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三国 1

风清扬斈 14年前 (2006-11-10) 服务器配置 4183 0

赵氏三国 作者:星错

  作品相关  [ 分卷阅读 ] 写书的理由(必修) 转帖 浅谈曹操 所涉及的行政区域及地理参考   第一部风起云涌  [ 分卷阅读 ] 第一部风起云涌 第一章决心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二章准备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三章周瑜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四章情事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五章出征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六章定盟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七章首战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八章失利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九章夺关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十章奇计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十一章破城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十二章胜利 第一部风起云涌第十三章分赃       第二部领地豫州  [ 分卷阅读 ]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一章意外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二章密约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三章骂儒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四章离京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五章州事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六章剿匪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七章难题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八章劫持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九章平原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章发展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一章北海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二章归途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三章喜事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四章旧爱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五章密使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六章夜行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七章图谋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八章郊游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十九章倭人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二十章群殴 第二部领地豫州第二十一章变故      
  作品相关 写书的理由(必修)     现在最火的是什吗?三国!火了将近两千年的话题.一个来自1800年前的永恒回忆.

  三国,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一个名将会聚的时代,一个智者如星的时代.只要是热血男儿,谁不想潇洒一回,谁不想自经一次.

  然而什吗都没有完美的,三国是那样的精彩,同时也留下万般的无奈.一个又一个名俨风流,却大都留下千古长叹.

  看今朝,黄易先生一曲寻秦记,揭开了通往古代的时间隧道,然后大量现代人杀了进去谱写一首又一首无敌传说.

  初时感甚趣很经典,但看多便感老套.而且很多新书又全玩这个.现代人回去基本上什吗都知道.各个都有着不下与研究生般的本领.基本上不到三十章就无敌了.但这样的创意却很盛行,开始时很有意思,可现在这些呢?难道大部分人都习惯品尝别人的口味?

  小说的实质就是个人现实无法实现的理想或城欲望,在自拟虚幻世界的一种实现.本质就是YY的.

  小说当然要跟着读者的胃口走,但感觉太顺着读者的路子,又失去了自我.

  写这部小说,一是个人观点觉得太多现代人或未来人回归古代实在无趣,还有就是是兴趣使然.弄一部自己的三国,有点新意的三国,一部不一样的三国.最后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作品相关 转帖 浅谈曹操     关于曹操,人们似乎已经无话可说--平定北方之赫赫武功、唯才是举之开明措施、挟天子以令诸侯之机变权谋、引一代风尚之粲然文采,政治、经济、军事、文学,无不有所建树。作为古代官员,他位极人臣;作为历史人物,更是堪称绝对的偶像派,时至今日,仍然拥有众多拥趸。不可否认,曹操是一个魅力十足的人物,他的魅力从表层上讲在于他的强势--实为三国时代最重要之角色。面对历史的垂青,后世往往无可奈何,然则爱慕强者之心却总是人皆有之。

  与强势相伴,曹操又是复杂的,而这一点才是其魅力之根源所在。曹操的复杂,举世公认,纵使罗贯中笔力强健,力图塑造一个奸相曹孟德,却仍然无法摆脱人物本身的神秘色彩,永为街巷间所津津乐道。撇开演义不谈,历史上曹操其言其行,在今天看来,同样有许多值得回味的地方。

  一

  曹操曾于建安十五年(210年)十二月公开发表了一篇《十二月己亥令》(后世命名为《让县自明本志令》),文章回顾了他自入仕途以来的主要经历,再三解释自己并无代汉之心,同时他又表示绝对不会放弃权力,为什么?‘诚恐己离兵为人所祸也。‘这应该算是曹操的自传,文章写得坦白直率,于字里行间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当权者‘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与寂寥。文中最吸引我的是这样一段话:‘后征为都尉,迁典军校尉,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多么可爱,好似小女孩整天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做艺人、当明星,仅凭这段┨赊涞奈淖郑液苣呀溆肼沂兰樾哿翟谝黄穑蛐沓浦?有志青年‘更加合适吧。其实综观曹操初入仕途时的表现,如不畏强暴、厉行法治等等,可以说他的确是一个企图改善吏治并有所作为的人,‘有志青年‘的称号他完全承担得起。不仅如此,早期的曹操在涉及社稷民生等方面还颇有忧国忧民之情怀,有诗(《蒿里行》)为证: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初平元年(190年)春,函谷关以东诸州郡推举袁绍为盟主,起兵讨伐董卓。然而诸股势力虽名为勤王,实则各怀私心,踌躇观望,甚至互相火并。曹操于建安三年(198年)感怀时事,写下此诗。明代文学家钟惺赞之为‘汉末实录‘。其中结尾四句最为动人,我们可以想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无所谓‘民间疾苦‘,无所谓‘水深火热‘,有的只是千里荒芜、累累白骨。而站在那里慨叹这满目疮痍的曹操,我们已经不能仅仅将他看作一名军人或者官吏,他更是一位悲天悯人的传统文人。

  如果曹操真的就这样中规中矩地走下去,也许历史上又多了一个怀才不遇、生不逢时的从政者。可偏偏曹操是不甘如此的。让我们再把时间推回去。在关东诸军貌合神离的情势下,曹操决定去扬州募兵。扬州刺史陈温、丹阳太守周昕拨给曹操四千余人,回来经龙亢时,士卒多有叛逃,只剩下千余人,屯于河内。初平二年(191年),曹操‘击白绕于濮阳,破之‘(《三国志·武帝纪》)。初平三年(192年),曹操打败了来袭的农民军,‘又击匈奴於夫罗於内黄,皆大破之‘ (《三国志·武帝纪》)。当年夏天,青州黄巾号称百万,进入兖州,杀死刺史刘岱,济北相鲍信等人迎接曹操领兖州牧。操‘遂进兵击黄巾于寿张东……追黄巾至济北。乞降。冬,受降卒三十馀万,男女百馀万口,收其精锐者,号为青州兵‘ (《三国志·武帝纪》)。至此,曹操势力已经初具雏形,开始了他在兖州的发迹史。然而正当曹操志得意满之际,第二年(193年)却发生了一件对于他来说足以痛彻肺腑的祸事--曹操之父曹嵩举家迁往兖州,途经泰山郡,遭到徐州牧陶谦属下将士抢劫,嵩遇害。让我们试着去体会曹操当时的心情:做儿子的有出息了,想接老爹爹到身边来享享清福,可谁能想到这飞来横祸,以至爹爹竟死于非命。于是曹操以报父仇为名,大兴挞伐之师,‘下十馀城,谦守城不敢出‘。(《三国志·武帝纪》)。可是接下来曹操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兴平元年春,……复征陶谦,……所过多所残戮‘ (《三国志·武帝纪》),‘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城堡,无复行迹。初三辅遭李傕乱,百姓流依谦者皆歼‘(《后汉书·陶谦传》)。毫无疑问,这是屠城。

