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汉中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7-06-04) 国学散记 7698 0


看到这篇文章,有点痛心,转过来大家看看,不知道放那个版块好,但是因为牵扯到历史问题,所以放这里,希望大家别扔砖头!

“汉中归蜀”是陕西华商论坛和百度汉中吧中的老话题,也是一个我不感兴趣的话题,因此我很少跟此类贴。最主要的原因是:行政省区的划分是一个国家严肃而重大的事务,讨论此类不着边际的话题缺乏实际意义。不仅如此,而且我对设立秦巴省的假设话题也不感兴趣,试想如果汉中不能成为“秦巴省”的省城那么又会对汉中有多大帮助呢?而且纵有这一说法,现在就开始通过造舆论来争取也难免为时过早。 

汉中人身份尴尬谁之过?陕西的对外宣传导向存在严重问题! 

汉中人在外的身份是相当尴尬的。所以别人在问到我是哪里人时?我会答道是“汉中人”,当别人不知道汉中在哪里时,我才会补一句“陕西汉中,紧邻四川,《三国演义》有记载”。这基本上是所有省外汉中人都会经常遇到的问题,为什么一个简单的问题,要表述那么多“废话”?原因只有一条:在人们的理解中,陕西就是黄土高坡、白羊肚头巾、羊肉泡馍,和一口“安红,我爱你”的口音等等,根本想不到陕西还有一个有别于“黄土高坡”的汉江流域山青水秀稻花香的地方。那么为什么会如此? 

个人认为陕西的对外宣传导向存在严重的忽视陕南的问题,而且暴漏出许多相关部门领导人的傲慢与无知! 

陕西总面积为20.58万平方公里,其中陕南约7万平方公里(占34%,也有资料显示为36%),总人口约3700万,其中陕南人口约910万(24.6%),如此巨大的地域和人口规模,为什么在对外宣传中却视而不见?难道汉中乃至陕南不属于陕西吗?是不屑陕南与自己同属一省还是愚昧无知地理知识差?  

在此卑劣思想的作用下,硬是将一个纵跨大西北和大西南的省份描述成西北省份,将“关中八大怪”说成“陕西八大怪”,将渭河说成“陕西母亲河”(流域总面积13.5万平方公里,其中陕西仅占一半,其余在甘肃和宁夏境内),而且通过一切宣传手段去宣传,将愚昧错误的地理知识传授给全国人民,严惩藐视其它地区人民的个性特征和地区魅力,丝毫不考虑其它地区人民的感受?积非成是,于是陕西便成了当前宣传下的风沙茫茫的“二秦大地”。 

两年前上海搞旅游展览,笔者饶有兴趣地到陕西馆去观看,结果不要说汉中了,连整个陕南都只字未提,展示的全为北方地区的陕西。前不久,我们汉中网民举办公祭张骞活动,此活动开网民大规模公祭之先河,是具有很强的新闻性的,新华网、人民网、凤凰网都进行了报道,但汉中电视台将视频新闻上传给陕西卫视后,却因再三搪塞而未能报道。和西安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上陕西卫视相比,怎能不让汉中网民心寒。 

在此愚昧混蛋的错误宣传下,使得汉中的茶叶、木耳、稻米等物产在塑造自身品牌和寻求招商或合作伙伴时平添了严重的障碍。我在上海多个茶叶店问茶商有没有“陕西茶”,得到的答案是居然全是:“‘陕西’是黄土高坡,怎么可能产茶叶?这不是闹笑话吗?”这就是汉中这个被茶圣陆羽载入《茶经》的产茶重地,一个茶马古道的重镇所遭遇的结局!这充分表明当前这种愚昧混蛋的错误宣传已严重制约了汉中乃至陕南经济的发展。

汉中的交通瓶颈是怎样解决的?“西汉高速”为什么一拖再拖? 

