一眼,即使灰飞烟灭,我已满足了。

婆婆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说:万事万物,尘缘早定!

于是,我跨过了这道门坎,今生的所有的一切在背后瞬间即逝。

金盘婆婆告诉我:金盘运转时,你心中不能对前尘有任何牵挂,否则,金盘就不会运转。

当我跨上第一道台阶时,婆婆说我心有杂念。因为我看到台阶变了颜色。

我又静坐了三个时辰。

金盘婆婆告诉我:时光会随着你心跳的加快而拉远你们彼此之间的距离,现在你必须心若止水般平静。当婆婆告诉我三个时辰已经过去的时候,我觉得就好像过了三年一样的漫长。然而,为了见他,别说是三年,就是三百年就算得什么呢?

当我第二次来到金盘的第一道台阶时,平静的心湖突然映出了他的影像。是那么的清晰,可又如隔世般的遥远,我刚要喊:肖公子,等等我……婆婆告诉我:你心里仍然有羁绊。

我回到婆婆面前,只见她仍然紧闭着眼睛,摸索一根金针,在我的左手中指扎了进去,并制止不可发出声音。

十指连心,那种疼痛,好像自己的心被琢成千疮百孔,血溅一地。鲜红的血顺着金针,滴在我的右手掌心:一滴,二滴,三滴……金盘婆婆拔下金针,泪水却不知不觉中滴落在掌心中,与鲜血融为一体。

血泪风干后,掌心里留下一个“川”字,那样的触目惊心。

我第三次来到台阶前,我望着这三道台阶,这应该是前生,今世,来生吧,踏上就没有回头的路。

我踩过第一级台阶,踏过第二级台阶,迈过第三级台阶,一步比一步艰辛。

终于,我坐在了金盘上。

在婆婆的叨念中,我知道自己就要见到肖公子了……

从此,广寒月缺月又圆;从此,菩提花开花又落……沧海移为桑田……

从此,只有心中的信念成了永远,无界无别,生死忧欢。

恍惚中,自己好像经历过万年火山的煎熬,踏跃千年的冰川海洋考验,从血泪中起飞,在痛苦中穿跃,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的时刻,我知道,这就是来生。

三界外,尘世中,轮回里,我固守着你的信念,寻觅着你的踪影。

第一次见到阿志的时候,是在我21岁那年,那时,阿志28岁。

我用了21年的光阴终于等来了我要找的人,他比灵俊更帅气,更迷人,那璀璨的笑容足可以让一个女孩为此迷惘,失去方向……我一眼就识出了他就是当年灵俊,不仅是因为他的外表,而是他那如同天籁般的声音,就好像从前世传来……悠远而绵长。

阿志是一家银行客服部经理,还有位很漂亮的女朋友,名叫丁沙沙,一位很标致的女孩儿。

是谁偷得瑶台玉,散落人间琢碧娃。这句诗句用在这位女孩身上是再贴切不过了。

在驿站,月台,雨天,我总能看见阿志对她百般呵护、疼惜、爱怜。我默默地看着这对有情人从我面前走过,上了车,我还呆在原地……我突然感觉自己不应该世上的,我知道,阿志已不是当年的肖公子——肖灵俊,但我总一厢情愿地称他灵俊。自己长得是如此的平凡,一位平凡的烟火女子,与丁沙沙成了鲜明的对比,灵俊又怎能会看我一眼呢?一种失望的悲切涌上心头,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落泪。

当我走到车门前,门无情地关上了,我一个人傻傻地愣在那里,人心想隔,这一残酷的现实,让我欲哭无泪,回力无天。如果是当年,灵俊身边的那女子一定是我,我们还是这般恩爱。头很沉,抑郁的心情只好等待下一班车。

那天回家后,我又开始了写日记,这已经是我12年的习惯了。是为了灵俊,我说过,这辈子来人世间就是要看到他的幸福,虽然,灵俊爱的不是我,但我相信,他一定会感觉到有个人一直在默默地爱着他的。

认识丁沙沙是一次偶然。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在佳亿逛街,突然看到前面有许多人,走进一看,竟是丁沙沙。在逛街的时候不小心钱包被人偷了,非常着急。我赶忙过去,需要我帮忙吗?

