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利用国际媒体出名的方法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12-16) 服务器配置 3928 0

孙文利用国际媒体出名的方法               

                             台湾日本综合研究所所长
                                  许介鳞
  --------------------------------------------------------------------------------------------------------------------------
一、称呼孙文才是尊敬

  我觉得称呼「孙中山」先生是很荒谬的。我研究中日关係多年,看过很多有关孙文的资料,日本人对他习惯的称呼是孙文,西洋人则称呼孙逸仙(Sun Yat-sen),我越研究越觉得中国人称呼「孙中山」,对他并不是尊敬,穷本遡源反而是一种屈辱。孙文是他的本名,他一辈子都这样签名,就是英文名孙逸仙,有飘逸如仙的感觉,很不错,这是中法战争时,孙文受基督教洗礼,为他洗礼的是美籍牧师喜嘉理(Charles B. Hager),区牧师区凤墀给他取了洗礼名「逸仙」,从此西洋人都以孙逸仙称呼。

   孙文这名字文是生父替他取的,逸仙是他自愿受基督教洗礼的名字。他逃亡到日本时,日本的「支那浪人」替他签署偽名「中山」,却变成国人对他的尊称,真是荒谬到极点。孙是中国姓,中山是日本姓,「孙中山」是中国姓加日本姓,两个姓在打架,不伦不类,竟还变成尊称!

  孙文1896年伦敦蒙难,1897年逃亡日本,当时日本的文相犬养毅命其食客平山周帮他安置住宿的旅馆叫双鹤,这位浪人平山周认为孙文是通缉犯不能用本名,正正当当地在旅馆登记住宿,记起之前看到日本人的门牌「中山」(Nakayama),就帮他签署偽名「中山」登记,孙文也就潜称自己为樵夫的「樵」,这样孙文在日本就偽称起「中山樵」来了。中山是逃犯的偽名,日本的学者不会那麼失礼的称「孙中山」,日本外务省对他在日本一举一动的监视,也都以正名「孙文」记录,不可能以「浪人」随笔替他签署的偽名「中山」记录。如果平山周偶然看到的门牌是「田中」(Tanaka),而替他偽称「田中」的话,现在中国人还称孙文为「孙田中」吗?日本人姓「田中」的,比姓「中山」的还响亮,还有两名田中当过首相。但,不论称为「孙中山」或「孙田中」,都太荒唐,不是吗?
二、 考不取科举、上书不受理

  孙文在30岁之前默默无闻,只是个受西方医学训练的年轻人罢了。

  孙文在1886年出生於广东省翠亨村,这裡三面临海,一面山丘,土壤贫瘠,不利农耕,居民很多靠海讨生,村民生活困苦。他家务农,家道中落,父亲常到澳门打工。 1879年孙文13岁时跟随母亲投靠到夏威夷的长兄孙眉(德彰),就读於檀香山的英国教会学校,开始接受西式教育。这是他人生重要的转捩点。因为他跨过太平洋在美国夏威夷接受西学,才比当时同乡的年轻人视野广大,见识不同常人。

  但是他在檀香山因信基督教被哥哥认为是背离中国传统之道,18岁时被驱赶回广东,返乡后跟密友陆皓东鬼混。过一年19岁结婚,对象是小他一岁的村姑娘卢慕贞(1867-1952),她享年86岁,活到战后韩战时期,生下的长子孙科(1891-1973),后来当过立法院长、行政院长,对外主张积极抗日、中苏友好。

  1886年孙文21岁,由喜嘉理牧师介绍到教会学校──广东博济医院附设医科学校习医,在这裡遇到与秘密组织「三合会」有渊源的郑士良,三合会又称天地会,以反清復明为宗旨。1887年,当时22岁的孙文转入香港新创立的西医书院,结识教务长兼外科主任康德黎(Mr. James Cantlie)。1892年27岁,习医五年终於毕业,获得医师执照(Licentiate),於是在葡萄牙殖民地的澳门设中西药局,开始门诊。但是澳门当局规定必需要有葡萄牙当局发行的医生执照才能门诊,又药局必需有合法医生开出的处方籤 才能出售药品。孙文因此深感不平等待遇而非常气愤,心情更趋向打破现状。

  孙文觉得当地方上的医生是不容易出名的,况且医生只能救几个人,不能拯救全中国的贫穷,开始对政治產生浓厚的兴趣。偏偏孙文的中文教育程度比同辈差,在没受过一般中国式教育的情况下,不可能考取科举变成领导,但是他自认为自己的西方教育和科学知识,远超过同时代的中国青年。