“要得富先修”,可汉中这些年来交通状况改善了多少?特别是对外的交通,基本上仍停留在几十年前的水平;甚至连几十年的水平都不如。汉江自古就通航,1973年因石泉大坝未设船闸而拦腰截断,汉江航运从此销声匿迹。行文至此,不得不翻一本老帐: 

80年代初,各界酝酿汉江复航。1968年由交通部部长钱永昌亲自率领国务院、陕西、湖南、湖北等三十个部、委、省和中央各新闻媒体考察了汉江、湘江的航运现状,发出了“挽救汉江”的呼吁,各大媒体对此事作了详细的报道,结果没有引起陕西省的足够重视。20年来,一分钱也没给,通道仍然不通。而湖南自那后对能够复航的江河区间大规模的投资,能通的地方都通了,航道等级也上去了,湖南的轮船可以直达上海,交通面貌大为改观。 

水运是所有运输形式中最廉价的,汉江的水文状况比美国的俄亥俄河,德国的莱因河都好。德国300吨的船可以上溯到瑞士的巴塞尔。而我们呢?据专家测算,300公里的六级航道的投资不及3公里的山区铁路投资,而运力可以达到铁路的三分之一。汉中埋藏巨大的铁、锰、磷、石英、石棉、白云石、彭润土、石膏、蛇文石。这些资源都是长江流域,华东地区急需的工业原料,铁路运输根本无法满足,而汉江又同长江相通,这是多么诱人的一条通道啊! 

抛开这个“历史遗恨”,再看看当前因车祸频发而热议的“西汉高速”。“西汉高速”作为国家规划的五大南北通道之一的重要一段,作为陕西“米”字形规划的“精彩一撇”,为多少领导们所津津乐道,为多少汉中人憧憬期盼。然而一条全长252公里的西汉高速(指最为重要的西安到汉中市区段,出处《汉中重点建设工程》网站,网址:http://zd.hanzhong.gov.cn/zhuanti/xhgs.htm,以下数据同此出处),却一拖再拖,将承诺的通车日期一推再推,省领导都换了几任了仍然不见竣工,何故? 

有人会搬出工程之艰巨,建设者之辛苦来开脱,认为本人的批评是缺少理解的坐在办室里的“牢骚”。在此我想通过几组数据来看看: 

西汉高速全长252公里,其中第二段(户县崂峪口至洋县槐树关)因穿越秦岭工程非常艰巨,这一段的长度是约147.7公里(占58.6%),其余相对好些。开工日期为2000年12月,预计2007年10月1日通车,由于未查到具体的开工日期,在此我从01年的元旦开始算起,那么到竣工日期的时间为2464天(不含10月1日当天)。一条373.36公里的高速公路,修建了2464天,每天修建102.27米(252×1000÷2464),如果分2个端口建,每个端口日建51.14米,如果分4个端口建,每个端口日建25.57米,如果分6个端口建,每个端口日建17.05米。 

在此,请读者不妨参考一下青藏铁路,其中最艰难的为格尔木到拉萨段,此段全长1142公里,其中经过海拔4000米以上地段达960公里(占84.1%),中途设45个站点。2001年6月29日动工,于2005年10月12号铺轨全线贯通,并在06年7月1日全线建成通车试运营。建设速度:1142*1000/5/365=625.8米/日(竣工日期按试运行日计算),其速度是西汉高速的4.12倍(625.8/102.27=6.12),青藏铁路的修建难度小吗? 

再参考一下2200多年前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的速度。当时没有任何机器设备,完全依靠肉体之驱,秦始皇派蒙恬去修长城,耗时9年贯通了临洮到辽东的全长5000多公里的长城。而2200年后的今天,陕西省采用机械化作业修一条300多公里的西汉高速,却要用8年的时间,惭愧呀! 

据说今年10月1日将通车,我不知道是这个“献礼邀功”意味十足的日子是否经刻意选择,一个一拖再拖才完成的工程,也好意思作如此安排?那些在延误期内葬身褒谷者的子女们,真要“待到西汉通车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网友语)呀! 