她满脸感激:谢谢!我已经挂失了,一会儿我男友就来了。

我说:破财消灾!以前,我也丢过钱包,里面的钱倒是不多,就是太麻烦了,还要补办各种证件。对了,我叫徐馨。

她说:你好,我叫丁沙沙。

就这样,我认识了阿志与丁沙沙。


丁沙沙在一家服装公司上班,做设计。她在的那家公司离我们公司仅隔一条街。周末下班的时候,有时约我一起去喝咖啡。从丁沙沙那里,我才知道,原来阿志的父母离异,那时候阿志才三岁,母亲一人带着阿志,非常不容易。有一年,为了给阿志凑凑学费,他母亲帮别人搬运货箱的时候晕了过去,后来人家老板通知到阿治,那时阿志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让母亲过上幸福的日子……我能感觉的到……这让我又想起灵俊来,他也有一母亲,如此相似的情景,如此相似的画面,难道这就是轮回吗?

丁沙沙是阿志大学的同学,毕业的洪潮并没有冲垮这对恋人,他们是那般恩爱。

我与丁沙沙都喜欢孟庭苇的歌,那次去嘉年华KTV时,我们三人还有阿志的一位同事,那天是他的同事军做东请我们。我想,可能是丁沙沙与阿志故意安排的吧。阿志与那个叫军的男人,唱了几首现代流行歌曲,而后就将话筒转给我们。

我点了孟庭苇的《三生三世》冷风吹散了一季的梦/来来去去的我/红尘中浮浮沉沉的爱/而我在原处停留/寒风吹落了一地的秋/隐隐约约的痛/人群中起起落落的梦/有你在远处等我/任凭我的心走走又停停/你却从不曾放弃/用尽三生三世的真情/换来一世的美丽/任凭你的情从不曾忘记/而等待却是无期/用尽三生三世的真心/换来一世的回忆……

而后又点了那首《谁的眼泪在飞》:悲伤的眼泪是流星/快乐的眼泪是恒星/满天都是谁的眼泪在飞/那一颗是我流过的泪/不要叫我相信/流星会带来好运/那颗悲伤的逃兵/怎们能够实现我许过的愿/谁的眼泪在飞/是不是流星的眼泪/变成了世界上每一颗不快乐的心……昨天的眼泪变成星星/今天的眼泪还在等/每天都有流星不断下坠/飞过我迷蒙的眼睛……

随着孟庭苇忧伤的经典绝唱,我沉浸于其中……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淌在地球表面的一颗眼泪!我的眼泪,又有谁能够看到,能够感觉的到呢?我与丁沙沙不一样,她美丽、清绝。我平凡,深情,我知道,我们同时爱上一个男子,我不知道这种爱,谁的更深远更长久……我知道自己已经用了三世的光阴。听人说,两个人的缘分,那根婚姻的红线,只有红娘能看到,我渴望去占卜一下,今生与灵俊有没有缘分。 

留着美好的想象珍惜一生的收藏/就这样离开不会再为爱彷徨/经过人生的驿站忘了最初的模样/就到这里转弯感情这条路太难/在岁月长廊里怎有风暴和阳光/在生命的过程中等一片蔚蓝的天空/雨过心晴只听到太阳舍不得下山/自由飞翔就象飞鸟一样/从容的看那潮来潮往/雨过心晴挥别了昨日无谓的忧伤/我心依然象温柔的海岸/就算是已经过尽千帆……沙沙的声音很特别,饱含深情,唱起歌来,很有感觉。我们都在夸奖她,她像个孩子温柔地贴在阿志的肩头,小鸟般依人。

