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高速:悲愤与耻辱!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7-06-13) 网络资料 3331 0
西汉高速:悲愤与耻辱! 



引言:“要想富先修路”,一条236公里的西安至汉中的高速公路,为什么历经4任省长长达8年建设却迟迟难通?诡秘的“保水改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由此对汉中造成的贻误,历史责任何人承担?望眼欲穿的“天路”,承载着多少悲愤与耻辱?今年底将动工的“十天高速”是否给沿袭这种悲愤与耻辱?“汉中在陕南突破发展中率先实现突破”是否依然以“蜗牛速度”蠕动而行? 


汉中,“汉家发祥地,中华聚宝盆”!我可爱的家乡。汉中,一个曾经写满荣耀的地方;汉中,一个一步步沦落的地方。不必谈遥远的两汉三国和魏晋唐宋,纵使衰乱的清末民初,这里依然是中国堪称规模最为巨大的手工业工场和资本主义萌芽的发祥地之一,直到解放后的50年代,也一直是陕西的第二大经济重地(可点击http://spaces.huash.com/bbs/thread-131653-3-21.html?frameon=no参阅“沧浪居士”的《汉中,你为什么落后?》文)。但在今天,汉中的经济总量已屈居陕西第七。 

汉中一步步沦落的原因可以也许可以总结出1001个,但交通瓶颈的制约绝对是永远绕不过去的核心的原因。汉中至西安相距200多一点公里,却要经过10小时左右的长途跋涉,已接近当前从北京到上海的铁路交通时间,而且在整个中国所有的省份中可能也是绝无仅有。在此,笔者作为漂泊在外的汉中游子,就这条“天路”谈谈自己的观点,希望有关部门能化悲愤和耻辱为力量,为促进汉中的发展积德行善。 


一、8年修不好236公里的高速公路,“是修路还是羞先人?” 

“是修路还是羞先人”是网友的责问,中国人是很忌讳被人骂为“羞先人”,笔者在此引用想说明的是:“羞先人”不过是“使祖先蒙羞”的口语化说法,所以先不要给别人扣“人身攻击”的帽子,如果我们确实“使祖先蒙羞”,还是坦诚地承认在“羞先人”吧,以免给“羞先人”内容里再添加上“狡辩”的嫌疑。下面我们看看这项工程是否在“羞先人”?笔者不下任何断语,请读者见仁见智。 

比较之前,我们先看一下我们的先人,如果先人是窝囊废,那么“虫生虫”,也就无所谓了。在此我不想和秦始皇派蒙恬9年贯通万里长城做比较了,这些“先人”修建万里长城的工地在蛮荒的边关大漠,距我们较远;我拿和西汉高速毗邻的、功能及走向相似的褒斜古道作参照。褒斜古道兴建于距今2200多年前战国时期,由先民通过在险滩绝壁上“凿石架木”而铺建,东汉明帝永平6年(公元63年)至9年,还创造了当时最为先进的“火焚水激”开凿之法,开凿了世界上最早的人工穿山交通隧道――石门,因此褒斜道素有“世界上第一条高速公路”之美誉,千百年来一直是民族骄傲的象征。然后,我们看一看西汉高速。 

西汉高速全长约236公里(此处指最为重要的西安至汉中上元观匝道口段,可参见里程牌照片),其中穿越秦岭的工程相当艰巨,其余相对好些。开工日期为2000年12月,预计2007年10月1日通车(假定如期通车),由于未查到具体的开工日期,笔者放宽至2001年元旦开始算起,那么工期为2464天(不含10月1日),每天修建95.78米(236×1000÷2464),如果分2个端口建,每个端口日建47.89米,如果分4个端口建,每个端口日建23.94米,如果分6个端口建,每个端口日建15.96米。在此,笔者再请读者作以下类比参考: 

首先,和“天路”青藏铁路比较一下。青藏铁路最艰难的格尔木到拉萨段,全长1142公里,其中经过海拔4000米以上地段达960公里,中途设45个站点。2001年6月29日动工,于2005年10月12号铺轨全线贯通,并在2006年7月1日全线建成通车试运营。平均日建设速度为625.8米(1142×1000÷5÷365),是西汉高速的6.53倍(625.8÷95.78)。青藏铁路的难度小吗? 

再次,和以慢而著称的蜗牛的蠕动速度比较一下。普通健康蜗牛全速爬行的速度为8.5米/小时,那么它爬完236公里的时间为1157天(236×1000÷8.5÷24),仅3年零2个月。另外,为便于直观,我们可以再比较一下二者的速度发现,西汉高速的建设速度仅为蜗牛蠕动速度的46.95%(95.78÷8.5÷24)。 

行文至此,是不是“羞先人”已一目了然!至于网友建议让该工程去申报“吉尼斯纪录”,我估计很可能会“金榜题名”。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