另据说西汉高速是因“保水改道”而延误了一年半,笔者力图在网上搜集相关资料,但几乎没有。笔者不解:其一,西汉高速的立项远比“引汉济渭”早,那么从时间上讲早开工的工程为什么要为晚开工的工程“改道”?其二,这样一个国家重点建设工程,怎么会为了省内工程说改就改?其三,为什么在不能保证竣工日期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说改就改?其四,这样一个关系到地区利益重大布局的重大工程,是什么领导主导下改掉的?为什么不征求民意说改就改?改的理由是什么?其五,西汉高速延误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不在阳光下晒晒?向社会大众讲明?难道“和谐社会”的构建是通过这样的手法来实现的吗?
“引汉济渭”的牺牲怎么补?凭什么无偿调用其它地区资源? 

毋庸置疑,“引汉济渭”工程将使原本落后的汉中的发展将受到进一步的制约(有统计表明汉中每年将因此而损失7亿元左右)。对于南水北调,四川省已公开向中央争取补贴反哺,笔者认为这很正常;汉中乃至陕南要涵养水源,必定要调整产业结构,从而丧失发展机会。可从当前的情况来看,除了安启元在向北京争取反哺外(也正因此,安启元在汉中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倍增),陕西好像从未较正式地提及过此事。在此提请读者留意:陕西省的“小南水北调”可是从汉中的水源地褒河的源头调水!而国家的大南水北调对陕南而言是出境水。 

不提的原因我想大抵有三:一是北京为中国的权力中心,争取起来风险过大(这也正如同汉中地方当局不便向西安争取“引汉济渭”补贴一样);二是争取会顺理成章地诱发省内“小南水北调”的补偿问题,还是不去碰为好;三是对牺牲汉中和陕南的利益没有足够重视,认为没必要或认为是应该的。对此,网络上充斥着不少强盗逻辑:“北京都能调,西安为什么不能调?”(与阿Q“和尚动得,我动不得?”如出一辙)“都是一个陕西省,拿你点水算什么?”可是,一个以“汉绿水”为特色的汉中,一个孕育了汉文化的汉中,一个以“绿色产业”为基础的汉中,失去了水,还能“绿”吗? 

在此我不得不提一提“引汉济渭”的“大功臣”工程院院士李佩成,此君为关中乾县籍,从新闻报道上可以得知是在缺水环境中长大的,其除提出“引汉济渭”外,还提出要恢复“八水绕长安”的盛景。关于重现“八水绕长安”的必要性,笔者不想再论。笔者原本认为作为高级知识分子,学术和良知应该在其身上是统一的,但此人从未提出过对水源地的补偿问题,从而使我看到学术和良知和游离乃至对立。 

资料显示:关中地区年降雨量600-700毫米(汉中为800-1200毫米),关中全年可供水量79.37亿立方米,而年用水量为78.43亿立方米。由此可见关中并不是一个很缺水的地区,但关中特别是西安为节水做了些什么?大耗水企业改进或关闭了多少?工业用水的循环反复利用率有多少?对雨水的回收利用有多少?自己缺水了就动用巨资去修建调水工程从兄弟地区吸抢水!那么其它地区因此而丧失的发展机遇和资源损失如何补偿?总该有个说法吧? 

除了口号,省府为“汉中在陕南实现率先突破发展”做出了什么? 

当省领导喊出要“汉中在陕南实现率先突破发展”时,汉中人着实高兴了一回。其实笔者是不主张什么率先发展的,因为这样可能会造成“吃偏饭”;笔者一直认为地区的发展应“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将最适合某一地区的机会给某地,而不宜介入过多的不符合经济运行规律的人为操作。而且安康和汉中可谓是陕西的难兄难弟,地位同样尴尬,要不是因地理位置特殊近年来铁路交通发展迅速外,景况并不会好到哪里去。也正因此,每每遇到汉中和安康网友争陕南第一时我除了觉得同室操戈的痛惜外,还感到没志气,就两个城市当个第一又如何? 

汉中将“发展绿色产业”定位成自己的产业基础,省府对此持肯定态度,汉中民间对此也高度认同。但喊出这个口号也几年了,我承认汉中确有作为不力过失,也有保留地部分认可《经济观察报》记者仲伟志所说的“汉中发展要靠自己”的观点(恕不敬,个人认为其多少有些“站着说话不腰困”,希望此君体悟一下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所讲的“中国东西部的差距,主要是政策上的差距”的理论),但省府又为汉中做了些什么?没见到一个大的项目立项,没见过严惩过“站着茅坑不拉屎”的官员,这一切作为一个普通的汉中人你能怎样? 