阿志看着我,那感觉似曾相识,就好像是前尘往事,飘飞过来……而我低头不敢正视他。出来时,外面下起了朦朦细雨,总是在这样的季节会让我想起灰飞烟灭的曾经……我们之间今生里程中要发生的故事无法预知,因为这些都是已经被铭刻好的,叫做注定。既然无法改变,就这样徒留回忆在心间……

突然,想起了一阕诗: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是的,我必须承认,命运是无法预知的。如果不是那场意外,阿志也不会对我关切起来。

我接到阿志的电话后,赶忙去了附近的医院。听阿志说,沙沙打的回去的时候,不料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我们焦急地等待着,医生走出急诊室时,我们赶快奔过去,医生说:虽然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但流血过多,急需输血。你们谁是AB型血或O型血,我说:我是O型,医生就抽我的血吧。

我看着自己的血汩汩地吸进针管,我一点都没有疼痛,我觉得为了阿志,这已经值得了。出来后,阿志和我并肩坐着,我觉得很幸福,甚至我觉得这已经足够。阿志关切地问:馨儿,你没事吧?你的脸色很苍白。我微笑着摇摇头,他用手将我额前的刘海温柔地拢上去,我能感觉到,阿志在心疼,为两个女孩子。

当我看到沙沙醒来是,我的眼睛渐渐模糊,模糊……倒下,我似乎听到阿志的在喊:馨儿,馨儿——

醒来是,我看见阿志在我床边坐着,我知道他一定是一宿没睡。我起身的动作很轻,但还是被他是现了,他拿了一个靠背垫在身后,问我:想吃点什么?

沙沙怎么样了?我问他。

没事的,医生让她好好静养。你也是啊,这几天要多吃点好的,你想吃什么就跟我说。

我点点头。

阿志走后,我望着满桌的补品,流下了眼泪,我知道,那是幸福的泪花。

沙沙很快就出院了,身体渐渐好转,而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反而远了,不再推心置腹,以前,沙沙总会给我聊很多很多。而现在,沙沙看我的眼神也变得冷淡起来,周末也不再约我一起出去了。

那天,我刚下班,已经几周不在一起的沙沙突然来找我,她说:阿志好像爱上了别人!

我说:不会的,我看得出他很爱你,很在乎你。

她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当时你住院的时候,我赶去,我看见他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他有多在乎你了。你是个聪慧的女孩子,阿志不爱你都难。

沙沙的眼睛闪了一下,对我说:我真的害怕失去阿志,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现在还是尽早结婚。

我一阵惘然,最后,我微笑着说:祝福你们!

回到家,我的胸口疼痛得厉害,一股伤筋动骨的疼痛袭遍全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了病。

以后的每天,我都是无精打采的过着,同事还以为得了病,的确,不是身体是心里,我的病痛在心里,我知道现在已经无药可医了。

因为心情不好,我去了普宁寺烧香,算是寻找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吧。

归来后,我心情的确放松了许多。也许是因为那支签吧,不错,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万物澄清,尘缘早定!

