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美国(六、教育)--仁文先生

风清扬斈 13年前 (2006-09-23) 网络资料 2807 0

认识美国(六、教育)


多样化的教育制度

美国教育是一个复杂的话题,其原因是一所学校可能从几个公有和私营机构获得资助。例如,一个学生可以上一所私立中学,该校课程必须达到州制定的标准,一些理科课程可能由联邦资金拨款。其体育运动队的场地可能是当地公有场地。

不过,美国教育虽然很复杂,但我们仍可对其基本模式加以广泛的描述。

多种选择

美国大学水平以下的学生近90%就读于公立小学和中学,这些学校不收学费,拨款依靠地方和州的税收。小学历来包括幼儿园和一至八年级。但在有些地方六年级后便小学毕业,学生上中学或初中七至九年级。同样,中学或高中传统上包括九至十二年级,但有些地方则从十年级开始。

不上公立小学和中学的学生大都上私立学校, 学生家长要交学费。五分之四的私立学校均由宗教团体开办。在这些学校宗教教育是课程的一部分,也包括一些传统的文化课程。(公立学校没有宗教教育。公立学校的祈祷问题在第4章讨论。)现在还有为数不多但日益增加的家长自己承担教育子女的作用,这种做法称为家庭教育。

美国没有一个全国性学校制度。也没有联邦政府开办的学校,军事院校(如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的美国海军学院)除外。但政府为公立和私立学校都参加的联邦教育计划提供指导和拨款,美国教育部监督这些计划的实施。

按美国人的说法,学院是四年制高等学府,开设相关专业课程。例如,一所文科学院开设文学、语言、历史、哲学和一些理科课程,而商学院则开设财会、投资和营销等课程。许多学院是独立的,向完成通常需要四年修完的课程的学生颁发学土学位。但学院也可是大学的组成部分。一所规模很大的大学往往有好几所学院,各个研究生专业、一所或几所专业学院如法学院或医学院,一个或多个科研机构。(美国学院或大学往往都简称为"college")。

每个州都有自己的大学,有些州还有规模甚大的学院和大学系统。例如纽约州立大学系统在纽约州内有60多个校区。一些城市亦有自己的公立大学。在许多地方的初级或社区学院为一些学生提供由小学通向四年制大学的桥梁。在初级学院,学生可完成一般大学一至二年级的课程,费用低、离家很近。

与公立中小学不同,公立学院和大学一般都收取学费。但其学费往往要比类似的私立院校低得多,因为这些院校没有得到同等的社会支持。许多公立或私立院校的学生靠联邦贷款资助,毕业后必须偿还贷款。

宗教团体开办的私立学院和大学约占25%。这些学校大多招收信仰不同的学生。还有许多私立院校没有任何宗教关系。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大学都依靠三种资金来源:学费、捐赠(捐赠人的赠物赠款)和政府拨款。

私立和公立大学的教育质量无明显差别。例如,加利福尼亚和弗吉尼亚的公立大学一般与常春藤联合会,即由美国东北部八所著名私立大学组成的协会,定在同一水平上,但并不是所有高等院校都不相上下。名气很大的大学毕业生在求职时有着明显的优势。因此,进入著名学府的竞争可能会十分激烈。

大学学生选上"主修"专业(他选择的主科专业领域)课程,还上"选修课"(学生所选的非必修课)。据估计,美国大专院校开设1,000多门主修课程。

教育:一个地方性的问题


从夏威夷到特拉华,从阿拉斯加到路易斯安那,美国50个州中每一个州都有各自的教育法规,州与州相比有些法律相同,有些又不相同。例如:

所有的州都规定年轻人必须上学,但年龄限制却不同。大多数州都规定他们必须上到16岁,但有的州则要求上到18岁。可见,美国的每个儿童至少必须接受11年教育,不论其性别、种族、 宗教、学习问题、身体残疾、说英语能力、国籍或移民地位全都如此(虽然一些国会议员主张允许各州拒绝非法移民儿童接受公立教育,但这类提议并末成为法律)。


一些州在学生教材选择上发挥着强有力的作用。例如,州委员会可就用州拨款购置何种教材作出决定。在其它州,则由地方学校官员作出这类决定。


虽然美国没有任何全国性的课程,但全国各地所有中小学实际上都教授某些课程。例如,几乎每一所小学都教授数学、语言技能(包括阅读、语法、写作和文学、书法、文(历史、地理、公民学和经济学)理课程及体育。许多学校都教授学生怎样使用计算机,因为计算机已成为其它课程的有机组成部分。
除必修课外(如一年美国历史、两年文学等),中学也和大学一样开设选修课。学生欢迎的选修课有表演艺术、汽车驾驶员教育、烹饪和手工劳动(工具使用、木工和机械修理)。

不断变化的标准

1950年代以前必修课多,选修课少。到1960和1970年代,流行的趋势是使学生有更多的选择。但到了1980年代家长和教育工作者重新审视这样一种做法。他们关心的首要原因是选修课的增加可能与美国学生在数学、阅读和理科课程的标准化考试中平均成绩缓慢但却持续下降关系密切。

同时,大学行政人员和商界经营管理人士开始抱怨一些中学毕业生需要补修所谓的阅读、写作和计算三门课程。1980年的全国普查报道约99%的美国成人有读写能力。但批评家们声称约13%17岁的美国人为"半文盲"。也就是说,他们没有能力完成诸如说明书和填写求职申请等日常任务。