西安高校众多国内领先,“把科技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是喊了多年的一个很响的口号,可转化了多少?有没有专门进行“建设秦巴药谷”的生物化学研究机构?有没有相关扶持政策?陕西继续延用那种藐视陕南的错误宣传导向,我怕以后说汉中盛产天麻等中草药恐外省大多都不相信更不知道。 

笔者虽倾向于“汉中归蜀”,但更在乎汉中的发展。 

笔者去年春节去四川广元游玩,发现该地地理气候、方言习俗、饮食习惯和汉中简直无二,我讲汉中方言竟然没人当我是外地人,我不由觉得非常亲近。而笔者每次到西安,一翻过秦岭后便感到自己的“外地人”,因为地理气候、方言习俗、饮食习惯,甚至人的皮肤长相都与汉中很不相同。而且由于交通阻隔,笔者1995年第一次去西安时已过弱冠之年,可能是因为这种差异,结果屡屡遇上小偷、骗子,所以印象很不好。 

“汉中归蜀”这个话题之所以能引起汉中人的强烈共鸣,我想首先与以上这种差异是分不开的。其次从历史上来看,汉中从四川(川峡四路)划到陕西来,完全是凶残野蛮缺少文化的元朝统治者的阴毒之举,其不顾文化习俗和地理气候等诸多差异,仅为了让四川“无险可守”而强行分割,使得汉中从此走上了边缘化道路;第三,从血缘和文化上看,今日汉中人多为四川人后裔(有资料显示比例高达75%),笔者祖籍就在四川,这种血缘上的传承关系必然会同时体现在文化上。 

因此,从文化和情感的角度考虑,笔者较倾向于“汉中归蜀”,但除了情感和文化,笔者倾向的现实原因还有如下三点: 

其一,如果汉中归蜀,那么“西汉高速”将成为省际间的公路,主管方将上升为中央,因政绩所需,估计两省领导都会“高度重视”,而不会想拖延就拖延,想改道就改道。 

其二,如果汉中归蜀,那么“引汉济渭”将是省与省之间的交涉,一般来说不付出代是不可能,而且借此随意改道“西汉高速”将更不可能。 

其三,如果汉中归蜀,汉中人出省将不存在需要解释许久的尴尬身份,汉中将不会被当成是不产茶及其它南方物产的地区,更利于地方品牌的建设和经济的发展。 

但话说回来,毕竟汉中划归陕西已700多年,我相信广大汉中人并非对陕西一点感情都没有,我本人也有一些关中朋友,还受推荐作上海“陕西同乡会”中作陕南地区的召集人,如果陕西能重视起汉中,能解决好以上问题,汉中人又何必去折腾什么“汉中归蜀”的问题?因此,笔者认为,“汉中归蜀”最根本的原因是汉中人民对发展望眼欲穿后的“无助的呐喊”!最后,我代表汉中人表明三点: 

其一,既然认为汉中乃至陕南人是陕西人,就应当作陕西人来看待,认识到陕西是大家的陕西,从而充分尊重各地区的差异。 

其二,一个缺乏公正和全局观,只顾牺牲其它地区利益来成就某些地区利益的领导不配作省级领导,希望不要再出现这样的省级领导。 

其三,希望汉中不要继续加大落后差距,希望贫穷人口少一点,这需要汉中各界的努力,更需要省政府的支持。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陕西网友的团结需要包容,希望不同意我观点的网友能包容,成不了“网友”,但愿不要成为“网敌”。

 

汉水,汉中
 
人们不一定知道汉中,却注定知道与兵马俑相关的西安,知道区划我国南方与北方、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的分界线秦岭。秦岭正好把西安与汉中隔开。