  我不禁要问:何以那个忧国忧民的‘有志青年‘、那个感慨生灵涂炭的传统文人,竟做出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情?这真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并充满矛盾的事实。我不相信屠杀无辜人民纯粹出于为父报仇,以曹操之雄才明略,不会冲动到如此疯狂的地步。那么是其封建军阀嗜杀本性之暴露?或是经历多年血雨腥风而令其麻木不仁?或是为了达到震慑对手这样一个政治目的?还是多种因素兼而有之?我无从知晓。或许曹操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卓越的军事家,天才的领导者,有着感伤情怀的文人,同时又是一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屠夫!

  有鉴于此,我对于称曹操为杰出政治家之类的评价从不认同。凡政治家之所为,其落脚点无非四个字--为国为民,若脱离此一根本,至多一政客耳。而曹操行屠城之暴,又置人民于何地呢?在这方面,比起同时期的诸葛孔明,曹孟德差之远矣!

  二

  受演义影响,国人眼中的曹操一直是一个白脸奸相的角色,狡猾奸诈,事实究竟如何呢?这涉及到从为人作风上察其个性品行的问题,为此,我们需要回到史书中去找寻蛛丝马迹。

  陈寿在《三国志·武帝纪》结尾处盛赞曹操之谋略功业,称其为‘非常之人,超世之杰‘,评价是相当高的。然而仔细读来却不难发现:这段八十九字的评语中于操之个性品行未置一词。

  翻回来,在《三国志·武帝纪》卷首,陈寿写道:‘太祖少机警,有权数……‘这句话我们推敲起来仍然觉得有些暧昧,所谓‘少机警‘或‘有权数‘无非是说明曹操随机应变的能力较强而已。可这却是陈寿在曹操个性品行方面仅存的描述,我们似乎可以想见其欲言又止的两难神态。值得庆幸的是,裴松之针对这句话做了一段注释,引自《曹瞒传》,事情是这样的:曹操年少时比较贪玩,‘游荡无度‘,他的叔父经常向曹嵩(曹操之父)反映这个情况,曹操为此很头疼。一天,操在路上偶遇叔父,立刻做面目扭曲状,叔父问他怎么回事,他答道:‘卒中恶风。‘叔父当然要向曹嵩汇报啦,于是嵩找到儿子询问病情,不料操‘口貌如故‘,回答道:‘初不中风,但失爱於叔父,故见罔耳。‘曹嵩就此起了疑心,再也不相信弟弟的小报告了。曹操自此‘益得肆意矣‘。这段注释可真是厉害,颇得后世文艺工作者的青睐--大加引用以示曹操之奸诈。但是如果这件事情的确属实的话,也就不仅仅是‘机警‘和‘权数‘的问题了。

  或许裴松之也在《三国志·武帝纪》结尾处对陈寿只赞事功不谈德行有所察觉,于是旁征博引,以做补充。所引文字也大都是褒奖之辞,只有《曹瞒传》再次记载了曹操的劣迹。如‘诸将有计画胜出己者,随以法诛之‘;袁忠做沛国相时曾欲法办曹操,当地一个叫桓邵的人对操‘亦轻之‘,还有陈留人边让发表过不利于操的言论,对这些人,曹操得势后皆诛之而后快;某日曹操睡午觉,吩咐身边姬妾片刻之后唤醒他,姬妾见他睡得香甜便没有按时召唤,操醒来后竟‘棒杀之‘;还有一次,战时恰逢粮草不足,明明是他批准粮官缩减士兵每餐的分量,以至引发众怨,却在事发后对粮官说:‘特当借君死以厌众,不然事不解。‘遂斩之,然后贴出告示:‘行小斛,盗官谷,斩之军门。‘凡此种种,《曹瞒传》评曰:‘其酷虐变诈,皆此类也。‘

  诚然,这些毕竟是野史逸闻,可信度较之正史为低。但考虑到凡事不可能无根无源,既然出现这样的传闻,则必有其所依据之实,至于夸张程度为几何,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曹瞒传》显然受‘尊刘抑曹‘观念之影响,文字上有失公允实为在所难免,这样固然不对,然而究其根源,乃是曹操于个性品行上确有其消极之因素,可谓授人以柄,怪不得旁人。联系到前文所述曹操屠杀无辜人民的暴行,说明在曹操性格深处藏有凶恶的一面,以‘酷虐‘二字来形容并不过分。至于‘变诈‘,我倒觉得放在曹操用兵上面更为妥当,史载曹操‘因事设奇,谲敌制胜,变化如神‘(《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书》)。如果将其延伸到为人与作风,具体表现就是操之善用权术,这样的例子也是不少。如建安三年(198年),别驾毕谌之母弟妻儿皆为张邈所劫,操令其自去寻母,‘谌顿首无二心,公嘉之,为之流涕‘(《三国志·武帝纪》),不料毕谌一出门就溜了(这小子未免有点无厘头),后来被操生擒,大家无不替他担忧,可曹操却表示懂得孝道之人必亦忠于君,拜为鲁国相;河内太守魏种深得曹操信任,后来叛变,与毕谌一样难逃被活捉的命运,‘公曰:‘唯其才也!‘释其缚而用之‘(《三国志·武帝纪》)。象这些事情基本都属于收买人心之举,无他,惟权术耳。但客观来讲也未可厚非,古往今来不用权术的统治者可谓鲜矣,又何必苛责曹操一人?不过在此将其解释为“变诈”性格之延伸却是合情合理。

  写到这里,似乎《曹瞒传》谓操‘酷虐变诈‘尚可让人接受,然而翻阅马植杰所著《三国史》之余,我发现论定曹操之个性品行并没有那么简单。

  马植杰先生在‘曹操的为人与作风‘一节中首先分析了诸如‘宁我负人,毋人负我‘之类的传闻逸事,得出‘不宜视之为真实材料‘得结论。接着以比较确凿得史实为依据展开论述,兹引之如下:

  ‘建安十九年(214年),蒯越病死前,托曹操照料其家,操报书曰:‘死者反生,生者不愧,孤少所举,行之多矣,魂而有灵,亦将闻孤此言也。‘可见曹操对死者得嘱托并无背负之事。王粲得儿子因参与魏讽谋反,为曹丕所诛,操闻叹息曰:‘孤若在,不使仲宣无后。‘操以金璧从南匈奴赎回蔡文姬之事更为人所熟知。操还自言:‘前后行意,于心未曾有所负。‘可知他是怕负人的,似不可能说出‘宁我负人,毋人负我‘的话。吕思勉谓:‘操之待人,大致尚偏于厚‘。这种讲法,是符合事实的。‘

  看到这里我当即就晕了,何者?以上文字着实令我大为感动,所谓‘无情未必真豪杰‘,马先生笔下之曹操实为有情有义之大丈夫!若仍以权术之类猜度其心迹,未免流于狭隘了。但是说曹操待人偏厚这一点,我还是持保留态度。综观曹操的为人和作风,我认为在其个性品行方面可以这样讲:操虽‘酷虐‘但不寡恩,虽‘变诈‘却非无情。

  三

  当三分局势得以稳定之后,曹操在汉室中的地位问题便凸现出来。吴、蜀方面张口汉贼闭口奸相,曹魏集团内部的拥汉派同样对操诽谤不断。所以说,晚年的曹操心情颇为不平静。迫于强大的内外舆论压力,曹操于建安十五年(210年)发表《十二月己亥令》,前文已经提及,该令言辞坦诚,谓曹家受汉室重用已历三世有余,并通过先贤的事迹来说明他不会行代汉之事。所谓听其言观其行,我们不妨再来看看曹操的实际行动究竟如何:

  “十三年春正月,……汉罢三公官,置丞相御史大夫。夏六月,以公为丞相。”(《三国志·武帝纪》)

  “十八年……五月丙申,天子使御史大夫郗虑持节策命公为魏公……” (《三国志·武帝纪》)西汉王莽进位公爵之后即行篡位。

  “十九年……三月,天子使魏公位在诸侯王上……” (《三国志·武帝纪》)

  “二十一年……夏五月,天子进公爵为魏王。” (《三国志·武帝纪》)这已经违背了异姓不得封王的高帝祖训。

  “二十二年……夏四月,天子命王设天子旌旗,出入称警跸。” (《三国志·武帝纪》)

  由上可见,曹操虽终其一生未行代汉之事,却一直在行代汉之实,显然是说一套做一套。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曹操的令文纯属欺人之语呢?让我们继续探索。

  细心的看官会发现,我在这里不用“篡位”而用“代汉”,为什么?自中平六年(189年)董卓入雒阳开始,东汉王朝已经名存实亡,当时“尺土一民,皆非汉有” (《三国志》裴松之注引《魏略》)。汉献帝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根本没有人去管。是曹操将他迎回来,为他设立朝廷,供给日常用度。“自天子西迁,朝廷日乱,至是宗庙社稷制度始立。” (《三国志·武帝纪》)说句公道话:曹操是对得起汉献帝的。后来曹操东征西讨,出生入死,终使北方归于一统,可以说那江山是他凭本事打下来的,早已不是刘家天下了,试问汉献帝又有什么可以让曹操来“篡”的呢?当然,站在今人的立场上这样讲没有问题,但在当时却非如此。众所周知,早在西汉武帝年间,儒家学说便被确立为主流意识形态,至三国时期已历时三百余年,“君君臣臣”等观念早已深入人心,曹操也不例外。这样看来,对于《十二月己亥令》我们不能因其与曹操的实际行动有距离便斥为英雄欺人之语,相反,令文实在是曹操深受儒家学说影响之体现,这一点通过审视其初入仕途时的表现同样可以得到印证。可以说早期的曹操是有志于匡扶汉室的。但当他讨灭群雄,成为功盖当世的一代权臣之后,取而代之的想法难免不会滋生出来。大多数的时间里,两股思想在其头脑中斗争不断,二者随着外界舆论环境的变化而互有胜负。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解释为什么曹操在代汉问题上面言行不一。到了曹操晚期,魏势力渐趋稳固,认为操当称帝的呼声也随之高昂起来:

  “魏略曰:孙权上书称臣,称说天命。……侍中陈群、尚书桓阶奏曰:‘汉自安帝已来,政去公室,国统数绝,至於今者,唯有名号,尺土一民,皆非汉有,期运久已尽,历数久已终,非適今日也。是以桓、灵之间,诸明图纬者,皆言汉行气尽,黄家当兴。殿下应期,十分天下而有其九,以服事汉,群生注望,,遐迩怨叹,是故孙权在远称臣,此天人之应,异气齐声。臣愚以为虞、夏不以谦辞,殷、周不吝诛放,畏天知命,无所与让也。’魏氏春秋曰:夏侯惇谓王曰:‘天下咸知汉祚已尽,异代方起。自古已来,能除民害为百姓所归者,即民主也。今殿下即戎三十馀年,功德著於黎庶,为天下所依归,应天顺民,复何疑哉!’”(《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

  看来无论是魏势力内部还是外部,大家在代汉问题上基本上达成了共识(蜀汉当然除外):曹操应该即皇帝位。此时的曹操从内心来说也是当仁不让了,取汉天子而代之的想法完全占据了上风:“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魏氏春秋》)终于说出了实话。

  ※ ※ ※

  谈了这么多有关曹操的事情,无非是要说明:通过回顾历史上其言其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多面的、立体的曹操——他可以吟出悲天悯人的诗句,有时却酷虐嗜杀;他可以行事诡谲变诈,有时却对待故人情深义重;他以忠君报国的姿态步入仕途,却身不由己地从“有志青年”逐渐蜕变为乱世奸雄。这个充满矛盾的人物,千百年来可以遭到无数人的唾骂,也可以受到无数人的追捧,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曹操本身的复杂。一千七百多年过去了,当曹操的言行流传到今天,我们仍然乐此不疲地谈论着,曹操于复杂之中又增添了许多传奇色彩,一如那个传奇般的时代。(全文完)