九月,一个阳光和煦的早晨,阿志打来电话,问我是否有空陪沙沙一起去看看婚纱,最近公司非常忙,晚上还得加班。

我说,可以啊,随时奉陪。

用尽了两天的时间,买了一套非常高雅的婚纱,还有一套礼服。礼服的款式别致而又古典,婚纱比较现代,中西的两种风格,让沙沙映衬得时尚高雅,华丽尊贵。

十月二号那天,阿志结婚了,他早早就把母亲从乡下接来。

那天,沙沙让我当伴娘,我说:沙沙你好漂亮啊,我站在你身边觉得很自卑,就像一只白天鹅旁边站了一只丑小鸭,非常的不和谐,不匹配。

沙沙说:怎么会呢?这一天,每一位女子都是最美丽的,到时候你也会是如此。

我心里突然一阵难受,我说去一下洗手间,躲到一个地方悄然落泪了。眼泪到底有多苦涩只有自己最清楚。

婚礼上山盟海誓的承诺也如梦如幻,在我看来。

花开花谢即人生,所有的过往都如同过眼云烟。回头望一望自己的人生,那些尘封的岁月里的人和事,全都忘却了怨恨与自鄙,如凋谢干枯的花朵,芬芳且永不再来。

那天,我喝了很多很多的酒,醒来时,发现躺在自己的房间,我竭力去回想昨天发生的一切是不是在做梦。第一喝醉,感觉真的很好,不再为谁牵挂,不再有折磨,不再有痛苦,不再有任何羁绊……所有的一切都在飘渺中驰骋,跳跃,飞扬……

婚后,阿志与沙沙两人去夏威夷度蜜月。

我与阿志就这样好不相干,犹如像天上的两颗行星,各自按照各自的轨道运行……是的,距离近的时候,阿志曾经给我过一个怀抱,一句关切的问候,一个疼惜的眼神,仅此而已。

突然有一天,我问自己:诗意的爱着!一直都是这样,阿志根本不知道我爱他,也许,曾经在他的心里,有一个这样的女子,就像前尘的我,默默地爱着,没有那般的热烈,却是如此的执著。

我辞职去了另一个城市,一年后的一个冬日的早晨,阿志的女儿出生了。像阿志的样子,沙沙与皮肤,像一个可爱的天使,就是那双眸子,我让忍不住多看两眼,临走的时候,我看见他们幸福的一家子,我转身的刹那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我曾经有许多的眷恋,许多的渴望,许多的不忍心,许多的不愿意,也有许多的执著,而现在,我只能坐上车,与他们挥手告别,再见,期待着另一个某年某月。

菩提花开终有时 发表于 2007-07-05 12:13:10菩提花开终有时[ID:yanyan_520512@sohu] [传小纸条] [送礼物][回复] [编辑] [投诉] 板凳
    又一个冬日的黄昏,萧瑟的街道上,一种悲切苍凉的气息迷漫着整个冬日的天空,浓重的阴霾久久不肯散去。我从医院出来,脑袋被一句“病毒性心肌炎晚期”所充满……这条原本繁华的街道,现在看来却是如此的萧条,满目的沧桑尽在我的眼底……我知道自己的来日不多,哀莫大于心死,我的心已经死了。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路上的行人与车辆似乎与我无关。突然一辆白色的捷达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原来是阿志,我有点不敢想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的是阿志?这难道就是宿命吗?

走下车,他说:馨儿,我差点认不出来你,才两年不见你怎么憔悴得这副样子?

其实,说憔悴是有些委婉,应该是苍老吧,苍老得不成样子了,我的心再也经不起一点波动了,就像一块经年不见阳光的缎子,用手一捏就会变成了碎末。

我牵强地笑了一下,嘴角微微动了动。

他说:馨儿,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我没有拒绝,点点头,上了车。

阿志说:现在与一个朋友合伙开一个小型的服装公司,这次来天津办点事,没想到见到你了。

我说:是啊,很巧啊,祝贺你啊,自己都开公司做经理人了。沙沙还好吗?你的小天使宁宁都两岁了吧?一定很可爱吧?有空我一定去看看她。

阿志说:是啊,宁宁都两岁了,会叫爸爸妈咪啦,有时候还挺淘气的。

我说:伯母身体还好吧,与你们一起住吗?