  坐了汽车,离开西安,仅几个小时,翻越了秦岭主脊,便算进入陕南,进入了汉中盆地边沿,于是就能看见险峻的山崖、幽深的涧谷、滴翠的山林与鸣溅着的溪水,还有漫坡的野花、野草与拖着长尾的美丽的锦鸡;绿云般的树丛有炊烟飘起,隐匿着一个村落或仅是一户人家。

  再往前时,溪流汇聚成河谷,山坡上出现修长的翠竹与浓绿的棕榈,有些南方景象了。汽车猛地一颠,长出口气似的,一下驶进平地,惊醒的旅客隔窗看时:大山尽皆退去,无垠的绿野涌向天边,发亮的汉水如玉带般蜿蜒,两岸水渠纵横,田禾竞长,橘林火红,白鹭翻飞,密布的烟村不时有穿红着绿的村姑出没,一派安详悦目。

  “啧啧,这就是汉中么!”陌生旅客赞叹。

  这就是汉中,但不完全是汉中。除了秦岭南麓怀抱以及眼前这片宽约二十公里,长达百多公里的中心平原,还需再往南去,跨越汉水,进入秀丽的大巴山,同样以巴山主脊为界,翻越过去就进入四川,而这边还有属于汉中的广袤的山地与茂密的丛林。

  这样我们才明白,汉中是秦岭与大巴山环围之中,由汉水滋润积淀的一块带状盆地。就大范围来讲,还包容着秦巴大山怀抱中的许多山岭与河流,城镇和村落,包容着 11个县区及三百六十多万人口,可与欧洲的阿尔巴尼亚相比。

  我们还清楚了:汉中虽属陕西,被划进大西北的版图,其实却在秦岭以南,水流皆归汇长江,进入了南方,但又不是地道的南方。因而气候、植被、物产、民居、风俗、人情都由于南北交汇而显得独特,颇似湖南的湘西。有修竹茂林,溪流渡船;有狭长镇街,茶馆竹椅;再是吊脚楼屋,熏鱼腊肉;正是由于这些与八百里秦川、黄土高原迥然不同的物候风貌,使得汉中对于省城人从心理和地理来讲都有点像遥远的山那边人家。

  汉中,顾名思义,因位于汉水中游而得名。其最早记载见于《史记》。公元前 312年秦惠文王“攻楚汉中,取地六百里,置郡治”。由此,汉中名声大显。秦统一天下,划汉中为全国 36郡之一。沿袭两千余载,其间地域属县虽有变更,但“汉中”屡见于史,至今未变。

  回眸历史长河,两汉、三国、南宋及至抗战,汉中都因地处要津而倍受关注。最为灿烂辉煌的一幕则发生于公元前 206年。

  刘邦、项羽作为推翻暴秦的两支主力,先后攻占咸阳。在经历了那场生死较量、惊心动魄,改写了两个人的命运,也改写了历史的鸿门饭局之后,刘邦被封为“汉王”,驻节汉中,管理巴蜀。

  他在汉中干的最称心、也被历史证实最成功的一件事是设坛拜将。两千年风烟过去,人们仍能从司马先生如椽巨笔的描绘中感受到那个重大事件的逼真、传神与微妙,也感受到刘邦那份矜持与得意。

  “汉王择良日,设坛场,欲拜大将。众将皆喜,人人自以为得大将。至拜将,乃韩信也,一军皆惊。

  ”如今,在汉中城南,站立于宛若长城的江堤,凝望云烟苍茫的汉水,芦苇凄迷,水鸟翻飞,夕阳则把人带进一种静穆久远的年代。仿佛那桅杆立于坛场的帅旗,正于暗苍乱云下猎猎翻动。