  1894年孙文29岁,6月由友人陈少白、王韜润稿后而上书李鸿章,陈述救国大计「人尽其才、地尽其利、物尽其用、货畅其流」,但当时李鸿章忙碌於中日关係,孙文始终没能见到清廷中的这位洋务派大官李鸿章。同年10月,这篇「上李鸿章书」总算在基督教系统上海广学会的「万国公报」(Review of the Times)刊出,但是不被当局重视。孙文合法的建议未被採纳,就决心改而从事非法的造反,到檀香山组织秘密结社兴中会,孙文担任主干,创会时规模小得可怜,只有华侨青年20多人赞同,每人会费只有五元,还答应革命成功后加倍奉还。

  1895年孙文30岁,回国设兴中会总部於香港,以「乾亨行」偽装,筹画在10月2日农历九九重阳节,当各地仕绅返乡探亲的时机,从香港潜往广州举事。当时广东地方的水师也对满清政府不满,而愿意响应,共同準备袭取广州。

三、 广东谋反失败

  1895年「甲午战争」中国战败,签订割让台湾的马关条约,日本要求赔款2亿3000万两。当时两广总督李翰章要向农民徵收100万两银子,但是农民饭都吃不饱,哪有钱被徵收,民怨沸腾,认为清廷腐败应该打倒。加上战争终了,士兵解散,成为无业游民,生活无著落,这是广东谋反(Canton plot)的好机会,但香港政府下令封闭兴中会总部「乾亨行」。

   广东举事是由兴中会及三合会的人一同起来造反,由兴中会会长杨衢云在香港担任总指挥,孙文得日本朋友梅屋庄吉帮忙,负责筹款和购买武器,梅屋当时在香港开设照相馆,从事出差拍照的新行业,相当赚钱,因此恰购600支枪械,奔走於香港和广东之间。郑士良在广东组织苦力,陆皓东则是联络洪门、三合会兄弟举事。

  这次举事,由於有内奸朱祺密告官方,事跡败露,首脑的陈少白、郑士良等逃过追捕,其他约70多人被抓殉难,枪枝也全被没收。陆皓东为了要销毁党员名单而被捕斩首,广东水师统带陈奎光等被酷刑狱死,名单上的大部分人都被抓,其餘包括孙文在内的17人逃亡。广东省官厅对17名「匪党」名单悬赏缉捕。兴中会会长杨衢云从东南亚逃到南非的约翰尼斯堡,孙文则与陈少白变装成苦力,幸运的乘小舟逃离广东到香港。这是孙文的首次参加造反计画,毕生也只有这一次他亲自参与危险的临阵造反活动。

  孙文到香港后立即去拜见老师康德黎。康德黎表示他有一个律师朋友丹尼斯(Mr. Dennis)可去商量,该律师建议孙文不要待在香港,有可能被引渡处刑的风险,劝孙文立刻逃亡到外国去。清廷的确向香港政府抗议,要求引渡逃亡至香港的政治犯,将其遣送回国。

  孙文即偕陈少白、郑士良远渡日本。孙文一行先到神户,旋转往华侨较多的横滨,组织兴中会分会。孙文觉得如果继续留著辫髮,在外国也有被通缉的危险,他即剪断辫髮,改穿西式服装,成为「先知先觉」的人,在外专事募款、筹画的工作,至於在中国打前锋,就由「后知后觉」的人去衝。断髮改装后的孙文,即留下陈少白在横滨,为日本的联络人,郑士良回国筹画再举,自己则再往檀香山向华侨筹款。

  1896年春,香港政府果然发佈驱逐令禁止,孙文入境五年。他牵涉广东谋反事件变成叛乱的通缉犯,在国内列入17名黑名单之一,但在国外都还是一名小人物。他已经是30岁而立之年了,还没有什麼名气。但是他出名的时机快来了,看他能不能创造机会,抓住时机。

四、 伦敦蒙难是出名时机

  如果从政治传播学的角度来论,利用国际媒体出名是一个诀窍,但是还必须再将此知名度回馈到国内媒体来,塑造为中国革命的最高领导。

  1896年孙文的「伦敦蒙难事件」,就是中国人在国际媒体最早出名的事例。当然孙文在国际媒体能够出眾的条件特别好,先天条件是五官端正,一表人才而有领袖相貌。在后天条件方面,他受过西式教育,英语谈吐流利,还有国际上的基督教人脉。

  一个人要在国际媒体出名,方法很多,但不外是抓住时机、选舞台,但是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如何安排配角。主角的塑造就是,孙文是代表中国的革命家,正受到满清腐败政权的迫害。

  以时机来说,当时的时代背景是1895年中国在「甲午战争」战败、孙文与其同志策谋的广州举事也失败、但这也是满清政府完全暴露了腐败无能的好时机。

  以选舞台来说,孙文为何不选美国而选在英国伦敦出名呢?