  2005年6月1日

  附录:《十二月己亥令》(《让县自明本志令》)

  魏武故事载公十二月己亥令曰:“孤始举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岩穴知名之士,恐为海内人之所见凡愚,欲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誉,使世士明知之;故在济南,始除残去秽,平心选举,违迕诸常侍。以为强豪所忿,恐致家祸,故以病还。去官之后,年纪尚少,顾视同岁中,年有五十,未名为老,内自图之,从此卻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乃与同岁中始举者等耳。故以四时归乡里,於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绝宾客往来之望,然不能得如意。后徵为都尉,迁典军校尉,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而遭值董卓之难,兴举义兵。是时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损,不欲多之;所以然者,多兵意盛,与强敌争,倘更为祸始。故汴水之战数千,后还到扬州更募,亦复不过三千人,此其本志有限也。后领兗州,破降黄巾三十万众。又袁术僭号于九江,下皆称臣,名门曰建号门,衣被皆为天子之制,两妇预争为皇后。志计已定,人有劝术使遂即帝位,露布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后孤讨禽其四将,获其人众,遂使术穷亡解沮,发病而死。及至袁绍据河北,兵势强盛,孤自度势,实不敌之,但计投死为国,以义灭身,足垂於后。幸而破绍,枭其二子。又刘表自以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卻,以观世事,据有当州,孤复定之,遂平天下。身为宰相,人臣之贵已极,意望已过矣。今孤言此,若为自大,欲人言尽,故无讳耳。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或者人见孤强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评,言有不逊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齐桓、晋文所以垂称至今日者,以其兵势广大,犹能奉事周室也。论语云‘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谓至德矣’,夫能以大事小也。昔乐毅走赵,赵王欲与之图燕,乐毅伏而垂泣,对曰:‘臣事昭王,犹事天王;臣若获戾,放在他国,没世然后已,不忍谋赵之徒隶,况燕后嗣乎!’胡亥之杀蒙恬也,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孙,积信於秦三世矣;今臣将兵三十馀万,其势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义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孤每读此二人书,未尝不怆然流涕也。孤祖父以至孤身,皆当亲重之任,可谓见信者矣,以及(子植)〔子桓〕兄弟,过于三世矣。孤非徒对诸君说此也,常以语妻妾,皆令深知此意。孤谓之言:‘顾我万年之后,汝曹皆当出嫁,欲令传道我心,使他人皆知之。’孤此言皆肝鬲之要也。所以勤勤恳恳叙心腹者,见周公有金縢之书以自明,恐人不信之故。然欲孤便尔委捐所典兵众以还执事,归就武平侯国,实不可也。何者?诚恐己离兵为人所祸也。既为子孙计,又己败则国家倾危,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此所不得为也。前朝恩封三子为侯,固辞不受,今更欲受之,非欲复以为荣,欲以为外援,为万安计。孤闻介推之避晋封。申胥之逃楚赏,未尝不舍书而叹,有以自省也。奉国威灵,仗钺征伐,推弱以克强,处小而禽大,意之所图,动无违事,心之所虑,何向不济,遂荡平天下,不辱主命,可谓天助汉室,非人力也。然封兼四县,食户三万,何德堪之!江湖未静,不可让位;至于邑土,可得而辞。今上还阳夏、柘、苦三县户二万,但食武平万户,且以分损谤议,少减孤之责也。”

  

  


我想要书屋 http://www.53ya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

  作品相关 所涉及的行政区域及地理参考     东汉时期的行政区划设置

  西汉末年,政治日益腐败,经济衰落,政治、经济、军事大权过于分散,最后导致公元9年王莽篡朝,改国号为“新”,建立王莽掌权的“新”王朝。王莽篡政后,大量网罗汉宗室功臣后裔、封建官僚,改郡封国,乱设行政区划,改变原来的区划名称,地名大乱,形成中国历史上行政区划极大的混乱时期。直至公元23年(地皇四年),各地起义军奋起,王莽被杀,新朝垮台,新莽政权被推翻,由绿林为首的地主阶级代表、西汉远支皇族刘玄取而代之,年号更始,新朝灭亡。后因政权内部角逐激烈。刘玄于更始三年投降赤眉军后被杀。实际上东汉王朝是从公元25年即汉光武帝刘秀建武元年开始的。

  因“新”朝时间为时较短,仅存在15年,加之行政区划改动较大,又在管理体制上不成定局,故对其不作详细介绍。

  公元25年,汉宗室代表刘秀权势较大,挫败各地割据势力,建立东汉朝(公元25~220年)。定都濉(去目加各)阳(今河南洛阳市东),始称东汉。

  东汉的疆域基本上同西汉时疆域,只是把西汉时各部州的辖区范围变小,东汉在公元140年仍保持十二州刺史部(中央派出的监察机构,其职能基本同西汉)和司隶校尉部,计有十三个中央派出监察区。另在甘肃以西仍设西域都护府,作为西域当地的最高权力机构。东汉的一级行政区划为郡、国(王国)、属国都尉;二级区划为县、邑、道、公国,侯国。

  东汉接受西汉衰亡的教训,加强郡县的权利,削弱封国的范围和力量,采取“封列侯,奉朝请”措施,不让封国掌实权,只食租税,封域减小,兵马数量压缩到最低限度。东汉的封国,—等为王(相当郡),二等为公国,三等为列侯(列侯食县为侯国、小侯食乡、亭,关内侯无土,寄食于县),相当于县级。

  东汉中央官制

  大体同于西汉,在朝廷中设太傅为上公,但不常置。以太尉(光武初称大司马)、司徒、司空为“三公”,亦即“三司”,而太尉职权较西汉广泛,列名于“三公”之首。“三公”之下所属分别设有长史、掾属、令史、御属等,而太尉之属官尤多,有多达二十四人,令吏及御属二十三人;令史又分合下令史、记室令史、门令史等。建安末,曹操为丞相,郗虑为御史大夫,罢去“三公”之官,只设置丞相、御史大夫。东汉也有“九卿”,大体如西汉,其不同者:(1)光禄勋(西投初为郎中令)设五官中郎将。(2)少府设尚书令,(献帝时分置左右仆射),设尚书六人,光武帝刘秀扩大组织,分为六曹。六曹尚书与尚书令、仆,合称为“八座”,大事“八座”连名上奏。尚书(台)设左右丞各一人,侍郎(即尚书郎)三十六人(每曹六人);令史二十一人(每曹三人)。可见尚书(台)之机构已渐庞大,事权渐重,“三公”徒有虚位,形成了“政归台阁”局面。尚书(台)的设置,是开创性的,为后世各朝代中央政府的雏型,也表明皇权更为加重,这是东汉朝的特点。