阿志沉默了片刻,语气有些凝重:我妈就在宁宁出生的半年后过世了,在老家办的丧事。
我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母亲,最起码还没有尽孝心,她还没有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命运为什么对她总是这么残酷,母亲就这样匆匆离去,对我的打击不小,我甚至好几天都没去上班……

我说:阿志,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件事,你别太难过。

阿志说:没事,都快一年了,我还没有去看她老人家。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阿志难过的样子,我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得半天透不过气来。

我说:我以前听沙沙说过了,伯母一个人带你挺不容易的,有空再去看她吧。

阿志点点头。

到家了,我请阿志进屋坐下。这是一套挺普通的楼,确切地说应该是八十年代的楼了,一直说拆迁还没有拆。屋子的陈设与布局有一种豁亮但冰冷的感觉,在这个严寒的冬日更没有一丝儿温情的气息。

阿志问:还是一个人?为什么不谈个朋友呢,像你这样一个女孩子也应该找一个男朋友了,也好有个伴,有种依靠。

我没有回答,给阿志倒杯开水,我问他喜欢喝茉莉花吗?

阿志说:一直都非常喜欢。

接过杯子时,阿志碰到我的手指,是的,冰凉,一直连着心。

放下了杯子,阿志望着我,那双温暖的大手把我瘦弱无骨、冰凉通透的手紧紧地握住,一股温暖的感觉在心里升腾,我渴望,依恋,难忘,如果时光能在那一刻凝固,我愿意永远停留下来……

那一刻,已长久不哭的我,也就是在那一刻,积聚多年的泪水决堤而下。

阿志问:馨儿,怎么啦,你怎么啦?

他把我抱在怀里,这是第二次,温暖依旧……他就这样抱着我,许久,许久……阿志说:馨儿,你有病了对吗?去医院看了吗?

我的心被揪了一下:去看过了,没什么大事,不必担心了。

离开这个怀抱,阿志给我擦干了眼泪,对我说: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只管吭声,如果你经济上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我点了点头说:谢谢你!如果需要帮忙我一定会找你的!

阿志深情地看着我说:馨儿,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我就有许多的话要说,好像还有个愿望对你没有实现,你现在对我有什么要求吗?

我的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了一下,我说:我们是朋友,有什么事情我会告诉你的。

阿志会心一笑,说:天津有名的特色小吃不错,走我带你去。

我一愣:是啊,今天本是我请你吃饭啊,倒让你来提醒我了,真是对不起!

阿志说:馨儿,瞧你还那么客气,刚才还说是朋友呢,以后可不许再说哦,对不起,谢谢,不客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弄得像演韩剧。

我笑着说:嗯,记住了。

如果人生是一杯白开水,那么现在喝的就是杯底还未融解的蜂蜜,甜蜜,全在这一刻了。就这样吧,抛却所有的烦忧与遗憾,好好享受这一天,不,就是一晚,那怕是一刻,在我的有生之年。

我们停下车,去了一家当地非常有名的小吃城,吃些麻辣烫喝了点酒,我知道自己今天已经破例喝酒了,身体顿时也暖和了许多,也许因为阿志的缘故吧,甚至没有发觉自己冷,这对一到冬天四肢冰冷的我是几乎不见的。

阿志看着我说:原来,你并不忧郁,你还有开朗的一面。然后就与他聊了许多,关于这座城市,关于这里的人文,总之,聊了很多很多的话,唯一没有涉及情感的话题,此刻的阿志是多么了解我。

出来时,外面刮起了大风,清冷清冷的。天津的夜景与北京的夜景不一样,北京繁华喧闹,庄严雄伟,一派灯红酒绿的景象。而天津的夜景是那样的静谧安然,和谐完美,在我看来还如此富有诗意。天津有条贯穿城市的河的,叫做海河。有人说一个城市,只要有了水,就有灵气。然而,在这个冬季的寒夜里,已经冰封了这条曾经滚滚的河水,这样也许还能保存一点温暖,为河里的精灵,还在游动的鱼儿。

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

其实人的一生不过是从光阴中借来的一段时光,岁月流淌过去,我们自己也就把这段生命镌刻成了一个样子,想让它不朽,想让它永恒,想让它镌刻成我们永世的墓碑。  

阿志把我送到家已经是十点多了,我问阿志打算住宾馆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半晌才说:走高速的话,到家最多也就一点左右吧。