  檀香山虽然有华侨4万人,但广东举兵计画失败以后,华侨的态度变得很冷淡,兴中会会员之中甚至有要求退会的,在美国各地的其他华侨虽然也有祕密结社同盟会存在,但孙文所拜访的洪门会馆的人大都对政治并不很热心,他们愿意「相互扶助」但不想「参与政治」,可见孙文在美国找不到可以共同演出的配角。

  孙文在檀香山时,巧遇老师康德黎於回国途中,相约在英国伦敦拜访会晤。选伦敦为舞台,是因为这裡有最好的配角康德黎老师。孙文就计画从檀香山经过旧金山、纽约,然后到英国。

  1896年9月23日,孙文从纽约乘轮船到英国,9月30日到达英国利物浦。但在9月25日,清廷驻美公使杨儒电告驻英公使龚照瑗,要其注意叛乱份子孙文将到英国一事,驻英公使馆就委託侦探社,秘密侦探孙文的行踪。

  10月1日孙文抵达伦敦, 2日去拜访康德黎,从此每天必定到康德黎家,并拜访康德黎好友孟生博士(Dr. Patrick Manson)。康德黎与孟生都警告孙文,中国公使馆在比邻,要小心被诱捕解送回国,孙文听了哈哈大笑。后来却发生了孙文被中国公使馆诱拐的事件。

  依孙逸仙『伦敦蒙难记』的说法,10月11日早上孙文本来要跟康德黎一起到礼拜堂做祷告,途中碰到一个姓邓的同乡,请孙文到他住的地方喝茶,孙就进去,后来又有两个中国人来要他上二楼去,但他不知道这就是中国清廷公使馆,孙文登楼时也没反抗,这时来了一个英国人(即公使馆参赞马格里Sir Halliday Macartney),对他说华盛顿方面来电,谓有孙文坐轮船来英国,你是不是孙文,他回答我就是孙文。马格里说我们正向总理衙门请示,等著寻得你的回电命令,请你在此间等候。孙文问他要等多久,回答说18小时。孙文说要提取自己的行李,马格里说你写一个字条可代去旅馆提行李,但孙文说不是住在旅馆,孟生博士知道我的住处,可不可以写信给孟生,请他提取行李。孙文给孟生的信上写著「我被监禁於中国使馆」,马格里看了说不可用「监禁」字样,如此孙文即被监禁於中国使馆。

  这裡有两个说法,一个说法是孙文到清公使馆是被诱禁的,另外一个说法是孙文自行进去公使馆被监禁。但是从孙文不顾康德黎和孟生的警告到公使馆附近,又对公使馆职员邓廷鏗的邀请不拒绝而进去,再依侦探报告孙文事前到公使馆好几次,被监禁的前一天也到公使馆,并与老邓约好次日见面,但孙文都没将此事告知康德黎。从此可见「自进说」比「诱禁说」合乎逻辑,也就是说,这是设法在国际媒体出名的苦肉计。

  孙文自从被监禁以后,虽然公使馆提供他舒适的吃住,但孙文每天都睡不著。由於孙文知道公使馆不能随便在英国处理政治犯,只要能想办法通知他的老师康德黎,他就不会被遣返中国。不过,公使馆主管马格里也是处理事务的高手,马上就跟船商谈好以7000英镑遗送到中国的船期,正等总理衙门的回电。然而,孙文无法连络到康德黎所以才会紧张得睡不著觉。

  孙文急著想通知他的老师康德黎来营救他,用纸张写被监禁求救的信,包以铜币、银币而投到窗户外面,尝试很多次但都没能传送到康德黎手上。最后说服公使馆英僕柯耳(Cole)、和公使馆女管家霍维太太(Mrs. Howe)协助,才得以将求救信号传达到康德黎处。

  依孙文的说法,英僕柯耳和女管家霍维太太愿意帮忙,是因为孙文利用基督教信仰说服的。孙文述说,土耳其的苏丹杀害阿美尼亚基督徒的故事,反覆的比喻中国的皇帝像土耳其的苏丹,要杀害中国的基督教徒,「我是基督教徒,若被遣送回国一定会被处刑,你们一定於心不忍要救我」,而博得他们的同情。

  但是还有另一个说法,柯耳起先不肯是因为忠实於职务,而主管马格里也对僕人悬赏,如果孙文有传纸条等动作即来报告,给奖赏一英磅,如果暗助要惩罚。孙文给英僕柯耳20英镑请他帮忙传信,答应传达得救后会再后谢1000英镑。此事件后,柯耳被免职,孙文也没再给后谢1000英镑,柯耳一状告到法院说孙文是诈欺。

  孙文到底是因基督教得救,还是因金钱而得救?的确有斟酌的餘地。也许公使馆女管家霍维写匿名信给康德黎通报是因基督教,但英僕柯耳愿意帮助通风报信则可能是所谓「钱能使鬼推磨」吧!