  东汉基本沿行西汉,分封王、侯与州、郡、县双轨并设之制。皇子封王,其封地为国,每国设傅一人,相一人,相职掌如太守。列侯所食县者为侯国。功大者食县,小者食乡、亭。乡侯、亭侯之封为东汉所特设,用以安置贵族、勋戚、功臣,扩大了统治集团,增长豪门世族的权势,但王侯之权力却已远远弱于西汉。东汉以司隶校尉管京都附郭一州,称为司隶,设校尉。司隶校尉之官“掌察举百官以下,及京师近尉犯法者”。光武帝时“并领一州”包括七个郡。其地位在“九卿”上,设十二从事史,司隶职权远较西汉为广泛,其辖包括两汉之西(京兆)、东(河南)二京。司隶之外,置十二州,每州设刺史一人(灵帝、献帝时,有的州改设牧),权力增大,州之下为郡,郡之下为县。在边地少数民族聚居之地设道。事实上已形成州、郡、县三级制。东汉前期,加大尚书(台)之权,削弱“三公”及地方郡国之权,以增强皇权。至末年为镇压人民起义,则改变了一贯政策,给各州之豪门大族以重权,遂形成了割据局面。

  军事官制

  东汉仍设将军、大将军、骡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之品秩如三公。将军下又有前、后、左、右将军,位比上卿。将军之下设长史、司马、从事中郎及掾属、令史、御属等。大将军管辖五部,每部有校尉一人,军司马一人。部下有曲,曲有军侯一人,曲下有屯,设屯长。东汉设北军五营:屯骑校尉、越骑校尉、步兵校尉、长水校尉、射声校尉,以北军中侯监五营。其警卫宫殿的属于光禄勋,如西叔南军。灵帝中平五年因农民起义声势洁大,增设西园八校尉以防守京都洛阳。东汉对于少数民族地区,设有军事性专官多种,既臣服于朝廷,又维护当地治安。

  东汉官制的特点:(1)中央权力更为集中,集权于皇帝直接掌握之尚书(台)。(2)地方行政体制形成事实上的三级制(州、郡、县),强化对地方的控制。东汉末年,州牧拥兵割据,导致分裂局面的出现。(3)重视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统治,设立各种专官,其主旨虽在控制人民,但对开发边区,促进中原与周边经济、文化的交流,也有一定的作用。

  东汉建立后,在行政区划工作上做了两件大事,一是恢复西汉时的郡县名,清除王莽新朝时乱改的地名,重新规划全国的郡县,撤并了西汉时的县、道、邑、侯国400多个,王莽时增置的郡县基本上全部撤销,郡国数量相应减少。二是在州的建制上做了较大的变动,刘秀全部废除王莽所建的十二州牧,改交陟(去步加止,趾)为交州,恢复西汉的部州,并固定其州治驻所。升大州级的权力。至东汉末期,体制基本上实行州、郡、县三级。

  东汉顺帝永和五年(140年),其疆域区划为司隶校尉部,十二州刺史部和西域长史府,各王国、属国按郡制;邑、道、侯国、公国等按县制。具体区划如下:

  司隶校尉部

  京兆尹 治长安(今陕西长安三桥)。

  领10县:长安、长陵、阳唆、霸陵、杜陵、新丰、蓝田、郑县、上雒、商县。

  右扶风 治槐里(今陕西兴平)。

  领15县:槐里、茂陵、平陵、鄠县、武功、美阳、郿县、雍县、杜阳、陈仓、渝麇、汧县、漆县、栒邑、安陵。

  左冯翎 治高陵(今陕西高陵)。

  领13县:高陵、池阳、万年、重泉、临晋、颌阳、夏阳、频阳、粟邑、衙县、没(去三点水加示部旁)栩、云阳。

  河东郡 治安邑(今山西夏县禹王)。

  领19县:安邑、闻喜、猗氏、大阳、河北、蒲坂、汾阴、皮氏、绛邑、临汾、襄陵、杨县、平阳、永安、北屈、蒲子、端氏、蠖(去虫加三点水)泽、东垣。

  弘农郡 治弘农(今河南灵宝北黄河南岸)。

  领9县:弘农、陕县、湖县、华阴、卢氏、黾池、新安、宜阳、陆浑。

  河南尹 治雒阳(今河南洛阳东北)。

  领21县:雒阳、平县、平阴、谷城、河南、新城、梁县、偃师、缑氏、巩县、成皋、荥阳、卷县、原武、阳武、中牟、开封、苑陵、新郑、密县、京县。

  河内郡 治怀县(今河南武陟西南大虹桥南)。

  领18县:怀县、武德、平皋、州县、温县、河阳、野王、波县、轵县、沁水、山阳、修武、获嘉、汲县、共县、朝歌、荡阴、林虑。

  豫州刺史部

  颍川郡 治阳翟(今河南禹州)。

  领17县:阳翟、阳城、轮氏、郏县、父城、颍阳、襄城、昆阳、舞阳、定陵、郾县、临颍、颍阴、许县、新汲、鄢陵、长社。

  汝南郡 治平舆(今河南汝南射桥)。

  领37县:平舆、上蔡、灈阳、吴房、西平、定颍、召陵、洇(去因加隐)强、西华、征羌、汝阳、南顿、阳安、郎陵、北宜春、安城、慎阳、安阳、新息、弋阳、期思、原鹿、富波、褒信、新蔡、鲖阳、固始、项县、宜禄、新阳、宋国、思善、城父、山桑、细阳、汝阴、慎县。