我说:高速太危险了,刚才你还喝点酒,我担心你……还没等我说完,阿志把我拥进怀里。他说:馨儿,每次看到你的忧伤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就会痛一阵。我知道,那是心应感应。但阿志不知道,这样也好,不会痛苦。

我说:真的吗?以后我再也不忧伤了,我会快乐地度过每一天,这样你的心就不会痛。阿志笑笑,笑容还是那样让我迷恋。

第二天上午,阿志便离开了。早上起来我去附近的超市买了几样玩具,让他带给宁宁。阿志在半道上发了一条信息:馨儿,你是个不一样的女子,有时候会让人难以靠近,其实,你的内心不是一般人能读懂的。凄绝、冷艳,甚至感觉还有点孤傲,像一朵花儿,不能算是美丽,但同样让人产生怜爱。泪,总是与阿志有关,似乎他掌控着我的泪腺。

那段时间,我的心情好了些,而病情开始恶化了,我真的担心自己熬不过这个冬季。我给家人打了电话,我知道这一残酷的现实又怎能让他们去接受。决定,是在一切妥当之后,我把诊断的结果放在一个盒子里,还有我的遗言。

一个月后,阿志又来看我。

我想了很久,决定还是告诉阿志,不管阿志信不信,有一个人等了他很久很久的光阴,久到顽石滴水穿了心,久到心伤抑郁成结变成茧,久到河流跨跃了桑田,久到时光都无法再次雕刻灵俊的模样。

那是个夕阳西下的黄昏,我让阿志陪我去河边,我们一起漫步,那是冬日难得见到的无风的日子,很美丽的晚景图,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眷恋。

归来后,我问阿志:你相信生死轮回这一说吗?

阿志深情地望着我:怎么?你难道知道你上辈子所发生的事情。

我说:我相信,不能完全记得前世所发生的事情,但残存的记忆,让我只保留了上辈子我最爱的人这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于是,我跟阿志讲述了那个故事……

我知道,当年的灵俊还在,只是他失忆了。如果回忆是一株开在深夜里的花,失忆,就是花谢了。

阿志像是被我唤醒了,复苏的记忆慢慢地扩散,扩散……

再回望一下自己的人生,往昔的岁月里,其实也有着多少风景,多少画面,多少故事,多少渴望,多少念想啊,就像一个底片被多重曝光后,远景朦胧并显出焦距,而近景却异常清晰。

阿志持之以恒的容颜浓缩成我眼睛里的剪影,我忽然感觉一道明亮的东西在闪烁,指尖触之,冰凉,悄然落入掌心,在掌纹中流淌……穿过掌心,浸满整个“川”字的掌纹,浸润着我整个生命……

寂寥的街上,肆虐的寒气威逼着这座城市,古老的时钟在缓缓地移动,承载着光阴的脚步,记载着时间的光年,代表着深夜里芸芸众生的唯一的生活迹象。

泪,滚烫的泪,滴落在我的脸上,带着当年灵俊的余温在我的肌体上慢慢散落开来,穿过那般久远的光阴,浓重的尘埃,从前生走来今世,走到来生……

就这样躺在阿志的怀中,他会刻骨一辈子,不渴求来生了,有许多东西是得不偿失的,就这样让我开心安详地睡去……在自己心爱的人怀里,此生已经空无余憾了……

雪,从子夜的天空中飘飘洒洒地落下来,漫天飞舞的精灵,都是来自天国的白色的花瓣儿,即凝重又轻盈,飘飞下来,覆盖着那个即将沉睡的驱体……原来,她还是那样的美丽,淡定,从容,甚至是那样的幸福,了却所有的牵挂……

天幕被雪擦得雪亮雪亮的,突然,一颗流星划过,天上的一颗带走的不是美好的祝福,而是地下的一个灵魂,在安谧的午夜,在这个美丽的冬季夜空,那段凄美的爱情的轮回也终于被这白色的花瓣所覆盖尘封……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