五、 小小媒体的报导救孙文

  康德黎跟孟生得了孙文被监禁的消息之后,两人就用尽各种方法营救。康德黎第一步是立刻半夜就跑到苏格兰警场(警察总署)报案,但苏格兰警场并不怎麼理会。 第二步,康德黎跑到伦敦泰晤士报向记者详述案情,谓有政治犯被清公使馆监禁,期望用媒体的力量报导出来,但泰晤士报很谨慎,不肯登此新闻。第三步,康德黎跑去英外交部报案,表示清廷侵犯英国主权,囚禁政治犯在公使馆裡头。但外交部回答说要查清楚,行政事务的处理十分繁复,不容易马上解决问题。第四步,康德黎去一个地方法院,表示他的朋友孙逸仙被监禁在清国公使馆内,是否能发给人身保护令,法院认为外国公使馆有外交特权,法院管不著,将案件推给外交部。第五步,康德黎在地方法院,遇到正想出名的小报『地球报』(Globe),这小小媒体愿意以惊骸标题报导。

  『伦敦泰晤士报(Times)』是英国最大的报纸,康德黎把孙文被清使馆监禁的事情,详细地告诉伦敦时报的记者,但是伦敦时报的主管不肯登这消息,是因为要求证事实如何,也不想牵涉到国际上的外交纠纷。

  地球报是伦敦的小型报纸,傍晚才出报,正想要有一个劲爆的新闻来提高报纸的销路,就马上採用这个消息,以「惊骸的消息」(Surprised News)的显著标题报导:「革命家在伦敦被诱拐拘禁」(Revolutionalist Kidnapped and detained in London.)、「公使馆的一名囚犯(A Prisoner in Legation) 」的消息,惊动了英国的媒体、社会、政界。於是『中央评论(Central Review)』、『每日邮报(Daily Mail)』等报记者,都聚集到康德黎家、清公使馆等採访报导。当各方记者都跑到清公使馆去採访时,公使馆由老邓出来应付媒体,表示并没有这回事情。后来各报又去找康德黎,以及外交部,当时公使馆主管马格里虽然躲躲闪闪,也还是被媒体寻找出来质问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为何监禁政治犯?

  除了康德黎大事活动之外,孟生也去清公使馆闹场,要求释放孙文出来。康德黎则请私家侦探在公使馆门外监视,以防其偷偷把孙文遣返,苏格兰警场也派6名侦探佈署在公使馆四周监视,另外,英国外交部也向船家查证是否公使馆有订约船期遣送什麼东西去中国。

  康德黎除僱侦探守候公使馆之外,并写信给英国外相,惊动了首相兼外相沙里士堡侯爵(Lord Salisbury)。最后英国政府出面干涉,由英国外交次长山德森(T.H. Sanderson)出函要求清公使馆参赞马格里来,并写此案件报告给外交部,告知他清国这样是违反国际法,并要求 配合低调处理释放孙文。这样清公使馆不得不释放遭囚禁的政治犯孙文出来。

  事件曝光之后最亮丽的主角,不用说就是革命家而被迫害的孙逸仙。配角有「善人」与「恶人」之分。正面配角是:康德黎老师(Mr. James Cantlie)、孟生博士(Dr. Patrick Manson)、公使馆英僕柯耳(Cole)、公使馆女管家霍维太太(Mrs. Howe)、最后还请出英国首相兼外相沙里士堡侯爵(Lord Salisbury)以及外交次长山德森(T.H. Sanderson)、英国苏格兰场(警察总署)侦探长等。另一方面,负面配角都是满清政府的腐败官员:清廷驻美公使杨儒、清廷驻英公使龚照瑗、驻英公使馆参赞马格里(Sir Halliday Macartney)、驻英公使馆职员邓廷鏗等。

六、 国际媒体出名之后

  孙文因伦敦蒙难事件变得非常有名,他被清使馆扣留13天,10月23日出来时,各报都竞相报导,喧腾一时。孙文也投书到各报,感谢英国政府、伦敦报界的援助热情。从此,西方人士才开始认识孙文,知道他是中国革命的领袖。