  陈 国 治陈县(今河南淮阳)。

  领9县:陈县、新平、宁平、武平、苦县、柘县、阳夏、扶乐、长平。

  梁 国 治睢阳(今河南商丘县城)。

  领8县,睢阳、蒙县、宁陵、鄢县、谷熟、虞县、下邑、砀县。

  沛 国 治相县(今安徽濉溪张集)。

  领21县:相县、肖县、杼秋、丰县、沛县、临睢,太丘、建平、鄼县、谯县、郸县、锧(去质加至)县、竹邑、蕲县、符离、谷阳、洨县、虹县、向县、龙亢、公丘。

  鲁 国 治鲁县(今山东曲阜)。

  领6县:鲁县、汶阳、卞县、驺县、蕃县、薛县。

  兖州刺史部

  陈留郡 治陈留(今河南开封县陈留)。

  领17县:陈留、雍丘、尉氏、扶沟、圉县、襄邑、己吾、考城、外黄、济阴、东昏、小黄、浚仪、封丘、平丘、长垣、酸枣。

  东 郡 治濮阳(今河南濮阳庆祖北)。

  领15县:濮阳、白马、燕县、顿丘、卫国、东武阳、阳平、东阿、范县、谷城、临邑、乐平、发平、聊城、博平。

  济阴郡 治定陶(今山东定陶城西北)。

  领11县;定陶、冤句、乘氏、句阳、成阳、鄄城、廪丘、离狐、成武、单父、己氏。

  山阳郡 治昌邑(今山东巨野昌邑)。

  领10县:昌邑、巨野、金乡、东缗、防东、方与、高平、湖陆、南平阳、瑕丘。

  任城国 治任城(今山东微山鲁桥)。

  领3县:任城、亢父、樊县。

  东平国 治无盐(今山东东平宿城)。

  领5县:无盐、寿张、须昌、富城、章县、东于陆、宁阳。

  济北国 治卢县(今山东长清马上附近)。

  领5县:卢县、茌平、蛇丘、刚县、成县。

  泰山郡 治奉高(今山东泰安范镇)。

  领12县:奉高、博县、梁甫、巨平、茌县、嬴县、牟县、莱芜、盖县、南武阳、费国、南城。

  青州刺史部

  平原郡 治平原(今山东平原饮马店附近)。

  领10县:平原、高唐、祝阿、漯阴、安德、鬲国、西平昌、般县、乐陵、厌次。

  济南国 治东平陵(今山东章丘枣园西北)。

  领1。县;东平陵、土鼓、历城、台县,著县、菅县、东朝、邹平、梁邹、于陵。

  乐安国 治临济(今山东高青高城镇)。

  领9县:临济、高苑、千乘、乐安、博昌、利县、寥城、寿光、益县。

  齐 国 治临菑(今山东淄博临淄区齐都)。

  领6县:临菑、西安、昌国、般阳、广县、临朐。

  北海国 治剧县(今山东昌乐尧沟镇)。

  领18县:剧县、东安平、平寿、营陵、朱虚、安丘、昌安、平安、高密、夷安、淳于、都昌、下密、胶东、即墨、壮武、挺县、观阳。

  东莱郡 治黄县(今山东龙口黄城集)。

  领12县:黄县、嵫(去山加巾)国、曲城、掖国、当利、卢乡、牟平、东牟、昌阳、长广、不其、黔陬。

  徐州刺史部

  琅邪国 治开阳(今山东临沂北戴城子)。

  领13县,莒县、东安、东莞、姑幕、诸县、东武、琅邪、沟曲、阳都、临沂、开阳、即丘、缯国。

  东海郡 治郯县(今山东郯城城北)。

  领13县:郯县、襄贲、兰陵、丞县、阴平、戚县、昌虑、合乡、祝其、利城、赣榆、朐县、厚丘。

  彭城国 治彭城(今江苏徐州)。

  领8县:彭城、留县、广戚、傅阳、武原、吕县、梧县、甾丘。

  下邳国 治下邳(今江苏邳县古邳)。

  领16县:下邳、良成、司吾、下相、取虑、僮国、夏丘、徐县、睢陵、盱眙、高山、淮陵、东城、曲阳、淮浦、淮阴。

  广陵郡 治广陵(今江苏扬州城北)。

  领12县:广陵、江都、舆国、堂邑、海陵、高邮、平安、东阳、淩县、射阳、诲西、盐渎。

  冀州刺史部

  魏 郡 治邺县(今河北临漳邺镇)。

  领15县:邺县、内黄、黎阳、繁阳、阴安、魏县、元城、馆陶、清渊、平思、斥丘、曲梁、梁期、武安、涉国。

  清河国 治甘陵(今山东临清东北)。

  领7县:甘陵、贝丘、灵县、郁(去有加俞)县、绎幕、广川、东武城。

  安平国 治信都(今河北冀县)。

  领13县:信都、扶柳、堂阳、南宫、陉县、武邑、观津、下博、武遂、饶阳、安平、南深泽、阜城。

  巨鹿郡 治庄(去土加婴)陶(今河北宁晋东陈附近)。

  领15县:庄(去土加婴)陶、杨氏、郧(去员加枭)县、下曲阳、南辔(去口去车加言)、任县、平乡、南和、巨鹿、广干、曲周、广宗、广年、斥章、列人。

  赵 国 治邯郸(今河北邯郸)。

  领5县:邯郸、易阳、襄国、中丘、柏人。

  常山国 治元氏(今河北元氏殷村)。

  领12县:元氏、栾城、平棘、高邑、房子、上艾、真定、九门、蒲吾、井陉、灵寿、南行唐。

  中山国 治卢奴(今河北定州)。

  领13县:卢奴、安熹、汉昌、蠡吾、安国、毋极、新市、上曲阳、望都、唐县、蒲阴、北平、广昌。

  河间国 治乐成(今河北泊头千户屯附近)。

  领11县;乐成、弓高、成平、中水、武垣、束州、东平舒、高阳、鄚县、文安、易县。

  渤海郡 治南皮(今河北南皮常庄)。

  领8县:南皮、东光、重合、高城、阳信、修县、浮阳、章武。

  荆州刺史部

  南阳郡 治苑县(今河南南阳)。

  领36县:苑县、西鄂、博望、堵阳、雉县、叶县、犨县、鲁阳、郦国、析县、丹水、南乡、顺阳、武当、冠军、鄼县、阴县、筑阳、山都、邓县、蔡阳、章陵、襄乡、湖阳、朝阳、新野、安众、穰县、涅阳、棘阳、育阳、舞阴、比阳、平氏、复阳、随县。