  汉中有汉水、嘉陵两大水系,早在秦汉便开发利用,时至今日所产稻谷占陕西全省百分之七十。各类籼米、粳米、糯米、黑米的丰富产出,为巧妇们提供了大展身手的广阔天地,黑米粥、米糕馍、米凉粉、米粉肉、醪糟、元宵、甑糕、糍粑,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不过这儿堪称经典名吃的则是汉中面皮。选取上好的白米,头天晚上用温水泡软,翌日清晨,用石磨磨成粉浆,再用笼蒸熟,还要讲究火候与粉浆稀稠,蒸出的面皮方才厚薄一致柔软耐嚼,切时则要精细均匀,摆在青篾竹筛中,配上金黄豆芽、嫩绿菠菜。关键还在调料,草果、花椒、大香、辣面,用菜籽油放进锅中煎好,满当当一盆飘着红色,再是蒜水、芥末、香醋、味精。调拌时,厨师一手抖碗,一手掌勺,手碗齐飞,面皮生花,红白绿黄皆会让人口中生津。面皮稀饭几乎是古城人常年四季的必食早餐。几乎每条街道都有多家门店大书汉中面皮,而家家都是顾客盈门,生意兴隆。一位在税务局工作的文友告诉我他的数字化生活:每年收三百万元税,写三万字作品,再吃三百碗面皮。

  汉中素称鱼米之乡,河流塘库众多,水产历来丰富,鲤、草、鲇、甲皆宜生长。于是,当地群众便创造出一种鲜鱼辣吃。其做法是,餐馆建巨大水池,养着刚从河塘中捕捞的鲜鱼,顾客登门,可凭各人喜好,选好鲤鱼或草鱼或鲇鱼,然后称出分量,交给厨师,再亲眼目睹烹烧过程。厨师三五两下,剖鱼去鳞,去头切块,用盆盛了,且去配料。把菜籽油倒进铁锅,烧滚后注入精酿辣酱,抑或就是把干辣椒切成数段,扔进油锅,炸出香味,倒进鱼块,再配以土豆片、魔芋粉、豆腐块,顷刻工夫,那鱼鲜、肉香、麻辣香味便弥漫四周。用大盆盛了,围定而食,愈辣愈香,愈香愈馋,人人说辣,却并不停箸,只须啤酒解辣、米饭就食,三五人只需百十元便酒足饭饱,真正价廉物美。汉中文联招待陈忠实、肖云儒这些大家,或是京沪蓉穗客人,每每去褒谷口鲜鱼店,食鱼观景,主人省钱客人满意,皆大欢喜。在穿越汉中的 316国道,自留坝入境,沿途皆为鲜鱼店庄,既富一方百姓,也为鱼米之乡添道名菜风景。

  汉中还有多种传统名吃,宁强核桃馍、麻辣鸡,略阳面茶,汉中腊味烧鸡、油糍粑,洋县枣糕馍、黄酒,城固菜豆腐面皮,镇巴腊肉,南郑腌菜、醪糟,西乡松花蛋、牛肉干。这些古城名吃加上近年交通便捷,商品流通,由外地引进的南北大菜、东西小吃,西安羊肉泡、四川担担面、河南糊拉汤、新疆羊肉串尽皆荟萃于汉中夜市,整整一条街道夜夜灯火通明,家家香味四溢,让你眼花缭乱、食欲大振,也不由你不挤进小摊,既品味古城名吃,也体味古城浓浓的风情。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 2007-08-26 22:03:23 回复

      "写的真好,我一直看完了
      QQ 120879581 , 希望有空能交流"

      1
    • xiaojiang 2007-10-11 18:32:45 回复

      汉中乃中国最美的城市之一,却受如此冷遇。可谓奇耻大辱,但作为汉中人,我们不能靠别人的救济。我们应当奋勇拼搏,把汉中建设的更好!

      2
    • jiang 2007-10-14 02:43:10 回复

      "看完了你写的这篇文章,我才知道汉中有多么的好~~!
      真为以前的无知而惭愧啊~~!"

      3
    • 你写的真好呀。 2007-10-18 10:49:51 回复

      我会大力的支持你的观点呀,我做为汉中人而感到高兴呀,我们汉中如此美丽,只不过没被人们发现呀。

      4
    • 2007-10-03 07:27:54 回复

      "写的好,我是学旅游的,作为汉中人对这真的很尴尬
      "

      5
    • 老汉 2007-12-02 10:12:09 回复

      狗日的些,不管汉中的死活,已经穷怕了.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