  释放孙文之后的隔天,清廷总理衙门回电才来,表示愿意支出7000英镑的遣送费,但为时已晚。清公使馆为保住面子,由马格里写信给泰晤士报,说明孙文并不是被诱拐进清公使馆,而是他自己偽称「陈载之」之名进来公使馆的。但此一事件,经由英国媒体传播,国际上都瞭解满清政府腐败,监禁孙文是违反国际法,侵犯英国的国家主权,最后塑造成孙文不是「叛乱份子」,而是很爱国的「革命家」,满清是应被推翻的政权。

  孙文在国际媒体的后续动作是,首先出刊『伦敦蒙难记』(Kindnapped in London ,1897),由於英文写作能力还不是很好,就请英汉学家翟尔斯(Herbert Giles)捉刀润稿,再加上自己的简短自传,让国际人士认识中国革命的领袖就是孙逸仙。此事件之后,孙文在伦敦住了一阵子,利用大英博物馆唸了一些书,从英国当时流行的社会主义构思了民生主义。因为在伦敦蒙难被释放后,有机会自由自在地在伦敦思考和行动才能形成三民主义。

  其次是对国内的宣传,即由日本友人宫崎滔天编写『三十三年落花梦』(孙文作序),叙述支援中国革命的经验,传播孙文真是不自私而了不起的中国革命领袖。

  宫崎滔天『三十三年落花梦』的起源,是1897年日本的内阁重组,大隈重信首相兼外相,犬养毅担任文相。犬养毅下面养了一些食客,就建议在内阁机密费20万日圆中编些对中国大陆的调查费。日本政府当时觉得,清廷恐怕撑不住而即将跨台,必须预先调查中国的秘密结社佈置。外务省即以「内命」(秘密命令)要犬养毅的食客宫崎滔天、可儿长鋏、平山周三人去实地调查中国的秘密结社。平山周拿了钱不知如何著手,就去拜访回国述职的日本驻伦敦武官宇都宫太郎。以谍报为专业的宇都宫,知道伦敦蒙难的来龙去脉,告诉他去抓住孙文就能对中国的秘密结社迎刃而解。

  这些支那浪人就到中国的上海,还买到了『伦敦蒙难记』,获知原来孙文是中国的革命领袖,因而决定要追踪孙文的去向。他们从上海要到香港找孙文,但在华南首先与康、梁的维新派人士接触。戊戌政变失败时,康有为、梁啟超能够逃亡日本,就是由这些「支那浪人」平山周、山田良政等援助而逃亡的。

  1897年8月16日,孙文离开伦敦到横滨找陈少白,陈少白则跑去台湾进行革命游说。宫崎滔天追踪孙文而回到日本横滨,就去陈少白家找孙文,结果把孙文带到犬养毅处,让犬养毅能直接从孙文的口中探知中国秘密结社的事情。「中山樵」这个日本名,是因为当时清廷向各国发令说孙文是遭通缉的政治犯,日本政府不能藏匿政治犯,偽名「中山」的由来在此。

  宫崎和平山就以连络中国各省志士为藉口,利用孙逸仙的人脉关係,渗透进入兴中会,并利用康、梁的人脉关係,渗透进入中国的秘密结社哥老会、三合会。由平山周等日本浪人为媒介,1899年哥老会、三合会、兴中会的三会代表在香港开会,筹画1900年的惠州起义。惠州起义失败之后,宫崎滔天年届33岁,他在日本各地的料亭,由艺妓陪酒弹日本琴讲述「中国革命故事」,为孙文宣传造势,这些「中国革命故事」就变成『三十三年落花梦』。

  孙文藉著伦敦蒙难而在国际上打出知名度后,他听日本朋友梅屋庄吉的话到日本,靠日本的一群「支那浪人」的力量,再把知名度打回中国。孙文能在中国四亿人口之内出眾,是因为有日本人帮忙才成功的。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日本要联合中国的一切势力对付俄国, 即由日本浪人帮忙统合了中国的三大革命势力。当时中国的革命势力分为三派,即湖南派「华兴会」有黄兴、宋教仁等人,上海派「光復会」有蔡元培、章太炎、徐锡麟、秋瑾等人;最后就是孙文的广东派「兴中会」。

  1905年中国同盟会的成立,是由日本的右翼组织「黑龙会」所促成。黑龙会的主旨在收归黑龙江南北为日本领域,主干内田良平表示,中国各地的革命派应联合起来,并提供其办公室为中国同盟会创立大会的场所。依照日本人的设想,同盟会选出孙文担任总理,於是孙文就从中国四亿人口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顶尖的革命领袖。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