  江夏郡 治西陵(今湖北新洲城河西岸)。

  领14县:西陵、邾县、鄂县、蕲春、下雉、沙羡,安陆、南新市、云杜、竟陵、西阳、软(去欠加大)国、郡(去君加黾)县、平春。

  南 郡 治江陵(今湖北江陵)。

  领17县:江陵、华容、州陵、枝江、夷道、夷陵、当阳、鄀国、编县、宜城、却(去去加己)国、中卢、襄阳、临沮、秭归、巫县、佷山。

  长沙郡 治临湘(今湖南长沙)。

  领12县:临湘、湘南、益阳,罗县、下隽、连道、昭陵、醴陵、安城、茶陵、攸县、容陵。

  武陵郡 治临沅(今湖南常德)。

  领12县:临沅、沅南、汉寿、作唐、孱陵、零阳、充县、酉阳、迁陵、沅陵、辰阳、镡成。

  零陵郡 治泉陵(今湖南永州)。

  领13县:泉陵、营浦、营道、泠道、重安、湘乡、昭阳、燕阳、夫夷、都梁、洮阳、零陵、始安。

  桂阳郡 治郴县(今湖南郴州)。

  领11县:郴县、汉宁、便县、耒阳、阴山、临武、南平、桂阳、曲江、浈阳、含洭。

  扬州刺史部

  九江郡 治阴陵(今安徽凤阳周圩西南)。

  领14县:阴陵、西曲阳,寿春,当徐、下蔡、平阿、义成、钟离、成德、合肥、浚遒、全椒、阜陵、历阳。

  庐山郡 治舒县(今安徽庐江桂元西)。

  领14县:舒县、临湖、襄安、居巢、皖县、寻阳、龙舒、六安、安丰、潜(去日加鬲)县、雩娄、阳泉、寥县。

  丹阳郡 治宛陵(今安徽宣州)。

  领16县:宛陵、芜湖、春谷、溧阳、丹阳、石城、秣陵、湖熟、江乘、句容、故鄣、于潜、泾县、陵阳、黟县、歙县。

  吴 郡 治吴县(今江苏苏州)。

  领13县:吴县、娄县、无锡、毗陵、曲阿、丹徒、阳羡、乌程、由拳、海盐、余杭、钱唐、富春。

  会稽郡 治山阴(今浙江绍兴)。

  领14县:山阴、余暨、上虞、余姚、句章、鄮县、鄞县、诸暨、剡县、乌伤、大末、章安、永宁、东冶。

  豫章郡 治南昌(今江西南昌)。

  领21县:南昌、余汗、鄱阳、郧(去员加枭)阳、海昏、历陵、柴桑、彭泽、艾县、建昌、建城、新淦、宜春、平都、石阳、庐陵、临汝、南城、雩都、赣县、南野。

  今台湾岛当时称为夷洲。

  扬州刺史部

  汉中郡 治南郑(今陕西汉中)。

  领9县:南郑、沔阳、褒中、成固、安阳、西城、锡县、上庸、房陵。

  巴 郡 治江州(今四川重庆)。

  领14县:江州、垫江、安汉、宕渠、宣汉、汉昌、充国、阆中、涪陵、枳县、平都、临江、朐忍、鱼复。

  广汉郡 治雒县(今四川广汉)。

  领11县:雒县、新都、什邡、绵竹、涪县、梓潼、葭萌、臼水、郪县、广汉、德阳。

  广汉属国 治今甘肃文县。

  领3道:阴平道、甸氏道、刚氏道。

  蜀 郡 治成都(今四川成都)。

  领8县3道:成都、广都、江原、临邛、郫县、繁县、广柔、蚕陵;绵厩(去既加虎)道、汶江道、湔氐道。

  蜀郡属国 治汉嘉(今四川芦山东北)。

  领4县:汉嘉、徒县、严道、旄牛。

  键为郡 治武阳(今四川彭山城江东)。

  领9县:武阳、南安、牛脾(去月加革)、资中、汉安、江阳、符节、南广、僰道。

  键为属国 治朱提(今云南昭通)。

  领3县:朱提、汉阳、堂狼。

  牂牁郡 治且兰(今贵州贵定县东)。

  领16县:且兰、毋敛、鄨县、平夷、夜郎、淡稿、谈指、漏卧、漏江、同并、毋单、甸町、宛温、镡封、进乘、西随。

  益州郡 治滇池(今云南橙江晋城)。

  领16县:滇池、俞元、胜休、建伶、连然、谷昌,昆泽、同劳、同濑、味县、牧靡、秦臧、挵栋、毋畷(去田加木)、律高、贲古。

  永昌郡 治不韦(今云南保山板桥)。

  领8县:不韦、博南、巂唐、比苏、柴榆、邪龙、云南、哀牢。在其西部有濮部部族居住、南部由闽濮部、鸠僚部等部族居住,西南由傈越部部族居住等。

  凉州刺史部

  武都郡 治下辨(今甘肃徽县江洛镇西)。

  领7县:下辨、河池、故道、沮县、上禄、武都道、羌道。

  陇西郡 治狄道(今甘肃临洮)。

  领11县:狄道、安故、大夏、枹罕、白石、河关、首阳、鄣县、襄武、临洮(驻南部都尉)、氐道。

  汉阳郡 治冀县(今日肃甘谷)。

  领12县:冀县、西县、望垣、上郭、陇县、略阳、显亲、獂道、成纪、阿阳、平襄、勇士。

  安定郡 治临泾(今甘肃镇原东南)。

  领7县:临泾、阴盘、鹑觚、乌氏、高平、朝那、彭阳。

  北地郡 治富平(今宁夏吴忠西南)。

  领6县:富平、廉县、灵州、参辔(去口、车加言)、泥阳、弋居。

  武威郡 治姑臧(今甘肃武威)。

  领13县:姑臧、休屠、显美、宣威、武威、揟次,鸾鸟、苍松、张掖、朴劓、媪围、颤(去页加鸟)阴、祖厉。

  金城郡 治允吾(今甘肃水清县平沟)。

  领10县:允吾、枝阳、金城、允街、榆中、浩亹、令居、破羌、安夷、临羌。

  张掖郡 治触(去虫加乐)得(今甘肃张掖临泽县)。

  领8县:触(去虫加乐)得、昭武、屋兰、删丹、氐池、日勒、番和、骊肝(去月加革)、

  另有张掖、居延属国,治居延(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