专家们认真分析了80年代初平均成绩下降的一切可以想见的原因。一个被抨击的对象就是电视,人们指责电视节目平庸。批评家们说,美国儿童每周平均看25小时电视,太多。人们批评学校董事会发给教师的工资太少,结果导致优秀教师离开教育战线,学生教材偏易,以便使每个学生都能获得文凭 -- 这是一种被称为"课程弱化"的现象。

导致美国中学教育失败的并不只有一个原因。同理,也决非一种办法可以解决问题。美国教育部成立了一个全国委员会研究这个问题。1983年,该委员会提出了若干建议︰延长每日学时和学年;制定新的学生核心课程(四年英语、数学、理科和社会研究各三年、半年计算机科学);提高各科成绩标准。因此,许多学校要求更严了,美国儿童的考试成绩正在呈上升趋势。

1989年,乔治.布什总统和所有50个州的州长制定了2000年以前必须达到的六个目标,为改革美国教育注入了新的动力。这六个目标是:

所有儿童都将上学准备学习。

90%的小学生都要毕业。

所有学生的核心课程能力在其进展的某个关键时刻均要达标。

美国学生的数学和理科成绩世界第一。

每个成年美国人都有文化,具备公民和劳动者的技能。

所有学校都没有毒品和暴力,能提供有助于学习的纪律环境。
国会制定了一个称为《2000年目标》的计划。根据这一计划,各州均获得联邦拨款以帮助他们实现这些目标。到1996年已经取得进展 ― 86%的美国学生完成了中学学业,全国数学和理科考试成绩已经整整上升了一个等级,50%的四岁儿童已接受训练为上学作好准备。

同时,人们已在努力确立全国统一的数学、理科、英语及历史标准--这是比尔克林顿总统坚决支持的一项工作。1996年,他在全国州长协会教育最高级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说:"我认为你们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对学生寄予很高希望--让他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学习....有能力评估他们是否在学习不但要奖励他们还要让他们负起责任来。"

美国学校的社会问题


除了要成为优秀学校的挑战外,美国学校正面临新的问题。它们必须处理好大量移民儿童涌入的问题,移民儿童中许多人只会说很少几句英语或根本不会说英语。学校必须对这样的要求作出反应,即课程要体现所有儿童的不同文化。学校必须保证让学生具备就业市场的基本技能,学校还必须考虑非传统型学生,如十几岁就做母亲的学生的需要。

学校正在以体现美国教育制度多样性的种种方式处理这些问题。学校已经雇用或培训大量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师。并在一些社区建立了双语学校。学校开放了以欧洲为中心的传统课程以融入非洲、亚洲及其它文化的教学内容。

学校还在为近40%不上大学的美国学生教授各种认知技能。取得必要技能委员会最近在一份报告中说:"有结实的腰板、渴望工作的愿望和中学文凭一度曾是在美国开始人生所必不可少的条件。现在已不是这样了。充分发展的大脑、继续学习的愿望和把知识运用于工作的能力是我们的青年走向未来的新的钥匙,是我们商业成功以及国家经济运作良好的新的关键。"


美国高等教育一瞥

美国青年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在工业化国家处于领先地位。对于有些职业─ 法律、医学、教育和工程学 ─ 大学教育是必不可少的第一步。现在,60%多的美国人正从事与信息处理相关的工作,中学文凭很少适合从事这类工作。其它职业对大学学位不作严格要求,但具有大学学位可增加个人的就业机会,提高其所得之工资。

在美国,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十分普遍,这一情况可追溯到1944年,在这一年国会通过一项法律,人们普遍称之为《美国士兵权利法案》, (GI意指政府问题,是美国士兵的别称,该法律规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向军人提供资助)。到1955年,有200多万二次大战和朝鲜战争的退役军人利用这一法案上了大学。他们中的许多人出身贫穷,若不制定这一法律就不会有上大学的机会。此计划取得了成功,从而改变了美国人对谁应该上大学的观念思想。

大约就在同时,美国大学中的妇女比例已在持续上升。1993年,妇女获得了54%的学位,1950年仅为24%。随着1950和1960年代种族隔离的终结,非洲裔美国人上大学的人数也打破了记录。然而,他们上大学的比例现在仍低于全国人口水平。1992年,47.9%的非洲裔美国中学毕业生被大学录取,与之相比其中学毕业人数仅为61.7%。


普通教育还是职业教育?

做中学一样,美国的大学也因为抛弃必修课程,开设太多选修课而不时受到批评。80年代中期,美国大学联合会公布了一份报告,呼吁向所有大学生传授一个知识体系。国立教育研究所公布的"投入学习中去"的类似报告作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认为大学课程与就业的关系变得 "过分密切"。该报告还告诫人们大学教育可能已不再使学生具备历来把美国人团结在一起的"共有价值和知识"。

这些报告恰好与偏离文学艺术的趋势相吻合。与以往相反,学生选择主修领域的目的是为从事特定职业作准备。1992年,工商管理、通讯、计算机信息科学、教育、工程学和卫生科学专业授予的学士学位占51%。

这一流行趋势提出的问题涉及到所有工业化国家的教育思想。在一个技术突破和学科高度专业化的时代,还需要具有广泛背景和良好推理交际能力的综合型人才吗?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社会就应该采取措施鼓励高等院校培养更多的综合型人才吗? 与外国同行一样,美国的教育家仍在继续探讨这些问题。

相关推荐

  •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搜索