  酒泉郡 治禄福(今甘肃酒泉)。

  领9县:禄福、安弥、会水、乐涫、表氏、玉门、延寿、干齐、沙头。

  敦煌郡 治敦煌(今甘肃敦煌城河西)。

  领6县:敦煌、龙勒、效谷、广至、冥安、渊泉。

  并州刺史部

  上党部 治长子(令山西长子)。

  领13县:长子、泫氏、高都、阳阿、际(去示加奇)氏、潞县、壶关、屯留、谷远、铜鞮、襄垣、涅县、沾县。

  太原郡 治晋阳(今山西大原晋源)。

  领15县:晋阳、榆次、阳邑、祁县、中都、邬县、界休、平陶、大陵、兹氏、狼孟、盂县、阳曲、虑厩(去既加虎)、京陵。

  西河郡 治离石(今山西离石)。

  领9县:离石、中阳、平周、蔺县、圜阳、圜阴、平定、广衍、美稷。

  上 郡 治肤施(今陕西榆林鱼河镇)。

  领9县:肤施、龟兹、白土、桢林、奢延、高奴、定阳、雕阴、漆垣。

  雁门郡 治阴馆(今山西朔州汴子疃附近)。

  领14县:阴馆、马邑、埒县、楼烦、广武、原平、卤城、汪陶、繁畤、剧阳、崞县、武州、平城、强阳。

  云中郡 治云中(今内蒙古托克托县古城乡)。

  领11县:云中、沙陵、沙南、箕陵、成乐、武进、原阳、定襄、咸阳、武泉、北舆。

  定襄郡 治善无(今山西右玉)。

  领5县:善无、中陵、武成、骆县、桐过。

  五原郡 治九原(今内蒙古包头哈业附近)。

  领9县:九原、河阴、临沃、五原、宜梁、成宜、西安阳、武都、曼柏。

  朔方郡 治临戎(今内蒙古磴口县坝楞)。

  领6县:临戎、沃野、广牧、朔方、大城、三封。

  幽州刺史部

  代 郡 治高柳(今山西阳高)。

  领11县:高柳、马城、道人、北平邑、班氏、狝(去尔加示)氏、平舒、东安阳、桑干、当城、代县。

  上谷郡 治沮阳(今河北怀来小南辛堡附近)。

  领8县,沮阳、居肃、涿鹿,潘县、碓(去石加句)瞀、下洛、广宁、宁县。

  涿 郡 治涿县(今河北涿州)。

  领7县:涿县、良乡、方城、范阳、遒国、故安、北新城。

  广阳郡 治蓟县(今北京西南城区)。

  领5县:蓟县、广阳、昌平、军都、安次。

  渔阳郡 治渔阳(今北京密云十里堡附近)。

  领9县;渔阳、犷平、厩(去既加虎)奚、安乐、狐奴、平谷、潞县、雍奴、泉州。

  右北平郡 治土垠(今河北唐山北新区)。

  领4县:土垠、徐无、无终、俊靡。

  辽西郡 治阳乐(辽宁北票南巴图营子附近)。

  领5县:阳乐、临渝、肥如、海阳、令支。

  辽东郡 治襄平(辽宁辽阳)。

  领11县:襄平、辽队、新昌、安市、汶县、平郭、沓氏、西安平、番汗、望平、无虑。

  另领辽东属国,治昌黎(今辽宁义县)。

  领5县:昌黎、扶黎、宾徒、徒河、房县、险渎。

  玄菟郡 治高句丽(今辽宁沈阳东陵附近)。

  领5县:高句丽、候城、西盖马、辽阳、高显。

  乐浪郡 治朝鲜(今朝鲜平壤南市区)。

  领18县:朝鲜、占蝉、遂城、让(去上加冉)邯、浑弥、增地、骊望、镂方、乐都、灞(去霸加贝)水、屯有、含资、提奚、带方、海冥、昭明、列口、长岑。

  交州刺史部

  南海郡 治番禺(今广东广州)。

  领7县:番禺、增城、博罗、龙川、揭阳、四会、中宿。

  苍梧郡 治广信(今广西梧州)。

  领9县:广信、端溪、高要、猛陵、封阳、临贺、冯乘、谢沐、荔浦。

  合浦郡 治合浦(今广西浦北石埇西南)。

  领4县:合浦、高凉、临允、徐闻。

  郁林郡 治布山(今广西桂平城西南)。

  领10县:布山、中溜、桂林、潭中、定周、领方、安广、增食、临尘、广郁。

  交趾郡 治龙编(今越南河内北宁)。

  领12县:龙编、北带、曲阳、稽徐、安定、朱戟(去早加乌)、望海、西于、封溪、娄(去女加尼)泠、苟漏、嬴队(去人加娄)。

  九真郡 治胥浦(今越南清化省清化城西北)

  领5县:胥浦、居风、无功、无编、咸欢。

  日南郡 治西卷(今越南平治省广治市)。

  领4县:西卷、卢容、朱吾、比景。

  东汉时称今海南岛为朱崖洲。

  西域都护府

  东汉时西域都护府为少数民族居住区。都护府为郡级单位,下领县及相当县级少数民族居住区,在东汉和帝永元六年至安帝永初元年(公元94~107年)时的行政区划如下:

  西域都护府,治它乾城(今新疆沙雅县境内)。

  领县和县级单位有:

  延城、尉黎、危须、交河城、务涂谷、欢泥、且末、精绝、宁弥、西城、子合、莎车、疏勒、温宿、赤谷城、贵山城、戊部侯城、戊己校尉城、宜禾都尉城等。

  东汉时,在中国北部,即内蒙古北部、蒙古国及俄罗斯贝加尔湖东西,由鲜卑、大幕、匈奴、坚昆、呼揭等少数民族居住。

  在今辽宁东北部、吉林、黑龙江和俄罗斯地区由夫余、挹娄、沃沮、高句丽等少数民族居住。

  今青海、四川西部和西藏广大地区由唐旄、发羌、烧羌、白马羌、蝥(去虫加尼)牛羌、大牂等羌民族居住。马羌,麓牛羌、大烊等羌民族居住。

  今新疆西北部由乌孙族居住。

  

  

"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